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集 教导功夫 明心见性 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我们这一集要来讲的是,如何教导大众这功夫行门,这行门上如何能够引发明心见性的因缘。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明心或是见性都是遥不可及的;然而对于佛门上来说,并不是如此。甚至佛门上来说,你可以在很短的劫数里面,修集你所需要的福德资粮;根据这福德资粮,你可以熏习般若,可以熏习般若的智慧,来根据般若智慧最后来亲证。

  我们现在来看看,最好的功夫行门是什么?就是不离开三宝。什么是最大的福田?最大的福田就是佛。佛既然是最大的福田,那你可不可以在行门之中,将佛也加进来?所以我们就说,要念佛、要礼佛、要拜佛。所谓的行门,就是不离开佛,所以我们才称为这是佛教,这是佛法,这是佛所教导的法。而 佛所教导的法,在《金刚经》里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用佛像的木雕的,或是铜铸的等等,或是玉雕的这样来看我,或是用音声来求我;音声来求我的时候,就是你念诵佛号等等”;“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因此,你透过这一段话就知道,佛要的是大家要亲证诸法第一义谛,甚至是以诸法第一义谛的转依心这样来理解什么叫作念佛、念法、念僧。

  当然,对于一般的大众来说,不能够契入这个法门是当然的;可是我们会说这就有点可惜了,因为 佛说的这些法,是人人可以做的;虽然你没有亲证这个法,但我们可以熏习,可以将有相的念佛,然后把它变成无相的念佛、拜佛、忆佛。所以,我们且不说以《金刚经》这样比较严的标准来说,用世间一般人的标准来说,是不是可以作到无相念佛?实际上是可以的。透过你对忆佛念的掌握,你只要施设一个念,这个念就是代表忆佛念;这个念头里面,不需要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不需要佛像、佛号、佛的种种功德;那些你可以在施设这个忆念之前就先存在,存在这个作意,接下来你要忆佛,这样就已经完成了。不需要在忆佛念的时候,再把那些统统加进来,所以这样就是一个功夫行门。

  所谓的功夫行门就是,你当下就在忆佛念中,不需要再去介意这个忆佛念是不是在忆佛----不是在忆佛?这忆的是哪一尊佛?哪一尊佛号?哪一尊佛像?这样你又回到五尘相里面去看。所以 佛说:你不需要这样,你只要能够用无相----没有色相、没有声音相,这样来忆佛,这样就可以了。透过这样的忆佛来说,我们就可以了解到,这样的忆佛可以使我们更加的专注;因为一方面它不用动到嘴唇、音声,以及妨碍你种种的唿吸等等;甚至所有的想阴,你也可以一起并行。所谓一起并行是,譬如说你跟人家讲话,如果你有忆佛念,你只要顺口答他就好了;就是一方面不妨碍事情的进行,一方面又可以让自己的功夫藉此来锻炼。所以,忆佛念是可以在二六时中锻炼的。因为一般人会把忆佛念断掉,通常是自己在想事情,通常是离开了你要专注的这个法门行门。那想什么事情呢?通常也很简单,就是遇到一些突然冒出来的人,或是冒出来的一段话,然后心里面就不由自主跟著跑;等到他想一想以后再回头的时候,忆佛念早就不知道在哪里了。

  而我们要练习的是,忆佛念要有一个定力,你可以怎样训练呢?一方面在家里或在居住的场所,以各种的方便的标示、记号或是一些小物品,来让你知道现在就是要忆佛了,不要一直在打闲岔;那你看到那东西,虽然你一方面还跟人家讲话,可是你念头就可以作意,就可以想“我要忆佛”,这样你就可以忆佛;因为忆佛本身它不是要出现佛号,这就是 佛所说的无相法。如果不相信这无相法,对于贪瞋痴等等,一方面不容易有所进步,能够远离或是种种;而一方面也很难在整个生活当中将这忆佛念持续。因为你要持续这忆佛念并不困难,而且你持续这忆佛念的时候,实际上大家都不知道你在忆佛。

  而忆佛本身有很大的功德,佛说:如果你今天合掌,就可以消除五十大劫的生死之罪;如果你能够念佛名号,就能够消灭一千两百大劫的生死之罪。所以你看这忆佛的功德多好。如果说你在忆佛的时候,因为在清净的一个场所,你又可以拜佛;这样的话,佛说可以消灭一百亿大劫,或是有经典写九十亿大劫的生死大罪。所以你可以知道,既然有这么大的功德利益,那我们为什么不来忆佛,为什么不把握时间来获取这利益呢?

  因为一般的人,你看他很痛苦或是怎么样,有些根本还不是生死过患等级的烦恼,譬如说业报来了,这些都还不至于让他生、让他死,可是就会让他整个牵绊。可是一般的人不知道如何来处理,他对于业报一方面是怨天尤人,好一点的人他就把它安忍,可是他觉得很痛苦。如果说你在学佛的过程中,遇到这样的事情你就要去想,烦恼你不需要再继续来生起,你只要有相应那些痛楚的就好了,痛楚的那个地方就是你的业报。业报它的痛,如果是当下就可以割舍,你当天就先把它放到一旁,隔天你再去想要怎么做,远比你一直在担心来得好;当然如果当下你就能够处理这个业报,那当然是可以。所以业报这件事情,已经必然已经受报,你如来藏也没有错;如果是别的有情让你产生这样的业报,不管中间发生什么事,祂如来藏也不会错;因为所有的因果都是所有的如来藏所一起促成的。所以既然大家都没有错,因此你就不要再怪罪于谁,因为怪罪于谁只是让自己更加的沾黏于这个烦恼而已;而这些烦恼产生的时候,如果你可以来警觉它,然后不要再一直靠近它,就可以慢慢脱去它的束缚。

  可是,在佛法中并不是要斩除所有的烦恼性的,不是一开始菩萨位的时候就要做这样的事情,而是不要再自己添加无谓的烦恼。什么叫无谓的烦恼呢?有人他对于发生一些事情,他很痛苦;所以他就产生了“如果这样的话那又会怎么样”,一直在那杞人忧天。像有一只箭已经射中他的手,然后他一直在那里把弄,一直把玩,一直在触碰,结果最后把那个箭头,更深的触到肉里面;然后因为作法不当,甚至这个箭头就变成倒钩的形状,再也拔不出来了;他就可以因为这样的痛苦,可以记了一辈子,或是几十年,或是好几年,甚至好几个月等等。所以我们对于这样的烦恼性,要知道这是无谓的,这是没有必要的。有那个时间不如你用来忆佛,忆佛的话可以让你很迅速的超越这样的生死大劫的罪过,这样不是很好吗?

  所以,忆佛并不像是有的人认为,这是不聪明的人或是不灵敏的人,是初机学人才要学的。这样想法是绝对的错误。因为学佛之中,法门没有高低,都是平等、没有高下可说的,所以对于忆佛这个法门,大家都应该相信,它就是念佛之法。因为〈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在《楞严经》里面有说,菩萨说“我以前就是学这样的法,最后我没有靠其他的方便,不假方便,就可以证悟。”所以,这个法门是可以通达入地的法,不是简单的法。你透过这样的修学就可以了解,原来佛非常慈悲,不论我们用音声来唿唤,或是用想念来忆念,佛都一样给我们所有的功德;而我们就应该按照这样无相忆佛的方式,让自己的功夫行门,更可以在生活之中来产生、来锻炼。

  然后你在这锻炼过程中,你一天有很多的因缘,可是也很多的机会被这些杂务所打断;因此你就要知道,自己语言文字----“想”起来的时候,就是我们说的想阴,以及你触到这境界相的时候,一样有一些作意的时候,你要怎么办?所以有一个简单的方式,也可以来锻炼,就是十秒钟的忆佛,或是十五秒钟的忆佛。譬如说,今天我们用世间人的交通工具来说好了:譬如说今天你搭捷运,一个捷运站到另外捷运站,大概就是差不多两分钟、两分多钟;因此你可以把它切开来,切开来十五秒、十五秒的话,大概就八次或是几次,或是到下一站大概只有一分多钟;因此你就像列车启动了,然后你就开始了,把列车启动当作是你忆佛启动的讯号;然后经过十五秒以后你就知道,已经完成了一个段落的忆念,接下来再生起一个段落的忆念。你就不要再去注意,在这个车子上的许许多多发生的事情,是人、是物、是报纸、是杂志、是说话、是谈话、是嘻笑或等等;你慢慢的把那些法知道,然后顺那些法来观察的时候,你也要有忆佛念,你也可以不观察,也就是说,不管你观察或不观察,你都可以锻炼你的忆佛念;等到下一站完成的时候,然后就完成一个大段落的忆佛念。

  透过这样来修学,你就可以知道,原来任何地方我都可以施设;那我在我工作场所,我也是可以施设。面对了摄影机,面对了你自己的工作的电脑,你都可以来施设一段小时间的忆佛;然后再把这小时间的忆佛这样串起来,然后回家再去整理。说在这过程中,到底什么时候你被打断;然后在忆佛的时候,你就可以想“我什么时候要忆,什么时候不忆”;原来忆佛和不忆佛整个出入,你有出有入;什么时候停止,什么时候开始,你都可以慢慢来掌握。这样的练习,你经过一两个月以后,它就会慢慢的纯熟,不会说忆佛是没有办法在你日常生活中实践的。所以,你可以施设种种的方便,这样就是忆佛;而且忆佛不需要一直针对著忆佛念,再把它解开剖析说“到底是不是在忆佛?”不需要做这样的事情。

  第二个,忆佛念不是来对治妄念的。因为妄念它本是你的末那或是意根的缘想或等等;这种情况下有时候你很难遮止的,碰到境界的时候它就生起来了。所以你对妄念,也不要因为有妄念然后加深而困扰。要去想,如果你的妄念是偏于世间法的,是偏于世间的这种生灭法,是偏于世间法的一些和佛法无关的这些生灭法,或是和佛法有关的;宁可你偏于向佛法有关的,考虑的是如何有众生的利益,有对众生的利益,就可以让你的心可以安住下来。你的心安住下来,虽然你还有很多妄念,但是 佛有说,不论你是在贪瞋痴行位之中,这些都是可以让你的佛菩提道更加的坚固。为什么呢?因为至少你会产生未来生的有,因为你在贪瞋痴中产生种种三界法,你跟三界的众生继续有牵扯,你就不会一下子就要舍离佛菩提道,不会想要入灭,变成二乘人。

  接下来我们来看几段的经文。这边直接解释这段意思就是(“贪欲是涅槃,恚痴亦如是,如此三事中,有无量佛道。”《诸法无行经》卷二):贪欲是涅槃,然后瞋恚也是涅槃,愚痴也是涅槃,这个三事中就有无量的佛道,这就是真正的法。贪瞋痴没有离开真实性,不是贪瞋痴把它撇开了以后,这样这个求道人、这个学佛人就证得真实法。绝对不是如此,大乘法中从来没有这样说。

  然后,后一段说(“若有人分别,贪欲瞋恚痴,是人去佛远,譬如天与地。”《诸法无行经》卷二):如果有人他分别贪欲、瞋恚、愚痴,这样的人,他对于无贪、无瞋、无痴,会觉得这样才是真正的法,这样的人就是离开佛非常远,譬如和天地之隔。所以,我们透过这段经文可以了解,不管你对于法的现象界,是没有办法脱离它的束缚也好,或是脱离它束缚也好,你都还是要深入贪瞋痴的行相。且不说你自己是不是可以不受到贪瞋痴这些的困扰,但是一切众生,他在贪瞋痴困扰之中,你也不需要烦恼;因为你认识它们贪瞋痴,你就知道施设什么样方便,可以让他可以脱去这些困扰和黏缚。

  然后我们再继续看另外一段经文。(“是故若发菩提心者,若发小乘心者,不欲起如是业障罪,不欲受如是苦恼者,不应拒逆佛法。”《诸法无行经》卷二)这段经文就继续说,是故,如果你发菩提心的人,或是你发小乘心的人,你不想要生起如是的业障罪,就是地狱业或是其他的业障,你不想要受这样的苦恼者,不想要受到业苦,那你不应拒逆佛法。什么叫拒逆佛法?就是说你大乘法不想修学了,因为好辛苦而且又很难亲证,“这个佛菩提道的法的涅槃,为什么这么样难得?这样三大阿僧祇劫以后的佛果,我也不要了。”可是 佛说,不管你是大乘人,不管你是小乘人,统统都要学,不应该拒绝,甚至违背这佛法的教诲;你就应该乖乖的坐在你的座位上,这样继续的听闻。所以佛寺中的小乘者,他们虽然有的人,根本就不想要听大乘法了;因为他能证得俱解脱阿罗汉,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无学,没有什么可以再学,他们也不想要再学;可是 佛还是请他们就座位上好好的安坐,不管大乘法讲到哪一次,他们都要听 佛来演讲,所以这就是佛法。

  我们再看一段经文,透过这些经文你可以了解到大乘法和小乘法的差别。《般若经》有说(“如是烦恼相应作意,顺后有身,助诸菩萨,引发无上正等菩提!未证菩提,不应求断!”《大般若波罗蜜经》卷五百八十):“如是烦恼相应作意”,就是说如果你有很多的烦恼,它可以让你未来世的后有、未来身继续的产生,可以帮助大家,可以怎样呢?引发未来的无上正等正觉!所以你没有证到菩提的时候,你不应该马上将这些烦恼的作意断除。所以,有烦恼还是一件不错的事情,至少不会让你很快的进入二乘人的道路。

  再来(“乃至未坐妙菩提座,于此作意不应永灭!”《大般若波罗蜜经》卷五百八十),乃至还没有坐在妙菩提座的时候,就是还没有成佛位这时候,这样的作意不应该永远的断灭。所以你就应该要知道,这样的法就是实际法,实际法是值得你追求的;虽然随伴的有很多烦恼、痛苦、种种的生死,可是也没有关系;因为一切的众生比我们还要苦。我们都已经有佛法三宝等等作为依靠,如果我们还认为这样是苦,那众生呢?我们是不是应该更有悲心,在生死大海来陪伴他们呢?

  最后一段经文,《大方广佛华严经》〈修慈分〉(“十方诸佛与诸菩萨声闻大众,俱来入我诸佛国土宫殿之中。”),就是说你可以有个企望:最后十方诸佛菩萨,这些声闻大众一切修学者,最后会到你的诸佛国土宫殿之中。就是说,你将来会成就佛国,你可以容纳一切的大众进来这佛土之中,在佛土里面大家可以众相欢乐,可以各自修学,也可以众相闻法,这样是多么令人欣羡的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在你三大阿僧祇劫以后,将会很快的完成。所以你陪伴的作意的话,你就知道自己已经在忆佛念继续的加强,不要对行门功夫加以排斥拒绝。

  所以透过这样的法,你可以继续熏习如何来“看话头”,如何将一句话譬如说“到底是什么在念佛”这样的一个涵义包容下来,了解这个意思;然后看住这整团文字的意义,然后把文字相把它灭去,这个地方我们就可以说你是看意义,这样就看话头。透过看话头的功夫,你就可以让自己明心见性,将来的资粮可以因为这功夫提升,而可以发起“疑情”。疑情就是对实相产生了追寻,一定要明白到底这个法界的实相是什么,知道这如来藏是什么。这就是我们功夫行门应该要作的,也是大众所应该锻炼的。

  今天就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