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集 十二因缘(二)


  许正翰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很高兴又再次相见共续法缘,也欢迎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见外道法——广论”。密宗喇嘛教号称第二佛的宗喀巴,其所著的《广论》分为两部册,我们可以称上册是《菩提道次第广论》及下册《密宗道次第广论》,两册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广论。

  我们之所以会对这个常见外道法《广论》来作详细地辨正说明,实在是不忍众生苦、不忍圣教衰,眼见外道法蚕食鲸吞破坏正法,佛法命脉犹如悬丝,而众生的法身慧命在不知不觉中被《广论》欺骗残害而不自知,以为是在修学佛法,而其实所思所学、所作所为都是违背佛法圣教助长邪见;而且在密宗喇嘛教团体中,虔诚地作义工或长期资助护持,以为是在累积福德,但其实是在造作下堕三涂恶业。所以让修学任何一种《广论》的人,尤其是有接触到上册《菩提道次第广论》这一部分的《广论》学员,让他们知道宗喀巴的上册《菩提道次第广论》,有一部分的内容是被弘扬者刻意隐覆,不对学人讲述宣说,目的就是不让学人太早知道:密宗喇嘛教的根本教义成佛之道,是依于印度教性力派谭崔瑜伽的男女双身法而成就的。祈愿这些学人在了知密宗喇嘛教内幕真相后,能回归于 释迦文佛的正确法脉之中。

  新竹有一位日常法师是《广论》团体中的领导者,他是最大力推广上册《广论》的人,也就是他只拣择《菩提道次第广论》中的三士道,并去除奢摩他及毘钵舍那,也就是为接下去要修《密宗道次第广论》作准备的止观两部分章节,之后也不说明《密宗道次第广论》的真正内涵,以这样隐覆双身法密意之后才来告诉广论学员,同时让信众们去他们经营的有机商店当义工,当作是在种福田培植福德,其实他们是在经营生意而不是在修行。也就是说日常法师及其信众,在所谓的法人事业当中,来进行营利事业谋利赚钱,因此他们已经不是真实的修行团体,这个所谓的法人事业,已经违背了出家人不许作营生买卖事业的戒律,更何况凤山寺把商店中赚来的钱财,拿去护持供给达赖喇嘛,用来推广所谓藏传佛教的双身法,这样的财力支持行为是会帮助喇嘛们,更有势力及理由去诱骗女信徒配合修双身法,这样地残害众生、亏损如来道业的作法,绝对不会被 释迦世尊所赞同。

  释迦世尊教导我们要用宣说胜妙正法的方式,来成就利益众生的修行事业,而不是谋利来帮助喇嘛行双身法,因此参与日常法师贸易赚钱的团体,也就是所谓的法人事业,大家都是为了赚钱而忙得不可开交,在这种环境之下,如何去实证三乘菩提及所应该断除的烦恼呢?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佛法中,观行五蕴空的真实意涵,反而在密宗喇嘛教的错误知见下学习,继续贪图男女淫欲的世间有,这样一生一世努力地去作,结果根本就不可能断除见惑与思惑的烦恼。这样下去尽此一生学习《广论》,那根本就没有断我见的机会,更何况支持达赖喇嘛推广男女双修的虚妄成佛法,这样是间接帮助达赖喇嘛残害众生,不仅谤佛谤法;成就残害众生及谤佛谤法的共业。

  契经中 世尊开示法四依,也就是:

  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依法不依人。(《大宝积经》卷113)

  这四依法在末法时期特别的重要,尤其法四依当中的依法不依人,是对后世学佛人的学佛心态作了很重要的开示。佛世尊护念遮止我们,不可以对所依止的法师或善知识产生情执及眷属欲。也就是说,假使这个人的身分、地位、相貌平庸,但所说契于佛的圣教经典,就可以信受奉行他所说的法;反之,就算是现佛的身相自称活佛,但所说有违背佛菩萨圣教的不如法情形,就应该有智慧的舍离,不可以继续依其所教的法来修行。

  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密宗喇嘛教,是否契合经教法理。佛说三乘菩提在修行上可收摄为两个主要道,也就是说真正的菩提道只有两种,也就是解脱道与佛菩提道;而后者又含摄前者,因此可说是唯一佛乘,无二亦无三。佛法二主要道,将唯一佛乘的真实义与道次第明确地呈现给世人。

  解脱道以断我见、我执烦恼,求出三界生死,证解脱涅槃为目标,是三乘必修的共道,修学的次第是:第一,现观蕴处界的虚妄,先断除我见身见、戒禁取见、疑见等三缚结,证得初果。第二,贪瞋痴逐渐淡薄,证得二果。第三,再断更深细的欲界贪、瞋、身见、戒禁取见、疑见等五下分结,由断除欲界爱而取证初禅,或以上的禅定而证三果。最后再断色爱、无色爱、掉、慢、无明等五上分结,证四果阿罗汉,从此对三界爱的烦恼不再现起,就称为出离三界的圣人。佛菩提道之修学,是先断我见并证得第八识如来藏,称为开悟明心,或证空性、真如,从此踏入大乘佛门,发起般若总相智,进修别相智,历经十住、十行、十回向,圆满了般若智,具足了应有的现观与福德,成为初地菩萨,逐级修学无生法忍道种智,次第转进,直至成佛而实证一切种智。这样的修行次第,才是佛之正说啊!

  但宗喀巴的《广论》却是离于佛之圣教,而另立菩提道与密宗道,又于菩提道中另辟三士道,将佛法分为显密二教已经是错误了,更何况背后另有阴谋:也就是先显后密,显浅密深、贬显褒密,让世人误以为印度及西藏的密教出现于后期,所以更胜于早期的显教。这种观念承袭自阿底峡《菩提道灯论》,笼罩学人说修学大乘法是先修显、后修密。修显就是指《广论》上册《菩提道次第广论》,总说有三士道,依次第是下士道、然后中士道、然后上士道,从归依、发心、受戒、学定引发神通、思惟中观破自性见、修无分别定断二障等等;说修完这些显教法之后,有了佛学的基础才能入密咒乘受灌顶,依上师加持而修密,就是《广论》下册《密宗道次第广论》,说依此法可快速成佛。然而密宗道乃是外道的淫乐法,与菩提道的实证无关,只会使人下堕三涂。宗喀巴所施设的修行之道,并不是根据佛说,而是密教祖师阿底峡,此师以显教中粗浅的法义为饵,让学者不知不觉地进入旁门左道密教中,不但误导了宗喀巴,因而有菩提道与密宗道两部《广论》的这种编著,再透过后代喇嘛们的宣扬,误导后世至今更多的学佛人走上歧途,于是推广此论的法师及其徒众们的法身慧命就被残害了。

  《广论》说菩萨为了利众,必须了解三乘根基的不同而修学三士道,下士道生起归依心、中士道出生出离心、上士道生起菩提心,并修学空正见,最后进入金刚乘。但是详查其内容却与佛法相违,佛说的经教不曾有三士道次第的名目与法要。虽然在《瑜伽师地论》的摄抉择分中有三士的名目,但这是说观察众生的根器有三种,须因材施教为他说不同层次的法义,是修学佛法的三个次第,而不是《广论》所说三士的层级差别,更没提到最后要转入金刚乘。

  宗喀巴是利用 弥勒菩萨之名来误导学人,也就是假借佛菩萨的名义而窃取大乘经论的佛法名相,套用在编撰的《广论》之中,以三士道为掩饰,令人误以为密宗也是佛教。而将隐语密说的止观,也就是男女双修的事前准备工作编排在后半部,引导学人迂回颠倒地转入密教中实修无上邪淫法,这样可说是居心叵测。若按《广论》的三士道次第修学,既不知二乘的解脱果如何修,入无余涅槃的本际是什么,更不知大乘佛菩提道的入门是在何处,完全不知菩萨开悟的境界,也不知悟后如何起修增上,如此不知、不解、不证三乘佛法,却敢虚言妄语的向大众宣说,并且谎称自己已经实证显教佛法,而转入密教中修乐空双运、无上瑜伽,这可是真的好为人师,误人子弟啊!

  处于这种贪淫邪师的外道见中,却处心积虑地将唯一佛乘的佛菩提道强分为三士道,并改变了佛法修学的次第与内容,成为外道本质的这种仿冒佛法。你还要孤注一掷、血本无归地跟从遵行吗?而无著、世亲菩萨的论著中所说的三士,并不是如《广论》这样表述,也没有三士道的说法,密宗不该攀丽附缘 无著、世亲菩萨,谎称他们也曾说过三士道;论中的三士只是说明三种人的根性,至于《广论》三士道所说的,下士道归依心、中士道出离心、上士道菩提心,是什么呢?在何处呢?如何发起与证得呢?想必宗喀巴也但知其名而不证其实,所以才会主张一切法但有假名而无实体。又于最后两章,抄录《瑜伽师地论》的止观内容套用在双身法中,却无真修实证的体验,才会将欲界观行的毗钵舍那误为般若。从三士道具体内容来看,下士道从念死无常、三恶趣、归依到业果,都是世间法;中士道之四圣谛、十二因缘则是对治法,不外于罗汉道、缘觉道,而《广论》所说,错认意识是常住法,违反罗汉道、缘觉道的正法,而同于常见外道等凡夫;上士道虽说了六度、四摄名相,乃是外门修习的相似佛法,都不是第一义谛;至于后二章所说奢摩他及毗钵舍那,乃是配合《密宗道次第广论》,依藏密双身法而隐晦地演说,欺瞒不知情的密宗学人,以此导入无上瑜伽的邪淫境界中;至于金刚乘,更是集外道邪淫之大成,与佛法之三乘或唯一佛乘全然背离,所修所证境界全都是虚妄不实、生灭不住,从无丝毫金刚不坏性的本质而自称金刚乘,这是欺世盗名的恶行。

  日常法师生前表示,《广论》要学得很有成就才有可能去学习密宗道。但是宗喀巴在《广论》中暗示说,即使《广论》未学完也可以兼修密宗道,二者并不违背,甚至可以直接极多分地修习,修习双身法专心受乐,而无妄念的无分别定而得成就。也就是说,宗喀巴的两本《广论》所铺设的修行法门,全为了实习男女双身法。因此不论您现在学到什么程度,都得审慎考虑最后的结果,学尽了这两部《广论》境界以后,全部都与佛法的修证无关,那是您发心学佛所要追求的目标与成就吗?

  有深入经藏如实修行的学人,都知道《广论》及密宗喇嘛教所教导的并不是真实的佛法,只是将其修行方法冠以佛法的名相,而行传承自印度教性力派男女双修的谭崔瑜伽。从我们上面的举证,大家就能豁然明白,而不再受常见外道法《广论》的笼罩欺骗。

  因为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课程只能上到这里,期待下次再共续法缘。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