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集 破斥狂禅与狂密(一) 正元老师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这个单元为大家介绍“破斥狂禅与狂密”。

  首先介绍“狂禅”,狂禅有两种:一种是有悟的狂禅,一种是没有悟的狂禅。什么是悟呢?悟就是要证悟我们的本心----真如,也就是第八识,第八识又称为阿赖耶识,祂就是如来藏。如来藏就是如来宝藏的所在,也可以说是如来功德智慧所藏身的地方;祂也是法界的实相,也是第一义。第一义就是第一因,为什么会有我们的五阴、身心出现在这一个世间?为什么会有世界、山河大地?这都是因为有如来藏,因此祂就是大乘佛法精神的所在,所以证悟就是要悟如来藏。

  可是证悟有浅有深,依证悟的般若实相智慧来说,可以分为总相智、别相智、道种智和一切种智的差别;所以不是证悟如来藏以后,就马上能够断尽一切烦恼,马上就能够成就佛道,而是要悟后起修。悟后要修什么呢?悟后要修六度波罗蜜,也就是悟后要依止如来藏来修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和般若,依止如来藏来修这六度,断除一切烦恼;经过菩萨道的十住位、十行位、十回向位、十地、等觉、妙觉位,才可以成就佛道。所以根据每一个人往世福德、智慧修证的差异,这一世证悟就会有深有浅不同的差别;有人证悟是七住位,有人证悟是十回向位,有人证悟是十行位或是十住位,乃至有人证悟就可以进入初地。因此证悟有浅有深,这个道理也先让大家了解一下。

  正因为证悟有浅有深,所以有一些浅悟的祖师大德,因为悟得浅,比较深的般若智慧还没发起,也往往会因为慢心的遮障而堕于狂禅,然后就会诃佛骂祖。像临济义玄、德山宣鉴还有夹山善会,他们刚悟的时候,就有堕于狂禅的现象。

  像临济义玄刚出道的时候,除了真心妄心分不清楚以外,也非常狂傲,曾经说过:“山僧见处,坐断报化佛顶;十地满心,犹如客作儿;等妙二觉,如担枷带锁;罗汉辟支,犹如粪土;菩提涅槃,系驴马橛。何以如斯?盖为不达三只劫空,有此障隔。”(《景德传灯録》卷二十八)讲这一些话就是狂禅。你看他只是依如来藏真如理体来说实际理地是一法不立,只是依真如自住的境界是离十法界,教大家要离开现象界一切有为、有造作法的贪爱和执著,要大家转依真如无为清净的法性,只是要表达这样的意思;而自身的烦恼没有断尽,菩提也没有证得,距离佛地的修证还差十万八千里,怎么可以说“坐断报化佛顶”,不需要报身佛以及化身佛的度化众生、利乐有情的事业呢?怎么可以说经三大无量数劫修行圆满的十地满心菩萨,仍然像无主作客的人一样,到处流浪生死呢?怎么可以说等觉、妙觉菩萨,也只是像囚犯身上所带的枷锁一般的累赘多余呢?怎么可以说二乘的圣人----阿罗汉、辟支佛,犹如粪土一般无用?又说菩提涅槃的圣道,就像用来绑驴马的小木桩一样,也没什么大用处。

  像这样的狂傲、轻慢佛菩萨以及圣道,这就是狂禅;自以为一悟即至佛地,这就是无知。像这样的言语容易误导众生有样学样,造下谤佛、谤法、谤贤圣的大恶业。不知道《楞严经》中 佛说过:“理则顿悟,乘悟并销;事非顿除,因次第尽。”(《楞严经》卷十)就是讲证悟如来藏的时候,在道理上面是可以离开一切的无明;但是在事相上面还不能够没有罣碍,在境界上面还不能够得自在,必须要悟后起修,经过三大阿僧祇劫修行六度波罗蜜,才能够圆满佛道。因此,一切佛弟子不管悟前或是悟后,都不应该轻慢三宝,对菩提圣道也都应该谦恭合掌一心来求,这样才能对自己和他人的道业有所帮助。后来临济义玄虽然证悟了,不再堕入狂禅,也不再批评阿罗汉、辟支佛和等觉、妙觉菩萨了,可是已经留下这些典故,也导致后来各方善知识的诃责。详细的部分各位可以看 平实导师所写的《宗门道眼》这一本书的介绍。

  其次,像德山宣鉴禅师还没有证悟以前,常讲《金刚经》,也自以为是证悟了。他写了一部《青龙疏钞》,这一部《青龙疏钞》是专门用来注解《金刚经》的,所以当时候的人们就称他是“周金刚”。他曾经夸下海口说:“一毛吞海,海性无亏;纤芥投锋,锋利不动。学与无学,唯我知焉。”(《景德传灯录》卷十五)意思就是说,真如法性的体用他已经熟悉了;如来藏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寂照一如的法性,不可思议的微妙功德,他也了解了;佛弟子有没有见道、有没有断烦恼、有没有证解脱,只有他才有办法加以分辨。

  后来因为不服南方禅宗所传的顿悟法门,就夸下海口说:“南方魔子敢言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我当搂其窟穴,灭其种类,以报佛恩。”(《五灯会元》卷七)所以德山这时候,就想要灭掉南方禅宗,就挑著他所写的《青龙疏钞》南下;在半路上肚子饿了,看到路边有一位阿婆在卖点心,想买来吃。想不到这位阿婆也是明眼的人,看到德山是一位出家法师,又挑著一担经卷,有心想要帮助他,就问德山,指著他所挑的担子里面:“装的是什么经卷呢?”德山回答说:“是《青龙疏钞》。”阿婆问说:“那你讲什么经呢?”德山回答说:“讲《金刚经》。”阿婆说:“我有一个问题问你,如果你能够回答,我就布施点心给你;如果你没办法回答,就到别的地方去买点心吧。”阿婆就问德山说:“《金刚经》上面有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不知上座你要点哪一个心?”意思就是说,你讲《金刚经》,应该要先认识自己本有的金刚心如来藏才对,要知道这一个金刚心如来藏祂不是一般的见闻觉知心,所以没有过去、现在、未来可说;又,这一个金刚心如来藏,祂也是无形无相的心,所以不可以在“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当中来认取;你讲《金刚经》如果不认得这一个金刚心如来藏,即使依文解义,那也是三世佛怨。德山这时候因为还没有证悟,不知道如何回答。此时德山还没有见到他所想要灭掉的南方禅师,光是在这位阿婆的手下,就已经灰头土脸了。

  直到后来见到了龙潭崇信禅师,因为龙潭吹灭火烛而悟道,这时候德山才知道佛法南辕北辙,知道自己以前在北方所学的佛法,从来就跟佛道不相应;以前所学的只是相似的佛法,不是真实的正法。因此就告诉大家说:“穷诸玄辩,若一毫置于太虚;竭世枢机,似一滴投于巨壑。”(《五灯会元》卷七)就拿了一把火,把《青龙疏钞》烧掉了。意思就是说,以前自己不认识本心如来藏,依止虚妄的见闻觉知心来修学佛法,虽然聪明伶俐,机关用尽,在佛法上面所得到的功德智慧也只是像无边虚空中的一毫毛,也只是像无尽大海中的一滴水。为什么这么说呢?只因为以前都是心外求法的缘故,因为离开本心如来藏来修学佛法就是舍本逐末,不知道一切法都是如来藏的缘故。

  然而后来宣监禅师前往德山说法度众的时候,仍然没有改变他的轻狂。有一天对大众开示,他又说:【这里无祖无佛,达摩是老臊胡(说达摩祖师是又老又有怪味的胡人,要大家远离),释迦老子是干屎橛(说释迦如来是干掉的大便,要赶快舍弃),文殊普贤是担屎汉(说文殊、普贤菩萨就如同担屎的人一般的低贱,不用羡慕),等觉妙觉是破执凡夫(不用学),菩提涅槃是系驴马橛(菩提圣道解脱涅槃也只是像绑驴马的小木桩,没有什么作用),(说)十二分教是鬼神簿、拭疮疣纸(讲三藏十二部的经教都是不干净的,要大家赶快丢弃);(又说)四果三贤、初心十地都是守古冢鬼,(是)自救不了(的,也就是说,按照佛法次第修学所得的贤圣果位,仍然自救不了,因此教我们就不需要去求了)。】(《五灯会元》卷七)你看他跟临济义玄一模一样,也只是要表达自己所证悟的如来藏是一法不立,教人们不应该对任何法有贪爱和执著,就诃佛骂祖,就轻慢菩提圣道,这也是狂禅;这样容易误导没有证悟的凡夫,让他们有样学样,使他们跟著诃佛骂祖,造下恶业而不知道。

  又如夹山善会禅师也曾经说过:【见性不留佛,悟道不存师;寻常老僧道:“目睹瞿昙,犹如黄叶(黄叶,就是拿来哄骗小孩的假黄金);(又说)一大藏教,是老僧坐具(说三藏十二部的经论,是老僧的座椅);(又说)祖师玄旨是破草鞋,宁可赤脚不著最好(说祖师们接引度化众生的言语是破草鞋一样)。”】(《五灯会元》卷五)讲这一些话,如果自己是已经成就佛道了,为了破除众生的执著,这一些也算是好话;但是恐怕后面修学的人,他自己还没有证悟,就把这些禅师的言语当成真的来看,然后效法学习,就跟著轻贱三贤十地的贤圣,就跟著轻贱三藏十二部的经教,自己都还是无主的狂夫,这样做就会成就诽谤三宝的地狱重罪。因此说这一些狂禅的行为,都是不可效法的。

  即使是真的证悟,知道了如来藏的总相,也不过是别教的七住位而已,有什么可以轻狂的呢?怎么可以轻慢三贤十地,怎么可以轻慢等觉、妙觉?这是不可取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三贤位的菩萨所证的如幻观、阳焰观、如梦观三种般若别相智的现观,刚证悟的人是还没有办法全部亲证的。而初地菩萨所证犹如镜像,二地所证犹如光影,三地所证犹如谷响,四地所证犹如水中月,五地所证犹如变化所成,六地所证似有非有,七地所证念念入灭尽定,这一些更深细的般若道种智的现观,刚证悟的人连作梦都还不曾梦见过,何况是等觉、妙觉所证的四种涅槃、四智圆明呢?这一些最胜妙的一切种智,刚证悟的人是完全不知不觉的,因此,怎么可以诃佛骂祖、轻慢菩提圣道呢?所以说,这些轻慢、破斥、贬损三宝的行为就是狂禅。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这个单元,就先为大家介绍到这里。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