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门与教门 第1集 正德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好,我们这一次的讲课的主题是宗门与教门。宗门与教门呢,这是一个算是基础概念

  也可以讲说,当你要学习,不管是世间的什么技艺也好,乃到说出世间的你想要求解脱或成佛的法也好,其实你都需要去了解说,它的宗旨、根本是什么?然后它的教门,它教导我们的是否可以真实到达那个根本?其实简单的说,就是这个样子。

  也就是对我们来讲,菩萨以及说学佛的人,最重要就是要智慧,对不对?就是学智慧嘛!学了智慧以后呢?就比较容易简择,懂得简择说,欸,这个法呢。它是到不了它的那个我心中的那个宗旨的,虽然它列的宗旨是那样,可以它的法是到不了的。你得要有宗旨,譬如说你要的宗旨是解脱,可是它的法,能不能让我到达解脱?什么叫作不能解脱?什么叫能解脱?这就是一种基础的了解嘛。这只是基础而已。所以你要学,一般世间的这个技艺,你姊姊说:“我想去学京剧”那他也是说开一个京剧的这个训练班。可是你要看的内容,可不可以让我成为一个京剧的演员?如果它的内容是到不了,根本没有那些内容,那你就知道:那个不是你要去选择的。对不对?我们不是要选择,要学习技艺的时候,也是要学嘛,这一家在教什么的?那内容是如何?譬如说这一家是专门哦,就是让你说,可以考上什么北大的?那北大的这个基本上的要求是什么?那它里面内容的教导是什么?能不能让你真的,让这个要去的人可以到达这个北大。因为到北大是一个根本,你的宗旨就是要考上北大。那么这些内容,结果这些内容学起来,是要考京剧,是要去成为京剧演员。你就知道,哎呀,那不对啦!那它这个宗旨,跟它这个教导根本不配嘛!所以宗门与教门呢,其实这是一个让我们说,当我们在想要去学习,一个什么根本的道理的时候,或是一个技艺的时候,你得去了解它的内容,所以呢,这个地方呢,我们藉著这个讲课时这个因缘,来告诉大家这个道理。

  这个道理的内容呢,当然就没有离开我们最主要是要救护众生的目标。大家知道,在这个属于末法时期的开始,末法时期的开始呢,有很多错误的知见、错误的方法,不知道怎么到达真正佛法里面所要修证的标的。那这样的情况之下,那你要怎么样来决定说,你要学这个或学那个?所以呢,我们还是藉著我们上一次延续的目标,也是一个主角,就是我们要救护的对象。在我们这儿,要救护的对象----就是刘灿梁以及跟著刘灿梁学的人。因为他看起来好像是在讲大乘法,看起来好像是在教人家开悟,你会觉得说,讲大乘法嘛,讲正确的法实在很少了,为什么我们还要去说他的这里不对那里不对。可是,这样的很明显的误导别人的方式,而且呢,破坏佛法的情况非常严重。我们一定要来救护他,藉著救护他的这个机会,我们来讲解这些道理给大家听,因为我们就要让你知道说,他说他是讲大乘法的他说的是要开悟,那么开悟是一个宗旨,对不对?那么他教导的教门,是不是能真的到达开悟?我们就用这个方式让你了解,那我们真正的佛法里面说的,正法里面说的开悟。我们引导你的是不是真的这样?才叫真的能够到达这个宗旨,这个教门是对的,我们就有需要这样的一个能够察觉、能够观察、能够选择这种基本的智慧啦!这基本而已,只是基本。可以因为我们呢,在这个时节----末法时期,因为都是把灵知心啦、见闻觉知心、离念灵知当作开悟的居多啦,所以我们为了要救护这样普遍的错误的以为开悟的未悟言悟、未证言证,这样的情况之下,所以很多时候用在摧邪显正,把这些落在意识心的、落在五蕴、落在我见里面这些错误的方法、错误的内容、错误的学习去破斥以后。这个时期,今天我们说,他说他是学大乘的,他也讲如来藏,他也说别人错误,看起来很像,可是事实上,他的实质却是以外道法夹入佛法中,他的宗旨原来是在外道法的宗旨,他的教门原来是外道法的教门。我们要让你知道是这样子,同时要让这个刘灿梁本身赶快警觉,警觉说原来他的方式是错误的,他要赶快修正,让跟他学的人知道说,原来我想要学的宗旨,他的这个也是到不了的,所以我们利用这个机会。

  跟大家讲的主题宗门与教门。最主要还是刘灿梁本身,以这样一个例子,以这个例子呢,让大家了解。为什么我们说,他这个宗门,他立了宗门,好像是佛教宗门,可是却不是,实质上是外道的宗门。他的教门很像是佛教的教门,可是本质是成为外道的教门。这个会让你觉得不可思议,可是在末法时代,这个事情发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说,需要真正懂得宗门、教门的善知识来告诉你。那我们今天呢。依止修学的是真实的善知识,他所告诉我们的教门是真的,可以到达这个宗门。他没有离开这个宗门,来告诉我们,所以我们的学习的结果是前后一致的,没有矛盾的,符合佛所说的,而且在实证的次第上面,也完全没有矛盾。所以大家还是回到所谓的我们这个第一页这边来,让大家知道延续去年在我们讲课以后呢,我们有跟刘灿梁会面,跟他会面呢,也是等于说,有几位非常非常有菩萨心性的这个同修啊,为了要救护、引导他入正法。他们称他为刘老师,来协助来促成这一次的会面,为的是希望能挽救他,赶快即时来回归正法。把他错误的部分赶快修正,所以呢,促成这一次的会面。可是这一次的会面里面呢,因为有几个他的回应本身不如实,而且呢,他对于这个会面,有很多错误的这种传言,所以我们有必要把这几点,在这个开头做说明,也因为这个开头,当作一个等于说是一个,引导我们进入主题的一个重要的入处。

  因为凡事啊,没因没缘不会去说那件事,有这个因、有这个缘刚好藉这个因缘来说这件事情,你的印象就深刻啦!印象深刻以后,我们不是一味的去,好像去在指责他、在破斥他,而是希望透过这个说明,他能够了解。因为我们这一次的讲课,也会录成光盘,我们也希望他能够看啊,我们希望说你看了,你有机会可以跟他或其他人说明,还有我们有说过这一次的内容,藉由这个因缘,也要跟大家多说一点基础,基础的就是所谓三归依的道理,那么这个基础也是很重要。对我们来说,对我们自己很重要,对于我们想要去接引别人也非常重要,所以呢。我们就先回到第一个开头,就是我们的第一页这边。

  我们去年跟这个刘灿梁会面的时候,有几点我们需要藉这个机会跟大家说明,第一点,我们在跟他会面的内容,当然不只这些,但是就重点来讲。第一点:他刘灿梁以前一直对著他的学员说:他跟我们导师很熟,见过很多次面。但是我们跟他会面的时候,他提出来,仍然没办法提出具体的人证,所以呢,他没有办法提出他说曾经见过导师的任何明确的时间与证人的举证。他都说,是这样子没有错,可是他没有办法举证说是谁在场。他说没有人在场,可是不可能,因为我们跟导师跟这么久了,跟导师跟了这么久,导师做事的习惯,对这一点,他从来没有改变过,也就是你要知道一个人的习气做事方法,通常都是一致的,不管是这一世的早期或晚期,或者是过去世,过去世的做事方法跟这一世的做事方法,那种习气是差不多的,这种习气不是说,我们书本说造恶的那个习气,而是一个人的做事方法,那个原则。那个原则就像早上跟大家介绍的这种所谓你怎么样依止菩萨戒,从身口意行里面,来呈现出菩萨的风范,菩萨的风范呢,在世间在人间的时候,他就是一个安分守己、懂得感恩、懂得回馈、懂得回报的一个人,一个很有情的人,这是一个菩萨的风范。所以我们说,他所提出来的说,跟导师会面的时候都没有人在场。我说,我们不可能接受你的说法。因为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说他单独跟导师会面,没有人在旁边。这是我们跟导师这么久以来,从来没碰过。他说就发生在我身上,我说不可能,所以我们在这里的意见不一致。但是呢,不是表示不一致他就是对,而是这个事情做事的方法,导师做事的方法不可能这样子,所以呢,他现在说,除非他能够提出可以让我们去验证的人证,说到底是谁在场。因为他举不出来,所以他就说没有人在场,可是不可能啊,而且我们说,他如果举出人证出来,我们要去验证,要去问他,问这个在场的人是谁?问整个事情的前后经过,否则的话,我们还是认定说,他说他跟导师见面,是自己编造的,只是自己以自己的意思去说的,与事实不相符啦!而且呢,导师到目前为止,

  到我今天来到跟大家会面为止,还是一样否认说:他曾经见过刘灿梁。因为今天早上大家看光盘,导师有说嘛,他一向说话都是如实语耶!他从来没有说过不如实的话。他不会在这么一点儿说,曾经跟刘灿梁会面而去否认,他从来不会去否认他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这是我们身为弟子,跟著导师这么久以来,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说,导师会去否认过他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所以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呢,在我们跟刘灿梁会面的时候呢,刘灿梁说他是在一贯道,他在一贯道当讲师啊,是被政府派去了解一贯道而不得已在一贯道里面当讲师。他说他当了讲师以后,讲了佛经以后,就被一贯道的总坛开除,这个是他跟我们会面的时候所说的,可是这件事情呢,我们要举出下面的所有的证据来说,这个也是欺骗我们的话。也是不如实话。因为他从跟我们会面所谈的内容,他都是一直要去否认,我们跟他说的这些什么事,因为我们的目的其实是要帮助他,而不是在指责过失,你知道我们的意思吗?我们要帮助他,所以把这件事情说,你没有跟导师会面喔。其实这个事情,就不应该再继续讲啦,但是他就是一个人说出去,他说出去话以后,他就很难再去收回来了,然后对于他一贯道的背景呢,被我们这样子说了以后,他仍然要去排除。可是事实上,这件事情从下面的举证,我们让大家知道,他现在仍然是一贯道,仍然是尊奉著一贯道的精神。本质上他所行的这个教门,都是一贯道的教门。只是藉著佛教的佛经,藉著佛教的这些名相,他的宗旨仍然是朝著一贯道的宗旨前进的。这就是我们这一次说,为什么让你了解,宗门与教门这个内容,你就会知道我没有欺骗大家。因为今天我把这些内容公开印出来了,讲解了,有任何不合理的地方,你们都懂,对不对?不是由我一定要强迫你接受啊,而是告诉你这个事实啊。所以我说,当你去了解这个事情以后,将来当有人他是在,譬如说是被邪见所误导的时候,你就可以应用这个宗门与教门,你所懂得这个方便善巧,来讲解给他听,宗旨是什么?那个教门是什么?那你讲解给他听以后,他会发现到说,原来他追求的跟这一个去学习教导是不一致的。他自己就从这边可以去慢慢去思维。原来他这个地方不一致。不一致就不是他所要去追求的,所以今天懂了这个道理。藉这个例子懂了这个道理以后,其实对你来讲,你要去接引别人,要去劝导别人。其实对你,你等于学了一个方便善巧,从这个例子,从你所懂的内容。你就懂得怎么样去协助别人,离开错误的学习,让他能够早日脱离,那个被错误的知见所困扰的那一种痛苦。因为被错误的知见跟错误的教门误导是很痛苦的,所以呢,我们接下来,就要来告诉大家说,事实上刘灿梁一直说他,他的意思,就是他现在已经不是一贯道了,他进入一贯道是不得已的。可是不得已的情况之下,他能够脱离就一定会脱离啊,不会仍然陷在一贯道里面的宗旨跟教门里面,你是属于这个教的忠实的信徒的这种实践者的话,你就会用到它的。你的教门以及你的宗旨就会是这个法教的实行者嘛!对不对?所以我们说,从他说的,就是属于一贯道的忠实的信徒啦,那为什么呢?我们来跟他解说,这里跟你讲的真相是说,刘灿梁说他是被总坛开除,那么我们要知道,一贯道的组织,因为一贯道内部呢,所谓讲的总坛并不是说有一个总坛控管著所有的一切的所谓的派系组织。总坛这一个名词,让人家觉得说它是权力很大,可以对一贯道的所有道亲,不管你是在这个台湾啦、在美国、在东南亚、在哪里……因为一贯道的信徒也是很多喔,它可以对所有一切的教派去做指挥,其实没有。其实没有这样的一个总坛存在,一贯道它是分了很多派系,他的情况,他只是各派各自的组织,各自的组织呢,推崇一个领导者,那么各派的组织下面,有多少层次的组员呢,只有这个领导者知道。那么另外一派的人,是不知道另外一派的,领导者以下的组织是不知道的,他们只有说,譬如说他们分了十个派系,那么这十个派系呢,各自有各自的领导者,但是呢,各自的领导者有互通,可以各自领导者以下的,这些接下来的人就互相不知道了。因为他们有一种策略要阻隔,阻隔掉,所以他们是各自的上层领导者有联系,其他的人各自不认识。所以呢,下属的这些人呢,刘灿梁属于是这个领导者下面的下属的人马,他其实不太知道各派系的人,那么他所谓的总坛,就是他这一个派系。这个派系的人呢,因为大家的理念不合,因为一贯道他们内部的斗争很厉害的,为了争权夺利斗争非常厉害。所以呢,他们如果说理念不合,理念不合的时候就离开,他称为这样子叫作被开除。所以刘灿梁基本上是跟他那个派系的领导者是不合,理念不合的。

  所以有一些争执,到底是什么样的理念不合,就不是我们所关心的事,我们也不必要在这里去说太多。那说了以后就说是非啦,就在说是非啦,因为这不是我们的重点。我只是跟大家解释。他所谓的说被总坛开除啊,其实是指说他是跟他上面的那个领导者理念不合啦!理念不合以后,他就说,我就不被领导了,所以他就自秒钟说他是被开除,所以我们就知道,这个部分的意义在哪里?而不是指说真正有被开除,其实没有真正被开除这件事,没有,那另外呢,刘灿梁呢他本身是移民到纽西兰,就是我们这儿说的新西兰,他本身移民在纽西兰,那么那里呢,他的道亲非常多,他在自己的家里设了佛堂,一贯道的佛堂,那么他是在他自己新西兰家里所设的一贯道的佛堂。接引道亲来,请点传师来跟他求道。因为这个是一贯道的仪轨。一贯道的仪轨呢,就是在一个佛堂里面,由点传师然后你接引来后,有个接引的人,你接引谁进入这个一贯道,然后由点传师跟他说,你跟这个点传师求道,而且呢,刘灿梁他自称:他是(白水老人)亲点去纽西兰开荒办道的,白水老人就是一贯道的老前人,也就是这个派系他所属的派系的老前人。那他呢,在自己家里佛堂呢,刘灿梁在自己家里佛堂喔,这个不是很久以前的事喔,而是到目前为止喔,他仍然是以一贯道的仪轨,一贯道的仪轨在自己家里的佛堂行这个叩头礼。你如果是三宝弟子,你当然是行这个跟三宝行的,我们刚刚说的礼拜,对不对?对三宝的恭敬,可是他所行的叩头礼呢,仍然是属于一贯道的叩头礼,跟我们这样说,对三宝十方诸佛礼拜是不一样的,因为他所行的叩头礼只针对他们的无极老母跟明明上帝。他们的无极老母就是明明上帝啦,同一个啦,他们是对他礼拜啦,不是对我们说十方诸佛,不一样的喔。所以刘灿梁本身在家里回去行的叩头礼是一贯道的叩头礼,表示他所忠的本质,刘灿梁所忠的本质仍然是一贯道的信仰没有改变。

  因为这件事情,我们为什么会知道,为什么我今天在这里我会知道?是他的道亲告诉我们的嘛,纽西兰的道亲,他新西兰的道亲告诉我们,因为他有一些道亲后来接触了导师的书以后修学正法,所以呢,他们也知道说,他们应该依止三宝,转来依止三宝,不再依止一贯道的所谓无极老母,因为无极老母是欲界的法,而且是不可证的法,不是他们所一心想要学的宗旨嘛,所以他们也发现到那个不是他们要追求的宗旨。那教门本身也不是,所以他们就真正归依三宝修学正法了,因为有一些因缘,所以他告诉我们这些事情,所以他告诉我们这个事情,他也不能说妄语啊,因为他也受戒了,所以他们在讲这个事情,是讲他知道的事而不是揣测的事情,不是为了要去攻击刘灿梁而说的,而是为了来救他。因为我们今天让他知道说,原来他的本质是被知道了他就会警觉啊,知道吗?一个人覆藏的东西被知道以后,他就会警觉说,原来他没有什么人家不知道的,他今天再怎么样去覆藏别人都知道。那这样的话,他就会开始会思惟著,开始思惟著不应该再继续这样做欺骗的话,不应该讲欺骗的话,再做欺骗他人的事情了,所以呢,来讲这个事情的人是为了挽救刘灿梁,不是为了说来告状的,因为这个菩萨的,受了菩萨戒的菩萨,心里都不是为了要去害别人,而说这个事情。就像我们说,受了菩萨戒以后你看到有人犯戒啊,你要举罪教忏嘛。那这个部分呢,不是要害他而为了要救他,要帮助他赶快脱离过失,所以呢,他这个道亲,他以前的道亲,当然现在已经是三宝弟子了,来跟我们讲这个事情,其实就是为了帮助我们,因为这个事情要厘清楚,厘清楚以后,他知道以后。我们是希望他能够思考,就不要再一再地去欺骗他人,一再讲跟事实不符的话,这样的话对他就能够赶快停损啦。赶快停止所造的恶业。

  那从下面开始呢,我们要来举证,下面的举证,也可以证明说,刘灿梁呢,所谓说他讲佛经被一弹道总坛开除之说,也是不如实的,而且我们要证明说,刘灿梁跟他的理论基础是来自于一贯道的宗旨。因为这个部分,如果没有经过我们说明,你可能会不知道。因为很像,感觉很像啊,他讲如来藏啊,他讲开悟啊,怎么佛法也是讲如来藏讲开悟啊。可是当我们把这些内容,如实的告诉你以后,你就知道:宗门、教门根本不一样嘛,对不对?他的宗门、教门就是一贯道的宗门、教门啊。而且这些话,我们是运用他所说的话,不是我们编造出来的喔,不是我们去捏造一个事,要去诬陷他的,不是。我们是根据他讲课的时候,讲出来的内容来告诉你,这个是什么?所以呢,我们从下面开始,就来举证,举证说:他去年跟我们会面的时候呢,其实那些说词里面,为什么我们说我们不能接受。因为不是真实,不是真相啊。我们要告诉他事实上的真相。我们要告诉大家,事实上的真相是什么?那么在我们跟他会面里面呢?刘灿梁跟我们说:他很早就归依了广老。大家可能不知道广老是谁,广老就是在台湾土城的广钦老和尚。广钦老和尚之前也是从这边过去的啦!然后后来长期的居住在那个土城----台北的土城。那广老他是在1986年往生的,这个86年往生的,那我们来看看说他这一点,他说他很早归依了广老,那我们来看看说,刘灿梁在讲课的时候怎么讲?因为一个人对于所做的事情,讲出来的,你一定要前后一致。前后一致你才能确认说这个人讲的是如实语啊。就像我们说,导师呢,为什么经常告诉我们说,一个善知识讲话是不是如实语?那你就要从这里判断说那他是不是每一次讲的都是真的,因为他如果每一次讲的都不是真的,你怎么去相信说,他所说的法也是真的。因为这件事情,我觉得说我们今天呢,有一个观念就是说,你要去向一个人学东西的时候,你以为他有这样的一个技艺,当你要跟他学的时候,第一个他是否是真的有那个技艺?第二个他是否能真实的把这样的技艺教给你?那就要看他讲的对不对、如不如实嘛。如实,你才能学得到,不如实,你就学不到啦!是不是这样子。所以他要当人家的善知识,讲话的诚信是很重要的。所以今天我们即然敢把这些文字公开来说,表示我们是作了一些举证。如果中间过程里面,我们举证的里面说是我们的误会或什么的,只要刘灿梁来跟我们澄清,我们也求证说,这个部分是误会,我们也会更正。可是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他都没有来跟我们更正说,我们上一次在“坛经辩讹”里面,说的哪一段,我们对他那一段是误解了,他的意思应该怎样,他也都没有来跟我们说啊。

  因为我们的解释里面,头尾都把道理说得很清楚,是他要不要接受而已。所以我们就来看,刘灿梁在讲《六祖坛经》<第七品>的时候,他怎么说,他说:“白水老人他是老居士,理个光头跟和尚一样,他说你读了千经万典不如一典。哪一典?你身中的真人,你要找不到你的真人永远是轮回种。我(我指的就是刘灿梁)80年代去拜他为师的时候,他那时已经年纪很大了,他是96岁归空,那时他已经是90岁了。我第一个问题就问他:师父,何谓明心见性?如何方能明心见性?他留我住一个晚上,不在寺院里住。”这一段里面呢,我跟大家注解了说,所谓的白水老人就是一贯道的老前人,也就是一贯道到了台湾以后的师母,一贯道到台湾传法的是师母,是女众,所以叫师母。师母走了以后呢,分了很多很多派系,白水老人是一宗,其中之一,所以这个白水老人,就是一贯道的老前人,他们现在呢,一贯道的老前人他是在这个,他说是,我也注明了喔,我也注明说,白水老人是1995年往生的,因为我查了一些资料,因为虽然这个一贯道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可以他讲到,我总要去查,我要去查证。所以白水老人是在1995年往生,那刘灿梁说啊,他是90岁的时候跟他见面,跟刘灿梁见面,所以那时候呢,减6哦,1995减6是于1989年的时候,所以呢刘灿梁是在1989年去见白水老人,那是很早以前哪,是不是?那是已经廿几年前对不对?廿几年前,所以他就那时候呢,拜白水老人为师父嘛,所以下面我们来继续讲,这里我们是要让大家知道说,他所谓的80年代就是指89年,89年的时候因为讲80年代,你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可是我有去查,他说白水老人那时候90岁,他是96岁往生,所以这个年纪,1995年往生的结果应该是1989年,刘灿梁去找他,但是这个是不是事实?说实在话,我不知道,这个留给一贯道的人去举证就好了。给一贯道的人去举证说,刘灿梁是否真的见白水老人,这个我们就不必去举证。我们只用他说的话来说明。他继续说,刘灿梁继续说:“所以呢,他留我住一个晚上,跟我讲禅宗就四分,整个脉络讲下来,这个脉络就是告诉你,去找你生命的真人。祂静静地坐在你身中,叫真人静坐。因为这个老师父不光学佛教,他是儒释道三家全听啊,所以他不跟你谈如来藏,他也听不懂。用道家的语言让你懂,叫真人静坐。”这里面的内容它在说什么?这里面的内容就在告诉你,这个白水老人就是一贯道的人,一贯道呢,他们就是儒释道全部收摄为他们自己的,把儒家、佛教(释就是佛教)、道家全部归为他们自己的东西。把别人的东西归为自己的,然后自己再设一个东西,把它收摄进来。等于一贯道本身自己是没有任何法的,儒家有儒家的法、道家有道家的法、佛教有佛教的教门宗门,可是一贯道本身没有,它并没有说它的法是什么,可是呢,它是专门,一贯道从很久很久以来,一直到现在的习惯性,就是专门把人家的东西当作自己的,然后再用自己的东西来说,它是含摄它。就自己创立一个东西说,它所拿来的,是被它所含摄的,那么这里就说,这个白水老人,他说他不光学佛教,他是儒释道三家全听的,意思告诉你,白水老人就是一贯道的人。所以他不跟你谈如来藏,他也听不懂。从这句话你就知道,一个佛教的佛教徒而且讲明心见性的人。怎么会听不懂如来藏呢?因为开悟的标的就是如来藏。对不对?开悟的标的就是如来藏。除了如来藏,除了第八识以外,那开悟的标的是什么?

  所以,他说他听不懂,那表示说这个白水老人基本上他不是佛教徒。他的宗旨、他的教门不是用佛教的宗旨、教门。再去进行修学跟实证的,这句话已经告诉你事实了,他说白水老人听不懂如来藏,但是白水老人,跟他讲明心见性。那我请问大家,明心是明哪个心?见性是见哪一个心的心性?你说不出来的时候,那怎么叫作开悟呢。广钦老和尚他开悟了,可是广钦老和尚讲的法,都是佛教的法,他不会跟你讲说,不讲,听不懂如来藏。他不会跟你讲说,不要归依三宝,他不会啊。所以一个真正开悟的人。就是广第啊,可是广老已经走啦!我们现在说,现在可以亲近的善知识就是导师啊,可是导师都讲什么?导师从头到尾都讲如来藏,怎么会不讲如来藏呢?经常有时候你看到,你有时候会看到DVD说:三句不离本行----如来藏。所以,怎么说这个白水老人不跟你谈如来藏,他听不懂,所以从这一句话,你就知道说,这个根本不是佛教中人嘛,不是佛教中人讲的明心见性怎么可能是佛教的明心见性的这个根本----如来藏。教门不可能到达让你开悟的嘛!他说用道家的语言让你懂叫“真人静坐”,那道家的东西呢,下面刘灿梁自己举出来了,我们再来看看说,道家的东西到底是不是佛教里面的宗门、教门。我们用刘灿梁的东西来检查。我们接下来再来看看刘灿梁怎么说:“所以跟他们那些有智慧已经证悟的善知识聊,很不错!那时候我听不懂啊。”你看刘灿梁认为白水老人开悟喔,因为这个课是在近两年讲的,这两三年讲的,我们今天印给大家的这个资料。刘灿梁所说的不是十几年前讲的喔,而是他最近开始讲明心见性,他认为说他有明心的法,他开悟的法,最近讲的,你看他认为他开悟了,他认为白水老人开悟啦,这个地方很严重,非常严重喔,因为一贯道基本上它拿儒家、释家、道家的法,可是道家没有开悟的法。他说道家开悟。一贯道说他们统统是他们的无极老母所收摄的。儒家、释家、道家都是被无极老母所收摄的,都是由无极老母出生的,一贯道的擅长就是这样子,自己创造一个东西,来把你收摄进来。把你的东西收为它的,那我们现在说,刘灿梁在最近,他自称他开悟,自称可以去印证别人开悟,可以他却说白水老人有开悟,从这一点你就知道。刘灿梁本身是没有开悟的。

  然后呢,我们再来看,下面刘灿梁怎么说:“他怎么说道家的东西呢,所以他跟我讲啊(这个他就是指白水老人,我指的就是刘灿梁喔)后世学佛的人,大藏经是看不懂的,也没有资格去看,那是你的责任啊,什么责任?去看整理出来有关怎么找那个真人的,怎么明心见性的经藏,你得把它整理出来,那是你的责任。”这句话到底是不是真的,是白水老人跟他讲的?我想留给一贯道的人去求证。但是呢,我觉得这句话有百分之九十九是他自己讲的,因为他认为啊,他就是要做这个事情,他后面所做的也是这个事情。那么这样一个没有开悟的人,没有开悟的人,他说大藏经学佛的人看不懂。请问很多很多在学佛的人看不看大藏经啊,看不看?你们如果还没有开悟,有一些基础的大藏经,你们看得懂看不懂,有一些看得懂看不懂?看得懂啊,看得懂啊,你们看得懂说,佛好像在讲一个真理啊,只是你自己不知道是哪个而已啊。然后啊,现在经过导师对经典的解说,你也约略看得懂,对不对?这讲《金刚经》、讲《法华经》约略看得懂嘛,他说学佛的人,后世学佛人《大藏经》看不懂。没有资格看,讲这个话太狂了。因为现在讲这句话,就是说一个一贯道的老前人,竟然对这个《大藏经》,这样的对一般学佛人,贬低贬到这种地步,因为他自己本身没有开悟。他以他本身是属于这个一贯道的这个宗旨,无极老母为究竟的这个法来看待。对于佛教,他是认为是贬低在她下面的,讲这句话就是这样子,一贯道经常把儒释道三家贬为很低的,所以呢,后面呢,刘灿梁继续说:“从那开始我就翻遍佛经,我连那个《南华真经》《清(冲)虚真经》,什么是《南华真经》?道家的《庄子》叫《南华真经》,《列子》叫《清虚真经》,《老子》叫《道德经》,还有一部《清净经》,我本来想要这些都翻遍出来的,连道家的一起讲,记得道家不是道教,这二回事你要搞清楚。道家不是道教,道家不讲神仙学,不讲炼丹只讲开悟。所以《道德经》《清净经》《南华真经》《清虚真经》四部道家的经典,跟最高的那部经叫作《性命圭旨》,道家的经藏《性命圭旨》所以道家有几部非常重要的经藏,可是现在道教是不同的,就是炼丹、神仙学、辟谷,那个跟道家根本没有关系,变成道家的形象工程。听懂意思吗?就跟佛家一样,佛有说祂叫做佛教吗?从来没有,一旦变成教了就是形象工程。”这句话也真的是胡言乱语啊,我要跟大家讲,他说,他这里面说啊,这个道家的这个《庄子》,《庄子》又把它取为叫《南华真经》,《庄子》是一本书啦,《列子》的书叫《清虚真经》,《老子》又称为《道德经》。那么呢,这里他讲啊,他说啊,道家不是道教,这两回事。道家不讲神仙学、不讲炼丹只讲开悟。刚好相反,道家呢就讲神仙学,它讲炼丹不讲开悟的。

  下面我们会举证,因为它根本刚好是相反的,我们下面会来举证这个事情,那么这里他说啊,道家的最高的经藏叫作《性命圭旨》所以道家,这是他认为《性命圭旨》是道家最高的经藏。那他说现在的道教不同,是炼丹、神仙学、辟谷。可是大家要知道,就是我刚刚讲的,宗门和教门的道理,因为不是讲说道家跟道教这个名词上来作所谓的说,道家是那样子的,道教是那样子的,不是。其实道教基本上的宗旨就是什么?它的宗旨就是要练成神仙,因为它的《性命圭旨》啊,它的《性命圭旨》所说的呢,它讲的是什么啊,我这边有说喔,重要的就是要怎样呢,它要练这个,我看这边我看一下它这边所讲的内容,道家它主要是要修命啊。《性命圭旨》主要讲在修命,它的命呢,它说修命为宗。我们下面有说,注解这边讲说喔,道家是以修命为宗的,所以呢,以修命为宗的时候,它的教门是作什么呢?就要练精气神,练精气神要怎样?要保这个身,因为它认为身在命就在,身固命就坚固了,所以它要修命,所以呢它认为说,这个身能保了,身能保下来以后,它的命基就永固。然后呢,他们就要炼什么,炼内丹外丹,要练神仙学,这是不讲开悟的,这也告诉你说,道家的道教的宗旨跟教门,宗门跟教门是一致的,对不对?它的宗门就是要修命嘛,要以修命为宗嘛,它的命,它的意思的命不是法身慧命,不是我们跟你讲的法身慧命,是指现在这一世的性命啦,所以它要讲这个性命能够长存的时候,怎么长存。它也知道这个身坏了以后,命就没了。所以他们就要练什么,练怎么样让精气神保这个身,那个是属于神仙学。所以要练精精、练气、练神,然后让这个身能保得住,让命去坚固起来。

  所以他们又在《性命圭旨》里面,《性命圭旨》的每一项里面就讲了很多内丹、外丹,还有什么降龙伏虎,怎么样去降这些这个鬼神,所以我们说很多道家喔。拿著铃摇、摇、摇要跟你做什么,对不对?其实这个就是他们所谓的教门里面的东西,而不是像他所说的,变成形象工程。不是他这样子随便说的,说它那些炼丹----内丹、外丹、降龙伏虎是属于形象工程,不是。那个就是它的教门,也就是说道家的,道教本身的教门就是内容,就是这样的一个次第。你学到最后的宗旨是什么?要保你的命,让你的命能够长存下来,那就是神仙嘛!神仙才可以把命保得很久,所以我们说,这个内容是刘灿梁自己本身就不知道,道家里面的宗旨是什么?道家里面的教门是什么?今天为什么他会这样讲,因为一贯道基本上认为道家、佛教、以及这个儒家统统是由他的无极老母生出去的,所以统统一样,所以他才会在这里强调说,道家是讲开悟的。在这里你不要觉得奇怪,是因为一贯道本身就是这样子,因为我们接触过很多一贯道的人,而且一贯道那些内部的文章,我们也略有阅读。略有阅读它那边所讲的是什么?它这个道家里面的东西啊,事实上是没有讲开悟。完全没有一个行门让你去什么,第一个断我见,对不对?第二个告诉你法身慧命是什么?第三个让你说怎么样到达断我见?怎么样去找得说那个心是什么?要告诉你啊,那个真实心、实相心是什么?总要告诉你啊,可是从来没有那个字眼,没有那个所谓的如来藏那个字眼,没有。接著呢,我们要告诉你说,在道家里面《性命圭旨》啊,就是说刘灿梁所推崇的这部《性命圭旨》也有讲八识。可是我们来看看,它的八识讲得多离谱,《性命圭旨》是刘灿梁所推崇的,说最高的讲开悟的,可是我们要来看看说,它对于八识怎么来讲。

  你听了以后你就会知道这哪是佛教的教门宗旨啊,你就会知道了。好,那我们来看下面,刘灿梁继续讲的,他说:“道家的经藏也在讲那个东西,(尤其他讲的是《性命圭旨》啦)它只是把如来藏(这个它讲的就是道家)它只是把如来藏,也就是阿赖耶,变成这个异熟以后呢,到无垢识,道家给它取名叫白净识。听过没有?它已经干干净净了,所有种子全部净化完毕了,道家把它称白净识。又叫无垢识。所以他们开玩笑这叫第九识,那还是因为它完全净化后,为了了别跟八识的不一样,给它取个名叫第九识,其实没有九识还是八识,只是祂干净一点。”这个是刘灿梁自己讲的,刘灿梁讲说道家,道家也把如来藏称为白净识,而且道家讲第九识,刘灿梁说这是他们开玩笑讲的。刘灿梁说道家是用开玩笑来讲,叫第九识。可是道家真的是开玩笑吗?我们现在要来说啊,你刘灿梁说自己开悟喔,他说道家的《性命圭旨》也在讲开悟。照理说应该是刘灿梁跟道家一样,或者道家跟刘灿梁一样,其中要有一样对不对?两个都不一样的话,那就不能说我的跟你的都是开悟啊,刘灿梁今天自己这么讲,那么其中一定有一个说,是刘灿梁跟道家一样呢,还是道家跟刘灿梁一样?现在我们就来看,因为刘灿梁说是道家开玩笑把祂称叫第九识,其实没有第九识,那我们用《性命圭旨》里面的八识归元说的理论来告诉大家,所以下面这里呢,我就举了,这是我举的,我举了《性命圭旨》里面的八识归元说的理论来让你知道,八识归元说的理论怎么说呢?“境属风即五识,六识属波,七识属浪,八识属心海,九识属湛性。八识者,皆属无明色身已土事。外起九识名曰:白净识,不属无名、不落因果、不假修证、不受一尘,故宗门谓曰:实际理地,离一切相。建化门中不舍一法,其是一切实而言之,以土八个识属渐,第九识属顿。”

回首页·目录页··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