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集 藏传佛教是正统佛教吗?(九)


  正光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

  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同修会所推出一系列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节目名为《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里面有很多子题,今天所要讲的子题是:“藏传佛教是正统佛教吗?”

  上一集已谈到三密当中的“语密”,这一集将谈三密当中的“意密”,也就是密教行者所谓的心作观想,并将观想所成的虚妄法当作是实相法,成为以幻修幻、把幻当真的最佳写照。意密在密教修行的方法中占有非常重的分量,不仅真言密教将意密纳入身密与语密中,成为三密当中的一密,使得三密得以鼎足而立,因此密教行者称此三密为三平等;而且也影响瑜伽密教金刚乘偏重于意密,乃至影响无上瑜伽密教抛弃了事部、行部、瑜伽部仪轨,完全著重于意密的修行,专显内瑜伽最胜三摩地,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法可以超过它了。不仅如此,密教后来还吸收印度教的一些想法,譬如:拙火瑜伽、脉气明点、性力解脱等,与意密相结合来成就无上瑜伽密教,于男女交合性高潮当中所产生的快乐觉受,并观之无形无相而成就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报身佛境界。

  又《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的意密观想当中,曾提到两个重点,那就是月轮观、本尊瑜伽。而本尊瑜伽是心月轮观想当中的一种,只是它比较复杂;在很单纯的心月轮观想当中再加上了莲花、种子字的观想,然后密教行者由月轮观、本尊瑜伽而衍生出更复杂的观想。譬如:种子字观想、五字严身观,乃至作为无上瑜伽密教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前方便。限于时间的关系,无法一一详细说明,仅对密教观想最基本的月轮观来探讨,就可以了知《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心作观想的意密是实相法”到底如不如法了。

  在密教行者观念里,月轮代表一切有情清净的菩提心,所以透过月轮的观想成就,可以证得一切有情清净的菩提心。又月轮观可分为两种:一、是简单的月轮观,仅观想心月而已。二、是比较复杂的月轮观,也就是将月轮、莲花、阿字种子字并在一起的观想。前者的月轮观,仅观想月轮犹如明月而已,不仅简单而且单纯;后者的月轮观比较复杂,是密教行者先观想最简单的月轮观成就后,再观想莲华,其中莲华、月轮都代表佛菩萨的菩提心,最后再进行阿字种子字,或者佛菩萨本尊的观想。在密教行者心里,阿字是菩提心的种子,也是密教行者所要观想的佛菩萨本尊,更代表佛菩萨本有的菩提心。如果观想比较复杂的月轮观成就,代表密教行者已经证得一切有情的真心,已证得佛菩萨本有的菩提心。所以说,月轮观不论是简单的月轮观,或者比较复杂的月轮观,都代表密教行者将无形无相的空性心转化成有形有相的月轮。当月轮观想成就,就已经是证得佛菩萨的菩提心,这时候密教行者还要入我、我入才能成佛。所谓“入我”:就是观想月轮,或佛菩萨本尊入我身。“我入”:就是观想月轮,或佛菩萨本尊入我身以后,密教行者以这样的状态如是安住不动,而且还要观想得非常清楚明显,如果不是观想很清楚明显,未来无法成就密教所谓的佛身。这时密教行者还要继续加强观想,让此观想能够非常清楚明显;如果密教行者能够这样清楚明显地观想而安住,不再生起自己是凡夫众生的下劣心想,应该坚决地、明显地生起佛慢;认为自己就是佛,而以佛自居,能够这样,就是《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不仅已证得一切有情的菩提心,而且也成佛了。

  又譬如:密教行者将一个阿字的观想加以复杂化,观想成五个字—阿、缚、罗、贺、佉—成为密教行者所说的五字严身观,或者将诸种子字分布于全身而作观想,因而成就《大日经》在卷5〈布字品〉第十七所说的观想。《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也会说,密教行者不仅已证得一切有情的菩提心,而且也成佛了。由上面分析可知,月轮观是密教所有观想的基础。了解月轮观的内涵后,就能够了知月轮观在密教行者修行的方法中,占有相当的分量,因为它能由此衍生出很多的法出现。譬如:衍生出本尊瑜伽、种子字观想、五字严身观,以及成就《大日经》卷5所说的〈布字品〉第十七的观想等等。然而对真言密教行者而言,成就这些观想之后那已经是佛了,密教行者应该明显而坚决地生起佛慢想,幻想自己就是三身圆满的大日如来;其中观想出来的如来就是化身,能观想自己成为如来的心就是法身,父母所生的生身就是报身。

  然而对无上瑜伽密教而言则不如是,那还不是究竟佛,认为前面所作的种种观想等等,那只是密法当中的生起次第而已,并未圆满而且究竟,还有圆满次第要成就;所以无上瑜伽密教行者,以观想的生起次第为基础下把它复杂化,透过脉、气、明点、宝瓶气、九节佛风之拙火瑜伽等,那洛六法的修练以及最后进行男女双身法的圆满次第。譬如:二灌的密灌、三灌的慧灌,才能成就无上瑜伽密教所说的三身圆满的报身佛境界。又密教行者如果将月轮观—不论是简单的月轮观,或者比较复杂的月轮观—而观想成就,就会成就密教所说的月轮三昧,解脱一切盖障三昧成为初地菩萨了。如《大日经》的翻译者善无畏,在他所著的《无畏三藏禅要》曾说:“作是观已,即便证得解脱一切盖障三昧,得此三昧者,名为地前三贤,依此渐进遍周法界者,如经所说名为初地。”(《无畏三藏禅要》)善无畏已经很清楚表示:密教行者如果能够成就月轮观,也就是证得月轮三昧、解脱一切盖障三昧,成为密教所谓的初地菩萨了。

  然而有智慧的佛弟子们一定很清楚知道,修月轮观乃是修定法门,不是修慧法门,而且与证初地无关。为什么?一者、修月轮观乃是将心缘于一境,而这一境就是行者所观想的月轮,还要观想非常清楚明白,表示密教行者将意识心专心一意,处于所观想的月轮上非常湛然,这样的法门终究是修定法门,而不是修慧法门。所以有一位学者针对这样的法门说得非常好:“身、口、意三密的修持,特别观想的修持,是为了入定,梵语称为三摩地,又称三昧、三昧地。入定是密法修持的最高法门和最高境界。密宗一切法的目的就是为了入定。”(《密宗密法》新智出版社,页20)在佛世有很多外道具有四禅八定,自称是阿罗汉,佛终不说这些外道是阿罗汉。为什么?因为这些外道虽然具有四禅八定,但这与修定有关,仅能伏烦恼,并不是与修慧断烦恼有关。如果是阿罗汉,不管是三明六通的阿罗汉,或者是俱解脱的阿罗汉,或者是慧解脱的阿罗汉,他们不仅能够断烦恼,而且于寿命终入无余涅槃而不再三界现身意;表示阿罗汉是以智慧入涅槃,而不是以定来解脱;如果是以定来解脱,慧解脱的阿罗汉根本不能入无余涅槃。可是现见慧解脱的阿罗汉也能入涅槃,表示阿罗汉入无余涅槃,是以智慧断除烦恼的现行而入无余涅槃,并不是以定来伏烦恼想要入涅槃。所以说,密教行者修月轮观,乃是修定法门,不是修慧法门。既然是修定法门,尚且不能断烦恼,当然比不上能断烦恼现行的阿罗汉;更何况能比得上可以断烦恼现行而不断,故意留一分思惑润未来生继续修学道种智的初地菩萨。所以说,修月轮观乃是将意识心制心一处的修定法门,而不是修慧法门,更不是密教行者所说能证初地的果位。

  二者、要证得初地,须从菩萨七住明心见性开始斯有可能成就,在佛菩提道终究没有所谓的菩萨不明心见性,而有初地菩萨的果位可得。为什么?释迦世尊在菩萨五十二阶位当中已经很清楚开示,菩萨于七住明心以后才能成为位不退菩萨。如 释迦世尊在《菩萨璎珞本业经》卷1开示:“佛子!若不退者:入第六般若,修行于空、无我、人、主者,毕竟无生,必入定位。佛子!若不值善知识者,若一劫、二劫,乃至十劫,退菩提心。如我初会众中,有八万人退。如净目天子法才、王子舍利弗等,欲入第七住,其中值恶因缘故,退入凡夫不善恶中,不名习种性人。”经中已经很清楚开示:菩萨必须先明心见性,悟无生以后才能成为七住满心位不退的功德。然而菩萨明心也不过是七住位圆满而已,才刚刚成就位不退,尚未究竟圆满初地菩萨的功德;应该以明心见性所获得般若总相智为基础,继续进修菩萨悟后所应修集的差别智,让它具足圆满才能成为十回向位满心的菩萨,因而转入初地中。也就是说,菩萨悟得一切有情真心以后,所发起的智慧为基础,进修悟后起修的别相智,分别圆满:第十住位如幻观的内遣有情假缘智、第十行位阳焰观的内遣诸法假缘智、第十回向位如梦观的遍遣一切有情诸法假缘智;于这三品心的智慧圆满以后,再对大乘四圣谛四行观,进行安立谛十六品心的观行,才有智慧能现观所证的真如智慧与所证的真如本身,其实不一不异而无分别,成就如是平等智观,而远离能取相与所取相的现行。这时真如与真如智平等平等,获得初地入地心的真如智了,才能成就初地入地心的无生法忍果。反观密教行者既不用明心,也不用证如幻观、阳焰观、如梦观以及大乘四圣谛四行观、安立谛十六品心观行的智慧,仅作月轮观就可以成为初地菩萨,真的很荒唐,而且也很离谱,也难怪他们成佛不需要经过三大无量数劫的修行,仅作月轮观的观想就可以成就大日如来所说的初地菩萨,乃至成佛了。

  三者、这样的修定功夫,远不如正觉同修会所说的无相忆佛拜佛功夫来得细腻。为什么?因为月轮观是在打坐中修定,也就是静中修定,纵使密教行者于静中能够观想月轮非常清楚,终究是在静中修定,不是在动中修定;所以下座经过一段时间后,因为定力的消失,而没有任何定力可言。纵使密教行者修练能够在动中有定,还不如正觉同修会无相忆佛拜佛功夫,锻炼出来的定力来得细腻及持久。为什么?有两个原因说明:第一个原因,如果按照同修会的规定,如实且积极地去作功夫,不到三个月时间,可以在日夜六时当中都有无相忆佛的功夫,唯除睡眠以外;也就是说,于锻炼无相忆佛拜佛功夫成就,不论在静中或者在动中,随时随地都有定力持身。不像密教行者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心一境性的观想才有静中的定力产生,并于静中功夫成就,还要经过行住坐卧一段长时间的锻炼,才有动中的定力出现。代表密教行者,要花很长一段时间才有静中及动中的功夫出现,远不如正觉同修会所培植动静一如的无相忆佛拜佛功夫。第二个原因,无相忆佛拜佛功夫,缘于忆佛念佛菩萨的无相故,心比较细腻。密教行者缘月轮有相故,心比较粗糙,就算密教行者能锻炼动静一如的功夫,其定的细腻程度,也远不及正觉同修会所修无相忆佛拜佛功夫来得细腻。

  四者、观想本来就是虚妄法,它不是真实法。如果将观想当作是真实法,岂不是证明密教行者很没有智慧,不是吗?为了证明观想本来就是虚妄,今以一个譬喻来说明:大家都知道现在的科学都可以到达火星去作科学研究,并且透过科学家所传播的影像,可以知道火星有些地方到处是红色的土地,而且也充满了石砾。当一位密教行者在地球进行火星的种种观想,而且观想也成就了,表示密教行者所观想的火星,有红色的土地及石砾,而且观想非常清楚明白,不是吗?这时候,后学不免要问:“当你观想成就了,你是在地球上?还是在火星上?”只要是正常的人都知道,观想者仍然在地球上,不在火星上;可是密教行者会认为,他已经在火星上而不在地球上。为什么?因为他们被错误教导,于观想成就时,已经变成真的了,而且人已经在火星上而不是在地球上,这不是很颠倒、很愚痴吗?

  最后作个结论,密教行者透过月轮观去观想成就,再加上入我、我入,以及生起不再是下劣凡夫想的佛慢,自认自己是佛而以佛自居,乃是不如实语,误导众生非常严重。所以说,密教行者将心作观想的意密当作是真实法,是在虚妄法中虚妄修行,再将此虚妄的法当作是真实法,不就是以幻修幻,把幻当真吗?像这样的结果,任凭密教行者穷尽三大无量数劫精勤地修行,最后还是唐捐其功,没有任何结果可言,反而延迟了自己的成佛时程,不是吗?更何况继承《大日经》想法的藏传佛教,再将此意密加以复杂化,衍生出本尊瑜伽、种子字观、五字严身观等等,又有何意义呢?还不如学显教的菩萨们,脚踏实地来探究三乘菩提的实质内涵来得好。而藏传佛教传承《大日经》的说法,当然也是 释迦世尊所说的外道法,根本不是佛法,也不是佛法的一支。由此可以证明“藏传佛教根本不是正统的佛教”,有智慧的佛弟子们应该要远离它们,以免自己也成为常见外道,而与三乘菩提越走越远,乃至穷尽劫数仍然是具足我见的凡夫一个。

  说到这里时间刚好到了,这个单元圆满结束,非常谢谢各位菩萨收看。

  阿弥陀佛!(本季圆满)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