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集 双身法非佛法(上) 正伟老师


  ----修双身法的藏传佛教不是佛教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在前面一集,正光老师为各位介绍了佛法中的六识论与八识论,并且为各位证明了世尊住世时,从一开始初转法轮的《阿含经》,到最后入涅槃前的《大般涅槃经》,佛所教授我们的都是八识论,也就是我们人有八个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末那识与真如阿赖耶识。从最早的时期,佛说“意、法为缘生意识”,“非我、不异我、不相在”,“涅槃真实,有本际,非断灭”,一直到了三转法轮,为我们详细的解说真如如来藏的总相智、别相智、以及成佛的一切种智。

  三乘佛法里面的一切法道,全部都是由真如(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所出生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其实都是如来藏的妙功德性(详见《楞严经讲记》,台北.正智出版社)。反过来说,如果因为自己无法证得第七末那识与第八阿赖耶识,就污蔑说:“佛只说过人只有六个识,第七识和第八识是佛方便说。”甚至说为是后人伪造的,这样子就会使得佛法成为外道的断灭论,产生了无量无穷的过失,也就会像太虚大师所说的“使得佛法变得支离破碎了”;而且自己也因此犯下了谤佛、谤法的最重罪,自己都还不知道!所以佛所说的完整的佛法,以及我们实际上可以去证得的,就是人有八个识,每个识都有自己的功能差别;前面的七个识是妄心,因为祂们是由第八个识阿赖耶识所出生的。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第八识阿赖耶识,这就是我们的真如、如来藏。

  今天我们所要讲的题目则是:双身法非佛法。也就是(藏传佛教)男女双修行淫的这个法,它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在开始内容之前,我们先来念两段所谓佛门(藏传佛教)中大师的著作,给各位听听看。虽然很难念,但还是要让各位知道事实的真相。第一段:【一个男人变得有多热情,一个懂得技巧的女人就会以同样的热情摸他、抱他、向他展示乳房,并使得他陶醉得连文字都难以言传;她呻吟不断的吻,而男人对准她的胸部及下半身拥抱她,以完全陶醉的方式裸裎相对,抛弃了所有的羞怯,以燃烧的热情、性感的脸;她看著他怒举的阳具,用手抚摸它,让他醉倒吧。】

  可能各位很难相信这是一个佛门(藏传佛教)中号称大师级的人物,所写出来的著作与提倡的实修法门。书上介绍这一位法师说,他曾经几次在大辩经的法会上辩才无碍,连著名的辩经师与首席教授,都曾经被他辩驳得哑口无言。也许各位会认为:“那只是一个特例吧?”那我们就来看看下一则,这是一位教派的领袖,名闻世界:印度佛智所撰《文殊圣语》。这本书里面提到:【我们的身体结构与四大,即使是在凡夫的层次,在睡觉、打哈欠、昏厥与性高潮的时候,也会自然的体验到明光的微细层次,这显示我们自身具有可以进一步探索的潜能。在这四种状况中,进一步发展最佳的机会是性交。】

  他还说道:【依据《密续》的解释,乐的经验得自三种状况:一是射精,二是精液在脉中移动,三是永恒不变的乐,《密续》修行利用后两种乐来证悟空性。】听到这边,我想请大家想一想,觉得以上的说法是正确佛法的修行,请举手;觉得这不是佛法的法门的,请举手。这种借由男女的性行为,想用异性的身体,藉由性行为中种种的觉受来帮助自己修道的方法,其实在很早之前,在佛世之前就已经存在于印度教的教派当中,想要用这个方法达到与大梵合而为一的境界。对佛教来说,这种法(是佛陀所破斥的)叫作外道法,它不是佛弟子所应该修学的;修这个(藏传佛教)双身法也不能够使我们断结证果,它不能使我们证得在解脱道当中四向四果的任何一个果证(反而会落入五阴中而永远无法断我见),而这个(藏传佛教)男女的双身法也不能使我们证得菩萨五十二阶位当中的任何一个阶位。

  两千五百多年前,世尊在世的时候,为我们解说了三乘佛法,也就是解脱道与佛菩提道。在初转法轮的时期,佛陀先为弟子解说声闻道和缘觉道,弟子依止佛所说的教法,而能够证得初果、二果、三果、四果,能够除去我见、我执,断尽见惑与思惑而成就四果阿罗汉,有能力不在三界之中出生,而进入涅槃。到了二转法轮与三转法轮时期,由于弟子对于自己能够证涅槃、能够解脱生死,已经不再有所疑惑,也生起了对佛、对法、对僧团的大信心,所以世尊开始教授佛菩提道,告诉弟子们唯一佛乘的道理,使得大部分的弟子都能够回小向大,不但以涅槃为目标,而且更要以成就圆满佛道来发愿。所以,佛在世的弟子们,有的可以证得解脱果,有的能够证到大乘见道,有的可以入初地,有的可以成就八地等等,也就是佛弟子依止著世尊所传授的三乘佛法----二主要道----来修行、断结、证果。三乘是声闻乘、缘觉乘与菩萨乘,二主要道就是二乘的解脱道与大乘的佛菩提道。

  佛入灭以后,渐渐的,弟子们或者入涅槃,或者追随佛往他方世界;住持在这个世界的圣弟子很少,僧团中贤圣僧逐渐的凋零,断结证果的正法也逐渐消失,于是(声闻解脱道)就进入了所谓的部派佛教。部派的山头林立,百家争鸣,佛法渐渐变成了一种无法实证的玄学;要证得声闻菩提初果乃至于四果变得越来越不可能。而修学佛菩提道的弟子们,大部分是属于在家众;愿意住持在这个世间的胜义菩萨也越来越少,他们从佛灭后,一开始就不能苟同那些只选择宣说二乘法的声闻僧团,所以在(五百结集的)七叶窟前,他们喊出了“吾等亦欲结集”。但是由于在家菩萨分布在各行各业,各有世间的身分、工作与业务,他们并没有像声闻僧团一样有固定的组织和供养,这些菩萨后来变成了小团体的弘法,有一些大菩萨则远走到印度各地,特别是在印度的南方。这一些散播在各地主持大乘菩萨法的小团体,虽然与(声闻法的)十八部派共存于当时,但是菩萨们仅能自保,度化少少的有缘人,这也就是后来被龙树菩萨称为各地的“瑜伽师”。

  (声闻)部派时期,由于贤圣僧人数渐渐的减少,解脱证果的法也逐渐消失,再加上此时印度教婆罗门教的教派势力越来越大,这些印度教的教派其实一直都是与佛教共存,在民间一直是最大的宗教。(声闻佛教)部派的僧众就开始引入印度教中各种的教法,例如像众天的事奉、咒语等等。又例如像“俱缘思想”(prasangika),这个本来是印度教奥义书里面的一种思想,一种方法论,一种辩论的方法,专门在对方的理论上去找出缺点而不必提出自己的见解,这样子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没想到这种方法论被引进(声闻)部派佛教以后,却成为一种神兵利器,可以纵横在这一些没有实证、没有正确知见的人群(声闻凡夫僧)当中,后来竟成为伤害佛门中最深重的应成(派)中观思想,连在兜率天宫的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里面,为了这件事情都有很长的篇幅来导正佛弟子的这个思想错误之处。至于后来(声闻凡夫僧)佛护论师全面采用这种思想,当作是佛法中的第一义谛,这已经是很后面的事情了。

  渐渐的,印度教派中坦特罗思想与教法(男女性交的双身法),也叫作谭崔思想(tantra),也开始被引入(声闻)佛教(而且后来渐渐渗入大乘佛教凡夫僧中)。坦特罗思想的核心,简单来说,是说众生的本性如同时间之兽,它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透过很多的行为,例如(藏传佛教)男女交合的性高潮可以体悟到这个本性。我们来看一些印度坦特罗思想的图片,各位就会比较清楚。坦特罗思想很快的就被一部分无法证悟第八识和第七识的佛弟子所采用,认为说我们的意识心就像这个时间之兽一样是不会断灭的,是常住不坏的;并且也渐渐的将这一个坦特罗(tantra)的修行方法,也就是男女双修的法门引入了佛教。

  为了要能够融入佛教,所以开始有了一股新的思想,将坦特罗的思想、坦特罗的实修方法再加上世间诸般学问,像地理、风水、冶金之术、绘画、艺术等等等,转写为佛教中的《密续》。书中的主角呢,也由原来的梵天、毗湿奴跟他的妃子们之间的嬉戏,转变成为“佛陀世尊”与“佛母”们之间的男女交合。例如《密集本续》,最早可能在公元初,也就是龙树菩萨之前的时代就已经出现了;这本书在中国宋朝的时候,部分被翻译成为中文,叫作《一切如来金刚三业最上秘密大教王经》,被(不知究里的编辑群)收入大藏经里面。后来的中观师们因为不明白解脱道的道理,也无法实证第七识与第八识的存在,所以就越来越信受这种坦特罗式的佛教;又因为坦特罗的这种修行方法根本完全违背了佛所制定的戒律,不论是五戒十善、解脱道的出家戒,或者是大乘道中的菩萨戒,坦特罗的修学方法都是违犯了其中的重戒,譬如说邪淫戒、妄语戒,甚至是杀生戒、偷盗戒、酤酒戒;所以行坦特罗修行的佛弟子,必须在声闻乘、独觉乘、菩萨乘三乘佛法之外再立一乘,而且要表明这个新立之乘超越了原有的三乘佛法,高过了三乘佛法,也高过了释迦牟尼佛所说的佛法,所以必须冠上“秘密”这个字,称为秘密的佛法,也就是说,在世尊所传授的二乘法(Sutrayana)以及般若波罗蜜多大乘法(Pramita)之外,另外成立了一个新的派别:金刚乘(Vajrayana),或者叫Mantrayana。

  这些有别于传统三乘佛法的新“佛法”,依著它们的内容与时代,又被分成四个部分:作部、行部、瑜伽部以及无上瑜伽部,而坦特罗佛教著重在第四个部分。第八世纪的(六识论)中观师寂护,就曾经邀请了坦特罗佛教盛行的地方----乌金那国的莲花生----一起入西藏弘法,这就是代表了(六识论的)中观学派与坦特罗佛教的融合;而寂护的弟子狮子贤,以及再传的弟子们,在这些中观师的著作当中,更是将佛教(凡夫僧)的(六识论)中观与坦特罗的行法作了进一步的结合。

  一直到了十一世纪,这种(六识论的)中观派和坦特罗思想的结合,在学术上被视为印度佛教中最后一次大型的运动;最后一位个中的高手叫作护无畏,在西藏,他甚至被当作是“阿弥陀佛”的化身而受到崇拜。最后一个教法的系列,就是时轮金刚教法(Kalacakrayana);它宣称这个教法是佛陀在驮那羯桀伽(Dhanyakataka)这个地方所传授宣说的,完全将本来是在印度教里面坦特罗性力教派的法门摇身一变,到这个时候就变成了释迦牟尼佛所传授的秘密法门;而这样子结合后的思想,主导了后来的西藏佛教。(六识论的凡夫)中观师们同样也成为坦特罗佛教中的大师,例如像毗鲁巴Virupa,他本来是佛教那烂陀大学里面的一分子,但又是《爱欲夜摩利经》的注释家,也是坦特罗“佛法”(谭崔)的实践者;他秘密的修行喜金刚法,与“无我母”修双身法性交。甚至连龙树菩萨也被说为是坦特罗佛法的大祖师,因为有一本非常重要的论著叫作《密集五次第论》,就被说(谎指称)为是龙树菩萨的著作。

  这种新出现的坦特罗佛法(藏传佛教),它的特色一定承袭著印度教的重点,也就是非常重视祭祀礼仪,想用有形的、通俗的、复杂的仪式来取代过去“抽象”的般若思想;虽然在佛教里面本来就有一些这种仪式,但那是世俗法,是为了诱导大众进入佛法的一个方便手段,它的本身不是道;可是到了坦特罗佛法(谭崔)时期,神秘复杂的仪式本身就被说成是:只要我们透过实践这样的仪式,身口意三密合一,不用修六度,不用修智慧,不用累积福德,不用漫长的菩萨道修行过程,就可以使人刹那之间转变像本尊佛菩萨一样,所以叫作即身成佛。举个例子,在《如意轮总持续》中,讲说这个法的男性要在睡觉之前想象自己的身体就是嘿鲁嘎,也就是佛陀的身体;然后就这样子沉没在空性当中,也就是入睡了;当他醒来之后要把周围的环境看成是佛的清净坛城,然后朗诵皈依文以及发愿文之后,要想象自己就处于、就好像佛陀正在和他的配偶瑜伽女正在男女交合的极乐状况,说这样子的(谭崔)性交就是最高的幸福大乐。

  再举个例子,在《喜金刚本续》里面,中文译本叫作《大悲空智金刚大教王经》,这一本密续一开始就讲到了佛陀喜金刚和佛母正在性交,在性交中得到了空性的禅定,用中观派的哲学----六识论的哲学----当作是禅定理论的基础。修这个法的人呢,他得要观想他的面貌是喜金刚,是十六岁的青年,他的周围有八位天女,他自己正在和东毕天女交合著,而其它的天女围绕在旁边,唱著金刚歌,赞颂他(性交)的行为。歌词的内容是讲说,赞扬吃、喝、调情、作爱等等;然后讲到这一位行者他抛弃了一切的分别心,不去想象任何事物,抛弃了贪欲、虚妄、恐惧、忿怒、羞耻以及睡眠;讲到在这样的交合当中,双方在性交的兴奋与经验(中)流下的男女淫液被叫作明点,被叫作菩提心,被叫作红、白菩提。说淫液是世俗谛,而性交中的大乐则是胜义谛。最后还说到了:一个行者应该不断的要用这种方式修男女双身法,才能够和真实谛相感通,所以一位男行者他应当要在一切的日常生活当中始终想念著他的无我母,也就是他的交配对象;因为在性交当中所体会到的自然欢乐、大乐(Sahaja),就是空性,就是正觉,就是有情众生生命的根源;宇宙就是这种大乐构成的,有与无的显理也是由它而生的。而这样的修行方法,一开始是要由这位行者的师父先和这位女性行淫修(谭崔)双身法,然后把流下来的淫液交给徒弟品尝,再把这位女性交给徒弟,然后徒弟再和这位女性行淫;师父还会告诫他:“你应当要记住这一个伟大的大乐幸福,直到证觉成佛。”我们今天前半部(双身法非佛法)的课程,先为各位介绍到这边,也请各位仔细的思考看看:这到底是不是佛说?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