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集 修学真如三昧的利益(二)


  高正龄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节目。今天我们继续来探讨“修学真如三昧的利益”。上次我们说明了两个利益:就是“常为十方诸佛菩萨之所护念”,以及“不为一切诸魔恶鬼之所恼乱”。

  接下来,今天我们要看第三个利益:“不为一切邪道所惑”。这是说证得真如三昧而不怀疑,心得决定而不退转的人,决定不会被一切邪道所迷惑。心得决定而不退转,首要条件是要证得真如心,能观察真如心真实存在能生世出世间一切法,又对所生一切法从来不加以了别,也不会执著任何一法;也能接受这样一个永无生灭的法,同时能够转依真如心的清净体性,烦恼得以渐渐淡薄,如此才能不退转。而所谓邪道有无量无边,就是颠倒之道、颠倒的见解,犹如我们从台北要到台南,直接向南而行是最快的,可是如果有一个不知道方向的人告诉我们说,应该要往北走,那么这就颠倒了。因此修学佛法时,明明 佛陀说要断我见才是出离三界的基础,如果有人跟我们说要把握自己、要作自己,要能时时作主,那么就是要我们执著会思惟的意识觉知心,以及会作主的意根末那识为自我,这样要断我见就不可能,要断我执就更不可能;或者有人教导我们说,只要知道这意识心是虚妄的,不要去执著这个见解,这就是无我,那么这样的教导也是颠倒之见,这些都是邪见。

  由于我们亲证真如心而不退失,而且已经转依真如心的清净体性,对于善知识教导的深妙法,也如理如实地作思惟整理;在这过程中,不但见地渐渐地生起,又转而更为深妙,这时候的智慧,不是这些邪见者所能了知。因此他们的邪知邪见也就无法影响我们,更无法恼乱我们,当然就不会被这些邪见所迷惑。而这是因为我们深入思惟、体会真如心的体性所生起的世出世间智慧,因而有这样的功德。因此有智慧的人要学的是真正的佛法,不是邪见、邪论;这些只会迷惑我们,让我们轮转于三界六道中,永远不得出离。

  平实导师在《起信论讲记》第六辑中说:现今世界上最容易迷惑众生,走入邪见外道法的,就是藏密喇嘛教的法。因为众生总是求有,喜欢三界有的法,其中最执著的是意识觉知心,以及享乐的境界。喇嘛教的求甘露法、财神法、因地灌顶以及四种灌顶,都是从外道中摄取进来的邪见。密宗喇嘛教,由于自己没有实证三乘菩提,为了吸引大众修学,投众生喜欢三界有法之所好,从外道中摄取进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仪式、仪轨或咒语等,然而不论他们所传的甘露法,或财神法,都是欲界中的法,甘露只是欲界天人的饮食,吃了这种东西,并无法增长我们的智慧,或者因此而能有二乘解脱道的解脱受用,或者实证三乘菩提。而财神法更是欲界人间才有的,只有在人间才有使用钱财之需要,天人并不需要钱财,欲界六天的天人没有买卖之需,也不需要累积财富,钱财对他们来讲是无用武之地。而密宗喇嘛教的灌顶,更是佛法中所没有的,在经典中所可以看到的灌顶,都是指转轮王授职;或者是国王为将来要继承王位的太子灌顶,作为绍继王位之表征,是用四大海水装在金瓶中,来为王子灌顶;而九地满心菩萨,接受十方诸佛的智水灌顶,则是受十方诸佛的加持,因此而得住在十地法云地,这才是佛法中真实的灌顶,是真实的智慧灌顶,与密宗的因地灌顶,或四种灌顶的意义完全不一样。密宗的因地灌顶与四种灌顶,不但不是佛法中的正当灌顶,更是以男女交合淫秽之物灌入弟子口中,让弟子产生淫乐之心。有世间智慧的人,看了都会觉得污秽不堪,怎么可能再去接受他们这种灌顶呢?然而由于密宗擅长用欺瞒的手法来蒙骗众生,因此还是有很多不明就里的人,会被他们的言说所骗,而接受灌顶。由于时间的关系,有关这四种灌顶的详细内容,请您请阅 平实导师所著《狂密与真密》,书中有详细的解说。

  再说诸佛为十地菩萨所作的智慧灌顶,是要九地满心菩萨才有资格接受。表示这位九地菩萨,即将进入十地,成为灌顶受职菩萨,称为法王子,未来成佛时才称为法王。这位十地菩萨是经过将近三大无量数劫的修行,才成就这样的功德。等到十地满心进入等觉位之后,还要再以百劫的时间来作内财布施,成就三十二大人相,以及八十种随形好,才能圆满成佛的福德,是非常尊贵而稀有难得见到的。而密宗的法王,则是由于政教合一的关系,这个教派的法王死了,才又另找一位所谓的转世法王。而这样的法王,根本不具任何佛法的证量,是由政府赐封的,与佛教中尊称 佛陀为法王的情况来看,实在是天差地别。所以法王子、法王等称谓,在佛法中是有一定资格条件的,并不是随便哪一个人可以僭称的。

  而密宗喇嘛教认为吃甘露可以增长菩提,也就是他们认为吃甘露可以增长佛法上的证量。实际上,甘露只是一般天人的饮食,是天人用来维持天身的食物,就好像人间的众生需要吃抟食来维持色身一样。各位菩萨想想看,我们每天都在吃三餐,我们的佛法证量有没有增长?答案是没有嘛!同理,人间的众生即使每天都吃欲界天人的食物,还是一样只是食物,并不能让我们在佛法修证上有什么增上;因此以后大家就知道,甘露只是密宗喇嘛教外道等笼罩众生的一个手法,目的无非在于我们的供养。而他们的灌顶,也是没有任何作用,毫无意义的灌顶只是外道邪法,与佛法的修证都不相干。因此,如果我们能依著佛的正法的修行内涵及次第来修学,当我们证得真如心,有了实相法的智慧及心得决定,就能不被密宗这些奇奇怪怪的说法所笼罩,就如 平实导师在《起信论讲记》中说的:

  你如果有了心真如的见地,再深入修习真如三昧,就不会被这一些外道所迷惑了。(《起信论讲记》第六辑,正智出版社,页123。)

  因此如果真的想要让菩提增长,就得要从证悟心真如下手;能亲证心真如,才能经由对这个心体的观察、体会,而渐渐地增长般若智慧。而想要实证的要件之一,是信受确实有这个真如心存在,而真如心也是三界诸法的根源,由此修习实证的结果,就能有智慧简别真假佛法,不会被外道邪见、颠倒见所迷惑。因此马鸣菩萨在论中说修学真如三昧有这个利益,不为一切邪道所惑。

  接下来,我们看第四个利益:“令诽谤深法重罪障皆悉微薄”。也就是说,证得真如三昩的人,可以使以前诽谤深妙法的重罪和业障全部都变得更微薄。我们先来看什么叫作深妙法。佛陀为了度众生可以解脱生死,知道什么是法、什么是非法,初于菩提树下吉祥草上成等正觉时,由于大梵天王等天王,及天人来请 佛陀住世,为众生转法轮。佛陀观察到此娑婆世界众生,心性刚强难度,欲入涅槃,最后因为大梵天王再三劝请,佛陀才应允住世说法。

  在《方广大庄严经》如此开示:

  我证甚深微妙之法,最极寂静难见难悟,非分别思量之所能解,惟有诸佛乃能知之。……若以此法为人演说,彼等皆悉不能了知,唐捐其功,无所利益,是故我应默然而住。(《方广大庄严经》卷10)

  大意是说:如来所说的甚深微妙之法,是最极寂静,难以见到、难以证悟,不是意识心分别思量所能理解,唯诸佛才能真实了知这个甚深之法。因为此界众生心性刚强难度,听闻这个甚深之法,皆不能有所了知,故 佛陀当初不愿为娑婆众生转这甚深之法,欲入涅槃,不愿留在这个世界。由这段经文可以知道,真实的深妙法是指诸佛本源万法根源,众生各个都有的第八识如来藏心。由于众生信力、福德、慧力等等条件不具足,不能听受无形无色、离六尘诸法,又不会作主,恒无生灭的真实法。佛陀当初因为怕众生听了不懂,甚至加以诽谤,所以不愿意为众生开示。如来成佛时,都已经是这个情况了,我们这个时代更是如此,因此如果有人能信受,并且经由善知识的教导,能亲证真如心体,修习真如三昧,这个功德就非常之大;如果能够以证得真如三昩的功德及智慧,来帮助有缘众生也能证得,那么就可以像世亲菩萨一样,将过去诽谤正法如来藏妙法的重罪及业障转变得更微薄。

  而诽谤深妙正法的情况,在古代天竺,也就是今天的印度,就已经存在了。如弘传应成派中观邪见的那些人,最具代表的月称、寂天、安慧师徒及阿底峡等人,虽然安慧根据应成派中观思想,曾造过《大乘广五蕴论》,但也在当时被唐代的三藏法师圣玄奘菩萨广破了。之后才由阿底峡将他们的邪见传到西藏,而由宗喀巴发扬开来,并由黄教藉政教合一的势力,直到今天,仍由达赖喇嘛继续弘传密宗应成派中观邪见。他们之所以否定如来藏,是因为如来藏所说的我是真我;而密宗应成派中观,则是执取蕴处界无常的无我法,而又把佛说的蕴处界无常无我所依的真我如来藏全面否定了,单取无常无我的蕴处界空相我,而不承认其所依的空性心如来藏,等于是将佛法的根本给否定了。有关这部分的详细内容,您可以请阅 平实导师所著《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这一套书。

  又今天这个末法时代,常常可以看见诽谤深妙法如来藏的情况;而这些人往往不知道自己在诽谤深法。譬如有人说:“大乘非佛说”,这是在否定佛所说的一切法,不只是否定一切法的根源—诸法本母如来藏—及大乘法而已,连初转法轮的解脱道法,也一并否定了。因为大乘法是依于如来藏法而有而宣说,若无这个本源,根本就没有大乘法可说;而初转法轮的解脱道法,也是依于本际如来藏而有,否定了如来藏,解脱道同样也是无所依了。又譬如有人说:如来藏是外道神我、梵我。意思是说如来藏这个法,就如同外道们所说的,有一个大梵天、大自在天,或一个超级的大我,是出生众生的主啊、神的!我们都知道,外道所说的神我、梵我,只不过是欲界天的一个众生而已,还是一个五阴具足的众生。不但十八界具足,而且连欲界境界都尚未解脱,这样子的神我、梵我,如何可能是无形无色的深妙法如来藏心呢?又外道是把能见闻觉知的心识误认为真实我,认为这个心可以往来三世,是不会坏灭的,是永远常住的心。其实外道如此所说的神我、真我或梵我,都不离意识心的境界,他们总是认为一念不生,或入定能多久而不生起妄念的心就是真实心,可是能知道自己一念不生,也能知道自己住在定中,而不起妄念的心,其实就是依于意根法尘才能出生现起,作种种了别的意识心。在欲界中甚至还得要有不坏的五根身及前五识的配合,才能存在运作的心。这样需要种种缘才能存在运作的心,就不是自在的心。

  如来藏是本来就自在的,不须依靠任何因缘就能存在。又如来藏是不了别六尘法的心;而意识心是必定会了知法尘,乃至前五尘的心,其存在就必须有法尘,甚至要有六尘作为所依才能存在,而这正是外道们所谓的真实心,其实只是意识觉知心,是识阴六识中的一法,摄属十八界法之一,是刹那刹那生灭变异的心。而如来藏是恒无生灭,永不变易的心,两者体性相差这么大,怎么会是同一种心呢?之所以会有这种诽谤深妙法如来藏的情况,就如同 平实导师在《起信论讲记》第六辑,127页中所说的:

  追根究柢,其实是因为这个如来藏胜法太深奥了,如果不是再来人,根本无法自己证悟;如果没有再来人出面指示,根本没有机会悟证如来藏的存在,只好每日受用而不自知,还要强出头的诽谤他们自己每日受用的如来藏心,谤说是不存在的唯名无实法。

  正是因为如来藏这个法的深奥、难知、难证,没有再来人的指导根本不可能自己证悟,所以外道或者佛门中,还没有证悟这个如来藏妙法的人,当然不能理解或信受这个法。在这种情形下,又怕没有证悟会影响自己的名闻利养,甚至身分地位,最好是不承认有这个法,当然只能否定如来藏的存在,不然怎么向徒众们说这个法到底是什么法?到底在哪里呢?像这样子诽谤大乘深妙法,及胜义菩萨僧的结果,在阿含部的诸多经典中记载著:【诽谤贤圣,信邪倒见,身坏命终,堕三恶道。】(《长阿含经》卷8)大乘法中亲证真如心如来藏的三贤位行者,名为贤位菩萨;而十回向位满心入初地之后,成为真佛子,则是圣位菩萨。如果有人诽谤亲证真如心的大乘行者,或者信受错误颠倒的见解,譬如密宗应成派中观邪见,身坏命终将会下堕于三恶道中,长劫不得出离。果报之所以如此严重,是因为诽谤弘扬大乘法的胜义菩萨僧,不只是谤僧而已,而且是谤法;而此法又是如实宣说如来所说之法,也等于是在谤佛;如此成就诽谤三宝的业,其罪自然非是一般诽谤僧宝的罪。

  又由于很多人无法信受如来藏法,又无法反驳出世弘法的真实善知识,只有藉由网络以匿名或假名方式,来诽谤 平实导师,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实际上已经造就诽谤三宝的重业。然而佛菩萨慈悲,虽然如此重罪,还是有转变果报的机会,就是《大乘起信论》中,马鸣菩萨所说的修真如三昧的利益之一,可以“令诽谤深法重罪业障皆悉微薄”。如果能够诚心如法忏悔,进而修学亲证如来藏法,继而广弘此法,以此法广利有缘众生,这个罪业就可以渐渐微薄。就如 平实导师在讲记中所说:

  但是这些无根诽谤的人,如果能够忏悔,改修真如三昧、求证如来藏真如心,发愿力护正法,也确实去作,他就可以使得以前所造诽谤深妙法的重罪,经由真如三昧的转依与深入修证而渐渐的转变微、薄。修证如来藏真如三昧,为什么能使重罪微薄下来?因为是在空、无相、无愿三昧上面去取证四禅八定和灭尽定,去取证四无量心,这样的结果,会使得他们原有的烦恼种子,很迅速修除掉。所以,修学佛法不能只有干慧,还得要有实际上的心真如的证境,以及藉禅定修证来揉伏性障的证量,配合真如三昧的见地,才能把烦恼种子和诽谤深妙法的业障从根拔除掉。(《起信论讲记》第六辑,正智出版社,页129。)

  希望以上的说明,对于曾经诽谤真善知识的人,能有启示的作用,知道应如何赶快忏悔改正;而没有这种现象的人,能在心里有一个作意存在,未来永远都不会有这种情况产生。由于时间的关系,说明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萨:色身康泰,一切无碍,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