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集 佛教以出家为重吗?


  正礼老师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想要探讨的题目是“佛教以出家为重吗?”这是有人提出来说,其实现在文化的发展非常的迅速蓬勃,所以佛法的弘传,有很多出家人,也有很多的在家人一起在弘传。有些人就会认为说,佛教,事实上它的弘传是以出家人为主的,结果现在有很多在家人来弘传,那就有一点所谓的,僧俗颠倒的问题。颠倒僧俗的问题,他认为说在家人就是俗人,出家人就是僧宝,如果这样子,俗人跟僧宝颠倒了、混淆了,那这样传统的佛教能够维持下去吗?乃至会说现在很多白衣说法,很多居士在说法,这样子不是颠倒吗?

  其实这样的观念是错误的观念,因为那样的观念,是所谓的小乘人的观念,就是声闻人、缘觉人。他们的概念是这样子的,因为在他们的概念里面,是要疾出三界,能够脱离生死轮回来出三界。所以如果以这个眼光来看,的确出家就比较殊胜,因为他连世间事,连孝养父母、照顾子女的事情,乃至照顾社会,对国家社会的种种的贡献之事他都不作的。因为他要疾求涅槃、要出离三界,不管世事,这样子当然出家是最殊胜的,是应该以出家为重的。

  可是那样子不是真正的佛法,因为佛法最后是使人成佛,而不是使人入无余涅槃,因为入无余涅槃叫作小乘法,因为他不再出现在三界里面利益众生。可是成佛是要舍离对于最后入无余涅槃的那种贪爱,而是要在世间、在三界里面跟众生同事利行;然后依于同事利行所种植的种种的福德跟修学的智慧,最后成就佛道的,如果入了无余涅槃就没有办法成佛。所以大乘法才是真正的佛法,小乘法不能称为佛法,那个只能称为罗汉法,不能称为佛法。既然我们说,佛教所要说的是佛法,那佛法显然就跟罗汉法是有所区别的,也就说大乘法的佛法,是函盖小乘而超越小乘的。

  好,那我们看看,在大乘法里面佛陀怎么说。我们特别引《阿含经》,因为《阿含经》是小乘的经典,在这小乘的经典里面,佛陀也不以出家作为整个佛法的核心,我们看《阿含经》的《长阿含》,佛陀这样说:【尔时如来于大众前,上升虚空,结迦趺坐,讲说戒经:“忍辱为第一,佛说涅槃最;不以除须发、害他为沙门。”】(《长阿含经》卷1)这个偈我们没办法全部解释,我们来说佛陀在这个偈里面说:“不以除须发,害他为沙门。”因为沙门就叫出家人,他是个修行者。这个修行者并不以除须发来作为沙门的条件,这是佛陀在《长阿含经》,祂一开始就这样说了。表示佛陀不认为说,要把头发剃了、胡须剃了,然后穿上袈裟来出家,来称为沙门,因为沙门不以这个为他的真实内涵。所以佛陀说,要能够不害他,不害他的意思就是说,不能讲错误的法。事实上为什么会有很多的在家人出来说法呢?其实是因为有些出家人的说法,是大有问题的。

  佛陀也在这里提出来这个观点,我们可以看一段大乘的经典就有提到,就是佛陀对这些现象的一个说明:【汝等比丘!谛听谛听!入佛法海,性为根本;度生死河,戒为船筏。若人出家,不护禁戒、贪著世乐、毁佛戒宝;或失正见入邪见林,引无量人堕大深坑。如是比丘不名出家,非是沙门、非婆罗门,形似沙门、心常在家,如是沙门无远离行。】(《大乘本生心地生观经》卷4)

  也就是说,佛陀在这里来劝告一些出家的比丘、还有比丘尼,也就是说,对于世间不能产生贪爱,而且不应该违反佛陀的戒律。什么叫作违反佛陀的戒律呢?就是有些人喜欢倡导双身法,对于秘密大乘的那种双身法非常爱乐,因为那是男女欲之法啊!如何是真正的佛陀制定的戒律呢?可是有些人就是会破佛的戒律,然后贪著世乐,因为男女欲就是世间的喜乐嘛!乃至有些还有种种的邪见,譬如佛陀明明有说,第八识如来藏来作为涅槃的根本、涅槃的本际。可是有些人就是要推翻祂、否定祂,这样子引众生堕入邪见深坑,引无量的众生堕入三恶道里面去,这样子怎么可以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呢?因为有种种的这种比丘、比丘尼宣说六识论、否定八识,所以说很多的在家的菩萨,只好奋而出来说法,来破斥这一些邪见之说。

  因为佛陀说,其实大乘法是四众平等的,也就是佛法它是由出家的男女二众、跟在家的男女二众,共同来拥有、来学法的,佛法不是出家人的专利;佛法不是可以由著出家人随意来说,然后来毁谤佛陀。有些人在寺院之中每天面对佛陀,可是说的都是否定佛陀所说,等于每天在毁谤佛陀。在佛陀的寺院之中、在佛陀的圣像前,每天毁谤佛陀,请问我们应该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吗?也就是因为有这样子的事情,所以佛陀说,我们如果要修行,其实要有能够身远离、还有心远离。

  那什么是心远离行呢?我们看一段经文:【远离之行有其二种:一身远离,二心远离。身远离者:若人出家身处空闲,不染欲境名身远离。若有出家修清净心,不染欲境名心远离。身虽出家,心贪欲境,如是之人不名远离。】(《大乘本生心地生经》卷观4)

  也就是出家之人,其实他应该离开世间的,要能够身远离欲的境界,乃至心也要远离欲的境界。可是如果说推翻了第八识,然后广行双身法,那就是身也没有远离、心也没有远离啊!乃至有些人虽然说他是出家,可是他还经营很多世间的事务,这样的话也是矛盾啊,因为那是在家菩萨所应行的,而不是出家人所应行的,这样的话,他就没有达到身的远离跟心的远离。所以在佛陀的眼光里面,其实是四众平等的,因为大乘法是由在家、出家共同来拥护、共同来弘扬,才能够成就大乘佛法的复兴。

  如果说有在家人能够对于家庭、对工作、社会、国家尽心尽力,然后作种种的善行;除此之外,他又能够身远离、心远离,能够努力的修行,那我们可以说,这样子的在家菩萨,其实是超越了出家人。为什么呢?因为出家人,还受在家菩萨的四事供养,由在家菩萨有种种的捐输。由在家檀越的捐输,他们养活自己,还养活他们啊!所以说他们是专业的修行者。可是专业的修行者,却不在修行上面用心,而不能够修远离行,那这样子他辜负了檀越的布施、辜负了檀越的供养。

  所以佛陀在这个经典里面,祂也赞许在家菩萨他的修行。佛陀这样说:【若净信男及净信女,身居聚落发无上心,以大慈悲饶益一切,如是修行名真远离。】(《大乘本生心地生观经》卷4)也就是佛陀祂在这里就说到,如果说有在家的菩萨,身在聚落里面,可是发起无上心,所以说他在他的家庭里面、在他的邻里里面、在这个社会国家、整个全世界里面,他尽心尽力地去作;除了这个之外,他还发起了无上心,努力的修行。因为他可以广有世间的福德资财,可是他偏偏不受用,来捐输给身边的邻居,或是贫困的人,乃至他捐输到沙门婆罗门里面去,让修行人能够修行。所以他获得世间的广大资财,并不是为了自己受用,而是捐献给众生,那这样子,他又对于世间有尽心尽力,他又有出世间的远离行,我们说这样子的在家人,其实是超越声闻的、超越出家的。

  佛陀说这样才是真正的远离,也就是他的远离是心的远离,他虽然身处在聚落之中,可是他内心远离了聚落,这样才是真正的远离。而且这样子的在家修行的菩萨,那是超越声闻、超越出家人的。因为出家人,只要作到远离行就可以,可是他不能对国家社会有更多的贡献,如果说他连法都没有住持,那他连贡献都没有,乃至他毁坏佛陀的圣教。所以出家人是应该要固守他的本分来弘扬正教,对于一切的邪说都要破除。如果有出家人受檀越供养,可是他不摧邪显正,他不能护持佛陀的正教,那他是亏损了他自己的福德,他是辜负了佛陀所建立的声闻相──这个比丘、比丘尼相。因为比丘、比丘尼相,就是要来护持正教的,而不是要拿来享受世乐的。

  所以如果出家人不拥护正法,他是亏损了众生、亏损了自己的福德,这样子有时候甚至是不如一般人,因为一般人还对社会国家有重大的贡献。可是如果出家,没有对众生有重大贡献,乃至引众生入邪见坑,那反而是不如众生。所以说我们要很慎重地去思考这些事情的本质,要从法是否正确,是不是符合法界的实相来看这件事情,而不是从表相上来看出家与在家。

  所以佛陀也在经典里面,祂也这样说。祂举维摩诘居士说:【佛大慈悲,于一时中在毘舍离城,为无垢称说甚深法:“汝无垢称!以清净心为善业根,以不善心为恶业根,心清净故世界清净,心杂秽故世界杂秽。我佛法中以心为主,一切诸法无不由心。汝今在家有大福德,众宝璎珞无不充足,男女眷属安隐快乐,成就正见不谤三宝,以孝养心恭敬尊亲,起大慈悲给施孤独,乃至蝼蚁尚不加害,忍辱为衣慈悲为室,尊敬有德心无憍慢,怜愍一切犹如赤子,不贪财利常修喜舍,供养三宝心无厌足,为法舍身而无吝惜。如是白衣虽不出家,已具无量无边功德。汝于来世万行圆满,超过三界证大菩提,汝所修心即真沙门亦婆罗门,是真比丘是真出家。如是之人,此则名为在家出家。”】(《大乘本生心地生观经》卷4)

  佛陀在这里就说明,无垢称菩萨就是维摩诘菩萨,说他能够不毁谤三宝,而且他还照顾种种他的眷属,也不毁谤三宝。什么是不毁谤三宝呢?就是对于佛陀所说,佛陀说众生有情是有八个心,所以称为八识论,那在家的菩萨就说,的确是有八识论。如果有出家人说,佛陀说的是六识论,其实就是毁谤三宝。如果是毁谤三宝,能够称为真正的出家吗?那显然是不行的。可是如果在家菩萨,能够不谤三宝,随顺佛陀之所说,而且加以实证,那他所获得的广大资财,都不是为自己而得,而是为了照顾眷属,为了弘扬正法而得。他自身所过的生活,是远离身的系缚、远离心的系缚,离开种种欲境的系缚,这样的话,他的生活其实跟修行者,跟个出家修行者没什么两样。

  譬如说平实导师,他现在所过的生活,其实就是一个出家的生活。虽然他显现出大长者的相貌,过在家的这种表相的生活,可是他的真正的生活的内涵,都是为了弘法在著作,在为弘扬大乘的复兴随时操劳,所以他没有种种的世间之乐,所以他内心里面,是远离了种种的欲界境界的。像这样子虽然身处在家,可是他的身心都是真正的出家,这样才是真正所谓的出家人,这叫作在家出家。可是如果没有身远离、没有心远离,即使住在寺院里面,心中落入欲界的境界,被欲界境界所系缚,其实是出家在家啊!也就是虽然身出家,可是内心并没有出家,仍然在三界的境界里面。

  所以我们要说,何为白衣说法呢?我们也看到很多寺院,他们请了很多的学者去上课,跟他们上一些佛教的课程,譬如说《成唯识论》。像这样的论,其实应该是出家人来教导的,可是反而请了一些学者去寺院里面教导这些出家人,其实这样子才是真正的白衣说法啊!为什么呢?因为学者并没有真实的实证啊!乃至有些学者根本没有归依,乃至不信佛,乃至他们本身经常的著作,是要破坏大乘法的,是要推翻佛教的。可是因为他是身为学者,有些寺院就请了这些学者去寺院里面说法,说给这些出家人听,然后这些出家人还随喜赞叹,这样才是真正的白衣说法。

  可是如果在家的菩萨有所实证,他能够身远离、心远离,那样子才是真正的出家,那时候他不再是白衣。因为真正的出家,说的就是第八识如来藏,他不受三界的系缚。所以如果有菩萨实证了第八识如来藏的时候,他转依第八识转依如来藏,他是真实的出家,这时候他已经不是白衣,他是真正的身著解脱衣的真实菩萨。那这样子的虽然现在家相,而能够说真实法的,那就不能说是白衣说法。

  所以白衣说法真正的情况,是那些学者到寺院里面去,是依于出家人去敦请这些学者,白衣的学者来寺院里面为他们上佛教的课程,那样才是真正的白衣说法。所以说佛法的复兴、佛法的弘扬,其实是在家出家两众,包含男女二众,总共四众共同来弘扬的。所以在佛法中是四众平等,让在家、出家彼此合作,共同弘扬。

  好,我们就简单说明到这边。

  谢谢各位收看。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