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门与教门 第20集 正礼老师




  我们继续来讲后面的内容,释迦牟尼佛跟弥勒继续说,说祂忆起祂过去在阎浮提学菩萨的时候,也就是说,佛陀说祂以前也是学菩萨,代表什么意思呢,代表祂也是有一个菩萨的典范,然后祂去学他,这个意思,然后因为爱重这个法,就是佛陀对于法,祂是非常尊重的,非常的热爱,非常的尊重,叫作爱重法故,所以说为了一句一偈,愿意弃舍所爱的头目妻子以及舍王位,也就是佛陀曾经这样做,为了要获得佛法的内涵,即使一个句子或是一个偈颂,祂都愿意舍弃祂世间所珍爱的,像哪一些,像头目啊,我们的头,脑袋瓜,乃至于我们自己的眼睛,谁不宝爱,可是为了佛法祂愿意把它舍掉,头不要都可以啊,妻子谁不爱,当然如果是女众菩萨说,啊,先生,对不对,先生谁不爱,妻子谁不爱,都是我们的亲眷属,可是为什么要说连这样都要舍?

  那是在讲说菩萨的道情,也就是说我们今天,都是我们导师的,过去时劫的眷属,可是我们导师对于大家的思念,不是纯粹说,那我们是过去的亲属,那好啦我们大家都住在一块吧,不是为了这个,如果为了这个就怎样,那就变落到世间了嘛,而是因为我们彼此的眷属,彼此这样子依持,依持,依持,再怎么久也是轮回生死,不能究竟解脱,所以因为这样子,所以我们导师,因为获得了解脱法,获得了实相法之后,他自己获得利益之后,就开始思念了我们大家,那我们以前都是,一起在生死轮回里面,结了种种的恩情,那他获得了利益,要怎样来利益我们呢,想的就是这个,所以表示怎么样,表示这个法,是比这个亲情更久远了。因为如果说,我们只是只谈亲情的话,那会怎么样,就只看这一世,我是某某人的眷属,好,那这一世是眷属,未来世不是眷属就不认得了,为什么,都有隔阴之迷,所以说菩萨的修行,有时候就要想到这个,有时候我们想说,如果我们自己的眷属那么亲爱,要给他利益,可是对于其他人,就在那边争夺,你争我夺,乃至你死我活,事实上这样子,就不是真正爱自己的家人,为什么,自己的家人,也许那一世就,你是我的父母,你是我的子女,我好爱你们,我好想利益你们,结果隔一世,因为因缘消散了,结果他可能就变成什么,变成我们的同事,很有可能。

  诸位想一想,以前在农业时代的时候,大家相处多的都是,自己家里面的人一起耕种,都是自己的亲人相处在一起,整天都是这样子,可是来到现在的工商业的社会,反而我们自己的亲兄弟姐妹,很少在一起,我们都跟谁在一起,都跟我们公司里面的同伴,在一起啊,一天相处至少八个小时,有时候还超过,那请问一下,这样子的因缘深不深,很深呢,那为什么缘会那么深,因为就是过去的眷属,过去的父母,子女,兄长,就是这样的关系,那如果说我们爱过去的父母子女兄长,结果他现在在我们旁边,成为我们的同事了,结果你跟他争夺,乃至陷害或是怎么样,那请问有没有在爱眷属?就没有了嘛。

  所以如果一个人,真的爱他的眷属,一定还要怎么样,还要爱我们身边的所有人,因为这样才是真正的爱眷属,才是真正为眷属来着想,那如果我们跟身边的人,一直争夺争夺,争夺半天,事实上就是不爱我们的眷属,不爱我们过去的眷属,那对于未来的眷属,一样没有爱,是不是,所以菩萨是很多情的,而且多情是怎样,是不只及于自己当世的眷属,还要及于过去的眷属,乃至未来的眷属,所以他眼光所看是很广的,而且这个看法,是一直持续不断的,而且确实是这样在实践的,而且是确实这样在观察的,所以才能够弃舍所爱的妻子子女,为什么,不再看说,这个人是多遥远的妻子或是什么眷属,而说只要他曾经是,我所见面的人乃至是仇人,各位不要小看仇人,不要以为那仇人,可能不是眷属吧,仇人也是眷属,因为仇人常常会见面,为什么,因为常常思念他嘛,各位有没有听懂意思,譬如说你说,某某人我好气他哦,请问你在气他的时候,是不是在想念他,真的是在想念他,你不想念他,怎么会叫作气,如果你们两个都互相好气,好气哦,保证你一定跟他,下辈子一定见面,真的哦,为什么,互相想念嘛,每天气,这个家伙,这个家伙,他也想你,那个家伙,那个家伙,下一辈子就碰面,因为如来藏的功能性,就是这样子嘛,让你们互相想念的人,一定见面,那问问各位,那你是要想好的对象,还是要想坏的对象,你要想正法还只是想眷属的事?(众答:正法)

  对嘛,那个才是久远嘛,因为有这样的久远的法,可以作为我们大家结的缘,所以那个缘都不是在世间的那种一世就隔阴之迷就忘掉的东西,而是依于法我们永远,可以在一起,是这样子喔,所以弃舍所爱的头目妻子,还有舍王位,王位也是世间所得,它不能永远可得,眷属也是变换不定,可是借用变换不定的因缘来利益他们,来共同获得大乘的解脱法,跟实相的智慧,就是这样子,所以说为什么要这样弃舍呢,就因为求法嘛,这个意思不是说,那对于妻子什么都不重视她,把她丢了好了,不是那个意思,是说那个情分,是比妻子还要重的,比配偶还要重的,因为这个道友的情分,是比这个还要重,因为道友是怎样,三大无量数劫,至少嘛,对不对,那成佛之后呢,是不是又一起,诸佛都跟诸佛之间,永远在一起,所以那个时劫是永远在一起的,所以那个情分是更深的,妻子可能一世,父母可能几世,或妻子几世,可是道友,无量无边,那个情分是更深刻的。

  所以他说,佛陀说,如彼愚人专为名闻耽着利养,然后呢,自恃少能,就说有些人他就以为自己,就有一些能力,稍有能力而已,他就以为他很厉害,就贪著名闻利养,不往如来传法人所听受正法,是不是在讲吴胜奇,因为传如来藏正法的,现在就是平实导师,然后佛陀说,如果有人学大乘法,然后不往如来传法人所来听受正法的话,那这个人一定是自恃少能,自以为自己有什么本事,然后就为了名闻利养,然后不去听,一定是这样的问题,他表示他一定不是重视法,如果一个人真的是为法,那一定再远都听,像各位的精神就非常佩服,有的人来的地方,比我们还远,我们从南方来,有人从北方来,有的人还比我们更远,所以说各位都是为法而来,对不对,那为法而来,可是如果有人不愿意来,不是说各位,是说吴胜奇他们,那是怎么样,不是为了法,他一定心中有他的私心,那个私心就是为了名闻利养,也许不是为了利养,那就为了名闻,不是为了名闻就为了利养,或是两者兼有,一定是这样子,否则为什么,你想要修学大乘佛法,而确实已经有人,在传授大乘的真正的正法,那为什么不来呢,因为来了可以获得真正的正法,而如果那么重视法,为什么不来,所以佛陀就说啊,【弥勒,若彼此和合,则能住持流通我法】如果大家和合在一起,那大乘佛法的复兴指日可待,可是如果有人,自恃少能,耽著名闻利养,然后在那边干扰误导人,结果他自己知道,我说法会错误,那就不应该再说了,不应该说,我知道我说法难免会有错误,那我就继续说,那就不对了。

  因为继续说就是误导他人,就是让人家,对大乘法的内容产生分歧,到底证得如来藏这个心体,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到底这个如来藏的实体,到底占不占方所,那就产生分歧啦,变成学员也无所适从,人家说,你们说什么,我们也分不清楚,你们说说好了,你们谈一致好了,我们有听过人家这样说,为什么,有此人他知见就还不能分辨,他就会被误导了,可怜啊,可是这种过失是谁的过失呢,就是这个自恃少能,然后专为名闻耽着利养的人,而这些人不往如来传法人所听受正法,因为他就不愿意,所以就导致分歧,让人家产生混淆,乃至他也更为混淆,我们也是说如来藏法,可是他的如来藏,就跟我们的不一样,我们是第八识如来藏,有真实的心体,可是他说的不是,就产生了极严重的混淆,而且讲一些似是而非的话,又误导很多学人的观念,可是佛陀这里讲的很清楚,如果有愚人,像这种愚痴人,自恃少能,不往如来传法人所听受正法的话,就是怎么样,就是前面所说,分彼此之心的人,那他心中里面,就是让大乘菩萨僧团,不一样了哦,如果他认为他是佛教的话,那就有分裂僧团的过失,是分裂大乘菩萨僧团的过失,各位想想看,这严不严重,非常的严重,可是吴胜奇,他没有看出这件事情,佛陀说,如果能够彼此和合,则能够住持流通我法,当然啊,如果能够合作,没有假的,没有那种赝品那就是真的,可以一直广大的利益众生,而且大家的佛菩提道,就走得非常顺畅,没有人干扰,因为没有分歧,可是如果彼此违诤,则正法不行,为什么,我们要弘法,就有人在扯后腿,要告诉人家说,不用那么辛苦,还要那么久,我们在新竹讲堂上课,就有听到他们在说,他们要两年半,不用啦,你们来我们这边,三个月半年就没问题,真的啊,有些人刚开始,不大了解,那么快那我去,我后来告诉他们说,我告诉你还有更快的,即身成佛,真的即身成佛更快,因为明心还没有成佛,还要三年三个月六个月明心,可是成佛还遥遥无期,可是有即身成佛,你要不要,修双身法啊,他说,对喔,那个更快,可是那个有问题,好,不去,那才是聪明人,所以说就是有人会放一些奇奇怪怪的言论,干扰菩萨修学正法,对于佛菩提道的道路,该怎么走产生分歧,那就是恶说者,就是让佛菩提的总持产生混讹,让众生产生种种的怎样,无所依循,所以说彼此违诤,则正法不行。【阿逸多,汝可观此谤法之人,成就如是极大罪业,堕三恶道难可出离】你看佛陀这么严肃的来讲,这件事情呢。

  好,我们看吴胜奇怎么说,吴胜奇说:“爱重法就是大乘佛法,为了大乘佛法去觉悟,我都即便是一句,有人告诉我一句一个偈,我都舍掉我自己的头、目、妻、子以及甚至是王位,为求究竟故,为求法故,法,就是我们的佛法身,就是怎样找到我们的佛法身,找到我们的如来藏,【如彼愚人,专为名闻,耽着利养,自恃少能,不往如来传法人所听受正法】这些愚痴愚痴妇啊,整天为了名闻利养,还沉溺在名闻利养当中,自恃听到会背诵一些法,一些名词解释,一些名相,自恃少能,根本就不去听佛菩提道的那些人的那些地方听受正法【弥勒,若彼此和合,则能住持流通我法,若彼此违诤,则正法】没有办法推广,整天还在那里说,‘唉,你的不对,我的不对’整天在那里就是不读经,【阿逸多,汝可观此谤法之人,成就如是极大罪业,堕三恶道,难可出离】呀,你们想想看,我释迦牟尼佛尚且这么努力,尚且还要轮回那么多劫,何况我们这么不努力,这么不精进,对不对,是不是啊,我们讲这个经典的时候,讲得心头都压着一块大石头,胸口都压着一个大石头一样”

  可是各位看看,他说这个经典,坦白讲就是在说吴胜奇,可是他又说到别人去啊,而且他说,怎么你的不对啊,我的不对啊,整天在那里就是不读经,他把法义的辨正认为说,只是你对我错的问题,不是,事实上我们所论述的是,如何去实证佛菩提的问题,而且这个道路只有一种,就是六度要修行,十度要修行,然后对于所实证的第八识如来藏,祂是怎么样的体性,是要非常的正确,因为非常的正确,你所修行你才能够转依祂,才能够迈向解脱,迈向成佛,可是如果道路不正确,如果那个目标不正确,实证的目标不正确,那所走的道路,一定是歪七扭八的,最后一定是怎样,走错了就不能解脱,不能获得最后的成佛,的成就佛道,所以这个不是,只是很单纯的你对我错的问题,而是说,法界里面要成佛,确实要如何才能够成佛,是这个问题,可是这样子的道路只有一种,就是佛陀所说,《大乘方广总持经》所说的,就是要修六度,修十度的波罗蜜,只有这样子,而没有其他的说法,所以他说什么,整天在那里就是不读经,他认为读经就是可以,获得正确的法义,可是事实上,读大藏经的人非常多,可是有多少人能够读出经典里面真正的意涵呢?

  如果像吴胜奇,刘灿梁那样的读法,都是曲解,扭曲得非常严重,我们已经举这么多例子了,就可以看出来,如果只是读经而没有善知识,没有真正实证的胜义菩萨僧的教导,不可能从读经里面获得利益,乃至可能产生邪见而误导众生,因为他是自恃少能,以为他读经很厉害,可是他读的都是错误,理解都是错误,都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啦,可是他讲的最后那句话,我倒是有点怜悯他啦,他说,【我们讲这个经典的时候,讲得心头都压着一块大石头】从这个地方我觉得,吴胜奇是有一些善根啦,因为我就冲着这句话,希望他真的是心头压着个大石头,可是那颗石头有都多大,他可能不了解,你知道为什么,你讲这个经典的时候,心头压一个大石头呢,因为他知道他自己违犯了,只是他不愿意去承认而已,然后就把它忽略了,因为讲到后面就还是继续,继续扭曲嘛,所以从这个就可以知道,他是有那个善根的,可是他为了什么,为了名闻耽着利养弄昏了头,把他心中的这块大石头,就把它忽略掉了,因为他常常会转念喔,他觉得烦恼来了,转念就好了,可是这个可不能转念的,如果是自己有问题的,有心中有一个疙瘩的,那个会怎么样,那个不是转念可以解决的,而是要正确去面对,我为什么会心头有一个大石头,那我应该如何把心中的大石头把它去除呢?

  事实上这种心中,压着一块大石头,是很多人都会有的,譬如说如果我们听了菩萨戒,很多戒法之后,哪天突然发起,啊我之前哪天什么事情做错了,那怎么办,忏悔啊,改过迁善嘛,当我们如实去忏悔,而改过迁善之后,心中的那块大石头就放下了,它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可是如果没有如法,去忏悔,去改正,那个就是他心中所压住的一块大石头,因为那个大石头是代表了,代表了他未来要承受很苦的果报,因为我们的末那,是有一些功能性的,虽然他了别性很差,可是我们众生,轮回生死很多次之后,他会有一种警觉,什么警觉呢,好像我诽谤到佛法僧的时候,诽谤到什么正法,读到经典的某些东西的时候,自己的行为不大对的时候,就有联结,原来我以前,譬如我们末那,只要以前的身口意行,常常说了什么之后,就掉到地狱去,啊,受了很多苦,可能第一次他搞不太清楚,对不对,啊,那又回来了,结果又一次又下去了,几次之后,那可能无量劫,我们从无量劫到现在,为什么我们还没有成佛,就是中间有很多过失,所以每次做了什么坏事情恶事,心中就怎样,闷啦,石头压住啦,为什么?有过失,可是有过失,不是就这样忽略掉了,而是应该怎么样,应该要面对这个问题来解决,这样才能够免除未来的沦堕,所以从这个经典,这么明白的来说,如果你想要学大乘,你不往如来传法所听受正法,那就是极大的罪业,而且会堕三恶道难可出离,为什么,因为给众生,要学大乘佛菩提的这些菩萨产生障碍,过失非常严重的,所以我真的,很同情吴胜奇先生,他因为有这一点善根,所以我愿意一而再,再而三的劝说他,那我们也要从经典的意涵来告诉自己说,我们将来绝对不要犯这种过失,我们这一世也许不犯,可是我们要记得住这样子的道理,经常熏习,然后熏习到最后变成无作戒,未来世其实没有人教,也懂是这个道理,不会再犯,永远不犯,这样的话就可以保证,我们未来的佛菩提道里面,平安顺利,每一个人都能够,很快的成就佛道,所以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法义,也是我们修学大乘,所要经常记住的道理,那我希望吴胜奇,他既然讲了这个经典,他也很诚实的说,他心头压了一块大石头,我希望他能够相信经典,相信佛陀所说,以前他皈依虽然诽谤了僧宝,那他改过了,愿意改过而信受僧宝,信受佛法,那他应该要信受佛语,把这段经文当作是怎么样,当作是真实来信受,改过迁善,这样对他也好,对跟随他的一些菩萨也是好,然后对整个佛教来说也是好啦。

  我们说,他们确实是有些,耽着于名闻利养的状况,因为他们在说法的时候,都还卖门票的,可是听他们讲课,有时候他又怎样,就在那一边,说一些表相的密意了,可是这种表相密意,事实上很不好,它就像怎么样呢,就像世间里面,有人在贩卖那个毒品,为什么贩卖毒品,就像世间人都想要获得快乐,可是获得快乐是要怎么样,是要如法去作一些合法的事情,然后完成自己的目标理想,去努力嘛,可是有些人他就不愿意这样子,不愿意努力啊,他想要获得快乐,他就怎么样,有人告诉他说,我这里有什么好东西喔,你吃一下马上快乐,最快的喔,你是说真的,有这么好的事情,这快乐这么简单,就试了一下,喔,确实欸,可是很快就退掉啊,那退掉之后怎么办,再买啊,再吸啊,然后不可自拨,真的喔,贩卖表相密意就像这样子,有些人说啊,原来佛法就是这样子,原来大乘的实证的内容,就是这样子,他就以为是这样子,他就认为说那就够了,够了,我这样就够了,可是他们没想到,那根本就是错的,就好像吸毒品的人,他以为他的快乐是真实,可是没想到他那个乐,那个乐退了之后,全身没力,药瘾来了流鼻涕,全身没力,他只好再吸,然后就无法自拨,真的他们在贩卖表相密意,就像那样子,那问各位,那像这一种,要不要因为,他们有在贩卖表相密意,那我应该去试试看吧,要不要试?不要试哦,就像那个毒品,不要因为好奇,那我去试一下,试一下,就会上瘾,试一下,就完蛋了,就像这样子,很可怕的喔,所以世间人贩卖毒品都是犯罪,那贩卖佛法表相密意是怎样,法界里面也是一样,重罪啊,非常严重啊,而且这也是禆贩如来正法,就是贩卖如来的正法啊,为什么叫作贩卖如来的正法,因为打着佛教的名义,这也是佛教的智慧,可是是假货,因为他打着佛陀的名字,可卖的是假货,所以名义上他不是正法,可是他让人以为那是正法,那就坏了佛教了,所以真的是,如果您很仔细想,有很多人他真的是为了求法,奋不顾身的,愿意舍弃他的身心,乃至身命财的,结果让有一些人怎么样呢,花费了他一生的身命财,结果获得是假的,过失真的非常严重,所以他们这样的作法,真的是在贩卖佛法,贩卖如来的正法,这是非常严重的过失,也真的是对不起,跟随他们修学的人,因为跟他们修学的人,还要付出这门票钱,还要付出一些精神体力去学,结果学的是错误的,是误导他们的,您看真是耽误人家的法身慧命。

  好,那我们看第十七点,《大乘方广总持经》卷1,佛言【复次,弥勒,我初成佛,以妙智慧广为众生宣说正法。若有愚人于佛所说而不信受如彼达摩比丘,虽复读诵千部大乘为人解说,获得四禅,以谤他故七十劫中受大苦恼,况彼愚痴下劣之人,实无所知而作是言:‘我是法师,明解大乘,能广流布。’谤正法师言无所解,亦谤佛法而自贡高!若彼愚人于佛大乘,乃至诽谤一四句偈,当知是业定堕地狱。何以故?毁谤佛法及法师故。以是因缘,常处恶道,永不见佛,以曾诽谤佛法僧故。亦于初发菩提心者,能作障碍令退正道,当知是人以大罪业而自庄严,于无量劫身堕地狱受大苦报】

  看看在这个经典里面,佛说的多明白,佛陀说祂成佛之后,就以妙智慧为众生说正法,可是有人对于,佛所说的这些法教不信受,然后祂举,就像是这达摩比丘,这达摩比丘是谁,他就是佛陀的因地,能够读诵千部大乘,而且还怎样,为人解说而获得四禅,有四禅的实证,而且还能诵得千部大乘,那请问一下,这刘灿梁跟吴胜奇,有这种能力吗,没有耶,禅定一点也没有实证,然后千部大乘也没有读,没读几部,然后读的也是,对内容都不了解,可是您看看,这个达摩比丘诵得千部大乘,又能获得四禅,即使他有这样子的禅定证量,跟读诵大乘的智慧,他诽谤阿弥陀佛,这个净命比丘,他就怎样,以谤祂的缘故,七十大劫里面受大苦恼,那吴胜奇跟刘灿梁,有没有比达摩比丘,有更高的证量,显然没有,有这样的证量的人,都要沦堕恶道,在地狱里面,那他根本没有,有利益任何人的地方,显然,那不是更严重,所以佛陀说,这样子的愚痴下劣的人啊,实无所知而自说,我是法师,明解大乘,能广流布,他们确实也是这样子说,说我也是菩萨,你们是菩萨,我也是菩萨,你们说大乘法,我也说,你们说如来藏法,我也说,是不是一模一样,是一模一样,这是在说他们,而且还诽谤正法师,刘灿梁也诽谤我们导师,还诬赖我们导师跟他见面,这也是诽谤我们导师,让我们导师以为说,好像让人家以为我们导师,是一个见了人而不认的人,哪有可能,我们是他多劫以来的眷属,说不定好几世没见面了,他都还愿意说,我们是他的眷属,还记念着我们的道业,哪有可能见了面而不认的,那更不可能,可是他就是这样子,胡言乱语来诽谤正法师,连那么小的事情,他都要这样诬赖,我的学生有好几位,就有证明说刘灿梁,说他见导师好几个版本,一下说在什么电视节目,一下子又说在哪里啊,是怎样,那个版本很多,我们实在不想,把它全部都搬出来说,因为说多了实在没什么意思,可是连见个面就是,都有这么多的版本,那见面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有就有,有的话就不会有很多的版本,就是因为没有,才要怎样,每次都编一个版本啊,没想到我们集合起来,就看到这么多版本,显然那就是假的,真的是没有跟我们导师见过面,可是连这种小事他都要诽谤,然后还诽谤佛法而自贡高,像这样子的愚痴人,如果只要在对大乘,只要诽谤一个四句偈,都要堕地狱的。

  那何况你看吴胜奇,对大乘经典解释有多少错误,不是只有一个四句偈,是几乎整篇统统错,还有我还没有举《金刚经》的部分,《金刚经》那更是不忍卒睹,真的是非常的离谱,所以因为这样子诽谤佛法,还有诽谤法师的缘故,因为这个缘故,就要常处恶道,永不见佛,永远见不到佛,为什么,因为这种人如果见到佛的话,他还要诽谤佛陀,那佛陀要不要跟他见面,不要啊,可是不要,不是佛陀要排斥他,而是因为他的心性恶劣,他要是见到佛陀了,连佛陀他都要诽谤,所以佛陀为了要怜悯他,怎么样,就跟他保持个距离,免得他又诽谤了佛陀,又要沦堕了,意思是这样子,不是佛陀要弃舍他,而是佛陀为了这种恶劣的众生,也要包容他,既然他看到善知识都要诽谤,那就怎么样,暂时不要让他见到,可是什么时候才能够见到,等他忏悔,等他受恶业的报都报尽了,然后忏悔,愿意在大乘法中修学,他才开始有机会来见佛的,这样佛跟他见面才怎样,才对他有利益,如果他看到善知识都要诽谤,那佛陀也不能跟他见面,为了要保护他,免得他见了佛又要诽谤,所以佛陀是这样子,在利益众生的,所以因为他诽谤了,佛法僧的缘故,所以对于发菩提心的人,能作障碍,令退正道,您看看,确实也有一些人,因为跟吴胜奇有一些因缘,所以怎么样呢,就一直要跟随,可是这一跟随,就是吴胜奇的过失,就让这些人产生了障碍,令他们退失于正道,譬如这些人,原来是想要学大乘法,想要修学佛教的经典,想要了解佛教,想要修学佛法,结果被他一说呢,就变成一贯道的内容去了,那是不是退失于正道,就这样退失了,真的是非常的可惜,所以这样的作法,确实在对初发心的,初发菩提心的这些人作障碍,令人家退失正道,所以当知是人,以这个大罪业而自庄严,为什么说他以大罪业而自庄严,因为他好像认为说,我到处开班很多人愿意来听,您看我多厉害,以这个来庄严,可是这个是怎么样,每多一个人,他的罪业就多增加一分,因为多误导一个人,他的班开越多越大,他觉得很庄严,对不对,可是都以怎样,以这个大罪业而自庄严,所以他觉得很高兴,可是我们看起来是怎样,很悲惨啊,他觉得越殊胜,可是事实上他是越悲惨,就是因为他以大罪业而自庄严,可是他对这件事情是不了知的,还说他又在哪里开班,又在哪里开班啊,可是这都是以大罪业而自庄严,因为误导的众生越多嘛,表面是越庄严,可是事实上是沦堕得更严重,所以于无量劫,深堕地狱,受大苦报,你看这么严重。

  那我们看看吴胜奇他怎么说呢,他说:“又说,愚是在讲小乘,痴是在讲凡夫,凡夫的境地,连阿罗汉都不知道,怎么修,何况说他能够知道,大乘的见道位怎么修,对不对啊,阿罗汉的境界他都不知道,阿罗汉的修行他都不知道,何况说能够知道大乘的佛菩提道,找到真心,更难以想像,而作是言【我是法师,明解大乘,能广流布】而回过头,又诽谤那些触证的法师,言无所解,同时呢又谤佛法,而自贡高【若彼愚人,于佛大乘,乃至诽谤,一四句偈,当知是人,定趣地狱】所以地藏王菩萨忙得不得了,何以故,诽谤佛法及法师的缘故,由于这样的原因,【常处恶道,永不见佛】我们要自己要反省反省啊”

  反省的好啊,我希望他真的有反省,那事实上,他这里说,愚是讲小乘,痴是讲凡夫,不对!这里所说的愚痴人,若有愚人于佛所说,而不信受,如彼达摩比丘,显然这个达摩比丘怎么样,他是虽复读诵千部大乘,又修四禅,他是读诵千部大乘的,表示他不是小乘,他是大乘里面不懂总持法门的一个愚痴人,我不是谤释迦牟尼佛,是顺着释迦牟尼佛说,呵责那个达摩比丘,呵责释迦牟尼佛因地的那个错误的菩萨,为什么,因为那个确实是愚痴人,所以才会诽谤正法师,所以这个意思,他不是讲小乘,是讲大乘法里面的愚人,因为这个人,他不懂得,《大乘方广总持经》所说,修学佛菩提是应该要,依止菩萨戒的这种精神,这种和合的精神,如果没有依和合的精神,他就是大乘修行里面的愚痴人,是讲这件事情,这样才是正确的意思。然后他说,这样的人让地藏王菩萨很忙,忙得不得了,那我们就要请问吴胜奇,你是不是想要让地藏王菩萨更忙一点,如果你不想让地藏王菩萨,想要省省地藏王菩萨,老人家的体力,那你就依教奉行,你就真的要自己,要真正的好好的反省反省,不要自己嘴巴说要好好反省反省,结果又没有如实做,我们希望你能够如实做,好好的反省,真的不要让地藏王菩萨那么忙,因为佛菩萨真的有够忙的,不要让自己再增加佛菩萨的负担了啦,所以这个地方的这个愚人,他是在指的这个读诵千部大乘的,而不皈依上位善知识的这种假知识,就是这种人,就是里面所说的愚人,而且不皈依最上位的善知识的话,窃盗表相的密意,而独立于菩萨僧团之外弘法,不论正跟不正,事实上都是贩卖,也不论他是不是贩卖门票,事实上都是,获得分裂僧团的大罪业,这个罪业是非常严重的,即使得法啦,如果没有获得上位的,善知识的授权,而另立僧团,同样是分裂菩萨僧团的大罪业,譬如如果主法者他没有授权,而自己说,那我自己成立嘛,反正我证悟了,我可以自己来弘法了,我不管你啦,这样子的人,事实上也是分裂大乘菩萨僧团,这样子也是非常的严重,一样是破和合僧,而且是大乘和合僧团的这种大罪业,一定是违背佛陀在《大乘方广总持经》所说的这种大罪业,所以不管怎么样,就是不能去分裂,去破坏一个菩萨僧团,就是大乘的弘法,它是一定是怎样,一定是个团结一致的,如果有一些人,他不懂得菩萨戒的精神,而反对我们这样的说法,那他就是恶说人,这个事也很重要,如果有人在传菩萨戒,而没有理解,《大乘方广总持经》的意思,而作了别说,那他显然就不是,真正懂得菩萨戒精神的人,他一定不是真正懂菩萨戒的人,所以菩萨戒的精神就是这样子,大乘法要长久在世间里面弘传,一定是要和合的僧团,才能够让大乘法能够住持,能够正确的弘扬。

  好,那我们再看下一段,第13页的十八,《大乘方广总持经》卷1,佛言【阿逸多,菩萨如是具足修行六波罗蜜,乃能成就无上菩提。彼愚痴人信己自执,作如是说:‘菩萨惟学般若波罗蜜,勿学余波罗蜜,以般若波罗蜜最殊胜故。’作是说者,是义不然。何以故?阿逸多,往昔迦尸迦王学菩萨时,舍所爱身头目髓恼。尔时此王,岂无智慧?”弥勒白佛言:“世尊,诚如圣说,实有智慧。”佛告阿逸多:“我从昔来经无量时,具足修行六波罗蜜。若不具修六波罗蜜,终不得成无上菩提。”“如是,世尊。”佛告阿逸多:“如汝所说,我曾往昔于六十劫,行檀波罗蜜、尸罗波罗蜜、羼提波罗蜜、毗梨耶波罗蜜、禅那波罗蜜、般若波罗蜜,各六十劫。彼愚痴人妄作是说:‘唯修一般若波罗蜜得成菩提’,无有是处!彼怀空见故,作如是不净说法。作此说者,身口意业与法相违,虽解空法为人宣说,而于空法不如说行。以无行故,去空义远,心怀嫉妒,深着利养踰于亲戚。】《大乘方广总持经》

  接着佛陀就跟阿逸多,就是弥勒菩萨说,说菩萨是要具足,修行六度波罗蜜,才能够成就无上菩提,如果有愚痴人自己就执着说,菩萨只要修学,般若波罗蜜就好了,不用学其他的波罗蜜,因为般若波罗蜜最殊胜,因为这智慧最殊胜的,佛陀说,如果作这样说法,是义不然,不是这个道理,为什么呢,因为佛陀就说,有往昔迦尸迦王学菩萨,就是一个国王,他舍掉他所爱的身体,包含他的头,眼睛,脑髓,那个国王难道是没有智慧的吗,因为他不是只是修学般若波罗蜜,他还为了其他的波罗蜜,舍弃他所爱的身体,难道他是没有智慧吗,弥勒就跟佛陀说,诚如世尊所说,他是有智慧的,佛陀就很明白的说,他从往昔以来,经无量时,都是具足修六波罗蜜的,如果没有具足修六波罗蜜,终不得成无上正等菩提,弥勒菩萨就说,确实是这样子,佛就跟弥勒菩萨说,释迦牟尼佛曾经在过往,有六十劫那么长的时间,修布施波罗蜜,然后怎么样呢,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又都各修六十大劫,又都各修六十劫,然后他说,如果那个愚痴人这样说,只要修一种啦,唯修---就是什么,般若波罗蜜,就只修一种波罗密就好了,就可以得成菩提,就可以成佛了,修那个就可以了,只要知道如来藏的密意,那就可以成佛了,如果有,如果这样愚痴人,这样说啊,没有是处,没有对的地方,因为这个人怀空见,什么叫空见,空见就是说这个人不懂因果,佛陀是福慧两足尊,所以行布施的时候,一定是布施怎样,有财施,无畏施,还有法施,法施给智慧,可是财施,无畏施,是给众生利益,累积福德,如果没有累积福德,只有智慧是不能成佛的,所以前面的五度,事实上都是在累积菩萨的福德资粮,有了福德资粮之后,再修般若波罗蜜的时候,才能够成功,因为如果没有前面的福德,那他的般若波罗蜜不能成就,因为不可能唯修一,不能唯修一种般若波罗蜜,说能够成就佛道,没有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具足修行六度波罗蜜,有了前五度的福德的培植,最后再修波若波罗蜜,才能够成功,这样子才是真正佛菩提道的总持法门,而且佛陀还具体讲出来说,祂曾经修六度波罗蜜各六十劫,这样子才能够让自己的道业,提升起来的,所以说如果作这样的说法,这样子的人就是不懂得因果的,而是怎样,怀有空见的,因为他认为因果,只要知道一个密意就成就,可是福德在哪里,他是认为不需要福德的,是没有因,没有果,就可以成就佛道的,那这样就是怀了空见的人,即使他说他解空,说什么空,说了一大堆,事实上他是不懂真正的空的,他是没有任何的实践,以无行故,去空义远,也就是说,他心中根本没有真正的空义,空义是什么意思,就是说,至少这个人也要懂得解脱道,知道世间法的空,世间法是虚妄不应该执着,可是我们在修学菩提道的时候,在世间里面又要靠世间的利益,来广植福德,令自己有福德,可又不执着福德,让自己能够累积广大的福德资粮,所以最后能够成就佛果,可是这样的人,事实上他不懂得这个道理,他没有真正如实来修行,所以以无行故,去空义远,空义不是说什么都不做,而是要知道世间的这些名闻利养不真实,所以愿意去怎样,去布施,因为财物出现了,你不布施,就还是不见了,所以要行布施,是指的这个意思,这样才是真正的空义,空义不是说什么都不做,好,那这个内容,我们就先说到这个地方,我们待会再继续。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