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集 慎莫盗法 以免重罪(三) 正元老师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这个单元继续为大家介绍“慎莫盗法以免重罪”。

  上一次我们讲到,如果善知识所传的是二乘法,也就是教导弟子要努力断我见、断我执还有断我所的贪爱,那么以三归五戒的基础,随顺因缘增加受持二乘的声闻戒,也就是比丘、比丘尼戒等等,这样努力去修学以后,也可以有所成就。

  如果善知识所传的是唯一佛乘别教佛菩提的法,也就是有办法教导弟子明心见性,有办法教导弟子证悟如来藏,乃至有办法教导弟子悟后起修,修证三贤位的般若别相智,或是教导弟子进入初地,修学般若的道种智;那么佛弟子除了要在三归五戒的基础上面去努力修学外,在因缘成熟的时候,还必须要受持菩萨戒。因为如来藏是菩萨的根本大法,也是唯一佛乘别教的胜义所在,因此,如果想实证如来藏,必须依止菩萨戒来跟善知识修学。

  在受持菩萨戒以后,首先应该修学相关的次法,以及修集证悟的因缘条件。哪些是相关的次法呢?包括学习菩萨戒的律仪,也就是菩萨戒里面的律仪戒、善法戒和饶益有情戒,要熏习三乘菩提的正知见,要作断我见的观行,要修集菩萨见道、修道的福德资粮,要消除慢心,要修习基本定力,要降伏性障,要熏习长养菩萨种性,要发起菩萨的愿行;还要能够护持正法,救护众生回向正道等等。有了这些次法的修学,配合善知识所安排的佛法修学次第,包括菩萨六度波罗蜜的正知正见,第一义的正知见,参禅的正知见,看话头的功夫,参话头的功夫;具备了这些条件以后,自然可以在因缘成熟的时候,证悟如来藏。

  经过这样的真修实证以后,悟后才有能力发起少分或是多分的解脱德、般若德以及法身德;经由这些功德的发起,才有真实的功德受用。经过这样的真修实证以后,才能够现观自己的本心如来藏具有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法性,才能够对不可思议的如来藏生起忍心,才能发起般若实相智慧,才能往上进修三贤十地,才有办法不退转于佛道的修学。所以一切发心想要修学唯一佛乘的佛弟子,想要求证悟如来藏的学人,一定要以正确的心态来依止善知识修学,不可以盗法的心态去修学。

  有一位一贯道的讲师刘先生,在看过了正觉同修会 平实导师所写的正法书籍以后,发现一贯道的教理、教义只是外道法中的人天善法,没办法让修学的人断烦恼、了生死乃至证涅槃,也没办法让修学的人证悟本心如来藏;因此,这一位一贯道讲师刘先生就想要证悟佛法,可是他又不愿意离开一贯道,也不愿意归依佛法僧三宝。想得佛法却又不愿意受持佛戒,想得正法又不愿意到正法道场跟善知识来修学,想得正法又不愿意按部就班先修学相关次法以及佛道的次第;只想快速求悟、快速得法,希望得法以后,回到一贯道来广传,因此说他学法的心态就是盗法。

  这位一贯道讲师刘先生,后来他跑去跟一位离开正觉同修会、不认同 平实导师所传的第八识如来藏正法的杨先生修学;当快速学法以后,他就把这一些盗法所得的相似佛法,带到外道法中去广说,因此说他就是盗法。如果是盗法所得的佛法,他本身会有几种过失,在这里也一并跟大家来解说:

  一者、盗法所得的佛法只是相似的佛法,是属于拼凑所得的佛法。这位一贯道讲师刘先生,因为求快速得法,没有作功夫来修学基本定力,也没有断我见的观行,没有按部就班修学相关的次法以及佛道的次第;因此他所得的法缺东缺西,不是完整的佛法,只是相似佛法。

  二者、盗法所得的佛法是知见不具足的,而且智慧无法发起。这位一贯道讲师刘先生,因为不愿意受持佛戒,想得正法又不愿意到正法道场跟善知识来修学;因为没有善知识的摄受,又缺少戒学、定学的熏习,所以说他的知见不具足,智慧无法发起。

  三者、盗法所得的佛法是没办法实证的。这位一贯道讲师刘先生,认同 平实导师的佛法修学,也喜欢 平实导师所写的佛法书籍,也想亲证 平实导师所证悟的佛法;可是他不仅不依止真实善知识,不修学相关次法以及修集证悟的因缘条件,反而跑去跟不认同 平实导师的杨先生修学,只是想快速得法;学完以后当然无法实证第八识如来藏正法,也经不起实证的人的检验,也必然没办法按照佛道的次第来进修。可是这一位一贯道讲师刘先生,却到处为人广说这些没有实证的相似佛法来误导众生;并且说他所传的法,就是 平实导师所证悟的法。这就是鱼目混珠,严重破坏正法。

  四者、盗法所得的佛法是违背法毗奈耶、违背法戒。这位一贯道讲师刘先生,因为不愿意离开一贯道,不愿意归依三宝,不愿意受持佛戒,而想得到佛的正法,并且想把正法带到外道法中,这是严重的破坏佛法;而且他所学所说的法,又是没有实证的相似佛法;这就是不能谨守 佛的善说、善戒和善教,这个就是亏损法事、亏损如来,这是大恶业。这就是以盗法的心态,来修学佛法所得的结果,这也是违背法毗奈耶、违背法戒。这是地狱罪,必须要能够早日发露忏悔,并且谋求补救的方法,也就是要能够回到正法道场,依止大乘贤圣僧的教导,按照佛道的次第来进修;并且要能够依照法主、依照善知识对正法弘扬的全盘规划,要能来配合遵守,这样才是有益于自身和众生的道业。

  此外,在《六祖坛经》也是有这样的记载。在《六祖坛经》的〈顿渐品第八〉有说到,那个时候的学佛人,把禅门分为南北两宗,称北方的神秀法师所传的禅法为渐悟法门,称南方的惠能大师所传的禅法为顿悟法门。可是惠能大师却不这么认为,他都是对大家作这样的开示说:法本来只有一宗,只是因为人的形貌,因为南方北方的不同,所以会有种种的差别。意思是说,一切法都是以如来藏为根本,一切法都是从如来藏所出生;而这一个如来藏是普遍存在一切诸佛菩萨乃至六道有情的身中,而且彼此的如来藏都是平等没有差别的;所以说法本来只有一宗,指的就是这一个如来藏正法。惠能大师又说:法就只有一种,而每个人得法的因缘不同,所以见道悟道有的人比较快,有的人比较慢;因此怎么可以把一个独一无二的如来藏正法,分成渐悟的法或是顿悟的法呢?所以法是没有顿渐的差别,只是因为人有利根、有钝根的不同,所以才说有顿渐。

  可是神秀法师的弟子,往往讥笑南宗的惠能大师,说他是不认识字的人,能够有什么功德智慧呢?但是神秀法师却不这么认为,他告诉大家说:惠能大师是得到“无师智”的人。无师智就是指有些菩萨过去世已经证悟了,这一世没有善知识的教导,自己也能够证悟,而且能够发起般若实相的智慧,这就是无师智。神秀说:“惠能大师是深悟唯一佛乘的如来藏妙法,我神秀是比不上他的;而且我的师父五祖弘忍,也亲自把衣钵和正法传给了他,难道这是没有原因的吗?我是恨不得能够到南方去亲近他,跟随惠能来修学的,我在这里只是虚受国恩,没有办法真正的利益众生;你们各位不要停留在这里,应该要前往南方惠能大师那里来修学。”

  有一天,神秀法师就命令他的弟子叫作志诚法师,跟他说:“你是聪明伶俐而且有智慧的人,可以为我到曹溪惠能大师那边来学法;如果听到惠能大师有什么开示,你就尽心尽力的把这些开示记下来,以后回来再为我解说。”于是志诚法师就遵从师父的命令,到曹溪惠能大师那边学法,也跟随大家一起请法,可是不说明自己是从哪里来的。这时候六祖惠能大师就告诉大家说:“今天有盗法的人,潜藏在这一场法会当中。”说完以后,志诚法师就马上出来,礼拜惠能大师,并且把自己奉师命前来盗法的事,据实向六祖禀告。六祖说:“你是从神秀法师那边来的,应该是盗法的奸细。”志诚回答说:“我不是盗法的奸细。”六祖问说:“如何说不是呢?”志诚法师回答说:“如果心怀偷盗,隐匿自己的来处,而不向善知识来说明,这就是盗法的奸细;我如今已经向善知识说明了,并且也改变了偷盗的心态,也愿意接受善知识的教导,所以说不是盗法的奸细。”

  这部《六祖坛经》的记载,说明了六祖惠能大师对盗法的认知和 佛在《杂阿含经》对盗法所作的开示是相同的:凡是隐匿自己的来意,或是不向善知识说明自己学法的动机,这就是盗法。即使是佛门弟子,同是归依三宝的出家法师,也不可以因为师长自己不能够亲自来跟善知识修学,自己就想偷偷来跟善知识修学,学成以后再私下把善知识所教的法来传给师长,这样作也还是盗法。这些道理大家也要了解,千万不要误犯。

  以上是“慎莫盗法以免重罪”的介绍,谢谢各位菩萨的收看!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