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门与教门 第21集 正礼老师




  那我们就继续来说明。好,那我们刚刚简单地把这段经文做了解释。那我们来看看吴胜奇,他对这段经文他怎么说。他说啊:【彼怀空见,故作如是不净说法。给自己一个空见的见解之后,其他就不做了。作此说者,身口意业与法相违啊。为什么学六度波罗蜜,甚至是初地菩萨以上,修学十度波罗蜜呢?为什么呢?与道体相应嘛。你好像布施波罗蜜,我们的如来藏就最厉害啦:你用眼睛看到东西,祂就给你布施眼睛的种子;布施一样,分享;用你的嘴巴说话,祂就布施给你这个色身,能够不停的嘴巴来说话;你用脑袋思考怀疑,祂马上就流注出来。祂布施,一直布施著。所以六度波罗蜜,甚至十度波罗蜜,全都是这个心体。事实上是要让你跟你的心体相应,跟你的如来藏相应。持戒波罗蜜也是一样。】我们先停一下。你看,他把怀空见的意思又错解啦。而且佛陀在这里说:“你唯一学般若波罗蜜是不行的。”可是他在解释的还是一样,认为如果你只要实证如来藏,你只要观察如来藏出生你的五阴,眼、耳、鼻、舌、身、意,出生你的五根,眼、耳、鼻、舌、身、意,还有色、香、味、触、法,祂都帮你种子流注出来,你看祂都布施这些法给你,那就是完成了布施波罗蜜。持戒呢?持戒也一样嘛,他六个都一样。只要证了如来藏,如来藏就帮你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什么统统都有了,然后什么都不用做。这就是怀了空间啊。表示他的空见是怎么样?是没有因果的那种空见!因为,离空义远因为真正的空的意义不是那样。所以他就怎么样?全部拉拉拉杂,又全部都是用一个如来藏流注种子就全部涵盖了。所以他就是佛陀所呵责的人!

  好,我们接著看:【你没有去触证,没有那个体悟,没有去练习的话,没有去实践的话跟我们如来藏真实真空妙有的这个第一义的那个体性,相去好远哦。回过头干嘛?‘心怀嫉妒,深著利养’这种心怀嫉妒,深著利养的还超过爱他们的家人还逾于亲戚啊!为了利养,用利养这些名声跟这些财富,都爱过比他家里还要超过他们对他们家人的爱。】他是在说怀了嫉妒跟利养,是超过对于亲戚的爱。你看,佛陀在说《大乘方广总持经》的时候,跟我们导师所说同样的这个观点来说的。我们都是亲戚,都是眷属。可是如果不懂得怎么利益我们这些眷属跟我们修学的人,他们所在乎的法身慧命。事实上怎样?就是贪著名闻利养的人!然后他贪著名闻利养超过了亲属。也就是根本不管跟随他的人的死活!只在乎他自己的名闻利养!就是这个意思。为什么?因为如果你认为跟你修学佛法的人是你的亲属,那你应该要重视他的法身慧命。如果你自己知道你讲法不对的话,或是你讲法没有把握的话,你就不要讲。你讲了你就是怎样?就是抛弃了这些亲属,表示你贪著名闻利养,超过对这些亲眷属的,这些眷属的关怀。因为亲眷属你一定要给他最好、最正确的嘛!怎么可以有一点点的误导呢?所以如果不考虑这一点,表示他根本心中里面不是为了这些人的法身慧命在著想。他只是在想自己的名闻利养。佛陀就是这个意思。因为,对于心怀嫉妒深著利养逾于亲属所以佛陀是不是一样用,佛陀也把我们当成是祂的眷属。祂还是一样,祂把我们每个人当成是祂的独子。每个人祂都想要给我们法。所以这么慎重告诉我们应该要依六度波罗蜜而修行。那如果不是用这样子的法门来教导的话,那表示这个人一定是怎么样?一定是身怀嫉妒深著利养的人。而且怎样?他爱那些东西胜过爱他的这些眷属。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吴胜奇事实上就是《大乘方广总持经》所要呵责的人。因为他就是说:只要找如来藏就好了。然后找到如来藏之后,那什么六度波罗蜜都完成了。显然都不用修行了。这样子就是佛国所要呵责的人:说这种人,他贪著利养,逾于亲戚。表示他根本不看重眷属,不看重眷属的真正的利益,不是真正在爱护他身边的人,反而是在害人。

  好,我们看第十九点。

  《大乘方广总持经》卷一说:“尔时佛告尊者须菩提:‘不应为二见人说般若波罗蜜。’须菩提白佛言:‘唯然,世尊。如佛所说。”《大乘方广总持经》经典里面又说,那个时候佛陀告诉须菩提,不应该为二见人说般若波罗蜜。也就是说,大乘实义菩萨,真正实证的菩萨,如果要教导一个人,用般若波罗密来教一个人的话,不可以教这种二说人。什么叫二说?佛只有一种说法,就是要修完整的六度波罗蜜。如果有跟这样的说法相违背的,那这个人就叫二说人。而且修六度波罗蜜是含摄什么?含摄一切世出世间法都含摄的。为什么?因为前五度也是属于世间;然后这个般若波罗蜜,有三乘菩提在里面。所以他是世出世间一切法都学的。所以说真正的佛法,真正的大乘佛法是世出世间一切法统统都学。没有一个法不学。乃至佛陀在《大乘方广总持经》里面还说,说一切学都要学。说声闻道你也不要恐怖,缘觉法你也不要恐怖,菩萨法也不要恐怖。乃至什么色法也不要恐怖,心法也不要恐怖。一切学都不要恐怖。一一举出来。你这些都不要害怕!为什么?因为菩萨是要学一切学,所有的世出世间法全部都要学。因为菩萨的智慧是深广无边的,涵盖一切的智慧的。所以成佛之后才是正遍知觉。所以佛陀跟须菩提说,如果有一个人他所说的法,跟佛陀所说的不一样,那这个人就是二说人。表示他的这个说法跟佛陀的不一样。如果跟佛陀说的不一样,这个人不可以教他般若波罗蜜。不可以直接来告诉他大乘的菩提,不可以教他菩提。真正大乘的实证第八识的法。为什么?因为如果有这种二说人他如果说:“我根本不用修前面布施、我也不用受菩萨戒、我也不用修忍辱、我也不用修什么无相拜佛。我都不用,我只要参究就好。”如果有人心中有这种观念,佛陀跟须菩提说,这种人不要教他。佛陀这么明确说。为什么?因为这种人,如果他这样得,他说原来我获得般若波罗蜜根本不用学前面五度,我也这样得啊。那怎么样?那就成为二说,成为二见人。表示他的见解跟佛陀的见解是不同的。跟这个总持法门不同。所以前面经典说,这不经典可以令未觉悟的人,令他觉悟。表示说,如果遵从这样子修的人,他可以获得最后般若波罗蜜的实证。可是如果有的人,他不是持这样的观点,他认为说我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前面都不用修,我只要好好的参究就好了。我参得,我就是实义菩萨了!若有人持这样的见解,这就叫二见人。像这种人,不应该教导他般若波罗蜜。佛陀就是这个意思。表示我们真正要修大乘菩提,大乘的佛菩提一定要如实、按部就班的修学。一定首先要把我们的家庭安顿好,一定要遵守国家的法令,然后默默的来修身养性。然后行种种的布施、好好持戒,跟我们身边的人修忍辱、和合。然后精进的用功,对人也都很客气,有很好的心性来对待他人。然后也要做一些禅定的功夫,来调伏自己的性障。这样子才可以教他般若波罗蜜。这样才可以帮助这个人去参究,来帮助他证悟。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不可以!为什么?因为他如果前面都不做的话,如果他还能实证的话,他认为我根本可以不做,我就可以实证啊!那就变成怀这种空见的人了。所以佛陀这句法语,祂的意思就是这样子。所以我们要注意佛陀真正的意思。吴胜奇怎么说呢?吴胜奇说:【不应该那些二乘人,不应该为那些二乘的见地的人,叫二见人。】你看他又曲解了。这里的二见人是说,跟佛陀所说《大乘方广总持经》这种总持法门产生不同见解的人叫二见人。可是他把二见人解释成二乘人的见解。你看,差这么多。所以他真的是有文字障。因为从头到尾佛陀就说一个总持!总持表示整个就只有一个法。总持,没有说两种。所以跟这个总持相违反的就叫二见人。经典的意思是很清楚的。可是你看他又扭曲成二见人就变成是二乘人?差太多!我真的不晓得这个怎么会叫做解释经典。

  好,那吴胜奇又接著说:【不应该为那些二乘的见地的那些修阿罗汉道的人,来讲真空妙有的般若波罗蜜,明白这个意思吗?】这又错了!因为前面《大乘方广总持经》前面才说:如果有人是修二乘的,他是声闻或是缘觉,也要教他大乘法!前面才佛陀才这样说!可是他这里马上又跟前面的经典又相违反:说阿罗汉不要教他大乘的真空妙有般若波罗蜜。才不是。如果他是阿罗汉,他有如实修学,那他怎么样?他一定也依照佛陀所说的,修了施论、戒论、生天之论。前面五度照样都修了。所以他才能够获得阿罗汉果。既然他能够获得阿罗汉果,所以说也要跟他讲大乘的般若波罗蜜。所以你看吴胜奇所说都跟经典完全颠倒!真的是非常严重!

  【般若是我们的佛法身,祂能够产生世与出世间的智慧。波罗蜜是找到悟到这个波罗蜜到彼岸。】你看他什么都归结到这里来。完全误会了。像这么严重的错误,有时候我会觉得很奇怪:吴胜奇有那么深的文字障,我们孙老师之前也举例,有些学员是蛮聪明的,他会提问题。有时候比刘灿梁聪明,有时候还有学生比吴胜奇聪明,可是这些人都没有自觉。还继续听下去。因为错得一塌糊涂。所以听经闻法一定要用自己的理性,而不是盲从。因为盲从对自己没有好处。所以吴胜奇的说法,真的是有太多的错误。所以吴胜奇说,对于阿罗汉不说六波罗蜜,事实上也是违反经文所说的正义。所以都是错误。所以他真的有太多错误了。

  所以对于这个《大乘方广总持经》的这种错误的解说,吴胜奇真的错太多。我只是略举。为什么我不要遍举呢?因为如果全部举出来,那就将一部经了。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讲经。而且我们也还没有资格讲经。因为讲经是我们导师的职权,所以我们没有资格讲经。如果我们要讲经,如果导师授权,我们还要搭缦衣才能上座说法。可是我自认我还没有那样的能力。所以我只能引一部分的经典,重要的经典来跟大家解释《大乘方广总持经》祂所说的意涵。因为这里面讲的非常多菩萨修行上面应该注意的心态跟理念,还有一些菩萨戒的精神。这一些是对大家最有帮助的。而且也希望能够利益到吴胜奇。

  可是从吴胜奇错误的解说可以知道说,吴胜奇真的是不懂得宗门,也不懂得教门。因为全部都错。所以他不但我见未断,乃至他连基本的知见都不足。连基本的知见都不足,哪有可能断我见?明心、什么见性啦,后面的果位那都不用提了。因为他五阴都还有毛病。

  后面有关于吴胜奇不知道极乐的教理还有次第,我们也不说。因为这个部分本来是要说一下一些知见。我想跟大家还没有直接的关系啦。还有吴胜奇不脱刘灿梁的笼罩,我想我们前面也说了。我们后面来说说吴胜奇未悟言悟、不净说法,他的这种困境与解决之道是什么?来说说这个。这个事实上跟《大乘方广总持经》的精神比较契合。我们来说这个部分。

  我们看看第15页的第一点,吴胜奇他自己说,第15页的第六大点的第一项,吴胜奇自说:【当然佛不会颠倒,众生才会颠倒侥幸。】没有错,众生才会颠倒侥幸。所以这句话是正确的。我们在这个部分举出吴胜奇说的一些比较正确的内容。也希望既然他能够讲出少分的一些正确的知见,希望他能够强化这个部分。错误的,知道错就好,改过就好。可是改过不代表说他以后学著我讲他就正确。不是哦!他照样是没有实证的。他照样是未悟言悟。如果他没有忏悔的话,那个罪业是不能消的。即是他改口了,它照样不消。只是这边举一些他说的少部分正确的,是在怎样,希望他能够自己口说自己遵循,不要当个言行不一的人。那这样子连世间的格都没有了。

  所以说佛不会颠倒,众生才会颠倒。不应该侥幸。所以希望吴胜奇能够怎样?不要心存侥幸,应该回归正法真修实证。因为《大乘方广总持经》卷一说:“诽谤正法及佛菩萨,我说是辈趣向地狱。”这是经典说的。吴胜奇他怎么解说?他说:【啊,“诽谤正法及佛菩萨,我说是人趣向地狱。”是自己喜欢的啊!趣向,趣啊。所以就六趣轮回。趣啊,六趣,自己喜欢的啊……趣,我说是辈趣向地狱。不是我不喜欢到监狱去啊。但是你为什么做?我不是啊,我不喜欢到监狱里去。没有自由,我要出来,我要出来。那为什么要贪污呢?……自己趣嘛,自己喜欢嘛,对不对?所以众生之怕,怕什么?怕报应。但问题是,你总是做这种报应。往报应那个方向去做那个因。】

  虽然他说得拉拉杂杂,可是大家应该懂他的意思。他是说会诽谤正法和佛菩萨,然后说这些人掉到地狱去,趣向地狱。吴胜奇说得好啊,就是喜欢。自己一定有什么喜欢,喜欢去啊。对呀,他的意思是这样子。所以说他说有些人怕去监狱,那为什么要贪污?贪污就会到监狱去。那我们就要反问他,那你不净说法,未悟言悟。也是趣向地狱。那趣也是谁去?也是他自己趣。他自己怎样?自己喜欢。就是这样子。总是做这种报应。往报应的那个方向去做那个因。去说自己没有悟说自己悟,对不对?然后自己不净说法。然后说自己说法是正确。然后误导众生。那就是怎么样?自己去趣向。他说得好,我也赞成。希望他真的不喜欢去地狱,因为他一直做去地狱的因。如果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就是他自己喜欢。可是我真的希望他不要喜欢去地狱。要做未来世往生在善处的因,就是要回归正法,好好忏悔,如实的修行。

  如果不愿意回归正法,不愿意忏悔,那我也只能随著他的话说,那就是你自己喜欢,没有人勉强你。因为我们都希望拉拔他回来。可是如果不愿意让我们来帮忙,那就是他自己喜欢去,因为我们也仁至义尽了,花那么多时间为他解说。希望他讲了这个话好好想这个道理,是不是自己真的喜欢去地狱呢?希望他能够真正相信经典。因为经典说:诽谤正法及佛菩萨,我说是辈趣向地狱!希望他能够认知到这一点。

  好,那我们看第16页。还没结束哦,第16页啦,不是结束。时间还没到嘛。

  第16页,第三点。吴胜奇说:【佛跟这个弥勒菩萨说“其二说人或作是言:‘是菩萨应学,是菩萨不应学’”菩萨就是波罗蜜就好了嘛,其他不用学了。那是谤佛、谤法、谤僧啊!“是人身坏命终堕于地狱,多百千劫不可得出。”即使是得出“设令得出”也是生在贫穷的家庭啊。“至于后时虽得授记”五浊恶世来成佛啊。就像我今天一样,在生死五浊恶世当中成于佛道。以是因缘“汝应谛听”。你应该听啊,这样的故事,你听听听,应当信受,随顺恶友果行就是这样子啊。】

  没错啊,他这句话也说得很好啊,所以我也随喜赞叹他了。因为这个经典所说,因为经典这句话讲得太明显了。他不能扭曲了。可是经典确实是这个意思,这句话他也说对啦。可是谤佛法僧,说什么是菩萨应学,什么是不应学。以为说菩萨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等等都不用学,只要学般若波罗蜜,只要找如来藏就好了。这样子就是这种二说的人,两种说法的人,跟佛陀所说相违反。然后这样的人要入地狱的。

  为什么会这样子?因为他随顺恶友的果报,就是这样子。他随顺什么恶友?刘灿梁就是他的恶友。我也希望他读了经典,经典在劝告说,如果随顺恶友果报很凄惨的!既然果报会那么凄惨,难道要让自己这么悲惨吗?我希望说他还年轻,及时回头都还可以挽回。希望他能够懂得自己是碰到了恶友。就好比有的人,想要学个什么世间的技艺,第一手就学坏了,结果他的第一手呢,就碰到了恶知识了,学坏了。可是学坏了如果能够改,有个好老师好好帮你,还是改得过来,只要你有决心。还改得过来。辛苦一点而已。既然这样子应该要终止随顺恶友的这种恶业。这样子才是聪明人。

  好,第四点吴胜奇说:【以前没有学经典之前,我也没有这么想过。佛法真是都是空的。因为我对于佛法没有任何认知的时候,我不会下一个结论。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你们想想看,释迦牟尼佛自己都这么努力了,尚且还有七十劫这一个地狱罪。七十劫、六十劫畜生罪。六万世还要生在贫穷下贱、恒无舌根的这种状态。你说谁在裁判?谁在裁判,有谁在裁判嘛?没有啊。就是自己的如来藏,没有别的。都是自己的如来藏随著六道轮转。即便是在地狱里,当现行的时候,挡都没法挡啊。】

  说得好啊!真的是挡都没法挡!他如果决心一直要这样子,硬干下去那是定业!因为心一直决定、一定决定,那就是定业。真的是挡都没办法挡。我也真的希望他相信他自己所说的,他从来没有想过佛法是空的。他说,佛法真的是空的。他不相信嘛。所以表示佛法是怎么样?是有因果的。有那样子的做法,必定会有那样的果报。挡都挡不住的。他自己讲的。我希望他相信他自己讲的。总不会他自己讲的,结果他说我没有讲。我相信他不会这样子。

  然后他认识到最后一点之后,要怎么样呢? 要赶紧自己把它挡下来。不是说,那既然挡都不能挡,好吧,那就算了。我希望他不要这样想法。我们导师也常常在说,我们将来如果持戒的时候,不要说因为我受了戒之后如果有一件事做错了,犯了一个重戒。我既然这个重戒都犯了,那我其它一起做了。他说千万不要这样子,他做了一个譬喻。他说,就像有个牧羊人,牧了一群羊。羊群走啊走啊,然后因为他照顾不好,就有一只羊掉下山崖去了。说,我连一只羊都没有照顾好,那我照顾这些羊干什么?全部给他下去好了。他说不要当这个愚痴人。羊掉了一只,那还有什么?假设养了一百只,羊掉了一只就掉一只就好嘛。不要因为羊掉了一只就说,那我连一只羊都照顾不好,好了,那就全部给他下去好了。那就是愚痴人。

  也就是说虽然曾近犯了过失,可是过失可以怎样?让它停损的,让它停止的。停止之后能够回归正法。好好的利益众生,真正利益众生。那他还是可以弥补的。不要因为说,那我前几年都做错了,好啦,就一不做二不休了。就做下去了。那这样就是愚痴人。我希望他不是这样的愚痴人。他应该是个聪明人,看起来应该是个聪明人。希望说,谁能够把这样的恶业挡下来呢?就只有自己。只有自己改变了做法、忏悔,然后改变了做法。原来这样做不对!好!那改变成正确的做法,回归正法。然后教导众生,好好地学习。然后教导众生。最后可以修学六度波罗蜜,来利益众生。那这样不是大快人心吗?对他自己也好。而且在佛教的故事里面也确实有这个例子。

  以前世亲菩萨诽谤大乘,本来还要割舌的。可是他的哥哥就劝他说,割舌是救不了的。你要用你诽谤大乘的舌头,来弘扬大乘。也就是说你破坏了正法,你用你的舌头,用你的五阴身来诽谤,来破坏大乘。你就应该要忏悔。再用你的五阴身、用你的舌根,来拥护正法。这样就可以弥补过去的过失。这样才是聪明人。如果不是这样想,那就太可惜了。

  第五点。吴胜奇说:【千万要照经典来啊!不能够随便这个,随著自己的那个想法,然后用自己的嘴巴造了好多口业。这个口业是好严重的!因为断的不是断人家的钱财,财物而已啊!你是断人家慧命啊!这才麻烦,对不对?】

  对!他问嘛,我就答:对!真的是啊!不是那个门票的钱而已。那是小事情。重要是断人家的慧命。他认识到了,我也帮他答了。希望他能听到。希望他能为自己好好地设想,不要断人慧命。好,讲第六点。

  我们举证的一些内容,可是不要认为说,我们只是举证部分的文字。我们可能没有了解他全部。我告诉各位,他的光碟我有看过。我没有误会他的意思!我还有校对过。虽然没有校对非常完整,还有难免几个别字。可是他的意思没有误会。所以我们对他所说的内涵,是充分了解的。

  有些人对我们的一些判断,总是会认为说,你们好像讲得很武断!好像举了一些例子就说他这个人全部都错了。这样会不会太武断了?你们要不要全部把他都看完,全部都了解。事实上会讲这样话的人,事实上他对于佛法有一则知见是他不了解的。是什么样的知见呢?就说什么叫做无间等法?断我见明心等等的,这些佛法上的这种实证,真是果位的实证。它一定是无间等法。

  这无间等法是出自于《阿含经》的。《杂阿含经》卷10说:“舍利弗言:‘若比丘未得无间等法,欲求无间等法,精勤思维,五受阴为病、为痈、为刺、为杀,为无常、苦、空、非我。所以者何?是所应处故。若比丘于此五受阴精勤思维得须陀洹果。’”

  就是说观察这个五阴知道它为病、为痈、为刺、为杀,无常、苦、空、无我。他真的跟这个相应。他就证得须陀洹果。然后这个就是什么?就是无间等法。可是什么是无间等法的意思呢?是说当一个人,他真正断我见的时候,他对于断我见的这个知见,他的认知,他是怎样?不会有一刹那的间断。也就是说他没有间断的,而且是平等的。他不会说有时候在这个时候没有间断,然后在有的时候,就好像稀稀疏疏的,就好像不太清楚,然后后来才又清楚。不是这样子的。他是没有间断而平等的,从来没间断。而且不会有任何的缝隙不平等,而说有一个邪见可以进去的。如果说他不是无间等,那表示有中断!所以有邪见会进去。或者是他不平等。所以说有时候这个见解很紧密,某个时候见解就稀稀疏疏的,而邪见会进去。不可能这样。

  无间等法的意思就是说,他的断我见的知见,会怎么样?会不间断而平等地持续下去。为什么?因为他是对治了意根。各位想想看,如果一个人断我见,结果他断了我见不是无间等法的话,表示他在某一段的时间里面,有可能有个邪见会进去对不对?会插在某一个时间段里面的话。那代表怎么样呢?代表一个须陀洹他要七次人天往返的时候,应该要究竟解脱。他就不能解脱了。为什么?因为如果在七次人天往返的这个时节里面,如果有一个时间段里面有一个邪见进去了,他就突然怎样?他就不能还灭了!他就沦堕了!那佛陀怎么可以记说这个人七次人天往返究竟解脱吗?显然不可以。所以一个人断了我见证得须陀洹见道,初果见道,证须陀洹,能够七次人天往返,就代表他的断我见的见解在七次人天往返之间从来没有间断过。一个刹那都不会有邪见进去。这样子才可以保证让须陀洹能够七次人天往返究竟解脱。

  假设在这个过程里面,七次人天往返究竟解脱的过程里面,只要有一个刹那有一个邪见进去,那他是不是要退转?那他就不能解脱了。那他就要沦堕了。所以无间等法的意思就是说,断我见或明心见性等等这些佛法上的实证,他一定是无间等法。一定不会有一个刹那他说“我忘掉我断我见是什么内容”。所以说如果有一个人在某一段时间他讲错了,口误不算哦,结果他的知见是错误的。一直出现。不要说一直出现。只要有一句话违反了断我见,就说这个人没断我见。因为违反了无间等法,表示这个人没有证得无间等法。表示他没有证得真正的断我见。所以他的知见才会有中断。

  如果说他确实是实证的话,他的见解是可能中断的。同样的,明心又是啊。明心就是你对于如来藏这个真实法,祂的体性你对祂是非常的清楚的。而且从来不会有一个刹那是产生邪见进去的。所以如果有一个人他说他明心了,结果他所说的这个道理呢,违反了明心所证的这个如来藏的这个体性的这个内容的话,那表示他是没有证得无间等法。这个人不可能是真正明心的人。那他一定怎样?是还没有真正明心的人。七住位还没有真正进入。

  所以断我见、明心乃至见性统统都是无间等法,不会有一个刹那他知见错误,说“我的这个地方错了,我其他都对”。不可能啦。要么全部都对了,没有一个地方是会错的,这才是证得无间等法。所以为什么我们可以凭著一个人、一句话说“你没有断我见!”为什么?因为断我见是无间等法。我们怎么可以凭人家一句话就说“你没有明心”?因为明心也是无间等法。不可以有一个刹那是中断的,他的见解不可以有一个刹那是间断的。就是这个道理。所以说我们虽然没有举出他所有的错误,可是凭著我们将得这么多,太足够了。事实上只要一句话找出他的过失就证明他是没有实证的。因为佛法的实证,所实证的内涵都是无间等法。才可以说一个真正明心的人,他可以看到他可以迈向成佛。凭的就是这无间等法。如果不是无间等法,那表示他是不能迈向成佛的。那一个须陀洹果,是声闻的初果人,也不能迈向解脱了。所以希望大家能够懂得无间等法的意思。

  第七点。修学正法应该“依法不依人”去除情执。应该跟随实证正法的善知识,不应该跟随五阴有病的恶知识。因为刘灿梁我们孙老师在前面已经破斥了,我们之前也破斥了两次了,他确实是一贯道的思想。吴胜奇也受他影响,可是他有一点点善根。那个善根我们又没有时间来举证,可是他至少好一点点因为他毕竟不是像刘灿梁在一贯道里面待了那么久,他只是被人家笼罩而已。所以我希望他能够眼睛张亮一点,第二个应该要过大心量,扩大眼光对未来多生多劫还要亲近诸佛与菩萨,而不是一佛一菩萨而修学大乘法。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是说,他跟随他的老师,可是他这个观念他一直在强调说他跟随他的老师,可是这观念不太正确。因为我们不是一辈子跟一个人,那下辈子就跟同样一个人。不是这样子的。菩萨修学佛法是会跟随很多的诸佛与菩萨的。我们这一世跟佛陀释迦牟尼佛学,可是我们可能未来世跟别的佛陀学,将来要跟弥勒尊佛学。我们这一世这个贤劫,我们现在跟释迦牟尼佛学,可是在释迦牟尼佛还没成佛前我们可能是跟别的佛学。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要跟不同的诸佛,不同的菩萨学。而不是说我跟了这个老师,那我永远跟这个。如果只是这样想,那这个人怎样?依人不依法!依法不依人就是能够选择正确的法而依止他,不管这个人是谁。那样才是依法不依人。而如果说我依止这个人,我就一直在跟他,那其他的人我就不跟他学。那就不对了。所以我们导师也说,我们导师也不是说你们都只是跟我学,就全部听我的。不是!我们导师还说他皈依菩萨僧团,不是说都听我的,而是他也皈依这个菩萨僧团。而且他也不是只皈依某一个人。这里说我们平实导师皈依正觉僧团,而且也皈依他佛世的师兄。克勤大师就是他以前在佛世时的师兄。可是后来他的师兄变成他的老师,他还是尊崇他为师父。所以菩萨就要有那个广大的心量,说我要跟一切菩萨修学。就像各位在亲近正法的时候也是要跟很多菩萨来学,也不是只跟一位菩萨来学。这样子我们才能够学得多。而且我们也因为要这样子之后我们才能怎样?不会常常被人家误导以盲引盲。而且也不会永远在人之后。譬如说吴胜奇他说:“我跟了刘灿梁学我就跟著他。”那这样代表怎样?他的因缘永远他在他之后。

  佛陀说依法不依人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只要依法而行。我们如果跟错人了,我们只要再改正了我们就有可能超越他。如果那个人不改正,我们就可以超越他。所以就不会永远在人之后。如果有个人他永远要跟某一个人,“我要修学什么,我都要问他。他说不好我就认为不好。”那就表示这个人的知见在那个人之后。表示他的因缘是在他自认为他要在别人之后。乃至我们说修行,有的人说:“某某人对我好差!我会这样子就是因为他那么差,所以我就要这样子。”如果他是这样的思维也是说:“我永远都要在他改正之后,我才要改正。”那也代表怎样?“我永远就要在他后面。”为什么?“因为他要变好,我才愿意变好”。可是我们修学佛法不是这样子。其实别人不好,我们也要怎样?应该怎样正确就这样来做。别人不好是他的事。如果他不改正,我们改正了,我们知道如何正确,我们就超越他。菩萨应该有这样的正确观念,这样才不会永为人后。而且道业难成。如果那个人不成佛,你就永远跟著他不成佛。那不是很愚痴吗?所以那个道理真的不是修学佛法的真实道理。

  所以说依法不依人,它有很多深广的意涵。请大家一定要注意这些道理。而要把这样的道理谨记在心里面。常常思维这个道理。所以我们修学佛法一定要依法不依人。而不是说我跟著谁就一定是怎么样。不是。而是说怎样是正确的道理,这样才是依法不依人。而且如果不受三皈依就不是佛弟子。不皈依大乘菩萨僧就是不皈依大乘僧,不受大乘菩萨戒就不是菩萨。而且是以什么?以外道僧来自己说自己证得了圣位,证得了这些殊胜的果位。这个就是《楞严经》里面说的魔子魔孙。所以说这个都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所以从《大乘方广总持经》来说,这种在修学大乘,结果不皈依于正法的菩萨的领导那这样就是分裂僧团。谁最喜欢分裂大乘?就是魔!所以千万不要落到这个地方去。如果有心修学佛法,那就应该如实来修学,如实的依据正确的佛菩提道的道理好好的来修学,好好的来受戒。确实来皈依,确实来受菩萨戒,然后对于过去所作真实的忏悔。如果能够如实的忏悔,如实的来修学,我相信任何人都可以跟央掘魔罗菩萨一样,虽然曾经做错一些事情,可是因为真诚的忏悔,真正的皈依三宝,真实的修证,最后还是可以实证。就像央掘魔罗一样。所以说我们在五浊恶世难免会有一些过失,可是这个过失忏悔过之后,就把它放掉。然后怎么样?真实来修行以自己曾经做过过失的这个五阴身,来护持、来弥补对于大乘法的伤害。这样才是聪明人!这样才是大乘可贵的菩萨!所以央掘魔罗就是大乘菩萨的一个典范,一种改过迁善的典范。所以我希望说吴胜奇或刘灿梁,或是他的一些随学者,都能够依照央掘魔罗的这个故事,这个公案,能够改过迁善。那这样子对自己就有非常大的利益,而且也是未来世说不定会成为另外一个央掘魔罗的典范?那何不让自己的心量放大,眼光放长,来成为真实的菩萨呢?

  所以最后希望说,我们这几天的讲课可以对刘灿梁跟吴胜奇两位先生可以有所帮助。也希望说在这个讲课里面,也可以利益到各位菩萨。也希望这个法会的功德可以回向给他们两位,还有我们大家的眷属、冤亲债主,让我们大家在佛菩提道里面很快的能够福慧圆满,速证菩提。那我们讲课就到这里。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