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集 所有宗教都是一样的吗?


  正洁老师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今天的《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我们今天要回答的题目是“各宗教皆是劝善,法律所容,信教自由。我想无论哪一种宗教皆是学好,但是宗教之间互相攻击,这样动作能算是善吗?”

  这个题目可大可小、可长可短。长的话,我们可以写成一套书;短的话,可能两三句就能写完、就讲完。在我们待会儿的回答的内容当中,我们会引用到儒教的内容,虽然一般传统来说,我们不将儒教视同为一种宗教;不过就菩萨们所知,应该也都知道,譬如像一贯道的话,有所谓的五教合一,也是把儒教归纳为其中之一。因为我们今天是要从短、小的方面去作一个简单的,让观众们有一个比较直接的印象,来作一个区分,所以我们今天还是把儒教列为我们要比较对象之一。

  我们今天的对象主要是有儒教、有基督教、有佛教。刚刚有说过,如果我们所说的只是要以短短的几句话,那很简单,《论语?八佾》说,“子入太庙,每事问。”孔子进入太庙以后的话,他对于每一件事情,他有不晓得的都要去询问他人、去问得答案,所谓的好学。可是以佛教来说的话,我们说 佛是一切种智人、佛是无师智,祂不是依于其他众生的教导而成佛的,至少是在祂示现成佛的这一世来说。孔子又说:“未知生,焉知死?”又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可是就佛教来说的话,我们说三界有六道轮回:有饿鬼道、有阿修罗、有天道……有种种的。在儒教来说的话,它是完全不会去触及的范围,儒教的部分是如此。以基督教跟佛教的对比来说,我们如果短短几句话来解释的话,那基督教来说:您永远是上帝的羊,您不可能成为上帝。对于佛教来说,我们修学佛法、修学大乘菩提,之所以要修学大乘菩提,目的就是在于成佛。四宏誓愿所说的:“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简单来说,修学佛法一定是要以成佛为最后的目的;而您信奉基督教,却永远只能成为上帝的子民、上帝的羊,这是最简单的把我们今天要用来作一个宗教比较的,一个所谓的短的方式。

  那我们一样是依循这个方式,再用一个比较有趣的一个话题,就是羊──牛羊成群的羊,来更作进一步的,让菩萨们有一个比较有趣的分析的理解。我们来看看,先引用一段儒教的一个教导,《论语.八佾第三》:“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这里所谓的“告朔”,是指从前诸侯会从周天子那边领来所谓的政令书、月令书,“告”是祭告──祭告天地,“朔”是每一个农历的初一。换句话说,在每一月的初一的时候,诸侯们要宰杀一只羊,“饩羊”就是说,宰杀了以后还没有煮熟,是生的羊,宰杀了这只饩羊以后,再把从周天子那边领来的月令书周告宣导让大众周知,这就是所谓的告朔之饩羊;后来因为子贡他所服侍的鲁文公,他因为生病的关系,有连续几次都没有办法参加或是举办告朔之礼,子贡因为爱惜羊的性命,认为既然这一个祭礼的实质已经丧失了,何必又要白白地宰杀一只羊?可是孔子听到这件事情之后,就跟子贡说了:“赐也”子贡,“尔爱其羊”,你是疼爱、惜爱那只羊的性命,“尔爱其礼”,我却是希望这一个礼仪能够保留下来。孔子的意思是认为说,即使鲁文公因为生病而没有办法行告朔之礼,可是一样保留宰杀这只羊,这样子饩羊的一个祭礼祭典,可以让百姓们知道今天就是已经是朔日了;另外由于饩羊的存在,虽然是已经没有实质的意义,可是名相还保留著,至少会让后世知道,由于饩羊而知道说有这一个告朔的仪式,而对于周天子与诸侯的这样子的一个区分,君臣之礼有一定的了解,这是孔子对于一只羊的看法。换句话说,一只羊的性命比不上那一些世间的繁文缛节,那一些没有实质意义的所谓的王道、霸道。换句话说,孔子的意思是认为祭礼的保存,然后让人民或是让后世的人可以了解有这样子的一个仪式,从而去辨别有君臣之分的道理,这是比较重要的;一只羊的性命,虽然是白白犠牲了,可是并不是重点。

  我们再看一下,刚刚儒教的部分已经说完了,关于一只羊。同样的我们再以一只羊,来看看基督教是如何来看待一只羊。基督教《旧约圣经.利未记》,耶和华从会幕中唿叫摩西,对他说:“你晓谕以色列人说:‘你们中间,若有人献供物给耶和华,要从牛群、羊群中,献牲畜为供物。’”后面的《圣经》的经文又有提到:人的供物若以绵羊或山羊为燔祭,就要献上没有残疾的公羊,要把羊宰于坛的北边;在耶和华面前,亚伦子孙作祭司的,要把羊血洒在坛的周围,要把燔祭牲切成块子、连头和脂油,祭司就要摆在坛上火的柴上,但脏腑与腿要用水洗,祭司就要全然奉献烧在坛上,这是燔祭,是献与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甚至在后面的《圣经》的经文,它还有提到除了羊之外,人奉给耶和华的供物,若以鸟为燔祭,就要献斑鸠或是雏鸽为供物,祭司要把鸟拿到坛前,要揪下头来,要把鸟烧在坛上,鸟的血要流在坛的旁边,又要把鸟的嗉子和脏物除掉,丢在坛的东边倒灰的地方,要拿著鸟的两个翅膀,把鸟撕开 只是不可撕断,祭司要在坛上,在火的柴上来焚烧,这是燔祭,是献给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

  同样是《旧约圣经》的《利未记》,除了羊、鸟前面有提过之外,我们再来看看耶和华对于人,对于不信奉他为主的这些人,他又是作了怎么样的一个指示?百姓见摩西迟延不下山,所以底下的百姓们就起了疑、起了骚动,有些人就决定再重新回去,祭奉他们所谓的一些民间所谓萨满宗教──就是原始宗教的、神话宗教的那些金牛犊;于是百姓们把他们子女,把他的妻子女儿配带的黄金手饰,收集之后熔铸了,然后铸造成一个金牛犊,重新来祭祀崇拜这个金牛犊。耶和华知道以后,他跟摩西讲,他说:“你且由著我,我要向他们发烈怒,我要发非常剧烈的生气,非常生气,要将他们灭绝,要使你的后裔成为大国。”在更后面的经文又提到说:耶和华原先是认为要把这一些百姓,全部都要灭除的,由于摩西的求情,于是耶和华后悔,不把所说的祸降与他的百姓。那更下面的经文,我们再来看一下,可能就目前现代人,讲究人权观点的人来说,那简直是匪夷所思了!耶和华后来又指示摩西说,他对他们说,指示摩西对他的子民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这样说:‘你们各人把刀跨在腰间,在营中往来,从这门到那门,各人杀他的弟兄与同伴并邻舍。’”利未的子孙照摩西的话行了,那一天百姓中,被杀的约有三千人,摩西说:“今天你们要自洁,归耶和华为圣,各人攻击他的儿子和弟兄,使耶和华赐福与你们。”种种的这样子的行径,乃至于耶和华后面,还对摩西说了:“谁得罪我,我就从我的册上涂抺谁的名。”耶和华之所以要杀百姓的缘故,是因为他们同亚伦做了金牛犊。从以上《旧约圣经》的朗诵,各位菩萨观众们应该就知道了:《圣经》对于羊、对于鸟、对于斑鸠、对于雏鸽,乃至更严重的,对于不信奉基督教的人,不尊耶和华为主的人,他是有怎么样的一个看待方式。

  好!我们讲完儒教跟基督教的部分。我们再来看看同样一只羊,佛教方面我们又是如何来面对这样的一只羊?《楞严经》卷4 佛对富楼那尊者说:【“富楼那!想爱同结,爱不能离,则诸世间,父母子孙相生不断,是等则以欲贪为本。贪爱同滋,贪不能止,则诸世间卵化湿胎,随力强弱,递相吞食,是等则以杀贪为本。以人食羊,羊死为人,人死为羊;如是乃至十生之类,死死生生,互来相噉,恶业俱生,穷未来际,是等则以盗贪为本。汝负我命,我还债汝,以是因缘,经百千劫常在生死。”】 佛简单来说,祂在《楞严经》这段经文告诉了修行的菩萨们:唯杀盗淫三者是轮回的根本,因为众生的身口意行,因为三毒、因为四相的执著,造作了违犯五戒的一个恶业,十恶业的成就,就会让这些轮回的业果,不断地相续。换句话说,从 佛在《楞严经》的开示,佛是严禁菩萨们去杀羊宰羊的,这一点我们在另外一部《央掘魔罗经》,更可以看到 佛进一步的开示。佛告央掘魔罗:“一切众生有如来藏,一切男子皆为兄弟,一切女人皆为姊妹。”佛后面又说了:“文殊师利!如来一切智,知一切;观察世间一切众生,无始已来无非父母兄弟姊妹,升降无常,迭为尊卑,如彼伎儿数数转变,是故如来净修梵行。”换句话说,佛是一切智人,祂不会像孔子说,入了太庙每一件事情都要问。因为 佛是一切种智成就之人,佛何止是知生,佛还知死,所以 佛的十号里面,有一个名号叫作善逝。佛教跟儒教的区分有这么大的一个差别。如果是外道不是修学佛法的人,说五教可以融合,那是外道,那个不过是一般凡夫的世俗见,那也就罢了;如果是身为佛法当中的出家众,或自认为是佛法里面的护持佛法的一个居士,他所说却是认为宗教所谈的都一样,差别只是在于劝人作善事;或是说所谓所尊崇的主神不同而已,那就成为佛法里面的一个外道邪见了。

  佛教跟儒教的差别如此,孔子可以为了一个没有意义的仪式继续存在著,而愿意每一个月来宰杀一只无辜的羊。佛却告诉我们: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一切众生皆有如来藏,一切众生依于如来藏。“如来之藏,是善不善因,能遍兴造一切趣生。”这是 佛在《楞伽阿跋多罗宝经》的开示。佛告诉我们,因为众生有如来藏,有这个第八识,能够受熏、持种、根身器,出生众生的这一个五阴正报身,乃至出生山河大地这些依报;有了舞台,有了种种每一世不同的角色,在每一出人生的戏剧当中,彼此扮演不同的角色:这一世可能是夫妻,下一世可能是子女,后一世可能是朋友,后后世可能又彼此在天道,在畜生道轮转。然而由于有第八识如来藏能够记持业种,有如来藏所出生的五蕴十八界在各趣,而让众生有彼此之间的互动、有杀盗淫的恶行、有布施、有持戒、有互相帮助的这些相应人世间福德的善行;可是这些杂染业,终是会让众生,在没有办法断除我见乃至明心,乃至地地增上成佛之前,不断地在人间、在三界六道轮转;这样子的轮转,彼此之间,曾经互为父母兄弟姊妹。所以在《梵网经》里面,在讲到菩萨戒的时候,甚至连杀父杀母之仇,佛都不允许我们去报,原因很简单,为了这一世的父母,而去杀过去世的父母,乃至于为了这一世的兄弟,去杀过去世的兄弟,这在佛法当中,是没有办法去接受的,这也不是一个菩萨修行该有的行为。

  从前面我们很简单的,以一只羊来为观众菩萨们去解说了:所谓的宗教都是一样的,都是劝人为善的,听起来是很有道理;可是如果我们要进一步去追究每一个宗教,它背后所隐藏的所谓对于终极关怀的主张,乃至相应于它的修行法门,则却有所谓的天地悬隔、天壤之别。如果我们不是修学佛法的人,那您可以随顺一般人来讲:五教可以融合,宗教都一样,没什么不同,都是劝人为善。可是如果您稍微有深入佛法,您就要知道,唯一能够让众生们出离轮回之苦的,那是只有佛法;而一切修行的入门,却必须要从断我见、断身见开始。所以如果您真的自认是佛弟子,那您要记得一件事情:真正最平等的宗教就只有佛教!因为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您信佛教、您不信佛教,您称赞于佛、您修学佛法乃至于毁谤于佛,您杀人放火、您布施持戒,您是狗、您是羊、您是猪、您是天人、您是富人、您是穷人、您是男人、您是女人、您是……一切的有情,您皆有如来藏。一切众生的如来藏,一切众生的阿赖耶识,皆是平等平等,都是无形无相无所住,都是自性清净心;不因为您造善造恶,而能够去染污祂或是说让祂洁净,这个绝对的胜义清净心,是一切众生有情本来具足的。依于这一点我们说,佛教才是真正最平等的宗教,而佛教也依于它的杀盗淫妄酒,它对一切有情,也都是要有平等的一个对待的道理,绝对不会无故去伤害众生的性命。

  我们最后再引用《佛藏经》的一小段经文,来为观众菩萨们,看看 佛对于五教平等──以目前世俗人的一些说法,特别是一贯道的所谓道亲们,我们看看 佛是怎么样来作关于这方面的一个评论与开示。《佛藏经》卷2,佛对舍利弗说:“说法比丘处在大众,信乐法者为敷高座,舍佛正法而说外道严饰文辞;我久勤苦求是法宝,而此恶人舍置不说。” 佛的意思是说,当一个比丘,因为信乐佛法的这个居士,为他敷置高座;而这个比丘上高座了,处于大众之间,他应该要为大众讲说清净的能令众生真正出离解脱生死轮回的佛法,他却舍佛正法而予以严饰──庄严矫饰的这一些文句,而所说的内容其实却是外道法,佛说这样的比丘,是恶人、是恶比丘。佛又说了:“舍利弗!若比丘说法杂外道义,有善比丘勤求道者,应从坐去。何以故?舍利弗!有信白衣敷置高座,不应演说外道语义,若不去者非善比丘,亦复不名随佛教者。舍利弗!说法甚难。如是说者,我说此人名为外道。尼犍弟子非佛弟子,是说法者命终之后,当生尼犍子道。何等是尼犍子道?邪见是尼犍子道。何等为邪见?谓是地狱、畜生、饿鬼。”从上面这一段《佛藏经》文,菩萨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佛是不允许修学佛法的比丘们,上座之后为四众弟子演说外道语义,佛说:上座而演说外道语义的这一些身披袈裟的、自认为佛弟子的这些比丘,祂不承认他是佛弟子,祂说他是邪见外道,而这些邪见外道,以后将会往生地狱、畜生、饿鬼。佛又说了:“身未证法而在高座,身自不知而教人者,必堕地狱。”以上这些经文,并不是 佛在诅咒人,佛是如实语之人,当我们面对邪见外道,佛法的作法是:我们是消灭邪见,我们不是消灭外道。可是就刚刚我们所看到的基督教而言,很清楚的,当您面对不信奉耶和华的人,所谓的外道,他们是要去歼灭他的。佛法与其他宗教,有非常明显的差别,绝对不可以妄自地来说:“宗教可以融合,一切宗教都一样。”

  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先讲到这里。

  祝愿菩萨们,福德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