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门与教门 第14集 正礼老师




  刚刚说到刘灿梁的学生,经过我们上课的教导之后,他就逐渐具有正确的知见。有了正确知见,他就不会再去认取错误的法道,当然不愿意再走回头路,所以这是一个理性的信仰,信仰这个佛教的,所以佛教它是不迷信的。它是有很清楚的法教,可以让人家知道说,我到底有没有在前进?我到底自己有没有在进步?我的思惟,还有对于法界的认识观察,有没有在进步?

  事实上这个内容,就是我们导师所教导的内容,也是我们导师要我们传达给所有学员的内容,所以当他能够分清楚,原来我所要走的道路,是哪一些,内容是什么?当他能够分清楚的时候,他就知道,原来外道法里面都没有这些东西,既然外道法里面没有这些东西,那为什么还要回到以前,错误的道路去呢?

  所以我的学生当然就不愿意,因为他已经心得决定,真的不愿意了,所以他就跟我讲,老师,那时候这个刘教授还叫我要好好学,以后要跟他去大陆弘法。我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可是各位知道吗,这样代表是什么意义呢?代表说,事实上他要他的学生,来我这边修学佛法,原来的发心可能不是很正确的,为什么,因为他自己不会教,然后要我来教,教了之后,然后让他去做,怎样呢,盗法的事情,为什么,因为他的学生都知道,他很清楚的知道他就是一贯道,他自己以前是一贯道啊,是来这一边要来修学佛法,因为他们以为,一贯道是一以贯之,可是他们不知道,这一以贯之的意义,就叫一贯盗法,他原来不知道的,可后来弄清楚,原来这样是不对的。

  因为这个是佛教实证的内涵,是佛教的智慧,怎可以把这个智慧盗取到一贯道里面去呢,当他知道原来这样子是不对的,这样叫作偷盗,所以学生当然就不愿意了,当他心中,把这些事情完全确认之后,他就跟我讲,他说,以前是这样的事情,所以他把这一些事情,就跟我讲了,所以当然他的学生都不回去了,因为不愿意再做盗法的事情,所以说,大乘法里面修学,就可以把一些我们生活里面,应该要遵守的那些律则,那一些戒法遵守好,不会去违犯,如果说不懂得这个内涵,表示他对于佛教里面的教门,他是不理解的,表示他没有教门的知见。

  既然没有教门的知见,他就不可能有宗门的实证了,所以宗门跟教门,它一定互相呼应,没有任何的差错的,这样子才是真正的实证,而且不管是刘灿梁或是吴胜奇,我觉得他们真的是有点不太聪明,为什么这么说呢?事实上这道理很简单,佛陀祂建立了这个佛教,祂的认知是怎样的,祂认为一切众生都是祂的独子,祂的儿子。既然是祂的儿子,只要你进入佛教来修学,来归依,来说我将来要成为佛陀,那也正受了三归,也正受了菩萨戒,也确实遵照佛陀的教导而修学,那就是佛弟子,那佛陀所拥有的智慧,这一些财产会给谁,当然要给弟子,给祂自己的儿子,可是如果说是别人呢,当然就不给了,可是呢,事实上,佛陀看一切众生都是儿子,只是这个儿子跑掉了,我们将来听《法华经》也会讲到这一段,可是那个儿子跑掉,不认自己的老爸,佛陀就是我们的老爸嘛,可是就有孩子跑掉了,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老爸,不愿意认佛陀,那就怎么样呢,那个笨的儿子,本来就回来家里面,就自然就继承了,就可获得佛法的智慧,可是他就是不愿意,不愿意认老爸,然后就认贼做父,或是自己跑掉了。

  然后怎样呢,跑回自己的家里面去偷东西,这样不是很笨吗?本来家里面就欢迎你回来,你回来你就继承,你就拿到了,你自然就继承财产了,那你干嘛跑到外面去,然后再偷偷的爬墙进来,然后再偷呢,光明正大进来不就拿到了,为什么要这样子偷?不是很辛苦吗?走大门进来坐,搞不好佣人仆人还奉上茶,财产搬给你,不是很轻松吗?自己跑到外面去,然后才翻墙进来偷一点小东西,那这样子不是很笨吗?

  所以我才觉得说,这吴胜奇跟这个刘灿梁,真的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想通,所以我常常劝一些人,如果你真的想要修学佛法,你就大大方方的来修学佛法,你就可以大大方方的获得教导,获得佛法的智慧,何必要偷偷摸摸的,不必要偷偷摸摸,所以希望吴胜奇跟刘灿梁先生,能够理解这么简单的世间道理,不用偷偷摸摸的到佛教里面偷东西,你就大大方方的成为佛弟子,成为佛弟子,而且诚心诚意的修学大乘,成为真实的佛弟子,你就自然得到智慧,自然得到佛陀的财产了,那这样不是顺理成章吗?这样不是最轻松最愉快的吗?何必那么辛苦呢,而且还要背负很严重的,偷盗大妄语不净说法,这个过失无量无边,那这样不是太辛苦了吗,真的没有必要这么辛苦了啦,所以希望说,吴胜奇先生能够理解这么简单的道理,然后回归正法。

  可是我知道要回归正法,事实上还有一个心结,是一个很难突破的心结,什么样的心结呢?也就是说,有一些人他在外道法,当他在那个地方领众的时候,当他要回归正法的时候,他会面临到一个很难抉择的事情,为什么呢,因为原来他可能在那边是长老是老师,可是回归正法之后呢,他跟其他的学员是同等一般的,然后他这个心理的关卡就过不去了。

  我说一个事件的例子,以前我在一个公司上班,上了好几年班,可是总是觉得很不理想,后来就有一个同事,他进入这个公司了,可是他没有待多久,他可能待个一年,他就觉得这个公司不是很理想,他就跑掉了,他就是报考另外一个公司,譬如说是银行啦,去报考了银行,因为那个银行待遇比较好,结果他就先离开了,他后面进来,可是他就先离开去银行,我们同事嘛,就有联络啊,他跟我讲说,蔡礼政这个地方这个公司好喔,你也可以来考啊,我就去考啦,离开就去考,可我离开去考的时候,原来我在原来的公司,我是比他资深对不对?可是到了银行之后我比他资浅,可是各位想想看,我应该因为,我原来在公司里面比他资深可是到了新公司之后比他资浅,我应该因为这个原因而不去新公司吗?你知道待遇差多少吗,待遇差了快3倍,我当然为了这三倍的好处,我那是不管的,对不对?这才是聪明人,对不对?对嘛!

  同样的道理,如果在外道法所修学的内容,一世过了空无所得,可是如果能够回归到正法,一世的努力功不唐捐,那哪一个好?当然是回归正法好啊,至于说是前是后,不必在乎嘛,因为在前在后是怎么样,是靠每一个人的福德资粮。福德资粮跟他智慧的证量,也不在是看表面上的排名,就像我们导师,他这一世还当圣严法师的弟子,可是我们导师的证量,难道比圣严法师低吗?不会嘛,对不对?

  不是因为表相上面的资深或不资深,或资浅或什么这些问题,就影响一个人的菩萨法道,跟这个无关的,可是有些人,这个心理关卡过不去的,有一些人他就认为说,他原来在外道里面,他可能是资深,他可能是长老,他可能是一个领头人,结果他觉得,那我回归正法之后,我跟其他的人都一样,那他心里面怎样,就过不去了。那代表怎样,代表他心中不知道正法的利益,表示他心中只看到,世间的这些利益,可是只看到世间的利益,而不看到出世间的利益,这样算是聪明人吗?一定不是聪明人。

  所以我知道,对于吴胜奇或是刘灿梁先生来说,我觉得他心中有在乎的这个内容在里面,为什么呢,原来他在那边当老师,可以教导人嘛,可是呢,是错的,因为对进入正法之后,马上就知道说这都是错的,一切归零,那他就跟他的学员,都一般一样从头开始,可是他要不要忍受这个,如果是聪明人,他一定不在乎这个,因为这个才是真实的,到正法修学所获得的智慧,还有福德才是真实,可是如果原来留在外道里面,表面看起来是别人的老师,可是实际上空无所得,乃至还造下恶业,如果是聪明人,要是我,我自认为是聪明人,早就不干啦,就像以前,我就离开旧公司,我就去新公司,领三倍的薪水不是好吗,我干嘛要在乎说,那个人比我资深,领比我多一点点,一点点也没有多少,应该要重视什么,重视大的利益,不要在乎那个小的东西,是不是这样才是聪明人,对嘛!

  所以说这些考虑的事项,我都帮吴胜奇先生考虑到了,也帮刘灿梁先生考虑到了,因为我真的想要,当他们的不请之友,真的想要当他们的道友,所以我当然要为,他们的利益著想著想,也想要帮他们解开心里的结,也希望他们能够自己,把心里面的结去除掉,能够重视修学正法的,真正利益是什么,如果他不能认识到,这个真正的利益的话,那他只能看到什么,世间的那些世俗的表相,那就怎样,就可惜,就不是聪明人,所以因为这几个原因,因为又要犯大的过失,对于很多世间的事情,落到那里面而不能出离,确实是很可怜,所以我们必须要来辨正吴胜奇的这些内容,也希望能够利益吴胜奇跟刘灿梁先生。

  好,那我们接下来说明,吴胜奇他不知道宗门的这个部分的过失。首先第一点,就是说到吴胜奇他说,有第八识如来藏是心体,可是他对于这个第八识的心体,却常常把祂说成不是心体,也就是说他读了导师的书之后,他知道如来藏是个心体,可是他没有实证,所以他就不知道,宗门所实证的心体,到底是什么内涵,所以他真正说出来的,都不是心体,我们看一下他怎么说,吴胜奇说【我们现在只是住总相智,就是如来藏的总相智,但是那里的功能性,我们不知道,就好像电一样在灯泡里面,能够显现出它的光芒,电在空调显示出它的力量,能够产生冷气热气,但是对电的这种功能性,我们还不了解,是不是,我们不知道七伏的电可以充电,可以当成身体的充电,它可以……但是这个110伏的电池,可以显现灯光,220伏的电可以显现灯光,甚至1000瓦的高压电又能够做什么作用呢,我们知道,道种智是怎么样,是那里的功能是怎么样,所以就到发电厂去看,水电厂,风电厂原理是怎么样,这道理是一样,那个核电厂煤电厂等等,所以叫道种智】所以说,他说,他说住的这个总相智,就是如来藏的总相智,说那里的功能性我们不知道,从这里就可以知道,他是没有证得,因为一个真正实证如来藏,住总相智的菩萨,一定会知道,如来藏祂有哪一些功能性,只是这功能性非常多,我们导师也有略说,可是因为这里面,会牵扯到很多的密意,所以有关于如来藏的功能性呢?

  我们就不跟大家解释,你说,老师那这样的话好吗?好,如果我跟各位说了,会害了各位,会让各位就怎样?就解悟了,可是解悟呢,你将来要实证祂就很困难,所以如来藏的功能性呢,祂有很多的功能性,住总相智的时候,是可以略知部分,可是不是全部,我们导师在《真实如来藏》里面,也有提到一些功能性,譬如说不可知执受,就是有一些部分是属于祂的功能性,可是我们不详细的来说祂,那我们来说什么呢,吴胜奇说第八识如来藏是心体,可是他说,这个如来藏就像是电,在灯泡里面,能够显现出它的光芒,从这里就可以知道,光芒跟电就不一样,他的意思是说,他可以从灯光的这个光芒,就认为说它里面有电,他就是以这样来说,他说他证得电了,那请问一下,那请问他这样有没有证得电,这样没有证得电,为什么呢,因为他只看到是光芒,电他也没看到,何况这个电还不是真正的。

  那个正确譬喻里面的心体,因为电流怎么会是心体呢,正确应该怎么样来譬喻,第八识的心体呢,应该说光芒跟电灯,因为里面有电灯,譬如我们这个照明,里面是有电灯的,这里面的灯管那才是心体,光芒是它的作用,这样才是正确的譬喻,里面的电流,那个不是什么心体,电流怎么会是心体,而且怎么来证明,电流绝对不会是心体呢,因为他还认为,电可以是7伏特的电,也可是110伏的电,也可以220伏的电,也可以有1000瓦的高压电,问题就出在这里,如不藏祂不是电流,祂怎么会有高低压的差别,就像我们的如来藏,如来藏没有什么,谁的压力比较大的如来藏,谁的压力比较差的如来藏,也没有说谁的功能性,他如来藏的功能性比较强,另外一个人的功能性比较差,没有这样子,如来藏的功能性都是一模一样,因为如来藏的功能性,都是一模一样,所以祂所运作出来的因果的律则才会是一样,如果有个人的如来藏,功能性比较强,有的人如来藏的功能性比较差,那这样的话怎么能运作因果呢,那就不对了。

  所以我们看《大方广佛华严经》里面,它就有说,它说,【心如工画师,画种种五阴,一切世界中,无法而不造,如心佛亦尔,如佛众生然,心佛及众生,是三无差别】它在说什么意思呢,说我们众生的五阴跟器世间还有一切的种种法,不管是色法或是心法,不管是五阴的色法或者是器世间的色法,心法或色法不管是怎样,这些法,这一切世界中无法而不造,这些法都是由如来藏所造的,因为如来藏就像工画师,它一点一滴的去制造它,再微细祂都一点一点去制造它,然后创造出这样的世界,跟我们这样的五阴,它说如心佛亦然,也就是说像这个心是这样子,祂刻画出这样的世间,佛也是这样刻画,我们的心是这样刻画,这个佛也是这样子,由这个如来藏,去把祂刻画出来,刻画出佛地,祂的智慧,祂的种种功能(性),功德都是由如来藏心,去刻画祂的而且就像,佛是由如来藏去刻画祂出来,众生也是这样子,也是由如来藏心,去把他刻画出来的,所以说心佛及众生,三个法之间不能说有什么差别。

  可是三无差别不是说,众生就是等于佛,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这个心,这个如来藏的这个心体,在佛地,在众生,或者说众生入无余涅槃,或者说阿罗汉入无余涅槃,如来藏心独存的那个状态之下,祂是没有差别的,三个没差别,所以如来藏的心体,没有什么高低压之差,没有什么功能性的差别,因为这样才能够说,一切众生平等,才能够说,心佛及众生三无差别,如果说祂中间有差别,那心跟佛就有种种差别,那跟众生就有种种差别,那佛跟众生就有很多差别,可是为什么会说没有差别,就是因为如来藏心体,对佛跟众生来说,祂没有差别,所以菩萨虽然没有断除异生性,譬如七住菩萨,还没有断尽异生性,可是他就可以知道,我将来可以成佛,因为确实有这个心体,是一切众生都相同,一切有情都相同,而且是连佛陀,十法界里面,最高阶的佛陀都相同,因为这样子他才能够确定,那我证得如来藏心之后,我确实可以成佛,因这佛陀所实证的心体,也跟我现在所实证的是一样的,才能够这样确定,我将来一定可以成佛。

  所以由这个地方就可以知道,吴胜奇因为对于如来藏,这个心体他没有实证,所以他就怎样,错解,就以为那个电流是如来藏,以为电流有了发光的功能,所以电流就是如来藏,因为这个电流有高低压,所以他就要怎样,他说祂有高低压了,他变成如来藏也有高低压,而且怎么样呢,他还说,说到这个道种智,他就以为说他有道种智,他懂得道种智,可是他的道种智是什么,去发电厂去看什么,看这个电是被怎么被制造出来的,对不对,因为他说什么水电厂,风电厂,核电厂,煤电厂,为什么要看这些厂,这些厂在干什么,制造电流,所以他的观念里面,那个如来藏是被制造出来的耶,就像电流是由什么,水电厂风电厂制造出来,电流也是这样制造出来,所以如来藏也是被制造出来的,他认为这些功能性被制造出来,那就是怎样,就是道种智,错了,因为如果他不知道,心体是什么的话,他怎么会知道如来藏的功能性,不知道如来藏的功能性,怎么会有道种智?那是不可能的,有道种智一定是,对于如来藏的功能性,不只是初分的了解,是有多分开始,相对于七住菩萨,有多分的了解,因为能够去了解,所以才逐渐一一去实证,去验证,然后呢,那样才是道种智,可是这个心体,如来藏这个心体,不是被制造出来的,而且祂的功能性,如来藏的功能性,也不是被制造出来的。

  因为如来藏的心体,本来就有这样的功能性,所以都不需要什么样的工厂,如来藏需要有工厂制造祂吗,不需要嘛,如来藏的功能性,也需要有工厂来制造祂吗,也不需要,因为祂无始劫以来,祂就是这样子,如来藏的功能性,有什么需要什么工厂来制造,众生轮回生死的时候,正死位之后,抛弃了五阴之后,由如来藏跟意根,两个心法然后再出生中阴身,中阴身之后再去入胎,这个中间里面有什么工厂?没有工厂的,因为如来藏本身,就具足了这种功能性,祂的功能性是不需要什么,另外还有什么功能的工厂,去帮祂制造出来的,如果说如来藏的功能性,还需要什么工厂来帮祂制造,那显然那个工厂才厉害,就不是如来藏,本身有什么功能性,所以说从这个地方就可以知道,吴胜奇对于如来藏心体,他没有实证,因为他没有实证这个心体,所以他不知道,如来藏的功能性是什么,因为他自己说的,那里的功能性我们不知道啊,可是这个地方不是这样子,真正实证如来藏的菩萨,他一定会知道如来藏有哪一些最基础的功能性他已经实证了,他一定是要这样子,才能够确定这个心体,祂是真正的存在,所以从这个地方就可以知道,他这个譬喻是非常不恰当的,也可以从这个地方知道,吴胜奇他没有实证到这个心体,所以他的譬喻,真的是没有到位,不只没有到位,差很多,差得非常多,非常的离谱,所以吴胜奇一向是以电流作为如来藏的譬喻,虽然我举了这一段出来,可是不是他只举一次,就我看他一些资料,他用电流来譬喻如来藏心体,不是只有一次,非常多次,经常以这样来作譬喻。

  可是这样的譬喻,代表他怎么样呢,代表吴胜奇他落入了,能量外道法之中,什么叫作能量外道法呢,能量的外道,就是世间人,有一种人,这种人也很普遍,他认为这个宇宙之中,有一种能量,这种能量呢,怎么样,它会怎样,它会创造物质,那创造物质,它会创造生命,就是这样子啊,譬喻科学家,很多就是会落在这地方,譬如一些物理学的科学家,他们就觉得,为什么会有这个世界呢,他们认为,这个世界是,因为大爆炸产生出来的,然后生命就因为大爆炸之后,有这个物质,这个物质就是有能量,因为有这个能量爆炸了,然后呢,产生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产生了物质之后,就创造了生命,他们认为是这样,可是还不只是这样子,他还认为说能量是怎么样,因为如果说爆炸之后,没有力量了,那这个世界,可能因为重力的因素,应该要再收缩回去了,可是他们去验证,发现我们这个宇宙,看看那么多的星云,结果星云并没有互相靠近,是怎么样还加速分离,那加速分离之后他们认为怎样,他们就说,这里面有那种暗能量,什么叫暗能量,因为他不知道原因,为什么这个爆炸之后,应该爆炸已经没有再爆炸,应该就要慢下来,然后因为重力因素,应该要缩回来,可是没有啊,它竟然还在加速,那一定有什么能量,把它们越拉越快,因为看不到,所以叫暗能量。

  那就是什么,那就是外道,那个就落入能量外道法之中,也就以世间的能量,来当作是怎样,当作是如来藏,当作是宇宙的根源,可是这种能量外道,事实上是落到色法里面去,表示他不知道什么叫色法,色法就是什么,能量就是色法,那个爱因斯坦不是说,E等于MC平方吗,能量等于质量乘以光速的平方,事实上能量就是色法,显然他就是落到能量外道里面去,以为说能量它就是如来藏,它就是法界的根源,可是能量不是,能量是色法所摄,所以他是落到能量外道里面去了,对如来藏落入想像,因为他不能证解什么是真正的如来藏心体,所以他就要落入想像,把一些世间的一些科学随便凑起来,当作他的实证。

  那我们再看看他后面,第二页翻过来,吴胜奇还说【事实上一个,找到真心以后的菩萨,像胜行以后的十回向的第一回向,都已经安住这个体,根本不看有相,穿什么衣服,光环上有几个印,他不看这些东西,都是等一切众生相为相,等一切众生相,根本没有众生相,都是靠众生的体相,体相是什么呢,就是佛法僧,等一切众生的体相来现观一切,即便是一堆蚂蚁,有很多的脚爬啊爬啊,可以用自己的肉眼看到这个,不断的看到这个,佛法身在体上的用,好像你看到这个电一样,你不仅看到电灯可以用,你看到那个冰箱也是一样,空调也一样,你都了解到全都是电,你在家里电视机也是一样,洗衣机也是如此用,计算机也是这样用】

  那如果这样子,照他这样讲的话,那电灯泡里也有如来藏啰,那个冰箱呢,也有啰,电视也有喔,因为电视可以出现影像,就像我们的眼睛,他意思就是说,这电视机为什么会有影像呢,因为有电,所以我们眼睛能够看到东西,也因为有电,所以那个就是如来藏,可是如果这样的话,那电视机真的有如来藏,冰箱也有,所以回去关冰箱门要小力一点,因为它是有如来藏的众生,那这样子,显然他是连色法是什么,有情是什么,他都分不清楚,从这里就可以知道,吴胜奇他只是看到众生的五阴,并没有证得如来藏,他看到蚂蚁爬的爬,有什么脚在那边爬,那个就是五阴,他只看到五阴,我们在上次的《坛经辨讹》也有说到,我们也跟大家说,五阴背后有如来藏没错,一切世间背后就是有如来藏。

  可是不是因为这样子就说,那我就知道了,我就证得了,那样没有证得,因为这是我们公开说的,既然是公开说的,它就不是实证的内容,因为它就是个理,所以说这样子,不代表一个人实证哦,所以五阴背后有如来藏,一切世间,器世间,背后也有如来藏,因为那是一切众生的如来藏,共业所成。那怎么可以用这样就来说,他证得如来藏的心体,而且他还用电来作譬喻,那显然那并不是真正的实证如来藏心体,所以他根本就是落到能量外道的邪见里面去,所以吴胜奇就以见到什么,见到灯光背后有电,就说他已经实证了,然后看到冷气空调,一下会出冷风,一下会出热风,有这个功能性,后面有电,他就是以这样子,来说他实证了电流,可是难道这样,有真的证到电流吗,如果我们在座有人是学工程的,如果你说这样后面有电,那就要问他说那个电,如果有一天这个灯泡坏了,没有灯光了,那请问一下他要不要去关电源,他要去关电源,如果没有关电源,他要去修理机器的时候,他还看不出来那个电线,到底有没有电,学工程的一定知道,也不用学工程啦,我们一般人都知道,一个铜线,一个电线,有没有电流在上面跑,能够用眼来见吗?不能耶,他要用那个电流器,去测那个电流,它是有没有电流,是几安培,电压是多少,因为电不是可以这样来观察的。

  可是我们说如来藏的真如法性,祂却是可以观察的,因为祂是可以确实来观察,所以说那个才是,一个实证的菩萨,他所实证真如佛性的内涵,可是吴胜奇他就以为,那他用表相的所见,眼睛所见,就认为那我可以推论,后面有电流,那我就是实证如来藏的心体,那就错了,如果这样的话,那大家在座全部都知道啦,那证量都是跟他一样,可是不要,不要跟他一样,因为他是没有证量,所以我们不要跟他一样,所以他只是看到五阴的功能,就堕于想像,以为他就有实证了如来藏,事实上像他那样是没有实证的,所以他只是怎样,看到五阴的功能,就堕到想像里面,除了想像之后,事实上他没有什么其他有益的见解,并没有。

  然后他又说,【自己的如来藏,不断不断的成熟,祂仍然还有报,因为如来藏从来没有间断过,就比如说我们那个电灯管坏了,那个就是没有电了吗,有啊,人死了自己的如来藏不生不灭,我们的灯管即便是电灯管坏了,重新搞一个日光灯,搞上去的时候还是亮的,为什么这个电流,从来没间断过,我们的如来藏,从来就是不生不死,怎么会有这,本来就涅槃】他这个也是堕入想像,没有错,灯管坏了,把它拿下来换一个灯管上去,它会亮没有错,可是这样不代表电流是不生不灭的,为什么,如果把电源关掉,它里面没有电流,你再把电灯管换再多个,也是不亮啊,所以表示,他的电流是怎么样,有生有灭的啊,怎么会不生不灭呢,因为我电源一关它就灭了,所以显然它是电流,不是真正正确的譬喻,所以他对于如来藏,他的认知有很严重的错误,而且不只是这样子,他还说自己的如来藏,不断不断的成熟,然后祂还有报,可是我们的如来藏,没有什么成不成熟的问题,难道我们的如来藏,原来没有成熟吗,然后后来才成熟,不对耶,如果说原来没有成熟,那表示祂的功能性是有问题的,那是后来成熟之后,才有某些功能性喔,那这样就是怎样,那表示他所认知的如来藏,就有怎么样,有功能差的跟功能好的,如果有功能差的,那祂怎么样能够,从差的功能成熟起来呢,凭什么能够成熟,他就没有交代,可是如来藏不是这样子,如来藏没有什么成熟不成熟,如来藏祂是本来就存在,本来祂的功能性就怎么样,就是具足而完整的,所以如来藏,祂没有什么成熟不成熟的问题,祂是怎么样,一向就是法尔如是的,祂的功能性是从无始劫祂就是这样子,即使到了佛地的时候,祂还是那样子,功能性永远不断,永远没有改变,所以祂没有成熟不成熟的问题。

  我知道他要讲什么,他要说的是什么,那个种子成不成熟,他跟刘灿梁,我们孙老师是刘灿梁的知已,知音啦,我也是吴胜奇的知音,所以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他就认为说,如来藏既然祂有含藏了种子,种子就功能,那种子有成熟不成熟的问题,所以说如来藏,应该也有成熟不成熟的问题,就一直不断的成熟的问题,不对,如来藏祂的功能性,原来就完整的,祂的业种有成熟不成熟,那是怎么样呢,那是相对于现象界,因为我们有一期一期的生死的业报,所以依这样来说,种子成熟不成熟,可是种子那个功能性,有没有什么成熟不成熟,它不是,如来藏的功能性这个种子,祂是是不生不灭的,我记得我上次在《坛经辨讹》里面,我也有说明到这个例子,什么例子呢,也就是说我们如来藏,譬如说,祂帮我们在这一期生死里面,出生了五阴,这个五阴成熟了之后,我们就说它成熟了,可是成熟是怎样,是你的过去所造的这个业成熟,所以它成熟,可是如来藏祂有祂的本来的那个功能性,祂没有所谓成熟不成熟的问题,因为祂的无漏的法种,祂是永远不变的,祂的功能性是永远不变的。

  所以我上次有举例,譬如说我们拿一个刀子,这个就是怎么样,这个就是功能的成熟,譬如你小孩子的时候不会,可是你慢慢学习之后,你会拿一个刀子,所以就说你的种子,功能性成熟,那如果说因为拿了刀子,杀了人沦落到恶道,所以就怎样,就出生到恶道去,说这个是怎样,业的成熟,可是这个成熟,你说那这个成熟之后,难道如来藏祂,譬如说他沦落到恶道里面,成为某个众生之后,那祂的功能性,就被固定在那里了吗,因为成熟了,就变得固定在那里吗,不是喔,业尽的时候,祂就可以回到人,所以祂的功能性,是不是一直不变,祂在三界六道里面,所成就的功能性永远不变,所以众生才能够三界六道里面,不断的轮回生死,可是不断的轮回生死,不能说如来藏的功能性有不断的成熟,不是这样子,因为如来藏祂真正的这些功能性,祂也是不生不灭的,因为祂是永远不生不灭,才能够成熟怎样呢,成就三界六道里面的轮回生死,可是因为三界的轮回生死,有这个变动性,所以来界定业,有它的成熟不成熟,可是业的成熟不成熟,就如来藏的功能性来说,祂是不生不灭的永远是不变的,而不能因为,现象界里面的流转生死,这个五阴的生灭变化来说,那如来藏祂的功能性,也是不断的成熟跟变化,不能这样说,所以这就是吴胜奇,他对于如来藏的功能性,产生错误的认知,因为他根本没有实证,所以他对于如来藏,祂的不生不灭,他是没有理解到的。

  所以他对于如来藏的这些功能性,那个无漏法种他也不能理解,那什么叫无漏法种?什么是祂不生不灭的功能性?他不能理解,所以我们在说如来藏,祂含藏种种的种子,那还要细分,可是因为那个牵扯到很多唯识的理论,我们不要去解释那个,因为那会变得非常复杂,而且各位听起来,一定会觉得非常抽象,可是我们可以知道,如来藏这个心体,就这个心体来说,祂这个心体永远不变,祂永远就是那样子,真实而如如这样子的特性,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因为这样的缘故,所以他们不会有,不断的成熟的问题,所以这就是他对于,如来藏这个心体的错误认知,所以只有祂含藏的业报,这个业种报或是不报的,因缘是不是际会,才有成熟不成熟的差别。

  可是业种,不可以说业种就是心体的本身,为什么呢,因为业种是怎样呢,是我们众生造的,种种的身口意行的业,可是这个业,不可以说那就是心体的本身,所以业种不会是心体的本身,而是因为如来藏祂能够,含藏这一些业种,可是不可以说,业种就是等于那个心体,不可以这样子,所以佛陀才会界定说,业种的这个名相,就要让大家能够了解心体是心体,业种是业种,不可以把祂等同,因为学术界就有一些人,认为这个如来藏的心体,就是这些业种,一切种子的集合体,这些种子集合起来,那就是心体了,不对,如果说如来藏的心体,是由种子所集合,那如来藏是怎么样,祂也是因缘和合,祂也是很多法去聚合起来的,那这样的话聚合起来的法也是要被分解掉,那祂也是怎样,祂就不是一个心体,祂就是一个聚合体,那是聚合体,那就怎样,那因缘散坏,祂也要坏的,那业种报了之后呢,业种已经报完之后就丧失功能,那如来藏是不是就丧失功能了,变成会有这个问题,所以他这样讲,是有非常严重的过失的,因为业种是业种,业种不是心体,祂是截然不同的法。

  然后电流它本身就怎么样,是流动性的,所以电灯的电流,电灯管里面的电流,它要不断的有提供电流出来,它才会亮的,只要你一中断,它就马上不亮了,所以怎么样,电流是流动性的,它本身是没有体的,为什么,因为什么叫真正的体?真正的体是说,你是没有办法去控制它存在或不存在,因为它本来就存在,不是你可以去关掉它的,其实如来藏祂的功能性,祂的功能性是本来存在的,即使阿罗汉入了无余涅槃,他是怎样,他是不提供给祂缘,不提供给祂缘,所以因为祂缺乏缘,所以说没办法再出生五蕴,可是就如来藏的本体的功能性来说祂还是具足的,这样子才是真正的如来藏的心体祂的道理啊。

  可是因为吴胜奇,他就是没有证得这个体,所以他错误的,就把一些功能性就认为是体了,可是这样子就对于如来藏产生了误会了,那表示怎样,表示吴胜奇,他心中对于如来藏的心体是没有概念,他没有如来藏心体的这个概念,才会把身体中的这种能量这种功能性当作是如来藏,所以说他就是落入了,能量外道的法里面,错误的法里面,所以吴胜奇,他的观念里面是没有心体的,那这个我们可以在下一个继续证明,我们看第二页的第二点,吴胜奇否定如来藏心体的存在,否定如来藏是真正的实体,堕入断灭的想像之中,错以为第八识心体只是方便说,因此吴胜奇真正的想法还是缘起性空,跟刘灿梁是同一个模子出来的。

  我们可以这样看,吴胜奇说,【如来藏没有四相,如来藏哪有四相,如来藏是本来就幻有的一个体,而且幻有的这个东西,也是祂的一部分,祂的用,是祂本体的一部分的用,所以祂无住,祂没有任何住,祂不会固定方所,因为固定方所就是一个实体,自己的如来藏,祂没有任何形相,哪来的什么所谓的实体】从这个地方就可以知道,他心中是没有体的,他说如来藏没有四相,就是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个相,他说,因为经典说如来藏没四相,所以他也说如来藏没四相,然后他说怎么样呢,如来藏本来就是幻有的一个体,所以他认为,如来藏这个体是怎样,是虚幻的,虚幻的存在,祂是被幻化出来的,那这样到底如来藏是不是体,那是不是体了,而且他还怎么说?

  他说这个东西,祂的用也是祂本体的一部分,这个用跟体要分出来,譬如说这些纸,我们可以很真实的看到它,假设它是这个体,什么是它的用,我拿来丢人就是用,我拿来写字就是它的用,可是体跟用是不一样的,不能说我可以写东西,就是它的体,那我在虚空中写,然后虚空就有体吗,不是这样子的,所以体跟用要把它区分出来,然后他说,下面这一句话,更可以证明,他说,既然祂无住,所以祂不会固定方所,因为如果固定方所,那就是有一个实体,可是他说,如来藏没有任何的形相,祂哪有什么,哪来什么所谓的实体,所以他就否认如来藏是一个实体,可是我告诉各位,如来藏祂是实体,而且这个实体是怎么样呢,没有方所的,因为他认为说,有方所才有实体,可是他错了,因为他还是落入色法的想像,他还落入色法,他以为说如果是一个色法,它占据了一个空间,那它才叫作实体。

  那如果说他不占空间,没有占有一个方所,那它怎么会是一个实体呢,他就以为是这样子,可是他这样就代表,他是落入了那个色法的外道,为什么呢,如果我们说这个东西虽然它占据了方所,它有固定方所,可是它不是实体,他说固定方所,就是有一个实体,所以那这个地方,占据了一个空间,占据了方所,难道它是实体吗,它不是实体,我证明给各位看,为什么它不是实体呢,虽然它占据空间,可是怎样,这个纸啊,它会坏灭,它会坏灭,它最后它总是会坏灭,这个塑料胶套最后也会坏灭,坏灭之后它就不是实体了,所以它怎么会是实体,不是说它占有一个固定的方所,那它就是实体,不是这样子,虽然这些纸张占据了一些个空间,可是它不是实体。

  因为怎样,因为它是由这些纸的纤维所构成,可是这些纸的纤维是由一些小的分子构成,那小的分子,又是由更小的那些原子所构成,那这些原子呢,如果你用我们现在科学,比较好说这个道理,科学家他说我们现在都知道,原子是怎么样,就是有电子啊,中间有原子核,原子核外面有电子,就是这样子,可是这是实体吗,不是实体,你再拆开,电子跟原子核是不一样,那原子核呢,还可以再拆开,有一个譬喻说怎样,说如果说一个原子核假设像我这个手掌这么大,那电子有多远,在两公里之外,那个电子环绕那么远,如果原子核是这么大的话,那电子是在两公里外这样绕,那中间都是虚空,它哪有实体,如果你说那原子核再打开,那就更小的粒子,就什么夸克那一些东西,那一些东西也一样是更小的,它哪有实体,所以会占方所的绝对不会是实体,因为会占方所的只是色法,色法不是实体,所以吴胜奇他就以为,固定方所就是有一个实体,显然他是怎么样,以色法为实体,所以他还是落入能量外道里面去,可是真正的如来藏心体,祂是实体,什么叫实体,它是没有办法再被分解,就像我刚讲,这些纸张它可以被分解,一直被分析分析分析到,它由更小的东西去组合起来,可是如来藏这个心体祂是没有办法被分析的,就好比我们的五阴,是可以分析的,可是因为分析,所以说它就不会是如来藏,因为如来藏不可分析,那这个道理我们接下来,再来继续来说明。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