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集 谭崔密教(二)


  郭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继续来讲“广论——常见外道法”。那谭崔密教的起源,我们在上一集已经大致上作个说明。也就是说,5M教派他们的轮座杂交,就是男女不断的在性交完再换另外一位,这种方式也侵入到佛门来,使得当时候的印度的风气,就不论是在佛教或是佛门之外都变成是这样的修持。当时候的民众虽然有些反感,但这些东西改变不了这个趋势大局,而中国因为受到一些礼教还有这些伦理的制约,所以即使是有,也看不到有真正传法这种公开的场合。在历史上比较难辨明是不是真的有这种传法的灌顶的这个事实,所以中国要到了后来,到了元朝的时候,因为元人相信(应该说他们相信,元朝的这个政府相信喇嘛),因此就开始引入了这个男女性爱之法、交媾之法、交合之法,所以大致上中国民间还是继续保有了这样纯净的佛教的戒律,不论是佛教道场大致上都是如此。

  然而在开明的这一个20世纪、21世纪,可能却发生一件比较令人错愕的事情;就是说,坦特罗佛教或是谭崔密教这样的侵袭,使得许多人也开始知道一些灌顶以及男女交媾或是交合的这个修持,因此有些寺院他们开始有了这些崇拜和信仰(对于密教),尤其曾经在台湾的这些佛具店,男女双身像卖到非常好。所谓男女双身像,就是男女交合的这个雕刻的形像出现了,这些形像大致都是塑造佛菩萨的形像,然后和一位裸体女子来交抱。这个像本来如果在佛具店一般是看不到的,它们可能藏在一个隐密的地方;也就是说,即使是贩卖这样的雕像的店主、店家,都会不太认可。在那种情况下买的人(购买的人)有可能是寺院这些出家众,因为一般人并不清楚,但是不是真的如此,或是说他是修双身法,这仍是有待观察。我们希望台湾佛教界可以从认识谭崔密教这个地方走出来,不要一直走在这种性爱、这种偏颇的一个观点上,这种偏颇的观点会使得自己的修行、还有个人道业会遭遇到很大的伤害,而且它也会伤害到我们佛教。

  我们继续来看传统的这个《吠陀》,这个印度的《吠陀》以及《奥义书》,他们对于这些都是保持着远离的态度;所以性爱这观点,我们只认为它只有崛起一千多年,和印度长期以来几千年的远离性爱的这个教育,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我们上一次又有提到这个Kundalini(就是有人翻译成军荼利或是灵蛇、拙火等等),它确实是远离性爱的,这是历史上的一个事实;所以主张性爱,说它是一个传统的宗教,这是比较难令人苟同的。从佛教来看,诸佛菩萨也是提倡出家众就不能去淫欲,所以这点是无可争辩的。

  那我们再来看密咒的这个“嗡”等等的起源,我们来看看这个说法。唵,在《奥义书》里面它提到:

  唵!此声,此宇宙万有也……凡过去者,现在者,未来者……皆唯是唵声……盖此一切皆是大梵。此自我即是大梵。(《五十奥义书》,徐梵澄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也就是说,在以前印度教的思惟之中,他们认为嗡(或是翻译成唵或是嗡),它本身就代表了自我;也就是说,这就是佛教所说的我见。那这个我,可以联结到清净的一个大梵,就是可以生到天上。也就是说,这样的思想并不是佛教的,并不是佛教认为的无我,或是佛教所说的在大乘佛法说的真如——真正的我,而是世间凡夫所错认的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没有办法说,持这样的密咒得到佛菩萨拥护。不过虽然如此,因为时代的误导种种,所以诸佛菩萨还是怜悯众生,即使是今日佛门中有许许多多以嗡为首的一个密咒等等,莎诃结尾的密咒等等,仍然诸佛菩萨让我们感觉到念这些咒语还是有它的功德力,有它的感应。不过我们在这里还是要奉劝诸位,就是说以真实佛法来看,这些还是受到了外道的侵袭、外道的殖入,这和今日设立一个密教坛场然后去作灌顶仪式是一样的,这个就是模仿这个新兴宗教——当时新兴宗教5M教派的轮座杂交之法,这个法实际上没有办法说它是一个真实的佛法。

  那我们再来看说,密教人士他是怎么样来界定密教这个密法以及佛教呢?在唐朝的密续等等它有说到一句话:【于大乘修菩萨道二种修行,证无上菩提道,所谓依诸波罗蜜修行成佛,依真言陀罗尼三密门修行成佛。】这是在《总释陀罗尼义赞》里面出现,这个译者是不空,他认为要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话,有两种方式,就是一个是按照密教的行门,然后一个呢是按照佛教的波罗蜜的行门,不论佛教所说的六波罗蜜、十波罗蜜,这都是归属于佛教的。那不空他很聪明,他干脆就把佛教切割出去,然后自己说他依靠他的密教就可以实践。他的密教有三密的行门,就是身密、口密、心密(或是叫作意密);这三个密,它本身是属于秘密行门,秘密行门不是要特别揭露给别人看的。

  所谓的口密或是称为语密,就是我们说的密咒。身密的话就是属于结印,就是手要打一个手印。打这个手印,它牵涉到的就是有非常非常多的,这个密教他们用来影射的,其中影射的是男女双修或是男女的交媾,所以他们的手印里面有出现男性的这个性器官印,也有女性的性器官印,以及男女二根和合的这个印。这在以前我们来看的话是没有办法理会的,不过现在我们有比较多的证据,包括从密续中可以得到,那这以后我们可以到时候再来提。

  再来是意密,意密就是心里面要有一个作意,除了要去想象自己就是传法者,跟传法者一样的身分,就是等于可以来当密教的上师;所以他是直接把自己认同为密教的上师来看,而密教最大的上师叫作金刚萨埵。金刚萨埵是别于佛教的菩提萨埵,菩提萨埵意思就是菩萨,然而密教并不想要成为这样的菩萨,所以他们就以金刚的崇拜(金刚就是我们说的男子的性器官),所以他说这样的崇拜的萨埵,而不再是崇拜菩提的萨埵。所以《菩提道次第广论》本身,它是界定说这是佛教的一些说法,而在里面归纳的时候要把它走向所谓的金刚萨埵。所以在《密宗道次第广论》的时候,就恢复为密教的本色,把金刚萨埵当作是灌顶的、必定的、必要的所依。所以意密的话就是要去找一位本尊,本尊就是你尊崇他,这是性爱本尊,然后依照他这样的容貌,自己想象自己跟他一样,持这样的交合法然后来作性爱的事情。

  所以我们在这边可以看到说,这样的三密行门本质上和佛教的清净离欲是有很大的差别的。在国外的欧美世界因为性开放,对于这些议题他们比较无所谓,不过在我们华人地区,实际上这样的议题是很难被接受的,只是当时候密教的许多的章卷或是文集或是书册,它并不广泛流行,许多秘密法我们不清楚;不过透过今日许许多多的文献曝光,我们比较知道,而且这些法可以回溯到唐朝的这个密续。

  我们可以看到在密续中有提到:

  若归命圣普贤菩萨,则十方诸佛菩萨悉皆加护;一切诸佛菩萨皆因修三密门行普贤行,得证圣果,是故尊贵。(《仁王般若陀罗尼释》)

  这意思是说,以前这密教人士他们在翻译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将这样的观念导入进来;他意思是说,一切诸佛菩萨都在修他们密教的三密行门。可是这样说法是颠倒的!为什么?因为前面说,不空在翻译的时候就说,实际上是有两种行门可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且不论他说的三密行门是不是可以成佛,至少他已经将 佛陀所说的六度波罗蜜、十度波罗蜜等等这样的波罗蜜法,已经说它是可以成佛。那为什么今天他在另外一个地方又要主张说不只是这样,而且诸佛菩萨还是必须要修他的密教的三密行门,否则是没有办法成佛的。这样的话,跟前面的说法是抵触的;前面允许,这地方又不允许,所以这样是在笼罩信众。这样的法,实际上是违背佛教的清净修行。

  那《菩提道次第广论》也有这么说:

  此中佛说二种大乘,谓“波罗蜜多大乘”与“密咒大乘”,除此更无所余大乘。(《菩提道次第广论》卷8)

  这意思是说,除了佛教所说的诸度波罗蜜以外,剩下来就是以密咒作为根本的密教所修行的大乘法;也就是说,大乘法被分成为两种。实际上我们今天可以知道,他这个方式同于不空所作的作法,将佛教的修行法门归一边,而正式提出来可以跟佛教抗衡鼎立的这个密教行门,就是以密咒作为根本。那我们前面也解释过了,密咒本身是从印度婆罗门教的一个祭司(就是婆罗门他们在作祷告)向鬼神祈请的祈祷文而变现的,这样变化过来的密咒,却变成新兴宗教、新兴谭崔密教的行门,而且说这样可以成佛;如果这样的话,就等于是回到了 佛陀所斥责的这个婆罗门教了。

  因此宗喀巴他对于这样的法,他是奉持的,那就让我们更没有办法接受说《菩提道次第广论》是真实在说佛教的法。尤其《菩提道次第广论》他所谈到的,他对于阿赖耶识(就是这个第八识、就是这个如来藏),他是持反对立场,他不认为这个第八识是真实实有的;而在另外一个说法上,实际上宗喀巴他举出这个阿赖耶识实际上是意识心所分出来的。一般人对于六识、八识并不是很清楚,那我们用个角度来说,这样可以厘清这些事实。

  假如我们现在目前的这个六识(就是透过眼睛所看到的眼识,透过耳朵这样听闻种种,这样眼耳鼻舌身意这个六识),祂如果是真实的,祂如果是永恒的,祂如果是不变的,祂如果是不会败坏的,那我们不应该在睡觉的时候就丧失掉眼耳鼻舌身意这六个识的功能,我们应该任何时间都会保持觉醒啊!然而六识却没有这样的体性。当你如果困顿的时候、或昏迷的时候,乃至于死亡的时候,意识心是消失的。而宗喀巴他认为意识心会一直在的,然后在理论上他直接否定了有一个常住的心体。

  如果意识心祂是一直会在,那这意识心本身也是偏颇的啊,为什么?因为这意识心是自己的想法,自己对于业报都不清楚,乃至于自己要怎样出生染净诸法也不知道;怎样出生一个小孩、一个baby、一个婴儿,实际上这意识心都是不知道的。为什么不知道呢?不是说有男跟女这样的交合就可以出生小孩?要去知道说有细胞,细胞里面有RNA、有DNA,这些都要等到科学昌明以后大家才知道,请问意识心很清楚吗?意识心即使听说了细胞这名词,但是意识心如果没有用显微镜、电子显微镜来透过眼识来观察,自己也根本不知道细胞长什么样子。如果一切诸法都是意识心所出生的,那现代的人就不应该需要去看医生,因为既然身体一切诸法,乃至于五蕴都是自己所出生的,那这样自己应该自己知道出生什么啊,应该知道身体的所有状况,不是吗?然而,没有一个人是可以这样作,所以我们看到这样的法,它本身有很多的漏洞,也就是说不能够来解释我们现在许许多多的现象。

  而且意识因是偏颇的;每一个人都相信,或是说一般人相信有因果业报,那造了一件事情的因就会有它的这个果,那这样的话,因到底要形成什么样的种子?形成什么样种子呢必须要由这个第六识来作判定,可是第六识祂只会作自己迎合自己有利的来判定,因此祂所种下的种子会是公平的吗?会是如法的吗?会是和这法界真正相应的吗?显然并非如此!而且果报现起的时候又产生一件事情,到底要让不好的事情自己出现吗?显然意识心也不是这样想。那既然不是,祂会这样作吗?

  意识心就是我们目前自己人人现在有的这个心,而不是真实法界的这个心;如果真实法界的心,祂应该是公平的,祂应该不会管我们作得好、作得坏,祂都可以如实的鉴定,那祂一定是一个心体,否则祂怎么知道我们作了什么呢?祂怎么知道我们心行里面是有种种的变化啦?像有人作恶事,可能他心地是纯善的,虽还不能从表面的行为来鉴定、来判定、来审定他到底应该如何,这就显然这一个真实心还必须要有他心通,那如果是说意识心又没有修学这个神通,请问他如何有他心通来跟别人互动?到底别人对他好不好种种这些,或相互之间的果报的牵连,如何能够实现呢?显然这些都不是真实的我们所想的因果、符合因果平等的一个世界,一个法界所能够实现的——透过意识心所能够实现的。也就是说,宗喀巴倾向于六识,就跟我们凡夫的见解完全一样,因此他跟 佛陀所主张的这个真实法界是完全背离的。

  好,那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