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集 孙正德老师主讲




  我们继续刚刚的课程。刚刚我们说这个缘呢,等于讲说,缘很重要。为什么个人的因缘会不同?因为这是个人结的缘不一样。如果说这些,譬如我们刚刚讲这个跟著刘灿梁学习的这些人,他最后终究会学习正法。可是现在,最后不是指这一世,不一定这一世,未来世他还是会学习正法。可是他的学习正法上的因缘,就坎坷得很。因为他在学习的过程里面,他跟刘灿梁的缘,他割舍不掉,在情执上他认为说:“他接引我学习大乘法。”其实他没有接引人学大乘法,他接引的是外道法,他没有办法如理的讲出佛法,他只会讲如来藏这个名词,对不对?可是只有讲如来藏这个名词,不代表就是第一谛,不代表就是大乘法,这个大家要一定有这个观念。那要不的话,你看现在有的山头觉得不讲如来藏大家好像会被人家质疑,就开始讲如来藏了,他们都讲如来藏,可是最后问他们什么是如来藏?就说:“缘起性空”。不对呀!所以这哪是叫大乘法,叫第一义谛法?就得看他到底实质对不对嘛!所以不是说:“因为他接引我们,所以我们不能说不跟他,我们还是要继续学。”那么在里面这个缘的关系,这个恶缘结得重、结得深,那将来他每一次接触正法的时候,这个恶缘就会让他一直不能学正法,就这样子啊!因为很多人在学习过程里面,经常学得很不顺,今天这个人叫他去做什么,下次那个人叫他做什么。像我们在共修这个过程里面,有的人就进进出出这个禅净班进出好几次啊!这一次报名学了一下又离开,然后呢,又一阵子又来报名,然后一阵子又离开,进进出出这样子,那他还是学。可是就老是这个缘不具足,一下子要到哪里去做什么,一下子到哪里去做什么,他就没办法很顺利一直学习,他又想学,可是就是很多缘要遮障他。那我们说这些恶缘的情况,只有说自己遇到自己会知道,但是总之就跟他所结的缘有关系。所以说,一样修学正法,可是这些缘很重要。所以我才说,你能够在正法中学习,结我们一起修学正法菩萨道的法缘,其他的呢,你如果觉得说你以前所接触的,目前没办法再继续,那你到底要跨两边还是什么?那你就要做一个选择,你未来世还要不要这样两边折腾半天才接触正法?你就要去做一个抉择。真正的,你应该学习的,方向是对的,那你都要下定决心。只是说你要离开你原来的地方,如果说有一些程序你应该完成,就得完成,让那个地方的,至少不会有个怨在那儿。因为有怨在那儿的时候,那个怨就变成你未来世它还是障碍你,会有一个因缘障碍你、怨你,那当然我说这种是难免,不能说免除这些。总之我是说,这些缘就在于你个人所结的缘有所不同。所以说熏习,每一次熏习,每一次熏习、学习,可是虽然说走的路一样,可是个人缘却不一样,对不对?每个人的因缘都不同,就跟每个人结的缘不同,那我们只能讲说,你只要掌握一个原则,你发现到这个是善的方向,你知道那是恶缘,那你就不应该不去舍弃恶缘,然后结善缘呢,你说:“我就反正有在接触就好。”这边你好像不能一时做决定,继续去让这一世里面恶缘、善缘持续到你这一生舍报,当然未来世这个恶缘仍然还是跟你有缘。如果一世一世这样的话,那就都在嘛!那这个路只能说有在走,可是就是不那么顺哪!所以我们说,有人说:“每个人学,为什么他这么顺?他这么这么坎坷?”那就没为什么,就跟过去世结得缘有关。

  所以我们说,这个“闻思修证”的过程,一定要经历过一段听闻、思惟、修证,还有基础的问题。基础的问题是说,一定要在不离开这种法界实相、不离开万法的根源、涅槃本际理的前提之下,所学的解脱道,这个是基础,一定要学这个基础。那也就是说大家现在,这个部分都是可以学习的。还有功夫,对不对?功夫嘛!还有植福,行六度,确实要学很多啊!就这些。这些内容你要怎么学习?有书籍,还有我们来跟大家交流的过程里面,我们来跟大家讲解,这样子。

  所以从这里我们知道说,要开悟成熟,不是一直听有个如来藏就可以了。要看你结的缘,还有呢,你自己的学习的次第,对不对?你自己所愿意走的菩萨道内容,你有没有听我们说了以后你记在心里,把它当做重点,然后经常想著这个事:“我应该怎么样来打我的基础?把我的基础打好了,那我未来世还怕什么?”要想著未来世。我经常告诉大家,菩萨重视的是未来世的可爱异熟果,以及这一世的善业,菩萨重视的是这个,这才是菩萨心中所想的。

  那我们再接下来说,他解释《大方等如来藏经》这个经文里面,如何去误导别人。

  经文说:“普为世间 施作佛事”

  刘灿梁说:“当你开悟以后,你也可以出来弘法,帮助世间人也可赶快开悟,叫作‘普作佛事’。”

  这个不是经典 佛说的意思,那是 佛才能做的。

  我们来看下面这个文章,这个内文,我这里好像没有引用到。

  “普作佛事”这里我没有,我忘了引用。但是这里呢,原则上这里普作佛事的意思是说:佛普为世间来施作佛事,怎么样来开佛知见、示佛知见,让众生悟佛知见,让众生入佛知见,才是 佛普为世间施作佛事。不是说开悟以后,叫你出去弘法,那叫作普作佛事。所以现在被刘灿梁说:“开悟的人,出去开班讲课”,就认为他就在普为世间,施作佛事,所以不回头。你告诉他错了,他也不回头,因为他就是被他们洗脑、灌米汤。认为说:“我现在就在普为世间,施作佛事啊!”

  接下来还有更离谱的解释,在我们这个《大方广如来藏经》经文的下面。经文说:“我为诸众生,方便为说正法”

  刘灿梁说:“我为了众生呢,方便给你们说正法,什么是‘正法’?第一实义证如来藏的法就是正法。”

  “普为众生,方便说正法”,你看,在《金刚经》的时候 导师也说:“佛说正法,佛说如来藏的时候都是隐覆而说”,对不对?隐覆而来说,间接而来说,不是直接说,是烘云托月而说的。那怎么会叫说“我为诸众生,方便为说正法”,就是讲第一实义如来藏呢?那个方便叫什么?就没方便了嘛!对不对?方便说正法就是,譬如说透过化城的方式,引导这些二乘人先证解脱道,然后呢,再说般若,再说方广,最后告诉他们说:“你们将来可以成佛!”这叫方便。然后透过这个布施、持戒、忍辱、精进以及禅定、般若,这些方便嘛!这些都是方便。怎么可能说方便就是把如来藏说出来叫方便?所以他完全不知道 佛的方便,完全不知道什么叫作方便善巧。所以我们说:这个部分呢,如果这样的话,第一转法轮的时候,等于说 佛没方便喔?因为没办法说如来藏,没有把如来藏说出来,等于 佛没有方便喔?那他又在谤佛,对不对?再接下来他又怎么说呢?

  经文说:“具足无碍辩 演说甘露法”

  刘灿梁解释说:“你一旦开悟以后具足无碍辩,你辩才无碍了!你可以演说佛的正法叫甘露法。”

  这个啊,真的是误导人,误导得非常严重,误导得严重得不得了!也就是说,开悟了以后就具足无碍辩,就辩才无碍呀!就可以演说佛法,叫甘露法。这个具足无碍辩的是 佛,具足四无碍是 佛欸!怎么会说开悟以后就具足无碍辩呢?所以我们说他,你看他这种误导学人、谄媚学人嘛:“你现在就已经这样啦!”就用语言灌给他很多证量,灌给这些学员很多证量。那些学员说:“喔!我真的是这样,我真的是这样!”每天晚上回去想说:“我现在辩才无碍了,我可以普作佛事啊!”你看,那这样子,让他们就是增上慢、高慢一直在心中生起嘛!

  接下来27页,还有个经文说:“普令成正觉 大悲济群生”

  刘灿梁说:“让众生可以开悟,可以度化一切众生。”

  这个部分也可以这样说“普令成正觉 大悲济群生”,这个 佛是经历一段的方便善巧了,怎样来接引?怎样来教化?最后成佛。那所以成佛以后,佛接引你,你成佛以后,就跟 佛一样大悲嘛!就能够救济众生。所以这个部分呢,我们从这里可以知道说:曲解经文,完全是谄媚学人,误导学人。

  接下来我们再继续看他,刘灿梁所说的“在破掉三缚结就当下入初果阿罗汉,我们讲的够清楚了。你后面修过去几十年,是不是有告诉你初果怎么证?他连经典都没有读,他怎么证?所以你不读经藏,根本不知道怎么证?然后在初果的基础上再修薄贪嗔痴入二果阿罗汉--须陀洹;再加修三十七道品、断五上分结,入三果阿罗汉;再断五下分结入四果阿罗汉。缘觉以十二因缘实证一切蕴处界相空,执取五果大阿罗汉!所以五个阿罗汉怎么修除都告诉你了!”

  真的是乱说一气啊!我们说他的错误的地方。他说:“要读经藏才知道怎么证初果”。

  这个部分呢,他完全否定了善知识。经藏也是善知识,可是我们来说,阅读经藏的人很多,对不对?那如果没有 导师出来解说真是正的佛法,有人断我见证初果吗?(没有)对呀!所以读经藏就能够断我见吗?一定要善知识。你看我们导师有解释,有一位什么老人读了六次《大藏经》,读六次,有一位老居士,他跟本连我见都没断。那这种情况下读经藏、读经典才能够证吗?所以这个部分是曲解了,而且完全不知道善知识的重要。因为他认为佛经不会错,读佛经就对了,可是他连我见都断不了啊!连我见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他说啊“然后在初果的基础上再修薄贪嗔痴入二果阿罗汉;再加修三十七道品、断五上分结,入三果阿罗汉”。

  这个五下分结、五上分结,他不知道欸!你们都知道,对不对?你们看三乘菩提是不是清楚的不得了。五上分结是只有四果才能够断的,五下分结是三果就断了。连这个内容都不知道,次第也不知道啊!

  然后他说:“缘觉以十二因缘实证一切蕴处界相空,执取五果大阿罗汉!”

  还有五果大阿罗汉,这个经典都找不到欸!哪有所谓五果的?一切的解脱道就是四果,四种沙门果嘛!什么叫四种沙门果?四种解脱的果嘛!修断的得到的这个果嘛!修什么?断什么?所以说你有得这样一个解脱的果,就四种:就是初果须陀洹、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四果阿罗汉嘛!缘觉本身也是阿罗汉,没有所谓五果。而且缘觉以十二因缘,不是实证一切蕴处界空。阿罗汉他们就已经证蕴处界空得了。缘觉是因为更加知道,原来有一个“齐识而还的本识”存在。对这个本识呢,他从理上可以知道,没有这个本识就没有我这个五蕴,从这里去断我见、断我执,他的智慧是比只修四圣谛的四果人知慧深,是证得整个法的整个缘起,原来法是从本识而有,然后才从识缘名色,才有六入、触、受等等,这个法的次第都知道,知道说怎么还灭,这个是指缘觉的修证内容。不是说实证一切蕴处界相空。

  我们说为什么他会讲“五果”?因为他不知道看到哪里有五果?就把它当作解脱果。其实讲的五果,我们讲说,完全是不知道人家的名堂里是买什么东西,对不对?他就拿来用了,而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五果呢?基本上会讲五果,只有讲这五种:就是异熟果、等流果、离系果、士用果、增上果。讲这个更广泛来讲说,你所得果报会有哪些?果报呢,所谓异熟果就是等于说,你每一世的五蕴身就是异熟果。每一世的五蕴身,因为业,你所造的生死业成熟了,下一世的那个五蕴身就是异熟果。

  等流果指的就是你六识心本身,它呈现出来会有一些跟过去世习气相同的方式。也就是说,你过去世的习气是怎样,你这个心呢,碰到这个境界现行以后也是那样,那样等流出来,等啊!等同你过去世那样的状态流注出来,现行出来嘛!现在,因为现在这个是果报身,所以称为等流果。有的人习气上现行了,这些心行出来就是那样子。所以过去有天眼的人看到说:这个人过去世就是这样,这一世也是这样啊!从他整个六识心相应到烦恼以后呈现出来的,这个叫作等流果。所以我们说,刘灿梁说:唉呀!他是百丈再来。可是明明有这个等流果,对不对?那百丈再来怎么可能呈现这样的一个不同人的等流果呢?所以从果报上来讲,就已经知道不是了嘛!对不对?完全没有一丝一毫可以像百丈,连那个边都沾不上啊!你从等流果就可以判断了嘛!

  离系果的意思,就是有解脱的果嘛!离系就是可以离开系缚这种果报嘛!初果人,对不对?初果人七次人天往返,他就有这种,至少有这种离系果。或者说他呢,初果人证得禅定,初禅以后成为三果;成为三果以后,他没有生般涅槃,又去不还,不到人间到天界去,他还有离系果,离开欲界的系缚的果报。

  另外士用果,表是这些种种这些工巧方面的。

  增上果,就是等于说各种各样的,其他的这些没有提到的都称为增上果,其他范围没有提到的,称为增上果,果报上。

  有谈的就是这五种果,他不知道啊!不知道以后,就自创一个五果阿罗汉哪!这很可笑喔!只有外道会这样子,乱用名相。所以我们说,从这里就可以知道,他完全不知道,对佛法完全是很外行。然后就是抓一点东西拼拼凑凑。

  那现在我们再来讲,下面有一段经文,也是《大方广如来藏经》,经文说:“我以佛眼观诸众生。烦恼皮糠覆蔽。如来无量知见。故以方便如应说法。令除烦恼净一切智。于诸世间为最正觉。”这是一段经文。

  那下面呢,我们再来看看他怎么曲解,怎么谄媚学人。刘灿梁的解释说:“所以佛‘以方便如应说法’,我用方便法门随顺你们的根器跟你们讲经说法,令除烦恼!让你们的皮糠脱掉才可以净一切智,当下证如来藏,叫净一切智!‘于诸世间为最正觉’,当你净一切智证如来藏后,你就是世间最正觉啦!”

  你看一下这个说法,表示他认为开悟了,开悟证如来藏后就是世间的最正觉。这么快!完全把经文的内容过程曲解。也就是说,我们可以从这里来知道,佛说:“我以佛眼观诸众生。烦恼皮糠覆蔽”,这些就是烦恼还有萎秽之花缠绕著如来藏,如来有无量知见啊!对不对?所以以方便如应说法嘛!众生现在根器怎样?就相应以你来让你能够接受,但是不离真正佛的知见,主要还是接引你走向佛道。然后呢,“令除烦恼净一切智”也就是这个过程里面,除烦恼包括了说;能够有二乘解脱道的修证,同时还有开悟。开悟以后呢,再净除烦恼的随眠,再净除所知障这些尘沙惑,这就是除烦恼的净一切智啊。最后能够“于诸世间为最正觉”。这个过程很长,对不对?

  那么刘灿梁解释成说:“当下证如来藏叫净一切智”。所以你看他前面,一而再,再而三的说:“开悟以后六识就清净了。”他怎么可以这样说?因为他自己以为他开悟了,可以明明他的六识没清净啊!那跟著他学的人,被他说开悟的人应该说:“对呀!我六识没清净啊!我每天还是贪瞋痴不断啊!”为什么在这里不怀疑呢?经文这样子,可是他解释成这样,难道不怀疑自己说:“为什么我没有?为什么你说我开悟了,我却没有净一切智?为什么还有这个烦恼呢?”为什么没有这些疑呢?应该要有啊!对不对?这是学习的人最基本应该有的保护自己的、求法的态度嘛!“你说我开悟了,你说经文这样讲,证到如来藏就净一切智,那你说我开悟,我也是证如来藏,可是我为什么没有净一切智?你告诉我啊!请问老师。”应该这样子,对不对?可是却没有人问,怪哉啊!真的是怪哉。所以说,“证如来藏就成为世间的最正觉”,所以难怪他们有的人,你叫他来听,他说:“不要,你统统不要告诉我,我要维持现在的情况。”就像我们说,埋在沙里的鸵鸟一样,“我不听不看,这样子啊!”因为什么?因为他给他们的东西,感觉他们已经很不得了啦!他们生怕说一不小心那个又不是,那个又不是!没办法面对说:“我也不是最正觉,也不是一切智,也不是已经清净。”可是事实上就没有嘛!

  所以接下来经文说:“我见众生类。烦恼隐佛藏。为说除灭法。令得一切智。如我如来性。众生亦复然。开化令清净。速成无上道。”

  这个部分你可以知道,因为佛的意思就是说:“我见众生类。烦恼隐佛藏”嘛!所以“为说除灭法。”这一段表示说,前面佛讲的意思是,令除烦恼净一切智里面有说:我说了很多除灭烦恼的方法喔!说了四十九年,对不对?可是为什么刘灿梁不知道这个经文的意思是讲这个。你要解经的人,你可得前后把经文看清楚嘛!不能看到这一句讲这一句,然后告诉学员:“你开悟了,你就是净一切智。”然后下一句,那怎么解释?解释不下去啦。如果要解释的时候,明明你已经跟人家说:“你开悟了,净一切智。”可是你又没有告诉人家说:“那我怎么除灭我的烦恼?”又没有。

  所以这里呢“开化令清净。速成无上道。”这里面就涵盖一段很长的路:三大阿僧祇劫呀!这个才是真正的佛法,因为佛的意思也是这样子啊!你看《法华经》里面,一千两百位已经开悟的,但是自己本来以为说:自己是阿罗汉的。他也是历经了无量劫无量劫供养多少几万亿尊佛,未来世还要供养几万亿尊佛,你看这时间多久:三大阿僧祇劫。可是还是可以数的,不是无量劫,可以数的。所以说,这样子了解才是真正了解佛法,才能够来解经文。不是说:“佛经不会错嘛!我们研读佛经没有错。”不能用这种方式,因为佛经没错,可是你曲解经文、谤佛、误导学人,这个因果非常严重,非常严重!

  接下来刘灿梁继续说:“一旦证了如来藏,你就无碍辩才为大施主,所以金刚经里的一段话:‘无住色布施,无住声香味触法布施’。”

  你看看,一旦证得如来藏,就是这样子了吗?就真的成为大施主吗?所以他们就跟他说:“你们开悟了,赶快去开班,去开班,去开班、、、,因为你已经有无碍大辩才啦,你是大施主啦,你又已经是六识清净啦!”唉呀!真的是,这个真的是算什么呢?就像说:幼稚园的小孩,有一个老师教他说:“你现在乖,你现在把这个水喝下去,那你等一下哦,你眼睛会亮,耳朵听到就会很聪明,你等一下出去以后,人家就会称你说,你是小公主。”就像这样啊,那小孩就说:“好!”幼稚园小孩是不是这样子?他们就好像这样子一样。他跟她讲,她说:好!她明明不是小公主,可是老师跟她这样讲,她就把水喝下去了,把这个饭吃先去,出去以后,她就说:“我是小公主!”刘灿梁等于是在跟他那边听他课的人这样讲,他们听了以后,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是这样“无碍大施主了”。所以我们说这个部分,唉呀!误导学人非常严重,非常严重!

  所以我们说,刘灿梁曲解经意。因为经文说:“诸佛出兴于世。为开身内如来法藏。彼即信受净一切智。普为众生开如来藏。无碍辩才为大施主。”

  这“无碍辩才大施主”是指 佛,对不对?我们 导师都不敢说他有无碍辩才。我们都说:导师在解经的时候,“啊!讲的实在很精辟。”我每次看到经文都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 导师一解,我说:“哦!是这个意思啊!”就觉得,真的是好准!好精确呀!这个内容真的是讲得好啊!可是 导师都不敢,不敢说他是“无碍大辩才”呀!他从来不敢这样子说啊!可是你看看他(刘灿梁)这样子笼罩学人、误导学人,说:“你开悟了,你证得如来藏,你就无碍辩才大施主。”人家 佛是说:佛!因为为众生来开,对不对?为众生开就是等于开佛知见嘛!示佛知见,让众生悟佛知见、入佛知见道嘛!所以 佛是无碍辩才大施主啊!他就是不懂文字,奇怪他是国学专家,可是这文字明明非常清楚,大家读得也很清楚,对不对?你不会误解说这个是:“我今天开悟就为大辩才!”你不会误解。可是他偏偏要这样解说,听他讲课的人,也个个都是知识分子,可是却没有人抗议。就像幼稚园里面的小孩一样,跟你讲:“你已经是公主、是王子。”就说:“我是公主、我是王子啦!”

  我们再下来这一点。经文说:“所以如是善男子,我以佛眼观众生有如来藏,故为诸菩萨而说此法。”

  刘灿梁说:“有没有这句话,我为什么讲佛法,就因为你们有如来藏,我为了教你们赶快证不得不出来讲经说法,叫你们赶快证如来藏。”

  他那一点说他跟 佛一样?他的意思是说:因为 佛这样子讲,所以他现在就不得不,他的意思是说:我就不得不出来讲经说法,是因为我知道大家都有如来藏,叫你们赶快证如来藏。他那一点能够师心自用?既不是佛弟子,也不是菩萨,又没有开悟,对不对?又没有一点这种择法眼。他那一点说,他这样子说他今天是要以 佛这一句话,来说他不得不出来来讲解,来讲经说法?其实他讲经说法,真的不是说,因为大家都有如来藏,是因为他还是对“我的”有所求,“我”想要做什么?“我”今天呢,他一贯道的理论是:要将来生弥勒内院。他们的理论是说:“我赶快叫一切人能够生弥勒内院。”就这样子啊!那这个就是他弘法的目标啊!不是说他真的是知道 佛的意思是什么?然后出来讲经说法。真正知道 佛的意思就是我们 导师啊!对不对?我们 导师知道说:“唉呀!这个正法这样子被破坏,这样子频临被邪法所淹没,被西藏密宗把根快要灭了。”他今天如果没有出来讲经说法,把正法演说出来,那正法快要灭了,众生很可怜,没有正法的话,那如何能够续佛的法脉?如何能够赶快成就菩萨道?所以 导师才不得不出来弘法,这个才是 导师的心声啊!导师出来弘法都是不得已的。他本来就觉得说:“唉呀!可以行了,行了!有人去说法就好。”可是偏偏没有一个人能够,没有人承担得起呀!就没有一个可以来住持、来弘法的人才,没有啊!他还一直等说,有没有这个人出现?就没有!因为都是跟他学的人哪!跟他学的人就只能跟他学呀!可是呀一直期待说,什么时候出现一个八地菩萨来了,他该快请他来,他也要来学。可是偏偏就没有啊!因为从实际理地上来讲,一个地方只要有一个地上菩萨来住持,其他菩萨不会再来。就像说一个世界只要有一 佛来,就能够有能力来摄受这个世界的所有有情,其他 佛不会来跟你争啦。我也来跟你这个世界度化,不会啦!所以为什么说,一个世界就一尊佛就够了?那个世界是什么?三千大千世界呀!不是只有我们这么小小的一个地球啊!一个三千大千世界只要一尊佛就够啦!一佛的威德力、十力、四无所畏,不可思议呀!对不对?还有种种的化身,对不对?应身、化身无量的,怎么样的去为有情去化现一切的应该化现的法,这个那是你所思议的?所以一尊佛就够了。同样的,一位地上菩萨到这儿来住持正法就够了,别的菩萨不会再来。你看 导师住持正法是不是绰绰有余啊?(是)绰绰有余啊!所以我们说,不得不出来讲经说法、摧邪显正的,才是我们 导师。你刘灿梁,你哪一点?我们刚刚数没有?即是外道,一贯道的背景,又不是佛子,又不是菩萨,哪一点说他要赶快不得不出来讲经说法?还用经文来说他自己的立场。

  那我们现在再来说,接下来刘灿梁说:“每一个众生都具足佛智喔,因为都有如来藏,所以诸位你们的智慧跟佛一样的喔!都具备了如来藏,只是被覆住了显不出来。”

  这个部分。我们来看看经文讲的是什么?他这里也是曲解经文。经文说:“如来无漏眼,观一切众生,身内如来藏,如花果中实;无明覆佛藏,汝等应信知,三昧智具足,一切无能坏。”

  这个部分讲的是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如来的无漏眼。如来没有有漏法嘛!一切都是:无漏有为、无漏无为。祂能够观一切众生身内如来藏,我们刚刚有萎花之喻,萎花的譬喻。“如花果中实”虽然这个花还没有开敷,可是花呢,花的里面的开花的果实才是真的,那个花都会烂坏掉嘛!对不对?当花结果以后那个花就会坏掉,所以就好象这样譬喻一样,真实就是如来藏嘛!我们五蕴中真实就是如来藏。“无明覆佛藏,汝等应信知,三昧智具足,一切无能坏。”表示说如来藏就是佛藏嘛!“三昧智具足”,一切的种种的三昧,无量不可数的三昧具足,指这个如来藏,我们简称祂的定跟慧,简称嘛!无量无边的三昧,这里面的三昧,就是我们说的真如,真实如如;还有祂的不可数的智慧,这些都具足啦!“一切无能坏”没有人可以毁坏你这个如来藏的这种真实如如,具足种种的功能智慧,祂的本身的这个慧,祂的慧不是你的意识所想像的慧,祂能够去成就万法,成就各六道有情种种不同的五蕴身,这个当然是祂的慧呀!能了别业的内容嘛!对不对?如果没有慧,能了别业的内容吗?能了别众生现在发的愿去跟其他的众生相应,能够跟 佛相应,那个都是如来藏的慧呀!“一切无能坏”没有任何一法,可以毁坏这如来藏本来具足的这些种种的真如智慧。

  刘灿梁解释说:“你们的智慧跟佛一样的喔!都具备了如来藏,只是被覆住了显不出来。”

  他不是这样子呀!怎么可以说你们的智慧跟 佛一样,那是如来藏本身具足的,怎么可以说开悟了,你们就跟 佛的智慧一样?这个不是让人家一直生起增上慢吗?明明没有,一直灌给他东西,这里加一个假的东西,如虚空花,一直在虚空里面画东西。可是这些听他话的人,就觉得“好像有,有,有,我有些东西”,可是事实上没有。可是他讲的是如来藏,不是讲我们的五阴。可是他说:“你们的智慧跟佛一样”,不能这样说!而说,你们本身具有如来藏,祂本身三昧智具足,一切无能坏,要这样说。不能去方便,方便的去说你们的智慧跟佛一样,那等于相当于一悟即至佛地啰!不对呀!一悟即至佛地,“一悟即是佛地”,那是六组的方便说嘛!

  接下来28页,经文说:“汝身如来藏 常有济世明”

  刘灿梁的解释:“你的身中如来藏一旦证得以后,跟我 佛一样都可以普度群众生呀!”

  这里面我们再来看看经文讲什么?经文说:“汝身如来藏,常有济世明,若勤修精进,不久坐道场,成最正觉道,度脱无量众。”

  那刘灿梁的解释说:“你的身中如来藏一旦证得以后,跟我佛一样都可以普度群众生呀!”

  这个如来藏的“济世明”,这个他可不懂啊!济世明的意思是说:如来藏祂本身没有无明,《心经》里面说:“无无明,亦无无明尽”嘛!祂根本就是本来如是,本来如是真如,具足一切万法。那济世明就是说,你今天你只要能够知道:第一个,我们说二乘人,二乘人他要修解脱,等于是要离开三界生死苦,那他只要信受佛语,并且具备八正道这些正知正见等等来修道,因为这个涅槃本身,也是因为如来藏本身具足的本来自行清净涅槃,所以依止于这样的法,当然就可以让他脱离三界生死,这是如来藏的第一种济世明。第二种“济世明”,就是菩萨,菩萨开悟以后,找到如来藏以后,转依如来藏,那他也是一样啊!菩萨可以运用这样的一个如来藏本来就没有无明的这些种种光明法,种种不可思议的所谓的般若智慧,从这里开始去依止祂;然后呢,济世就是帮助你,有什么地方利益你,这个是明啊!让你去除你那些萎花,污秽的地方嘛!他不知道,等于是自己的如来藏,就可是因为证悟以后依止于祂,你就可以依止于祂以后,观察到祂什么法,然后去运用,最后去证。可是这个过程,前提就是善知识的指导教导,一定不要忘了这一点。

  那接著,我们刚说,这一段我们刚刚讲的经文,那后面怎么解释呢?刘灿梁解释说:“若勤修精进,不久坐道场”这一句经文,他怎么解释呢?

  “只要你好好的努力去修持,去寻找,不要太久,一定可以证如来藏开悟坐道场,你一定可以开悟度化一方,所以这样看起来佛讲不久坐道场,是你不用修太久就可以开悟啦,哪有修几十年没有开悟的?不可能啊!按照佛的理论来看的话,最多三到五年没有不开悟的,超过五年不开悟,那是你努力不够啦,只能怪自己,不能怪佛。这个不久不用太久就可以开悟坐道场。最后成正等觉,最后成佛度脱无量无数众生。”

  这个是大妄语,谤佛!对不对?曲解经文,误导学人。

  佛讲的这个部分是什么呢?还是回到经文“汝身如来藏 常有济世明,若勤修精进,不久坐道场。”大家知道坐道场的意思吗?只有成佛才可以说坐道场的啦!你开悟不可以说你坐道场啊!这个不久的意思,佛讲的不久啊,那是三大阿僧祇劫啊!对 佛来讲是不久欸!对不对?因为你看佛祂住世多久?祂住世很久,然后祂可以度很多众生从修道到最后成佛,对祂来讲三大阿僧祇劫,以无始劫的过去,不可数的过去,到无始劫的未来,不可数吧!你那个无限大,不知道多少,相较于三大阿僧祇劫当然是不久。

  这里的不久不是指说,你看刘灿梁说:“依照佛的理论,你三、五年,哪有不开悟的?然后开悟了以后就可以坐道场。”这个完全就是外道,只能说是外道啦!不懂佛法的人,把佛经文字就拿来用了,而且还跟他的学的人说:“你呀!不久就坐道场。”可是跟他学的人不知道坐道场就是成佛。还竟然听了以后就说:“喔!那我不久就坐道场,可以成正觉,成最正觉道欸!可以度脱无量众。”所以他们就真的很努力,要去开班讲经啊!你知道这个事情很严重啊!他们每一个人都说:“我赶快在这儿开班,我讲佛经;然后呢,就是我已经坐道场了。开悟了,然后我这样赶快讲经,我就可以成佛,成最正觉道,度脱无量众。”这个真的是十万八千里,还比这个还更远,不可数。所以我们说,这里你看,完全把佛法当儿戏啊!当做世间的玩笑来说,我们要很严肃的来指控,这个是严重谤佛、谤法、误导学人!

  接下来说,佛讲:“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这一段。

  刘灿梁说:“佛告诉他:如是住,如你当时证悟的如来藏,证悟以后你就住在空性如来藏,世间法一切转依到如来藏上,观世间一切空性,如是住,当如是住以后,你把六识心才会收回来嘛!住在哪里?制心一处,才不会外放,不会受外面影响,你才不会退转,要如是住在第一义如来藏上面。”

  他这个部分,我们来说,经文主要要讲什么?这是因为这个《金刚经》里面的经文:“所有一切众生,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复次,须菩提!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所谓菩萨不住相布施。”

  这里是说,前面须菩提有问:“菩萨如何住?如何降服其心?”对不对?这是前提嘛!这个经文讲过,对不对?《金刚经》经文讲过。那 佛就开始解说了,要怎么样怎么样。那这里面呢,“所有一切众生,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我不用解释,因为大家就已经看到《金刚经》 导师解释啦。那我要举这个出来意思是说,这里面是因为须菩提有在问:“要如何住?如何降伏其心?” 佛告诉他,你要这样子。不应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要无住,“应无所住而行于布施,所谓菩萨不住相布施。”就是要以般若嘛!不能以这个能取所取的心,对不对?你不能说:能取的我,所取的去取所证得法,随时有一个我开悟,然后呢以我开悟去布施,我是圣者,我布施给你:“你看!我开悟了,我布施给你欸!你对我,你要知道,我这样做,对你是多大的恩哪!”这样子就没有不住相布施啦!不能有个能取的我,所取的法嘛!说我开悟,那还有一个什么?布施给众生什么?

  那我们已经知道以后,再来看看说,刘灿梁解释说:“证悟以后你就住在空性如来藏,世间法一切转依到如来藏上,观世间一切空性,如是住,当如是住以后,你把六识心才会收回来。”

  请问大家,布施的时候,你六识心需要制心一处吗?你还是一样啊!去为众生利益的时候,譬如说你拿导师的书,或者任何其他正法的资料,要去布施给别人的时候,你六识心如果住回来的时候,安住一处的时候,你就统统不去看人也不去看东西,因为你这样的话你外放啦,外放就没有什么“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啊!这是刘灿梁的意思。可是我们明明说不是,对不对?你开悟以后一样啊!六识心一样在境界中,该看的看,该听的听;可是在这个过程里面,你就一样同时有一个六识心在这个境界中现起;同时呢,你也知道有一个不在境界中取舍的心。那你在这里呢,因为你是依止于在六尘中不取舍的心在做布施,你从此你也没有一个能取的我,所取得我,这样一个法相。那可是同时就是六识心在境界中啊!对不对?这样才叫作“如是住,行于布施,不住相布施”嘛!菩萨的心不一定要收回来,制心一处,不外放欸!表示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证得如来藏以后,是怎么一回事?不知道六识心开悟以后仍然外放,仍然是清净,仍然是无人相、我相、众生相、寿者相,他不知道啊!因为六识心在外放的时候,这个六识心本身,祂的相貌是人相、我相,对不对?可是开悟的人,他因为有这个般若,知道有这个没有人相、我相的心在,所以依止于祂来行布施。同时能够知道能取的我是什么?所取的法是什么?这里都了知了。转依了这个心以后,就不会住在自己的自心能取所取的法上面。还是一样,照样六识心外放,行布施啊!这个不影响啊!所以 佛教导菩萨是这个。不然的话,你制心一处都不外放,那你怎么观察说,现在众生需要什么?这里需要做些什么?众生的根器是什么?你心不外放怎么观察?然后呢,眼睛不能到处去攀缘,那怎么知道说,那现在面对你的众生,现在到底需求什么?你又不敢听他讲话,一听就外放了,对不对?他说六识心才收回来嘛!就是你要住于空性,六识心才能收回来。所以你看外道悟错了,他以为说佛法,结果就说的七零八落,让你觉得说,摇头啊!只能摇头。所以我们说到个地方,更可以证明他没有开悟,然后对经文的意思完全不懂,说转依,根本不晓得什么是转依?对不对?只知道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空性。这是假想而有、想像而有的。

  那么接下来呢,这一段有个经文说:“世尊告金刚慧菩萨摩诃萨,若出家若在家,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书写供养,广为人说如来藏经,所获功德不可计量。”

  刘灿梁的解释是说:“‘于如来藏经受持读诵书写供养’你看供养超过五十条恒河沙佛千百万亿劫,其福德功德还不如读这一部如来藏经‘乃至一譬喻者’即是读一个譬喻,功德都比它大。”

  经文:“金刚慧!此善男子,与诸佛所种诸善根福虽无量,此善男子善女人所得功德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刘灿梁解释说:“这种人啊在佛因为供养超过五十条恒河沙得佛的功德福德大的不得了,这种福德还不如你去读如来藏经,所得的功德,我要告诉你,你供养那么多佛,其功德还不如读这一部经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佛的意思不是说,这个功德只有这一样,我们刚刚有解说。我们还是一再强调,佛说的功德绝对不是说:你一定要为人广说如来藏才获功德。他就用这一点,用这一点告诉他们说:“你看哪!佛说的,佛说的啦!你要赶快为人说如来藏经 ,你才能够获功德 。”可是这个有个前提“若出家若在家,善男子善女人”欸!不是一般的普通凡夫,不是普通凡夫哦!也就是说,这个前提是,他基本善男子善女人,一定也是有善根的,也是真正的归依三宝的佛弟子,在这个佛道上的修学上面,也长养了很多的善根。那他呢,在这修学过程里面植福,植了福以后呢,那他有没有开悟?这是另一回事。在里面他因为福德的关系,所以他能够接触到第一义谛法。佛只是告诉你说,这个如来藏啊!《如来藏经》真的是不可思议。因为你不能说,当别人不信受的时候,就像现在六识论者。六识论者不信受的时候,那你怎么样去说这部经,让人家信受说:“欸!佛有说‘众生皆有如来藏’!”这个道理是什么?把这个经能够书写,受持嘛!受持就是你信受,才能够持这个法嘛!这样的话,再去为众生说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