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集 对大乘佛法心怀疑惑诽谤不信,业障所缠我慢懈怠的人


  甘正祺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单元。我们在这一集,接下来讨论的论文内容是:“若心怀疑惑、诽谤、不信、业障所缠、我慢、懈怠,如是等人所不能入。”(《大乘起信论》卷2)马鸣菩萨告诉我们:如果有些人对于大乘佛法,尤其是最核心的如来藏阿赖耶识,产生了怀疑,心不得决定安住在大乘佛法上,就无法如实地现观、亲证真如三昧;如果不能实证真如三昧,当然无法转依真如的清净性来修行,如此就无法究竟折伏一切烦恼。

  在古代公元一世纪的部派佛教,就有声闻部派佛教否定大乘佛法,认为大乘佛法不是 世尊所传的正法,否定大乘经典是 佛陀亲口所弘传。在近代这样的主张,主要来自日本佛学学术研究者,他们从德川幕府时代开始,以西方科学研究的方法研究佛法,认为大乘佛法是从 佛陀在世时的根本佛教,或是原始佛教所演变产生;而根本佛教或是原始佛教的内涵,则是只有声闻、缘觉二乘解脱道。这些佛教学者多在学术研究上,将佛法拿来作学术研究,而不是有意愿实证解脱道与佛菩提道。

  然而在佛门中,依附于大乘非佛说主张的人也不在少数,他们不敢直接主张大乘非佛说,却是转个弯主张大乘非佛亲口所说,他们认为佛法是思想演化所成,其实暗地里贬抑 佛陀不是一切智者,而成就谤佛的恶业;因为他们认为 佛陀的一生只是弘传声闻及缘觉的二乘解脱道,所以他们将这段期间判定为根本佛教或是原始佛教。后来的大乘佛法,则是由佛教学派陆续推演发展成为菩萨道,也就是成为我们现在所认知的大乘佛法。他们认为大乘佛法中的经典,虽然不是 佛陀亲口所宣说,但是不违背 佛陀弘传解脱道的基本精神。他们从这个观点说大乘是佛说、是佛法,其实这种观点就是大乘非佛说,这种人就是马鸣菩萨所说“心怀疑惑、诽谤”,不信大乘佛法的人。

  譬如某一位佛教界的导师,在他所著作的《以佛法研究佛法》的书中说:

  佛世,当然没有后期的大乘经典,可以说大乘经非释迦佛亲说。但菩萨道——修菩萨行,下度众生,上求佛果的思想,应该存在,也就是大乘是佛说、是佛法。关于菩萨道,释尊自己,就是一个不需要解说的事实。这是菩萨道的思想,在佛教界酝酿,从学派的分裂中,一天天明朗强化起来。(《以佛法研究佛法》,正闻出版社,页175。)

  思想的演化需要动力。这位法师认为,大乘菩萨发展的主要动力,是来自佛弟子对 佛陀的永恒思念。如他在所写的《平凡的一生》书中说:

  从“佛法”发展到“大乘佛法”,主要的动力,“是佛涅槃以后,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平凡的一生》(重订本),财团法人印顺文教基金会,页165。)

  这位法师因为认为大乘菩萨道是思想演化的结果,因此他研究经典以后,将印度佛教的发展分成五个阶段,在这五阶段的思想演变的第四个阶段,称作大乘菩萨的分流中,他将大乘佛法分为三系,这三系将大乘佛法判定为性空、唯识、真常三大系。其中他将二转法轮说明如来藏空性的大乘佛法,判定为性空唯名系,这一系有龙树菩萨所代表的中观;然后他将三转法轮说明实相心如来藏——阿赖耶识内容的经论一分为二,凡是有提到阿赖耶识、一切种智的部分,则判定为虚妄唯识系,这是指无著论师、天亲论师的《摄大乘论》、《瑜伽师地论》、《大乘庄严经论》的种种论著;其他提到如来藏真实常住的部分,则判定是真常唯心系,这是指《楞严经》、《圆觉经》、《大乘起信论》、《楞伽经》为主的各种经论。

  其实这位法师所判定的大乘三系的各项经论,全部都是以如来藏为根本,都是在讲如来藏的总相智、别相智以及一切种智。佛陀在说明实相心——如来藏时,会因为如来藏的不同功能,而说有阿赖耶识、阿陀那识、无垢识、心、真如、本际、本识、菩提等等不同的说法,其实都是指实相心——如来藏。修学佛法,不可以因为名相的不同,就判定为思想的演化,而是应该去了解经文在说明如来藏的哪一种功能,否则就像是瞎子摸象,莫衷一是,如此将大乘佛法判定为大乘三系,就是像瞎子摸象。这位法师如此将道理一贯的佛法,糅成支离破碎以后,他发现:他所判定佛教思想的演化,产生严重的矛盾与对立。他在《空之探究》一书中说:

  佛法本以缘起法为宗,而“般若”等大乘佛法,却以真如、法界等为本;在解行上,形成严重的对立。(《空之探究》,正闻出版社,页247。)

  这位法师并不反省这是他判教的错误,却是认为大乘佛法在所理解的教理及实际修证上,形成了严重的对立;因为他认为佛法是思想的演化,因此否定大乘佛法的根本——第八识阿赖耶识。他在《佛法概论》一书中说:

  佛教后期,发展为七识说,八识说,九识说。佛的区别识类,本以六根为主要根据,唯有眼等六根,那里会有七识、八识?大乘学者所说的第七识、第八识,都不过是意识的细分。(《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页109。)

  这位法师说:第七识意根、第八识阿赖耶识,都不过是意识的细分,他认为第七识、第八识都是由意识细分出来,也就是摄属于意识。可是《杂阿含经》卷9中,佛陀开示:

  意法因缘意识生,所以者何?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故。(《杂阿含经》卷9)

  从经文中很明显的可以发现,他的说法违背了 佛陀的开示。

  《杂阿含经》中 佛陀开示:“以第七识意根与法尘作为所缘,才能够出生意识。”显然意根的存在较意识为先,为何这位法师反而说第七识意根不过是意识的细分呢?而且意根与法尘都只是意识出生所凭借的缘而已。从道理上应该知道,意识出生的根本因就是第八识阿赖耶识,众生有八个识,这在大乘经典中已经非常明确的说明。如《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2记载:

  大慧白佛言:“世尊!不建立八识耶?”佛言:“建立!”(《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2)

  经典的内容以及隐含的道理,处处都将大乘佛法的真实道理说得非常清楚,这位法师会有这种错误的判教,基本上都是因为对佛法心怀疑惑、诽谤、不信、业障所缠、我慢、懈怠所产生的结果。佛法的修证如果在解行上、在闻思修证上有严重的对立,佛弟子们必然是无所适从,因为任何的修证都是唐捐其功,更不用说什么得入真如三昧,究竟折伏一切烦恼,信心增长速成不退。

  其实在《大乘密严经》卷3中,佛陀已经明确地说明:“佛说如来藏,以为阿赖耶,恶慧不能知,藏即赖耶识。”(《大乘密严经》卷3)在《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3中,圣教也开示:“众生本有菩提种,悉在赖耶藏识中。(《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3)经典中处处说明“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这位法师因为对大乘佛法有所怀疑,即使 佛陀已经开示“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他仍然执意将阿赖耶识与如来藏切割开来,将同属真如三昧的一个法,切割为性空唯名、虚妄唯识与真常唯心三系,其实这就是 如来所说的恶慧,也就是马鸣菩萨所说的心怀疑惑、诽谤、不信、业障所缠、我慢、懈怠之人。佛法若是可以实证的,那大乘佛法必然是由具足一切智、一切种智的 佛陀一世全部开演完毕;因为没有其他的菩萨能够将成佛之道具足宣说,更何况是后世的佛教学者。若是大乘佛法真的如这位法师所说只是一种思想而已,是后代学者演化所成,大乘佛法演化的主要动力,是佛涅槃以后,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那么大乘佛法则是无法实证的,因为会演化的思想还会继续演化下去,一直没完没了的发展下去,如何才能够断尽一切烦恼,如何才能够究竟成就佛道,就变成不可能的任务;这对修学佛法的佛弟子们,将会产生许多的疑惑,并且是严重的打击。

  首先佛弟子们会怀疑:真的有福德、智慧圆满的佛吗?古时候的 释迦牟尼佛所说的佛法,后来还得经过佛教学者增补、修正、演化后,才有更胜妙的菩萨道的各种经典产生,那 释迦牟尼佛值得归依吗?越晚期的佛教学者,能够增补 释迦牟尼佛说法的不足,是不是智慧更加圆满?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归依越晚期的佛教学者才对呢?其次,如果大乘佛法是思想演化的成果,我们学佛的意义何在呢?我们不如去学哲学。修学佛法的目的就是要成佛,若是大乘佛法会一直地演化下去,显然成佛是不可能的;因为佛法只是一种思想,思想演化的结果还会产生对立,那佛弟子们学佛的结果,显然可以预期将会是徒劳无功。就像这位法师从学术研究的立场,认为 阿弥陀佛不过是太阳崇拜的净化,是太阳崇拜思想,他不相信有 阿弥陀佛与西方极乐世界。如他在《净土与禅》一书中说:

  阿弥陀佛,不但是西方,而特别重视西方的落日。说得明白些,这实在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摄取太阳崇拜的思想,于一切——无量佛中,引出无量光的佛名。(《净土与禅》,正闻出版社,页23。)

  如果 阿弥陀佛是太阳崇拜的一种思想,那么西方极乐世界就只是一种想象,实际上是没有所谓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所以他的信众们互相问候,都是以“感恩”两个字取代一般佛弟子们的问候语——阿弥陀佛。这种说法直接否定 释迦牟尼佛的开示,同时对广大求生西方净土的佛弟子们将会是产生多大的疑惑跟伤害,特别这种说法是一位佛教界的大导师的书中所记载的呢!

  其实对 佛陀以及佛所说的法,心怀疑惑、诽谤、不信的人,还有达赖喇嘛,达赖喇嘛在他《揭开心智的奥秘》一书第71页说:

  根据一般大乘佛教的观念,佛陀有三次重要的转法轮——传统上,佛陀对弟子主要的三次佛法教示,传统上称为三转法轮。严格地说,这三次转法轮所开示的教法是互相矛盾的——某些内容不相符合。(《揭开心智的奥秘》,众生文化出版有限公司,页71。)

  达赖喇嘛认为:对经文的抉择,“……唯一的方法是由推理获致结论,而无法尽信经文的权威。”(《揭开心智的奥秘》,众生文化出版有限公司,页71。)也就是逻辑。达赖喇嘛也是因为对佛法有所怀疑,又不相信善知识的开示,因此诽谤 佛陀三转法轮的教法是互相矛盾的,因为不相信 佛陀的教法,只相信自己逻辑推理所得到的结论,然后又慢心高涨,最后的结论就是无法尽信经文的权威,也就是认为 佛陀及圣教量不可尽信;如此在佛法中信位都尚未满足,怎么可能进入真如三昧中来修行呢?

  佛陀在三转法轮所开示的佛法,在道理上绝对是前后一致而且是互相贯串的;因为 佛陀是一切智者。如来在初转法轮时,依识缘名色之识说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空相,说世间无常是由因缘和合所生起,所以是空,不落入断见中。说法的重点著重在显示蕴处界空相,以及有余涅槃、无余涅槃的证得。在这初转法轮的时候,是依于本识说明有情世间一切法都是虚妄缘起。接著在二转法轮的时候,开始宣说这个本识就是法界实相心——如来藏,并且引导佛弟子们亲证这个实相心,当佛弟子们亲证这个如来藏,知道如来藏的体性时,获得般若总相智。接著进一步领纳如来藏的体性,确认祂在蕴处界诸法当中,具有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不来不去等等中道体性,这个就是般若的别相智的生起。总相智与别相智是说明如来藏能生万法,本身却是犹如虚空般的般若空性,般若空性讲的是真心空性而不是讲蕴处界空相。最后三转法轮的时候,从如来藏的别相上来说明一切种智。这一切种智就是唯识的百法、千法、万亿法明门,就是如来藏系的经典,这是三转法轮所说的法。

  佛法在 世尊三转法轮有次第、有脉络的开示下,让众生可以究竟降伏一切烦恼,并接引众生进入真如三昧的大宝楼阁中,修习无量三昧法门,如此次第成就佛道、如此三转法轮,完全符合佛法的修证过程。有智慧的人能够清楚地知道,如此的判教才是正确的成佛之道。然而对大乘佛法心怀疑惑、诽谤、不信的人,却是误解三转法轮的次第与内涵,然后说 佛陀三次转法轮所开示的教法是互相矛盾的,或是说佛法在解行上形成严重的对立。佛陀三转法轮是以生命的实相——如来藏作为前后的贯串,然而对于不相信大乘佛法的人,基本上一定对佛所说生命的实相,也就是第八识如来藏无法信受的,也会以如来藏作为毁谤的目标,因为这个实相心甚深微妙、难信难闻。因此 佛说法四十九年为适应众生的心性,以三转法轮逐步将这个实相心的内涵次第宣说。然而对于心怀疑惑、诽谤、不信的人,在修学大乘佛法时,不愿意亲近善知识,不肯如实闻思修证大乘经典,只愿意以自己认为客观理性的学术研究方法来研究佛法,认为凭借著意识逻辑推理,可以找到生命的实相,殊不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也就是处心积虑、费心打量的意识心其实身处烟雨飘渺的五蕴身中。在这五蕴身中的意识心如果不信 如来所说的佛法,如何识得“云深不知处的本来面目”?

  这个单元就为您说到这边,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