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集 密宗自续派之中观见 余正伟 主讲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

  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接著上一次的节目内容继续来讲解。上一次我们说到坦特罗佛教其实它的整个哲学基础就是以中观派----特别是中观应成派,认定意识心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虽然有别的主张,但是终究是离不开意识心的范围。

  一般人都认为,中观应成派是由佛护所创立的,然后传到月称与寂天的时候,大肆的弘扬。但是其实中观应成派的思想,它是发源自婆罗门教的《奥义书》里面。在婆罗门教当中,它原本只是一种辩论的方法论,是说自己不立自宗----不立自己的主张,只去分析别人的错误之处,然后破对方的法义。所以中观应成派它只著重在现前能思、能量的意识心,它只承认六个识,认为佛所说的第七识跟第八识都是方便说,都不是实法。这种思辨的方法其实原本就广泛地存在于婆罗门教的典籍当中,它用来解释无所不在却又无所形相的大梵,是一种印度人很习惯的逻辑论证。北大的尚教授说:《奥义书》在描述梵的性质的时候呢,常常使用一连串否定的句子,也就是指出“不是这个,不是那个”,而不说它究竟是什么,以否定达到肯定的方法。在哲学上呢,称为“遮诠”,也就是遮其所非之法。后代印度的哲学家以及佛教的哲学家,在描述宇宙的本源的时候,也常常用这个方法。所以,中观应成的思想它本来只是一种辩论的方法,在部派佛教的时候被引入到佛教里面来,从方法论就变成了本体论,变成了专门用来对付那一些因为失去了正法,没有办法证果的佛弟子,成为一种神兵利器。因为只要不是述说第一义谛的绝对之法,那就一定是世间之法,就一定是相对之法,既然是相对之法那就一定有相对的漏洞可以破解。所以在 龙树菩萨的时代,祂有的时候就拿这个方法来论述世间的无常、苦、空、非身、无我,用来彰显出世界万法的背后必定有真实的法义。一直到 无著菩萨、世亲菩萨的时代,也只是当作一个方法论来看待。

  那么这个应成中观的教法呢,必定会否定阿赖耶识如来藏,因为第八识祂不是相对之法,所以祂不是应成中观的人所能够证悟的。然而第八识才是大乘佛法的核心,失去了这个核心,大乘佛法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失去了第八识就一定会使得二乘的教法变成断灭论,因为涅槃之中要灭却五蕴,灭却十八界,当然把意识与意根也灭却了,那这样子一来涅槃不就成为外道的断灭空了吗?所以,支持应成中观就只好在意识的变相当中持续的流转,永远不可能证得初果须陀洹,更不可能证得如来藏阿赖耶识。

  当世间没有真实证悟者的时候,没有真实通达唯识种智的菩萨住世的时候呢,应成中观论就会变成杀戮佛法的神兵利器----会杀死众生的法身慧命。这一点佛在经中早已经预记过了,而 弥勒菩萨在说《瑜伽师地论》的时候也已经特别警告过了。所以 世亲菩萨死了之后,打著祂的继承人的名号,像安慧这些人,其实已经没有办法证得三乘菩提,只剩下实相唯识派的这一些传人独自撑起大局。因此主张没有阿赖耶识的中观应成派与中观自续派,在世亲菩萨死后就逐渐流行起来了。因为只要信受了中观应成派所说:我们只要想通了“万法都是因缘生,所以一切都是没有”这样的一个道理,那我们就可以不用断三缚结,不用证真如如来藏,就可以直接成为证得空性的圣人。所以,这样的人就勇于接受别人封给自己“看见佛陀在人间”的这个封号。一直到今天,这样子自以为自己是圣人的这一些“圣人”们,仍然是“圣人”满街走啊!

  这种认定六识论的人呢,他一方面知道意识其实是“意法为缘生”,不是真实的法。而且佛经上说意识在五种状况下就会断灭:比如说晚上一睡熟了意识就没有了;或者呢,像现代我们只要被推进手术房,麻醉药一打下去,一吸进去,意识就断了。可是呢,如果说要灭意识,那又变成了断灭论。所以,一方面不能够灭去意识成为断灭论,一方面又要依止意识,否则没有东西可以依止了,但是这样子一来,又变成了意识常住不坏的常见论外道了。那怎么办呢?所以,应成中观的人他就一定得要发明一个“意识的细心”,用来欺骗别人以及欺骗自己,把意识的细心当作是可以依止的真如。可是明明佛在《阿含经》里面说:意识不论粗细都是由意根与法尘所出生的,意根与法尘还早于意识。那么,不论依止的是粗的意识还是细的意识,其实都被佛所斥责,所以这是一条走不下去的死胡同。

  比方说,在前面的节目中我们介绍过《大宝积经》的 大精进菩萨。 大精进菩萨祂忆佛念佛,念到了第七天一心不乱,禅定的光明也现起,诸天抛花供养,但是祂自己知道这仍然是在六识的境界当中,禅定中仍然是属于意识的境界。这是有出生的境界,既然是有生之法那就会有灭掉的一天,所以这不是真正的实相,这不是自性弥陀,必须要证得六识的根源----阿赖耶识、真如识,才是不生不灭的实相。

  好吧,就算退一万步,我们不说佛法,即使是外道印度教,他们也早就知道:意识心是断灭之法、不是实相,不是他们所认定的实相----大梵。例如在考史多启的这个《奥义书》里面讲到:六识不是实相般若,在六识之外别有般若,他说道:“以般若加于眼识,以眼识而得一切色。以般若加于耳识,以耳识而得一切声。乃至以般若加于意,以意而得思想、所知、欲望矣!”在《唱赞奥义书》里面还提到:“人如果熟睡,安静恬适,自己不知道梦境(在这种情况下意识是断灭的),此‘自我’也。且曰:‘彼是永生者,是无畏者,是即大梵也。’”也就是说:印度教外道们尚且知道真理不在六识中,因为六识是生灭的,至少在我们熟睡以后意识就不现起了,但是这个时候实相仍然存在。

  各位啊,佛陀当年就是因为婆罗门教的教理不究竟,不能够证得真实的解脱,不能够证真如实相,所以驳斥婆罗门教为外道;结果佛教传到后来,竟然佛法中的这个“主流”----应成中观思想,它退回了外道的思想,甚至还不如、比不上这一些外道思想,这样子是不是要令人感叹啊?佛法之不兴,衰败至此!

  中观应成派思想,舍弃了本识真如而说缘起性空,说一切都是缘起啦,他们的性质是本空的啦。不说“因”单独说“缘”就成就了“果”,所以又被叫做遣相空----把一切的世间相否定了,就说叫做证得空性。这里面的错误太多太多,我们就用两个 玄奘菩萨的辩证,来作为这个部分的结束:

  玄奘菩萨说:【无心、睡眠、闷绝等位,意识断已,后复起时,藏识、末那既恒相续。】(《成唯识论》卷四)意思是说:在无心定里面,在熟睡里面,在闷绝、昏迷等等的状况当中,意识会中断,但是后来又会生起,在意识中断这之间呢,如来藏识跟末那识是相续不断的。

  玄奘菩萨又说:【有执大乘遣相空理为究竟者,依似比量拨无此识及一切法,彼特违害前所引经,智断证修染净因果皆执非实,成大邪见。外道毁谤染净因果,亦不谓全无,但执非实故。】(《成唯识论》卷三)意思是说:有人执著这大乘中应成中观的遣相空,把这个当作是究竟,这些人就依著似是而非的比量,然后自以为是的说:“哎呀!没有第八识真如啦,没有什么一切法的存在啦,一切都是空啦。”这样的说法其实违背了,也损害了前面所引用佛所说的经文;应成中观的人认为一切法都是假相空,那这样子的话,佛弟子的修行,例如以智慧断除结使,乃至于染净法、因果现象也只是----统统都变成没有真实性了,这就是大大的邪见。就算是外道来毁谤佛门的染净因果法,也只是说它们不是真正的实法,不会说它们完全不存在。也就是玄奘菩萨在骂说:应成中观的思想啊,比外道思想是更加的不如!

  至于中观自续派,是坦特罗佛教里面除了新噶当派以外呢,其他的宗派在实质上所持的见解。这个自续派中观呢,他们承认在六识以外还有一个实相,但是他们不承认如来藏就是第八识阿赖耶识,所以搞到最后,还是得将一念不生的觉知心意识当作是实相真如,有的时候干脆就把这个意识心当作是究竟佛地的真如。例如,在台湾卖得非常畅销的一本“生死书”里面提到,这个有一位贝×仁波切,他呢遇到了钦哲,那在很远的地方他就开始对这位钦哲作大礼拜,那被钦哲发现了就威胁了,咆哮说:“嘿!你这个老狗,如果你有胆量的话,你就给我过来。”当贝×仁波切呢继续作著大礼拜开始接近他的时候,一直在咒骂他的钦哲就开始对他丢小石头,渐渐的又丢大石头,贝×仁波切终于拜到了他的跟前,钦哲就干脆开始揍他,把他给打昏了。当贝×仁波切醒过来的时候呢,他的意识状况完全不同,他一直费很大的劲去观想的曼达拉当下在他的面前显现。钦哲每一句的咒骂跟每一个的攻击,都是在摧毁贝×仁波切概念心的痕迹,每一块石头都是在打开他全身的气脉与气轮。事后长达两个星期之久,曼达拉的清晰影像没有离开过他。各位看看,以上的记录从头到尾就没有离开过意识心的境界,把比较细的意识心当作是证悟真如,这就是自续派中观的落处跟困境。这一派的学说,由于认定这样的觉知心自己可以去至后世,可以从往世来到此世,所以被叫做自续派。

  自续派中观的这些人呢虽然承认有实相,这样的一个见解是不同于中观应成派。但是不论是自续派或者是应成派,他们都是以外于阿赖耶识如来藏的一切法缘起性空,来作为般若所说的空性,所以都同样的是以意识心的空、没有形色就当作是佛说的般若空性。所以在实质上,在般若的空性见解上,应成派与自续派的这个中观师,他们的见解没有不同之处。然而可笑的是,应成派与自续派的中观师之间,又会彼此互相攻讦,说自己是正确的,别人是错误的。例如呢,新噶当派与其他的教派之间历史上的论证严重到兵戎相见,像新噶当派就曾经以武力灭了觉囊派。而觉囊派呢是唯一实际证得阿赖耶识的教派,被新噶当派灭了之后,正法也就在坦特罗佛教里面给灭亡了。

  以上,我们为各位菩萨介绍了坦特罗佛教的中心哲学思想,他们都不离开意识心的功能与变相。所以这个里面的“大上师”们才会这样讲说:本来修法之道,就是要“由假修真”(假的东西玩著玩著,就变成真的了),先用观想----观想观想呢----后来就会成为事实;这就是“理想乃是事实之母也”(《那洛六法》)。所以各位说:你想要用想象自己成为有钱人,就认为自己会变成有钱人,是不是坦特罗佛教的忠实信徒?

  坦特罗佛教呢,他用能知能觉的意识心,认为用这个意识心就可以成办一切的事业,世间的一切法我都可以用我的意识心去改变:大家认为的不清净,我可以用观想来让它改变,如果观想成就了,不清净就改为清净;反过来也是一样----所以我就有能力改变一切。例如他们相信:只要我观想水面是固体的、是硬的,我就可以从水面上面踩过去;甚至可以转恶业种子为善业……无所不能,那如果现在还做不到,是因为自己的功夫还不够深。这样子一来,世界就可以随著我的意识而改变,所以在这个世界中没有什么东西是我做不到的。既然如此,我可以用观想法来成佛,用观想法来改变因果,那又何必要持戒行善呢?我可以尽情的享受五欲,五欲当中最沉重的莫过于男女之间的欲贪,那我就来转贪欲为胜妙。也就是说,当我在行淫的时候,我就观想著我是“佛”,跟“佛母”在交合,那就不会有不清净的问题,也就不会有因果的问题。

  再加上,本来婆罗门教的教派之中,就有鼓励男女双方应当一同隐居森林秘密修炼这样的教法。在婆罗门的书里面有提到:世界本来是一颗蛋,浑圆一块,后来裂开变成上下两块,清者在上,浊者在下,大梵神我在此中。一个人太寂寞了,所以出生了一个女生,和他交合之后就生下了人类,这位女生变成牛,大梵也变成牛,再跑去跟母牛交配,于是就产生了世界的牛,依此类推……不断的交合不断的生,就生下了世界上各种的众生。在《唱赞奥义书》里面也说到:【唯男子为祭祀之火……于此火也,诸天灌献粮食于其中,由此裸祭而精液生焉。乔答摩!然后唯女子为祀火……于此火也,诸天灌献精液,由此裸祭而胎成焉。】(这里面呢省略了一段这个交合的过程,非常的不文雅,我们这边就不多说。)精液属于男红色的,血液属于女,他们独自都皆不能生,然其合也,精与血和合而成胎,皆安立于心中。把白色的精液当作白菩提,把红色的血当作红菩提,然后把精液跟血合在一起,安立于心中变成胎等等,这一些文章、这一些想法就是男女双身法的思想来源。

  坦特罗佛教把这一种意识能够成办一切的想法,然后呢,和印度的这一种的内身思想(subtle body)结合在一起,就成就了以男女双修为核心,伴随著各种奇怪的想象法门,然后再把它包上佛教名词的外衣,就成为坦特罗佛教。坦特罗(Tantra)它的意思就是性(Sex),现在又翻译为“谭崔”。

  坦特罗佛教它的雏型完成了之后,就一步一步的进入到佛教里面去,并且把自己定位在当时印度逐渐流行的密教中的最上一阶,叫做无上瑜伽。在此之前,印度佛教的密教有行密、事密、瑜伽密,基本上呢它还算是从佛教当中所衍生出来的思想,但是坦特罗佛教进入以后,就把自己定位在最高的一阶密教,附在原有的瑜伽密上面,所以叫做无上瑜伽。

  到这一边,各位是不是已经对于坦特罗佛教的来源、它的教理,都不是真实的佛法,不是释迦牟尼佛所教导的三乘菩提,一点都不是,从头开始就不是,有了具足的了解了呢?那到底这样的无上瑜伽它里面是怎么修行的呢?它的理论、它的修行以及它的目的是怎么样呢?这个部分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先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在下一集当中再继续为各位解说。

  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