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集 从“苦灭圣谛”看“完整的广论”


  白正伟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今天我们继续来说明“常见外道法——广论”。

  “常见外道法——广论”在前面的节目当中,我们已经举证了很多很多的证据,来证明完整的《广论》其实它核心的内涵,就是要用双身法来作修行,而且完整的《广论》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以及《密宗道次第广论》这两个部分。同时我们看到密宗喇嘛教的活佛、上师、法王,他们的妄想是希望以这个双身法的修行方式,来达到他们所谓的即身成佛的目标。今天我们再从“苦灭圣谛”的道理,来解析这个《广论》所说的内涵是有什么样的缺失,同时我们也要说明,一些学《广论》者可能会提出的疑问,了解他们的落处在哪里。

  我们知道凡夫外道因为烦恼无明而造作了种种的业,由于造作了种种的业而出生了种种的苦受等等,由于对这些苦受的本质不了解,因此错误的计著颠倒无明而出生了烦恼等等,这样惑、业、苦三种杂染就无法停止,乃至在三界中生死轮转而不休止;众生又不知道如何去止息这些烦恼,这是因为凡夫们不如实知苦,也不如实证苦灭圣谛。如果是一个有正知见的学佛人,他是透过听闻善知识熏习的道理、所教导的正法内涵,听闻以后他又能够如理作意地去思惟,因此就知道苦的因就是烦恼集,若懂得要灭除烦恼,也应该要懂得应该灭烦恼的内容是什么,如果能够确实地灭了应该灭的烦恼,那苦即便止息。

  但是我们来检查一下,众生如果按照密宗喇嘛教以及宗喀巴完整的《广论》当中所讲的,要对境修灭烦恼的作法,我们就知道宗喀巴他们却是不懂所应灭除的烦恼内涵,如果这样不懂的话,那他们反而会变成是说:口说要灭烦恼,然而实际上却是不断地在增长我见烦恼这种种的烦恼,结果他们是自己的我见、我执这些烦恼是越修越增盛,他们这样的情形其实就是成为不知苦灭圣谛的人。然而前面我们举出宗喀巴在《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中曾经说过:“释菩提心论虽说阿赖耶识之名,然义说意识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卷15)所以宗喀巴否定根本识第八识阿赖耶识,他主张意识才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但是意识是生灭法,如何能够成为染净法的根本呢?

  例如我们每个人每天晚上睡著无梦的时候,意识就断了,那烦恼就无所依了,如果意识是一切染净法的所依,那这样的情形,烦恼就应当会跟著灭除啊!但是为什么隔天早上醒来以后,意识又现前了、这个烦恼又再生起了呢?这样烦恼要怎么样才能够灭除呢?因此我们就知道宗喀巴所说的,其实是与事实不符合的,其实他所说的乃是不相应于正确的道理;这也是证明宗喀巴以及一切《广论》修学者,他们是属于不知苦灭圣谛的人。

  然而达赖喇嘛也在他的《达赖生死书》当中有说:

  可以在修行之道上运用性交,以性交做为强大意识专注的方法,然后显现出本有的澄明心。目的是要实证及延长心的更深刻层面,然后用此力量加强对空性的了悟。(《达赖生死书》,天下杂志股份有限公司,页157)

  达赖喇嘛这样的讲法,都是把意识心当作常住不坏的心,所以我们就知道宗喀巴、达赖喇嘛这些喇嘛教的活佛、上师、法王们,他们就是想要以欲界意识住于无上瑜伽双身法第四喜当中的专心享乐而且一念不生的境界,以这个作为正转依,因为他们这样错误的认为意识其实是不灭的,这是错误的。因此他们妄想以为只要自己的意识能够观见圆明,他们就把这样的情形当作是涅槃的境界。然而宗喀巴所谓的意识不灭,其实是于意识的淫乐境界当中更加贪著,同时也是将双身法淫乐中的意识一念不生的境界去执迷不舍,他们都不知道这些都是生灭有为的境界,而且是欲界爱以及我见的境界,其实都是烦恼;并且这些欲界中最下层次的烦恼,根本不是涅槃境界。

  因此宗喀巴、达赖喇嘛他们所堕的境界是常见外道见,全部都是以无妄想的觉知心作为不生灭的涅槃境界,以这样称作涅槃。这就是《楞严经》以及阿含部经典当中,佛陀所破斥外道的五现见涅槃当中的最下层次的一种,也是外道见中最下劣的。这些喇嘛教的活佛法王们,譬如宗喀巴、达赖喇嘛等人,他们不依于根本识阿赖耶识的真如性而说已证涅槃,他们却是以男女合修双身法的乐空双运五欲境界,以这样淫欲的境界能够一念不生而说这样叫作涅槃。这样的人,不但还没有证得般若智慧,他们连我见都还没有具足断除,都是具足存在的,其实他们都是大妄语者,这是 佛陀与诸大菩萨所诃责的常见外道。

  我们说到这里,各位观众其实就可以透过我们课程中的举证以及说明,而了解到宗喀巴完整的《广论》就是要大家去修外道双身法,观众当中如果是实事求是的理性修行人,他就会认同事实以及真理,但是也许会有一些密宗的修学者,或者有一些《广论》的学习者,对于我们平议《广论》的定位,他们是不认同的;对于我们定位《广论》是喇嘛教而不是佛教,他们也是不认同的;对于我们定位《广论》所说的核心内涵并不是正确的佛法,他们也不认同;对于我们定位《广论》所说的内涵乃是以双身法为主要核心的目的,他们也是不认同的。他们看到我们的举证,听到了我们的解析以后,虽然我们所举出的证据的事实是那么地清楚、那么地明显,然而这一些所谓学《广论》的人,或者学密宗喇嘛教的人,他们仍然是不认同。为什么呢?因为在他们心里面是不认同事实的,也许这样的证据以及他们自己的经验的认知,是与他们的经验不相同。其实,他们是不知道自己迷惑到底是在哪里?

  所以就会有一些修密宗的人,或者一些学《广论》的人,他们会提出疑问、提出质疑,而抗议的说:“我学密法已经25年了。”或者他们说:“我学《广论》已经25年了,我们的师父乃至我们的道场从来没有教双身法,我们也从来没有修双身法,因此你们正觉同修会说宗喀巴大师是传双身法,你们说修《广论》最后一定会往双身法的方向去实践。”他们会说:“我不认同你们正觉同修会的讲法,因为就我的经验来说,我学的《广论》是没有双身法啊!”好!各位菩萨:如果是一个理性的观众、理性的修行人,那就可以从他们这样的讲法当中去思考一个问题,佛陀在经典当中有说“智者以譬喻而解”。这个意思就是说:一个理性而且有智慧的菩萨,当您听完一个譬喻以后,您就可以了解这个譬喻背后所彰显的义理是什么,这样对于我们未来再看到类似的问题的时候,就会有智慧能够判断是非对错了,乃至可以调整我们的方向,回归到正途当中。

  好!我们回到这个密宗喇嘛教的人,或者学《广论》的人所提的问题来。这个修学《广论》已经25年的人,他的提问在这里突显一个有趣的现象,我们用一个譬喻的例子的方式来说明他的疑问,这样可以让大家容易理解问题的症结所在。针对有人修学《广论》已经25年了,但是他的师父从来没有教过他修双身法,他自己也从来没有去修双身法,因此当我们提出了这么多的证据,来证明完整的《广论》的目的就是要修双身法的时候,他当然是不服气的,也当然不会认同我们的说法,那他们的处境,我们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事实还是事实啊,要弄清楚什么是事实其实才是真正的重点。

  如果是一个理性的修行人,当他发现自己的认知与事实不符合的时候,那他就会调整自己的认知以及方向。这些《广论》的修行者,他们今天会有这样的疑问,是因为他们只有学到遮了半边的《广论》,他们并没有看到完整的《广论》;也就是说,他只有看到《菩提道次第广论》的这半边而已,另外的半边也就是《密宗道次第广论》的内涵他们是不知道的。其实他们知道我们所举出的这些事实以后,他们只要改变自己原来错误的方向与认知,然后舍弃邪途而回归正途就结束啦!就好啦!

  举一个例子来说,例如有一家旅馆它的最高经营方针以及目标,就是经营色情行业来卖淫行双身法,这样的公司的经营方针以及操作手册是分为两个部分来写,一个部分是针对基础的员工而写的,它的内容是要教导这间旅馆的外场表面的指导方式,而另外一个部分,则是针对核心干部的高阶员工而写的,内容则是属于组织核心,内场指导的操作方式。如果有一个这个公司的员工他所看到的操作手册,一直都只有看到基础新进员工的部分,虽然这个员工在这家公司待了很久的时间,就算25年,他仍然不知道核心干部的操作手册的内容是什么;当有人以完整公司经营方针的内容,指出这家公司的目的其实就是要经营色情行业,这个员工听到这个事实,当然不会认同自己实际是在色情行业当中上班,因为他们只有看到公司半部的经营方针,以及操作手册的内容,对于公司的核心干部的操作内容,他当然是不知情。如果他看到了总经理、董事长这些高阶干部所遵循的操作手册的内容,是写著公司最后一定要经营色情行业卖淫这个部分,这样的情形对他来讲当然是情何以堪啊!

  这个时候他是否会相信自己其实是从事色情行业呢?这个时候就要看每个人的价值观了,如果是一个理性的人,他就直接转业离开这个号称旅馆、但本质上却是色情行业的公司,这样转去正派正当的公司去上班,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因为他自己本身也是被蒙骗了。当然也有的人是比较重感情,当他遇到这样的事实呈现,对于他来说是情何以堪的伤感,因为想到自己这么努力奋斗了25年的公司,居然是一个色情行业的本质,这对于这些重感情的人都是无法接受的,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如果是理性的人就会冷静的思考,审慎的去面对这样的处境,他知道自己之前也是被误导而不知情,现在当他知道这个团体就是要经营色情行业的事实,他一定会思考:我是否还要继续从事这个行业吗?理性的人马上就会改变,离开色情行业而回归正当的行业当中去努力。

  同样的道理,宗喀巴完整的《广论》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以及《密宗道次第广论》这两个部分。《菩提道次第广论》所说的也只是表面的说法,乃至他只是抄录自古圣先贤以及佛菩萨在经论当中所说的片段文字,如同那些基础的员工所学的表面外场的指导方针与操作方式;然而《密宗道次第广论》所说的内涵,才是宗喀巴主张的核心内涵以及目的啊!如同那个核心干部的操作手册以及经营方针的内容,这是他们的内部最高指导原则,因为属于核心干部的内容,当然基础的员工是不知道的,就算是这个基础的员工在这里已经25年了,只要他不是核心干部的一员,他待在团体当中再久,他的师父也不会教导他核心干部高阶员工所知道的内场指导原则以及操作方式。再者,也许有许多久学密法的,或者久学《广论》的人,他们可能会提出另外一种说法来说,他们可能会说:“就算是《密宗道次第广论》是讲双身法,我们是在学《菩提道次第广论》啊!所以我们不会去行双身法,用性交来修行。”好,他们提出的这个说法的意思就是说:如果只修《菩提道次第广论》,那就不会被误导了。他们这样的说法,乍听之下好像是有道理,其实是没有道理的,是错误的说法;因为他们所说的乃是不如理的。

  各位观众!我们试想一下,如果一家公司他的最高指导原则就是要经营色情行业,那这家公司最后一定会去做色情行业,因为这是必然的,这是他们的最高指导原则和经营方针。同样的道理,宗喀巴的完整《广论》之理念也是一样的,他们就是要修无上瑜伽来即身成佛、来修双身法,所以只要学《广论》的人最后一定会去修双身法的,这是避免不了的事实啊!只是学《广论》的人是属于早修双身法或者晚修双身法罢了!为什么我们会这样说呢?其实这并不是我们所说的,而宗喀巴自己也是这样说的,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的第557页当中就有说,他怎么说呢:

  第二特学金刚乘法。如是善修显密共道,其后无疑当入密咒,以彼密道较诸余法最为希贵,速能圆满二资粮故。(《菩提道次第广论》卷24)

  这是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当中所说的内容,意思就是说,学《广论》的人最后特地要去学金刚乘法,也就是要去学《密宗道次第广论》的内容,而且他还说“其后无疑当入密咒”,也就是告诉《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学习者,您们不用怀疑,学习《广论》最后当然会进入密咒乘去学双身法。因为在宗喀巴看来,这个密咒乘的双身法,它是比其他方法来得最为稀奇以及珍贵,因为宗喀巴觉得这样可以快速圆满福德和智慧这两种资粮的缘故。这个意思就是说,广论班的学习者你们不用怀疑,你们的宗喀巴祖师说:“只要是学《广论》,单单学《菩提道次第广论》是不够的,那最后必定要去完成《密宗道次第广论》的部分。”也就是最后一定要去学双身法,同时也要去实践双身法。因此,学《广论》而去行双身法这个情形,是一切学《广论》的人他必然会遇到的,不可能只学《菩提道次第广论》而不修双身法,因为连宗喀巴自己都说,这是不用怀疑的结果。

  当然也许还有人会说:“我们知道这两种《广论》当中有双身法,但是《菩提道次第广论》当中也有正确的说法啊!”因此他会说:“我只要选择《菩提道次第广论》当中正确的说法,这样来修学佛法也是可以啊!”喔!你看,其实他们这个说法,是一个很天真的想法,为什么?因为信受《广论》的人,他如果努力的学《广论》,他必然离开不了核心内涵。好了,我们举一个 佛陀经典中的譬喻来说明,如果是一个理性有智慧的人,就会了解他们这个问题的症结所在,例如有一个人说这一杯水里面,只有一半是毒药,另外一半是干净无毒的水啊!那我在这杯水当中,我只挑那一半干净无毒的水来喝就好了,这样毒药就不会毒死我啊!他们这样的回答,其实 佛陀在经典当中,老早就预记开示过这样的问题所在。

  佛陀在《佛说优填王经》卷1当中有说:

  譬若鸩毒药,以和甘露浆,所向无不坏,饮之皆仆僵。(《佛说优填王经》)

  佛陀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一杯干净的甘露浆水当中,已经混杂了很毒的毒药了,那这杯甘露浆已经是毒药了,只要喝上它,全部都会中毒而僵死。所以只要去学《广论》,这样坚持下去去学而不改变,那最后一定会去修双身法,那就会如同饮用有毒的甘露浆一样,最后的下场就是毁坏自己的善根,进而下堕到三恶道的三途当中了。

  好!各位菩萨,我们分析讲解完这样的譬喻,我们相信那些有理性的修行人,就会知道自己的未来是应该要怎样的去努力调整了。古人说:“往者已矣,来者可追。”我们今天了解完整的《广论》所说的,乃是背离世俗道德以及佛法的修行,我们远离这些邪见,而朝向正确佛法去修行。

  那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的课程说明就到这里,其它的内容还有很多,我们将为大家继续来说明解析,后面的课程当中共同来建立正确的知见,让大家了解正法的殊胜以及邪见的偏邪,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