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集 唯识妙义是佛亲口宣说(下) 余正文 主讲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继续跟各位来探讨的还是“唯识妙义是佛亲口所说”的这个问题。

  那我们在上一集里面,已经说明了唯识妙义----大乘的唯识妙义是三乘菩提修学的根本的基础。那大乘的唯识妙义其实在阿含期的时候,佛就隐覆了密意就已经说了这个唯识妙义。佛在阿含期的时候用了很多的名称,来称呼唯识这个识,也就是说“入胎识”、“所知依”、或者“有分识”、或者“穷生死蕴”来说这一个识。那所以这个识,其实在阿含期的时候,佛就已经说明了唯识妙义了,不是等到三转法轮的时候的这个唯识种智,才开始说的唯识妙义。所以 佛是在阿含期的时候就已经亲口宣说了唯识妙义。所以唯识妙义从阿含期一直到般若期、一直到三转法轮的唯识种智,都是初中后善,甚深了义啊!

  那这个甚深了义的这个唯识、这个如来藏祂是不是真实有呢?这个如来藏是虚幻想出来的吗?一般在谈唯心都是用臆想的、都是用想象的,也就是说这个心祂本身是能够去认识的、能够去见闻觉知的,以为这一个心祂就是唯识;但是 佛所说的这个唯识并不是眼耳鼻舌身意,甚至于末那识意根也不是 佛所说的这个唯识。眼耳鼻舌身意乃至于末那识,都是由这个第八识----也就是 佛所说的这个唯识妙义的这个唯识所出生的识。那这个如来藏、这个第八识、这个唯识祂是真实有的,祂不是想象出来的,所以祂并不是像外道对于唯心论这一部分他是没有办法证知的。

  因为如来藏祂是真实的一个实体,所以祂是具有科学所具有的条件:祂具有“可证性”、也具有“普遍性”、也具有“再现性”。因为如来藏祂本身祂是一个实体,祂是真实存在的,祂是可以让我们验证的,而且是每一个众生都有这个“唯我独尊”的这个如来藏。所以 佛成佛的时候才会说“奇哉!奇哉!大地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这个“如来智慧德相”就是在指这个如来藏。这个如来藏只要经过如法的修学,只要透过大乘的参禅的功夫,每一个人因缘成熟都能够亲自验证的,所以祂具有“可证性”、具有“可证验性”。而且祂是每一个众生都有他独有独尊的这个如来藏,所以祂具有“普遍性”。而且祂具有再现性,因为如来藏出生三界万法,祂的体性不断地能够去出生三界万法给众生受用(除了入无余涅槃以外)。祂能够出现众生的五阴十八界,不断地再现,这个是众生这个如来藏的“再现性”。

  那其实祂还有具有一个“唯一性”,也就是说:每一个众生都是有他独尊的一个如来藏。那这个心,即使上至拈花微笑的迦叶尊者,一直到菩提达摩等诸大禅宗的祖师,都是亲自证验这个如来藏;乃至于近世的广钦老和尚、乃至于我会中诸开悟明心的同修,都亲自证验了这个如来藏、都亲自的证明了这个如来藏的存在。其实这个如来藏就算是三界六道的众生,他也是本自具足的啊!三界六道的众生----不管是天道的众生、乃至于饿鬼道的众生、乃至于畜生道的众生、乃至于地狱道的众生,他们都是具足了“分明露此身,何处不称尊”的这个如来藏啊!甚至于毁谤如来藏的人、否定如来藏的人他自己也是“分明露此身,何处不称尊”,他自己的如来藏也是分明的显现,但是他都不知道,所以才会否定了如来藏。

  而如来藏祂是真实有的,祂不是像外道凭空臆想的、不是杜撰出来的,祂是有一个真实体,有一个真实的体性。而如来藏也不只是理论、也不只是思想----唯识不是只有一个理论,也不是只有是一个思想----理论、思想它是哲学,理论、思想是玄学,哲学跟玄学它是不可知不可证的。自古以来,很多人在探讨出生三界万法的本体,都是用哲学思惟,乃至于落于玄学的思惟来探讨这个问题,乃至于有往外探求所谓的梵我的思想;所谓上帝、乃至于有如老子“人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认为这个“自然”就是出生万法的根源,但是有谁证了这个所谓的自然?有谁证明了这一个所谓的出生万法的本体?这个就是哲学跟玄学最主要的一个问题点。

  但是如来藏祂是有一个实体的,祂是可证验的。只要是亲证的人,都知道如来藏祂确实是存在的,祂并不是臆想出来的。而如来藏唯识祂是了义,不是方便说----如来藏唯识本身就是 佛对于出生三界六尘万法、对于出生众生的这个根本,所开示的最主要的一个法,那这个法本自具足于每一个众生,所以是法尔如是、本来常住的,这个法祂本来就在的,祂是了义法,祂并不是方便法,祂并不是方便说。所谓的方便说就是人天善法,佛所说的“四悉檀”里面的为人悉檀、对治悉檀乃至于世界悉檀,这个就是方便说。甚至于声闻解脱道(声闻菩提的法),其实相对于大乘法来说,它也是方便说----它是 佛为了引入偏向于解脱的这个根性的这些众生所方便引导的。在《法华经》里面也说了,二乘的菩提它又叫做“化城”。因为它是化城,所以它不是究竟苏息之地,也就是不是究竟能够让众生能够解脱,能够让众生能够休息的地方。所以,二乘解脱法它才是方便说;如来藏唯识了义,祂是最了义说的,祂是所有一切法的根本,所以祂是了义,不是方便说。

  而如来藏祂不是自性见。什么是“自性见”呢?自性见就是以三界为自性的,以三界任何一法为自性的人,这个就叫做自性见,因为三界任何一法它并没有自性的。那有很多人用西方的哲学来探讨唯识,所以他们说,唯识有“认识论”的唯识,还有“本体论”的唯识。也就是说,他们用这个觉知心的认识,也就是认知这个的过程来了解、来解读这个如来藏。但认识论它基本上是不脱离见闻觉知心、不脱离意识思惟的这个心,那认识论来探讨如来藏的话,永远都只能够在六识里面去探讨。那这六识里面探讨的话,会衍生几个问题----你的意识思惟探讨的时候、你探讨到本体论的时候,一定是探讨到往外推求、往外推求,不是落入了无穷过,就是落入了常见外道,乃至落入了梵我外道;所以执取上帝、执取梵天为出生万法的根源,也犹如道家执取了这个“自然”、“无为”就是出生万法的根源。这个就是外道的本体论。

  这个外道的本体论,基本上就是来自于意识思惟来的,所以基本上还是脱离不了他们所说的认识论,因为认识论基本上就是以意识觉知心认知三界六尘万法的一个了知性,来探讨这个问题。所以以认识论来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除了会往外探求这个问题,也会去探求这个见闻觉知心、这个心的本体是什么,结果就会安立了一个“细意识”:认为这个心能够了知的是粗的意识,但是还有更深层的一个细意识,是在支持著这个意识心。但请问各位:细意识祂是不是意识?我们说廖添丁他劫富济贫,他叫做义贼,那义贼是不是贼?义贼还是贼!所以细意识还是意识,不管你冠上了几个细意识的名称----细意识的细意识,或者细意识的细意识的细意识----祂一样脱离不了意识,脱离不了自性见。因为你认识论就是落入了见闻觉知,也就是落入了三界六尘万法的这些觉知性里面,所以这个才是自性见。所以用这样子来解释如来藏,这个才是自性见。

  也就是说,以觉知心为自性、以细意识为觉知心的本体,来了知所谓的虚空、来了知所谓的梵我、来了知所谓的神我、来了知所谓的上帝,认为出生万法可能就是梵我、可能就是上帝,乃至于往外推求虚空中有一个能量能够出生这些万法,这个都叫做自性见;因为这个都脱离不了三界六尘万法的任何一法。那我们说:只要是执取三界六尘万法的任何一法,这个都叫做自性见。

  所以如来藏祂其实是有一个“无自性性”,因为从如来藏观三界六尘万法的角度来看的话,三界六尘万法它是无自性的----三界六尘万法它本来就是缘起性空的,它怎么会有自性呢?三界六尘万法没有它的自性。如果执取三界六尘万法,就像刚刚所说的以认识论或是以外道的本体论来探讨这个问题,而落入三界六尘万法的任何一法,执这个任何一法为自性的话,这个才是自性见----执这样子的三界六尘万法任何一法为自性、为本体的话,这个才是自性见。

  而如来藏祂能生三界六尘万法,所以祂叫做无自性性。因为祂有一个无自性性,祂并不是完全都没有一个体性,所以 窥基大师在《妙法莲华经玄赞》里面说:“谓依三自性,说一切法皆无自性、无生灭等。破所执有相,说之为无,非一切无。”(《妙法莲华经玄赞》卷九)也就是说,依“依他起性”、依“遍计执性”、依“圆成实性”,因为如来藏有这三种体性,依这三种体性来说三界六尘万法它其实是无自性的;也就是依如来藏的体性来反观三界六尘万法,三界六尘万法是无自性的,它是生灭的。它是生灭的,所以“破所执有”、“破所执有相”,也就是说为了要破只有这个三界六尘万法它的相、它是实在的,所以“说之为无”,并不是说如来藏没有任何一法;所以如来藏 窥基大师在这边说“非一切无”,也就是说,不是拨一切空。

  那《入楞伽经》里面 佛说:

  【大慧!阿梨耶识者,名如来藏,而与无明七识共俱,……常不断绝,身俱生故;离无常过,离于我过,自性清净。】(《入楞伽经》卷七)

  这里 佛对 大慧菩萨说“阿梨耶识者,名如来藏”----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但是啊祂跟无明七识(也就是说七识的无明业种,乃至于跟七识)共俱;“常不断绝,身俱生故”,也就是跟七识和合运作,这个叫做真妄和合;但是祂本身是离无常过的啊,祂本身是无我性的啊,所以祂是离于我过,祂本身是自性清净的。所以唯识论记里面说:“此诸法胜义,亦即是真如。常如其性故,即唯识实性。”(《成唯识论》卷九)也就是说“诸法胜义”----如来藏的胜义,就是这个真如,所以如来藏就是真如,就是常如真如的性----“常如其性故”,所以这个就是叫做唯识实性。也就是,唯识的实性本身祂就是如是次第现的。

  那这样子的话,我们就来看看:那否定如来藏的人,他其实才是真正对如来藏生起了执著。有的人认为说:“那你们都说如来藏就是对如来藏执著。”其实否定如来藏的人,他才是对如来藏执著。为什么呢?因为证悟如来藏的人,他现观如来藏祂远离蕴我、祂远离处我、远离界我,也就是远离了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我;他现观如来藏祂本身就不入六尘万法;他现观如来藏本身是无我性而转依祂的无我性,怎么会再起执著呢?因为如来藏祂本身就是无我性了!那他已经转依了这个如来藏的无我性,怎么会还会起执著呢?所以否定如来藏的人,必定会落入断、常二见,这样子才是真正的自性见,所以证悟如来藏的人,反而是远离了自性见。而执著否定如来藏的人,这个才是自性见,因为他这样子一定会落入文字障当中,而对如来藏这个名相起了执著----对如来藏这个名相“有啊或是无啊”----到底有没有如来藏,或是没有如来藏,就透过学术的研究去研究这个如来藏,也就对这个如来藏的名相起了执著。不管在这个上面论有或是论无,说有说无、说空说有,这样都是戏论的;因为都跟如来藏的了义法不相应,都是用意识见闻觉知心在推敲这样子的法,就是不离三界六尘万法的任何一法的自性见。所以否定如来藏者,一定会落入自性见;反而证悟如来藏的人不会落入自性见。

  那第八识祂更不是细意识,《成唯识论述记》说:

  【此即是我第八之识。所以者何?极成意识不如是故,……谓彼计有二意识生:一粗二细……意识所缘不可得故,又此所依是种子识,即我所说第八识者。】(《成唯识论述记》卷四)

  窥基大师在这边就说的非常明白了,这个极成的意识有人把它分成粗意识还有细意识,但这个意识所缘是不可得的;这个意识的所缘其实是依止著种子识,是依止著 佛所说的第八识,所以并没有这个细意识能够成就第八识的这个道理。

  所以,我们必须要了解这样子的一个道理:如果否定如来藏的话,将会使佛法会灭亡。否定了如来藏,佛法一定会因为这样子而灭亡,而大乘佛教也会将因此而名存实亡,而人、天善法必定取代佛法;因为没有一切种智可以修学,没有一切法可以修学,只有人天善法。所以大乘佛教,因为如来藏被否定,将会因为这样子而名存实亡。而二乘法将会因为这样子而成为佛教的哲学,而成为佛教的玄学,那如果落入哲学论还有玄学论,必定落入了断灭的缘起性空见,也会落入了断灭的般若中观戏论。也会因为这样子来建立细意识心常住之法,来满足他们避免落入断灭论的窘境,所以必定会让二乘法在这样子的状况之下成为哲学、玄学、玄思。

  我们今天时间已经到了,“唯识妙义是佛亲口所说”就跟各位分享到这边。

  祝各位:色身康泰!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