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集 应成派中观的错谬


  杨正旭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今天继续讲“常见外道法——《广论》”。我们在上一集讲解十二因缘法的时候,有提到宗喀巴主张:

  故虽不许阿赖耶等,业亦能生果。以是当知,有一类有情已造二业灭经多劫,仍从彼业能生自果,因果不乱。(《入中论善显密意疏》卷7)

  宗喀巴这种主张,在实质上就是:业果可以无因而生。因为 佛陀早就说过,意识是生灭法不能持种;如果没有持种的心,可以将业种带到未来世去,那么过去所造的业,要如何受报呢?因此不能离开第八识,而有因果可说。如果业种不被能贯通三世、恒常不断的第八识所执持而去到未来世,却仍然主张业能生果的话,这种主张就是落入了龙树菩萨所破的“诸法能自生”的过失当中,因为龙树菩萨主张诸法不自生,并且在《中论》当中广破诸法能自生的邪见;西藏密教如同宗喀巴,这些喇嘛们还敢大言不惭地说:是故此中业果系属极为应理。然而这样的喇嘛教的教义,全部都违背了中道观行的正理,全部都落入了边见当中,却还美其名称说为应成派中观,我们应该把它改为“不成派边观”才对,因为这一个应成派中观所说的业果系属,是很不合道理的缘故。

  而前面所说的那一位日常法师,根本不曾理解这个道理,所以追随宗喀巴的邪见说:“所以当我们造业的时候,自然而然它会熏习我们的心,因为我们的心来造嘛!”(《菩提道次第广论》讲稿日常法师)这么说的话,那就会有一个问题产生,从三世、十二因缘法来说,必定有一个被熏习的心,是能够持种的心去到下一世,因此必须要有一个常住不灭的实相心,来集藏各人所造的业种,而不能只是只有缘起法,就能够集藏业种;更不是因缘所生的意识、细意识或者是极细意识能够集藏业种。所以宗喀巴跟那一位日常法师所说:业能熏习到意识心中,而去到未来世受果;或说不必有心受持业种,就能在未来世受果。这都是不符圣教跟理证的邪说。宗喀巴否定真正法界实相心,既然不承认有第八阿赖耶识存在,就不可能实证真实义,也就不知道如何是第一义谛;所以说,宗喀巴是无著菩萨在《集论》所说的真实义的愚者,而那一位日常法师也跟著犯了同样的错误。

  我们再回到十二因缘法当中所说的识,这个识指的是六识身,并不是十因缘法当中所说的识,所以不是指阿赖耶识。就如同《缘起经》卷1说的“行缘识者,云何为识?谓六识身。”(《缘起经》)六识身,在《杂阿含经》卷12当中说:“六识身——眼识身、耳识身、鼻识身、舌识身、身识身、意识身。”(《杂阿含经》卷12)在经中已经明白说了,此识就是指六识身,六识加上身,身就是有功能,可以让我们加以验证它的存在,而称为身。所以五阴除了六识身以外,还有六根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因为六个识都有功能存在,所以称为六识身。在这里六识身并不是指六识的种子,而是指六识的现行,而且不是那一位日常法师讲的单指意识。因为有上一世无明缘行所熏习的有漏业跟无明种子,才会有这一世的识阴这六个识的出生;因为在这一世,六识有漏业的造作过程当中,出生了烦恼而去取著后有,这些业种成就以后,落谢存入常住的第八识当中;由于由第八识为根本因,加上无明业种以及意根作意,跟思的这些众缘,才会有下一世的名色出生出来。

  刚受生的时候,六处不具足,佛陀开示说:只有身根跟意根转,而后才有六处的圆满。因此说六处以名色为缘,这是依据二乘所观行的蕴处界的现象来说;虽然二乘人没有实证第八识如来藏,但是却不能否定第八识的存在。二乘圣人,他是依据 佛陀的开示而知道说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是无常,是虚妄法;知道取证阿罗汉果以后,是要灭尽五蕴十八界的,也就是不受后有,这样子才能称为入无余涅槃。而入无余涅槃并不是使五蕴十八界住在无余涅槃当中,而是灭尽五蕴十八界;灭尽五蕴十八界并不是断灭,因为无余涅槃当中有本际独存。阿罗汉相信 佛陀的开示,不会“于外有恐怖、于内有恐怖”,因此可以趣向无余涅槃。而《缘起经》是声闻菩提的阿含诸经所摄,是 佛陀为小乘声闻人解说缘觉解脱之道,二乘人不知不解 佛陀所说第二转、还有第三转法轮的法,佛陀为了不让二乘人听闻大法而心生惊恐,因此在阿含当中处处隐说有本识而不加以明说;佛陀甚至还在其他的经中说:“我于凡愚不开演”(《解深密经》卷1),就如同在《缘起经》以及其他《阿含经》所说一样,都不提本识名;但在《阿含经》当中,已经隐说齐识而还,明说无有一法可以超越本识而存在,也就是不能过彼,因此第八识阿赖耶识早已经在阿含诸经中隐说了。

  宗喀巴在这一方面其实完全不清楚,而说出了前面那一段话,说:也可以不许有阿赖耶识;如果不许有阿赖耶识,那名色要从哪里出生?难道是由意识出生色蕴跟意识自己,那岂不就是成为 龙树菩萨所破的自生跟他生了吗?而且意识是生灭法,生灭法不可能成为法界实相的心,必须要不生不灭的第八识,才是法界的实相心。我们人的色身,表面上看起来是从母亲的色身生出来的,然而,母亲却是从来都不知道怎么去造胎儿的色身。其实 佛陀在《阿含经》当中已经开示:是由常住不灭的根本识所造而不是意识,因为意识是胎儿五根具足以后才能现起,所以依于五根才能现起的意识就是缘生法;缘生法就是生灭法。

  识入母胎这件事,我们来看看 佛陀是怎么开示的。在《长阿含经》卷10佛陀开示说:

  阿难!缘识有名色,此为何义?若识不入母胎者,有名色不?(《长阿含经》卷10)

  佛陀又说:

  阿难!若无识者,有名色不?(《长阿含经》卷10)

  这两段话有一个前提,是 佛陀在开示十因缘法的时候说的,而不是在开示十二因缘法的时候说的;因此这里的识指的不是六识身,而是能够入母胎生身的识。从这一段经文我们就可以明了:如果没有第八识入胎,就不会有名色;表示我们的名色需要依靠第八识才能出生,而不是单靠父母的缘就会有色身的出生。而名色出生以后,还需要有第八识不离身,才能够在世间存活,所造的善恶业种,才会如实地存入第八识当中而不会遗失,这样子因缘果报才会成立。而宗喀巴所说的意识,其实是后来藉缘而出生的法,祂不能持种。业也是依意根、意识,加上其他的缘而完成,也是因缘所生法;既然是因缘所生法,如果没有第八识持种,人死后缘散了,它就灭了,它没办法独存。因此宗喀巴所说的,不需要阿赖耶识也可以有因果的说法,是完全违背 佛陀的开示,也就是完全没有道理了。

  那么,我们来看看《缘起经》所说的六识身,它是 佛陀为二乘人以及十二因缘法所说;其实前六识的根源,我们把它推溯回去,也是齐阿赖耶识而还。佛陀在十因缘法中已经说过,推究名色的由来时,只能推溯到本识阿赖耶识,已经很清楚地说明,名色是由阿赖耶识出生的,再往前推溯阿赖耶识是从哪一法出生时,就没有一法可得了。这样子就可以证明说,阿赖耶识之前绝没有一法可得,所以阿赖耶识——本识,不是被生的法、不是因缘所生法,不必藉缘而生,本然常住,不可能是名言施设,或者是由意识把祂分出来;因为祂是出生名色的心,意识只是名色所含摄的一个法。因此阿赖耶识就是一切因缘法的根源,所以说“齐识而还”,不可能超过阿赖耶识还有一法可得,所以说“不能过彼”。我们从这里就可以知道说,名色所含摄的意识,当然也是由阿赖耶识藉缘所出生的。宗喀巴怎么可以把阿赖耶识否定掉,然后说,也可以不许有阿赖耶识。

  识阴六识的现行,配合意根的运作,而有种种身口意行的出生;都是因为有前世无明缘行所熏习的有漏业种子,还有六识的异熟种留存在阿赖耶识当中,再由末那识的我见,还有我执习气而引生含藏在阿赖耶识当中这些随眠的种子。六识种子现行,而不断地在内相分的六尘上面流注,这样子才可以分别六尘;因为有分别六尘的功能,而称为六识。六识在内相分六尘中分析、思惟等等,才会由末那识的思心所决定造作善业、恶业等等。业种储存在阿赖耶识当中,于是才又感应而得到下一世的名色,而名色的名,就已经函盖在前七识当中了,意识当然是函盖在前七识当中的被生心,当然也是由阿赖耶识所生的生灭心。因此应该这样子说:六识、还有六根以及六尘,必定依阿赖耶识而有;而阿赖耶识必须依前六识配合意根的造作,才会有世间法的运行。所以宗喀巴跟这一位日常法师,他们所说的其实都是错的。虽然宗喀巴跟弘扬《广论》的法师,把十二因缘法的行缘识的识,错解为意识,是生死流转的主体识;但是从他错解的文句当中,可以再次地证明:宗喀巴这些六识论者在否定第八阿赖耶识以后,他们所说的因缘法就不能避免产生严重的错误。

  还有前面提到:西藏密教中观应成派,其实是绝对否定阿赖耶识的;并不是新竹凤山寺那一位日常法师所说:也可以不许阿赖耶识存在。也可以不许,就表示是可以有另外的选择,也就是许。那么,宗喀巴不许阿赖耶识存在的说法,我们来看看前面所举的,宗喀巴所说的《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这一部论里面这么说:“亦仅显示经有是说。非自宗许,离六识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卷15)意思是说,这也只是显示经中有提到这个阿赖耶识的说法,但不是宗喀巴,黄教自宗的应成派中观,允许在六识以外,另有异于六识心体的第八识阿赖耶识存在。显然地,西藏密教六识论——黄教的中观应成派,是绝对不允许承认有阿赖耶识本识,外于第六识而存在。然而,第一义谛却是由阿赖耶识在出生万法的现象当中显现出来的,第一义谛的智慧则是由于证得阿赖耶识而生起的;二乘菩提的缘起法,是依阿赖耶识所生的蕴处界才能显现出来;这样子证明第一义谛、跟二乘菩提世俗谛,全部都是依第八识——阿赖耶识而存在。

  但宗喀巴跟弘扬《广论》的法师却否定了第八识的存在,这已经可以证明宗喀巴跟这些法师都是凡夫,都跟三乘菩提的实证没有缘。《广论》文中宗喀巴说:许阿赖耶识者,是指西藏密教其余三大派的中观自续派所承认的阿赖耶识;但是他们所承认的阿赖耶识,却只是观想所得的中脉明点,从他们的那些著述当中的文字表面来看呢,表面上看起来,像是认同阿赖耶识的存在。但是,却只是徒有阿赖耶识之名,在本质上却仍然只是唯有意识这样的事实;因为,他们将男女双身修法当中的乐空双运,在乐空双运的时候,观想所得的中脉明点,说它叫作阿赖耶识;其实这只是意识觉知心,在性交的时候一念不生的状态所观想的明点——只是自己内相分的影像,本质上还是意识的变相境界,永远不是第八识。

  西藏密教宗喀巴跟他的后代——达赖喇嘛的中观应成派,都是不允许有阿赖耶识,只允许意识作为生死流转的因,全部都认为意识是常住法,这都是违背 佛陀所说的法;因为在《阿含经》当中,处处都明白地说:意识是因缘所生法、是生灭心,不是常住心,如果没有第八识阿赖耶识,就不可能有无明现行而流转生死。因为在宗喀巴六识论的大前提下,无明只能与六识相应;但是现前观察人们在夜晚眠熟无梦的时候,意识早就中断了。那按照宗喀巴这些应成派中观师的主张,意识灭了,无明就应该不存在啦!这样的话,所有昏迷、闷绝,或者是眠熟的人,当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应该都没有无明,应该全都成为声闻解脱的极果阿罗汉、或者是实证辟支佛果的人了;但是,从现前我们来观察的事实跟圣教来说、来把它来检验,却都是从来都不可能会成立的。所以宗喀巴主张不必有第八识为根本因,单有前一有支为缘因就能成就因缘法的下一支;是根本不能成立的。

  那么今天时间已经到了,我们就讲到这里,谢谢各位的收看。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