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门与教门 第13集 正礼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今天开始由我来接著后面要来辨正吴胜奇,就是我们前面,辨正了刘灿梁之后,吴胜奇是刘灿梁的学生,而且他也带领了一批学员,因为他带领了这一批学员,也误导了这些人,所以我们必须,在辨正刘灿梁之后,再来辨正吴胜奇他的一些过失,因为这个过失非常的严重,譬如说,我们这堂课的名称是宗门与教门,吴胜奇先生他对于宗门跟教门他都不了解,他产生了一些过失,我们希望说吴胜奇先生,他可以免除这些过失,所导致的这些恶业,譬如说他有大妄语的过失,因为他没有证得宗门,而自认为证得,宗门所证悟的这些内涵,所以他就有大妄语业的罪业,那除此之外,因为他对于教门也不了解啊,所以他所说的这些法义,是不清净的,那不清净也会误导很多的学员,他会走向不清净的方向去,因为会导致很多人的法身慧命受到损害,所以我们必须要来辨正这个事情,让吴胜奇先生还有他的随学者,能够回归于正法,为什么这个很重要呢,因为未悟言悟跟不净说法,他所犯的过失非常的严重,而且会导致很严重的罪业,也会导致他们沦堕于三恶道。

  我们看看我们的资料里面,在《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也就是我们一般说的,《楞严经》里面佛陀就有说:【阿难,如是世界六道众生,虽则身心无杀盗淫,三行已圆,若大妄语,即三摩提不得清净,成爱见魔失如来种,所谓未得谓得,未证言证,或求世间尊胜第一,谓前人言“我今已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诸位菩萨”求彼礼忏,贪其供养,是一颠迦,销灭佛种,如人以刀断多罗木,佛记是人永殒善根,无复知见,沈三苦海,不成三昧】

  《楞严经》里面佛陀跟阿难就开示说,六道众生如果有人他修行,他没有杀生,也许他素食,因为一贯道也素食嘛,他没有杀生,那他有没有偷盗呢,他可能世间财物他不偷盗,他没有邪淫的事情,即使这样的事情,他都没有犯,可是如果说他产生了大妄语,对于宗门不了解,对于教门不了解,而不净说法,未悟言悟的话,那就是三摩提不得清净,也就是他对于真正所实证的智慧正受,他是不可能清净的,然后他就会怎样,会成就爱见魔,他本身因为有所贪爱,落到那种他自己所贪爱的某种见解里面去,然后成为魔的眷属,然后就会失去了如来种。

  什么叫如来种?菩萨就是如来种,因为修了菩萨法之后,最后可以成佛,可是如果说这个知见不清净,他就没有办法成就佛道,他就会成为魔子魔孙,然后他就会失去如来种,他将来是不可能成佛的,它的内容是什么,就是未得谓得啊,也就是他没有获得任何的果证,也没有任何的实证,他就说他实证了,或者是说,他没有证得一些果位,他说他证得某些果位,或求世间尊胜第一,譬如说大家很尊崇菩萨,可是他觉得他也是菩萨,因为他想获得世间尊胜第一,那他就是会有这些过失,然后在别人面前说,他得到须陀洹果、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道、辟支佛乘、乃至十地、地前诸位菩萨,譬如说,我们说明心是七住的菩萨,吴胜奇先生他就会说,他也证得了,他也证得七住位,乃至说这个十住位,像这样子,这就是所谓的未得谓得,未证言证的这种过失。

  然后为什么要这样来说呢,因为这样子就可以怎么样,贪得别人的礼忏,别人对他恭敬啊,或有什么事情,要跟他忏悔啊,然后他就以此为乐啦,贪求这样的供养,这样子都是属于怎样,一颠迦,一颠迦就是一阐提人,他是善根断尽了,然后会消灭佛种,也就是说,因为他的方向偏颇了,他所见到的那个方向,不会是成就最后佛道的那个方向,那个目标都错误了,这样子就好比一个人,把这个多罗木,就是一种树木,把它的根都砍掉了,因为砍掉之后,佛就会授记这个人,这个人永远都会丧失他的善根啦,而且没办法再获得大乘的知见,然后沉沦于三恶道的苦海里面,不能成就三昧,永远不可能获得智慧了,所以说这个大妄语业,它是非常严重的。

  而这个大妄语业,如果说他还有领众的话,一定会导致不净说法,这不净说法事实上是另外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可是因为我们,知道他的这个关联性,所以我没有引这个经文,那也是非常严重的,在《佛藏经》里面也说,这样的过失会让这个人,永远沦堕在恶道里面,所以我们孙老师在前面有说,宗门教门它一定是互相契合的,如果他对于宗门,跟教门没有契合,那他一定是不可能,说他有什么通宗,或是通教的这种能力,那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不知道,宗门跟教门的这个内涵,而说他有证,那就是产生很严重的过失,所以我们必须要来,指正一下吴胜奇先生的这种过失,可是我们指正他这个过失,并不是恶意的,因为我们也是希望,他如果想要修学佛法,那就应该要遵从佛语来修学,所以我们引了佛陀所说的圣教量,也希望说吴胜奇先生,他能够重视佛所说的开示,能够免除这个大妄语业;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既然是菩萨,那我们应该当众生【不请之友】,这个【不请之友】吴胜奇先生他也有提到,可是他没有解释,可是什么是【不请之友】呢,这个【不请之友】我记得以前我在读经典的时候,这个【不请之友】那这个朋友一定是很好喔,因为称为朋友嘛,可是事实上,有些人对于这个【不请之友】是怎样,什么叫【不请】不欢迎啦,翻成白话叫不欢迎啦,不欢迎这个朋友啦,可是菩萨常常要作为众生,不是很欢迎的朋友,为什么呢,因为菩萨有时候是很直心的,抛出那个善意,可是那善意是很直心的,直接会告诉人家,你这个地方不正确喔,你应该改正喔,那为什么我们必须要,这么公开的场合来谈吴胜奇先生的过失跟错误呢,因为事实上我们也没什么机会,跟他说什么,虽然我们孙老师有跟他见过面,可是也没有办法说很多,虽也有通过一些信,可是好象也没有获得很好的回应,所以说我们,似乎没有一个很好的管道,来告诉他这些错误,而且似乎看不到吴胜奇先生他有改过的这些现象,所以我们必须要在这种场合里面来辨正这个事情。

  我也相信,可能有一些人认识吴胜奇先生,那我们希望说今天的辨正事实上,是为了要能够抛出这个善意,也就是说,我们希望能够利益他,可是不是只有利益他,我们也藉用这个机会来利益大家,为什么呢,因为如果我们要来,谈谈什么法,总是要有个主题嘛,所以我们就藉用这个主题,然后把吴胜奇先生,哪里讲错的地方,希望帮他更正,而且藉用这个机会呢,把这个内容说给大家听,大家就可以利用这样的机会,提升佛法的知见,也因为这样子的因缘,是由吴胜奇先生所引起的,我们这样辨正之后,更正他的错误,然后呢,因为大家有这个机会来提升见解之后,这分功德也跟他有关,也可以因为这样来利益他,所以菩萨,要作为众生的【不请之友】。

  事实上他有很多好的层面,唯一有一个不好就是,当事人不是很高兴,我们希望说他能够接受,也希望说我们这几天辨正的内容,他能够看到,我们也希望,他能够把心静下来,好好的来思惟,我们所提出来的辨正,因为我们真的很想,当他的不请之友,而且这确实是菩萨所应当做的,譬如说在《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二十里面有说,【若我不令一切众生,住无上解脱道,而我先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则违我本愿,是所不应,是故要当先令一切众生,得无上菩提,无余涅槃,然后成佛,何以故,非众生请我发心,我自为众生作不请之友,欲先令一切众生,满足善根成一切智】

  这段经文是说,这个菩萨他是怎么样发心的,它说菩萨会发心说,如果我没有让一切的众生,住在无上的解脱的这个道路上面的话,然后我自己就先成佛,先获得无上正等正觉,那就违反我的本愿,因为我们当菩萨的本愿,就是希望大家一起成就佛道,我们不想说,我自己成就佛道,然后把众生都抛弃在后面,不理会众生,菩萨不会是这样发心喔,就像我们导师他也发心,他在《菩萨底忧郁》里面说,虽然他现在的证境很高,我们离他很远喔,可是我们导师,会不会抛弃我们说,那我自己走啦,你们就慢慢来吧,我自己先去成佛,导师会不会这样子,(不会),不会这样子嘛,真正的菩萨他一定想的是,众生的道业应该如何,怎样来利益众生,让众生一起来成就佛道,因为这样子才是菩萨的本愿,而且要怎样,不害怕别人超越我们,不害怕说,如果我现在跟他指正,他的智慧将来可能突飞猛进呢,说不定会超越我,菩萨不会这样想,菩萨反而认为说,没关系啊,如果你有那样子的福德跟智慧,你样样方面领先我,那我还是愿意成就你,我也愿意让你来领导,也可以啊!

  为什么?因为菩萨本来就不在乎世间的这些名闻利养,跟这个前后次序,所以菩萨的本愿,一定是这样子啊,可是也是因为,菩萨有这么广大的心量,所以菩萨虽然不求快速的成就无上正等正觉,可是就是因为这样不求,所以他反而道业增进得很快,为什么,因为他就把众生的道业当成是自己所要关怀的那个事项,然后一直去关怀他,去利益一切的众生,然后培值广大的福德,也因为培值广大的福德,也因为对治了众生的这些爱见魔,所以说菩萨的智慧,也因为这样而增进,所以有些菩萨跟我问说,蔡老师,我们在度众的时候或接引人的时候,有些问题都不会讲,那该怎么办,那就试著讲,譬如说如果我们去接引人,如果说他会有一些疑问,那个疑问应该怎么回答呢,人家会提出问题,譬如说,你为什么要来修学如来藏法,你要能够讲出来,可是当这些人的问题提出来,你能够逐步逐步一点一滴地能够回答他之后,你的智慧就会越来越好,为什么,因为你就开始知道,为什么他有这个疑问,他的疑问应该如何帮他解答,那我们的智慧,就这样一点一滴的增进。

  所以说菩萨不是要去,我要如何先成无上正等正觉,不是这样的心,而是因为想要利益众生,想要帮助别人,也能够获得正法的利益,是因为这样的心,所以他就去帮助别人,可是从帮助别人里面,就会发现这个人他的生活上,有什么福德不够,所以我应该帮助他,告诉他怎么样,修一些世间的福德,那也可以发现,这个菩萨或是这个某某人,他可能因为某些知见不正确,观念不正确,所以说常常做错事情,那我们就应该怎么样帮助他,那个观念正确,有正知见,因为这样帮助之后,如果这个众生有了福德,我们也因为这样子,而有一分的福德,为什么,因为他的福德,是因为我们帮忙他,他才获得,所以因为我们对他的帮助,他的福德我们也获得一分,那他有一些不正确的观念,我们不也就是帮助他,因为帮助他之后,我们对于众生心里面的,无明烦恼或是怀疑,应该如何去对治,我们也多了一分,方便善巧跟智慧,就是因为这样子,一直做一直做,所以菩萨最后就可以怎样,虽然心中没有说,我要先成无上正等正觉,可是就是在利益众生里面,自然就因为福德的累积起来,智慧的累积起来,自然就成就了,所以佛道不是只是想著,我如何获得那个知见,如何获得最后佛陀的那个见解,不是,而是从利益众生里面呢,累积了福德跟智慧,所以因为这样子的愿望,不是要先离众生,而是自己愿意去利益一切众生,去帮助众生回到正确的佛道来,因为这样子的作为,所以说最后能够成就佛道,是这样子的。

  所以说菩萨的发心是怎样,要先让一切的众生,获得无上菩提,无余涅槃,然后成佛,也就是心里面真的是希望譬如说吴胜奇先生,他确实能够获得无上的菩提,因为他对于宗门确实是不了解,他对于教门也确实是不知道,那他如何能够获得无上菩提呢,他如何能够获得无余涅槃呢,都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就希望能够透过这样的场合,能够利益他,那我们大家在这边一起听讲,一起来研讨,也可以我们共同来获得,如何是能够迈向无上菩提,如何能够迈向无余涅槃,然后我们就可以怎样,可以成就佛道,可是这段经文说,那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非众生请我发心,也就是说我们这样做,事实上不是对方请我们,而是怎样,我自为众生作不请之友,意思说不是人家请我们,你来跟我讲讲法,那我们才去讲法,不是这样子,非众生请我发心,并不是众生来让我发这个心,来跟他说法,是我们自己怎样愿意来说这个,为什么,因为菩萨就是关怀众生,那菩萨为什么会关怀众生,因为事实上,我们大家都是一家人。

  我们导师说,我们每一个人,都跟导师是有缘的,而且都是成为眷属过,我们以前都是导师的眷属,可是我也相信吴胜奇也是,只是他自己认不认而已,对不对,我也觉得说我们大家都是眷属,以前都是一家人,我认为吴胜奇也是,只是他心中认不认的问题,真的喔,有些人他是不认的,有些人心中虽然读经典说,我们跟一切众生互为眷属,读起来好感动喔,可是有时候他心中没有这样想,所以说才会怎样,会要我们,我们必须要怎样,当众生的不请之友,为什么,因为他心中,就没有那样想,可是我们心中确实是这样想,我们心中确实是也把他当成是我们过去世的眷属,因为这样缘故呢,所以我们也要当他的不请之友,为什么,因为他心中,没有这样认为,所以他心中里面,虽然之前有几番跟我们孙老师接触,可是后来就没有啦,可是事实上我们对他,还是很关怀他的所作所为,因为很担心他造了很多很不好的恶业,可是这恶业,不是他自己要承受而已,很多跟随他的人也会承受恶果,那这样子真的是很不好,对大家都不好,为什么,对他自己不好,对跟随他的人也不好,而且对于,整个正法的弘扬也不好,怎样都不好。

  可是如果说,因为吴胜奇先生,能够听从我们的劝导,也能够感受我们的善意,能够回归大乘的话,那这样的话是最好,我们心中一直很期盼,大乘的弘扬,能够在我们这一生里面,把它完成起来,这样的话,大家都获得广大的利益,也获得广大的功德,那吴胜奇也可以获得,可是他要是不愿意这样做,那对于正法确实是不好,对他不好,对别人不好,对整个佛法也是不好,所以说,菩萨就是顾念著过去的眷属,所以菩萨是很多情的。

  我记得以前我在读书的时候,那个学校是一个基督教学校,还是天主教学校,就是东海大学,我记得那时候,就有人来跟我传教,然后他的传教是怎么传,他说,你要信上帝,你信上帝,上帝就会救你,会让你升天堂得永生,我那时候就问他说,如果说我不信祂,可是我做好人,那我是不是可以升天堂,能够获得上帝的拯救呢,他说不行,他说如果你不信上帝呢,祂不救你,即使你是好人,那问他如果坏人信上帝怎么样,他说坏人如果信上帝,祂照样救他,因为他信上帝,做坏事情上帝会赦免他的罪,我听了之后,我就很不乐意,为什么,我觉得这样就不是,这个上帝有点是非不分,这个上帝有点怎么样,有点那个交换,也就是你信我,我才救你,如果你不信我,我就不救你,所以他是有条件的呢。

  可是我听了为什么会不喜欢呢,因为我以前看佛经的时候,虽然不是看很多,稍微涉猎就知道,菩萨不是这样子,菩萨是怎么样,菩萨是说,你如果做好,我可以帮你忙,你做坏我也帮你忙,你信我,我也帮你忙,你不信我,我也照样帮你忙,我以前看经典的时候,读到菩萨的发心是怎么样,不舍一切众生,不管众生对他如何,信或不信,或是说造善造恶,菩萨都怎样,一律都关心的,我觉得菩萨的那种胸怀,哎呀,让我好感动,所以我喜欢这样子,可是其他的宗教,譬如说基督教它就不是这样子,所以说,菩萨的胸怀就是怎样,就是主动为众生去考量事情,因为菩萨就是能够观察,一切的众生跟我们都是眷属,或是基督教或是天主教,他们就不是这样观察,他认为,我上帝创造你们,你们都要信我,对不对,跟我们的想法不一样,因为他所观察的,跟我们菩萨,所观察的不一样,因为菩萨是观察到说,世间的一切有情,统统都有如来藏,也就是如来藏是从无始劫一直来到现在,而且未来呢,无量劫还要继续存在,所以我们有情都是怎样,互相作为眷属,这个时劫无量无边,因为无量无边,所以我们绝对都曾经是眷属的,可是都是眷属的时候,一定都有很多的情分的,可是如果不是有这样的见解,他就会产生邪见,他就看不到这一点,他就认为我创造你们,所以说没有什么眷属不眷属的,都是我创造你们,你们都要听我的,他的想法是这样子,可是菩萨,我们佛教所说的菩萨,不是这样子,菩萨就是要当众生的不请之友。

  为什么,因为菩萨会主动去眷念过去的眷属,因为眷念过去的眷属,就不希望,他有犯了很严重的过失,就好像我们自己的小孩,我们很多人都为人父母,小孩子明明做错了,难道你不会去劝告他吗,一定会嘛,所以说菩萨为众生不请之友,事实上就是因为他看到,菩萨看到自己跟其他有情之间,事实上是有很深的关系的,而这个关系,是有很深的情分在里面,只是说菩萨这个发心呢,很多人是不能理解的,乃至他心中还会打上问号,有些人也会这样子,为什么,因为他很难想象,他会想象真的菩萨有这么好吗,而且他很难想像说,我的眼前就有这样的菩萨吗,真的有些人会这样子以为,可是我们看到,我们导师写《菩萨底忧郁》他就把它谱出这个曲子出来,把这个词填出来,而且还公开发行,为什么菩萨敢这样子呢,因为菩萨内心真的是没有欺瞒,因为内心确实是这样想的,而且这样子的想,这样的想法那是很真诚的,为什么呢,因为每一个菩萨都会知道说,一切的众生将来必定成佛,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为什么呢?

  因为如果一切的众生,将来一定成就佛道的话,那请问一下,如果我们现在的发心有欺瞒的话,那请问一下,那个众生,如果叫他将来成佛的时候,三大无量数劫之后成佛,那他会不会知道,三大无量数劫之前某某人骗我,他会不会知道,他会知道,菩萨就是因为知道,一切众生将来必定会成佛,所以菩萨说出去的话,一定怎样,内外表里是一致的,为什么?因为将来三大无量数劫之后,要被检验的,总不能说,到时候也许我们大家都成佛了,然后说某某佛你过去你骗我,你某某时劫的时候,你那时候骗我,你那时候对我不好,那时候还不是拆穿了吗,是不是,所以菩萨的发心,都不是这样子,因为菩萨知道一切众生,将来一定成佛,譬如说,有一些阿猫阿狗好了,也许它还没有修学佛道,可是总有一天,它的业尽的时候要成为人,成为人之后,他也有可能接触到正法,他之后他就会成佛,那也许不是三大无量数劫,那是六个无量数劫,也可以嘛,不论多久他总是会成佛吧,可是当他成佛的时候,我们对他的那个心思,到底是好呢,还是不好呢,他那个时候一定会知道,既然一切众生,最后都会成佛,都会能够彼此了解,自己在过去久远劫以前,彼此之间的心里在想哪些事情,那一个菩萨,如果他真正信受正法,在这个成佛的法道,在前进的时候,他的发心一定是怎样,非常的真诚,而且内外一致,只是那个内外一致,而且那种真诚是世间少有,所以很多人很难信受。

  所以菩萨会是怎么样,不是因为众生来发心,你来帮我说什么法,不是,菩萨会主动怎样,我自为众生作不请之友,为什么,因为这个菩萨,都会关怀他过去的眷属,即使吴胜奇先生,我跟他,事实上坦白讲就一面之缘,就是上次跟刘灿梁见面的时候,有那一面之缘,可是也没有真正谈过什么话,可是虽然是一面之缘,可是我内心里面,也没有说排斥他,我觉得大家能够见面,就是有缘,既然是有缘那也可以利益他,为什么不可以?因为事实上,大家本来就是无量劫之前,乃到呢说不定,是很近的时劫里面,本来就是眷属,那未来世也可能成为眷属,如果说他成为菩萨,那也会成为眷属,而且讲的更彻底一点,因为一切众生最后都要成佛的,为什么,因为三界的苦非常地令人难受,这个轮回生死,是非常令人痛苦的,所以久远劫之后,即使他不回来,他还是要走回成佛的这一条路,那既然迟早都要走,那何不早点走呢?

  而且既然是这样,迟早也会成为自己的同修道友,既然迟早都会成为同修道友,那何不赶快拉他一下呢,所以虽然我跟他只是一面之缘,可是呢,我心中也是这样想,那为什么不要,大家一起常常见面呢,为什么只能只有一面之缘,就像我们跟大家见面,也不会只想跟各位,只见一次面就好啦,大家以后再见,不会,跟大家见面之后,我心中总是想著说,那以后我们应该可以常常见面,而且也不是这一世见面,未来世还要再见面的,所以不只跟各位结这样的缘,也不是只有跟各位讲这样的话,我在我教的班级里面,我也都跟我的学生这样讲,当我的学生就跑不掉,为什么,以后我会跟你们大家常常见面,也希望可以一直,可以一直陪著各位,一起在佛菩提道一起前进,因为大家本来就是眷属,大家本来就是道友,大家本来就是,可以在佛菩提道上面,一起携手前进的,所以不分说,彼此之间环境不同的隔阂没有这回事,我们虽然有一些,环境上面的隔阂,可是那是世间一时,过去世也没人可以隔阂,未来世更不可能隔阂,因为如来藏因缘的运作呢,让我们永远不会隔阂,即使环境不同,我们总是还会见面,总是会在因缘的某种巧妙之下,重新聚会在一起,所以菩萨都是以这样,作为发心的,而且这个发心是要经过考验的,怎么考验,三大无量数劫之后,大家就可以来验证对不对,就是这样子,所以菩萨是要当众生的不请之友,既然是这样子,所以今天我们就来当了。

  所以说,希望说吴胜奇先生有些朋友有在场的话,也希望能够转达,第三点就是说,吴胜奇既然想要学大乘法,那菩萨也应该作为一切众生的道友,确实是这样子,因为我们也看到在说一些佛教经典,表示他想要学大乘经,大乘的这些佛法,那既然想要修学佛法,那就直接来学,所以说,因为这个缘故,我们也愿意当吴胜奇先生的道友,所以我们也愿意跟他见面,虽然上次我跟他只有一面之缘,可是事实上我们还是愿意,跟他正式的见面,因为上次是跟刘灿梁一起见面,如果他愿意的话,这次可以以他当主角,我们跟他见面也可以,这个见面,我们希望能够劝他,能够回归正法,因为菩萨不愿舍弃任何一个人,任何人他只要跟正法沾上边,不管他因缘如何,我们都不希望放弃他,那如果吴胜奇先生愿意跟我们见面,那可以用书面,来跟我们联系一下,如果见面的时候,大家录录音来验证一下,我们当时是怎么说的,因为我们不希望说有一些扭曲,因为我们之前有一些经验,我们必须要做这些措施,如果说见面的内容,都没有任何扭曲的话,那个见面内容是不会公开的,我们上次有公开,跟刘灿梁见面的录音带,那是不得已,因为有一些事情有出入,为了取证这个公信,所以我们就公开,可是我们不是每一次都公开,因为我们也跟刘灿梁的学生,见过面啊,可是那次的见面我们有录音,可是我们都没有公开,为什么,因为没有扭曲,中间没有落差,所以我们就没有公开,所以见面所谈的内容,要不要公开,是取决于双方的诚信,如果双方都有诚信,不会扭曲那都不用公开,可是有扭曲,有一方不诚信,那为了让事情能够还原,我们就被迫只好公开。

  可是我们真的不喜欢公开,因为怎么样,因为我们希望,有时候见面的时候,会有一些法义的论证,那论证难免会有一些胜负,可是我们不喜欢论胜负,我们希望论了之后,大家能够彼此有所共识,能够很理性的来探讨这些事情,那就结束了,可是不希望有别的枝节,可是有别的枝节,我们就被迫必须要能够还原原来的实际状况,所以说,我们也希望这个事情,能够藉由这个场合,能够公开说明一下,但除了这个原因之外,我们跟吴胜奇先生的见面,也可以有别的原因,譬如说我们公开辨正他的法,他不知道宗门的过失,还有不知道教门的过失,有很多过失,我们公开的评论了,既然我们公开的评论,我们也接受他来见面来指正,说我们到底哪里,什么地方评论的不对,我们都愿意跟他见面。

  即使是这样的理由,就像我们之前,对刘灿梁的辨正,我们有作了《坛经辨讹》,那这个《坛经辨讹》我们也有菩萨,送给刘灿梁的家人,这个背景可能要跟大家说明一下,因为刘灿梁的学生,很多都是我新竹班的学员,很多喔,连刘灿梁的妈妈跟妹妹也曾经是我的学生,而且也上满了两年半,他的妹妹还受了菩萨戒,我们那天见面的时候,因为这个录音带公开的,所以我说也没关系,刘灿梁那天见面说,我当时把自己的母亲跟妹妹送到你们讲堂去听课,也是信任你们,我们很感谢他,很感谢他的信任,可是我也真的没有辜负他的信任喔,为什么?

  因为,对于如何信受正法,如何来受三皈依,然后受菩萨戒,然后如何行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乃至如何观行,如何断我见,如何参究,如何作功夫,我全部都没有保留都教她,真的都教喔,所以他的妹妹才愿意受菩萨戒,可是他那天见面的时候,我就问,那为什么你的妈妈跟妹妹,好像很久没有来上课,我有问他这个问题,他说,我叫她们不要去上课,我想要追问这件事情,但是因为那个场合里面,没什么机会,事实上我们是很希望如果我们原来的教导是正确的,你也信任了,那为什么要把妈妈跟妹妹,叫他们不要来继续熏习正法呢,那这样不就对自己的妈妈跟妹妹不利吗?

  所以说这件事情坦白讲,确实是不好,然后还有一件事情,我也需要再公开澄清一下,因为我们新竹的学员,有些人就被误会,为什么?因为刘灿梁就有说,一定是你们这些新竹的人去告状,所以说我们才会来处理他,事实上不是这样子,事实上这个事情是因为在这边发生的,是因为在这边发生的,跟我们原来新竹的学员,是没有关系的,可是这些事情,我们都有适时的来澄清,那今天藉著这个机会再澄清一次,所以我们对于我们所辨正的对象呢,事实上我们菩萨都会很发心,然后主动去把评论的内容送给对方,为什么?因为我们这个评论都是公开的,就是我们的学报也是这样子,我们学报评论谁,我们也会送资料给对方,为什么?告诉你我们怎么评论你,如果我们评论错了,那请你回应,就是这样子,因为菩萨就是要当一切众生的道友,即使有些人他是作佛学研究,他不是真正修学正法,可是我们认为,只要你有心来接触佛法,虽然你不一定想要当菩萨,我们也愿意怎样,愿意提供我们的意见,然后让你来参考,我们也希望这样子,因为菩萨真的是不舍一人,只要有谁跟正法有缘,不管他的初发心怎么样,我们都希望能够改变他,让他成为真正的菩萨,然而这个都是因为怎样呢,因为菩萨真的是希望一切众生,因为都是眷属,能够一起成佛,那这样不是很快乐吗,是不是,大家能够一起来,修学大乘佛法,一起解脱,一起来实证佛菩提,那是最快乐的一件事情,当然不愿意自己只是自己快乐,自己快乐,一个人快乐,没什么意思,如果大家能够都获得,同样的解脱跟智慧,那是最殊胜的,是最快乐的事情。

  那刘灿梁的学生,很多都在我的座下,后来有一个学员有跟我讲,因为那天见面的时候,刘灿梁说,我的学生统统到你那边去,我一个也没留,也没错,为什么一个也没留呢,因为他们也不想回去,为什么呢,因为道理很简单,因为我在上课,我就说,因为有些人他们原来是一贯道,那他们那时候要离开一贯道,是很恐惧的,为什么?因为有些人就发誓,因为他们入一贯道要发誓的,说啊如果将来要离开一贯道,要五雷轰顶还要下地狱的,很多人不敢,不敢离开,我就跟他们讲,没关系,你们就离开吧,如果有什么事情,我承担好了,真的,我就这样讲,可是为什么我敢这么承担呢,因为那种恶愿,在世间里面是不会成就的,因为发任何的恶愿都不会成就,因为法界不会有这样的律则,你今天为了修学正法,那你离开一个错误的邪法,竟然还会遭受恶报,我们昨天孙老师就有说,处非处智力,就是说,如果你造的是善的业,你相应的一定是善的果,哪有可能你今天造了善业,从错误的法教里面,进入到正法,结果还得到恶报,不可能,所以虽然我愿意承担,可是我知道,没事嘛,因为我知道绝对没事,我当然敢承担,对不对?

  因为本来就真的没事,还有我跟他们讲,一贯道想要,他们也信受弥勒菩萨,那弥勒菩萨就在佛教里面,你要来回归正法,来修学弥勒菩萨所传授的《瑜伽师地论》或是如来藏正法,那弥勒菩萨会不会保佑,一定保佑,那你回归到正法来修学,弥勒菩萨所传授的如来藏正法,哪有可能还会有什么五雷轰顶,所以每一个人心里面的那个心结就打开了,不再害怕了,而且不只是这样子,因为当他们接受到正法的熏习之后,他们知道获得了三皈依戒,获得了菩萨戒,乃至他有逐渐熏习了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的这些法门之后,当他也开始能够无相拜佛,拜得比较好,也知道一些观行的这些方法,那他就怎么样,他就已经知道,他已经走过了十信位,他已经在怎样,在三贤位里面的初住二住,三住乃至六住位不等,那相反的,他们也会观察,观察到那个老母娘,那个无极老母她的证量是什么,结果发现,无极老母也没什么证量,因为她最多就是欲界的天神,那他可以再反观,那他以前在一贯道所学的,是什么内容,他也觉得没学到什么内容,就是欲界的一些法而已,可是什么色界无色界,以前都不知道,乃至如何断我见,如何观行也都不知道。

  那你说如果他回去他要学什么,他如果回去一贯道,什么也学不到,而且他也知道,我既然已经是真正信受正法,我的十信位满足,我现在已经在初住位,二住位,乃至六住位,那如果我再回去的时候,我不是倒退回去到,连十信位都不满足,那请问一个有聪明才智的人,会那么傻再回去吗,不可能了嘛,所以为什么他的学生,一个也不留,因为都来到这边,有了正知见之后,当然他就不会留了,而且有些人,他有真正作观行的时候,他也知道我确实有所受用,我确实已经在迈向,已经进入六住位,只是六住位还没满而已,这样他反观老母娘,乃至刘灿梁以前所教导的内容呢,都是怎样,都是没有这些法,没有这些法,那他还要再回去皈依老母娘吗,当然不要,因为老母娘她是一个虚设的,乃至她是一个错误的,那他当然不愿意再去,一个已经快要断我见的人,再去皈依一个连我见,如何怎样断除我见的,这个知见都没有的老母娘,或是连怎么断除我见的,这种知见都没有的刘灿梁。

  所以说,我的学生当然就没有回去,后来有一个学生来跟我说,他说啊,那个是过了一两年,然后在进阶班的时候他跟我说,他说以前刘灿梁就有说,要在这边好好学,学得好了之后,跟我到大陆去弘扬正法,我说那你现在还会想吗,不会不会不会,我才不要去,为什么,因为他知道,只有在正法之中,他才能够真正的实证断我见,他才能够真正的能够明心,因为他知道,以前在那边都是错的嘛,因为他已经接受了正确的教导之后呢,他已经能够分清楚,什么叫作正确的断我见,什么是断我见,怎样叫作我见不断,他能够很清楚分别之后,他哪有可能,再去做错误的事情呢。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