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集 孙正德老师主讲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继续我们的课程《坛经辩讹》。那么我们接下来还要继续来看,刘灿梁解释《六祖坛经》,从他解释里面来看到,他知见错误的地方在哪里?还有就是说他真是的悟错了,因为他真的不知道哪个是如来藏。真正悟得如来藏的人,他隐覆密意以后,还是会把理路说得非常清楚。这个前提,大家一定要知道怎么样去简择,一定不会有矛盾的地方,因为这个理很清楚,那用什么方式来说,那就有很多方便。所以理清楚,隐覆密意,有方便善巧照样可以把理说得对,而且不会偏差,你也懂得说这个道理是什么?

  那么我们先来看这里面,《坛经》的内文:

  “师言:大众!世人自身是城。”

  刘灿梁解释说:“你的色身像城一样”

  《坛经》内文“眼耳鼻舌是门”

  刘灿梁解释说:“是个门嘛!不对吗?眼耳鼻舌是门”

  《坛经》内文:“外有五门”

  刘灿梁说:“眼耳鼻舌身,触外五尘,色声香味触,所以外五门对外五尘。”

  《坛经》内文:“内有意门,心是地,性是王”。

  刘灿梁解释说:“内有意门,内还有第六个门第六意识,第六意识在哪里呢?依第七意识,所以心是地,这里见不了八识心讲七识心,七识心是地;性是王,如来藏八识是王”,好!我们先停在这里。

  请大家来思考一个问题,他说这个“心是地,性是王”他说这里没有第八识,他说这里就到六、七识而已喔!心啊!是地喔!地是什么?表示可以滋长的,滋长万物的叫地,对不对?所以,以心地,心地来解释就是说,这个心可以滋长万物;可是我们已经知道了,六七识,就祂本身而言,祂有能力滋长万物吗?(没有)对!那么他这里,六祖的意识是说“心是地,性是王”,刘灿梁说:“这里见不了八识心,只讲到七识心”,那七识心是地,性是王,所以他的王是什么?他的王说如来藏八识是王,可是那到底把如来藏第八识心在哪儿?怎么为什么不是心哪?为什么?原来他心中的如来藏就是缘起性空,就是空性。他只认空性,他觉得说有空性,那如来藏什么都没有,去谈他的道理,从这里就可以知道,你看他一句话,就把他的落处讲出来啦。也就是说,他说“性是王,如来藏八识是王”,所以他的道理就是这个性啊!意思就是这个空性,空性是王,对不对?那这样的话,等于第八识心不见啦,没有第八识心,第八识这个如来藏假名而说,空性才是真实有。就等于我们前天告诉大家的说这个应成派中观六识论的人,也是主张缘起性空就是空性,缘起性空这个空性真实有,第八识是空性假名而说。大家要知道这里误差很大,差到你数不清的大,对不对?一个是解脱生死,一个是在生死法中的。所以从这一句话你就知道,那他后来继续讲什么呢?内文:

  “王居心地上,性在王在,性去王无。”这是《坛经》内文。

  刘灿梁解释说性是王,意思就是这个空性,他只认这个空性。如来藏是王嘛!对不对?他认空性就是如来藏,其实如来藏心体是什么?他不知道。开悟的人怎么可以说他不知道?可是他是以悟者自居。所以你就知道说,他根本就不知道哪个是如来藏?他只是,应该说盗法所得,然后误解以为那个就是如来藏。

  (刘灿梁说)“所以如来藏如果在,王就在”。那你看,所以他认为这个空性如来藏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空性,所以他把空性跟如来藏划等号嘛!他不认得如来藏心体,可是说有个空性。

  (刘灿梁说)“如来藏去呢,王就不在了,就没了,所以根本还是在如来藏八识心。”感觉好像是对,对不对?你觉得好像是对嘛!    (刘灿梁说)“所以‘性在身心存。’如来藏还在的话,八识心在,身跟七转识就活著就有作用;性去呢!身心坏,如来藏一旦离开自己呢?死掉啦!根本是那个八识心如来藏。”就是根本是如来藏,可是他的这个“性”解释的就是空性,认为空性,以认空性的是如来藏,想象!那么我们要辨证什么?下面我们辩证地说:

  刘灿梁把空性当作是如来藏,八识心归八识心;可是第八识就是如来藏,就是心哪!为何“心是地,性是王”这里他说没有如来藏呢?为什么?我们总要问他嘛!为什么?那我们就知道说,原来他根本就不知道哪个是如来藏,他就认定说有个空性,有空性所以能生万法。

  那么这边我们要正解这个《坛经》的内文,《坛经》说“心是地,性是王”,我们的解释就是说:这个心当然指的就是八识心嘛!不是只有第六意识,第七末那识嘛,不是只有那个。他说第六意识、第七意识,这个也是外道说的。他说“内还有第六个门第六意识,第六意识在哪里?依第七意识”,第七识哪叫意识啊?对不对?第七识叫末那识,叫意根,第七识不可以叫意识。所以你看我们,大家在425听到导师演讲,第七意识?第八意识?有没有?问号欸!是要问号的!你怎么会第七意识、第八意识呢?意识是第六识啊!你总不能说我一个人,然后把我分成三个,对不对?统统是我来分的,我就一个啊!有这个董事长、总经理,还有一个总管,这是三个人,三个人,可是不能说统统叫说一个什么,把他一个名字分成六七八。他也把第七识叫作意识,所以对他来讲,其实他是六识论者。为什么?因为他的本质是一贯道,一贯道就是凡夫;凡夫所认识的就是六识觉知心嘛!只知道见闻觉知。因为后来就是看了 导师的书说:“哦!有那个第七识,有第八识啊!”但是对他来讲,他现量中他没有办法去感觉,因为基础的佛法他没有,基础知见他没有,所以才会造成他也把第七识意根称为第七意识。那么我们说“心是地,性是王”真正的意思,当然是心是指八识心嘛!所以八识心能滋长一切法,能生一切法,是因为有第八识。可纯粹第八识本身不会出生万法,纯粹第八识一定要有种种缘,对不对?我们有跟大家讲过无生的道理,对不对?“法不自生,非他生,不共生,非无因生”,要把它背起来喔!这个就是无生的道理嘛!这个第八识本身祂无我,祂不会作主啊!祂不会主张说:“我先要生什么法”,对不对?今天早上看了《金刚经》的 导师的讲座,是不是这样跟你说,祂很广大,很广大!广大到心量广到不得了,不会作主。所以这个第八识本身,祂不会去主动要去生什么法,一定要八识心王一起都在,第八识本身跟八识心王是不一样的。第八识本身只有讲如来藏,八识心王是讲了前五识加第六意识,以及第七意根末那识,八个识都在,才可以称为八识心王,对不对?所以“心是地”指的是八识心王,而不能讲说只有第六识、第七识,这个说法是外道的说法。那么“性是王”指的是什么?性当然是心哪!你说:“心在哪儿?我不知道啊!”对不对?你说:“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末那识、第八识”,当然第八识是不能跟你指出来,因为将来要让你实证。可是这前面七个识,你为什么知道有祂?从心性上来了解有这个识,如果没有一个心性让你知道,你就不知道有这个识的存在。就像说,我们问大家说:“你为什么能见?”“我眼能见啊!”我就问你:“是眼根见吗?是眼根见吗?”(不是)是哪儿,见是哪儿?(眼识)眼识嘛!所以因为有这个能见的这个识性,对不对?见就是眼识的识性啊!所以你知道说,必然有眼识,否则怎么能见?所以,所谓的性,是指这个心性,祂的心性,就是祂的这功能出来,对不对?你就知道说,有这个识的存在啊!所以你能见,就知道必然有眼识,对不对?你听得见,能听闻,表示必然有耳识嘛!因为这个闻,这个是能听闻这种心性是耳识的功能;你能够闻到香味,各种各种的不管是香臭,表示什么?必然有鼻识的存在啊!知道吗?从心性上去知道有这个心的存在;所以你能够尝到说,各种酸甜苦辣,必然有什么?舌识啊!你能够去觉这些所谓的冷啊,热啊,现在酸啊,痛啊,肚子饿、肚子饱种种的这些触,那表示什么?有身识啊。然后你能够了知一切法,见闻觉知六尘的法,表示有意识嘛!还有能够思惟,对不对?能够分析,能够作种种的统计,前后比较,这个也是意识嘛。眼识不能前后比较,意识才可以,对不对?你就知道:我现在能够知道,能够思惟比较,那这是意识。所以从这个心性来知道有这个心的存在呀!当然意根是处处作主的,每一刹那作主的,这个作主的就是意根的心性嘛!当然啊,讲了前七识,还有第八识,第八识就不能告诉你呀!要你实证,可是祂也有祂的心性,对不对?祂的心性是祂的真如法性,你证了你就知道。所以所谓的“心是地,性是王”,就是因为这个王呢,就是能够有一些权力,或者功能啊!对不对?王掌握了什么?所以八识心王嘛!那你要知道六祖这个意思就是,这个“心”讲的是八识心,性讲的是第八识的心性,前七识的这种分别及作主的心性,第八识的真如法性嘛!是不是?所以才说“王居心地上”嘛!对不对?这些心性不就是因为心而有吗?那“性在王在”对不对?表示说你能见的时候,表示这个意识心在啊!当你睡著无梦的时候,见闻觉知的都没有了,表示什么?这个心都不在了,暂时断灭,有没有?所以才说“性在王在,性去王无”啊!对不对?这样的道理,这样通了没有?通得不得了,不会矛盾,对不对?所以说,我们的辩证就是说,你如果说,你这个现在你有见闻觉知,然后当然你没有证到你的真如法性,那祂必然还在啊,只是你没有亲证祂而已,表示这个心,各种见闻觉知表示八识心都在啊!如果有的人他是,譬如说眼根坏了,生盲,天生就眼盲的,你能见,他不能见,就怎样?这叫作“性不在,王就不在”对不对?表示他的眼识当时就没有办法帮他见嘛!是不是?耳聋也是一样啊!可是如果现在大家都六根完好,没有残缺,当然“性在王在”嘛!可是人如果舍报死了以后,见闻觉知都没有了,对不对?你要叫他,他听不到,你怎么推他,他也不回应你,当然“性去王无”嘛!当然整个觉知心都不在了,那第八识当然早就离开了。所以这样的道理,这么容易的道理,他解释起来,感觉到好像这个第八识就不知道在哪里,对不对?可是我们一讲起来,你知道:“欸!第八识跟这个都在呢!”跟祂所出生的七识心统统在呀!才有说,这个六个识的见闻觉知心,同时还有第八识的真如法性,这个是同时在呀!不是前后在,同时!要分前后的话,见闻觉知心是在后,真如法性一向都在呀!一向都在,见闻觉知心有来有去、有前有后、有生有灭,对不对?睡著,醒来,这都有前有后、有来有去呀!所以我们说,从这里就可以知道,他有一些说起来好像对,可是你要从他的其他地方来说,他事实上是错的。所以你看到有的地方他说:

  《坛经》内文说“佛向性中作,莫向身外求”。

  他说:“佛在哪里?就以那个八识心如来藏,懂意思没有?佛向性中作,莫向身外求。”

  那他这样讲,当然就是一个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听我们说了说,就说就是有如来藏嘛!那如来藏就是跟你的五蕴身同在嘛!这些道理,我们都是明说的,因为这个跟密意无关嘛!明白跟你说,因为这个道理,一定要这样跟你讲;不然你会说:“那祂跟我五蕴不在,那祂在哪儿?我怎么能找到祂呢?”祂跟你的五蕴同在啊!所以佛性“佛向性中作,莫向身外求”,就是这个见闻觉知性,真如法性不是见闻觉知性,你可以找到你的这个如来藏,而是说八识心王本来都在一起运作。那么这个“佛向性中作”,这个性是什么?当然讲的是第八识的真如法性,那你要到身外去找当然没有。因为我们说,祂是跟你五蕴同在嘛!所以从这里就可以知道说,这个整个知见的差别,以及他到底有没有悟?非常清楚,这里判断他是没有开悟的,他根本不知道如来藏在哪里?这一点我们可以判断他。因为接下来一直讲下去,就直接讲到他的关键点。那我们再来看:

  《坛经》的内文说“自性内照,三毒即除”

  刘灿梁解释:“一旦证得如来藏以后,转依如来藏,观照如来藏种子现行,你就很明白了。”

  那么我们说,刘灿梁没有断我见,没有断三缚结,他是没有办法转依的。这个转依也只有正觉在讲,只有正觉在讲转依,只有 导师的书在讲转依,所以他这个是盗法得来的,自己不知所云。“观照如来藏种子现行,你就很明白了”,这个地方呢,我们可以知道,他是以种子现行为如来藏,他不知道如来藏心体是哪一个?因为后面就会告诉你,非常清楚。为什么我要这样说?因为后面有这个举证,他是以种子现行当作是如来藏,然后呢,他说有一个空性,到底空性是什么?他认为空性能够种子起现行,种子起现行就是找到如来藏,那如来藏心体是哪个?他说空,什么都没有,离见闻觉知。这三个好像没关连哪!前面从他这个解释,你会觉得说,他又会讲如来藏,可是说他开悟,又不知道哪个是如来藏?讲起道理来又都不对,又都矛盾,所以就知道说,悟这件事可不是简单的事,不是看人家依样画葫芦,自己画一画就悟了,其实没那么单纯的。那刘灿梁自己呢,没有办法观见到他自己的我见烦恼,所以他才会在像昨天里面毁谤净土、谤佛、谤法。因为毁谤净土,就是谤佛谤法了;那又盗法,所以他其实过失很重的,过失非常重。我们希望有缘人,可以去劝他啦,我们现在这个机缘也是希望他将来能够转变,避免业太重。当然,这业太重,能够转变他的,当然是我们 导师善知识,对不对?但是他要被摄受,你们愿意被我们摄受,你才能够接受正知正见熏习。他如果不愿意被导师摄受,导师就是再慈悲,也没办法改变他的业,只能说,将来他受苦报的时候,导师仍然摄受他,因为他有对大家利益的这个因缘。

  接下来他说:“一旦证如来藏,转以如来藏空性,三毒立刻除”

  这个不是六祖的意思,六祖的意思是说“自性内照,三毒即除”,而是说,当找到如来藏以后,发现到如来藏根本就没有贪瞋痴,对不对?当时没有贪瞋痴呀!因为能够观照如来藏的是意识心,意识心自己有贪瞋痴,不只贪瞋痴,种种烦恼随眠、习气一大堆。那当他自己观照到如来藏不贪、不起瞋、也不愚痴,因为祂有菩提性,祂有般若,因为一切智慧之体就来自于如来藏嘛!所以祂不是空,不是好像什么都没有,不是!祂是心哪!含藏万法,有具足种种的功能德用。所以我们才说,祂有祂自己的心性啊!不能说那个性只有七识心,开悟的人是证到如来藏的心性,不是证悟到七识心,不是证悟到什么种子起现行哪,不是这个!所以他说证悟到如来藏“转以如来藏空性,三毒立刻除”,这是错误的。我们上次有说,那这样不就马上成佛了。好像有点像说:“我找到如来藏以后,我那个光把它一照,三毒就融化了一样”,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就很幸福,对不对?那还要三大阿僧祇劫吗?那佛到人间来讲经说法四十九年,从来没有这样讲过啊!这个是在讲说,自己证悟自己的意识心能够观照到说:“唉呀!这个如来藏没有贪瞋痴三毒”,是这样的意思。

  那接下来内文说:“地狱等罪,一时消灭,内外明彻”。

  这个也不是说开悟的人,马上所有的罪完全消除,不是这样啊!也就是说,六祖在《坛经》里面的所说,这些都是告诉我们,找到如来藏,证悟到如来藏的菩萨能够观察到说,以如来藏来说:既然没有贪瞋痴三毒,那这个罪跟如来藏一点关系都没有,纵然说如来藏需要到地狱去受,可是如来藏本身又不必受这些。应该说如来藏需要到地狱去化现这种地狱果报身,如来藏也不需要受地狱的苦受啊!受地狱苦受是六识心嘛!所以对于如来藏而言,哪有所谓地狱?哪有所谓天堂的乐?没有地狱的苦啊!对不对?“一时消灭,内外明彻”,也就是说,这个时候证悟的人发现到说:“唉呀!原来是这样子。”他就清楚啦,清楚说这个什么叫本来解脱的法,本来解脱的法,本来真如的法,本来真如无我的法。

  那刘灿梁解释说:“对内,如来藏空性清清净净,转以如来藏外观一切空性清清净净,跟西方有什么两样呢?这个时候你的清净,跟西方的频道一致没有?一致啦!所以你一舍寿就到西方去了,你不这样修行怎么能去西方?”

  这个也是把六祖所说曲解了。六祖所说的不是说,你转依如来藏以后,外观一切法都通通清净,就跟西方极乐世界一样,没有这样啦。我们在 导师座下开悟的三百多位,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说,导师也没有这样说。祖师的说法是说,这个时候你知道说什么叫自性弥陀,因为阿弥陀佛西方极乐世界,对不对?你的自性弥陀跟阿弥陀佛这个所谓的应该说这个如来藏,以前祂因地的如来藏一摸一样,以及祂的真如法性一摸一样啊!所以叫作自性弥陀嘛!也就是你发现到自己的心,没有寿量,对不对?早上也讲,没有人相、我相、众生相、寿者相,没有寿量啊!所以阿弥陀佛叫作无量寿,没有寿量。无量光内外明澈,自性弥陀无量光,祂无量光啊!祂的光芒,可以说每一个地方都有祂的光芒。就是 导师早上说的,祂可以遍缘一切法,跟一切法相应啊!你没有能力,对不对?你说念佛到西方极乐世界,也是祂相应啊!所以祂的光,相应的法多到让你不知道说,到底多少不可数,对不对?所以不是说你开悟的人,一转依如来藏以后,观外面的一切法都已经空性,清清净净就是极乐世界,这个六祖的意思不是这样。而是说,你开悟以后,你就知道你的自性弥陀是哪个?你这个自性弥陀就跟西方极乐世界这个阿弥陀佛,这样一个真如法性一样啊!这个心呢,因地的心就是这个,成佛的心也是那个,这六祖的意思是这样啊! 所以六祖说“不作此修,如何到彼?”的意思,是说你这样修的话,你纵然不是要真的到西方极乐世界,你见到你的自性弥陀跟西方有何差别?因为你的如来藏是这么清净,又具足这么种种功德法,又是光明无限,寿量无限,那跟阿弥陀佛的这样一个所谓这个真如法性,因地的如来藏有什么差别?因为你不能说果地呀!果地是当然有差别,整个功德一个显发,一个没显发;一个经过三大阿僧祇劫的修证,一个是还在因地。所以这个部分不能完全拿来说完全一摸一样,我们要知道说一样的是阿弥陀佛因地的如来藏啊!对不对?

  那他继续说:“你不证如来藏,去转依如来藏以后现观内部如来藏空性,转依如来藏现观外界一切空性,皆都清净。法界频道频率跟净土一致,你怎么能去得了”,法界频道频率跟净土一致,我不知道他说什么?“不这样修行,你想去净土,怎么去?”

  他是认为开悟以后,你就完完全全跟西方一样了,所以这样才能够去西方极乐世界。后面的举证也是认为说,开悟的人才能够去西方极乐世界,这是错误的。因为在《观经》里面讲了九品,对不对?去极乐世界有九品嘛!那上品上生是开悟的人去的,那请问八品是怎么说的?那明明佛说有九品往生啊!那九品往生都是开悟的人,那这样好奇怪喔!对不对?都是开悟的人,那九品怎么分哪?所以上品上生的人是指开悟的菩萨,他若发愿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就有这个能力上品上生。那其他的呢?其他下品三生,以及上品中生、上品下生,这个都不是一定要开悟。所以不是开悟才能到极乐世界,我们后面也会有例子来举证。

  那接下来第九页,《坛经》的内文这一段我需要跟大家说,因为这里刘灿梁的方便说,误导学人之处非常多。那《坛经》的内文是什么呢?

  “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修禅!恩则孝养父母,义则上下相怜,让则尊卑和睦,忍则众恶莫喧,若能钻木出火,淤泥定生红莲。苦口的是良药,逆耳必是忠言,改过必生智慧,护短心内非贤。日用常行饶益,成道非由施钱,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听说依此修行,西方只在目前。”这个是后来六祖把他所说的内容用一个偈颂再来总结。

  那么“心平何劳持戒”呢,刘灿梁的解释说什么?他说 :“心地无非自性戒,如来藏空性,一旦证如来藏空性,需要刻意去守什么戒律?”

  这个部分,误导学人地方非常多。因为他一向主张不用皈依三宝,不用受戒;他说开悟以后这如来藏这个本身都不会犯戒呀!那你还要守什么戒?还要去学什么戒?那我们有跟大家说过,如来藏是如来藏啊!你五蕴,是你呀!祂本来如是,本然清净,本然解脱,本然具足戒体,不会犯戒,因为祂本然就没有我,无我、无我所,哪会有什么因为我而生起了贪瞋痴?而犯什么戒呢?那祂的心性本身具足戒体,是祂的心性。可是证悟了如来藏以后,不是当下你就五蕴十八界变成真如,我们说过嘛,这需要经过菩萨五十二阶位的修证,你证悟了如来藏不退在七住位,所以从七住位开始,还要证十住位、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最后成佛,才真的全部是真如。是不是这样子?那你看,菩萨戒又叫什么?千佛大戒。从这一句话我们就可以说,刘灿梁心中到底有没有佛?(没有)对!他心中没有佛!因为佛讲菩萨戒,还有弥勒菩萨讲菩萨戒所应该学的讲了将近十卷哪!那难道弥勒菩萨不知道如来藏祂自性清净吗?难道佛不知道如来藏自性清净吗?为什么还要叫菩萨去一定要受菩萨戒?千佛大戒。为什么弥勒菩萨还在《瑜伽师地论》里面细说了诸多菩萨应该学的菩萨戒内容?难道他们都没有刘灿梁的智慧吗?所以大家从这个基础就可以知道说,他这样子讲,然后跟他随学的人说:“你们统统受持你的这个道共戒就好,不必去受菩萨戒。”那么跟他学的人就认为说:“喔!这样好轻松哦!快快乐乐的学,觉得这样子很好,因为我自己如来藏都不会犯戒,所以还持什么戒?”现在都用这种方式让他自己觉得说,他已经跟如来藏一样了。你看这样子严不严重?况且他又是悟错了,根本不知道那个是如来藏,所以你看可不可怜?(可怜)该不该救?(该救)对!我们应该要救他们,所以我们要继续讲,对不对?应该救他们。

  所以对于说“心平何劳持戒”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是说开悟的人你今天转依了如来藏以后,你一直跟著如来藏学,学了如来藏的真如无我,学了如来藏本来就没有贪瞋痴,那你一直学著祂,不会在什么地方去起这个我执,不会在什么地方起什么贪爱,你一直学祂的时候,你还会犯过失吗?不会!可是问题在哪里?在于说,在转以如来藏这个地方,这个点,这是一个总相;细相上的学习一定要依止善知识以及戒律。因为如来藏祂不会告诉你,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对不对?(对)那你如果用你自己的意识心判断,那还准头吗?那一定是以自己什么,又回到我执上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对不对?因为你说你转依如来藏,你这个刚刚开悟的人,有能力去把如来藏的功德法性统统一一找出来,一一去亲证吗?没有这个能力,得要依止上地菩萨,依止戒;所以这种依止善知识继续来长养、继续修学熏习,依止戒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你看诸佛菩萨,都是说一切的菩萨们应该要受菩萨戒。哪有说“唉呀!开悟以后六祖讲的‘心平何劳持戒’”?那就冤枉六祖了,对不对?六祖不是这个意思。意思就是你如果能够这样,当然这个戒,你就不用去戒相上著墨,你就不会犯戒,可是你还得受菩萨戒,因为还是有你所不知,你会违反的地方,还是有。所以这里呢,绝对不是像他所说的,说:“一旦证如来藏空性,就不需要守什么戒律?去受什么戒了。”这是很大的过失,我们希望,将来大家能够有正知正见,能为其他把六组这句话拿出来说的,把它讲一个道理让他知道。

  那么接下来说“行直何用修禅”。因为“禅”基本上不是用修来的,也就是说,这个“禅”基本上跟禅定的禅不同。我们说,这个佛法里面说的“禅”,就讲这个心,如来藏心本身这种能够又有定,对不对?又有慧,定慧具足嘛!祂根本就不会对一切法起心动念,要生我执,生我所执,对不对?因为有我,有我所执,才会起心动念,祂完全没有啊!祂又具足一切智慧,具足了种种这个不可思议的智慧,让万法能够成就。对不对?让五蕴十八界成就,让一切法成就,所以祂又有定、又有慧,那祂就是禅,等于说如来藏本身就是禅哪!

  “行直何用修禅”就是说,平常你在行止的时候,你只要能够直心去行,不要去想我就筹划著我要获得什么名利?我要做什么将来要获得什么样的地位?那这样的话就不是在修禅了。所以你的心,就是尽管直心的去做,为众生付出,在道业上去修学尽管去做,意思就是开悟的人就这样去做。

  那“恩则孝养父母,义者上下相怜,让则尊卑和睦,忍则众恶莫喧,若能钻木出火,淤泥定生红莲。”前面这些我想不用再解释。那后面这边说“淤泥定生红莲”,这个意思就是,其实菩萨是火中生红莲的。意思是说开悟以后,不是开悟以后就不必去孝养父母,不用报恩,开悟以后还是一样,对于这些譬如说,不管是同修们以及这些尊卑,你都要遵守,不能说如来藏没有尊卑,我何用去尊敬你呢?那不是完全是目中无人了吗?开悟以后还是一样,要回到这些该遵守的法,开悟以后要更加谦卑呀!知道吗?有恩还是有恩哪!父母还是父母嘛!师长还是师长,对不对?佛还是佛!不能说开悟以后,我只有如来藏,我不用念佛,念如来藏就好,不用受戒,不用学戒,不用依止三宝,那是太狂了,是狂傲,这个不是佛弟子。所以一切的该修学的这些六度都要修,到最后呢“淤泥定生红莲”,意思就是说,开悟的人不能离开世间法,你就是修学菩萨道,你家庭要圆满,家里的父母的恩,子女要教养的,兄弟姊妹同修们,这些你都得要去看怎么样尽量去圆满你人间的这些缘分,要尽义务的,要是做些什么的,互相关照,你都得做,该忍的就要忍那!你既然开悟以后,要更加的在六度上面修学嘛!看能不能真正的依止如来藏修忍辱,若不行,你就知道一个开悟的人,怎么可以什么都不能忍呢?就要给自己一个加重这个责任嘛!当然最后,你必定能够在这种世间种种烦恼法中,让你的智慧一直出生。等于说你转以如来藏,开悟之后,这个智慧一直在利益众生中、行菩萨道中一直增长,这个意思就在这里。不能因为开悟以后,离开世间法,想要去自了汉,自己赶快修禅定,自己赶快想要证得初地,那是入不了初地的,要入地要很多条件,有个大条件就是要福德,这个福德就是要护持正法上要付出非常多,非常多,而且不是只有一世,要好几世,好几世为一直为护持正法付出很多。

  那接下来说“苦口的是良药,逆耳必是忠言”。我们今天把刘灿梁的过失拿出来,这个真的是苦口婆心哪!那他听起来一定逆耳,耳不顺哪!有情执的说:“你怎么讲我们刘老师?”逆耳!可是我们是真的是苦口婆心的要他们赶快修正,因为知见错误很多,观念错很多,真的是悟错了。而且学习的基础完全不对,怎么可以说,你说你是佛弟子?竟然可以说不受三皈依呢?你说你是开悟的人,怎么可以说你是不受菩萨戒的人呢?开悟的人一定是菩萨,菩萨一定是佛弟子,一定受菩萨戒呀!对不对?那怎么可以说“我自皈依就好?我就依止这个如来藏自性戒,我都不用去三皈依,也不用受菩萨戒”,那就称自己是佛弟子,这个完全是误解了、曲解了,而且实质上就是凡夫外道,不是佛弟子。佛弟子一定是正受三皈依,世间能够住持正法的三宝,去归依他;然后正受菩萨戒,那真正让自己愿意遵循善知识的教导来学习,这样才叫佛弟子。不是说,我开悟了,我明心见性了,我知道什么是如来藏了,我就拿经典出来看就好,我就是佛弟子;那个不是佛弟子。

  我们说最后,他一定走向学术研究之路,他等于在研究佛法。因为他既没有基础知见,也没有真正能够知道什么是学习的路,什么是应该依循的路,所以他一定成为一般学术研究的学者。学术研究的学者不认为他是佛弟子,大家知道吗?他是学者!你要注意这一点,学术研究者,他只认为他是学者。你说:“你是佛弟子吗?”他可能要想一下。所以我们说如果刘灿梁以及跟他学的人,没有赶快回归到真正的佛弟子应该有的这些本分的话,会变成学术研究,研究佛法。那对自己来讲没有用,而且又会造下很多犯法毗奈耶的这个过失很重。

  所以我们接下来说“改过必生智慧,护短心内非贤”对不对?你看知道过失,赶快呀,忏悔!这个是有智慧的人欸!你知道跟著刘灿梁学的人,听到我们说赶快来忏悔,那是有智慧的人,我们很赞叹哪!有了智慧以后赶快依止,赶快依止正确的法,赶快忏悔掉,然后回归到,赶快把基础建立起来,这个要智慧。

  “护短心内非贤”假如说今天那你刘老师如果去忏悔,“那我们就不跟著你就没有悟吗?那你不要去忏悔,我们就继续保持我们开悟的身份”,那这样子等于是什么?拖著一起下火坑;护短嘛!心内非贤,等于内心里面不是贤良的本分,知道吗?内心的想法不是为你好,为我好,不是为大家,是自己的利益,想要维持住,那这个是愚痴没有智慧,前面讲嘛!六祖讲,你改过必生智慧,有智慧才能改过。

  “日用常行饶益,成道非由施钱;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在平常中,开悟的时候,日用中常去转以如来藏,去饶益有情,这是开悟以后的人,一定要做的事情。所以你看 导师,对一切犯过失的人都摄受他,你就肯忏悔,他一定摄受你,还要帮助你,这个是 导师不同于平常人作法的地方。

  那么“成道非由施钱”,这个意思是说,你要成就佛道,不是永远只是在布施钱,就像梁武帝一样,只是把钱拿出来兴建寺院,把钱拿出来做什么这个供养三宝。这个是基础,不是说不用做。布施呢,是基础!但是不能停在只是布施上面,布施要一直做,一直做,福德要一直做。可以一定要求智慧。这的基础有了以后,就会生起求智慧的心嘛!所以这里意思不是叫你不要去布施钱,而是说不是只停在那里,一定要求智慧,才能够成就佛道。等于说你看布施只是六度中的一个而已,后面的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都要有啊!是这个意思。

  “菩提只向心觅”,你的心有八识心要了解喔!不是只有六识心,众生皆有八识,对不对?那你就说:“那八识,我知道的是六个识,第七识隐约知道,第八识呢?原来是要把祂找出来的,那就是菩提”,至少这个观念要有。不是向外去到虚空中求,不是在哪里去跟人家求说:“你灌顶给我,让我生菩提!”这个不是由灌顶而得的;灌顶这个东西是藏密的手法。那当然我们说,十方诸佛会为这个地上菩萨灌顶,那是另为一回事,那个灌顶跟密宗的灌顶不同,我们这里就先不提那个部分。

  “听说依此修行,西方只在目前。”这个意思是说,你这样子修,那你心呢,转依、证悟了以后,转依如来藏以后渐渐清净了;那么渐渐清净以后,你的这个国土在哪里?你的国土不就是你的五蕴吗?对不对?那你国土清净,那不就是也相当一个净土吗?可是你不能说现在就是净土啊!现在还污秽的,对不对?现在是如来藏清净了,五蕴是污秽的。但是你要得一直这样子持续去修行,不是说开悟以后马上三毒消除,这样一个方便说,以及有一个内涵的部分,我们要了解。

  那就接下来再来讲,下一个。刘灿梁《六祖坛经》〈定慧品第四〉,《坛经》内文:“定慧一体。不是二。定是慧体。慧是定用。即慧之时定在慧。即定之时慧在定。”

  刘灿梁怎么解释呢!他说:“定是慧体,如来藏是种子本体,绝对是本体,就算是连证悟如来藏跟证悟种子现行的六识,也是八识如来藏种子的现行,所以如来藏‘定’是慧的体、‘慧’是定的用,所以没有如来藏含藏一切种子内变更生,外变器世界,请问哪一个会?哪来的六识可以证如来藏产生智慧?没有啦!所以慧是定用,已经起现行的;只要种子现行的一切通通叫用,没有种子的现行,没有用的存在,没有体,如来藏就不含种子。所以佛讲无因论,在《楞伽经》里面讲无因论、断灭空,就是否定了如来藏,不知不解如来藏的存在而造成对佛法无因论的解释,呀!什么都空,他不晓得空是讲空性如来藏,体性空,可是种子可不空,所以叫真空妙有。”

  我画底线这几句话,就是他狐狸尾巴掀出来啦!就是说前面你觉得说好像对呀,对呀,对呀!没什么错,没什么错!可是讲到后来,就狐狸尾巴又掀出来了。为什么你说他是狐狸尾巴呢?我解释给你听,你就知道了。

  他说这个“定是慧体,如来藏是种子本体”种子的本体,他的意思是什么?如来藏啊,是种子所聚集而有的一个体,知道吗?其实他的意思就是这个,因为后面会证明他说的,后面会证明这个,他的话我们会证明这句话。那么他说“连证悟如来藏跟证悟种子现行的六识,也是八识如来藏种子的现行”八个识、十八界,当然都是这个种子功能嘛!对不对?这个看也是对。可是这边呢,你前面这里你都不要看以后,你回到后面,他讲说:“空啊,是讲如来藏,体性空”如来藏体性空,然后呢“种子不空”,听到这个差别吗?“种子不空,所以叫真空妙有”那我请问大家:“种子是妙有吗?那这个如来藏是空,表示种子才是真实有,对不对?”是不是这个意思?(是)那如来藏到底是什么?不知道欸!真的欸!可是真正的道理是什么?真正的道理是如来藏不空!如来藏真实有!有真实法性!种子是空!为什么?因为种子是因缘生起现行而有,是不是这样子?是不是差别太大?差别太大了!所以我们说,一个人他讲啊,讲啊,因为看了 导师的书,那感觉好像是对,可是你要抓住他的尾巴,抓住,“你就在这儿,你错了!”所以说这个部分呢,你知道他所谓的真空妙有,是指说种子起现行所以是妙有,那这个如来藏的空性呢?因为祂空性可以一直出生法,他是想的嘛!想像有个空性不知道是什么?可以一直把种子起现行,所以他说那个叫真空,那种子起现行是妙有,种子不空是妙有。

  那我们来看到21页,翻到21页,21页再来证明说,这一句话他说的是什么?21页这里面,我们举证他知见错误,悟错了一些举证在这儿。这个是从他刘灿梁讲《大方广如来藏经》里面,把它提出来的。他说:“种子是因,如果没有种子,如果没有种子就叫无因论,所以释迦佛就讲:一旦否定了如来藏,不知不解如来藏,就落入断灭空。因为世间的一切是种子起现行,如来藏的种子是因,因起现行后,所有起现行的种子才互相为缘”。所以你看,种子是因哪!因是如来藏,怎么是种子呢?对不对?

  我们再复习一下“不自生,非他生,非共生,非无因生”,四个都共同存在的,对不对?如果种子本身是因的话,就可以起现行的,自己可以出生不是吗?可是偏偏是不自生啊!,如果说可以的话,那你为什么还要藉根尘相触眼识才现起啊?如果说这个法成立,那个法就要成立喔!不能说只是在这里成立,那里不成立,把他说只有在这里可以用,要统统成立才行。所以种子只是说,因为有如来藏含藏了种子,才说由如来藏让种子起现行,才说是因;而不能直接说种子是因。知道吗?如果种子是因,就自己可以生啊!可以偏偏是非自生、非他生,非共生,非无因生。所以不是说如来藏的种子是因,而是如来藏本身是因,如来藏是万法之因哪!而且如来藏有自己的法,如来藏有自己的法,就是什么?真如法性。祂有很多法:七种性自性、七种第一义,很多法喔!《楞伽经》里面讲了很多,因为我们今天没有时间解释这个,因为那很深啊!那我们现在只是告诉你,如来藏有真实自己的法。所以说在里面可以证明,他(刘灿梁)认为,种子就是如来藏,想像说如来藏空无所有,说如来藏而这样来说,以种子为真实。因为前面他说“因为种子不空,所以叫真空妙有”,知道吗?那如果这样的话,那等于说,如来藏就没有佛性啰!因为佛性是如来藏的妙有,可是这种不是佛性啊!大家知道吗?我们不是一开始就讲佛性了吗?所以他就认为种子起现行就是佛性啊!那照这样讲的话,那这样子有什么妙有可说?你这个能见的不就是佛性了吗?那不是啊!明明佛说不是啊!《楞严经》里面不是讲:见闻觉知是见闻觉知啊!可是如果是能见就是佛性,那我们每个人都能见性,哪个人不知道自己见到什么?对不对?连那个狗也知道见到什么,你知道吗?你丢个包子给它,它就见到包子啊!你就说:“唉呀!狗见性了!”不是这样说的。所以呢,以这样来看的话,对他来讲,如来藏只是假名,跟我见具足的凡夫外道一样,这是这个证明。

  接下来第二个证明,证明说,他所认知的如来藏是什么都没有。他说啊,同样在《大方等如来藏经》里面,他说:“如来藏是不是零,空性”。

  时间到了吗?换带子,好!我们等一下再继续。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