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集 藏传佛教是正统佛教吗?(八)


  正光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

  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同修会所推出一系列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节目名为《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里面有很多子题,今天所要讲的子题是“藏传佛教是正统佛教吗?”

  上一集已谈到密教三方便之三密当中的身密,这一集将谈三密当中的语密,也就是密教行者所谓的口诵真言,并将真言当作是实相法。

  密教的真言源自于古印度吠陀时期最古老诗歌集的《梨俱吠陀》,当时已经提到咒语之事,所以有一位学者表示如下:印度密教的渊源,可溯源于 释迦世尊出世一千多年前已成立的《梨俱吠陀》的真言,至少可以说,吠陀文学对于秘密佛教,即真言密教的成立,已提供不少的素材。由读诵真言来祈禳招福,是出自于四大吠陀的《梨俱》、《莎磨》、《夜柔》以及《阿闼婆吠陀》。到了第四吠陀的《阿闼婆吠陀》,真言被认为是一种具有灵力的价值,并于当时流行有三种咒术──息灾、增益、降伏,由于与巫术、咒术有关,是为印度婆罗门教思想之一,后来被事火外道、密教行者所传承及使用。

  因为这样的缘故,《大日经》卷6曾提到息灾、增益、降伏这三个法,是为密教所谓的护摩,经文如下:“复次于内心,一性而具三,三处合为一:瑜只内护摩,大慈大悲心,是谓息灾法,彼兼具于喜,是为增益法,忿怒从胎藏,而造众事业。”(《喇嘛教密续》)由此可知,密教深为古印度的吠陀思想所影响,所以密教里有很多思想脱离不了吠陀思想,包括《阿闼婆吠陀》的息灾、增益、降伏这三个法在内,这三个法到目前为止仍然为密教行者广为使用,乃至用降伏的诛法,在暗中诛杀敌对的人。譬如有密教行者曾使用诛法欲来诛杀后学,可惜的是,密教的诛法对后学起不了作用,后学也没有什么感觉,为什么?因为密教用诛法所召请的鬼神,属于层次非常低的山精鬼魅,由于后学有护法神保护,这些山精鬼魅在远处看见后学的护法神在保护著,无法靠近及诛杀后学。以此缘故,后学藉著电视弘法的机会,在此谢谢护法神的保护!像密教这种伤天害理、残忍不人道的作法,明显与佛教戒杀的作法不一样,这也证明密教本质本来就不是佛教。又到了《奥义书》时代,相应于这三种咒术的真言也都出现了。

  到了佛陀时代,佛陀认为咒术与真实佛法无关,因此禁止它在僧团里出现。如 佛在《长阿含经》卷14开示:“如余沙门、婆罗门食他信施,行遮道法,邪命自活,或为人呪病,或诵恶呪,或诵善呪,或为医方、鍼炙、药石,疗治众病,沙门瞿昙无如此事。如余沙门、婆罗门食他信施,行遮道法,邪命自活,或呪水火,或为鬼呪,或诵刹利呪,或诵象呪,或支节呪,或安宅符呪,或火烧、鼠啮能为解呪,或诵知死生书,或诵梦书,或相手面,或诵天文书,或诵一切音书,沙门瞿昙无如此事。”世尊已经很清楚开示,咒术之类的法,本身是因缘所生法,是虚妄不实的法,而且与真实佛法无关,所以禁止咒术在僧团里出现。因此 释迦世尊在经中曾开示:在沙门瞿昙眼里,没有咒术等类可以在僧团存在及发生。因此 释迦世尊在创立佛教时,对于那些妨碍佛道修行与迷信的恶咒密法,持反对态度,禁止不用吠陀思想中的真言、密语等一切咒语,乃至宗教仪轨等法均被排斥,对于民间的禁咒和婆罗门教中的明咒,也是严格禁止。

  可是到了密教里,从最初追求现世利益有关,演变与成佛有关。这是因为密教行者认为,它是诸佛菩萨的秘密语,含有诸佛菩萨不可思议力量,是诸佛菩萨大悲心的流露,具有摄持众生的力量存在;因而口诵真言之语密,在密教行者成佛过程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一环。所以有一位学者曾大略描述如下:在佛教发展过程中,陀罗尼的性质也渐渐转变,由最初集中精神忆持佛法的原意,附加避难除灾的功能,到最后与成佛结合起来。如公元六世纪以前所译的初期密续,都是祈求现世利益,和成佛无关。到了七世纪中叶汉译的密续中,诵陀罗尼和成佛,已经结合而不可分离。如印度中期的真言密教的《大日经》、瑜伽密教的《金刚顶经》,其修法目的已由除灾招福的现世利益,演变为成佛了。

  从密教的信仰实践上来看,咒术性是密教的重要特征之一;密教在传入中国的各个阶段,无论是在译经上还是实践上,都突出这一特征。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认识角度来看,这种种咒术不足为外人道;但是当时认知的条件下,密教能在短时期内迅速流布,其神秘莫测的咒术力,确实起到了重要作用。因为这样的缘故,密教行者普遍认为,只要念某种真言,就能得到密教某一尊佛菩萨的加持,咒术在密教里变得很重要。所以《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在卷1曾说,它是方便为究竟当中的语密;而且还在卷2特别强调:“复次,秘密主!此真言相,非一切诸佛所作,不令他作,亦不随喜,何以故?以是诸法法如是故。若诸如来出现,若诸如来不出,诸法法尔如是住,谓诸真言,真言法尔故。”(《喇嘛教密续》)《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认为:不论诸佛出兴于世还是不出兴于世,真言的法相就是实相法,从本以来就存在,不是不存在,所以密教行者才要口诵真言,来成就密教所谓的佛道。

  综合上面所说,密教真言的起源,是缘自于古印度的吠陀时期,它本身是巫术、咒术等类,不是佛菩萨所说的咒语,为后来密教行者所传承及使用,成为真言密教成就佛道一个很重要的环节,也是密教实践佛道的手段之一。如果三密当中,缺少口诵真言的语密,根本无法成就《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方便为究竟的佛道,乃至无法于此生此世成就佛道,所以密教行者对于口诵真言这件事相当注重。

  可是在真正的佛教里,反而对它不注重,而是注重三乘菩提的追求。因为三乘菩提的实证,可以让人解脱生死以及成就佛道;那些巫术、咒术等类,不仅与三乘菩提无关,而且也不是诸佛菩萨所说的咒语,那是妖邪魑魅魍魉之类鬼神所说的咒语,本身是不清净的。所以 释迦世尊才会禁止巫术、咒术等类,不让它在僧团里出现。

  或许有密教行者会提出质疑,释迦世尊不是在《心经》也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吗?并说它是大神咒、大明咒、无上咒、无等等咒,证明咒语在僧团里已经出现了,为什么 释迦世尊还要禁止咒语出现呢?

  说明如下:《心经》所说的咒语,并不是传承于吠陀时期的咒语。因为吠陀时期所流传的咒语,乃是禳灾、祈福等巫术、咒术之类,主要是用在趋吉避凶等类的世间法,并不是由 释迦世尊所宣说的咒语。而《心经》所说的咒语,是用来求证世出世间法的佛菩提,两者本质截然不同,不可等同视之。更何况《心经》所说的般若波罗蜜多咒,乃是 释迦世尊为菩萨们开示一切有情的自心如来,祂从本以来就在,是没有任何五蕴十八界、四圣谛、十二因缘等法之任何一法存在极寂静的境界;也告诉菩萨们如何去亲证,当菩萨于一念相应慧亲证自心如来以后,照见五蕴十八界等法存在的同时,还有一个与五蕴十八界等法同时同处配合运作的真心,祂不仅真实存在、寂静,而且也没有任何苦可言。菩萨如是了知以后,转依自心如来无有一法存在极寂静的境界,因而确定《心经》的开示,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所以《心经》所诠释的,就是描述自心如来自住的境界,也是无有一法存在极寂静的境界;以及告诉菩萨们,如何去亲证一切有情真心而成为真实义菩萨。然而密教所说口诵真言等咒术,非但没有为众生除一切苦,反而还要诛杀有情,让众生处于恐惧的状态中,像这样咒术,还会是由佛菩萨所传的咒语吗?想也知道,当然不可能!因为那是鬼神所传的咒语,却假冒佛菩萨名义用来惑乱众生之用。

  又从另一方面来探讨密教所谓真言的本质,既然要持真言,免不了要透过肺、喉咙、口、舌等肢体,以及空气振动等缘而成就,如果不透过这些众缘,无法成就密教行者口诵真言这件事。既然是要透过众缘而成,当然不是本有的法,是生灭的法,未来一定会坏灭的。所以是虚妄不实的法,怎么会是《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诸法法尔如是之实相法呢?显然《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说法不正确!再者,口诵真言,本来要经历一段时间与空间的过程才能成就口诵真言之事,它本身为行阴所摄,既然落入行阴当中,是为五阴所摄,怎么会是《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法尔如是的实相法呢?

  三者、行者口诵真言时,一定要很清楚知道自己所诵的真言内涵是什么,这不是已经落入耳识与意识当中吗?为什么?因为耳朵要听得清清楚楚,意识要分辨得明明白白,否则密教行者无法了知自己口诵真言是否正确以及清楚明白。既然落入耳识与意识中,已经落入识阴当中,还会是《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法尔如是的实相法呢?由此可知,《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已经落入识阴与行阴当中,连三乘菩提最基本的我见也没断,连菩萨最基本的明心见性也没有,还会是密教行者所说的佛吗?当然不可能!所以说《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的法,根本不是如实语,是大妄语。也不知道与识阴、行阴同时同处配合运作的真心在哪里?还以佛来自居!以此虚妄不实的法来误导众生,实在太不应该了。

  由此可以证明:《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乃是密教行者集体创造出来的佛,用来误导众生、惑乱众生,使得众生走上与三乘菩提无关的道路上,与三乘菩提越走越远了。

  然而菩萨要成就佛地的功德,一定要经历菩萨五十二阶位后才能成佛。譬如在十信位,对 释迦世尊开示产生信心乃至具足信心,因而圆满第十信位的功德转入十住位。于外门广修菩萨的六度万行,并于第六度快圆满时,进行煖、顶、忍、世第一法的四加行,观察自他有情的蕴处界都是虚妄,双印能取空与所取空,不再将意识我当作真实我,成就世间至高无上的智慧;也成就声闻断我见、证初果的功德。并跟随真善知识的教导,以及正法的熏习,知道有一个真实心存在,所有的世出世间法都要以祂为依止,祂是一切法的根本。所以依照真善知识所教导的次法,去培植明心所需要的定力、慧力、福德,以及用真善知识所教导参禅正知见去参禅,于因缘成熟时一念相应慧而明心见性,成就七住满心位不退的真实义菩萨,因而在内门广修菩萨的六度万行。第十住位,锻炼看话头功夫、熏习眼见佛性的正知见、培植十住菩萨广大的福德,于因缘成熟时,以父母所生肉眼而眼见佛性,亲眼看见自己身心及山河大地虚妄的如幻观,因而圆满第十住位,转入十行位修行。如是一一圆满十行、十回向,具足圆满别相智的智慧,至少有初禅功夫,而性障永伏如阿罗汉,有初地前广大的福德,以及进行大乘四圣谛十六品心观行成就,最后在佛前勇发十无尽愿,因而转入初地而修十度波罗蜜。于初地开始布施,尤其是法布施,二地修增上戒学,三地修增上心学的种种禅定,四地、五地、六地修四圣谛及十二因缘的增上慧学,乃至十地修智波罗蜜,最后获得十方诸佛的灌顶,使得大法智云出现,圆满十地功德,因而转入等觉位。于等觉位百劫专修福德,为了成就菩萨的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种随形好,所以无一时非舍身时无一处非舍命处,只要众生有所需求,统统布施出去。于等觉位百劫修集福德圆满,转入妙觉位,等待成佛因缘成熟而诞生人间,于人间明心见性成就一切种智的究竟佛,因而圆满佛地的功德,如是成佛之道,才是 释迦世尊所说的成佛之道。

  而不是如《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连我见也不用断,也不需要明心见性,更不需要断烦恼障与所知障;只要口诵真言,未来就可以获得金刚不坏之佛体,因而成就密教所谓的佛道。也因为《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连我见也未断,尚且落在识阴、行阴当中,不离五阴境界,仍然是凡夫一个,怎么有可能成佛呢?

  由此可以证明,《大日经》乃是没有明心的密教凡夫行者所创造出来的伪经,《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乃是后人所创造出来的凡夫佛,用来拉抬己宗的身分地位,以此来夤缘佛教,说是佛教的一支,以此来接受众生的礼拜、供养;而且还与女信徒合修男女双身邪淫法,造成丈夫戴绿帽、妻子红杏出墙家庭破裂等社会问题,危害众生、误导众生大矣。有智慧的佛弟子们!不应该被密教美丽的谎言所迷惑,而与密教行者共同成就破佛正法的共业。再回头,那已经是很多劫、很多劫以后的事,已经不堪回首了。

  由上面说明可知,《大日经》乃是后人集体伪造的经典,而藏传佛教传承于《大日经》的说法,表示藏传佛教根本不是正统的佛教!是外道法;却假借佛法名义混入佛门中说是佛法的一支,本质根本不是佛教,以此来误导众生,使得众生失财、失身乃至大妄语,未来要受无量苦果。因此,有智慧的佛弟子们应该要远离他们,以免与他们成就破佛正法的共业,而与三乘菩提越走越远了。

  说到这里,时间刚好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