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集 真藏传佛教--觉囊派略说


  陆正元老师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我们今天要谈论的单元是〈真藏传佛教——觉囊派略说〉。

  或许有人对于我们把藏传佛教区分为真藏传佛教以及假藏传佛教,有些不以为然。但是我们看 佛陀所开示的经典中,其实处处都不断提到正法与外道法的差别,就如同 玄奘菩萨所说:“若不摧邪,难以显正。”一定是要摧邪显正,把正法和邪法之间的差别说明清楚,这样大家才能够了解什么是正法,也才不会被邪法所误导。

  因为,佛陀的正教本来就是甚深微妙,很容易被错会了。所以,世尊才需要花上四十余年的时间,来把三乘菩提从浅到深,逐步地解说清楚。而且 佛陀在入灭之前,在涅槃部诸经中经常都会说到:释迦如来在娑婆世界,以应身示现八相成道的度化因缘,都已经究竟圆满了;所有应该为众生开示的法道,都已经解说完毕了;应该教导众生的正法,也都已经毫无吝惜的倾囊相授了;因此一切的佛事全部都已经究竟圆满成办了。

  有许多藏密喇嘛教的祖师在提到密宗源由的时候,都经常会说:“密宗续部有些是世尊涅槃时作授记,后来才现于世间的;有些则是释迦佛住世时亲口所说。”但是,这些说法都是不如实的。世尊在即将示现入灭前的开示,是说如来的“甚深秘密藏”,指的是第三转法轮所开示的大乘方等经典,也就是以如来藏为核心的唯识种智,而不是指双具常见以及断见的藏密外道法。例如 世尊在《大般涅槃经》中,有开示说:

  【善男子!若人不闻如来甚深秘密藏者,云何当知有佛性耶?何等名为秘密之藏?所谓方等大乘经典。善男子!有诸外道,或说我常,或说我断;如来不尔,亦说有我,亦说无我,是名中道。】(《大般涅槃经》卷7)

  在这段经文中,很明白的说“秘密之藏”就是所谓的方等大乘经典,而且 世尊在这部经中,也明确的说明了这个如来藏,其实并没有刻意隐藏,只是如来藏这个甚深秘密藏,祂本身无形无色,而且甚深微妙,所以外道凡夫难以了知。因为他们找不到甚深微妙的如来藏,因此总是把意根、法尘为缘,而由如来藏所生,具生灭性的意识,当作是常住不坏的真实我,因此落入常见之中。另外有一部分人,则是认为生命就只有一世,在今生结束的时候就断灭了,而成为断见论者。但是 如来所开示的正法,却不是这样子说的,如来所说的有我,是说如来藏我是真实存在而不生不灭的;至于所说的无我,则是说这个如来藏是无我性的,祂从来不作主,这个双具有我以及无我的如来藏,才能够称为是中道啊!

  另外在这部经中,有位迦叶菩萨请问佛陀说:“世尊!您曾经开示过有四种魔,那么在 佛陀您入灭之后,我们应当要如何作分辨,才不会被误导呢?”佛陀就告诉迦叶菩萨说:

  【我般涅槃七百岁后,是魔波旬渐当沮坏我之正法。譬如猎师身服法衣,魔王波旬亦复如是,作比丘像、比丘尼像、优婆塞像、优婆夷像,亦复化作须陀洹身,乃至化作阿罗汉身及佛色身。魔王以此有漏之形,作无漏身,坏我正法。】(《大般涅槃经》卷7)

  这段经文的大意是说,在 佛陀示现入灭七百年之后,天魔波旬就会渐渐地施设各种方法,要来破坏 佛陀所开示的正法。天魔他会化作佛门四众的形相,也会化现为阿罗汉的形相,甚至会假冒佛陀的形相来破坏佛陀的正法。在《楞严经》中,甚至有说到了末法时节,邪师说法将会像恒河沙一般那么多。因此,到了末法时期的现在,佛法在表面上看起来很兴盛,但其实到处都是充斥著邪师,各各自称为大师、法王,却大多是在破坏 佛陀的正法。所以我们在选择道场以及善知识的时候,当然应该要非常地小心谨慎,要长时间来观察他们的所作所为;不然的话,很容易就误入歧途的。而且法身慧命被伤害,可不像是被杀害,只是影响到这一世的命根而已,而是会影响我们多生、多劫那么久远的。

  那么,到底藏传佛教的真假,是该怎么来作区分呢?依据三乘经典,简单来说,判定真假佛教的第一标准是:凡是实证并且弘扬如来藏法的就是真佛教;反过来说,不能够实证,甚至是否定如来藏法的,则全部都是假佛教。所谓的藏传佛教,是在西元八世纪中的唐朝时期,由莲花生把以印度教性力派双身修法为核心的坦特罗佛教,带到西藏去的。他融合了在西藏原有的民间信仰,也就是苯教里面的鬼神信仰,另外他也蒐罗了很多召唤鬼神的咒语真言,于是假藏传佛教的核心,基本上就是相信欲界男女的性交合,具有能生万法的神秘力量;也相信以意识心来作观想,具有使幻想成真的神奇力量;同时也相信那些驱使鬼神的咒语真言,可以满足自己的种种欲望。所以假藏传佛教,可以说是完全在追求世间无常生灭法的外道,而佛教则是以本不生灭、清净涅槃性的如来藏,作为核心的世出世间法。所以说假藏传佛教是和佛教本质完全不同的外道,他们只是盗用佛法的名相和表相,可是所宣扬的却是索隐行怪的外道法。

  因此藏传佛教从一千三百多年前的西元八世纪开始,就已经完全脱离了以如来藏为核心的佛教正法,包括黄教、红教、白教,还有花教。这四大教派,实际上全都是以无常生灭的意识作为根本心,他们实修的内容,包括莲花生、宗喀巴以及历代的达赖喇嘛,全部都是以无上瑜伽男女双修法的乐空双运境界,作为最究竟的法道,也就是以男女双修的邪淫法,作为即身成佛的密要。因此密宗喇嘛所说的持戒清净,就是遵照密教祖师所施设的“三昧耶戒”,每天都要和女信徒合修双身法。所以大家不要被骗了,误以为这个“三昧耶戒”是佛教中所说的持戒清净,他们美其名自称是欲贪为道的金刚乘,并且夸耀说密教佛所传的无上瑜伽,超越 释迦牟尼佛所传的大乘般若。可是,如果我们详细地去考查他们的理论的话,就会发现有的是以意识细心来替代第八识如来藏,有的则是以中脉里的明点来说是第八识如来藏,甚至坚决地主张第六意识就是常恒不变的真心。这些说法全部都是堕在外道常见法以及断见法之中,以外道法来取代佛法,还大量的盗取佛教的资源,使得真实的佛法开始逐渐衰败,因此而成就了毁佛谤法的大恶业。所以说藏密这四大派都应该判定是假藏传佛教,因为他们所传的都不是佛教正法,全部都是外道法。

  佛陀在《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中,有开示说,七住位菩萨在实证了“一相无相,无生无灭,同真际、等法性”的如来藏之后,才会发起般若智慧。而且一定要经历习种性、性种性、道种性以及十地等菩萨道的五十二个阶位,才能够圆满成就佛道。佛陀并且还特别叮咛说:

  【善男子!十方法界一切如来,皆依此门而得成佛;若言越此得成佛者,是魔所说,非是佛说。是故汝等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仁王护国般若般罗蜜多经》卷2)

  这段经文已经很清楚地预记,并且交代后世的佛弟子们说:成佛之道只有实证如来藏,发起般若智慧这个不二法门,十方法界一切如来,都是依著这个不二法门而逐步成佛的。如果有人说能够超越这个佛法的核心,而能成佛的话,那么就是魔所说的邪法,而不是佛陀所说的正法。所以,藏密喇嘛教说无上瑜伽双身修法,可以跳过菩萨道的五十二个阶位不用修学,就能即身成佛的说法,这是魔所说的邪法,而不是佛所说的正法,是假的佛教,而不是真的佛教。

  虽然说在西藏地区的众生,福德因缘不是很具足,而且邪说横行,可是仍然有大菩萨因为悲心深重,而依悲愿降生到西藏的觉囊派之中。觉囊派最早是在十一、十二世纪时,有一位域摩·弥觉多吉,他自己在苦心钻研佛法经论的教理之后,排除了密教的邪法,而回归 龙树菩萨以及 弥勒菩萨的真实法教来教导徒众。到了十三世纪时,法脉传到了土杰尊追,他在日喀则拉孜县附近的觉摩囊地区修建了寺院,因此简称为觉囊巴。从此之后觉囊派的名声,就逐渐地传扬开来,又三传到笃补巴·喜饶坚赞,他著作了《山法了义海论》以及《第四结集论》等书,来阐扬他空见的义理。他长期在拉萨地区弘法,使得觉囊派的如来藏法教很快速地发展起来,那时候每天跟著他修学的人,达到有两千人之多。因为笃补巴他非常完整地建立了中观他空见的理论体系,可说是传播他空见法教的先驱,所以也有人认为笃补巴才是觉囊派的开派祖师。

  到了十七世纪初的时候,觉囊派传到了多罗那他。多罗那他很深入的钻研了《现观庄严论》、《笃补巴全集》等等的法教,并且著作了《印度佛教史》、《普贤经释》等等书。多罗那他27岁在拉萨说法度众的时候,跟随他听法的徒众,就已经超过了上万人。当时觉囊派的寺庙也遍布了西藏、西康、四川等等地方,他空见的如来藏法教,在这个时期达到了最高峰。觉囊派所主张的他空见大中观法教,和中观自续派以及中观应成派完全不同;他空见的核心要义是依据 佛陀的真实法教,也就是八识论的如来藏正理,而不是外道六识论的中观思想和谭崔密法。所谓他空见是说:一切事物或现象都是由真实的本体如来藏所生,这个本体是本然存在,而且常恒不变的,并且能够出生万法,因此一切的事物或现象,都函盖在这个本体之内。所以说,有情众生所感知到的外境,其实都是如来藏这个本体所现起的影像而已,如果离开了本识如来藏,其实就没有外境可说了,这就是万法唯识的真理。依照他空见的教义,这个自心如来藏,从本以来就是自有的,但是显现于外在的蕴处界等等虚妄境界,却是属于他空之法,依于这个本不生灭的本体,而说一切的事物或者现象是空相、是性空。因此说性空只能说是他空,而不能说是自空;也就是说,虽然世俗谛没有真实的体性,但是胜义谛本体却是真实不空的。因为他空见确实远离了断见以及常见这两边,因此是正真了义的中观。这个他空见的教义也完全符合佛法的真实义。所以说,曾经在西藏大力弘传第八识如来藏法教的觉囊派,才是唯一的真藏传佛教。

  在觉囊派祖师笃补巴以及多罗那他的时期,虽然说在表相上,也有随俗兼传时轮金刚法来作为掩护,但是实际上却是依于亲证如来藏的见地,来弘扬他空见;并且在暗地里破斥自续派、应成派六识论的错误中观见,同时也破斥密教无上瑜伽的双身修法。因为觉囊派所弘传的佛教正法,和四大派所弘传的无上瑜伽双身修法格格不入,因此当时主政的格鲁派非常的仇视觉囊派,但是格鲁派好多次和觉囊派作公开辩经、法义论战,却都是以落败收场,最后格鲁派的达赖五世恼羞成怒,于是就授意达布派以及萨迦派的群众,一次次以刀杖来打杀觉囊派的僧众,觉囊派的势力因此就逐渐消散。最后,达赖五世甚至把多罗那他给逐出西藏,并且把所有觉囊派的寺院也都给接收了。于是唯一在西藏传授佛教正法的觉囊派,就这样被彻底的消灭掉了,因此佛教正法就彻底的在西藏地区灭绝了。从此之后,西藏地区就剩下只有佛法名相,却毫无佛法实质的假藏传佛教外道法在西藏盛行了。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节目就说明到这里为止,谢谢各位菩萨的收看。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