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集 佛教宗派总说(下) 正伟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

  阿弥陀佛!

  您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三乘菩提概说”,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将一些平时学佛人要学习三乘菩提所应具有的基本知见,把它们整理起来统一的为大家报告。

  上次的课程我们讲到,影响后来佛教非常深远,可以说是破坏佛教的中观应成派思想(Mādhyamaka Prasa?gika)。我们说到这个想法,这样的一个宗义,它最早是源自于印度教里面有关于辩论术的法则;然后,一般人都说中观的应成思想是佛护论师(Buddhapālita)所创立的,其实这是一个错误。严格来说,是佛护论师使用了这一种随应破而成的技巧,在当时声名大噪;从他开始,把这种技巧变成了是大乘中观宗的一支流派。早在部派佛教的时候,这一种技巧就已经非常流行了,这一点以后我们有机会再说。

  谈到这一边,可能有观众从前面的 基大师所说的八宗一路说过来,观众已经觉得头昏脑胀了:明明是同一位 释迦牟尼佛所传下来的佛法,怎么会弄得这么复杂呢?到底哪一个才是对的呢?答案我们前面已经提示过了,佛教为什么会衍生出有这么多的宗派,那是因为没有得到三乘菩提的正见。所以早在 阿难入灭之前,最核心的僧团里面,就已经各有见解、各自为政;反而把俱解脱阿罗汉,同时也是地上菩萨的 阿难,把他给当成老年痴呆症了。大家还记得吗?当初 佛灭的时候,经典结集、负责诵出经典的人就是 阿难,因为他参与了,他也记得 佛所说过的一切法。没想到不过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年老的 阿难就被僧团当成是老年痴呆了!既然不信受 阿难所说的话,那可想而知,也就失去了三乘菩提正确的见解了。所以 阿难没有办法,只好选择了在远方边地的末田地尊者,当作是教法的住持者。这一件事情,就代表了印度核心的僧团已经无法救药了,即使 阿难殚尽思虑,也找不到可以继承教法的人了。

  或者我们再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小乘佛法的各支部派,各自都宣称自己的祖师是亲随 佛学习的大阿罗汉。比如说“说假部”,宣称他们是继承迦旃延的教法,而“饮光部”呢,说他们是继承迦叶尊者所传下来的法,“法藏部”干脆说自己是直接继承于 佛陀的教法。这些小乘的部派,彼此对立又联合,合纵连横,又一再的分裂。各位可以想一想,如果各支部派真的都是他们所宣传的这些大阿罗汉所传下来的法脉;那么这一些阿罗汉祖师们,都是同样的在 释迦世尊面前受教,都是 世尊所印可的阿罗汉,断尽了我见、我执,断了四种住地烦恼,证得了十八界的空相;那么为什么阿罗汉们所传下来的教法,彼此会相差如此之大,甚至彼此搞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呢?这是因为,这些部派当中大部分的情况,就是从一开始就已经错会了 佛陀所说的二乘菩提;然后将自己所学的世俗的这些教法、外道的思想,把它引入到佛法里面,作为自己的所依,却说这个叫作 佛陀的教法;所以部派彼此之间才会水火不容。

  就好像前面说的,当 阿难还在世的时候,阿难的教团竟然就已经变质了,把 阿难当成是老年痴呆症;所以 阿难仔细观察僧团里面,竟然连一个人都找不到可以来继承衣钵,所以只好把法传给边地的菩萨来继承。大家可以想一想,在一代之中就已经有如此大的质变,更何况是几百年之后的教法会变成什么样?如果没有再来菩萨来复兴的话,福薄的众生是没有办法绍隆 世尊的教法的。不论是二乘菩提,或是大乘菩提,其实都是如此。

  一个现成的例子,就是现在锡兰跟南洋地区的小乘佛法,宣称自己是 佛陀直接传承下来的原始佛法;大部分的民众不了解,也就跟著一起这样子说。然后就认为,南洋地区的南传佛法,代表了 世尊所传授的二乘佛法;北传的佛法呢,就是 世尊的大乘佛法。报章杂志也就这样子引用报导,积非成是,三人市虎。却没有想到,现在的南传佛法,只是代表了部派佛教上座部里面、说分别部里面的赤铜鍱部的锡兰支派罢了;而且,根本是在五世纪以后——严格来说是十一、十二世纪以后,才开始兴盛起来的。虽然自己号称自己是最原始纯净的佛法,可是就实际上,不论是教法的内容,还是时代的延续上面,都是后来才出现的思想。

  这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没有智慧,没有真正佛法的正知见,那就会引入错误的教证与理证——教证就是经论教法上的证据,理证就是推理应理所成的证据。把自己非量的测度,当作是现量的证量,这是两千多年来,学佛人常常不慎落入的地方。

  我们回到 基大师的八门宗理,其中第七、第八两门,这两门宗义纯粹是大乘的性质,只有大乘的宗派会采用。它们分别是:

  第七、胜义皆空宗:谓清辨Bhāvaviveka等,明说空经以为了义,说一切法世俗可有,胜义皆空。这就是自续中观(Mādhyamaka Svātantrika)这一派的中观论师的立场主张,这一派里面代表的人物,在印度后期最出名的是清辨,所以传入了中国以后,就以清辨当作是代表的人物。这些主张自力量的中观论师,以演说空义的佛典为当作依据。他们主张,一切法以世俗的层面来看,可以说是有,但是如果就胜义的层面来看,那就是空。因此说他们是以胜义俱空为宗义。

  第八、就是最究竟的,也就是 佛陀本人所主张的——应理圆实宗:“谓 护法等,弘扬《花严》、《深密》等经,虽说二谛,随其所应,具有空理,圆妙无阙,实殊胜故。”(《说无垢称经疏》卷一)这是 护法菩萨等瑜伽行派论师的立场,这些论师他们是以《解深密经》、《华严经》当作根据;他们相应的这个道理,兼有空与有两个方面,圆妙无阙,真实殊胜;所以,说他们的宗义是应理而圆实,以真如如来藏法立为第一义谛,万法皆由真如所生。

  那么二乘佛法是断尽五下分结与五上分结,证得五蕴、十八界的空相,成就四果阿罗汉,这个目标是非常清楚的。可是为什么搞到后来,变成二乘的宗义至少有六种胜义谛呢?而大乘的佛法是为了成就圆满的佛果,竟然会出现三种的胜义谛。这八种宗见就造成了佛教内部的混乱,它是混乱的根源。这也就是,各位还记得吗?前面 佛所预记的。佛说在祂灭度以后,天魔波旬会穿上 佛的袈裟,进入佛法中来破坏佛法。

  就表面的原因来看,是由于各支宗派一开始就已经不明白空相与空性的关系。其实一切世间的法,所显示出来的相貌叫作空相——空性之外相,也就是诸法的生住异灭。佛说万法皆因缘而生,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世间灭;世间法的背后,并不是无因就可以出生的。那这个因在哪里呢?比方说,我们过去生如果常常以香花供佛,今生的容貌就会庄严。在过去生所造下来的因,是怎么样延续到今生的果报呢?今生的果报是生灭法的空相,这个空相是依什么而显现的呢?佛又说:诸法由业种遇缘而生。能够执持业种从过去生来到今生,能够执持的,那祂一定是心法而不是色法,所以,是依靠持种识。这个持种识就是今生能入胎的入胎识,这一点在《阿含经》中,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佛说:【“阿难!缘识有名色,此为何义?若识不入母胎者,有名色不?”答曰:“无也。”“若识入胎不出者,有名色不?”答曰:“无也。”“若识出胎,婴孩坏败,名色得增长不?”答曰:“无也。”“阿难!若无识者,有名色不?”答曰:“无也。”】(《长阿含经》卷十)

  佛说:“阿难啊!肇因于这个入胎识,才会有五蕴名色之法,这是什么道理呢?如果入胎识不入母亲胎中,还会有胎儿的五蕴名色身能够长大吗?”阿难回答说:“不行的,世尊!”佛又说:“如果这个入胎识入胎了,但是没有作用,这个胎儿还能成长吗?”“不行的,世尊!”“如果这个入胎识住入胎中,又出来了,胎儿就会败坏,那么胎儿的五蕴名色身还会继续长大吗?”“不行的,世尊!”佛最后就作了结论:“阿难啊!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入胎识的支持与作用,还会有胎儿的名色身体吗?”阿难回答说:“那就不会有胎儿,世尊!”

  世间的一切法就是五蕴法,五蕴法能够存在而运作,是因为有入胎识,有本识在背后支持著。因为入胎识就是能够执持业种的识,依著持种识,也就是这个第八阿赖耶识的因,遇到了缘,所以才会有因缘果报。所以,世间的五蕴法叫作“空相”,它只是一种相貌罢了;而背后支持著世间法能够存在,而能够运作的,叫作“出世间法”,简单的来说就是“空性”。空的本性祂支持著空相的运作,名色法的这些空相,它不会是无因而生,而是依赖著入胎识空性而生成的。二乘人修习五蕴空相,断尽烦恼而入涅槃,大乘人藉由空相来探讨背后的空性——入胎识。这样的一个基础如果没有弄清楚,那就会出现了 窥基大师所说的前七种不正确的宗见见解了。

  七种错误的宗见之中,与大乘佛法有关的是后三种。最后的一种应理圆实宗,也就是真如本心这样的一个见解,是 释迦世尊的本怀,也是三乘佛法的核心,是纯净无误的见解。

  第七种胜义俱空宗,也就是自续自力量,又叫中观自续派,又叫中观经量派。从名称上各位就可以看出,这一派的人,他们支持经典上面所说的万法不是断灭,不会无因出生,有本际;可是五蕴、十二入、十八界都是缘生缘灭,为了让自己不堕入断灭论,所以一定会有一个依自力来活动运作的空性存在。可是这个诸法能够自相续,本际的自力量,也就是空性,这到底是什么,他们并不清楚;最后就会把断灭的六识境界拿来套用上来,其实他们自己知道,这是有问题的。所以,这一支中观的自力量——中观自续派,最后大部分的祖师会倾向“应理圆实宗”,也就是真如法性。所以这一支到了后来,就变成了一个新的综合品,叫作中观瑜伽行派。也就是说,他的心中其实是支持有一个本际的,只是他没有办法真实的证得。

  至于伤害大乘佛法最深的,就是 基大师所说的“诸法但名宗”,也就是不立自宗、随应破的应成中观了。只是这种应成中观从一开始,它自己就已经告诉别人了,它不是一种哲理,它只是一种辩论的技巧罢了。

  那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