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门与教门 第3集 正德老师




  刚刚我们提到说,一贯道他说他是儒释道三教全收。可是如果说佛教也是他们的法,照理说应该要皈依三宝,对不对?可是他却来排斥皈依三宝,哪位师父能保证你能了生脱死,只有他们的点传师,有天命的点传师,来跟你点个玄关,你去求道就能够了生脱死,所以这样的说词,就是变成目前刘灿梁所说的。

  他说他是在弘扬大乘法,他又说他是菩萨,哪一位菩萨会去误导人家说,你不要皈依三宝,因菩萨基本一定是要带领跟他学的人,能够在佛道上面修学,你要在佛道上修学,当然就是要皈依三宝,所以他自称他是菩萨,自称他开悟,自称他弘传大乘法,可是所做出来的这些事情,却是属于一贯道的行门。所以我说,从这里面可以判断,刘灿梁基本上的本质,是行一贯道之行门。所以他一直说,不需要去求受菩萨戒。

  然后呢皈依三宝,基本上他为了要排除被人质疑说他不是三宝弟子,他就在这儿,找一个年纪很长,年长的,好像比较有名望的老和尚皈依,皈依了以后又评论他,上一次我们《坛经辩讹》不是讲嘛,还评论他所皈依的和尚,这表示他不是真正要依止他的,这是叫盗法皈依嘛,就是说要盗这个皈依之名,然后让人家说他是三宝弟子,所以他本质上就是盗法。要盗取佛法中的种种皈依的相貌,对于受菩萨戒呢又说不必受,皈依自性依止自性三宝,那你这样的话,依止自性戒,你就不必受菩萨戒,那这个道理,其实没有一个菩萨,会这样教导的,那为什么他会这样子。很简单,就是他是遵偱一贯道本身的理论,因为在这个经典里面,像《法华经》里面,最近才讲到,上个礼拜才讲到的,经典里导师解释说,菩萨呢,他不亲近外道的,菩萨本身不去亲近外道,而且呢菩萨不去赞叹外道的书,不去赞叹外道所写的书,也不去顺于这些外道,这个是佛在《法华经》里这样讲,可你看现在,刘灿梁他自称他是菩萨,他却去赞叹这些外道的书,我们说他是外道,不是在,好像说对他有任何一种轻视、鄙视,而是说这种心外求法,不能真正到达佛教的宗门教门,把他称为外道。而不是以外道来去作一种轻视、鄙视,这样的意义是没有的,所以我们说,今天要说,你今天是菩萨,你就不应该去赞叹这些外道所写的东西,就不应该去赞叹道家的《性命圭旨》还有菩萨戒里面的轻垢戒也讲到,讲到说如果佛子,就指我们佛弟子,在有经律大乘法正知正见的这个时节,就现在,那么呢,不能勤于修学,而反而去学邪见,甚至学二乘法,去学外道典藉,这些都是断佛性障道因缘,就是不是行菩萨道的菩萨,在戒经里面都这样的教诫。

  怎么可能说,今天像一个,刘灿梁这样说,他自称他是菩萨,自称他开悟,自称在弘传大乘法,竟然去赞叹道家的《性命圭旨》,赞叹这些没有开悟的,是没有实质上开悟的法,没有开悟的教门,他去赞叹它,而跟他学的人却认同,而且还跟我们讲,透过传这个信件的方式,辗转传到我们这里说,某某古德也在解说《论语》,某某古德在解说《论语》,表示说这个《论语》,这个孔子也是有开悟的,这里面就大有文章,要由我们来解说《论语》,我们也可以解说《论语》,可是我们解说《论语》的时候,我们只会把《论语》的内容,如实的按照它的,本身的宗旨说出来,绝对不会说《论语》里面是有开悟的法,孔子是开悟的,我们不会这样解说,可是他说,哪一位古德在解说《论语》,说孔子有开悟,说论语里面说的,是有开悟的法,说这个四书五经,是属于这个开悟的应该读的经典,那还四处去劝,四处的去劝这些,一心想要回归正法的人,你看谁说孔子没有开悟,某某某在解说,这个《论语》的时候,不是把他解说成,这是里面有开悟吗,所以从这一点就可以知道,信根不具足的人,他是完全没有办法知道。

  在这个佛教里面,佛法里面,你对三宝的信到哪里,那为什么为什么,假如说今天佛,要我们不要去这个学外道典藉,菩萨不要去学外道典藉,不要去亲近这些外道的著作,如果今天这些也是开悟的,那今天佛要我们不要去亲近,那请问是要听佛的还是听刘灿梁的,听佛的嘛哦,对啊,因为今天是佛教导菩萨这样子做,可是我就不懂,为什么这些跟随刘灿梁,这些学了以后,还要来责怪我们说,我们怎么可以说,孔子没有开悟呢,对不对?我们说孔子没有开悟,并没有在贬低孔子啊,我们的目的不是在贬低孔子,不是啊,我们今天只是告诉大家,你要懂的他们的宗旨是什么,他们的行门教导的内容是什么,你要知道,那这个部份,也就是说对一个佛弟子,你要从信位具足进入住位,而且是菩萨,这是基础,你对这个选择的基础,你要有这样的概念,那在没有佛法没有正法,正知正见的情况之下,当然先接触到的是这些是没有错啊,所以佛有说,若是有佛,有经律,有大乘法,有正知正见的情况之下,你是不能去接触外道典籍的,假如说整个佛法完全灭了,譬如假设说,佛法最后末学时期,最后五十二年,佛法都灭了以后,月光菩萨来人间,最后佛法灭了,完全没有任何经律存在人间了,只有这些我们讲的《论语》、四书五经,当然只能去学这些,对不对?

  可是今天,你今天有佛,有佛法,有经,有律,有大乘法,有正知正见,那就应该要学正知正见,是不是,所以今天早上,大家也看到了,四书五经讲的东西,都是有什么,有人见,我见,众生见,寿者见,有四相的东西,既然是有四相的东西,那么这些法再怎么讲,当然是不可能真正讲到如来藏,真正讲到万法的根源,诸法的实相,不是讲到金刚心,不是讲到这个心,所以我们说,这样一个道理一定要经过解说,让你在这里作一个,能有拣选能力的一个简单基础的智慧,所以我们说,对于这个刘灿梁,这里用佛法之名,行一贯道的理论这里,对于三皈依这里,我们就是,这一次讲题的主要内容,今天只是做一个前面,前提的说明而已,前提的说明让你知道说,这个三皈依,不是像他们一贯道这样讲的,不是像刘灿梁这样讲的,自皈依自好,皈依自性佛就好,然后呢,皈依自性戒就好,不必受戒,绝对不是像他这么说,因为真正佛弟子不会这么说,所以三皈依的正理,在后面就会详细地为大家申论,也就是这次我们宗门教门里面,最重要核心的内容。

  丙的这一点我们说,刘灿梁主张孔子,曾子,老子,耶稣基督,白水老人,都是证悟者,这是他的主张,这个就是忠于一贯道这理论,一贯道的理论,认为说三教,五教,皆由无极一理所生,由一贯道这无极老母,统筹贯彻三教,五教,认为一贯道的无极老母,是可以贯彻三教五教的,而不止贯彻还超越,超越三教五教,这个就是一贯道,一贯从古以来,从古以来,一百多年了,都是这样子,我们呆会儿会跟你稍微跟你叙述一下,它一百多年都是这么做的,所以【刘灿梁说:“孔子说吾道一以贯之……他讲忠恕而已……那是因为曾子不能明讲密意……基督教也只讲第一义……耶稣把如来藏翻译成The God”】意思是说,翻译的人翻错了,因为去年我们跟他会面的时侯,他一直说,那个《圣经》是翻错了,大家要不要接受这一点,《圣经》是翻错,翻译错误,应该是翻译如来藏才对,不是翻上帝,你要不要接受这一点,可是他要一直跟你辩,辩说那个圣经是翻译错误,那个是翻译的人的问题,所以你看一贯道实在是,很难打破他,因为他就是在一贯道里面,其实就是,等于脑袋被一贯道的思想已经等于说,一直熏习到非常坚固,坚固难坏,这就是我们在经典里面,佛会告诉菩萨,告诉佛弟子,这个戏论熏习,到最后就是坚固难坏,这些都是戏论熏习,所以在一贯道里面这些都是戏论熏习,到最后他这一世坚固难坏,他没有办法动摇。

  所以呢,他忠于一贯道的理论,就是认为说,他的这个无极理天,超越了你三教五教,所以他一直跟我们辩说,这个基督教,这个耶稣基督,这个什么《圣经》《旧约》《新约》这都错啦,都翻译错误,他们主要的经典都翻译错误,那请问基督教还有东西吗,你会觉得说,当然我们,因为我们本身不是基督徒,如果是基督徒,大概是没有办法接受,你怎么可以说我们的经典《旧约》《新约》都错啦,你是什么人,他是一贯道,一贯道认为他统筹你,一贯道认为他统筹基督教,所以他会说你翻错,一贯道他也认为他统筹道家,所以道家你开玩笑啦,你怎么可以说有第九识,你看道家一定说,我为什么要,你的说法不是我的说法,人家不会接受他的,可是一贯道就是这种思想,他就要统筹你,他要统筹每一教,他就要把你统筹,这个野心很大,相当大的野心。

  所以我们说这个四书五经呢,假如说,他说哦,孔子开悟,曾子开悟,因为曾子是孔子的学生,曾子啊,不能明讲密意,所以呢,他认为曾子开悟,所以不敢明讲密意,他真的是一厢情愿,自已说的啦,今天如果孔子曾子在面前,我看他大概是被戳穿了谎言,因为他这一世讲我们导师,就被我们导师戳穿了,他说他见过我们导师,导师说没有啊,他说导师的《楞伽经讲解》错误很多,他说他还打电话给我们导师,就没有啊,都被导师戳穿了,导师在这一世,他所说的话被导师戳穿了,可是他却说,过去世的孔子曾子,这些道家的人,可是他们没有办法,来跟他戳穿啊,可是这一世他说的东西,就被导师戳穿了,所以我们说一贯道的人,真的是什么都敢讲,所以才跟他们那一派系的,一贯道那一派系不合,那这个部份,是刘灿梁的特色,我只是告诉大家说,他是真的是,说出来的时候都不敢想说,到底这件事是真还是假,他不知道有没有去想过这一点。

  那现在我们举一个例子,举一个古人的例子,这个古人就是荷泽神会,也就是在六祖座下开悟的,荷泽神会,荷泽神会呢,他从小就通四书五经,他通四书五经,而且呢,他最后还要参谒六祖慧能大师才证悟。那这样子,不是把刘灿梁所说的话,不攻自破了嘛!假如四书五经可以开悟,四书五经是开悟的法,那么荷泽神会还通四书五经,他是不是就应该开悟,据语录下记载,应该要记载很清楚对不对,我们来念一下《宋高僧传》里面,这里面讲到:【释神会,姓高,襄阳人也。】讲神会,荷泽神会,释神会就表示出家以后姓释,他姓高襄阳人也。【年方幼学,厥性惇明,从师传授五经,克通幽赜;次寻庄老,灵府廓然,览后汉书,知浮图之说,由是于释教留神,乃无仕进之意。】我们先看这一段,就是说神会呢,荷泽神会呢,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学什么,学五经,学四书五经,克通幽赜,他能够懂得四书五经里面讲修身养性那些内容,他都通达,那表示什么,表示四书五经没有开悟的东西,对不对,就是纯粹讲修身养性,然后呢,次寻庄老,灵府廓然,四书五经学过以后,去寻庄子老子,寻庄子老子的书以后怎样,灵府廓然,变得心胸开阔,结果说他更加懂了一些世间的道理了,他并没有说他这里开悟,因为他仍然不能满足,览后汉书,知浮图之说,他读了《后汉书》以后,里面讲到一些,佛教里面的一些因果,有关这些因果之说,由是于释教留神,他才开始在佛教里面注意,大家知道喔,表示什么,表示四书五经,《庄子》《老子》这些东西,并没有荷泽神会认为他所追求的这些道哩,他并没有存在里面,而且他那时候,没有想要去做官。

  最后,【辞亲投本府国昌寺颢元法师下出家,其讽诵群经,易同反掌,全大律仪,匪贪讲贯。】也就是那时候在这个法师,在这个颢元法师下出家的时候,对整个经典的讽诵,非常容易,也就是说对他来讲,这个都很容易,全大律仪,对一切的律仪该怎么样,他都能够了解,对于戒的部份,对于这些教导,教导你该怎么样去行,出家众的这些行仪,整个仪轨里面,他都懂了以后,还能够讲了,可是他却不贪这些讲经的费用,最后,【闻岭表曹侯溪慧能禅师,盛扬法道,学者骏奔,乃效善财南方参问,裂掌裹足,以千里为跬步之间耳!】他还是听到说,曹溪慧能大师弘扬法教,很多人都去跟他追随去修学,而且效法善财,效法善财童子嘛,到南方去参访慧能禅师,以千里为跬步之间耳,很远,他把它当作说很远,可是他觉得说,这是一步两步的事情,他就是要去学,最后他也是在,六祖慧能大师的座下,协助他开悟。

  所以这一段,荷泽神会这一段,就破除了刘灿梁所说的,四书五经这些所谓的孔子曾子等等开悟,然后四书五经道家的东西,统统是属于最高无上的经典,讲的都是讲开悟的东西,事实上它们都没有讲开悟,四书五经《论语》等等,都没有讲开悟,所以说刘灿梁这个部份,从我们举的这个,荷泽神会的道理里面,就可以把他堪破,不攻自破,大家知道,因为古人留下来,古德留下来这个东西,它一定记载一些事实,所以我们会从这里知道,他说的这些,很多人相信他,有一些跟他学的人相信他,原来这个《论语》讲的也是开悟的法,这个部份,从这里希望他能够,相信刘灿梁所说的不是真实的,而是以一贯道的立场来说,一贯道的立场来说,那如果说今天,我举个例子说,有人说:“刘灿梁是一贯道,那我就是一贯道。”那我没有话讲,如果说他今天本身,就是要学一贯道,要成为一贯道,那我就没有话讲,可是就不能以佛弟子的名义,来跟我们作任何的法义辩证,作任何所谓的抗辩,因为你如果是属于一贯道,那你就是一贯道的这个信徒,就不能说你要学大乘法,你要学开悟的法,这个地方就要切割清楚,对不对,如果今天刘灿梁,以一贯道的身份,来传一贯道的法,那我们也不会说话,因为每个人都已经认清楚,说他就是一贯道的讲师嘛,没电池啦,这个可能要暂停一下。

  我们再来接续刚刚所说的,从荷泽神会的举证,我们可以知道,他在当时也通四书五经,也通庄子老子,这些东西却是刘灿梁,主张有开悟的,可是荷泽神会却从来没有在这里获得他所要追求的,所谓开悟的这些内容跟教门,那我们也跟大家说,其实从《礼运大同篇》里面,因为他一直说孔子有开悟,我们说《礼运大同篇》里面,孔子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是谓大同。】宗旨是什么,宗旨是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他这里面的教门是什么,就是你要选贤与能,对不对,然后你要什么,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等等,这就是教导你的,就要这么做,当你每个人都能这样做的时候,就到达礼运大同篇的宗旨,这个跟开悟无关,对不对,跟开悟无关,所以我们说,我们要知道这里面,所谓的主张说孔子曾子老子都开悟证悟者,这个就是一贯道的本质,而且就是证明,这个人没有开悟,所以我们要很简单的说,这个人有没有开悟,他只要去主张孔子,曾子老子这些等等开悟,就知道他没开悟,而且呢,你马上可以知道,这个人是一贯道的,一般正信的佛弟子,绝对不会这么讲,真正的菩萨也不会这么讲。

  所以,以这样的情况之下,已经开悟的人没有办法去作一个判断说《礼运大同篇》在讲什么,道家的《性命圭旨》在说什么,表示这个人,一点智慧都没有,没有办法简择的,他没有智慧,怎么还要说他是弘扬大乘法,还自称开悟呢?这个很严重,非常的严重,所以我们举的,荷泽神会的这个部份,让你了解以后呢,接下来我们再讲下一个(第丁项),说刘灿梁,他是遵循一贯道,原人归于无极老母为究竟,无极老母指派弥勒收圆之理论,故主张以生到弥勒内院,为最终皈依处,也就是刘灿梁基本上,他是依止于什么理论,而去说他在说大乘法呢,是因为一贯道,有一个原人归于无极老母,为究竟的理论,也就是刚刚我跟大家解说了,他认为说他们的无极老母,明明上帝派了弥勒菩萨,派了弥勒菩萨将来会来收圆,会把92亿的原人都收回去,他们就说,他们自己就是那个原人,收回去以后,然后就可以了脱生死,不在三界生死轮回,就可以成佛,那您看刘灿梁这句话,你就知道他就是,从这个理论说出来,刘灿梁说什么,他说:【死亡不是痛苦的……死亡对我来讲,没什么!早一点回家,多好呢!……我常想我一走,当下就见弥勒佛,我有什么感觉?当下见到弥勒佛的时候,……弥勒佛一直笑,终于回来啦,玩累啦!】他认为说他就是那个原人,那个原人呢,放出去以后到处玩,到处玩,那现在终于回到这里来,就是收圆了,他这一句话讲的就是一贯道的理论,大概没有人知道,我们是要告诉大家说,如果今天我们不是去阅读一贯道内部的东西,我们也不知道,原来刘灿梁朝暮思著的就是他一贯道的理论,内心里面阐释出来,也是他一贯道的思想,可是却打著大乘法的名义,开悟的法来做这个事情,这样作法,这个是很不道德的,非常不道德。

  所以我们说,我们现在举的这个甲乙丙丁,是在告诉大家什么,告诉大家,刘灿梁是假籍佛法的明心,一贯道理论这些证据,那这些就是他讲的东西了,所以我们最后,最后一项戊啊,戊这一项是要告诉你什么呢,告诉你说其实刘灿梁,是秉承一贯道盗法的传承,盗法以后呢,就想著要超越它,就把它贬低,就好像刘灿梁,一再地在讲课中说到,【阿弥陀经是小承经典,是净土呢,是仰阿弥陀佛,就是他力,他力就是外道,就是外道法】这是我从他讲课内容择录出来的,他这样子毁谤净土,毁谤阿弥陀佛,世间所不容,欺师灭祖,为什么这是欺师灭祖,为什么,我再说一下一贯道的背景,一贯道一百多年来的背景,到现在为止,刘灿梁就传承这样的精神,在做这个事情,一贯道基本上,它是十八世纪的时候,十八世纪那时候,那时侯它是承袭了一种叫先天道的法,先天道的法呢,然后呢,它承袭了先天道以后呢,然后他自己再去盗取儒家,我们刚刚讲【吾道一以贯之】,就是这个儒家这个思想,把它这内容盗取过来以后呢,接著就在他们所谓的师母,师母呢到台湾以后,再改名为一贯道。

  原来不叫一贯道,原来第一个就是先盗先天道,先盗先天道以后,又去盗了一个叫罗教的法,一个叫罗教,罗教我不太熟,但是有个教叫罗教,罗教的理论是什么呢,罗教的理论是有个理天,跟无极老母这个法,我们刚有说,一贯道它就认为说,他们的无极老母是最高的,然后她是可以去收摄,纵贯贯串这些所谓五教,其实它这个【理天】,以及所谓无极老母法义,是从罗教盗来的,因为罗教当初是有这些教法,同时呢,这个罗教的教义,是怎么来的,罗教教义它是存著一些佛法佛教名相,而且呢,它是在阐述怎么样,阐述要回归到,回归到一个回归本源,就是它要回归一个本源,这个本源是当初,当初在那个时代,那个时代是在明朝的时候,明朝时候呢,就因为那时候就有一些把那个,西方极乐世界这个法,普遍的把它通俗化到人间了,在当时,所以罗教呢,就用所谓我们说,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这样普遍的在人间流传,这个理念罗教就把它,罗教也把这个法引用进来,然后呢,引用进来把它汇归说,它要回归到这个所谓本源,所以基本上,当时这个罗教本身,也受到当时的这个白莲宗的影响,因为白莲宗就在主张,用这个西方极乐世界,这样来主张,在民间普遍在作这种,通俗化的这种流传,所以一贯道,又从罗教这边盗取。

  所谓这个无极理天,可是罗教基本上的本源,是来自于西方极乐世界净土的内容,所以也可以讲说,其实一贯道的源头,就是这个,应该说是净土法门,只是说当时呢,修净土很多是属于,把它通俗化了,在明朝的时侯,所以一贯道把这个,罗教的东西盗来以后,又把先天道的东西盗来以后,之后呢,它又用了,我们说,儒家吾道一以贯之,这个名来改名,因为它自已本身没有教名,本来说这先天教的,属于先天教,盗了先天教的东西,还没有改名,那又盗了罗教的东西的时候,也没有改名,还是属于哪一部的部份,最后到这里传法以后,它的师母才改名为一贯道,那么这个部份呢,就是说一贯道基本上就是在那源头就盗取了极乐世界,这种所谓的,回归到一个本源这个概念,因为你看他们说,原人要回到无极理天,是不是属于说,你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这个道理是一样的,是类似,对不对,是属于类似的东西,可是它自己呢,盗取了罗教的东西,以后就创造说,他们这个无极理天,最最究竟了以后,是自己创造了一个,所谓的无极老母,就是明明上帝,这个是一贯道自己创造的,无极老母跟明明上帝自己创造,因为对一贯道来讲这种理天,这种理念,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想像,就像我们说如来藏,如来藏这法是什么,我们没办法想像的,一个说众生有一个本源,都从如来藏,然后一世一世的出生你的五蕴,这样的道理,如来藏是什么,他们是不知道的,不知道以后很难安住,所以就创立一个,叫做无极老母,明明上帝,这样一个,好像就是一个人,那我们归究于说,假设这个人存在了,那也逃不过欲界六天,逃不过欲界六天,可是他们这样一个无极理天,却没有办法实证,不能实证,什么叫做无极理天,不能实证。

  所以呢,以这样来说以后,他们呢,像一贯道盗取了这个东西以后,它就开始要超越,所以它要超越罗教的东西,超越先天道的东西,要超越,它又盗了这个儒家的东西,要超越它,所以它自己创立了一个东西,统筹,贯彻这些教门,他就会把它推翻掉,所以他们一向呢,一向认为说喔,他们的理天才是一切法出生的本源,推翻了什么,推翻了极乐世界本身,不是万法的根源,不是能出生一切法的根源,他把衪推翻掉了,也就是说一贯道的前身,是推翻了极乐世界的,当他们从罗教那边盗来,有这种极乐世界理论的时候,到一贯道这里,他把衪推翻掉了,认为说,极乐世界只是一个,哪一国而已啊,可是不能说去出生一切万法,他们还是要去函盖你原来,从罗教那边盗得的东西,他就是,还是不能安住于说,那就是极乐世界的思想,不能安住,所以呢再自创一个,他的理天,无极老母,才能够出生所有的万物,所以极乐世界,只是其中一部份而已,所以他把极乐世界当作说,那佛教里面,只是他无极老母理天所出生的,一部份而已,就把它推翻,所以一贯道的前面历史背景,就一直推翻他所盗得的东西,自己没有拿了你的东西,把你推翻掉,超越你,这个就是一贯道的东西。

  所以你看,他说阿弥陀佛,《阿弥陀经》是小乘经典,你看这个是谤佛,谤得多严重,同时说你说要仰仗,阿弥陀佛的力量,就是他力,这是外道,这是外道法,哪一个佛弟子敢这么说,哪一个佛弟子敢说,你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仰仗阿弥陀佛的摄受,是外道法,哪一个佛弟子敢这么说,可是今天刘灿梁,自称他是菩萨,菩萨竟然去否定佛菩萨的法,这个是不是就是一贯道的精神,就是一贯道的精神,所以我们说,刘灿梁就是,本著一贯道的本质,行到现在没有变,这等于是最明显的,一贯道的行者,否则的话,哪一位佛弟子,哪一位菩萨敢来这么说,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是外道法,求生西方极乐世界,这个是他力啊,那是外道法,那个信根完全没有,可以这么讲,对佛菩萨的信根完全没有,才敢这么说的。

  因为你前面的这个十信,就是对三宝,不断的要长养这个信根,不断的长养信根以后,来信受佛菩萨所说的,信受我们释迦牟尼佛,为我们娑婆世界说有极乐世界,这样一个胜妙法,对不对?信受释迦牟尼佛所说的,信受说极乐世界阿弥陀佛,衪为了要成就极乐世界,怎么样的去发愿,怎么样的行菩萨行,来成就一个极乐世界,让一心想生极乐世界者,可以满愿,同时呢,发了四十八大愿,或者说二十四愿,可以籍由你的念佛的,你自己的念力,道友,莲友助念的念力,来成就阿弥陀佛,跟阿弥陀佛相应以后,阿弥陀佛来接引你,阿弥陀佛来接引,当然就是佛菩萨的摄受力,就是他力,哪一个敢说,我自己可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对不对?所以以刘灿梁来讲,他的信根是没有,看不到他对三宝的信根的,那看不到对三宝的信根,十信位根本就没有满足,怎么可以说他开悟了,怎么可以说他是已经眼见佛性,怎么可以说,他要勘验人家过牢关,他这些话真的讲出来,真让你觉得全身毛骨悚立,好恐怖!为他捏了好把冷汗,那样的业多重,大家知道吗,非常重,自己造业又误导别人,对三宝极度的不恭敬,因为当一心想要去挽救,错误的跟随刘灿梁的人,回来以后,他们那些人说【我看不出来刘教授有哪里不尊重三宝】,请问大家,这个刘灿梁有没有敬信三宝,没有,非常明显没有,就是信根完全不具足,信根完全不具足,才会这么做。

  所以我们说,你要判断他,到底信根具不具足:第一个看他对三宝尊不尊重,信不信因果?这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很简单的判断基础,所以我们说,对于这个刘灿梁,秉承一贯道法传承,这句话我说了是有证据,就是因为,他们一贯道要论本源,还是来自于净土法门的,从净土法门演变出来的,可是欲欺师灭祖,对不对,欺师灭祖,这个世间人不能容许的,不能容许有,这种欺师灭祖的行为,所以我们呢,把这个地方呢,把这个事项揭露出来,让大家了解说,我们今天要来懂得说,学佛,知道佛的宗门教门以外,还要知道其他宗教,自己有自己的宗门教门,但是绝对跟佛法,佛教的宗门教门不一样,不能混为说,这个是跟他一样的,不是佛教就是道教,不能说都存在,不可以,你是一样的,那你就是应该是佛教里面的法,你说你跟他一样,那你就是道教的法,对不对,就是道教的法。

  所以今天我们可以从这里,简单一个总结就是说,根据前面的说词,刘灿梁本身,就是一贯道的行者,他今天只是披著,他说我是开悟的,我弘传大乘法,以讲佛经为他的表相工具,讲佛经为表相工具,事实上一贯道里面,很多人在讲佛经,不是像他所说的,因为他讲佛经,所以被一贯道总坛开除,不是一贯道里面,也有在讲唯识学,一贯道里面也有很多人在讲佛经,因为一贯道他们认为,佛经是他们收圆里面,其中一个工具而已,所以不可能说,讲了佛经以后,就被总坛开除,像他这样来告诉我们,告诉跟他学的人,事实上,从以上这个道理我们可以讲说,他所说的是不如实的,还是属于没有诚信的行为,到这里为止,告一段落,前提说完了。

  接下来我们要进入,我们真正的主题,宗门与教门的主题了,因为如果没有经过,前面的这一段说明,你就不知道说,我为什么要懂宗门教门,我为什么要去知道这么多,你要知道,在末法时代,真的是这种鱼目混珠非常多,鱼目居多真珠很少,你看了一堆,你说都是真珠,结果,结果一颗才是真珠,其他都是鱼目,可是你怎么判断,你怎么判断说,这个是鱼目,这个是真珠?就从宗门教门来判断,从宗门教门来判断,这是绝对的道理,那么内容呢:

  第一个,佛教之宗门是什么?跟大家有密切关系对不对,我们今天就是修学佛法的,我们是佛弟子,而且我们不是声闻人,我们是大乘菩萨,所以呢,佛教是宗门是什么?第一个,【实证三界唯心、万法唯识,本来自在本来解脱之第八识如来藏心】----这是佛教之宗门。因为宗门就是宗旨,就是根本,也就是佛教里面的根本,如果没有这个,它就不是佛教了,假如说,任何一个地方,他都不能,他都不说,他说没有如来藏,他否定了如来藏,把如来藏否定掉,说没有第八识,那等于佛教的根本就没有了,等于说佛教的根本没了以后,请问它还能长出什么东西,没有根啊,这些都是假,我们称为什么,戏论啊,就称为戏论嘛,因为没有根以后,还能长出什么东西的法出来,还能有什么实证出来,大家,对不对?

  你说你要种一个什么种子的根,那个根部没有,没有那个根部,你还期待它长什么枝啊,叶啊、茎啊、果,哪有这些东西,你说出来的都是戏论,所以说,佛教的根本的宗门,就是一定是要实证,三界唯心,万法唯识,有一个真实本来自在,本来解脱之第八识如来藏心,而且不是假名而说的,不是假名而说的,也不是说,像道家所说的还有一个,另外一个,第八识是假的,第八识是要修证而成的,另外一个才是真的,除此之外别无另外一个心,除了这个第八识以外,没有另外一个叫作衪是真的,没有,找不到,因为大家如果回去看,八九识并存之过失,就可以明了,因为我们今天如果再讲那个过失,我们的主题就会讲不完,我们今天,要讲课的内容就会讲不完,所以我们说,在佛法里面,假如否定掉这个根本,这个宗旨,那佛法讲的都是戏论,他讲了一切,你说他再怎么样说了,怎么样口才再好,再说了,写了多少书,全部都是戏论。

  那为什么呢?要从教门来看,对不对。我们说,你这个宗门,你不能自己说说就算了,我们要从教门来看,宗门教门是不可以分割的,要从教门来看,我们从教门来看什么呢,第一个要申论,佛教教门里面主要在申论【申论以如来藏心为理体之二乘解脱道理论,申论以如来藏心为理体含摄二乘解脱道之佛菩提道理论。】最主要就这两个,也就是说佛法里面,我们说宗旨是实证本来自在,本来解脱的这个实相心,第八识如来藏心,对不对?可是你说的这些理论,你教导人家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有没有偏离这个法。不能偏离,偏离以后,你所谓的教导,就不是跟宗门相应相契合的教导,就不是。譬如说,有一个地方,他也主张说有如来藏,要实证如来藏,结果他这边的解说是什么呢,解说的就是说,解脱就是成佛,二乘人证得阿罗汉果就是成佛。请问这样的教门,跟前面这个相不相合?(有人小声答:不相合)相不相合?(众答:不相合!)不相合,这样的教门,就跟宗门不相应,为什么?

  因为解脱成为阿罗汉,跟成佛是两回事,是两回事呢,为什么?因为解脱以后,如果他真的解脱入无余涅槃,那佛是什么,对不对,入无余涅槃以后,五蕴不再出生啊,五蕴不在三界现行,那请问佛是什么?没有佛,已经没有佛啦,所以我们说,这个申论的道理,第一个以如来藏心为理体的二乘解脱道理论,那你会讲说,可是在阿含里面,都没有讲如来藏心,阿含里面看不到,因为阿含全部是在讲解脱道的理论,没有错,这个就是说,佛为了度众有祂方便善巧的言说,方便善巧的言说,怎么样让急于求证,印证这个法,是真实不虚的,在一生里面,一生里面,那当然就是二乘解脱道,一生里面就能实证,实证什么,实证真的可以不受后有,这个我可以灭,然后不是断灭,可是祂当在说,这些法的理论的时候,基础还是没有偏,没有离开这个如来藏,如来藏心的理体,只是呢,衪用另外一个,这个法的另外一个名称来说,用什么名称?用真实、用清凉、用本际、用入胎识、用识、用如、用如来藏心的其他法的名,因为祂如来藏有很多法,衪法的内容非常非常多。

  所以呢,佛就用这样的名称,来告诉修二乘解脱道的人,有个清凉、有个真实、有个本际、有一个叫法的、有一个叫如的、甚至讲入胎识,这个法,不生不灭,用这个方式,让修二乘解脱道的人知道说,有那个法不生不灭,那么他遍观,他自己的五蕴十八界以后,发现到五蕴十八界,真的是虚妄的,可是有那个如、本际、清凉、真实、有那个法不会灭、有那个法存在,他就安住了,所以整个解脱道的理论,也是以如来藏心体,以如来藏心这个理体来说的,所以你看,假如你现在看到,有一些道场在讲说,要修解脱,要脱离生死轮回,可是呢,又叫你放下,放下、放下,然后呢不要执著。然后让你打坐,打坐到一念不生,说这样就能解脱。你就可以检查说,那这样的话,那他讲的道理里面,到底是什么解脱?对不对,到底是什么解脱,他到底我见有没有断,因为我们知道说,解脱跟没有解脱,你总要知道,解脱表示说,这个五蕴十八界,不必在三界中生死轮回,表示那个我,那个五蕴十八界的我,不存在了,对不对?不存在了以后才叫解脱,可是他现在说要放下,要不执著,要打坐到一念不生,那请问是谁一念不生,我一念不生,对不对?那是谁放下,我放下,那是谁不执著,是我不执著,请问那个我还会不会在三界?(还会在三界),还在三界,那个我还在三界生死,请问有没有解脱?(众答:没有)没有解脱啊。

  所以,你要知道说,到底解脱是什么?没有解脱是什么?那这个就是教门里面是什么?能不能到达这个宗旨解脱,这个就是一个什么,一个拣择的基础道理,这只是基础道理而已,这个就是宗门教门,一个非常浅的一个层面,让你了解的,所以我们说,今天你看,说佛教教门里面,你去看那个内容,那我们再来看说,刘灿梁所说的,这个道家不是道教,道教哦现在什么,修什么炼丹,练神仙学,变成形象工程,佛教呢,佛说,没有说佛教啊,是我们自己说的,所以有了这些东西,都变成形象工程,请问你礼佛拜忏,然后来修学这些正知正见,是不是形象工程?不是嘛,这是教门的内容,这是属于教门的内容,所以他说道家不是道教,道教的内容是形象工程,已经不是道家了,这个就是什么,这个就是等于说,只是逞口舍之辩,我们称这个叫世智聪辩之人,世智聪辩之人,就是我们说八难之人。

  今天早上不是有说八难,往生到长寿天是八难之一,对不对?因为往生到长寿天以后,就很难接触到正法了,而且往生到,长寿天以后一念不生,什么都不思维,然后最后果报尽了以后,下生到畜生道,那还能接触到正法吗?那是八难之一长寿天,因为劫数大长了,然后劫数那么长以后,也不修福,也不修慧,完全停在那边什么都没有,只是那边微细的一个了知,这有什么意义,那个生命有什么意义,对不对?

  所以我们说,今天讲宗门与教门,不是讲说,道家不能叫道教啦,叫道教就是形象工程,所以以他这种世智聪辩,就是八难之一,就很难信受正法。他就是一直要跟你辩,一直跟你辩,这种不愿意去信受正法,不愿意作如理思维的人,称为世智聪辩,也就是属于八难之一种,所以八难之一种。这一种就是他很难信受正法的正知正见,所以呢,我们从这里知道说,佛教之宗门教门,其实有它不可分割的一个,很重要理体理论存在,我们明天再来继续,今天先到这里!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