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集 破除邪妄分别


  何正珍老师



  各位学友: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今天要和大家谈的题目是:破除邪妄分别。

  在正行分中,宗喀巴说:

  所言修者。谓其数数于善所缘,令心安住,将护修习所缘行相。盖从无始,自为心所自在,心则不为自所自在,心复随向烦恼等障,而为发起一切罪恶。此修即是,为令其心,随自自在,堪如所欲,住善所缘。此处修法者。先应思惟依止胜利速成佛等,及不亲近所有过患,谓能引发现法后世诸大苦等。次应多起防护之心,谓不容蓄,分别尊长过失之心。(《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

  这当中的问题是,宗喀巴所谓的“为令其心,随自自在,堪如所欲,住善所缘”,这个“缘”是什么?他在吊胃口;再者,什么是依止胜利速成佛?在这里没讲清楚,就先说要“多起防护之心,谓不容蓄,分别尊长过失之心”。若您在学《广论》,就应该先弄清楚“住善所缘”、“利速成佛”的内涵,才是对自己修行负责任、理性的态度,而不是如这段都还没有弄清楚、方向不明白,就要防护自心,不容对尊长有一点点的起疑。喇嘛教的“住善所缘”、“利速成佛”,在此先不谈。在 平实导师《狂密与真密》套书当中,对于喇嘛教的种种著书,还有两部《广论》的对照,有详实地说明。如果您真的要修学喇嘛教密法,对喇嘛教密法的本质、修学方向、修果成就是什么,这套书是您必定要看的。

  在此对“多起防护之心,谓不容蓄,分别尊长过失之心”这一点我们来谈一下。对尊长起疑,在喇嘛教三昧耶戒中是要下喇嘛教徒所专用的金刚地狱,但是这样的施设,就如同在要求一个搭船的人,不让他问清楚船的性质好坏,不问清楚船要行驶的方向,也不知道船长是否有证照或是黑牌,就说对这个船长不能有任何怀疑,这实在是没有道理,也和 弥勒菩萨的开示完全相背。修行能否成就,就是在于是否能够具足闻所成慧。《三国演义》中有说:“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见机不早,悔之晚矣。”世间法中也说:“货比三家不吃亏。”必须要能够多方简择是法、非法,另外也要看清楚自己所依止的这一个老师,自己依止他,是依于理性或是习性?如果是习性,您是为了贪、为了财、为了感情等,受制于五欲的追求?或是依著痴分被凡夫共行的群众意识所转,迷于大师情结、世间慈悲相?或者把修行当作休闲生活?或者也有因为此世或过去世和这位上师有过相互布施的因缘,受情执业缚,所以无法跳脱出来以如理作意的思惟,去思惟所闻的这个法是对是错,当然就更不可能有三乘菩提闻慧的成就。

  如果能以如理作意于所闻法上去简择,那 弥勒菩萨这一段开示,对您就很重要:

  有七种第一义法涅槃品法,能令正法无退久住:一、闻所成慧。二、思所成慧。三、修所成慧。四、不为恶缘侵损依止。五、正求财法。六、无增上慢。七、于可供养不可供养补特伽罗,能善简择此可供养此不可供养。此中由闻慧故,于未了义能正解了。由思慧故,于未善决定义能善思惟。由修慧故,断诸烦恼。由无恶缘侵损依止故,堪能修断。正求财法故,速证通慧。无增上慢故,于下品所证,不生喜足。能善拣择补特伽罗故,于诸世智、大福者等,不乐亲近,亦不供养。唯乐亲近供养少欲者等。(《瑜伽师地论》卷14)

  由这段话您就可知,善简择所亲近补特伽罗的重要,补特伽罗就是有情。这一段话当中所说的世智,就是如现在您所看到这些开设佛学院、开设研究所,在世俗相上的名位上用心,或者是依供养三宝的款项来筹建,而所研所学都跟三乘菩提无关,甚至还在造、研破坏如来圣教的言论。而所谓的大福,如筹募捐款盖了最高的庙、造了最大的佛、建了最多的寺院、拥有最多的信徒等等,但是所说所修的法,都和出离观、安隐观、第一义谛不相涉。或者有出家人还想著要世俗人来肯定,以众生的资源,运用各种的方法管道去追求世俗人所设的各种奖项。弥勒菩萨说,具有闻思修慧的人,不但是不乐亲近、更不乐供养这样的人,更何况是把外道法说为佛法,将男女双运说为即身成佛的最高密法。在“破除于此修轨邪执分别者”,宗喀巴所指责的是,心未趣向圣言及释诸大教典,而在教授者的主张,这主张的内容,宗喀巴所不认可的有:

  正修道时,……唯应止修,若以观慧数观择者,是闻思时故。又诸分别,是有相执,于正等觉,为障碍故。……一切分别是相执故,障碍成佛,弃舍一切观察之修,此为最下邪妄分别,乃是支那和尚堪布之规。……将护与修二事相违,是可笑处。……若以观慧,极多思择而修习者,则能障碍,专注一缘胜三摩地,故不能成坚固等持。(《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

  宗喀巴说这样的说法,是在修行上极为狭劣的见解。由宗喀巴不知从何而来的片面语词,所引文不知前提不知后语,他判为邪执,再开显他依应成中观空,与男女双运止观的修学认知为基础而来论破,接著再来认知闻思修之间、止观之间安立的关系,而建立了这段所谓破修道邪执的文章。但是在佛法的修证,随著理解的程度,未到究竟位前,闻思修是要不断来回的互相增益,不是闻思后就能够修成。有些法理,初闻思以为能够了解,但是在修证时,又会发现许多问题,所以又必须要再向真善知识请教,才能有所进展。也有许多深细的体会,不是由语言所能够说明,一切言说教示只如指月之指,或如现在很多3C产品的说明书,不是抱著指头就能够认得月亮,也不是看著说明书,就表示您一定就能够全部知道怎么样来操纵您所购买的3C产品。更何况深妙的第一义谛中,既无分别,也无戏论,一切名字言语道断,这是宗喀巴、主张六识论的人,更不可能了知的。而在修道过程所要破的邪执,不论于自内心或者对外所见,也会依修学的层次而有不同的内涵提升。

  所以 弥勒菩萨所传的《瑜伽师地论》中,前后是相呼应著,法法相照。现在我仅仅举出 弥勒菩萨所开示的两类,一是要断我见,正知蕴处界善巧,而要除遣的六种邪执:

  当知蕴等略由六因而得建立:谓身体建立、彼因建立、身者建立、彼转方便建立、即于彼转胜劣方便建立、即彼受用增上建立。复略显示六种善巧,当知为遣六种邪执,何等为六?一、依止邪执;二、自性自在等不平等因邪执;三、能持依止我邪执;四、彼死生转邪执;五、彼净不净方便邪执;六、彼爱非爱境界受用主宰邪执。(《瑜伽师地论》卷57)

  而会障碍整个三乘菩提的邪执,是一定要断的。弥勒菩萨又开示:

  此中复有四种邪执。何等为四?一、见邪执;二、慢邪执;三、自内邪执;四、他教邪执。“见邪执”者,谓于诸行中执我、我所。“慢邪执”者,谓于诸行中起我慢执。前见邪执,障谛现观;后我慢邪执,障修所断烦恼等断。“自内邪执”者,谓独处空闲,不正分别为依止故,执有实我,或见邪执,或慢邪执。“他教邪执”者,谓由他教起邪执著,谓此是我,此是我所,我慢行转。又于内起不正分别,执我、我所,名内邪执,亦名非他教邪执。如是一切邪执永断,当知是名智果。(《瑜伽师地论》卷85)

  您会发现我不断地会引 弥勒菩萨于《瑜伽师地论》的开示,因为 弥勒菩萨的开示非常地明确,而且所开示的内容,绝对和解脱道以及佛菩提道相应。而再回头来看宗喀巴的《广论》,具含了 弥勒菩萨所破斥的种种邪执,也和第一义谛佛菩提道的修证不相涉。

  《广论》的下士道,从念死无常、三恶趣、归依到业果等等,都是属于世界悉檀的部分,都是属于世间法,不及第一义谛。《广论》的中士道,四圣谛以及十二因缘法,可以算是对治悉檀,但也不是第一义谛,更何况《广论》中士道所说的法义,跟声闻菩提、缘觉菩提的正修行相违,因为认定意识是常住法,反而是跟常见外道相同,并不是真正的中士道。《广论》的上士道,其所说的六度四摄内容,都是外门修习的相似佛法,都是世间法,和菩萨所修的六度四摄相违,当然也不是第一义谛。至于《广论》后二章所说的奢摩他及毗钵舍那,表面上似乎与世间法中的四禅八定止观相同,但它的内涵都只是常见与断灭见法,不是佛法。这个后二章的奢摩他以及毗钵舍那,主要是为了铺陈藏密双身法而陈述,是为衔接宗喀巴另外一本《密宗道次第广论》而说。而对于它们当中双身法初喜到第四喜中,所谓的奢摩他、毗钵舍那,是欺瞒不知情的密宗学人,为了方便引导密宗学人渐渐地走入双身法的邪淫境界当中。这个部分在后续的亲教师讲题中,会有详细地说明。当然《广论》所谓的金刚乘,更不可能入于四悉檀中,那都是不符合佛法的宗旨。所以可知《广论》的三士道、《广论》的金刚乘,都是邪谬的说法,所以我们说,《广论》是真实的外道法。在此真诚的规劝现在在修学《广论》的学友,大乘佛菩提道在闻法时也要简择善知识,由确信善知识能够教导修习大乘第一义谛法,若真菩萨再来人,他多世行六度的庄严功德,必定能够在生活当中一一的呈现出来。与他随学的弟子,是否也能够依六度清净行在实修?这也是您应该要观察的;所教导的修行方法、次第内涵是否明确?所实证的佛法是否经得起教证、理证的检验等等,都是在闻慧时期,您都要详加观察不可放过,不是如宗喀巴所说:不能对上师有任何一点怀疑。

  如果您真的遇到真正的善知识,就要对自己生起信心,我今生有缘觅得了真善知识,就一定要努力修行,进而能够破参开悟、明心证真。在正觉同修会学法的同修,于开悟破参,不是嘴巴讲讲的而已,首先大家要修学无相念佛,成就未到地定的定力,运转在日常生活当中,才能够在观行中正断三缚结,取证声闻初果的功德;依取证声闻初果、断三缚结,就是断掉身见结、戒禁取见结、疑见结。三结断了,就不会再认虚妄的五蕴、意识心及意识心的变相为真实,也能够清楚地知道三乘菩提修学的方法与内涵,知道这些都是可现见、都是内自证的法,证得此分功德后,去参禅就不会落入意识心中,才有机会悟入大乘法道所说的真心如来藏。因此在三乘菩提正法当中修学,您的一切的时间,都能够不断地在戒定慧当中增长而不会空过,望您能够珍惜此世值有真善知识的因缘。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