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集 佛教中没有密咒乘


  林正仁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广论”,在上一次的节目当中,我们探讨了藏传佛教密宗的密咒乘,它之所以称为密,就是因为其男女淫欲的双身修法,是藏传佛教密宗中不可告人秘密中最秘密的事情。今天我们要接著继续来探讨密咒乘的内容。

  在藏传佛教密宗男女共修双身法,轮座杂交而行邪淫之事结束以后,就会有了红白菩提的融合;这里所说的白菩提,就是指男性的精液,而红菩提就是指女性的淫液。男女修行人进行双身法邪淫之后,就有了红白菩提混合在一起,这就是密宗宗喀巴教导的密咒乘正行修菩提心的内容。这种师徒杂交、男女淫合而成就的邪淫菩提心,当然是秘密中最为秘密,也就是陀罗尼咒大曼陀罗。密咒乘诳言显教的六度波罗蜜不究竟,所以要以宗喀巴所说的,大乘波罗蜜多修学圆满以后当令入此大智灌顶陀罗尼咒大曼陀罗。意思就是说,要成就大乘法的修行佛果以后,才可以引导入密宗里面修双身法,修密咒乘;这样的说法真是荒唐至极,本质上根本就是印度教性力派男女邪淫的外道法。

  我们以三乘佛法正确的内容来作比对,宗喀巴口中的密咒乘大修行者,自古至今,不曾有人在声闻乘中已经断了我见,证得声闻的初果,至于四果的阿罗汉果位,那就更不用说了;那如果以缘觉乘来比较呢,古今所有密咒乘的祖师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实证因缘法;最后再以大乘的佛菩提道来比较,以第七住位见道时必须亲证的胜义菩提心—第八识如来藏—而言,古今所有密咒乘的祖师们,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实证过。因此根据宗喀巴的说法,应该要修完三乘菩提之后才有资格修密咒乘,如果顺序这样是对的话,那连宗喀巴自己,也没有资格来修学密咒乘,因为他没有实证三乘菩提;可是实质上他们却已经修证了密咒乘双身法,并且修成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淫乐遍身,以及成就密教的报身佛境界。他们所成就的这个报身佛,这个“报”事实上是拥抱的“抱”,是互相拥抱在一起的佛,而不是真正佛法中的报身佛;但是这样的密教佛,却完全不曾实证丝毫三乘菩提中的少分,可见宗喀巴及密咒乘,所有古今祖师都是满口谎言,目的只是在欺骗佛教徒,来误信他们自我高推的密咒乘,让人误以为密咒乘确实也是大乘佛法中的一支。

  此外,宗喀巴又贬低波罗蜜多大乘,说波罗蜜多大乘的菩提心若未圆满的话,就不能进入密咒乘,不能见坛城,也不能为他人显示密法;然而真正的菩提心,是众生各个本已具足、本已圆满,不是修行以后才有的。宗喀巴等密宗人,不知不解真实菩提心,又依邪见而极力否认真菩提心如来藏,原因就是他们没有办法亲证无形无相的菩提心如来藏,诳言要修行密咒乘的双身法以后才能圆满。由此可见宗喀巴的说法,是多么地荒谬,而且也是违背出世间和世间的法理。

  再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西藏密宗古今祖师,如月称、寂天、阿底峡、宗喀巴乃至现今的达赖,以及在台湾之所有修学《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僧、俗四众们,他们既然否定了真菩提心如来藏,那哪里还有菩提心可以证得?因此西藏密宗祖师宗喀巴所说的菩提心圆满,是指《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所说的双身修法:先观想中脉内有质境的红白菩提,然后再修双身法,使喇嘛上师的精液与女信徒的淫液会合,而具足红白菩提——白菩提就是上师的精液、红菩提就是女信徒的淫液。这些都是密宗藏传佛教经论所说,不是我们随便乱编的;举例来说,在藏传佛教的密续里面,就说红白菩提是属于五甘露中的最后两个。关于甘露这个名词,在佛法显教中,它正确的定义是欲界天的天人的饮食,甘露通常用来供养佛、菩萨以及护法神。然而藏传佛教密宗的甘露,其种类非常的多,乃至有许多是极不可思议的东西,例如某位法师在《以佛法研究佛法》这一本书中的第146页,对于密宗的甘露就曾经有如下的描述:

  佛世以依教奉行为最胜之供养,佛后亦供以灯明香华等而已。密教以(所)崇拜者为鬼神相,其供品乃有酒肉。有所谓“五甘露”者,则尿、屎、骨髓、男精、女血也。更有“五肉”者,则狗肉、牛、羊、象及人肉也。以此等为供品而求本尊之呵护,亦可异矣。(《以佛法研究佛法》,正闻出版社,页146-147)

  这样的说法并不是这一位法师栽赃的说词,在密宗的密续之中也有详细地记载,例如在密宗白教上师陈健民的《曲肱斋全集》第一辑第678页中,他就说:

  除上述二十五种供品外,密宗宝瓶里一定放的东西还有五肉五甘露。五甘露说明如下:1、大香——有香之大便。有功德成就的行者,其粪便是含有檀香之味道。2、小香——有香之小便,有功德成就之行者,其尿是香的。3、脑髓——有功德成就之西藏行者,如系天葬(也就是将尸体喂大鸟),死后他的脑髓都保存下来。4、红菩提——空行母之卵子(也就是明妃所排放的月经),不是普通女人的;或用处女初次之月经。五、白菩提——有功德成就,证空性的瑜伽行者所出之悲智双运不漏之精子。五肉是象肉、马肉、人肉、猪肉和狗肉。(《曲肱斋全集》(一),普贤王如来佛教会,页678-679)

  密宗以上师之粪便和尿液作为甘露,分别称之为大香、小香,例如陈健民上师在《曲肱斋全集》第三辑第732页中,他就这样子说到:

  我禀告上师说:“假使上师要我尝大便,我也不会推辞。”上师的大便就是大香,我是非常喜欢闻的,以前在汉藏教理苑的时候,严定法师送我古修行人的丸药,我拿到之后立刻吞服下去。严定师问我有什么感觉?我回答说:“感觉一阵香气。”又问我是否知道这个药丸它的原料?我回答说:“应该是香料混合糌粑。”严师说:“糌粑固然是通用的原料,但其中最重要的加持物,是古修行人的小香。小香就是小便。”这种尝小香的事情在古人是非常平常的,在现在的西藏、西康,也有人这样子做。当年我在西康闭关的时候,也是常有人来索取我的小便,我都无法拒绝他们。(《曲肱斋全集》(三),普贤王如来佛教会,页732-733)

  以上就是陈健民上师有关大香、小香的说明。密宗的甘露通常是供奉在聚宝瓶里面,然而五甘露之本身,已经是极污秽的东西,拿来供养佛菩萨、护法神,怎么可能可以获得佛菩萨和护法神的庇佑,这些东西只有山精鬼魅、夜叉、罗刹才会喜欢,因此我们从所祭拜的东西,就可以推断所祭拜的对象是哪一种有情众生,不须再进一步下结论了。

  接著我们再回过头来探索宗喀巴的密咒乘,他说:波罗蜜多是大乘法,但是不究竟,只有密咒乘才是最圆满。因为他认为若没有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男女交媾淫行,使红白菩提的男性精液与女性淫液会合,而住于遍身乐触之中观察乐空不二,并常常乐空双运,就不是具足菩提心,就不能成为报身佛的境界。但是宗喀巴又主张,没有在大乘法中圆满波罗蜜多就不可以修学密咒乘,他认为密咒乘的双身法是远高于波罗蜜多乘的菩提证悟智慧;他如此贬低波罗蜜多乘,而又书写所谓波罗蜜多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其实是别有心机的,他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学者对密咒乘生起信心,最后引导入密咒乘中去修学双身法而已。其实密咒乘的双身修法,只是让意识心安住在触尘与法尘的内相分上,享受乐触与觉知心受乐;这个与《法华经》说的一切种智毫无关系,也与三乘菩提根本没有关系,根本不能够说是佛法,连声闻小乘都谈不上,更何况是大乘佛法。

  而且现前可以看见的,一切修学及弘传密咒乘双身法的古今喇嘛们,且不用说是圆满波罗蜜多,即使是二乘菩提的基础见道——也就是断我见,他们都没有实证,乃是一堆凡夫,那更不用说他们能够知道修学大乘波罗蜜多入门的基础—明心证悟如来藏的七住位菩萨—他们所证得的内容是什么?由此可以证明,包括宗喀巴个人在内,西藏密宗祖师中,除了古时候觉囊派之外,并没有任何一人已经明心证悟波罗蜜多。依照他们自己的说法,他们根本就没有资格可以修学密咒乘的双身法,但是他们却个个都乐在修学双身法,而贪著沉溺于其中,这岂不是自相矛盾,欺骗自己也欺骗别人?而且藏传佛教,更将淫欲的男女交媾所得的精液与淫液,说成是第八识如来藏菩提心,更不可想象的,竟然也有大法师大居士会相信,而且跟进修学这些藏传佛教自创的淫秽邪法,这也只能说是末法时期佛门中的怪象了。文献上所有古今密宗祖师,除了于喇嘛教邪法中,另外在弘扬如来藏他空见正理的古时候觉囊派祖师们以外,至今不曾有见过密宗祖师是真正证悟波罗蜜多大乘的。如果藏密学人要依宗喀巴所说的方法去观修,那现今所有的密宗喇嘛们都不应该修学密咒乘,而应该尽快回到显教中修学波罗蜜多乘,等到证悟波罗蜜多以后再回到密咒乘中修学双身法,这样子才对,但是,现今没有一个喇嘛是这样子作的。

  由此证明藏传佛教的喇嘛们,说的是一套,作的又是另外一套,假使真的有喇嘛,依照这个顺序去修行,有一天在显教中证悟了真实菩提心第八识如来藏,这样以后,其实这一位证悟者,他根本就不用明心,他只要证悟二乘的断我见的功德,他就会放弃双身法的;因为事实上,在二乘里面的断我见,他修行的功德就是要断离这些双身法的淫乐,他如实了知双身法与佛法的修行内容之后,他就会知道密宗里面的双身法,根本跟佛法是毫无关系的,贪爱淫欲的这些淫乐,那只是世间的淫欲技巧而已。

  至于藏传佛教密宗说如何判别是大乘,我们先看看《菩提道次第广论》第204页中,宗喀巴是怎么样子来说明大乘的?他说:

  能入门唯菩提心。若于相续,何时生此未生余德,亦得安立为大乘人。何时离此,纵有通达空性等德,然亦堕在声闻等地,退失大乘。大乘教典多所宣说,即以正理亦善成立,故于最初入大乘数,亦以唯发此心安立,后出大乘亦以唯离此心安立。故大乘者,随逐有无此心而为进退。(《菩提道次第广论》卷8)

  也就是说大乘的定义,是要看看有没有发起密宗的菩提心。但是关于菩提心,宗喀巴在《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卷5,是这样解释的:【粗细生起次第究竟之后,依仗智印亦能将菩提心,从顶降至秘密下端(也就是男女的私密处)。】由以上的说明可以知道,宗喀巴他所说的菩提心,是红白菩提合起来,可以上下移动的,这样子的一个明点。他不知道这个菩提心,在显教在佛法里面,是众生本有的空性心,也就是第八识如来藏心;修行人发起了求证空性心如来藏之后,便是发起了世俗的菩提心,而触证空性心如来藏,就是触证真实的菩提心、胜义菩提心,从此才能正式进入大乘佛门的门坎,开始从内门来广修六波罗蜜多。发世俗菩提心之后,如果还未证悟空性心如来藏,不知胜义菩提心如来藏的所在,那就只能在外门广修六波罗蜜多,只能算是修集实证佛菩提道的福德资粮,仍不能算是真正的佛子。因此所谓入大乘道,不但是要发起世俗的菩提心,也要亲证真实的如来藏心,这才算是实证空性,真正入了大乘的内门。

  由此可知宗喀巴他所说的,要如何判别大乘的这段话,完全是抄袭经典中的片段,然后再以双身法来加以改变、加以窜改的。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说明到这里,敬祝各位菩萨,身心安泰,道业精进,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