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集 藏传佛教是正统佛教吗?(四)


  正光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

  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同修会所推出一系列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节目名为《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里面有很多子题,今天所要讲的子题是“藏传佛教是正统佛教吗?”

  前一集已说明,密教行者误解大乘经典的开示,认为识大有了别性。也就是他们所认知的真心,能分别种种法,所以才要保持这个真心时时觉醒著,可以作种种分别,因此落入一念不生而了了常知的意识心当中,以此证涅槃、入涅槃乃至成佛。然而这样的说法,与 释迦世尊的开示“真心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分别”的说法,完全背道而驰;导致密教行者修行的方法完全走错了,落入常见外道中而不知,还自以为已经证涅槃乃至成佛,也难怪密教的佛满天飞。

  接下来谈第二点,《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特别强调三件事,导致后来密教行者,包括藏密四大派等在内,认为识大有了别性。哪三件事?

  第一件事、要如实知自心。表示要有一个能观的心,来观察、来了知自心的种种内涵,所以才要保持著能观的意识心清楚明白来观察及了别,如果不透过能观的意识心来作种种观察,密教行者根本无法了知自心的种种内涵。

  第二件事、要透过四种曼荼罗的内涵来作观想。也就是要观察大曼荼罗、三昧耶曼荼罗、法曼荼罗、羯磨曼荼罗,来观想诸佛菩萨的形像;印契、种子字、作业,以此来观想诸佛菩萨,以此来庄严自己,如果行者不起心动念详细观察这四种曼荼罗的内涵,根本无法进行观想,既然无法进行观想,当然无法入我、我入,也无法生起自己不再是下劣凡夫想,更无法明显而且坚决地生起佛慢认为自己就是佛了,如果无法生起佛慢而承认自己是佛,未来也无法成就密教所谓的佛。

  第三件事、要用方便为究竟的三密,来加持、来完成密教所谓的佛道。也就是密教行者,身结手印、口诵真言、意作观想,所以要保持能观的心不灭,否则无法进行三密的种种仪轨、供养及观行等。

  既然密教行者要如实知自心,观察曼荼罗以及用三密加持来完成密教所谓的佛道,当然不离能观的意识心;如果不运用能观的意识心去如实知自心,去观察曼荼罗的种种内涵,以及进行身密、语密及意密的种种内涵,尤其是透过意密,来进行月轮观本尊瑜伽、种子字观、五字严身观等观想非常清楚明白,无法成就密教所谓的佛道,所以密教行者才会主张,能观的意识心有了别性。

  又密教行者这样的说法,也与 释迦世尊开示完全颠倒,如 佛在《入楞伽经》卷4开示:

  “大慧!圣人观察彼迷惑法,不虚妄分别,是故圣人能转心、意、意识身相,离烦恼习故,是故圣人转彼迷惑法,名为真如。大慧!此名何等法?大慧!此名真如法,离分别法故。大慧!为此义故,我重宣说真如法体离分别法,彼真如中无彼虚妄分别法故。”

  翻译如下:

  “大慧菩萨摩诃萨!圣人如实观察彼迷惑众生种种法,而不作虚妄的分别,因此圣人能够转心、意、识种种境界相,离开种种惑乱众生的烦恼相,所以说圣人转彼迷惑众生的法,就是真如法。大慧菩萨摩诃萨!此真如法又是什么样的法呢?大慧菩萨摩诃萨!此名为真如法,离种种分别的缘故。大慧菩萨!为了让众生能够了解真如真实义理的缘故,我释迦牟尼佛再一次宣说,真如法体离种种分别,彼真如法体当中没有种种虚妄的分别。”

  释迦世尊已经很清楚开示:“真心离种种分别,从本以来不分别诸法,本身离见闻觉知。”这样的法,才是 释迦世尊所说的真如法,没有密教行者所说一切有情真心的识大具有了别性。因此缘故,密教行者认为一切有情的真心有了别性能分别种种法,那是错误不正确的说法。因为此错而导致密教行者所走的成佛之道完全走偏了,根本无法成就成佛之道,妄说未来可以成就佛道,乃是严重误导众生法身慧命的大妄语业,未来要遭受很严重的果报,不能不慎啊!

  又譬如 释迦世尊在《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3开示真心不分别六尘,如下:

  “法身本性如虚空,远离六尘无所染,法身无形离诸相,能相所相悉皆空。如是诸佛妙法身,戏论言辞相寂灭,远离一切诸分别,心行处灭体皆如。”

  说明如下:

  “法身的体性犹如虚空,藉著种种缘而出生一切法,并于所出生的诸法当中,不去作种种分别,所以能够远离六尘种种分别,而没有任何染著。法身本身无形无相离种种相,所以能观的心与所观的法相都不存在,像这样诸佛微妙的法身,世间种种言不及义的戏论,以及种种人为所施设的语言道,到这里就不见了。所以衪的体性是寂灭的,远离种种分别,有情的种种心行,到这里统统不见了,所以衪的体性是如如不动。”

  从 佛的开示可知,诸佛的法身,一切有情的真心,衪的体性于六尘都是如如不动的,所以不会对六尘起种种分别。会对六尘起种种分别,就是妄心七转识,譬如眼识分别色尘,耳识分别声尘,鼻识分别香尘,舌识分别味尘,身识分别触尘;意识不仅分别前五尘粗相的分别,而且也分别前五尘所不能分别的细相分别,所以才会有众生所了知的诸法出现;第七末那识分别法尘,而处处作主。由此可知,妄心七转识对六尘会作种种分别,尤其是意识,在法尘当中能作很详细的分别,所以才有众生所了知的诸法出现以及种种受用境界。

  而诸佛的法身、一切有情的真心,衪离见闻觉知,所以对六尘都是如如不动,本性是寂灭的。又菩萨们可以从二转法轮的经典《心经》、《金刚经》得到证明,一切有情的真心于六尘都是离种种分别。譬如《心经》已经诠释诸佛的法身、一切有情的真心于六尘都不动:“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释迦世尊在《心经》已经很清楚开示,真心的实际理地那是没有六根、六尘、六识的境界,也没有四圣谛、十二因缘等境界存在,是没有任何一法存在的境界,也是禅宗证悟祖师所说的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的境界,这样的境界是极寂静。没有密教行者所说一切有情真心的识大具有了别性,因为会分别六尘的乃是妄心七转识的境界,不是诸佛的法身、一切有情真心的境界;更何况真心的实际理地,如果有任何一法存在,那是不寂静的,根本不符合 释迦世尊开示涅槃寂静的道理。

  又 释迦世尊在《金刚经》也开示:“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也就是说,如果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那不是真心的法相,真心的法相是实相无相离一切相,既然无相离一切相,当然不会有能所与觉观,更不会于能所与觉观之后而有种种的分别。会有种种分别的了别性,那是妄心七转识的体性,所以才会如密教行者所说识大具有了别性;不是从本以来离种种觉观,不是从本以来不在六尘分别的真心。

  又譬如心王菩萨在《金刚三昧经》卷1开示真心离见闻觉知,不分别六尘的体性,就是真心的清净性。心王菩萨言:“尊者!我无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菩提性中无得无失、无觉无知、无分别相,无分别中即清净性。性无间杂,无有言说,非有非无,非知非不知。”心王菩萨很清楚开示:“诸佛的法身,一切有情的真心,没有得没有失,祂无觉也无知,像这样于诸法相没有种种分别的心,就是诸佛的法身,也是一切有情从本以来的清净心。祂的体性没有任何间杂,也没有种种人为施设的语言道,祂本性空寂却出生了一切法,故名非有非无。祂本身不分别六尘,却由祂所出生的七转识去分别,而有众生所了知的诸法出现,故名非知非不知。”从心王菩萨开示可知,诸佛的法身、一切有情从本以来的真心,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起种种分别,这样的体性就是诸佛的法身的清净性,也是一切有情真心的清净性。不会如密教行者认为诸佛的法身、一切有情真心的识大具有了别性,可以在六尘起种种分别。

  又识阴六识,是真如藉著种种因与缘,直接间接辗转而出生的法,是有生有灭的法,不是从本以来不生不灭的法。譬如这个身体,是以真如为因,藉著父精母血、母亲四大、无明、业种等缘,直接从真如出生;真如不仅出生了个人的五根身,也与共业有情共同变现了众生在世间赖以生活的山河大地器世间的外五尘,这外五尘乃是真如间接所变现的法。因为有了五根以及无始劫以来的意根,可以接触山河大地器世间的外五尘以及在五尘上所显现的法尘,因而有了识阴六识出现,所以识阴六识乃是藉六根与六尘相接触而出生的法,也是真如辗转出生的法。识阴六识再藉著祂本有的了别性而有见、闻、嗅、尝、觉、知之体性出现,因而有了大众所了知的诸法出现,这已经是落在辗转出生的法之后了。

  譬如密教行者心作观想的时候,能够很清楚知道自己已经起了观想,也知道自己所观想的佛菩萨相貌是否清楚明白,更知道自己观想已经成就,应该坚决地而且明显地生起佛慢,这就是密教行者所谓佛慢坚固的道理,认为自己就是佛不再是一般凡夫众生了。然而具有正知正见的佛弟子们都知道,能作观想而了知自己是否清楚明白等等,那是识阴六识的功能差别;而识阴六识在作种种分别的时候,还有一个别于识阴六识功能体性的真心,祂不在六尘作种种分别,却与识阴六识同时同处一起配合运作。由于没有智慧的有情不知道背后能生识阴六识的真心,只知道识阴六识存在,可以现前作种种境界的观察,因此错将识阴六识心所有法的功能差别,也就是对六尘了知的体性,尤其是意识的心所有法,当作是识大的体性,当作是 释迦世尊所开示的真如法,也就是诸佛法身、一切有情的真心,因此认贼作父导致在修行方面产生了严重的偏差,堕入了 释迦世尊所说的常见外道中。为什么说他们堕入常见外道中呢?因为他们不知道能生识阴六识背后的真心,却把识阴六识当作是从本以来不生不灭的法,不知识阴六识在睡著无梦、闷绝、正死位、无想定、灭尽定以及重度麻醉下必定会坏灭故,于是堕入以意识为常住不坏的常见外道中。

  因此真言密教行者、金刚乘密教行者,乃至于后以男女轮座杂交的无上瑜伽密教行者,都不离意识心行,以意识心为常住不坏法,当作他们未来成佛的依据,成为 释迦世尊所说的常见外道而不知;乃至更有甚者,无上瑜伽密教的应成派中观直接将诸佛的法身、一切有情的真心直接否定掉,成为 释迦世尊所说的断见外道;怕被他人说成是断见外道,再反认意识心为常住不坏法,成为 释迦世尊所说的常见外道,双具常见与断见二见。

  或许有人会提出质疑:“在经中不是也提到知是菩提,这不是告诉大众,真心也有了别性吗?为什么你说真心没有了别性?”会有这样的质疑也是很正常,那是不懂真心的体性而断章取义、断句取义的结果。为什么?维摩诘居士在《维摩诘所说经》卷1曾如是开示:“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维摩诘居士也就是金粟如来所化现,祂开示如下:“真心能了知众生的种种心行,然而会了别六尘的乃是识阴六识,真心不会对六尘起种种分别,所以对六种入,不论是外六入,也就是色入、声入、香入、味入、触入、法入;或者是内六入,也就是眼入、耳入、鼻入、舌入、身入、意入,祂统统不分别。”从维摩诘居士开示可知,真心不在六尘分别,祂没有见闻觉知的体性,所以没有密教行者所认为一切有情真心的识大有了别的体性存在。能了别六尘的乃是识阴六识,真心不在六尘作种种分别,所以祂没有见闻觉知的体性;可是祂所出生的识阴六识,却是有见闻觉知的体性,这两者和合运作似一,故说真心非有见闻觉知非非有见闻觉知,见闻觉知的识阴六识与能生识阴六识的真心非一非异。

  由上面分析可知,密教行者认为,一切有情真心的识大具有了别的体性,那是不正确的。也因为密教行者一开始走偏了,因而落入 释迦世尊所说的常见外道中。因此真言密教以及真言密教以后所有的密教,包括了瑜伽密教的金刚乘、无上瑜伽密教的西藏密宗等四大派在内,都脱离不了常见外道见,乃至更有甚者如西藏密宗应成派中观,直接否定 释迦世尊所说一切有情真心的识大存在,因而成为 释迦世尊所说的断见外道,具足了断常二见。

  由此可以证明,藏传佛教根本不是正统的佛教。有智慧的佛弟子们,应该要远离他们,以免与三乘菩提越走越远了。

  说到这里时间刚好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

  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