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集 马鸣菩萨造《大乘起信论》的原因(二)


  林正仁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在上一次的节目当中,我们探讨了性空唯名的错误,今天我们要接著继续来探讨空性,也就是真如心的自性。眞如心是确实有祂自性在运作的,祂有许多的无漏有为法在运作,所以祂的自性是清净的;祂是离六尘见闻觉知的,祂是涅槃性的;祂不贪染一切法,但是祂除了不贪染之外,祂也不讨厌一切法,祂就是这种中道性。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在七转识产生贪染、遍计执的时候,这个如来藏、阿赖耶识、眞如心,祂自己现行运作的时候,却仍然是保持自己的清净性,但因为祂含藏了七识心的无边贪染种子,因此说祂被无边的客尘烦恼所污染。

  假使有人明心开悟了以后,找到眞如心,知道自己的眞如心体性了,可是悟了以后只是想著:“我找到眞如心了。”每天就欢喜地想著:“这就是我的眞如心,祂应该会自动帮我成佛,不必我来进修一切种智,修集福德、灭除烦恼。”他只是想著:“我所找到的眞如心,与佛找到的眞如心是一样的第八识心。”却不作种种方便而修行诸行,不愿施设各种的善巧方便去断烦恼,也不修各种心行去断烦恼,就想要眞如心所含藏的七识心染污种子自动变成清净。但是自始至终,都不可能有这种道理的,论中说:

  是故要当集一切善行、救一切众生;离彼无边客尘垢染,显现眞法。(《大乘起信论》卷2)

  这意思是说,由于这个缘故,所以用“要当”两个字,就是说“必须要”的意思,而且是在悟后的未来,应该要作的事。要怎么作呢?要在将来修集一切善行,也就是悟后要依四宏誓愿去确实执行,那就是法门无量誓愿学、众生无边誓愿度,还要救护一切众生,不让他们落入外道我见与断见中。换句话说,你如果还没有悟,不知道众生已经被误导了,那么救众生离开被大师们误导的我见,这件事情就与你无关,如果你知道某些大名声的法师居士在误导众生,正在共同把佛教引向外道的常见法上面,那么破邪显正的事情,可就跟你大大的有关了。

  平实导师以前刚悟了的时候,曾经有人告诉他,一些大法师正在误导众生,弘扬常见外道法的事情,但是他当时认为这件事情与他无关,因此并不想去破斥大法师、大居士们。但是几年以后就跟他有关了,因为他弘法时一直赞叹人家,结果人家说:“嘿!你赞叹我们,表示你承认我们的法正确。可是你所悟的心,却跟我们的离念灵知心不同,所以你当然是错了!”因此就不断否定我们弘传的 世尊正法。所以眞的没有办法和他们和平相处,由于一直被大力地否定,就不得不辨正法义,所以现在就变成跟我们有关了,因此 平实导师就不得不摧邪显正。这也是被逼上梁山的,一般而言,被逼上梁山的人,往往是他们自己有一些不太合乎规矩的事,所以被人藉机逼迫,你们如果读了《水浒传》就知道了。可是 平实导师出来弘法到今天,一点点不好的事情也没有,他既不收受金银珠宝、钱财的供养,也不接受顶礼,又不曾接受任何女行者的色身供养,也不管会里面的财务账目,也不经手护持款,从来不碰触会里面的财物;都是把任何一分一毫的钱财,全部用在弘扬正法上面,而且他还反过来和大家一样的,出钱出力护持,像这样清净的弘法,清净的利乐众生,也会被逼上破邪显正的梁山。从这里就知道,这里眞的是五浊恶世啊!如果那些大法师、大居士们都实事求是而不否定正法的话,就不会否定我们所弘扬的 世尊正法,我们就不会被逼上梁山而对他们破邪显正了。说老实话,他们会不断地诬蔑我们正法是邪法,说我们的正法是邪法,其实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的正法弘扬出去以后,使得众生知道他们所谓的开悟都是错误的开悟,都是落在意识心上,都是误导众生,都还没有断我见,连声闻初果的证量都没有,根本不是圣人。这样一来,就威胁到他们的名闻与利养,就使他们的法眷属对他们所谓的开悟证果起了怀疑,所以他们才会对我们所传的 世尊正法加以诬蔑,把正法谤成邪魔外道法。

  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却是众生的福气,因为他们否定正法的缘故,所以就会有一些法义辨正的书籍被 平实导师写了出来,大家就可以更深入地了知佛法的理路;因缘就是这样的发展。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没有那个破邪显正的意愿,却被逼得一步一步走上这条道路,这条路一走上来,可就是不归路,回不得头,没办法回来再当滥好人了。但是我们这种破邪显正的行为,其实就是 马鸣菩萨所讲的“集一切善行救一切众生”的正行,因为你已经知道众生被大师误导了,走错路了,跟著大师成就大妄语业了,假使只是路走错了倒也不打紧,偏偏整个堂而皇之地大拍胸脯说:“我是证悟的圣人,你们跟著我走就对了,不要读萧平实的书,他的书有毒,不要相信他。”这样子的讲法就是大妄语,也是误导众生,更是断人法身慧命,这些大法师或是大居士们,未来世的果报会非常的严重。有的大法师,就因为他们所谓“悟”的内容,与 平实导师书中写的不一样,因为他在书里写的法义,已经显示他们都还没有断我见,也还没有找到如来藏,还没有证悟,所以恼羞成怒,就把如来藏正法否定掉,就变成一阐提人,也就是谤菩萨藏,而成断善根的人。这种谤菩萨藏的罪,是比大妄语更重的大恶业,我们想要救他们,宁可在他们活著的时候,先得罪他们,得罪了他们以后,他们当然会很用心地去研读 平实导师的著作,寻找问题;然后他们随著年纪越来越大,终究有一天会想:“嗯,我现在承认悟错了,真的很没有面子,或许我可以在舍报的时候再承认,那也还来得及啊!”只要起了这么一个念头,我们也就算是救到他了,因为他舍报的时候会当众声明,比如说,也许写好一张纸,里面这样说:“我这个法是错误的,以后你们不要再学,不要再流通我的书了。”可是活著的时候,一定会觉得好没面子,等到死后再将忏悔的文章公开,这无妨也是一件忏悔的善事;这样也可以让一些迷信的众生跟著回转,所以这个就是救一切众生。破邪显正不是只有救那一些被误导的众生,也是救了那些被我们所摧破的假善知识,也救了他本人。这才叫作救一切众生,例如现代禅李元松老师,发起菩萨性,在舍报以前,短文广寄给台湾跟大陆的各大道场,公开忏悔误导众生的事,而不是以遗书的方式来忏悔,这样不顾面子而挽救被误导的众生,这实在令人极为敬佩,这样集一切善行,救一切众生,就可以使自己渐渐地离开了无量无边客尘上的染污和贪染。

  为什么叫作无边呢?因为每一个人从无量的过去世熏习累积下来的邪见烦恼,以及无量的烦恼习气种子非常多,这些垢染累积下来,都在第八识里面收藏著,所以叫作无边的客尘;无边的污垢,无边的贪染,这些垢染渐渐地消除以后,真如心的种种功德性,也就是诸地菩萨的增上慧学、增上心学、增上戒学等等,乃至佛地的一切种智,与无边的无漏有为法,就会一分一分地显现出来。由于你的真如心,含藏的种子清净之后,出生跟显现出来了,这就是 马鸣菩萨说的“显现真法”,就好像一颗宝石的原石,你要经过切割、打磨、抛光,然后它的清净性与灿烂夺目的功德,才能够显现出来。所以绝对不是方才所说的,证悟明心了就算是达到佛地了,所以不要把《坛经》里面,六祖所说的方便说,拿来当作究竟说。要不然就会被它所耽误了!

  论文中又说:彼方便行略有四种。

  前面那一段论文,是从理上来说的,接下来好长的这一大段,都是从事相上来说明。事相上说明的行方便有四种,这四种方便就是教导众生在信位中栽植将来得道的正因;我们这里讲的都是如来的得道正因,不是讲证得二乘菩提的解脱道正因。想在未来无量世以后成就佛道,就在今世或来世得到如来,佛菩萨道的证悟,所修的种种行,一定要是正因,偏因只是助缘。比如说布施财物帮助众生、修诸世间善法利乐有情等等,这些都是成就佛道的偏因和助因,因与佛法的亲证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都不是正因。正因是在佛法上直接切入,才叫作正因;就是证得佛菩提道,必须要正因与助因都具足了才可能证道。得道的正因,始从信发心修行过程就已经开始,这个事相上得到的正因,就是熏习正见、修学正法作为将来证悟般若的前方便。如果修学的是常见、断见、双身法等外道见,就会越学越远离正法,当然不是证道的正因;至于在正法上面所熏习、所应实行的,就是 马鸣菩萨所讲正因的四种方便行:

  第一个是在修行上面,应该要行根本方便,也就是从根本上作种种方便来观行。因为还没有证得真如心,所以当然只是方便的观行,不可能是真实的观行;作方便观行的原因,就是因为还没有证得真如心,所以无法在真如心体,体性上面作如实的观行,这就是悟前所作的真如心的方便观行。

  在佛法根本上面方便观行,是说去观察一切法,它的本性是无生。还没有证得真如心时,要怎么观察一切法本性无生,这就是我们《真实如来藏》所讲的,藉著种种事相去观察我们的意识觉知心。祂是恒常不坏的吗?先有了第一个问号,然后再去确实的观察,发觉祂并不是恒常不坏的。最简单的观察,就是晚上眠熟无梦的时候就断掉了,显然祂不是恒常不断的,既然不是恒常不断,那睡著的时候就不存在,可是为什么第二天早上,祂又会再出现,是什么原因使祂能够再出现呢?没有智慧的人就说,祂晚上消失了,明天早上自然就重新再起来了。他们说自然,我们就说他是自然外道,这在《楞严经》里面,早就破斥了。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说明到这里,非常谢谢大家的收看。敬祝各位菩萨:身心安泰,道业精进,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