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集 错误的三时教(二)、建立见、诽谤见(一) 正礼老师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上一集我们简单的解说了“错误的三时教”,也让各位了解要对于教判要能够正确,一定要本身是对于三乘菩提是要有所实证的。

  如果说一个人他实证了声闻道----声闻的解脱道,那他可以知道解脱的道路是如何;这个时候,他对于菩萨所说的成佛之道,他是不敢有任何的意见的;因为对于大乘的佛菩提道,他是不了解的。所以一个声闻见道的人,他对于他所不了知的内容,他是不会轻易的去评论的,或是轻易的去主张任何的意见。我们也可以看到,如果一个人,他连声闻的断我见的见道他都没有的话,他是没有见到解脱的道路;所以他就会以为他什么都知道,所以对于自己所不了知的佛菩提道,他也会轻易的去评论。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怎样叫作解脱之道,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解脱之道要能够真正去实践,一定要谨言慎行,一定对于自己所不了知的内容绝对不轻易开口的。因为只有这样子,才是解脱之道。如果自己根本不了解而还要随意而说,那样子就不符合解脱之道啊!所以声闻的解脱道,它是要谨守于戒法,而对于自己所不知道的内容,都不会乱加随意的主张的,因为这样才是能够迈向涅槃。如果自己不知道还要强以为知,那样子他就对于解脱的道路他就没有看清楚,那就可以知道,他根本是没有见道的;声闻见道都没有了,那对于大乘的佛菩提道的见道,对大乘的见道那就更不可能了。

  所以我们从这里就可以知道,对于三时教的判定,事实上一定要有大乘的见道,他才能够对于三时教有所了知。因为三时教里面的阿含,那只是声闻;可是对于一个声闻解脱者来说,他还看不到整个的三时教的,他是没有办法完全去了知的。所以一定是对于佛菩提道、对大乘见道有所实证,他才能够看清楚所谓三时教的内容;因为他才能够从整体的佛菩提道的整个过程里面,能够看到成佛的过程应该是如何经过,那他就知道声闻的解脱道只是三时教里面的第一时而已。对于声闻人,他只是证得阿含时里面的声闻菩提,他对于佛菩提后面所应该如何经历的过程,他是不了知的;除非他后来经过 佛陀的教导,随同 佛陀再继续听讲二转法轮、三转法轮经典,他才逐渐了知的;而不是能够从见道,他就能够了知。菩萨也是经过 佛陀的教导之后,因为有经典留存,而又实证了大乘的见道之后,根据经典的种种的论说,就能够清楚分辨出什么部分是阿含所说的内容、什么部分所说才是真正的三时教说,就能够完全清楚;而不会随便把有三个过程的一个经典的内容,就认为说它就是三时说,就不会有这种错误;也不会有这样子的狂妄的随意乱说的情形。所以一个没有见道、没有声闻见道的人,他就会犯下这种过失,对于他所不了解的内容就随意而判,声闻的不退法轮的三个过程就当成是三时教了。这个就是表示他对于连声闻的解脱道都没有实证的,而硬要来充当内行,那就会产生了种种过失,而这种过失是非常严重的!

  我们接下来看,在“三种能变”就可以知道有真实唯识门,而经过了对于真实唯识门还有虚妄唯识门的理解之后,一个菩萨就可以对于总相智、别相智,能够逐渐的再进入到唯识的种智的修学;然后慢慢他就能够来了解这些道种智的内容,然后慢慢他也可以了知“七真如”。所以在《宗通与说通》里面就有提到七种真如。七种真如它的内容是说:第一个是“流转真如”,是说有为法的流转实性;第二种是“实相真如”,是说二种无我法所显的实性;第三是“唯识真如”,是说染净诸法都是唯识实性;第四个是“安立真如”,谓苦实性;“邪行真如”是集实性;“清净真如”是灭实性;“正行真如”是道实性。这七种真如,刚刚所解说的内容是从《成唯识论》里面所引出来的。因为七真如如果要解说,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因为我们时间的限制,所以没有办法为各位详细解说。我们举其中的一个,来跟大家稍微解说一下。

  譬如里面所说的邪行真如。这个邪行真如所说的就是“集谛”、集的实性,它的意思是说,从一个众生他在招集生死流转、在造作这些业的时候,所造作的种种邪行、邪恶的作为的时候,事实上也可以看到如来藏祂的真实与如如的真实性,在说这件事情。也就是说,一个实证了如来藏的人,他可以在一切的境界里面,能够观察到如来藏祂所显现出来的真实与如如的实性;而这真实与如如的真实性,就让这个实证如来藏的人,能够相信因果,能够说一切的万法都不离如来藏。所以即使在一个造作种种恶业的众生身上,他也可以观察到有如来藏而随时在显现出祂的真实与如如的实性。同样的,安立真如或是清净真如,或是正行真如等等,所说的也都是同样的道理。也就是说,在不同的情况,在不同的众生,他在修行,他在不同的境界里面,他都可以发现如来藏祂有真实的体性;而真实的体性,在种种的现象界里面,在十法界里面,都有祂的真实与如如的法性。而这个法性是真实而可以现前来验证的,因为能够这样现前来验证,所以能够在修道的过程里面,一一能够作种种的现观;因为依于种种的现观,就能够对治意根的种种的染污性,让意根从染污的意根而逐渐转变成清净的意根。所以对于一个菩萨他了解了真实唯识门跟虚妄唯识门之后,他就可以在一切的境界之中,逐渐的了知七真如所要观察的现观的内容,他就可以逐渐来迈入初地的境界。

  对于第五节所说的内容,我们就简单解说到这个地方。接下来我们要进入第六节,也就是“为初入地菩萨说修道及大乘光明三昧”。

  这一节刚开始就有说到,大乘的见道是明心触证如来藏,并且是要能够逐渐地经过见道的三贤位的修行,而逐渐通达。而且这中间里面要熏习一切种子而成就道种智;然后永伏三界惑而不现行,然后他永伏性障犹如阿罗汉;然后再以他弘法救护众生的种种的这些殊胜的菩萨行,能够回向到成佛之道,来成就道种性;然后再勇发十无尽愿。因为这样子,就能够逐渐的进入初地。可是我们要知道,要进入初地事实上是要有所实证的,其中一个实证就是他至少已经能够发起初禅;因为发起了初禅,表示他确实能够离开欲界爱,能够把欲界爱断除掉。就声闻的果证来说,他可以成为真正的三果人,乃至继续前进永伏性障如阿罗汉,成为慧解脱;乃至为了要留惑润生,他再退回成为四果向;这样子才是真正的一个入地的菩萨。

  在这个地方我们就要知道,如果说一个人,如果他不能离开欲界爱,还把欲界的工具当成是修行的一个重要工具的话,那他显然是没有离开的。譬如说“双身法”,它是依于男女欲而所成就的,那是一位要入地的菩萨所要抛弃的、所要远离的欲界之法,所以不可能是以这个欲界之法来作修行的。如果是以欲界之法来作修行,这样来说,色界天人就没办法受益;如果在人间说这个法的时候,色界天人他要来听这菩萨说法,他就不能获益,因为他是中性身;因为连色界天人的境界,双身法都没办法超越的。所以从这里就可以知道,一个入地的菩萨一定是离开欲界爱,而远离欲界的种种的修行之法,这样子才是真正的入地的菩萨。如果还有人以为说,修双身法是可以,可以是佛教的修行的话,这个人一定是没有正确的见解的;他连三乘菩提的任何一个菩提都不可能实证的,那更不可能是入地的菩萨,更不可能是诸佛菩萨了。

  这一节就有说到,如果要入地的话,它有一个见解上面的一个最大的障碍,就是所谓的“建立见”跟所谓的“诽谤见”。也就是说,如果一个菩萨大乘见道之后,他要迈向入地的时候,他必须要远离建立见跟诽谤见。也就是说,他要能够跟随大善知识,能够依于大善知识的教导,而能够逐渐把建立见跟诽谤见把它去除掉。而什么是建立见,什么是诽谤见呢?《宗通与说通》里面说了好几个例子,我们就来举简单的一些例子,来跟各位作介绍。

  譬如说有一本书叫作《唯识学探源》,它里面就有说到这样的内容,它说:“闷絶等仅是没有粗显的心识,微细的意识还是存在,只是不容易发觉罢了。”(《唯识学探源》)也就是说,《唯识学探源》的作者他主张说,如果一个人因为受伤的关系,他闷絶了,他看不到这个人有意识,譬如这个人完全昏迷了,他根本完全没办法显现出意识来了别境界的种种的这些现象;可是这个时候,他认为说闷絶的时候没有粗显的心识,可是他认为说有微细的意识还是存在的,只是不容易发现罢了。这个地方就叫作建立见。也就是说,他认为还有微细的意识存在。可是我们知道,在五种状况之下意识是完全断灭的。第一个就是晚上睡著无梦的时候----眠熟位,我们晚上要是没有把六识灭掉的话,我们不能叫睡觉,那叫作失眠;所以晚上睡觉的时候,是六识灭尽的。我们昏倒的时候,就是闷絶的时候,也是一样;譬如有人被打昏了或是出车祸头部受伤了,那时候他的意识是断掉的。所以意识断掉的话,是不可能有任何的粗、细意识存在。这个地方他说,有微细的意识还是存在,在闷絶的状况之下,还有微细意识存在,只是不容易发现罢了;可是事实上是没办法发现,而不是不容易发现,因为现在的医学已经证明,人在闷絶的时候意识是断灭的。除了眠熟、闷絶之外,正死位也是一样,也是意识全灭的;还有无想定、灭尽定,也都是六识全灭的,也就是说意识心----六识全灭,所以意识当然是不存在的,所以意识是一个生灭变异之法。可是这里就说,闷絶只是没有粗显的心识,他主张说还有微细的意识存在,只是不容易发现罢了。这样子就叫建立见。

  因为把不存在的,在某种状况它是不存在的,而错误的认为它存在,这就叫作建立见。也就是说,他是主张所有的一切时间之下,细意识、微细的意识都是存在的;他所说的意涵就是:意识是永恒的,所以祂可以一直存在而可以成为法界的根源,可以成为一切因果所依的一个基础。所以事实上这句话,他所说的就是在作这个主张。凡是把错误而不存在的东西,建立为永恒存在,而作为法界的本源,作为一切有情生命的根源的,统统就叫作建立见。譬如说,古印度有把“大自在天”当成是法界的根源,说他可以创造生命;说大自在天可以创造生命,或是说“老母娘”可以创造生命,或是上帝可以创造生命,统统都是属于建立见;因为把一个不存在的,或是他没有这种功能性的,建立成他有这个功能性。或者是有的把“时节”、把“冥性”等等当成是法界的根源,认为冥性就可以创造生命,时节就可以创造生命;或者是主张物质就可以创造生命,譬如“极微外道”就把四大极微当成是法界的根源,认为有四大极微就可以创造生命。这些全部都是属于建立见。因为把虚妄不实、没有这种功能性的,建立成它有这功能性,那就是建立见。

  那什么叫诽谤见呢?诽谤见就是说,原来有存在的,可是他反而把它否定掉了,那样子就叫作诽谤见。我们说在法界里面本来就有真实存在的第八识,这个第八识是我们一切有情都有的一个心;所以我们在前面已经有说到唯识里面所说的八种识,这八种识里面的第八识祂就是真实唯识,因为祂是真实存在的心体,所以祂可以让一切的众生,在不同的状况之下,一切时、一切地之下,来显现出真实与如如----如果一个实证者他有大乘见道的话,他就可以看到。所以第八识的存在,是法界的根源,是一切众生存在的一个根源,也是在一切的现象界存在种种因果现象的一个基础。所以,第八识心祂是真实存在的一个心体,而使得法界确实可以这样运作,而使得我们的现象界能够这样子的显现。如果说对于这样子的真实的心体产生了否定,那个就叫诽谤见。乃至我们前面也有说到,第二种能变识也就是末那,祂也是法界里面真实存在的一个心;可是如果连这样的心,也迳行的否定,这个也叫作诽谤见。也就是说,在法界里面真实有存在的法,真实有存在的心,而迳行的否定,这种否定的见解就叫作诽谤见。这个见解就跟建立见刚好相反,因为建立见是把不存在的建立成存在;诽谤见是把存在的把它否定,说它不存在,所以这是两种错误。

  至于诽谤见的具体的内容,我们下一节再跟各位具体的举例。

  谢谢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