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门与教门 第11集 正德老师




  接下来我们继续来看,就说刘灿梁呢,对于般若,他其实是不知道的,不知道般若,就是五蕴本身怎么来的,它的实相是什么,祂真实的能出生它,这个五蕴的真实法是什么,因为大家都知道,五蕴是被出生的,是被藉因藉缘出生的,可是能出生这个五蕴法的,就是这个五蕴的实相,因为有五蕴法才有一切法,才有世间一切法,所以我们拉回来,从一切法这么广的层面,拉回到五蕴这边来看,五蕴出生的根源是什么,原来就是如来藏,原来就是这个阿赖耶识,所以您知道了,真正证得这个心以后,对这个道理不是只有想像,不是只有知见的建立,而能够现前观察,我这个五蕴身,真的是衪出生,我的五蕴身真的是永远住在我的如来藏里,从来没有离开过,所以为什么说,这个证得如来藏的人会说,五蕴永远在不生不灭中,五蕴永远是住在如来藏里,因为如来藏不生不灭,这个就是般若,所以呢,以这样的实相智慧叫般若,所以般若跟智慧的差别,是不一样的。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他,继续怎么讲呢,女学员听了刘灿梁解释以后呢,她说【老师再问一下,就说智慧般若,就是佛具备这些东西,就是说它的因和缘,都清清楚楚了了分明,就这么简单,简单连结……】刘灿梁说:【每一个种子,它为什么会起现行,它的关系是什么……完全已经具足一切种智,一切种子的智慧叫一切种智,你刚开悟的时候只能叫总相智,你还没有具备一切种智,菩萨只具备道种智,他知道了种子的智慧,道种智,刚刚开悟的七住菩萨,只知道总相智,连别相智还不不具备】

  这样子讲,这样子讲呢,人家再问他说智慧跟般若,这是佛都具备了,人家问他说就是种子,然后因跟果这样叫作般若吗?不是,不是的,因果甚深极甚深,因果甚深极甚深,到底过往无量劫之前,造下了什么善业恶业,熏习了什么样的法,跟谁结了什么缘,然后呢,这一世,会有这样什么东西现行,这个因果只有佛能究竟了知,不是像刘灿梁所说的说,你这个眼根呢起现行了,这么简单的关联知道说,眼根这个种子起现行,眼识起现行,这叫作总相智,这个你们不用开悟,你们也知道,对不对,你们不用开悟,你们也知道说,对啊!

  这个是十八界的法,十八界的法就是如来藏所本来具足的功能,那十八界法呢,十八界的种子功能,都是由如来藏所含藏的,那这个种子自己不能生,我们上一次有跟大家讲过,无生的道理嘛,不自生,非他生,不共生,非无因生,种子不能自己起现行,所以一定要有一个法,藉因跟缘让种子起现行,这样的情况你又知道说,原来我这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整整这十八界法,都是由如来藏的种子,藉因藉缘所现行的,这样子的知见,你不用开悟你也知道,这怎么可以叫般若呢,这个不是般若,为什么他会这样子讲,因为他自己本身没有实证,没有实证他自己的如来藏,所以他无法现观他的五蕴身,真的是从如来藏所出生,他没办法现观,他对这种实相的智慧他没有,所以他没有般若,所以他说,人家问他,就这样子,因缘清楚了了分明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吗,他就说就是种子起现行,种子为什么起现行,种子能起现行的关系是什么?

  这里面,为什么十八界要起现行,当然你一定要有造生死业,那你造了生死业,过去有生死的业,所以你在欲界,还要酬偿这个生死的业报,你的眼根为什么这一世,成就这样的眼根,你过去世造了什么业,开悟的人是不知道的,我开悟了以后,我都还不知道我这眼根耳根,为什么要现行成这个样子,我还不知道,我知道说,它必然是由的如来藏,我的阿赖耶识帮我出生的,可是那个因果关系,我是不知道的,我还没有办法知道那个因果,那很深!

  可是你看到刘灿梁,他真的师心自用,把佛的智慧当作他现在就知道,没那么简单,没那么单纯,那个得要修学到初地以上,才少分能够知道,七住位菩萨不可能知道这个的,没有能力知道的,知道说,我们现在的五蕴身,它是属于什么,属于过去所造的业,而这一世呢,要藉这个所谓业以及父母之缘来到这人间,当然是由我们自己的如来藏,把我们的五蕴出生的,这一点是知道,可是那详细的因果,每一个我的十八界,起现行的那个因果,这个怎么可能开悟就知道,不知道啊,所以他说,每一个种子它为什么会起现行,它的关系是什么?这个不可能是开悟的人能够了解的,要去熏习熏习说,为什么你的五蕴十八界现行的时候不自在,如来藏本来自在呀,可是为什么由如来藏所变现,出生的五蕴十八界不自在,这个道理你要去熏习了解,你什么时候才能说,由如来藏出生的五蕴十八界自在,成佛的时候,成佛的时候完全自在,可是你就是要去熏习。

  为什么,因为我们里面含藏了很多,过往过去世所熏习的无明,习气烦恼随眠戏论熏习,你刘灿梁这叫戏论熏习,他完全不知道实相,可是他却用六识论的理论,来熏习他自己,所以他这一世如果没有改变,他未来还是永远入不了正法,因为他戏论熏习进去的东西,他的阿赖耶识,把它记得非常清楚,他未来世,还是会跟六识论相应的,所以很多人听了以后,赶快离开刘灿梁,回到正法熏习是对的,因为赶快断除这个戏论熏习,否则的话你一直戏论熏习,你就没有办法,真正回归到实证如来藏,来了解说,我的这个五蕴十八界,真的是由我的如来藏所出生的,可是为什么不自在,为什么不自在?那我的执著烦恼是什么,我执著烦恼是什么,法执是什么,不知道的智慧又有多少,那怎么办?

  善知识教导我,我们现在就在依止我们导师善知识教导,现在他讲的说,一切种子的智慧叫一切种智,刚刚开悟的时候只能叫总相智,刚开悟的总相智就是实相,实相的智慧就是知道说,原来五蕴法的根源就是如来藏,这叫实相智,这叫总相,一开悟的时候知道说,五蕴十八界确实是由我的如来藏所出生,所摄持,叫总相,不是他说的这个,其他的一切种智那就要熏习,熏习一切种智,就要熏习百法明门,慢慢了解说,最基本的一百个法是哪一些,有五位嘛,心王,心所法,色法,心不相应行法,无为法,这五位的法要慢慢去了解,这些法到底是,什么样的内容功能?这里面呢,怎么样是如来藏本身的人无我,法无我,你要怎么去,生起这个无我的智慧,去除你的人我执法我执,这个才叫作熏习一切种智。

  不是一天到晚只是刘灿梁讲的种子起现行,他就那么一句话,他的三句不离本行,就是种子起现行,对不对?上一次我们讲《坛经辨讹》看那内容也是,到处讲种子起现行,所以你看,他说菩萨只具备道种智,知道了种子的智慧,道种智,刚刚开悟的七住菩萨,只知道总相,连别相智都还不具备。一切种智的智慧在开悟以后,一定要跟随善知识来熏习,那么这个善知识一定要实证,实证道种智一分的,才有办法教你,真的,因为他实证,他才有办法了解经论里面,要说的道种智是什么?所以我们要跟随地上菩萨修学,地上菩萨实证了道种智的一分,那么这个道种智呢,不是只有知道,眼根眼识耳根二识这些十八界法,都是如来藏的种子功能,不是这么简单,这几句话就讲完啦,对不对,那你每天一直讲种子功能,种子功能种子起现行,那能获得什么样的种智的熏习呢,最重要的在什么地方,就是我刚刚说的,你这样的一个五蕴身,被你本来自在的如来藏,藉因藉缘变现了以后,不自在,对不对?会老会病会死,对不对?不自在,为什么,那哪些无明你要去除,习气随眠要去除,你的这些粗重的所知障烦恼要去除,有一些属于异熟品的烦恼,你要去除,你如果不知道是哪些烦恼,如何能够去除,你要如何能知道,善知识教导你啊,所以我们现在在这个增上班学习《瑜伽师地论》都在学习这些。

  那这些法呢,你了解以后,你说那我怎么样去修学除掉这些烦恼执著,就是习气随眠,我执法执,怎么去去除,怎么去把这些粗重烦恼去除,用什么方法,用六度波罗蜜的方便,去修学去去除去为众生做事,去布施,财布施,法布施,去护持正法,去摄受有情的过程里面,去除自己的贪悭,去除自己对有情的贪爱的执著,自己的悭吝,学戒行去除掉自己一些可能犯的恶行,学忍辱跟众生互动的过程,去学忍辱,在这过程里面就是转依如来藏,因为我们刚有说过,七住位以上的菩萨,你就是懂得怎么转依如来藏,熏习种智的过程里面,你就要转依如来藏,去行你所谓的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这六度波罗蜜多,乃至十度波罗蜜多,这样子不断为众生,去行的过程里面,一直到你福德具足,因缘具足,你能眼见佛性,乃至你能够入行位,到十行位满心的时候,证得犹如阳焰,到回向位满心的时候,证得如梦观进入初地,那么这样的一个修行的过程里面,就是做什么,就是知道说我们这五蕴十八界都是如来藏所含藏的种子功能,那祂在帮我们变现,这五蕴十八界的时候,都是因为依止于我们这些习气,烦恼随眠而相应的,而不是跟他自己的本来自性清净相应的,对不对,所以我们的这个五蕴,才会不自在。

  那懂得这个道理,就是这样不断去为众生,去利益众生,摄受有情,摄受国土,修习熏习种智,心里所依止的就是这个智慧,修集足够福德,我跟大家说过,到初地以上,所呈现的果报身,就是实报庄严土,他呈现出来就有什么,就有他的一分少分的这个三十二大人相那一分,不断的去为众生去奔走利益,怎样去护持正法,怎么推邪显正,救护众生,离开被邪见所误导,被邪见所害的这些有情,不断的去奔走去做,自然他的什么,我们三十二大人相里面有什么,手足网缦,脚底的什么,手脚各方面的这些等等圆满的法相,这些都是从初地开始,就有少分呈现,就是因为不断的用你这个如来藏所生的五蕴身,去为众生做事情,为利益众生的过程里面,不是存在著以自我,以五蕴我与我执为主,而是转依了如来藏的人无我,法无我,来行这些菩萨行,因为你懂得这些内容,不断的熏习过程里面,也不断的行菩萨行过程里面,你才有办法去证得种智,到证得如梦观,如梦观不是一种手段,那是最后出现的证境,呈现了以后,那是因为你具足了,这样的一个福德智慧,然后才能够证得那个证境,发十无尽愿,入地,入地以后在哪一世,在哪一世再去成就果报身的时候,那一世自然就有少分的,三十二大人相的果报身,这个叫作实报庄严土,初地以后,以后的每一世的果报身,都会呈现的。

  我记得我第一次到正觉的时候,然后呢,很快就去禅三,进入这个小参室,跟导师会面的时候,我见到导师的眼睛,很深很深,深遂的眼睛,我们不是在赞叹佛说,那个眼犹如四大海吗?我当时见导师的眼睛,觉得我们导师的眼,很深很深啊,不是普通的这种白眼球黑眼珠,不是这样子,真的耶,我当时觉得说不一样,跟我一般见到的人不一样,那个不就是其中呈现出来的三十二大人相的一种,对不对,将来你有机会进小参室,见导师的时候,你再看看,当时我印象非常深刻,非常深刻,因为当时我自己已经眼见佛性,所以我见到导师的佛性,都不一样,真的不一样,所以我说,所谓你修学一切种智,不是只有在名词上,在名词上学一学,说一说而已,不是在这里,而是要真的这样去行。

  从七住位开始一直到能不能进入十住,行位,回向位,到入地,所以我们说这些内容,哪是刘灿梁所能知道的啊,下面我们再所引用这个经文,你更会知道,原来刘灿梁所说的,什么样的因果关系,这样的因,呈现这样的异熟,他说这个话,就是呈现了大妄语,因为这个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够知道的。那现在他说,七住位菩萨只知道总相智,连别相智都还不具备,七住菩萨在我们这边,七住菩萨经过导师勘验以后,住于七住位的住心,是知道一点别相智的,因为在禅三的勘验的标准,是要懂一点别相智才能过关,所以呢,因为他不知道开悟是什么,他因为是读导师的书读出来的,所以呢,他嚼文字谷,把文字当作那个谷,这样嚼来嚼去,说出来的,他不知道真实意涵,所以他这边说悟后起修啦,什么有一切种智的智慧,或者是说,道种智是什么,一切种智,这些其实是读导师的书,然后不知所以然就运用,有读书可是就是不知所以然,很可惜很可惜,所以希望他能够赶快,去掉他的这些外道盗法心态,真正回归到佛教的三宝,胜义菩萨僧的座下,他这一世就能够免除,就能够免除,持续造恶业这样的一个过失。

  那现在我们说,为什么我能够告诉你般若,为什么刘灿梁不能告诉他的学生什么是般若,因为我依止的是真实证悟的菩萨胜义僧对不对?所以我自己真实证悟,我跟导师,师徒法同一味,将来你们开悟以后,被导师印证以后,你能够说法给人家听,也是法同一味,不会偏离,所以当我在说这些内容的时候,我不必去背导师书里面的东西,我不必背说导师怎么说,把它背下来,不必啊,因为我们从导师这儿,所理解的内容是一致的,不是背文字,智慧的东西,你现量去实证的东西不必背,般若这个东西,你实证以后,被导师印证以后,生起智慧以后,你不需要去背任何文字,你就可以叽哩咕噜,叽里咕噜一直讲,就像我现在,我现在一直讲一直讲,也就脑袋里面的东西,未来大家也是这样,这个才是真正的通于宗门,然后依止于不离宗门的教门,所行的结果才是这样。

  所以我们现在再接下来,来看刘灿梁,他本质是将缘起性空认定为般若空性,我们再来举证,他信受释印顺所说,应成派中观性空唯名的说法,因为我们前面有说,他其实是把释印顺--他的《成佛之道》的一些已经属于错误的知见的部分,当作是宝贝,然后来把它当作是他自己的正知正见,我们从他这一段话里面,我们举证他错误的地方在哪里,刘灿梁在讲,佛法知识的时候,与学员之对答的内容,我们来说一下,女学员问说,【老师,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再解释一下】刘灿梁说,【那个前面有一段观自在菩萨,是观世音菩萨的意思】就这一句话我们先停下来,这个真的是错误的,如果观世音菩萨,就说观世音菩萨,佛怎么还会说观自在菩萨呢,对不对,也就是说,你如果要解释观世音菩萨的话,就不能解释为已经是倒驾慈航的观世音菩萨,不能这样解释,可是呢后面,刘灿梁却解释成倒驾慈航观世音菩萨,那个观世音菩萨,因为观世音菩萨,有一个意涵是什么,也就是如来藏,祂本身可以观察你这个七识心,到底起什么心念,你七识心要作什么,祂都能够观察以后,然后随时支援你,随时满足你,所以称如来藏叫观世音菩萨,这样解释可以,可是他却把祂解释成说,已经是倒驾慈航,示现是妙觉的观世音菩萨,那就太离谱了。

  因为观自在本身有它的意涵,观自在菩萨指的就是说,证悟的菩萨,他能够观察,本来自在的如来藏的法的内容,然后呢,就是如下后面所说的这些,色不亦空,空不亦色,如何如何,可以以实相的智慧来观察的,就称为观自在菩萨,所以我们导师又说,要是由我们来说,我们会说不观也自在,如来藏你不必观察,祂也自在,不需你去观察祂,可是呢,观自在菩萨这几个字,是在告诉已经证悟的菩萨本身呢,他要去现前观察,本来自在,本来解脱的这个如来藏,这个实相心的法是如何,所以这个叫《心经》对不对?《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那我们现在知道说,这里他把观自在菩萨,说成观世音菩萨,他的意思不是我们刚说的意思。

  我们下面来看,然后这个女众学员就说,【就这一句[行深般若]】她想知道,因为刘灿梁解释般若,实在是更让人摸不著头绪,所以人家再继续追著问说,那行深般若是什么意思,好刘灿梁的回答,大家不要喷饭,吃饱的东西不要喷出来,因为我们其实,已经吃饱过一阵子,好在我们不是刚吃饱就说,刚吃饱就说,刚刚吃的东西就要喷出来,刘灿梁说【观世音菩萨祂因为修行很久了,已经修行到深般若,深般若,什么叫深般若,刚开悟的人,只在这一个是有如来藏,这里面的种子清不清楚,搞不清楚,刚开悟的菩萨,观世音菩萨是等觉菩萨,已经从七住到初地,到十地,叫等觉,因为观世音菩萨已经到等觉啦,对种子起现行都非常了解,祂根本跟佛差不多啦,所以叫作深般若】

  真的是冤枉,这曲解经文,真的是把佛的这种,甚深极甚深的意思曲解,而且诽谤观世音菩萨,诽谤佛所说的般若,诽谤一切证悟的菩萨,因为《心经》,《心经》是《金刚经》的浓缩,对不对,《金刚经》是六百卷《般若经》的浓缩,《般若经》的角色是属于这种对于实相心如来藏,本身实相的法的总相的述说,还没有进入到方广唯识,《般若经》本身只是一个总相的述说而已,就刚刚我们说的,开悟的菩萨一定要知道,自己五蕴出生的根源就是祂,就是如来藏,不是只是听闻知见而已,而且要证明,证明我的五蕴真的就是这个阿赖耶识出生的,祂现在还跟我的五蕴同在呢,要证明,讲不清楚,对不起,你不能过关,因为没办法生起智慧。

  这里面他却说,这个行深般若是因为观世音菩萨已经到等觉了,所以祂行的是深般若,那么这样子来讲的话,这个《心经》的角度,应该是在唯识,因为祂已经行深,深到跟佛差不多,可是《般若经》的角度,《般若经》是先讲了以后,才讲方广唯识,那这样子到底,刚开悟的菩萨说懂《心经》是不是抬高自己的身价,因为你说我懂《心经》,可是人家明明说,刘灿梁说,是观世音菩萨已经修到等觉,才能够知道深般若是什么,那这个太离谱了,整个太离谱了,开悟的七住位菩萨就知道,依照他来讲,那是不是表示,刘灿梁今天也已经等觉,所以知道观世音菩萨深般若在哪里,是不是等于是这样讲,太离谱,这个地方其实过失很严重,这样的解释过失非常重,这个地方的解释是怎么样,你看他真的是,三句不离本行,种子起现行,他只会讲种子起现行,他所谓的深般若是说,你只要种子起现行,不知道深跟浅在哪里,我不知道他所谓种子起现行的深跟浅差别在哪里,他只要对种子起现行,都非常了解了,就跟佛差不多,叫深般若,其实这个地方,真正的意思是什么?

  不是观世音菩萨,已经修到等觉了,不是!而是已经开悟的菩萨,不断的依止他的般若实相智慧,转依他的如来藏,真如人无我法无我,转依以后,一直不断去行菩萨行,对不对,行菩萨行,一直能够运用,运用他所证的这个实相,般若实相智慧,来转变转变他自己的五蕴的意识的我,对这个五蕴自我,这一部分的虚妄的部分,他能够不断的了解以后,还能够懂得说,五蕴本身原来就是属于如来藏的一部分,讲的是这个,就是我们说的七住位满心,要知道为什么,五蕴十八界也是无生,为什么五蕴十八界也是不生不灭,我们导师不是有说吗,原来五蕴十八界也是不生不灭。

  可是,明明二乘法说,五蕴十八界是有生灭,为什么菩萨说,五蕴十八界不生不灭,就是你开悟以后,你要能知道,原来我的五蕴十八界是由如来藏所生的没有错,这一点确认,还要知道,这五蕴十八界本来就是如来藏,本来具足的种子功能,不是什么时候,突然出现这种种子功能,如来藏无始劫以来就有,本来无生,这个种子功能,也无始劫以来就有,本来无生,没有一法可以灭掉,这五蕴十八界的功能种性,因为如来藏不可灭,所以如来藏才可以一世一世的,藉种种因缘,从祂自己的种子功能,把你的五蕴的异熟果报呈现出来,菩萨观察到说,原来五蕴十八界也是无生,所以菩萨才不畏惧在世间的生死,才发愿世世常行菩萨道,发这个愿的时候,心里面是很清楚的,这个是行深般若波罗蜜的意思。

  也就是说刚开悟的菩萨,以后对于这个部分,不断的去现前观察转依,转依如来藏以后去现前观察,他对于这个虚妄的我,这个部分确实了解,而且懂得虚妄的我,原来是由真我所出生的,这个真我呢,现在还不是全部真的,因为这个真我呢,含藏了太多过往过去世所熏习的这些,无明我执,随眠习气,戏论熏习太多,所以还不能说祂是真的,所以佛有说,真非真恐迷,所以对于凡愚不说,这个阿陀那识,不说嘛,因为说了以后,他就把祂当作我,只有菩萨才能够,因为开悟以后转依了以后,不断的去现前观察,所以他对于五蕴,虽然是属于生灭法,可是从般若实相的角度,知道原来它也是无生,既然这样的话,又何必急于去灭掉,五蕴十八界出生的这些贪爱,不必急于灭掉,急于灭掉的话就无法,行三大阿僧祇劫的菩萨行,所以菩萨知道以后,留思惑留著,跟他眷属之间这种情缘留著。

  今天我们导师不是说吗,罗睺罗,不是罗睺罗,就是那个难陀,难陀尊者是佛的弟弟,所以对他很好,又带他去欲界天看看,又带他去地狱看看,所以他才知道说,原来要精进,跟佛有那分亲情真好,我们跟我们导师,也有一分亲情,是不是也真好,我们跟导师过去世都有眷属之亲情,所以你看,导师一定会照顾我们的,就像佛照顾这个,孙陀罗难陀那样子,我们就很放心,大家菩萨底忧郁,懂这个道理吗,他会照顾我们的,所以呢,这个部分,刘灿梁这样子解释,说这个【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指说,观世间菩萨已经是十地等觉,所以祂对于一切种子起现行,都非常了解叫深般若】这是错误的,错误的。

  那接下来我们再来看,刘灿梁怎么说,刘灿梁说【我们刚刚证到如来藏,我现在坦白讲,我也是有总相智,还有现观别的种子起现行,像我碰到你们每一个人,我都是现观,我碰到你为什么是这样子,为什么那个是这样子,我都会去现观种子,为什么,过去现在未来的种子,它是怎么起现行的,我现在才一个一个去现观】这句话是他大妄语的证据,因为这句话,表示他已经证如梦观,他认为说,你跟我过去世是什么关系,我都知道,为什么我们是这样碰面的我都知道,他就这样讲的,所以呢,他们有一些跟他学的人,会说刘灿梁有时候喜欢说一些神通的事情,其实他就是以为,他自己已经知道,每一个来跟他学的人的过去世的因缘是什么,这个是要有如梦观才行的,所以刘灿梁在新西兰,他的儿子,人家说刘灿梁的儿子,也证得如梦观,表示刘灿梁自己证如梦观对不对,所以这个就是大妄语,证如梦观表示是入地,一个人只要说他证了如梦观就是在跟你宣示说,他已经入地了,所以呢,他这样子讲,我们下面会来跟大家说,这个是他的妄语,因为刚刚证了如来藏有总相智,现观种子起现行,不是像他这么说的,刚刚证了如来藏的人,总相智是说,知道自己的如来藏是哪个,也知道一切有情的如来藏是哪个,这是总相智,知道一切畜生道,一切阿猫阿狗,什么种种之类的如来藏是哪个,这是总相智,不是像他所说的,现观种子起现行,碰到每一个人都知道说,他为什么是这样子,然后还有什么,还有什么说,碰到你为什么这个因缘,然后还去现观过去现在未来的种子怎么起现行,一个一个要去现观,现在七住位的菩萨,没有这个能力,只有一个能力是什么,就是能够依止于这一世所证的般若实相智慧,知道过去世我的五蕴也是这个如来藏生的,未来世我的五蕴也是这个如来藏生的,同一个如来藏生的,这一点一定会知道,可是绝对不会像他所说的,过去现在未来的种子,怎么起现行了,他要一个一个去现观,这要是什么样的证量,才做得到,不是七住位开悟的人所做得到,他说他坦白讲,他也是有总相智,总相智不可能有这种智慧,可是他没有总相智,我们已经知道他没开悟对不对,所以没有开悟,就不可有总相智。

  好那我们现在再来说,他下面怎么说【观世音菩萨早就统统清楚啦,跟佛差不多啦,叫深般若,按照中文应该是说,观自在菩萨波罗蜜多行深般若,先开波罗蜜多,是开悟的意思,祂已经开悟了,然后才因为修行到深般若,波罗蜜多是开悟,证如来藏的意思】这个是他创见,随便要把经文拿来,随便自己创造,行深般若波罗蜜多不能改,不能改说先波罗蜜多,然后再什么什么,因为他不懂那个意思,人家问他,他不懂就硬掰,自己硬要去用世间的智慧,去创造一个,他认为应该是这样的,你不能去改,观自在菩萨,你不能改祂,行深也不能改,行深什么,行深般若波罗蜜多,因为他每一次现观的时候,都能现观他的五蕴已经在解脱的彼岸上,自己的五蕴就在如来藏里,不是就在解脱的彼岸,所以才叫作行深般若波罗蜜多。

  因为五蕴永远是在如来藏生生死死,那如来藏就是生死的彼岸,不对吗,如来藏就是生死的彼岸,那开悟的菩萨能够知道,自己的五蕴就是在如来藏里,没有离开过,那么就现观自己的五蕴,原来已经在解脱的彼岸,可是就是因为大多的这些,习气烦恼戏论熏习随眠的关系,所以仍然要生死不断,可是却在如来藏里生死不断,这个叫行深般若波罗蜜多,不能随便乱改的,然接下来,我们说他再怎么说呢,刘灿梁说【在开悟的基础上,继续修行到深般若,因为祂已经到等觉菩萨,祂已经能够照见五蕴皆空了,祂已经是住如来藏,了解如来藏,已经完全五蕴皆空了】要到等觉菩萨,才能照见五蕴皆空,有这么差吗,七住位菩萨,开悟的时候,能够证悟说,原来我的如来藏,就是我的五蕴的根源,原来我的五蕴的空相,没有离开过如来藏,当时就已经照见五蕴皆空,开悟的菩萨不能照见五蕴皆空,还要等到等觉位,那这样,中间到底要修什么,这五蕴皆空到底是什么道理,什么内涵?

  五蕴皆空的意思就是,五蕴本身它都是生灭不断的,没有自己的法性,可是这个五蕴,不是自己出生的,这个五蕴是由如来藏藉因藉缘,亲生辗转间接而生的,这些空相的法性,也是如来藏变现出来的,所以五蕴的空相以及如来藏本身真实的空性,这才能说照见五蕴皆空,只是照见而已,有这么困难吗,要等到等觉位菩萨,才能够照见五蕴皆空,这个外道,我们只能说是外道,真的不了解佛法,所以呢,他这样子说,他已经是住如来藏,了解如来藏,已经完全五蕴皆空了,这个就在谤佛,毁谤佛所说的法,把一个这个只是中道的法,七住位菩萨所证的法,他却要把它移到说,这是等觉菩萨所修证的结果,那等觉菩萨不就等于,所证的结果很差吗,只能照见五蕴皆空,等觉菩萨有这样差吗,等觉菩萨已经要进入妙觉,百劫修相好,快要成佛了,才照见五蕴皆空而已,所以在他解释这个经文,本质上,他真的是脚底都不会冒汗,应该讲起来就会觉得脚很凉,因为不对,对不对,他都不会!

  然后我们再看他下面怎么说,他对五蕴皆空真的不了解,又有女学员问说,【其实这一句话,她说的这一句话就是照见五蕴皆空,就是缘起性空】刘灿梁怎么回答呢【对,缘起性空不是如来藏,是世间法】那个女学员说【这个空应该是那个空吧,就是缘起性空吧】也就是说照见五蕴皆空,人家一直问他,是不是缘起性空,结果他怎么答呢,他说【缘起性空】请问大家照见五蕴皆空的空是缘起性空?不是,那这个就是,释印顺六识论的理论,释印顺认为《般若经》就是在讲缘起性空而已,所以呢因为缘起性空,所以性空唯名,释印顺的成佛之道,就是在告诉一些相信他的人说,五蕴十八界都是缘起性空,那般若呢,只是告诉你,这些缘起性空,然后呢,只是用这些名字来告诉你而已,这些只是名称的解释,不一样而已性空唯名,没有真实法的,所以你看,他这样来解释《心经》就是以六识论缘起性空的这种断灭的理论来解释《心经》,所以他认为等觉菩萨,祂修到等觉以后才真正能够懂得缘起性空的道理,才照见五蕴皆空,实在太冤枉了,然后呢,这女学员还是追著问,问得好啦,你这样讲我还是不懂,问说【这样子应该是空性还是性空啊】人家学员比老师有学问,看起来是这个跟著他学的人是比这个刘灿梁有学问,理路好思路好,逻辑好,一直要问,结果问到,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答,刘灿梁说缘起性空,性空不是空性,好接下来你看他这一句话,他这一句话,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空性【缘起性空,性空不是空性】可是呢,解释起来还是缘起性空。

  我们来看下面他那一段话,刘灿梁继续讲说【一切的蕴处界,这现象界的一切都是空的相,这是空相,这是世间法,讲世间法缘起性空,是讲十二因缘,世间法的一切因缘,都是因缘具足后,它出生来了,怎么出来,由如来藏种子现行出来的,它本来就不存在,也是世间法,这两个是小乘讲的,大乘讲什么,空性如来藏,如来藏本来就是空的东西,空的性质,空性如来藏是大乘法讲的,是讲世间的一切,都是因缘具足后才产生的,本来是不存在的,大家听懂吗,是讲空性如来藏】请问大家听懂吗,他讲空性如来藏是什么,空的东西,空的性质,没有东西的喔,是空的没有什么法的,是一个想像的东西,祂是什么,种子起现行,他的三句不离本行,就是种子起现行,可是您想想看,他讲来讲去,二乘法讲的,他说,现象界的一切都是空的相,这空相是世间法,十二因缘,世间法的一切因缘,都是因缘具足后出生,这个也是世间法,他说这两个是小乘讲的,然后他大乘讲的是什么呢,大乘讲的是世间的一切,都是因缘具足后才产生的,本来不存在的,请问这两个一不一样,一不一样,一样,他讲大乘法,也是讲小乘的缘起性空,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空性,他要讲空性的时候就讲,有一个空性如来藏是空的东西空的性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空,叫作空性如来藏,大乘法讲这个,也就是什么,因为我是刘灿梁的知音,所以我知道他在讲什么,他是说,小乘法讲一切都是空的相,都是空相,大乘法呢就把这个空相呢,用一个名称来讲说,空性如来藏,这个就是刘灿梁的意思,这个就是释印顺的中心思想,释印顺的中心思想呢,认为般若呢,就是重复讲一次而已,也就是说佛,阿含里面讲了太多了缘起性空了,那么再讲一次缘起性空的法,用一个所谓般若的名词来说而已,他就是这个意思。

  这个意思呢,就是释印顺在《成佛之道》里面的中心思想,所以刘灿梁说出来的东西,就是这个理论,因为我是他的知音,我们导师是释印顺的知音,那我们今天从导师学,所以我们也知道释印顺的东西,所以你看他讲出来的,根本就跟小乘的东西一模一样,请问这样有什么尊贵可说,有什么说是妙法可说,妙在哪里,不妙欸,这根本就不妙啊,有什么说叫妙法呢,然后你看,他继续讲,【也就是这一些东西,为什么空性本来不存在,就是如来藏的种子,异熟后起现行所应现的,所以这个叫真空,这个假空,世间的一切都是生灭的,所以这叫生灭法,空相是讲生灭法,祂讲的是缘起法】他讲的是,这个他应该是讲空性如来藏,【祂讲的是真正的佛法正法,空性法,如来藏法,所以叫第一实义法,缘起法就是妙有的意思】狐狸尾巴又露出来了,对不对,【有有世间的一切祂叫真空,真空是妙有如来藏的空性,这种子起现行后,有了一切的世间,所有的人类,器世界,全都有了,就是由如来藏起现行变现,所以叫妙有,叫真空】这个五蕴十八界现行以后,请问是妙有吗,妙不妙,可是今天刘灿梁告诉他的学员缘起法就是这些五蕴十八界,藉因藉缘而有,就是妙有,为什么是妙有,是种子起现行,所以他认为种子起现行就是妙有。

  可是我们导师讲《法华经》讲这个《妙法莲华经》的妙法,讲了两个小时对不对,讲了什么,讲如来藏,不是讲五蕴十八界法,所以呢,他说,他的名字讲说,种子异熟起现行,所应现的种子起现行后,所应现的叫真空,种子起现行呢,就是空相啊,怎么又会变真空,然后呢,这个假空,五蕴十八界是假空,种子起现行是真空,那五蕴十八界就是种子起现行,绕来绕去还是同一个,还是同一个,所以他说,真正的佛法正法空性法,如来藏法叫作第一实义法,是没有错,可是由他讲出来,变成是缘起性空包装出来的,也就是如来藏,祂是假名而说的,是二乘法缘起性空假名而说的,那就不妙,不正,就不是真正的佛法,就不是第一实义法,是世间法,所以他说缘起法就是妙有的意思,不是!

  真空与妙有是指什么呢,讲如来藏祂具有真实的法性,这个法性真实不虚叫妙有,大家知道,讲妙有呢,都是讲如来藏的真如佛性,祂的妙在哪里,妙在于说,这样的真如佛性,是本来具足而有的,不是藉因藉缘而有,没有一个法能出生祂,没有一法能灭祂,同时呢,祂能够出生一切法,出生一切法,这一切法呢,都不能脱离这些妙有的掌握中,也就是祂出生了这些五蕴十八界法以后,祂本身这些清净的法性,清净的佛性,没有离开过祂所出生的这个五蕴十八界法,要由祂清净的佛性来支撑,来支撑这些五蕴十八界的运行,这就是妙的所在啊,就像导师有解释过,说这个镜子,镜子能现影像嘛,这个影像是属于镜子所有,对不对,因为影像在镜子中,就像这样子啊,所以五蕴十八界,都是由如来藏所现的,那真正开悟的菩萨,见到这五蕴十八界的影像,就知道说,必然有这个镜子的存在,是这样子啊,因为这个第八识如来藏的体性,犹如虚空,犹如喔不是就是喔,犹如虚空,所以祂不是你肉眼可见的,祂不是一个形状,不是一个物质,不是肉眼可见的,所以你开悟的人,证到如来藏的人,是以智慧而见的,是以慧眼而见,慧眼而见,智慧而见,说那这个就是如来藏,就因为你见到了,你看到了这个镜中的影像,你知道这个影像,从来没有离开过镜面,你知道必然有这个镜面存在,你以什么而知,以智而知,智慧而知,以智慧而见,不是以肉眼,所以你说,我能够见到有情的如来藏,那是慧眼不是肉眼,所以我们说,妙有指的是这个,真空是什么,真空我们待会再补充一下。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