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集 教外别传(四) 正伟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

  阿弥陀佛!

  首先先问候大家:少病少恼否?色身康泰否?游步轻利否?道业精进否?众生易度否?

  现在您所收看的节目是“三乘菩提概说”。正觉同修会,将一些想要学佛的人平常应该具有的基础知见,分门别类地把它整理起来,统一地为大家解说。

  在前面的课程当中,我们讲到了 玄奘法师所带回来的《真唯识量论》。那因为 玄奘法师他所说的这一些唯识种智,本来就是为了地上菩萨所说的,所以曲高而和寡;一般的大众连如来藏都尚且难以证得了,更不要说是悟后起修的唯识种智。所以,玄奘法师这一支教派大概两代以后就中衰了,甚至连 玄奘法师的证量,大家也都忘掉了,对他的记忆大概就只剩下《西游记》里面的唐三藏了。以上所说的这一种状况,一点也不让人讶异;因为佛法的实相一向是难会的,释迦牟尼佛才离开不久,这种情况就已经在教团里面出现了。

  阿难身为 世尊的侍者,他亲闻了 释迦世尊一切的教诲,也早已经证得了真如实相;后来再加修智慧、禅定三昧,在二乘法上,他成就了俱解脱的大阿罗汉;而在大乘法上面,他成就了初地菩萨的功德。在《付法藏因缘》这一本书里面提到,当 阿难年老的时候,某一天他来到了一处竹林之中,忽然听到有比丘正在背诵偈语。因为在古老的印度,所有的人必须要把所学的东西,一首一首地背下来。比丘背诵著:“若人生百岁,不见水老鹤,不如生一日,而得睹见之。”(《付法藏因缘传》卷二)当时年老的 阿难尊者听到以后,就吓了一跳,然后心里感觉非常的难过。因为 阿难发现,世尊才入灭没有多久,怎么 世尊所传下来的正法,这么快就遭受到扭曲了!佛法竟然衰败如此地迅速!

  于是 阿难就纠正这一位正在背诵偈语的比丘,说:“比丘啊!你现在所背诵的这一首偈,它不是来自于佛语,不可以依照这一首偈来修行。你听好,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会因谤佛而下堕三恶道:第一种是读了很多的书,博学多闻,但是他的观念思想有所偏邪;另一种则是不了解佛法的大意,颠倒的、妄自地解经论。只要有这两种恶行,那就会导致一个人自我的衰减,没有办法让这个人离开三恶道。现在你仔细地听,我来为你演说正确的偈语:‘若人生百岁,不解生灭法,不如生一日,而得解了之。’”

  这位比丘回去以后,就把 阿难纠正他的偈语,向他的老师报告。结果他的老师对这个比丘说:“哎呀!你不要理阿难啦,阿难年纪大了啦,老年痴呆了啦!他的话里面有很多是错误的,根本不可信的,你只管按照我教你的这个东西继续去修行就对了。”后来 阿难又再次听到这名比丘依然重复之前错误的偈语,并没有修正,于是 阿难就问比丘:“为什么会这样子呢?”比丘就把他老师所说的话转达给 阿难知道。

  阿难听了以后非常的感慨,自己身为诸长老之首,是教法的传人,而自己当年从 佛所亲闻的法语,竟然受到了后辈的怀疑与轻贱。那么正法的未来要怎么办呢?谁又能来接下 阿难的重担呢?阿难想不到未来到底在僧团里面有谁可以接他的棒子,继续领导这个僧团承续法脉。阿难竭尽能力地去想,甚至入禅定去观察,竟然找不到一个人可以担此重任。于是阿难心中生起深深的感慨,他想到:

  “哎!无常竟是如此的可怕,将过去所有的圣者一一地催化入灭了。从此众生将长处于黑暗之中,在黑暗当中摸索怖畏前进。邪见如此的炽盛,不善法又不断地增长,众生口不择言,毁谤如来,断灭了正法,众生就会永远地沈沦在生死大海之中,开恶趣门,闭人天路,会在无量劫中受诸苦恼。可怜啊!世间从此将又陷入黑暗。我今天亲自为这个比丘解说正法,无奈他却宁可信受邪说,不接受我的教诲。这样的事情我又能向谁说呢?一切有为之法,竟是如此的无常,如此地迅速,在一转眼间、在一次的唿吸当中,就已经经历了四百次的生灭;如同虚空当中一声雷,如同暴云、风忽然就起了,但是一下子又散了。五欲如此地不坚固,也像这个样。就算是夫妻、情侣、亲友、家人等等,平常好像感情非常的好,安隐、恩爱,享受快乐;但是当无常一到,又有谁能够躲得过呢?既然世间众苦如此之深,甚难久居,看来我也不需要再留恋在这一边了,不如就趁今天入涅槃吧。大师佛陀以及同梵行——当日与我一起修行的这一些诸大阿罗汉,都已经一一的灭度了,我又岂能久留在世间呢?”

  阿难决定了之后,就想到他曾经承诺国王阿阇世王,在自己入灭前一定要通知他;所以当晚 阿难就前往王宫,告诉守门的侍卫,请侍卫转达。可是因为当时已经是深夜了,阿阇世王已经入睡了;阿阇世王非常的凶,所以侍卫都很害怕国王,不敢去打扰国王,所以就回覆 阿难,跟 阿难讲说,等到国王醒来以后他们会通报。阿难也不为难这些侍卫,就淡淡地说:“如果国王醒来的话,请告诉他,我阿难曾经来过。”说完就离开了。阿阇世王当晚似乎心有感应,睡梦当中作了一个恶梦,他梦见了大伞盖的支撑的棍子断掉了,他立刻吓醒。侍卫见到国王醒过来了,就把 阿难来过的事情告诉国王。阿阇世王一听就知道大事不妙,心中过于激动难过,就昏倒在地上。旁边的人赶快拿了冷水,来替国王洒面,阿阇世王久久才醒过来。

  醒过来以后呢,阿阇世王发声痛哭,非常的悲哀,搥胸唿唤,极其难过。他哭著说:“鸣唿哀哉啊!世尊如同世间的眼睛一样,已经入灭了;现在阿难又要离开,三界的苦恼从此以后要由谁来救济呢?想到昔日世尊慈悲深厚,能为众生作大依止,但是自从大师世尊入了涅槃之后,世间从此陷入了孤单当中。伟大的摩诃迦叶继承了 世尊的法脉,演法教化,可是他也已经灭度了。正法就这样子越来越衰减了。瞻仰阿难尊者犹如日月,没想到今日他也要入涅槃了,叫我从此以后还能依靠谁呢?世尊的法水清净,能够洗涤尘劳,可是从此之后,又有谁能来演说世尊的法义,饶益一切的有情呢?一切的众生常有渴爱,从此之后又有谁能够澍大法雨,来抚慰众生的心灵呢?三界当中所有的众生,难道就要这样子继续流转下去,受诸苦恼,何时有穷尽之日呢?现在魔王欢喜了,因为他们大得眷属,善法渐渐地要灭尽了,诸恶越来越炽盛啊!”

  这时候国王就立刻问侍卫:“阿难往哪边去了?”侍卫答覆,阿难尊者往毗舍离方向离去。阿阇世王就赶紧带著随从兵众,前往恒河边上,正好赶上 阿难正在河中的船上。阿阇世王就立刻跪地叩首顶礼,哀求说:“恳请尊者千万不要入灭!三界的明灯世尊已经弃我而去了,我现在只能依靠尊者您,求愿尊者切勿入涅槃。”但是 阿难默然不肯答应。就在这个时候,大地发生六种震动。

  此时雪山,也就是喜马拉雅山,里面有五百位已经证得五神通的外道仙人,他们看见了大地震动之后,就怀疑是什么因缘有此异象;于是用神通看到,原来是 阿难尊者即将灭度。所以,这五百仙人就以神通力往虚空中飞过来,立刻来到了 阿难的面前。五百仙人来了之后,一起跪下,额头触地,向 阿难叩首顶礼,恳求 阿难能够接受他们出家。阿难尊者知道这些人是他入灭前最后的弟子了,他就为眼前的五百仙人,如他们所说的为他们说法。此时五百仙人听完 阿难说法之后,立即鬓发自落;听完了 阿难开示之后,这五百个人就一齐成就了阿罗汉,然后才在阿难之前就入般涅槃了。

  此时 阿难想起 佛陀以前曾经预言,在罽宾国有一个比丘名叫末田地,他能够在他的国土流布正法;于是 阿难就以神通到了罽宾这个地方,找到了末田地,并且把传播正法的任务交给末田地。罽宾这个地方有二种说法,一个说法是说它在中亚,另外一种说法是说它在西北印度。

  好,最后 阿难此生的任务已经了结了,他以神通飞向虚空,又回到了阿阇世王的面前。然后展现了十八种神奇的神变,之后进入风奋迅三昧,以神通将自己的肉身火化掉。火化的时候,他所化出来的舍利子,就飞向河的两岸。火化后的舍利子分为四分,一分送给忉利天,送给释提桓因天主到天宫供养,一分送给毗舍离的人民,一分送给阿阇世王供养。就这样子 阿难尊者入灭了,国人就在四处建起了宝塔,供养 阿难的舍利子。

  意思是说:各位啊,要珍惜!佛法能够出兴于世,是非常难得的事情。更何况是现在 佛的如来藏正法,又能再一次的重兴于世间,这是甚为难得稀有的,切莫作等闲想。

  好,回来课程。佛才刚刚离开世间不久,不过几十年,正法便已经败坏,这就是事实,也是无可奈何的因缘。所以在僧团中,即使是在僧团里面能够信受正法、修习正法的人,一向就是少数中的少数;在僧团里面人数最多的,势力好像最大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凡夫僧罢了。这个法则从古至今都是如此的。所以各位可想而知,佛灭度不到百年,僧团里面能够证得正确的二乘解脱道与佛菩提道的人,就已经非常非常少了。势单就一定力薄。譬如说 阿难之后,正法的继承者是末田地,可是有没有发现到末田地尊者在哪儿?根本不在印度,而在罽宾国,或者说印度的边界,西北印度,也就是远离印度了。这是代表什么意思?佛陀所遗留下来的僧团,竟然在几十年当中,已经败坏到没有人可以继承 佛的如来正法了;此时佛法只剩下一个表相了,因为它的核心没有了。即使是如 阿难尊者,也改变不了这个状况,因为因缘就是如此。所以接下来,正法就交给了边地,交给远方的正法僧团去弘传了。这样子,各位看懂了 佛在世时候的预记了吗?

  事实上,在印度中心正法的败坏,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它伴随著外道思想不断地渗透进入僧团当中,这是同一件事情的二个面相,所以总归为正法衰败。很多人都以为,释迦牟尼佛的出现,使得全印度都信奉佛法,使得佛法成为印度最强大的宗教;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是过去的佛教行者自我感觉良好,粉饰太平所说出来的。事实上,即使是 世尊在世的时候,佛教也从未成为印度最大的宗教。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

  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为各位介绍到这边。下一次我们再接著说。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