菩萨底忧郁



─思念种性尊贵底菩萨─

佛地难思议,我今在遥;
心爱底您,多劫伴我;
而今去我诚辽,祈愿路未迢。
遥忆吾释尊,大慈大悲;
愚鲁如我,亦取无生;
多情无欲无悔,愿您常相随。
佛法虽易证,无明成障;
千年血脉,脚步跄踉;
护法不免神伤,何时返靖康?
救护无明众,十万火急;
每思发白,时不我予;
诸师犹自顽愚,赤氛何时弭?
菩萨道讴歌,盼除沈疴;
我常思念,转侧难舍;
愿您世世相伴,叵奈胎昧隔。
菩萨底忧郁,多劫沉积;
常思法脉,吴越早栖;
愿您速满三地,令我舍忧郁。

摘自《菩萨底忧郁》CD,仅供试听,音质差,高音质请购买CD

  (这是一首情歌风格的曲子。作词:萧平实。作曲:萧平实。演唱:徐雅君、韩卓轩。朗诵:龙祥辉。编曲:李天龙。MIDI:李天龙。)

  本事:以感应往世亲人及法眷故,写此词曲。为度年轻学人,向往菩萨证境;情歌方式造词,民歌风格写曲;冀能传诵不绝,绵延宗门法脉。

  歌名大意:菩萨底忧郁深沉难知,起源于深妙法乐。 歌词意涵如下:

  (一)、犹有爱恋往世亲密眷属之习气种子未断故,菩萨难舍忧郁:初谓十回向满心位如梦观成就故,能知往世事。次谓已证初地佛性故,能感知往世所爱亲人。三谓已断烦恼障现行故欲界爱不复现行,然犹有欲爱习气种子流注故,常关爱多劫相伴之往世亲人。四谓菩萨多情(注)不舍往世所爱,世世受生人间而未离胎昧,故多忧郁。五谓此非地前所知,故言菩萨底忧郁深沉难知。具足如是五缘,成就菩萨底忧郁,如是忧郁及于往世一切欲界亲属与法眷。(注:苏东坡词“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二)、了义佛法命脉极难维持,始终如丝如缕故,菩萨难免忧郁:一谓五浊恶世众生陋劣,极易相应于外道常见、断见故,极难救治。二谓声闻菩提无我之实证正理,大悖众生执我、贪我邪见故,极难弘传。三谓缘觉菩提缘起正理深妙难知,基于信受深妙难证之本识始能成观,非末法众生所能相应故。四谓实相般若甚深极甚深,明心之后方能实证,声闻、缘觉所不能知,能相应之菩萨远少于二乘学人,住持宗门正法实难故。五谓增上慧学一切种智之弘扬与住持,倍难于实相般若之弘传与住持,欲令多劫相随之往世亲人悉入种智实证位中,极难、极难。由此五缘,佛法命脉始终如丝如缕、几欲断绝,致令多情菩萨忧郁难解。

  (三)、菩萨底忧郁深沉难知,隐藏于法乐之内,非未入地菩萨所知,地后一大阿僧祇劫始能灭尽:一谓菩萨底忧郁,始于初地入地心位,初能感应往世多劫亲属故生。二谓如是忧郁,多分灭于三地满心位,心量广大及于十方世界有情故。三谓余分忧郁于七地满心位灭尽,对往世多劫亲人之欲爱习气种子流注已灭尽故。四谓菩萨多情,须待往世眷属已入三地满心位,已对菩萨不起厚重依恋,菩萨始能灭尽欲爱习气种子而无所罣碍故。五谓如是多情菩萨忆念多劫相随之亲蜜眷属而不舍之,欲爱习气种子流注非不能断;但为照顾多劫亲属故,从初地起,历经一大阿僧祇劫之后方令断尽(注);故于第二大无量数劫修道期间,多情菩萨于一切位中皆离欲爱现行,乃至梦中亦复如是。(注:三大无量数劫菩萨道中,第一大无量数劫梦境中亦有欲爱现行,故排除于欲爱习气种子流注期间之外,摄归现行位中,然非无种子流注。第二无量数劫起,梦中已无欲爱现行;初地开始断除欲界爱习气种子,至七地心时多劫来之亲蜜眷属已满足三地心,故菩萨放心开始远行,七地满心时断尽欲界爱习气种子,烦恼障一切习气种子同时断尽。)

  歌词分段语译如下

  佛地难思议,我今在遥;心爱底您,多劫伴我; 而今去我诚辽,祈愿路未迢。 语译:诸佛境界是很难思量与议论底,我仰望诸佛时,很清楚知道自己仍然处于距离佛地非常遥远的层次中。因为您(注)是种性尊贵底菩萨,是我心中深刻爱念底人;而您已经多劫之中无量世陪伴在我身旁,令我难以忘怀。如今,您距离我的证境确实是很阔远的了;而我心中祈求著,愿您趋近我目前证境的路途仍然不是很迢遥。(注:河洛古语中的“您”,寓有“你们”之意。)

  遥忆吾释尊,大慈大悲;愚鲁如我,亦取无生; 多情无欲无悔,愿您常相随。 语译:遥念二千五百多年前我所追随底 释迦世尊,真是大慈大悲;像我这样愚痴而粗心大意底人,也能证得无生。多情底我,对您没有任何五欲上的希望或追求,也不曾因为您此世已不能成为我的亲人而后悔遇到了您,我赤诚地想要帮助您世世快速增上道业,心中很冀望您一世又一世常常与我相随。

  佛法虽易证,无明成障;千年血脉,脚步跄踉; 护法不免神伤,何时返靖康? 语译:成佛之法虽然容易实证,众生却总是因为无明愚痴而造成自己实证佛法上的遮障。二千多年来底佛法血脉,总是如同丝缕一般单薄而屡欲断绝,世世弘法时底脚步总是跄跄踉踉,常常几乎跌跤而不曾顺利如意地弘扬。一世又一世都像这样子护持正法于不坠,不免劳神而又感伤。到了今世,心中总是常常想著:正法要等到何时才能再度返回靖、康?(注:语出岳飞词“靖康耻,犹未雪。”靖、康,谓北宋地域也。)

  救护无明众,十万火急;每思发白,时不我予; 诸师犹自顽愚,赤氛何时弭? 语译:救护无明深厚底众生,一直都是佛教中十万火急底事。心中每每思念著:我如今头发都已经斑白了,能为正法做事底时间实在也不太多了;然而佛教内诸多法师们至今仍然顽抗正理而继续住在愚痴底见解中,这种红色魔焰与气氛,还要等待多久以后才能消弭?我心中怎能不忧郁呢!(注:赤氛,谓藏传“佛教”乐空双运的喇嘛与女信徒性交双身法魔焰与气氛。)

  菩萨道讴歌,盼除沈疴;我常思念,转侧难舍; 愿您世世相伴,叵奈胎昧隔。 语译:我常常将菩萨道底理念高声地宣唱出来,期盼能除掉佛教界千年累积下来沉重难医底无明病。我也常常思念著您,往往夜半醒来而想到您,就忧愁著您的道业而反覆转侧,难以舍下您、不想您。祈愿您一世又一世与我相伴,共同修习佛法及救护众生,却很无奈地一世又一世被胎昧所隔离,怎能教我不忧郁?

  菩萨底忧郁,多劫沉积;常思法脉,吴越早栖; 愿您速满三地,令我舍忧郁。 语译:菩萨如此底忧郁,是历经一大无量数劫修行,而且与您多劫多世相处之后所沈淀累积下来底。我常常思惟及期待佛教正法血脉,可以早日回到吴、越各地栖止,才能更广大地利益诸多往世亲人;祈愿您快速满足三地心,才能令我毫无顾虑地舍弃了这些忧郁。(注:吴、越,泛指今时江南沿海各省。)

回首页·栏目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