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集 太子须大拏本生(二)


  余正伟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先问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恼否?游步轻利否?众生易度否?

  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佛典故事》。我们将一些初机的佛典故事,用简单易懂的说法把它演述出来,让大家可以藉由故事因缘,迅速地了解到什么是佛法的内容以及菩萨修行的大行。

  在上一集中,我们说到 释迦世尊在因地行菩萨行,在上生兜率陀天成为妙觉菩萨前的最后一世——“须大拏太子的本生故事”。我们说到须大拏太子因为将国宝大白象布施给敌国的八个修行人,所以父亲与众大臣就决定要将太子流放到檀特山中十二年。

  接下来,太子就告诉妻子曼坻说:“你听我讲:国王与大臣因为我将大白象布施给敌国,使得国库空虚,所以要放逐我到檀特山十二年。”曼坻妃子说:“希望我们的国家丰饶,愿国王与一切的臣民皆同富乐,我要与你一起去山中努力地求道。”太子说:“山中多有恐怖之处,是很难用心的,虎狼猛兽非常的可怕,你习惯于王宫中的安乐,如何能忍受那一种痛苦呢?野外的卧具、饮食、气候、环境都是你所忍受不了的。”妃子曼坻却说:“如果你在山中受苦,我又如何能独自享受皇宫中的种种呢?我终究不能与你远离,我一定要陪伴你、相随著你。这个世界上,国王以王徽作为标志,火以烟作为标志,我们女人以丈夫作为标志,我要依怙于你,你就是我的天空。过去你布施四方民众时,我常与你一同布施;现在你离开了,如果有民众来要求布施,我又应该怎么处理呢?如果人家来向我要求太子,我还不如死了的好。”太子说:“我性好布施,不会违逆别人的要求;如果有人向我要我的妻子、我的子女,我也不能不给予他;如果到时候你不听我的话,那么会乱了我行道的心,如此就不要与我一起离开。”曼坻说:“我听从你所在的一切布施,不会改变;世间行布施者,没有能比得上太子您啊!”太子说:“你能这样子作,甚为大善!”

  于是,太子就带了妻子与两个子女先来到母亲的宫中拜别母亲,并且禀告母亲:“希望母亲能常常向父亲谏言,要以正法治国,不要使人民枉受苦难。”母亲听到太子如此说,心感哀伤,告诉旁边的人:“现在我的身体好像石头一样僵硬,内心有如钢铁一般的难受,这是奉侍国王以来从来没有过的事;我只有这一个孩子,现在却要离我而去,叫我的心如何不破碎而死呢?这个孩子过去在我的腹中,就好像树上叶片一样地长大,现在把他养大了,却要离开我;其他的夫人们也许会觉得快意,我的夫君国王看来不再敬重我了。如果上天愿意听受我愿,就让我的儿子赶快能回国吧!”太子就这样带著妻子、儿女一起向父母拜别,然后离开王宫了。

  在离开的时候,两万位夫人各以珍珠一贯送给太子,四千位大臣则各以七宝之物敬奉太子,太子从北方出城门,将这一些珍宝、珍珠直接布施给从四方而来的人民,不一会儿就布施完了。大小臣民共数十万人,共同地为太子送行,他们私下窃窃地私语:“像太子这样的善人,是国家之神啊!国王父母怎么可以流放像这样珍宝之子呢?”旁观者大家都觉得可惜。太子坐在城外的树下,向送行者辞谢:“请大家赶快回去吧!”最后大小臣民们只好垂泪而归。太子一家四口驾著车,离城已远,天将近黑,一家便在一棵大树下休息;第二天,来了婆罗门要求布施马匹,于是太子就将马卸下来送给婆罗门,于是两位孩子坐在车中,太子自己在前方拉车,王妃则在车后推车;再走一段路,又有婆罗门前来要车,太子就把车也布施出去了;再走一段路,又有婆罗门来要东西,太子说:“我不是不愿意布施,而是我的财物都已经没有了。”婆罗门回答:“你没有财物,那就把身上的衣服给我吧!”于是太子就把自己的衣服布施出去;过一会儿又有人来要求,太子就把妻子身上的衣服,儿女身上的衣服,全部都布施出去了。像这样子,太子把一切的珍宝、马车、衣物全部都布施尽了,但心内就像初发心时,没有一丝的后悔之心;最后太子背著儿子,妻子背著女儿,两个人步行前进,一家四口快快乐乐地进入山区。

  檀特山距离叶波国有六千里,太子来到很远的一座荒泽,一家四口又饥又渴饱受大苦,于是帝释天就在荒野中化现出一座富裕的城池,城中有一切五欲享受之物;有民众跑出来欢迎太子,请太子在此居住下来。妻子就问太子:“我们已经走了很远的路了,也已经非常疲倦了,就在这儿暂时休息一下可以吗?”太子回答:“父亲要我去檀特山,我如果在此停止前进,那就违背了父王的命令,这不是孝子之道。”所以一家四口又离开了此城,回头一看,城池已经不见了;所以就继续前进到了檀特山,山下有一条河,河又宽、水又深,曼坻就说:“我们就先在这边休息一下吧,等河水下降一些之后再过河吧!”可是太子还是说:“父亲要我去檀特山,我如果在此就停止了,就违背了父王的命令,这不是孝子之道。”此时太子就进入慈心定中,瞬时河中冒出了一道山脉,好像一座水坝一样,于是太子四个人便提起了衣服渡过河去。太子回头看著水坝,心想:“我如果就这样走了,河水未来会溃堤而伤害了有情众生。”于是太子就开口说:“请河水恢复如原状,如果有人要找我,那就让他们渡河吧!”结果河水又恢复原状了。

  在山中有一位修行人,名叫阿州陀,是修阿私陀道的长寿仙人,年纪已经五百岁了。太子向他请教:“请问这座山中,哪个地方有美泉、好果,可作为我们的住所呢?”仙人回答:“这座山中到处都是福地,现在你所在之处正适合安居,你带著妻子来到山中是想来这儿修行吗?”在一旁的妃子曼坻就说:“请问仙人,您在此处学道多长时间了?”阿私陀仙说:“已经四、五百年了。”曼坻又问:“计著有人我法差别的人,要何时才能得道呢?即使能够长久的在这一座山中修行,那也不过是变成像树木无情一般罢了,必须得是不计著有人我差别的人,才能够得道啊!”阿私陀仙回答:“您所说的法,我实在是不懂。”太子又问:“您听说过须大拏这个人吗?”阿私陀仙说:“我听过好几次了,但是未曾见过他。”太子说:“我正是太子须大拏。”仙人问:“那么您来此处要求何事呢?”太子回答:“我要求证大乘佛法——无上正等正觉之道。”仙人说:“像太子您这样子累积了不起的功德,要证得无上正等正觉的时间不会太久了!我发愿当太子您成佛时,我要作您门下神足第一的弟子。”道人就指示太子所在之处,让太子一家四口在那儿定居下来。

  太子效法阿私陀仙,留长了头发,把头发编起来;以泉水、瓜果为饮食,拾取木柴为燃料;搭起了小草屋居住下来了,他为妻子与子女也搭起了草屋,总共搭了三座草屋。男孩七岁,叫作耶利,穿著草衣,随著太子一同进出工作;女孩六岁,叫作罽拏延,穿著鹿皮的衣服,跟在母亲的身边,山中的飞禽走兽,都喜欢来和他们作伴。

  太子在此居住的第二天,山中本来无水的池子都冒出了泉水,枯树长出了绿叶、香花,毒虫、猛兽也都消失不见了,留下来的野兽都改吃草食,各种果树自然茂盛,百鸟嘤唱无间。曼坻夫人的工作是采集野果侍养全家人,两个孩子也很懂事,不会缠著父母,自己在水边和那些小鸟、野兽一同嬉戏,甚至与野兽一同共眠。有一次,儿子耶利骑在狮子背上玩,狮子一跳,耶利就摔到地上,脸上流出血来,旁边的猕猴就拿了树叶为耶利擦血,还带著耶利到水边去清洗;太子坐在远处看见了,感叹地说:“禽兽也有如此的慈悲心啊!”

  此时鸠留国,有一个贫穷的婆罗门名叫筹秋,四十岁才娶了老婆。一般在印度的风俗,十多岁就娶妻生子;筹秋的血缘虽然是最上等的婆罗门种姓,但是却因为贫穷、怪异,所以到了四十岁才娶妻。在南传的经本上说到,是因为有一位老婆罗门,向筹秋借了一些东西,筹秋借机去要求,所以对方还不出来,于是筹秋就强占对方的女儿为妻;代表筹秋这个人的性格、他的外型与社会难以兼容,可是他所娶的妻子,容貌却是大为的美丽皎好。这一位筹秋婆罗门,有十二种丑陋之处,是出了名的大丑人。譬如,第一,他的皮肤深黑如漆,第二,脸上有三个大肉瘤,第三,鼻子是完全的扁塌,第四,两眼是青绿色的,第五,脸上都是皱纹,第六,嘴巴始终张开合不拢,第七,说话口吃、讲不清楚,第八,肚子很大而臗骨突出来,第九,脚型丑、青筋缠绕;还有呢,头顶是大秃头,以及他的外型就像饿鬼一样,让人厌恶与恐怖。连新嫁进来的妻子,都讨厌看见他,口中诅咒著:要筹秋赶快死吧!有一次,他的妻子去井边打水,遇到一群村里的年轻人,大家嘲笑著她丈夫筹秋的怪样子;他们笑著说:“美女!你长得如此的美丽端正,怎么会嫁给那种人当老婆呢?”妻子回答:“那位老鬼,头上秃顶还长白毛,就像是树上附著著霜一样,我早上、晚上都在诅咒著他,早点快死吧!无奈他就是不死啊!”筹秋的妻子边走边想,悲从中来,哭泣地走回家。

  到家以后就对筹秋说:“我刚才去打水,结果有一票年轻人,他们一起取笑我;你赶快去想办法给我找一个仆人、或婢女来侍奉,如果我有奴婢的话,就不用自己去打水,人家也就不会嘲笑我了。”筹秋回答:“像我这么的贫穷,去哪里找奴婢呢?”妻子说:“如果你不帮我找一个奴婢的话,我就要离开你,再也不和你居住在一起。这样子吧!我听说太子须大拏因为布施得太多了,被他的父亲流放到檀特山中,他有一对儿子、女儿,你可以向他去乞索那一对孩子来。”筹秋回答:“檀特山距离这儿有六千多里,我又不会走山路,我要怎么去跟他要呢?”妻子回答:“你如果不去找奴婢给我,我就割颈自杀,死给你看!”筹秋回答:“我的娇妻啊!我宁可自己死了,也舍不得你死啊!这样子吧!你给我一些资粮、路费,我才能够启程前往。”妻子骂他:“你马上给我去!没有东西给你。”筹秋只好自己准备了一些资粮、路费,然后就动身前往。

  于是,筹秋就走著、走著到了叶波国王宫门口,他问守门人说:“请问太子现在在哪里呢?”守门人听到了,就入内请示国王:“外面有人问太子在哪儿?”国王听到了,勾起了心事,生气地说:“就是这些人害得我不得不流放我儿子,现在他们竟然还敢来。”国王自言自语地说:“真是太可恶了!这就好像是把火烧起来了,还把木材给加进去,让火变得更大了;现在我心头的火就是如此,结果这个人还敢来问我,真是气死我了!”

  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