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集 喇嘛教的止观是双身法(下)


  孙正德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这个单元要为大家说的是“喇嘛教的止观是双身法”。首先还是来谈一下喇嘛教的双身法,《三律仪》这本书中说到:

  于修习双运时,必须保持“三想”,此即把男女双方认持为智慧本尊,二者之密处认持为金刚及莲华,大乐与智慧认持为正法。以此三想而修,即能事修三行之法。此三行能令明点下降上升,并经由脉络均匀散布全身。(《自性大圆满道之支分三律仪决定论释义》,盘逸有限公司出版,页244-245)

  这说的就是喇嘛教操作男女双身法交合的过程,将男女根又配个佛法名词,将淫触大乐也配个佛法证量的名词,主张这就是即身成佛的快速修法。这个过程也就是宗喀巴在《广论》中所说的止观内容,要完成他们所说的四种灌顶,而将四种四魔障配进去,就说已经净除了,一一再配着说证得什么果了,以传授灌顶上师说了就算生效了!

  《三律仪》书中说:

  四灌之果位如下:“宝瓶灌顶”能成熟“应化身”,“秘密灌顶”能成熟“圆满受用报身”,“智慧灌顶”能成熟“胜义意法身”,“第四灌顶”能成熟“自性身”。能现观此四身便是究竟成就。(《自性大圆满道之支分三律仪决定论释义》,盘逸有限公司出版,页234)

  简单地说,喇嘛教认为在灌顶中依照上师传授的方法,操练男女交合的方法完成四个阶段,到达他们所设定的再也不能超越的淫触大乐境界,就是究竟成就了“喇嘛佛”的所有内容。他们所说的内容,不外乎想象着能将内身修成不坏的空色天身,事实上三界中所有的色身都是会坏的。

  喇嘛教对佛法的知见仅止于一知半解,对于佛的果德与解脱证量完全无知,才会出现以男女交合的欲界贪道包装成假冒佛道的离谱行为。整个内容与过程完全不需要依照诸佛菩萨的教导,将佛法中必须真实履践修除的烦恼与实证的智慧,包括观行五蕴虚妄、破一念无明、断我见,以断我见的初分解脱智慧为基础,不离三十七道品,如实除断我执烦恼,断除不能解脱生死的烦恼障,以及实证如来藏阿赖耶识,破除无始无明所知障发起般若实相智慧,转依如来藏阿赖耶识的真如无我、般若实相的解脱智慧,次第习行修证菩萨道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的果位,乃至经历等觉、妙觉菩萨位最后成就佛果。这些不可或缺的实修实证,喇嘛都不需要入于佛教的菩萨道次第中修证,仅听命于上师偷盗佛法的名相与果位,编派在他们密续灌顶的观想剧本中,按照剧本的内容,男与女在交合双运时,观想着自己与对方都穿上了智慧本尊的戏服,当配上了这个角色以后,男根就成为剧本说的金刚、女根就成为莲华了,两根相入所生的这个身触淫乐与觉受就成为喇嘛教的正法,都不必有罪恶感;将阿赖耶识当作是最细习气障,而编派在第四灌顶中,从前面的灌顶走下来,依照观想就能够在穿着戏服演练的戏码中,除掉种种习气烦恼与四魔,上师对弟子说已经成佛了,那戏就演完了。把具有真如清净法性、不生不灭的阿赖耶识,编派为是可以除灭的最细习气障,把男女性爱的行为编派为修证成佛的所有教法;具备正知见的人都知道,那就是不懂佛法真实意涵的这些凡夫编剧所写出来的剧本。

  在喇嘛教的行者心中,就是要把上师当作是真佛;喇嘛上师却完全没有佛法中成佛所必须具备的十种称号的功德,连解脱道最基本的断我见智慧与证量都没有。这样下来,所观想的法完全是男女欲爱的种种身触变化,毫无疑问的就是乐着生死的凡夫行为,心无法止息对六尘的攀缘,更无法以佛法之正知正见观修对三宝的信根,导致花费了一生的所有时间、金钱与心思,却不能修集丝毫善根。所以才说,如果没有亲近真实善知识,如理听闻熏习,思惟观察佛法僧三宝的功德,是没有办法修起五种能够实证解脱的善根的。

  马鸣菩萨又说,观的修行还可以对治二乘不起大悲与产生狭劣心的过失。二乘圣者回小向大,依止于涅盘心如来藏的真实我不生不死,对治执着生死所生的怖畏,进入佛菩提道而来修学,在什么情况会有不起大悲的过失与狭劣心的过失呢?以下举《法华经》的例子,来解说马鸣菩萨所说的这一句论文。

  《法华经》中 佛陀对舍利弗说:

  舍利弗!是诸比丘、比丘尼,自谓已得阿罗汉,是最后身,究竟涅盘,便不复志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当知此辈皆是增上慢人。……舍利弗!汝等当一心信解受持佛语。诸佛如来言无虚妄,无有余乘,唯一佛乘。(《妙法莲华经》卷1)

  佛陀说,诸佛如来都说成佛的路唯有一种,就是含摄声闻、缘觉解脱道与菩萨道的佛菩提道,唯有这一佛乘,别无隐藏未说的余乘。这样的说法,绝对没有虚假或者狂妄,而是如实的说法;表示这唯一佛乘,绝对不是喇嘛教自己创造的金刚乘,也绝对不含摄修双身法天瑜伽的金刚乘在内。我们佛弟子应当要一心的信受、胜解、受持 佛陀的教导。佛陀在《法华经》中开演唯一佛乘的无上胜妙法,告诉舍利弗等已证阿罗汉解脱果的弟子众,解脱道所证的涅盘不是成佛的究竟涅盘,而且解脱道它仅是 佛陀接引弟子众进入成佛之道的方便法门;如果把解脱果当作是成佛的究竟涅盘,就是未证究竟涅盘,结果呢以为是证得究竟涅盘的增上慢人。最重要的,佛陀要告诉舍利弗等弟子众,佛陀出于世间所说的教法,都是以教导菩萨成就佛道为目标,绝不是为了教导声闻弟子解脱入涅盘而出现在世间。

  所以舍利弗才除掉他以为自己仅是声闻的狭劣心,而欢喜踊跃的对佛说:

  今从世尊闻此法音,心怀踊跃,得未曾有。所以者何?我昔从佛闻如是法,见诸菩萨受记作佛,而我等不预斯事,甚自感伤,失于如来无量知见。(《妙法莲华经》卷2)

  先解说这一段。舍利弗说(这个时候正是说出了他自己的心声),他说追随 佛陀以来,听闻了四阿含实证解脱道,又继续听闻 佛陀宣说般若,也实证如来藏,又继续听闻方广唯识等经,看见菩萨被 佛陀授记将来会成佛,而他舍利弗与诸同样的声闻弟子众却没分,自己甚为感伤而有狭劣心,认为自己仅是声闻,不能成佛;所以在 佛陀宣演方广唯识等修道成佛的无量知见方面,就都没有听入心里头。舍利弗已经是俱解脱的大阿罗汉了,并且也已经实证了涅盘本际如来藏,但是因为心量狭劣,不认为自己也能成佛,所以没有将 如来所宣说的依止如来藏真如三昧的法义内容如实去观修,因此产生了佛道漫长、自己仅是声闻不能成佛的狭劣心过失。

  这段经文若由喇嘛教来解释,他们可能会洋洋得意地说:那舍利弗的根器也只能那样,若用他们金刚乘贪道即身成佛的法门,就可以快速成佛,是立足在佛教的制高点上的。

  大家可以想想,释迦佛真的那么偏心,而不将那种快速成佛的法门传给已经随着祂修学无量劫的舍利弗吗?欲爱贪道如果真的是可以快速成佛的路,善于观察弟子根器,也善于运用方便善巧的 佛陀,应当更懂得随机随缘运用才对!我们可以看当时 佛陀的弟弟难陀,他对妻子的贪欲心极重,虽然由 佛陀引入僧团出家,但是呢,却心心念念只是要逃离开僧团,去找他日夜思慕的妻子。按照喇嘛教的逻辑,这时 佛陀应当要运用淫欲贪道,让难陀顺理成章的在家里与妻子修双身法才对,然而 佛陀却带着难陀去欲界天,让难陀看到出家不犯戒的福可以生天,有比妻子更为美妙的天女可以受用,因此就让难陀消除了对妻子的爱恋。但是出家不犯戒生天后把福受用尽了,因为没有解脱证量的功德,因缘果报的关系,得要去地狱受苦难,所以 佛陀接着带难陀去地狱,了解他生天享福舍报以后的地狱去处,使得难陀在这样的因缘中,打消了纯粹为了生天享福、受用天女而持戒的念头,同时胜解了淫欲贪道的过失,努力在 佛陀的座下听法修道而断我见我执,证得阿罗汉解脱果。

  从这个 佛陀教导难陀的案例中可以知道:淫欲贪道一向是 佛陀所诃责的,也必定是十方诸佛所不能忍的烦恼过失。就像 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中,完全是中性身而无有男女相,当然就不会有男女欲爱之境界出现。所以说 佛陀绝无可能在唯一佛乘之外,另以喇嘛教所说的密续方式,传所谓的贪道金刚乘、唯一乘、无他乘“即身成佛”的快速法门。而密续所说的,除了抄袭的名相以外,实质的内容与三乘菩提的修证都是相违背的。

  我们再回到《法华经》说的舍利弗的案例中,为何说舍利弗已经开悟实证了如来藏了呢?我们接着看舍利弗怎么说:

  世尊!我常独处山林树下若坐若行,每作是念:“我等同入法性,云何如来以小乘法而见济度?是我等咎,非世尊也。所以者何?若我等,待说所因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必以大乘而得度脱,然我等不解方便随宜所说;初闻佛法,遇便信受、思惟、取证。”(《妙法莲华经》卷2)

  舍利弗说,他与诸大阿罗汉及菩萨们都同样的入于如来藏的法性中,表示都已经开悟实证涅盘本际如来藏了,才得以入于如来藏的真如法性中。因为菩萨所入的法性,绝对不是单纯现象界的无常、苦、空、无我、缘起性空,菩萨所入的必定是法界实相如来藏的真如法性。要入于真如法性,就必须开悟实证如来藏的所在,所以舍利弗说与菩萨“同入法性”的意思,就是已经实证如来藏了。在这个情况下,为何 佛陀仅以小乘的解脱法道救济度脱他们呢?而却以佛菩提法道度脱菩萨众?检讨起来,应当是他们自己的过失,不可能是 世尊偏心所导致的。世尊所成就的是平等法,依据弟子的根器所能领受的施设方便,所给的也是平等法,等到 佛陀说无上正等正觉的法门时,也必定是入于大乘法而得解脱才对。

  舍利弗认为,错只错在他们自己根器狭劣,一听闻 佛陀说阿含解脱道就信受不疑,认为这就是究竟的法,于是就这样思惟取证阿罗汉果;到后来 佛陀宣讲般若时,虽然证悟了涅盘本际如来藏,还是以阿罗汉的心量自居,认为自己已经将 佛陀所说的法都完全实证了,佛陀没有授记自己会成佛,那么舍报入涅盘就是最究竟的。舍利弗这样的心境真是不可思议啊!当 佛陀在二转法轮、三转法轮中,宣说胜妙的成佛之道法要时,舍利弗虽然都在现场亲自听闻,却因为那狭劣心的过失,使得他没有随闻入观,领纳信解佛菩提道中,历经三大阿僧只劫修自利利他菩萨行的重要性与必要性,故没有修转他的习气与狭劣心过失,在亲闻 佛陀说法的殊胜因缘中,未曾发起大悲心。舍利弗接着说:

  世尊!我从昔来,终日竟夜每自克责,而今从佛闻所未闻未曾有法,断诸疑悔,身意泰然,快得安隐。今日乃知真是佛子,从佛口生,从法化生,得佛法分。(《妙法莲华经》卷2)

  舍利弗追随着 佛陀说法度众的过程,看到菩萨被授记,想到自己仅是声闻阿罗汉,日夜都在苛责自己;不知道 佛陀已经将成佛所需修道的内容,都如实的塞在他手里,而且也敦促着他完成入地前该修的种种智慧现观,却因为以声闻阿罗汉自居而自怨自艾。听闻了 佛陀说以种种因缘、譬喻、言词、方便,所说的法都是为了教化菩萨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佛道,仅是唯一佛乘,而没有所谓的声闻弟子这回事,所有的疑问与悔恨就都断除了,这时才得到真正的安隐,才知道自己的法身慧命都是经由 佛陀说法所出生的,得到了成佛的法,将来可以成佛,所以万分的欢喜踊跃。

  在 佛陀座下的阿罗汉弟子其实都与舍利弗有一样的想法,认为自己的所证已经是究竟涅盘,不知道 佛陀是从培养菩萨的角度在度他们,径自以得小智为满足。所以马鸣菩萨说,能够现观 佛陀所说的大乘佛菩提真如法性,发起广大心量,依止智慧力与大愿,而修自利利他之行,可以对治二乘不起大悲与狭劣心的过失,就是这个意思了。而从《法华经》中 佛陀的开示可以得知,已经证得解脱道阿罗汉果的弟子,若自称已得最究竟的涅盘,而不再生起志愿求无上佛菩提,佛陀说这样的弟子是增上慢人,也等于说这就是大妄语。因为阿罗汉所证的解脱道,仅是入于佛菩提的方便道,并不是佛道所应证的究竟果;若说阿罗汉所证的是究竟涅盘,那不是等于说阿罗汉就是佛了吗?佛陀必定有证阿罗汉果,但是阿罗汉对于成佛所必须实证的一切种智,却一无所知,距离成佛的果德,还需要经历两大阿僧只劫以上的菩萨道修证。听了《法华经》佛陀的开示以后,阿罗汉们才知道唯一佛乘的真实道理。

  而现今的喇嘛教,自称他们的金刚乘超越了佛教的声闻乘、菩萨乘,能够快速成佛。不管根器如何,只要入了他们金刚乘、信受上师,就是真佛,不对随学者解说十方诸佛十个称号的功德,也不加以赞叹。就像宗喀巴在《广论》中相当的尊崇阿底峡,极为赞叹阿底峡在双身法、天瑜伽明禁行的成就,说《广论》真正的作者就是阿底峡。可想而知的是:《广论》真正的要论述的、要到达的,就是阿底峡在密续金刚乘喇嘛佛双身法的成果。由于这个传承,所以喇嘛教的教规,就规定要把上师当作真佛,不需要再去了解到底十方诸佛十个称号有什么意义了;学人只要受喇嘛戒、三昧耶戒,完成四种灌顶,就妄想可以成就应化身、圆满受用报身、胜义意法身与自性身,声称那就是活佛、法王、仁波切的最高证量。

  大家想想看,佛陀座下的阿罗汉有真正的证解脱果,能够出离三界生死,只是小智、小心量不再求佛果,若说已证究竟涅盘,佛陀就指责说,这样是属于增上慢的人。那么喇嘛教的所有活佛、法王、仁波切,连解脱道断我见的最基本证量都没有,又否定有涅盘本际真实如来藏,所以是不可能开悟证般若的。这种情况下,将他们纯粹属于世俗淫欲的双身法境界,包装上佛教的果证名称,四处向大众说他们已经即身成佛,是活佛、是人中之宝,叫作仁波切,这种行为难道不是大妄语吗?难道不是极度的增上慢吗?喇嘛们主张,他们严格遵守喇嘛戒的规范,是守戒清净;结果喇嘛戒所规范的,就是修双身法的时候要持精不泄,但可以邪淫乱伦,这样叫“守戒清净”,谁能接受呢?如果不能认清楚而去拥护支持,高推喇嘛们是佛教中有证量的圣者,这样不就与喇嘛们共同成就了大妄语业吗?有心修学佛法的善男子、善女人们,乃至为了求解脱而出家的比丘、比丘尼们,请谨慎地看待这件事情才好!还是应当回归 佛陀的如来藏正法教,才是明智的作法。唯一佛乘成佛之道,必须要三大阿僧只劫的修学,这是过去、现在十方诸佛所共同经历的,未来诸佛也必定要走同样的路;因为“佛佛道同”,才是真正的佛法,《法华经》说得非常清楚明白,大家应当信受不疑。如果说佛佛道同,结果 释迦佛不传这个双身法,阿弥陀佛也不传双身法,那你说祂们都是佛,那就不可以说是佛佛道同了。因此马鸣菩萨的《大乘起信论》正是为了让佛弟子于大乘法生起信心,能够入于唯一佛乘中长养善根而造作的论,这个所谓的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这是属于慈悲心、护法心与智慧力所呈现的恳切作为。

  那么我在这里祝愿所有看过、听过《法华经》以及《大乘起信论》的人,都能够对大乘如来藏正法发起善信不退,一直到成佛;而且要能够有简择,对于世面上在说的佛法,到底什么只是表相佛法?什么才是真正的佛法?真正可以实证佛法而且是按照 佛陀所说法的次第。不能够说,只有他喇嘛教能够这样作,而别的佛教都不能作到的,那这就不是真正佛法。所以我今天的就说到这里了。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