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集 熏习


  郭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继续来讲《大乘起信论》。今天子题是:“熏习”。

  我们上次说到这无分别心和这个无明,如何能够从无明而能够得到自在、行自在业?那这边对于上次的,我们先再作一个补充的说明,就是说无分别心,祂是指第八识这个心体,对于觉观上,祂从不作了别。这个觉观呢,是以六识心的觉观来说的,也就是说第八识祂不会越俎代庖,跑进去六识里面的觉观,来作六尘上的这个了别,所以这个是指六尘上相应的。那这样的无分别法,祂是从很早很早,从有始以来、无始以来一直存在,甚至没有说存在与不存在,祂就是这样的体性。所以切记不可以把这个无分别心揽作为意识心的体性来使用,这样就会错乱、颠倒,就是以假为真,然后以会断的来当作是常。因为如来藏是真常,不是这样的法。只有透过这样的正理熏习,就是这地方所说的这样熏习,这样慢慢地,才有办法断除无明而生起自在业。

  那我们来看今天所说的这个熏习的论文:【复次,染熏习,从无始来不断,成佛乃断;净熏习,尽于未来,毕竟无断。以真如法熏习故,妄心则灭,法身显现。用熏习起,故无有断。】(《大乘起信论》卷1)这段的义理我们先说,因为无明它是一直存在的,无明是有染污性的;这样的无明染污,它从一念无明乃至于有非常非常多的无始无明,它这样不断地熏习,所以会一直让众生没有办法得到究竟解脱成佛;等到成佛最后一刹那时候,这个无明染污才会永尽。也就是说,这时候这两种障碍,哪两种障碍呢?就是“烦恼障”以及“所知障”都会断除。所知障就是对于很深奥的佛法,正真于、普现于周遭法界的一切功能体性并不明白,所以成佛的时候,是一切法究竟了知,就是因为去除了无始无明。

  这无始无明是笼罩在一切诸法之上的,一切诸法有它的体性,可是它的体性是由如来的真心所出生的,也是由众生的真心所出生的,就是这个如来藏所出生的。那我们看到这个法的时候,因为没有办法现观它是怎么样的因缘、怎么样成就的,所以就会被这样的无明所笼罩。然而这些的无明,它实际上就是从无始以来就存在的;就像是说,到底人无我是怎么样被证悟者所发现的?所亲证的?这跟证得真心有什么关系?应该是无关吧!这两个名词念起来不一样啊!然后说有这样的法性,然后就可以生起智慧之眼,这怎么可能有办法扯在一起呢?是啊!对于这样的清净的熏习,确实是更让人难以了知啊!为什么证悟者真的可以知道就是已得真心?那是因为他一开始就相信。他在学佛的路程经过十信位,然后经过了前六住位,不断地想要住持这个佛法、护持这个佛法,安住佛法在于人间;他作了这么多努力,终于他能够明心,明白自己的真心在哪里。那是因为他不断地在这过程中熏习,他自己相信、肯定确实有一个真心存在,这样净熏习一直存在,乃至于未来际,最后成佛才会断除。

  那有的人可能说:“论文不是说毕竟不断吗?”是的,这 马鸣菩萨这样说。有可能是翻译上的一个见解上的不同,或是种种、或是有其他涵义。平实导师依佛地的功德体性来说佛地的时候,功德不会再增长,不是吗?那些染污无明都断尽了,所以说染熏习、你没有办法再染污;不会成佛的时候,再给祂一个无明,再给另外一种无明、新的无明;除了一念无明、无始无明以外,还有一个无明?没有啊!那既然没有这样的无明,也代表全部都是明了,完全地明白一切诸法;既然是一切诸法都已经明白,那已经没有可以说清净与无明,还用这样相对法来述说如来的功德,如来功德也不会再增加,也不会减少。

  所以不论哪一种佛法,讲二乘的佛法,讲究竟大乘理的佛法,或是说讲不了义的大乘的佛法,都没有办法再对佛地作种种的熏习了,佛地也不会再受熏这样的熏习而改变,所以说这样的熏习就没有效果了。因此我们可以说:“成佛的时候,这些熏习的作用就消失了。”如果从更广义来说,佛祂就不会再示现、再听闻法了吗?那也不是这样说。如果说示现听闻法,或者听善法,或示现倒驾慈航作为菩萨,你还可以说这样祂好像在熏习;然而实际上有示现熏习的表相、示现菩萨位,但是实际上祂已经是究竟佛,这熏习对祂来说,是没有达到真正的效果。但你也可以方便说:“祂还是有熏习嘛!因为祂就在释迦牟尼佛座下来熏闻法,不是吗?”如果从这点讲也没有错,因为示现,祂还是以众生所不能够了知的,这样的方便来作示现 佛座下的弟子。

  像是 释迦牟尼佛从以往以来、无始以来就已经成佛,祂成佛已经非常久远,示现 释迦牟尼佛,这已经离祂成佛位已经是过去难以计算的这种劫数。然而祂在示现成佛的时候,你就不可以说:“那悉达多太子祂一样是凡夫;祂顶多只是一位小菩萨,或是一位菩萨,或是说祂只是最后身菩萨。”这样说法并不精确,因为悉达多太子实际上老早就成佛。

  这 释迦牟尼佛在这个世间的示现,乃至于说到底有多少尊悉达多太子呢?在我们三千大千世界总共有一千乘一千乘一千,这样的世界。那如果说各个地方 释迦牟尼佛都有示现,实际上也是都示现;这样每个国土都可以有像是悉达多太子这样的应化身的最后身菩萨现起。所以这些示现,然后来听闻种种的法,然后以自知自在力,最后无师智而成就佛果,都在每一个小世界会现起。因此我们可以说,这样才是佛示现于世间的正理。

  所以不论对于净熏习、染熏习,对于这个种子是不是还可以有所变异,应当这样如是了知。佛地的时候,一切种智成就,种子已经没有办法再受熏了,祂的一些种子都已经固定了;祂只会不断地流注这些功德性来利益大众。那如果我们从这个倒驾慈航来说,那到底有多少尊佛是在娑婆世界倒驾慈航,示现为菩萨的呢?这在《大方广如来不思议境界经》里面有提到:总共有十个佛刹。然后里面十个佛刹可以有微尘数,就是这十个佛刹是由这种微细的微尘来组成的,这样的空间里面全部都是微尘,这样微尘数量的如来,来示现为菩萨位在这个世界上出现了,所以佛法真的是不可思议!而且在最后身菩萨入胎的时候,总共有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同等道力,就是同样的修学这个圣道的力量,然后具备这样的力量、同等智慧一起来入胎的。所以谁能够跟最后身菩萨,尤其是 释迦牟尼佛早已经成佛,这样还可以跟祂同等智慧、同等道力,那当然是诸佛,诸佛还是示现菩萨身,来救护无量无边的众生。所以透过这样的熏习的解释,以及如来的示现,我们可以透过这样来解说:佛地就是一切永断。可是示现各种的染法、净法熏习,还是可以依照众生的因缘方便,而在不同样时机可以现起的。

  我们再来继续看到这一段论所说到的法是什么呢?因为有的人,他认为这地方所说的妄心如果灭的话,法身才现起;这样的说法他不同意。论文是这么说的:“妄心则灭,法身显现”,可是这并不是在说《大乘起信论》主张说:“你要将自己的七转识心都灭除。”因为七转识心灭除的情况下,法身也不会因此而显现。二乘人就是希望灭自己七转识,他对于涅槃,他有无穷的爱好,所以他会不断地索求、追求、乐求这涅槃,在过世的时候或舍报的时候,他要无余涅槃;活著时候他也要涅槃,所以 佛陀继续施设,如同无余涅槃而施设有余涅槃。他在入无余涅槃的时候,就整个灰身烟灭。然而有余涅槃,他入这个时候,为什么还可以称为涅槃?所以如来说:“因为你还有这个身。”可是他入这个涅槃的时候,他有找到涅槃吗?没有啊!他入无余涅槃的时候,情况也是一样,他一切心识都灭了,请问没有分别诸法的这个心识来作为、来发起这心识分别的功能,那如何分辨诸法?分辨诸法都不可得了,何况能够分辨涅槃心呢?如果认为涅槃不是心,涅槃只是法界,那也没关系,谁在涅槃法界能够作分别呢?所以阿罗汉之所以说入,那是 佛陀要摄受他们。

  乃至于说,有的人就说:“他只能够灭除——灭除男女欲,不起这个贪爱,这样是不是可以得到涅槃?”佛陀悲悯这些人,所以继续施设说:“可以呀!你到了中阴身的时候,就可以起中般涅槃。”可是有的人还会继续作更多要求,他说:“如来!我如果在中阴身没有起这个中般涅槃,那我不小心最后继续流转,这样是不是我还可以得到涅槃?”佛说:“可以。你断除了男女欲就生到色界天,你可以在那上面,你也可以般涅槃;反正舍报就可以涅槃。”有人还会继续说,因为他们实在太喜欢涅槃了,所以他就说:“我如果喜欢这个初禅的境界,后来舍弃了初禅,可是我舍报以后,就继续往二禅天,那怎么办呢?我是不是以后就不会得到涅槃?”佛陀说:“不会呀!你继续在二禅天然后出生,然后最后舍报,你还是可以在那里般涅槃,乃至于你初禅舍报,你入了中阴的时候,你还是可以的;如果现起中阴,你还是可以在中阴的时候中般涅槃,都可以呀!”所以就会有各种各式的问题。

  有人最后又问到四禅,所以就会有上流处处;上流就不是欲界流,这样处处的般涅槃。那有的人还会问:“如来!我就相信您,而且我对您的疑惑全部都断除,我也相信您说的法是真实的;然后我也不会去受那个没有必要的这种邪见,我就相信您说的这个我是虚妄的,乃至只有如来您说的戒才是真实的,我这样已经全心都投靠了;可是我就是没有办法断除男女欲贪,我这样可不可以得到涅槃?”如来说:“可以呀!你这样证得初果,你将来就是可以得到涅槃。”“那要多久呢?”如来说:“很快,七上七下就可以得到涅槃。”所以二乘人对于涅槃,实际上是唯一依靠著如来所施设而得到信受的,他们并没有真实亲见这个法身——涅槃心。

  所以大乘佛法,也不是在这里用心,所以不需要断除这七转识心。法身是说,你要能够断除妄心的体性,所以说妄心则灭。妄心灭——妄心体性灭,是说要灭除这个性障中的这些——伏除性障。有时候我们在说烦恼障部分,实际上就是对于这性障这一分要能够断除,贪瞋痴这种恶劣性障断除;所以此地所讲的妄心,就是在说这个地方。所以这样的话,法身显现就只是在说明,这入地的时候因为能够断除,或是降伏这性障如阿罗汉这样的功德,把现行都给它伏住或是断除,这样就不会有贪瞋痴污染来作种种的障碍;在这种情况下,就有因缘取证无生法忍。所以不是说要灭除掉自己的妄心,这样的话,妄心就会转成真心;这样误解了这个法。马鸣菩萨写的时候,当然有时候没有考虑到说,或是说他可能有一些因缘,所以写的时候这样写,就被无知的一些人所误解,他们就把《大乘起信论》归属于另外一边,而认为他的主张并不正确。实际上,《大乘起信论》非常的深奥,这没有证悟者是也没办法说的,即使是证悟者,对于法性不够明了,没有亲证无生法忍,这个法也是没有办法讲述的。今天诸位法师、亲教师之所以能够来作种种的演说,完全是因为我们有大善知识 平实导师来说这样的法,所以我们才会对《大乘起信论》的义理能够明了。

  所以说“妄心则灭,法身显现”这段话,不要执著在这个字的表面,就像是阿赖耶灭;阿赖耶灭:阿赖耶这个识的本体,是不可灭的,谁能够灭阿赖耶识这个心体呢?那你会说:“阿赖耶灭,如果有这段经文、论文出现的时候,难道我可以忽略吗?”那也不是。这地方是说阿赖耶是心体的体性,哪一种体性?就是这阿赖耶性是可以灭的,它也确实是可以灭的,这样灭以后,就可以断除了种种这样的分段生死;可是异熟识的异熟性还没有灭,这样还没有办法成佛。所以道理有广狭分别,所以应当来如是理解,继续熏闻这样的净法,亲近善知识,让自己可以继续走向这成佛之道。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