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集 涅槃的意涵 正德老师




  在上一集由正元老师为大家解说了二乘所证涅槃,这一集要为大家解说大乘所证涅槃。首先我们来探讨涅槃的意涵,涅槃呢,佛说是无所畏惧的安乐之处、安隐之处。所谓的安乐之处、安隐之处,祂不是无常的法,也不是断灭的法。因为无常本身就是苦,它必定要生死不断生灭不断;所以既然是苦的话,就不是安乐之处。可见涅槃不是以无常法为根本的,同时也不是以断灭法为根本的;因为祂是安隐之处,是无所畏惧安隐之处。如果是断灭呢,就会让人畏惧、让人恐怖,而不是安隐之处,所以说涅槃本身不是以无常法,不是以断灭法为根本。换句话说:无常之法、断灭之法就是虚妄法。

  那么哪一些法是虚妄法呢?我们举个例子来说,以五蕴中识蕴的意识来解 说。意识心,祂是有生有灭的法;意识心必须要藉由意根触法尘才能生起,祂是二法为缘所生之法。以欲界的意识心来说,必须要有五色根的不坏,五色根不坏的前提之下才能藉这五根来触五尘,同时意根触法尘来生起意识,所以意识本身是有生之法。那意识本身既然是有生之法,也会因为因缘散坏而灭掉。举例来说,在我们每天眠熟的时候----睡眠无梦的时候----因为意根不作意了,意根不作意了意识就不现起,不现起以后意识就是断灭,所以每天眠熟的时候意识断了。接著说在闷绝的时候,闷绝的时候因为你的胜义根----你的脑袋----受到损坏了,所以意识不能现起,所以医生说“没有意识了”;没有意识的意思,就是意识断了。另外在正死位的时候,正死位的时候五根坏灭,五根坏灭了意识不能现起,所以正死位的时候意识也灭了。

  另外对修禅定者来讲,无想定中意识也灭了。所谓的无想定就是指不去了知所有一切五尘,乃至对法尘也不了知,所以就是表示意识所缘的五尘,加上自己五尘中的法尘都不想了知了,把这个想灭了,意识就灭了。所以无想定中意识心也是灭了,(佛说“想亦是知”,这时无觉无知)所以才称为无想定。另外在灭尽定中----灭尽定又称为灭受想定----也就是说,对于意识心于六尘中所受所想的都灭了,乃至意根自己的受与想也灭了,所以灭尽定中意识心灭了而意根的受与想也灭了,所以在这五位中意识心是断灭的。所以我们说,意识心是有生有灭的法(不可能是涅槃心)。

  同时我们说意识心是有增有减的法,因为意识心平常在六尘中,就是在六尘境中生起对色尘的贪,生起对声尘的贪,生起对香尘、味尘、触尘的贪或是嗔,乃至于在法尘中生起我见我执等烦恼,或者说,在色尘中减少对色尘的贪,在声尘中减少对声尘的贪或嗔,乃至说在法尘中减少对我执的贪爱;换句话说,意识心本身在六尘中是有烦恼增、减的现象的。

  那么我们说,意识心是有垢有净的法,因为意识心本身,祂由于我见我执的关系,所以对一切六尘都是生起贪嗔痴慢疑等等烦恼;那这些烦恼就是染污,因为染污的关系,所以我们说祂是有垢的。可是经过修道,经过正知正见的建立,修行的过程断除了贪嗔痴慢等烦恼,使得意识心能够成为清净的,但是这个清净性却是经由修道所成,不是本来具足的清净,所以我们说意识心祂是有垢有净的法。

  同时呢意识心与见闻觉知,祂是同生同灭的。意识心现起的时候,必然有见闻觉知,当意识心不在的时候,必然没有见闻觉知。譬如说我们解说祂在五位(眠熟、闷绝、正死、无想定、灭尽定)的时候断灭,当晚上眠熟的时候,不能觉知任何一尘,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们说意识心灭了、觉知也灭了;因为意识心现起的时候,觉知才现前,所以意识心与觉知本身是同生同灭的。

  假如有人要以意识心修禅定的境界来说是涅槃,那我们来检查,这个是不是涅槃呢?譬如说意识心在欲界定中,祂在欲界定中可以因为了知六尘而不在六尘中现起任何攀缘,说这叫欲界定,但是这仍然是意识心住于欲界的境界。那在初禅,虽然说意识心经由离欲可以发起初禅,生起了离生喜乐,也就是离开了这欲界的贪爱,离开了欲界的贪,离了欲而可以发起初禅;但是这种乐,仍然是意识藉由因缘而得的乐。虽然说到二禅中可以因为定而产生了喜乐,可以真正的离五尘的见闻觉知,而生起了定,而生定、生喜乐,可是这个定生喜乐仍然是经过因缘而修成的,乃至到三禅、四禅乃至到四空定,那么这样修禅定的过程里面,虽然可以对五尘不加以分别,可是对五尘不加以分别时,仍然有对定境法尘的分别以及了知(仍然是有觉有知而不是涅槃寂静境界),所以修学禅定的过程里面意识住于定境法尘中,仍然不是涅槃。

  因为意识心本身是生灭的、是无常的,以生灭无常的心所修集的境界,所到达的境界仍然是生灭无常,会经由意识心的断灭这些境界就不复存在了,所以说以禅定为涅槃,我们可以说他就是错误的知见。那么如果有人以意识心能放下一切世间执著,说这样叫作涅槃,我们来检查看看这样是涅槃吗?意识心放下一切世间执著,那么“意识自我”在不在?仍然是以意识自我来放下一切世间执著,那意识自我既然是在放下世间执著了,意识如果存在,仍然是苦,仍然是会断灭的法;所以意识本身不是真实的,纵然可以放下一切世间执著,意识本身仍然是生灭法,仍然是无常法,所以意识放下一切执著,不是涅槃。

  五蕴的空相也不是涅槃,因为五蕴本身藉因缘所出生,是生灭是无常,是会断灭的,是无常、苦、空、无我的法;因为是无常、苦、空、无我,我们才说五蕴本身不是真实,它不是常住法;它的出生到坏灭,这中间的过程因为不能常住,所以称它叫作五蕴空相。五蕴空相本身是建立于五蕴本身出生以后无常变异终归坏灭的现象上,所以五蕴本身它是无常法,它终归坏灭;无常法终归断灭,本身就不安隐,就不是清凉,就不是真实,就不是涅槃,所以(依五蕴而有的)五蕴空相本身不是涅槃。……

  那十二因缘的缘起性空是涅槃吗?十二因缘本身缘生缘灭,每一支都是因缘而出生,每一支都是缘生缘灭的法,可以经由因缘灭了而还灭;十二因缘一一有支缘生缘灭的现象,不能真实常住,不能自在,这个叫作缘起性空。缘起性空是建立在十二有支一一缘生缘灭的法上面,一一有支本身最后终归可以灭除而不复存在,那么这种情况之下缘起性空就不复存在了,所以缘起性空只是告诉我们十二因缘一一有支,不是真实有自体,不是真实常住的,是缘生而缘灭的;这(缘起性空的)现象只是一个断灭法的现象,所以它不是涅槃。

  那如果以意识觉知一切法空,(一切法空)本身是涅槃吗?一切法空所说的是,一切法皆是由因缘所生,因缘所生的法不能常住、终归坏灭,(而一切法空是依生灭的一切法而有的)所以一切法空本身不是涅槃。因为(一切法空是)不安隐、不安乐,不安隐不安乐是(使人)有所畏惧的,不是真实的,不是清凉的,所以一切法空本身不是涅槃。意识心觉知一切法空,而不执著于这个空,这也不是涅槃;因为意识心本身觉知一切法空而不执著于这个空,是生起了智慧;意识心生起了智慧,但是意识心坏灭的时候,这个智慧就不复存在了,所以意识心觉知一切法空本身不是涅槃。因为意识心是会坏灭的,意识心不能因为觉知一切法空而变为常住法。

  还有,意识觉知心祂断了我见、断了我执以后是涅槃吗?意识心断了我见、断了我执,是因为生起了出世间的智慧,所以能将三界生死的烦恼、三界生死的贪爱断除,而因此让意识心自己不觉自我,而可以断灭自我;可是(将来)意识心自我断灭了,那是断灭法,那是无常法,那不是真实法,那是虚妄法,所以意识心能够断我见断我执,也不是涅槃。

  所以涅槃本身不是以虚妄法为根本(而成立)的,涅槃它是以真实法为根本的。什么法是真实法呢?真实法就是如来藏。因为如来藏祂不生不灭,因为如来藏祂不需要藉由任何一因、任何一缘来出生;不是由任何一因一缘来出生的,所以祂本来不生;本来不生就不会被任何一法所坏灭,所以说祂不生不灭(涅槃是依不生不灭法如来藏而成立的,断我见我执而灭尽五阴,留下如来藏独存时就是无余涅槃)。还有,如来藏呢,祂不增不减。如来藏能够藉众缘出生六道有情的五蕴十八界,可是不会因为是属于三恶道的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有情的五阴十八界,而损灭祂的真如法性;也不会因为出生了人天的五阴十八界比较庄严、比较殊胜,而增加了祂的真如法性。

  如来藏本身具足了种种五阴十八界的功德法,不会因为在三恶道而损减祂的种子功能,也不会因为祂在人天而增加祂的种子功能,如来藏祂是不增不减的。如来藏不垢不净,因为如来藏本身,祂对于祂所出生的五阴十八界从来不生起我执等等烦恼,不与贪嗔痴慢疑等烦恼相应,祂从来不会说:“这个被出生的五色根是我的,十八界运行法是我的。”从来没有生起这样一个念,所以我们说祂是不垢。如来藏同时(本有的)不对五蕴生起我以及我执等念,祂不是经过修道而成的,祂本来如是、本来就是这样,不对祂所出生的五阴十八界生起我见我执烦恼、不被染污,(但是祂所含藏的种子却不清净而不停的出生染污的五阴身心,)所以我们说祂不净,所以说如来藏是不垢不净的。

  同时如来藏与祂所生的五蕴十八界是不一不异的,因为如来藏祂虽然出生了五阴十八界,五阴十八界经过(如来藏藉)因缘所生,是无常,是毁坏生灭的,可是如来藏本身却不会因为五阴十八界坏灭而坏灭。同时五阴十八界有色法、受法----色受想行识----等法,可是如来藏本身却不是色受想行识等法,所以我们说祂与祂出生的五阴十八界是不一的。可是如来藏与所出生的五阴十八界却是同时同处运行,从来没有离开过;因有如来藏与五阴十八界运行,所以五阴十八界(本属如来藏心中的一部分,)才能生住异灭,(所以如来藏与祂所生的五阴不异,)这就是如来藏与所出生的五阴十八界不一不异的道理。

  同时,如来藏祂是不断不常的。因为如来藏能藉众缘出生五阴十八界,五阴十八界在一期生死中有生有死,在坏灭的时候如来藏所含藏五阴十八界种子并没有坏掉,并没有断灭,仍然(含藏在如来藏心中,)可以藉业缘再出生下一期的五阴十八界,所以我们说如来藏不断。可是如来藏所含藏的五阴十八界的法种,能够经过业的内涵而变异成熟六道有情的五蕴十八界,(祂含藏的种子不是常而不变的,)所以我们说如来藏祂是不断不常。这样的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不一不异、不断不常,就是中道法性。

  如来藏的这种中道法性,祂是无漏无为的;所谓的无漏指的是,祂不是系缚在三界的,祂没有杂染任何一丝一毫生死之苦;同时祂是贪欲永尽、嗔恚永尽、愚痴永尽、贪嗔痴慢疑我见我执等等烦恼永尽的,所以我们说祂是无为,换句话说,如来藏这种无漏无为之中道法性就是涅槃,这种涅槃是恒不变易的。因为从无始劫以来乃至到未来际恒不变易,所以说涅槃指的就是如来藏这种真实法性。这种无漏无为的中道法性就是涅槃,而这种涅槃祂是安隐的、祂是清凉的、祂是真实的。因为祂不会断灭,祂不会落入三界有,也不落入三界无的断灭中;祂是清凉的,因为祂不杂染生死之苦。五蕴才有生死之苦,而祂本身没有生死之苦。

  祂是真实的,因为祂不是因缘所幻化而有的,祂不是因缘所生的,祂是真实存在的。祂是如,意思就是祂人无我,法无我。所谓的人无我,祂虽然藉众缘出生了五蕴身,可是祂不执这五蕴身为自我。不管是人、天、畜生道、地狱道以及饿鬼道每一道有情,如来藏出生了这样一个五蕴身,都不执任何一身、任何一道的五蕴身为自我,这个是祂的人无我;祂的法无我指的就是说,祂能够让五阴十八界的法运行,这个运行的过程里面,如来藏也不执这些五阴十八界的法是自己、执为自我,所以我们说如来藏祂具足了人无我、法无我。祂是如的,祂是真实如如的,而这种真实如如(真如)也就是涅槃,所以我们说涅槃是以真实法如来藏而施设的。

  因为涅槃本身,菩萨证得这样的如来藏的真实如如,就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因为如来藏祂不生不灭,祂不是任何一时而有,不是因为任何一因一缘才出生,本来就在了,所以知道如来藏的本来性,同时知道如来藏祂的不垢不净这种真如性,这种无漏无为的真如性;所以我们说祂有清净性,祂有这种涅槃性,就是所谓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所以如来藏这种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指的就是祂无漏无为的中道法性。

  二乘圣者所证的涅槃也是以这个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而说的。怎么说呢?二乘圣者还没有舍报的时候,证得有余涅槃,这个有余涅槃指的是二乘圣者能够断除了对于三界的贪爱,意识与意根对自我不生起一丝的念头----不生起对自我一丝的贪爱了,同时安住于不再对五蕴生起“我”的念头,能够安住于自己无我的境界中。那么这种情况之下入了灭尽定;入了灭尽定以后,不是灭尽定本身就是无余涅槃,而是指这个时候的如来藏,祂还有(祂所)出生的五根还没有坏,但祂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中,已没有含藏再出生未来世后有的贪爱种子,所以二乘圣者还没有舍报的时候,称为有余涅槃,也是以这个如来藏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来施设的。

  二乘圣者舍报以后说他入无余涅槃,也不是说舍报以后五蕴灭了不再出生叫作无余涅槃。因为五蕴灭了不再出生只是断灭,那断灭法它是让人畏惧的法,它不是安隐的法,它不是真实法,所以它不是涅槃;而指的是说如来藏祂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祂因为所含藏的三界爱的种子已经断除了,意识意根不生起一丝念头要再见闻觉知了,所以以如来藏本身安住于自住境界,不再出生五蕴,来说祂是无余涅槃。同时,当菩萨从证得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再进修一切种智成佛的时候,断除了如来藏所含藏的分段生死的烦恼,以及变易生死的烦恼以后,成就了不住生死、不住涅槃的大般涅槃,也是以这个如来藏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为基础的。

  但是同样是证了涅槃,却有这些差别,这就是说实证涅槃所得智慧的差别,呈现了差别。也就是《金刚经》所说的“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这个无为法指的就是涅槃。菩萨证了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所以说祂是菩萨;而二乘人他不知道涅槃的本际就是如来藏自己,他因为不知道有一个涅槃本际就是如来藏,没有亲证如来藏,所以说他证有余涅槃、无余涅槃而说他是阿罗汉,而不说他是菩萨。因为佛证了涅槃以后断除所有一切染污成为无漏,所以说佛证了大般涅槃,叫作佛,所以不说阿罗汉是佛,也不说阿罗汉是菩萨。这就是因为实证涅槃所得智慧的差别而有差别。这是最重要的一个我们要表示的地方。也知道意识心本身不是涅槃心。下一集我们再继续来说涅槃心指的就是如来藏(阿赖耶识)。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