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集 藏传佛教是正统佛教吗?(六)


  正光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

  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同修会,所推出一系列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节目名为《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里面有很多子题,今天所要讲的子题是〈藏传佛教是正统佛教吗?〉

  上一集已经说明,《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谓的菩提心,以及前二集密教所谓六大当中的识大,具有了别性,都是指同一个心,那就是能观的意识心,祂是被生的法,也是生灭的法,并不是一切有情恒常不断的真心。接下来这一集将谈的是,《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的三句当中的第二句:悲为根本。

  《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将真心所生的万象、将诸佛及法界不可思议境界等,以曼荼罗来代表,因而衍生曼荼罗这一法门出现。曼荼罗的梵语是音译,以前翻译为坛或者道场的意思。又曼荼罗起源于印度,最初是指作法时的土坛,就是积土于一处,加以平治,以牛粪涂其表面使其巩固;并于此坛进行神圣的宗教仪式,尤其是阿阇黎为弟子授戒时,或国王即位时,以此坛进行之。当此神圣的宗教仪式进行时,迎请十方三世诸圣证明之,于是绘画十方三世诸神圣像,或以其所持之物,来表示其尊严。

  由此可知,曼荼罗是古印度阿阇黎为弟子授戒时,或者国王登基时所堆积的土坛,以大白牛粪便涂抹巩固、布置器物以及七日作坛等等,原本是要请诸圣证明之,改以绘画诸圣的圣像来代替,为后来的密教行者广为使用及传承;至于绘画十方三世诸神圣像之所持物、种子字等,也为后来的密教行者广为使用及传承,因而演变从持明密教开始,而有非常繁复的曼荼罗出现。譬如有胎藏界曼荼罗、金刚界曼荼罗等等出现,乃至有专门绘画曼荼罗的度量单位及绘制的方法出现,俨然成为一种非常专业的领域,令人目不暇给。

  又现在有人翻译曼荼罗为轮圆具足、聚集的意思。其中轮圆具足,就是表明一切众生本有的白净菩提心,并且已成就及获得无上正等正觉的意思,犹如圆轮一般圆满无缺。聚集的意思,就是将诸佛菩萨的圣像,聚集于一坛,或者描绘诸佛菩萨聚集于一处。所以密教行者认为,如来的智慧德相是圆满具足,也认为宇宙万物的法相,都是如来智慧德相圆满的象征,不能离开菩提心而有,遂将诸佛自证的境界,用绝对象征性的善巧方便表现出来。而这象征性的善巧方便,就是将诸佛菩萨聚集在一处,这也就是密教行者所谓的曼荼罗,以此来修密教所谓的成佛之道。

  虽然密教行者将诸佛所亲证的不可思议境界,加以物化、相化成曼荼罗,让密教行者依曼荼罗所说的内涵,去修密教所谓的成佛之道,可是真心不就是曼荼罗。因为宇宙万物等都是以真心为因,藉著种种缘,而从真心变现出来的,是为真心的局部体性,也是真心的一部分,不能加以分割成两个,也不能外于真心而有宇宙万物出现。这分明告诉大众,一者、虽然宇宙万物等等,都是从真心出生,但不代表宇宙万物就是真心啊!因为前者是物质法,后者是心法,两者体性本来就不一样,又如何说这两者是为同一法呢。二者、如果真的如《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而将真心加以物化、相化成曼荼罗,说这就是佛菩萨所证的不可思议境界,说那是宇宙万物的表徵等等,不就是认定真心就是物质法吗?这样是有很大的过失存在,不能不慎啊!

  又曼荼罗的种类可分为四种,那就是大曼荼罗、三昧耶曼荼罗、法曼荼罗、羯磨曼荼罗。所谓的大曼荼罗,就是总集诸佛菩萨容貌、形象,以绘画的方式表现出来的曼荼罗。由于密教行者认为大曼荼罗,是宇宙万物形象加以抽象化后,再构成一个具体的结构,以此来表示真心所反映的世界,来表示诸佛菩萨世界广大无边,故称此诸佛菩萨容貌、形象所成的曼荼罗,为大曼荼罗。由于表现诸佛菩萨的容貌、形象大曼荼罗,也称为尊形曼荼罗。然而让人好奇的是,密教行者将诸佛菩萨的容貌、形象加以绘画出来,就是代表诸佛菩萨的真心吗?就是代表诸佛不可思议的境界吗?如是将诸佛菩萨真心,加以物化、相化成曼荼罗,那是错误不正确的说法。如同现在的密教行者被错误教导,因而落入常见与断见中,常为有智慧的佛弟子们诟病不已,说那是很荒唐、很离谱的作法。

  所谓的三昧耶曼荼罗,就是将诸佛菩萨所持的法器、持物,如金刚杵、金刚铃、莲花等,以及诸佛菩萨的手印,及契印所成的曼荼罗,来代表诸佛菩萨的本誓,来代表诸佛菩萨的三昧耶,这样的曼荼罗,就是三昧耶曼荼罗。然而让人觉得很好奇的是,诸佛菩萨在因地所发的根本誓约,也就是三昧耶,竟然是密教行者所说的法器、持物与印契。前者是由菩萨心地所发起度众生的誓愿, 它是心法;而后者是标帜、是物质法,两者一点关系也没有。为什么密教行者要等同视之,而说是同一件事呢?像这样的说法真的很奇怪,而且也很荒唐。由此可知,密教行者把心地法门加以物化、相化成曼荼罗的说法,真的很离谱,而且也很荒唐。

  所谓的法曼荼罗,就是诸佛菩萨的种子及真言等。是由密教行者将诸佛菩萨的名称与本誓三昧耶第一个字,用梵文表示出来,名为种子;所以法曼荼罗又称为种子曼荼罗。密教行者认为法曼荼罗就是宇宙的一切语言、声音、文字等等,都有其特殊的意义。而且就其本质而言,认为它都是实相法,所以称法曼荼罗为文字曼荼罗、种子曼荼罗。

  然而这样的说法,完全违背 释迦世尊的说法,为什么?因为一切语言、声音、文字等等,都是藉著种种缘而出生的法,本身是生灭法,不是实相法。譬如语言、文字、声音等,是透过肺、喉咙、口、舌等肢体,以及空气振动等缘而成;再透过大众约定俗成,而成为大众所了知的一种系统,是人类用来沟通、交流,记录思想、事件的一种方式,也是藉著众缘而成的世间法,本身是生灭法,怎么会是生命实相呢?所以说,密教行者认为一切语言、声音、文字等就是实相,是言过其实,而且是非常不正确的说法。同样的道理,种子是功能差别、界限,也是心法的一种。却被《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说是物质法,真的很离谱,而且也很荒唐。

  所谓的羯磨曼荼罗,就是描绘诸佛菩萨威仪事业,举凡宇宙的运转,以及人类种种行为都包括在内,而加以塑造成像的坛城,也称为羯磨曼荼罗。由于密教行者认为一切如来都有三种秘密身,即形象、印、字,而这三种秘密之身,都各具有威仪事相。因此认为宇宙的运转,以及人类种种行为等活动,包括了一切行住坐卧在内,都是实相的象征,所以称此曼荼罗为羯磨曼荼罗。

  然而人类种种行为活动等,乃是众生无明、业种等为缘,由共业有情的真心,共同变现出来的山河大地器世间,让共业有情可以依止及生活下所产生的行为活动,是为真心所变现的物质世间之后而有的行为活动,本来就是生灭法,怎么会是《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生命实相本体呢?又有情种种的行为活动,包括了行住坐卧等活动在内,是有一段时间与空间运作的过程,在佛法中为行阴所摄,怎么会是《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的生命实相本体呢?既然《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已经落入行阴当中,连明心也没有,怎么有可能成佛呢?以此缘故,深信《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的密教行者,如果不舍弃如此大邪见,未来想要明心见性乃至成佛,那是不可能的事。

  又《大日经》所说,胎藏界曼荼罗有很多佛菩萨的圣像,又限于时间的关系,无法一一介绍,仅能作大略的介绍。胎藏界曼荼罗分为十三院,可是现图只有十二院,缺少最外围的四大护院。整个曼荼罗可分为三重:第一重为最外院的外金刚部院,第二重为文殊院、地藏院、虚空藏院、苏悉地院、除盖障院,第三重为中台八叶院、遍知院、释迦院、观音院、持明院、金刚手院。又中台八叶院最中央的是大日如来,周遭有八叶的莲叶,有四佛、四菩萨──那就是东方的宝幢佛、南方的开敷华王佛、西方的无量寿佛、北方的不空成就如来、东北方的弥勒菩萨、东南方的普贤菩萨、西南方的文殊菩萨、西北方的观世音菩萨。由此可知,密教行者认为中台八叶院,就是整个胎藏界曼荼罗的总体,其中大日如来代表菩提心,八叶的四佛、四菩萨代表大悲,其外围就是方便,由此构成《大日经》卷1所说的三句:菩提心为因,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的说法。

  然而《大日经》所施设的中台八叶院等十三院的种种说法,乃是将真心加以物化、相化而说,有何真实可言。既然没有任何真实可言,其所施设曼荼罗的种种内涵,又有何真实可说呢?说穿了,那都是生灭不已的虚妄法,然后将此虚妄法当作真实法来修行,不是更加虚妄吗?那就是以幻修幻,把幻当真,于修行之后,所得的结果还是虚幻、还是一场空。所以说《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施设的曼荼罗,没有任何实质意义,不仅浪费密教行者修行时间,纵使密教行者终其一生很精进地修行,所得的结果还是虚妄、是空,而且还会误导自他有情的法身慧命,使得密教行者在修行的道路上完全走偏,大大地延误自己未来成佛的时程。

  又《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的曼荼罗,是将真心加以物化、相化后所说的法。这样的法,乃是人为施设的法,本身是生灭法,不是实相法。既然将生灭不已的曼荼罗加以物化、相化后,再把它当作实相来修行,当然更是虚妄不实。既然是虚妄不实的法,而强加附会那是真实法,及误导无辜的众生相信那是真实法,当然会成就误导众生的大恶业,果报非常严重,不能不慎。

  又《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在卷1将曼荼罗配五色如下:“先安布内色,非安布外色,洁白最为初,赤色为第二,如是黄及青,渐次而彰著,一切内深玄,是谓色先后。”《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说:配色时,先安内色,再安外色,于安布内色时,依序安白色、红色、黄色、青色、黑色。

  当你看到这样说法,难道不会觉得很荒诞、很离谱吗?竟然会将五佛配五色,而且有些佛是暗色、杂色的,不是金色。像这样的将如来加以配色,而呈现不同颜色的佛菩萨的说法,完全违背 释迦世尊的开示。为什么?因为诸佛如来身上的光是金色,而金光之中蕴含极强的白光,才是佛的光明。其中金光是智慧之光,白光是由禅定所发起的光,可以增益金光的光芒。并不是诸佛菩萨身上有暗色、杂色的光明。唯除 世尊有其他开示外,才会发出杂色的光。

  如 释迦世尊在《大方便佛报恩经》卷1曾开示:有一天,阿难入王舍城次第乞食,遇到一位梵志是为六师徒党,在阿难面前骂 世尊是恶人,不孝无恩的人。阿难以此缘故,便向 世尊禀白:“世尊!佛法之中,颇有孝养父母不耶?”世尊便以此因缘,欲说《大方便佛报恩经》,从面门放出五色光,有青、黄、赤、白等光,其色晖艳,到东方的喜王如来净土,南方的思惟相如来净土,西方的日月灯光如来净土,北方的红莲花光如来净土。所以佛在特殊因缘之下,才会发出杂色的光,不是佛身上有暗色、杂色的光。

  最后,综合这一节所说,密教行者将宇宙万物等现象,编制成曼荼罗以后,再把它当作是实相法,以此来作为密教成佛的实践论,以此来成就密教所谓的佛道。像这样的说法乃是错误、不正确的说法,为什么?因为要成就佛道,要在宇宙万物当中,去寻找能生宇宙万物背后的真心。这个真心就是一切有情的真心,而不是如《大日经》毘卢遮那佛所说的能观的意识心;并于一念相应慧,找到真心而明心见性,成为真见道的真实义菩萨,因而发起了般若智慧。再以此般若智慧为基础,进修别相智、道种智,以及历缘对境,将烦恼现行、习气种子随眠,以及所知障一一加以断除,分别断除了分段及变易生死;于最后身菩萨阶位,观察人间因缘成熟,诞生人间,于菩提树下一手按地明心,上品妙观察智、上品平等性智、大圆镜智现前;于夜后分,夜睹明星,眼见佛性,成所作智现前,成为四智圆明的究竟佛。

  而不是如《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将宇宙万物加以物化、相化后,再编制为曼荼罗,说它是实相法。然而密教行者再藉此来修三密的相应法,而成就密教所谓的成佛之道。譬如要吃饭,当然要将米洗净加以炊煮后,才有饭吃;而不是冀望将沙洗净后,炊煮成熟饭,因为沙不是饭本,纵使历经久劫煮沙,仍然是沙而不是饭。

  既然修曼荼罗无法成就佛道,《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妄称看见曼荼罗,可以将往昔所造的罪业消灭无余,乃至可以成就一切种智,那都是荒诞不经、而且是离谱的说法,不仅对密教行者没有任何利益,反而与 释迦世尊所说的三乘菩提越走越远,永远没有办法成就一切种智的究竟佛。

  唯有密教行者舍弃如是大邪见,亲从 释迦世尊所说的正法,未来才有机会实证三乘菩提的可能,乃至未来可以成就一切种智的究竟佛。由于西藏地区的藏传佛教亲承《大日经》非常荒谬的说法,可以证明它不是正统的佛教。有智慧的佛弟子们,应该要远离它们,以免与三乘菩提越走越远了。

  说到这里,时间刚好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

  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