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集 宗门的证悟不得违背教门(七) 正元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

  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宗通与说通》成佛之道这个系列要继续讲解“教门的弘扬不得违背宗门”这个单元。

  在上一集当中我们谈到了某位老法师,他以断章取义、扭曲经义的方式说如来藏是外道神我;我们并且举出了这位老法师在他所写的《印度佛教思想史》这本书当中的一大段文句来解说。因为他扭曲经义的情况非常的严重,所以我们花了许多的时间举证经文来解说,但是还没有谈完,那么现在我们就接著往下谈。

  三、经文说:“若勤方便,除烦恼垢,尔乃得我”。我们把他所引述的《大法鼓经》前后整段经文念一下:【佛告迦叶:“如是我者生客烦恼;欲见我者,作是思惟:‘今当推寻我及垢本。’彼人云何,为得本不?”迦叶白佛言:“不也,世尊!”佛告迦叶:“若勤方便除烦恼垢,尔乃得我。谓闻如是比经,深心信乐,不缓不急,善巧方便,专精三业。以是因缘,尔乃得我。”】(《大法鼓经》卷下)在这段经文当中,佛陀是说,需要以种种的方便法来精勤修习,去除烦恼垢染之后,才能够证得这个“我”;并不是像常见外道神我,不需要修习除断我见无明烦恼,就可以证知这个常见我。这位老法师他却以断章取义的方式,而说如来就是外道神我的异名。像这样先误解 佛陀的旨意,再来断章取义并且诽谤说“如来和外道神我相同”,这种做法实在不应该是具备法师身分的人所该做的!

  老法师他又举经文说:“常住安乐,则必有我”。我们先念一下他所引述的《大法鼓经》前后文义完整的经文:【为坏众生计常想故,如来不般涅槃,示般涅槃……如来为坏彼思想故,示现有死。如来是天中之天,若般涅槃悉磨灭者,世间应灭;若不灭者,则常住安乐;常住安乐,则必有我。】(《大法鼓经》卷下)这段经文的意思是:众生因为计著觉知心是常不坏灭的,所以生起了常想;而如来本际虽然不会死灭,但是众生都如同这位老法师一样,不知道这个本际在哪里,因此就产生了混淆;所以 世尊示现觉知心有坏灭,所以示现入涅槃,来灭除众生对于常见外道神我的这个错误思想。但是,如来在涅槃之后如果是断灭的话,那么一切的有情在死后应该也都没有来世,因为他的十八界都已经断灭了;反过来说,如果如来以及有情在灭度了以后不是断灭的话,那么众生应该就有个常恒不坏的假名我,而且这个假名我必定是和会坏灭的蕴处界我完全不同。如果有这个常不坏灭的我,那么祂应该是常住安乐的;如果有个常住安乐的,那么就一定是和蕴处界不同的我,而这个我绝对不能叫作外道神我,因为外道神我是常见的意识我。佛陀已经说意识外道神我就是蕴处界我,为什么这位老法师却断章取义,诬蔑如来藏是外道神我来附会己意,而否定如来藏这个真实我的存在呢?

  再来,老法师他又举说:“四、‘一切众生皆有如来藏我,……断一切烦恼,故见我界’。”这位老法师对于这段经文不只是断章取义,而且还是断句取义,扭曲 佛陀的旨意。我们来念一下他所引述的阿含当中的《央掘魔罗经》当中前后完整的经文,大家就可以了解。经文说:【一切众生皆有如来藏,我次第断诸烦恼得佛性,……是如来藏胜一切法,一切法是如来藏;所作及净信意法,断一切烦恼故,见我界故。】(《央掘魔罗经》卷四)由这段经文我们来看,我想大家都可以很清楚地知道,《阿含经》当中不是说“一切众生皆有如来藏我”,而是说“一切众生皆有如来藏,我次第断烦恼得佛性”。这位法师他经常用断章取义的方式,已经非常不恰当了;在这里更是断句取义、扭曲经义,则是更为恶劣的作为。这实在不是佛门法师所应该做的事啊!如来在阿含诸经当中,到处都用蕴处界缘起性空来广破常见我,广破外道神我,怎么有可能在《阿含经》当中又说和外道我相同的如来藏我?所以真相是,世尊在破除了众生所执著的外道神我、常见我之后,想要为大众开示涅槃之后并不是断灭,想要为大众开示成佛所应行的大乘道;所以在《阿含经》当中说菩萨道,说大乘摩诃衍,说有入涅槃之后的“我界”,这个我是假名我。佛陀已经说这个假名我就是如来藏,已经说如来藏不是蕴处界我,而外道神我却是蕴处界我。

  这位老法师其实并不是不知道这些经文的意思,但是他为了附和应成派中观的邪见,也为了否定他所不能证得的如来藏,所以才把四部经的八段经文加以断章取义,只是为了要附会自己主观想象的邪见。我们检查这位老法师他所有的著作,可以发现到处处都是误会阿含诸经的内涵,他否定十八界的意根第七识,并且还否定涅槃的本际如来藏、阿赖耶识、第八识。像他这样对于这么粗浅的阿含基本佛法都尚且误会、读不懂,却自夸说他能够知道印度佛教思想,还自夸说他懂得微妙甚深的般若中观思想,相信从以上的解说,大家应该都已经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他竟然还大胆的著作《印度佛教思想史》,他在书中任意地曲解般若中观以及 龙树菩萨的《中论》思想是性空唯名,竟然还诬蔑如来是世俗我、外道神我;他更以断章取义的方式来引述经典,说如来藏是“如来藏我”,诬谤 佛陀所说的假名我是外道神我的思想,并且诬蔑三转法轮诸经是与外道神我合流。

  对于这一类主张般若即是性空唯名的人,佛陀在这个《大乘入楞伽经》卷五当中,其实已经预先破斥了;没有想到在两千多年之后,这位老法师还是堕入了相同的错误当中。我们来看 佛陀在《大乘入楞伽经》当中是如何说的:

  【(佛云):“以信言教,昧于真实,于一切法如言取义;彼诸凡愚作如是言:‘义如言说,义说无异,何以故?义无体故。’是人不了言音自性,谓言即义,无别义体。……大慧!如来不说堕文字法,文字有无不可得故;惟除不堕于文字者。大慧!若人说法堕文字者,是虚诳说。”】(《大乘入楞伽经》卷五)

  佛陀开示这段经文的大意是说:【有些凡愚众生没有足够的智慧,不懂得“依义不依语”的道理,虽然能够尊敬、尊重、承事供养佛陀,并且相信佛陀的言教,但是却迷昧于真实之理,不能够善解经文名句的真实义,所以对于一切法只能够依于表相来执言取义。这些凡愚众生都这样说:“佛法的义理和言说之间,并没有丝毫的差异,为什么呢?因为义理并没有所依的理体的缘故。”这些人并不了解言音的自性,认为言说本身就是义理,除此之外并没有义理的理体。大慧啊!如来是从来不说堕于文字的法教的,因为文字是虚妄不可得的法;如来从来只说不堕于文字的真实义。大慧啊!如果有人说法是堕于文字当中的话,那就是虚诳说法。】

  这位老法师他主张般若中论即是缘起性空、唯是名言,所以说般若是性空唯名论。他对于“般若中论的根本旨意是依于藏识的中道性而说”这样的真理完全漠视,而只是执取文字言说表相的戏论空,而且竟然能够造作出这么多邪解邪见的书籍,实在可以说是“善于言说”的人啊!但是,佛陀曾经开示说,所谓大德多闻并不是指像这位老法师这一类善于言说的人,而是说善于言说当中义理的人。佛陀经常告诫弟子们:应该要远离善于言说而却不善于真实法义的人。所以佛教中的学人,如果都能够远离这位老法师这些邪解邪见的话,那可真的说是佛教之幸、学人之幸了!

  另外,佛陀在《入楞伽经》卷六当中也告诉我们,不要执著于文字指,而要追寻文字背后的真实义理。佛陀这样开示说:【大慧!善男子善女人不得执著文字音声,以一切法无文字故。大慧!譬如有人为示人物,以指指示,而彼愚人即执著指,不取因指所示之物。大慧!愚痴凡夫亦复如是,闻声执著名字指故,乃至没命,终不能舍文字之指、取第一义。……大慧!不生不灭亦复如是,不修巧智方便行者,不得具足庄严法身。大慧!执著名字,言得义者,如彼痴人不知舂炊,噉文字谷,不得义食。以是义故,当学于义,莫著文字。】(《入楞伽经》卷六)

  所以,世尊是要我们依义不依语,提醒我们不要执著于文字。而这位老法师他却不断的执著于文字名相戏论,妄说般若中道是性空唯名论,使得般若的真实义完全没有办法彰显出来。他完全不知道 龙树菩萨的《中论》之所以能够贯通声闻法与般若空,就在于 龙树菩萨也是依于藏识的中道性而作论述的,所以所说的法义完全符合正理,而使得诸方大师都没有办法提出任何的责难;而并不是像这位老法师所说的,“由于众望所归,即使思想不同,也没有人敢出来责难的。”龙树菩萨的弟子如来贤,也同样是依于 龙树菩萨所证的藏识中道而来弘扬唯识中道法,他的法道与 龙树菩萨并没有不同。这也不是这位老法师所知道的。就像 平实导师祂是由禅宗的禅法而悟入般若的,而祂却也弘扬唯识中道法,这是因为法无二门,只有深浅广狭的差别而已,而这也同样不是这位老法师所知道的。

  所以我们说,一切法师、居士如果想要弘扬教法的话,就不应该违背宗门的意旨来宣扬教法。如果是像这位老法师他否定如来藏,否定唯识种智,而说般若佛法是性空唯名的话,这样的人都不能称为是佛教徒;不应该说他们是在弘扬佛法;因为他们所弘扬的法并不是真实的佛法,反而是在铲除佛法根本的破法者啊!像这样错说佛法的人,平实导师多年以来,为了不影响他们的名闻利养,所以没有指名道姓来述说他们的错误;然而经过许多年的观察之后,发现这些人都没有丝毫要改正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持续造作破坏佛法根本的诸多恶行。所以,平实导师祂认知到以往那种温柔敦厚的作为,并没有办法使那些人知非改错,停止破坏佛法的作为;所以现在才在新出的书籍当中一改作风,一一的指名道姓而引述他们所说的法来作评论。这么做主要是为了想要遏止那些人破坏如来藏正法,想要遏止那些人以常见外道法来代替佛教正法。

  我们应当要知道,一切人的所悟一定是要和 世尊圣言量所说的般若以及种智完全相同才可以;而般若以及种智完全是依藏识的体性而说的,是在叙述藏识的空性以及有性,是在叙述藏识当中所含藏的一切法种的智慧,像这样的说法才能够说是佛法,这也才是佛法的第一义谛。如果有人主张说,不需要有藏识而可以证悟甚深般若的话,那么就是心外求法的错悟之人;如果又有人主张说,不需要有藏识而可以证得一切种智的话,那么这个人所说的种智,就只能说是研究唯识法义的戏论,而绝对不是真实法。因为三乘菩提都是完全依于自心藏识而说、而修、而证的,所以一切佛门的善知识在弘法、修法的时候,都应该要遵循圣教所说的宗门真正意旨,而来谨慎的奉行。

  由于以上种种的缘故,所以我们才说:教门的弘扬不得违背宗门。以上“第八章第二节、教门的弘扬不得违背宗门”这个单元,到此全部讲解完毕。谢谢各位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萨色身康泰、道业增进!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