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集 太子须大拏本生(四)


  余正伟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先问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恼否?游步轻利否?众生易度否?

  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佛典故事》。我们将一些简单的佛典故事,顺序地介绍给大家,从故事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佛菩提道的实践。

  前面的节目当中,我们讲到了筹秋婆罗门从太子须大拏那边要到了男孩与女孩,在南传的《大藏经》里面,写到男孩与女孩因为不愿意离开父母,所以不断地逃跑;而每一次都被筹秋抓回去,每抓一次筹秋就对他们施以严刑,打到两个孩子身上遍身是伤、遍身脓血。

  筹秋婆罗门带著这一对男孩、女孩回家了,家中的妻子却反而骂他说:”你怎么忍心带著这两个男、女孩回来呢?这一对孩儿可是国王家的血脉,结果你竟然这么没有仁慈之心,把他们打到全身都长满了烂疮,整个身上都流著脓血。你赶快去街上把他们两个卖掉,另外再买奴仆来侍奉我吧!”于是筹秋就听老婆的话,到市场要卖掉这两个小孩。

  此时,帝释天已经先到市场上去散布说:”这两个孩子出身高贵,平民老百姓当中没有人有能力,买下他们会有麻烦的。”所以市场上就没有人想买。孩子们肚子饿了、口渴了,帝释天就使用神通让两个孩子都能够吃饱喝足。接下来,天王再使用神通跑去叶波国,让国中的诸大臣、人民都知道太子的子女—国王的孙子、孙女—现在正在邻国的市场上贩卖;使得叶波国全国人民为之悲伤。所以,诸大臣、民众就去到该处问筹秋说:”你从哪儿得到这一对童男、童女的?”筹秋说:”这是我自己去乞讨得到的,你问我干嘛!”大臣说:”因为你之前跑到我们叶波国来,所以我有义务要问清楚。”于是大臣们想要夺回这一对孩童。

  其中有年长大臣就阻止说:”这对小孩是太子布施的大心,如果我们就这样子抢回来,不正是违背了太子的本意吗?不如我们去报告国王,国王一定会派人赎回他们的。”于是,诸大臣、人民就回去报告国王:”大王啊!您的两位王孙现在正在被婆罗门带在街上贩卖。”国王听到后大为惊讶!立刻就叫人让筹秋婆罗门带著孩童入宫晋见。

  国王与夫人以及后宫的女侍、大臣们,远远地看到这一对孩子来了,忍不住都哽咽了起来。国王就问筹秋:”你怎么得到这一对孩童的?”婆罗门说:”这是我向太子乞讨得到的。”国王呼唤孙子、孙女,要抱抱他们;两个孩子哭了起来,不肯给爷爷抱。国王问筹秋:”这两个孩子,你要卖多少钱。”筹秋还没有讲话,孩子们就抢著说:”男孩价值银钱一千,外加公牛一百头;女孩价值金钱两千,外加母牛两百头。”国王就觉得奇怪问:”一般人都对男孩特别地珍重,为什么现在男孩的价钱低,反而女孩的价钱高呢?”小孙子就回答:”爷爷!你看你的后宫有许多的侍女,她们和你没有亲戚关系,但是虽然她们出身卑微,因为担任您的侍女,得到您的喜欢,就可以得到尊贵的待遇,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百味美食;可是爷爷你只有一个儿子,却把他放逐到深山之中,自己却每天和彩女们共相娱乐,一点都没有思念儿子的心,所以可以知道啦!男孩卑贱、女孩值钱。”

  国王听完了孙子说的话,心中又感慨、又悲伤,流下了眼泪说:”是爷爷对不起你们!你们为什么不让我抱抱你们呢?是因为怕我吗?还是害怕筹秋婆罗门呢?”孩子说:”我们不敢埋怨爷爷,我们也不怕筹秋。过去我们是您的孙子,现在却是人家的奴婢,哪有别人的奴婢却让国王抱的道理呢?因此我们不敢让您抱。”国王听了之后,更加地悲伤,立刻就给予筹秋要求的价格;然后呼唤孙子、孙女,这个时候小孩子才肯让爷爷抱。

  国王高兴地抱著孙子、孙女,用手轻轻地抚摸小孩,问孩子说:”你们的爸爸在山中平常吃些什么饮食呢?穿著什么样的衣服呢?”孩子说:”我们吃瓜果野菜,穿著粗布的衣服,与百鸟野兽共娱乐,心中没有什么忧愁。”此时国王挥挥手要筹秋离开。孩子却说:”爷爷!这位筹秋婆罗门远路而来,又饿、又渴很痛苦,您就请他好好地吃一顿吧!”国王就问:”他这样子虐待你们,难道你们不生气吗?为什么还要为这种人索求饮食呢?”孩子们说:”我们的爸爸性好修道,没有财物可以布施,所以就把我们布施出去。筹秋婆罗门是我们的主人,我们还没有为他作奴仆以完成父亲的心意,现在我们不忍心、没有慈悲仁爱心而看到他在饥饿。我们的爸爸都不惜把我们布施出去,爷爷难道您舍不得一顿饭吗?”于是国王就下令给筹秋饮食;筹秋吃完了,欢天喜地的离开了。在南传藏经的记载则是:筹秋欢欢喜喜地吃了这一顿,结果吃太多了,因此当场肚子爆开撑死了。

  国王就派了使者去迎回太子,使者进入檀特山边被河流阻挡过不去,于是心中就忆念著太子才能够渡河。使者向太子禀告:”请太子尽快归国,国王想念著太子啊!”太子回答:”父亲要我在山中十二年,现在还差一年;等到期满后,我就会回去。”使者回去如此禀告国王,国王就亲手写了一封信告诉太子:”你是有智慧的人,离开的时候能够安忍;同样的,现在也要能够安忍回来才是啊!难道是你的心中生起了瞋恚,而不愿意回来吗?你快回来吧!我需要你侍奉饮食起居。”于是使者赶快又带著信去到山中。

  太子接到信后,先是向著地面行头面接足之礼,再右绕七匝才敢打开信阅读。山中的飞禽走兽听说太子要回家了,心中舍不得而蹦跳乱撞,发出了悲鸣不舍的声音;此时泉水也为之枯竭,禽兽们悲伤地忘了去饲育自己的幼儿,鸟儿呜呜地哀鸣,因为它们失去了太子啊!最后太子与曼坻穿戴整齐后,就跟著使者一起回家了。

  敌国听说太子要回国了,派出大臣使者在路上迎接太子,将须檀延大白象送还给太子,将大白象用七宝装饰上金鞍还给太子,希望太子能够原谅他们;还用金盂盛著银子,银盂盛著金子,在路上等著太子,悔过道歉说:”过去因为愚痴的原因向您乞讨了须檀延,因为我们的缘故,太子您被流放到深山中;现在听到您回来了,我的心中甚为欢喜,现在特将大白象归还给您,并奉上少少的金银供养,希望您能收下,原谅我们,灭除我们的罪过啊!”太子回答:”就譬如有人准备了百味甘美的饮食供养别人;别人吃完后,又呕吐在地上,我们可以再去吃吗?我的布施也跟这个比喻一样,终究是不能再接受的。请您乘著白象赶快返回贵国吧!替我致谢贵国的国王,也麻烦您辛苦劬劳这么远还来慰问我。”于是使者只好返回敌国,把太子的心意告诉敌国的国王;也因为这样子,从此以后敌国怨家化敌为友。国王及全国的臣民都被太子感动了,于是发起了无上正等正觉的菩萨大愿,都愿意仿效太子广行布施波罗蜜。

  太子回到了家乡,父王乘著大象出来迎接太子,太子向父亲头面顶礼,跟著父亲回到国中。国中人民莫不生起大欢喜,大家撒著花瓣、烧起好香,悬挂起宝幢、幡盖,用香水洒在地上,欢迎太子回国。太子入宫后,先到母亲的面前顶礼问候起居。国王决定取出了宝藏库藏交付给太子,于是太子更能恣意布施犹胜从前,也因为这样子布施不休而终于得成佛道。

  最后佛告诉阿难:”就像这样子,我回忆起宿命本生所行的这一段布施。太子须大拏就是我释迦牟尼,当时的父王就是此世的父亲净饭王,当时的母亲就是此世的母亲摩耶夫人,当时的妃子曼坻就是现在的太子妃;至于檀特山中的那一位阿州陀仙人,就是现在神通第一的大目犍连;当时帮助我的帝释天王,就是舍利弗;当时把筹秋狠打一顿的那个猎人则是阿难;当时太子的儿子耶利,也就是我现在的儿子罗候罗;当时的女儿罽拏延,是现在的阿罗汉莲华色比丘尼;当时的筹秋婆罗门就是现在的提婆达多;当时筹秋的妻子,就是现在那位肚子里装著木盆诬陷于我的战遮女。我如此地勤苦修行无量无数劫,也如此地造作了无量无数劫的善业,所以今日得以成佛。你们应当拿著我的这一段故事,去向佛弟子解说,菩萨的布施波罗蜜就是如此地修行而圆满的。”

  以上我们将北传经典的记录简单的为各位报告了。在南传的《大藏经》当中,有关这一段的本生,则是在小部的佛本生故事里面的最后一则,也就是菩萨以凡夫身修行的最后一世。释迦世尊用己身的实例,来教导我们菩萨在成佛前所历经的五十二个阶位——从初发心学佛,历经了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然后成为等觉菩萨;在等觉菩萨当中,百劫修相好直到最后一世;此世结束后,菩萨便上升兜率陀天,成为一生补处的妙觉菩萨了。妙觉菩萨就像是现在的弥勒菩萨住于兜率天宫,化身无量,度化无量的有缘弟子;祂观察众弟子的因缘成熟的时候,祂便会下降人间受生,示现八相成道,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成就圆满的佛陀,十号功德具足的大雄世尊,也就是佛、世尊、薄伽梵。

  在这一段须大拏的本生中,我们可以看到 释迦世尊在因地示现凡夫外相修行的最后一世,也就是等觉大士的六度菩萨大行圆满之时,是三大阿僧祇劫修行中五十一个阶位的完成,所以可说非同小可。也因此南传的《大藏经》佛陀本生传记中,须大拏的本生不但列于最后一篇,同时也是篇幅最大的一篇,光是中文的译文就有四万多个字;这一段故事更是南传佛教地区,自古以来文学、戏剧等等所最常采用的题材,是当地人民从小听到大耳熟能详的故事。用 佛过去本生故事曲折离奇,来教导众生了解一位菩萨所应行、难行却又能行的菩萨大行。

  从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得出来,菩萨道无量世修行中,吾人与善知识,吾人与善眷属,甚至是吾人与恶友、恶眷属之间的深厚关系。菩萨道的成就是在众生的身上成就的,而不是说自己一个人躲到深山中就可以成就的;我们行道所依止的善知识,所相伴的伴侣们,甚至是扮演反派的怨敌们,这些种种都是在佛菩提道中,一世又一世,甚至是生生世世所永伴随著,就这样子在梦幻世间行幻梦的佛事。

  这一段须大拏本生故事,文字的本身有尽有量,但背后代表的是无量无尽的。世尊无量功德的修习,是无尽智慧的实践,以我们无智无慧实在很难思议于一分!

  今天时间的关系,就为大家介绍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