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集 息恶法则(一)-修念佛心增长悲慧


  何正珍老师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菩萨正行”。今天要和大家略谈的题目是:息恶法则(一)-修念佛心增长悲慧。

  我们学佛了,对佛法有信心,所以发了菩提愿、受了菩萨戒。在前面听了诸位亲教师用心地教授、殷勤地嘱咐,在聆听学习时都能信受无疑;也决定自己要依之而行来清净自己的身口意行,正向三乘菩提,发利乐众生永无止尽的成佛大愿,这个是相当要自我肯定和赞叹的。因为在这五浊世间,能顺佛心、正信大乘三宝,那是稀有难得的众生。如《金刚经》中 佛陀亲言:“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对大乘经教章句、成佛之道能生信心那不是小事,当今世上又有几人?许多号称是佛教团体,但都将佛法世俗化、世间事业化、外道化、世间学问化;甚至呼应性力派传承的喇嘛教,将佛法内涵与名相,说成欲界最低下层次男女淫欲法,所以修行的导向,不但背离了出三界的三乘菩提方针,更增长了无明下堕的势力。因此 佛陀住世时 就预为赞叹:能正信大乘常住三宝的学人,真是非常难能可贵,当为赞叹。

  今天我们要跟诸位菩萨讲“息恶品”,为什么要讲息恶呢?就是我们虽然知道学戒很好,我们也想办法要把戒持清净,但是我们会发现一件事情:“我很想把戒持好,但是我还是有很多的因缘,让我自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妄想杂念。”所以在《阿含经》当中,有讲到一件事情,就是许多的比丘们,他们想要打坐、想要修定,但是他们发现一件事:当他们要打坐、要修定的时候,妄想杂念一大堆,而且还有一些恶心所会起行。所谓的恶心所,不外贪、瞋、爱、染这些的心念起行。到外面去看了五欲六尘,一打坐,那些镜头又不断地涌上来,所以他们会请教 佛陀,这该怎么办呢?佛陀就教了他们五种方法,这五种方法,我们可以拿来作参考。佛陀说:“如果我们要修增上心,也就是要修定学的时候,我们可以用这五种方法,来让我们的这些恶念止息,我们的心就能够安住;能够安住就能够定下来,定下来就可以进修禅定。”

  佛陀说的第一个方法叫作“念善相应”。念善相应就是我们的心去安住在善法之中,或者是我们安住在忆佛的念当中,或者我们的心安住在清净无为的这样的清净心当中。佛陀说把心安住在善的这一念,祂举的例子说:“好像木工师,他们要切割木头的时候,会拿一条墨线,用那条墨线为准则来切割木头,那样的木头就可以切得很正。”同样的道理,用这个例子来说:我们如果心,常常都住在善念当中,那么如果有恶念起来的时候,就跟善念会相抵触,那个时候恶念就可以止息,恶念一止息,我们的心就能够安住下来,安住下来就可以修定。

  但是有的时候,我们光想著忆佛念、光想著善念,也有可能恶念的势力太强了,有的时候那样的一个势力的强度,让我们的善念没有办法产生对治。佛陀就教了第二个方法,说去“念恶有灾患”。什么叫作念恶有灾患呢?就是我们去看,我们现在如果说一直把我的心安住在这个恶念中,如果我一直安念在这个恶念中,这个恶念就会产生逼恼,产生逼恼,我就没有办法安住下来修定,没有办法安住下来思惟法义,这样我就不可能去证果,不可能得到涅槃。佛陀在这个部分,祂举的例子就是说:“好像有一个年轻人,他长得非常的端正可爱。他洗好了澡穿著非常洁白干净的衣服,身上还涂得香香的,把胡须、头发统统都把它刮得很干净,所以看起来非常的整洁庄严;但是这个时候呢,拿死掉的蛇、死掉的动物,而且那个蛇啊、动物啊尸体都已经烂坏,而且有臭味肿胀,把这个东西放在那个少年人的脖子上。那个时候呢,少年人对那样的一个放在脖子上的东西,当然会非常的嫌恶,想要赶快把牠丢掉。”佛陀意思就是说,我们对待恶念就要像这个样子,好像是一个挂在脖子上的恶臭烂坏的死尸,想要赶快把它扔掉;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我们就可以对治我们的恶念,让我们的恶念不起行。

  可是如果说这样子还不行,佛陀又出了第三招。祂说第三个方法叫作“不念此念”。什么叫作不念此念呢?就是不去管这个念,如果有这个恶念起来的时候,我们根本不去看它、不去管它,我们继续把自己的心安住在我自己要修的定学上面。佛陀举的这个例子,祂说:“好像一个人他是有眼睛嘛,外面有光明照的时候,眼睛张开了我们就可以看到外面的色尘。那个时候,我们如果把眼睛闭起来,或者我们把身体转开,我们就不用看到外面的那些色尘了。”佛陀就说:“你说这样子,如果我们把眼睛闭起来,或者把身体转开,那我们前面那个色尘看得到吗?”比丘们回答:“当然看不到!”佛陀说这就叫作不念此念,当我们有这个恶念的时候,我们就把这个意念转开,不去管它,它起来就让它起来,它走开就让它走开;如果这个样子的话,也可以让恶念止息,这又是一个方法。

  但是会不会又有人不适用呢?没关系!佛陀又开示第四个方法,第四个方法叫作“思行渐减念”。这个方法跟刚才的方法不一样,刚才的方法是避开不理它;这个方法是正对著它,然后跟刚才前面所说的,看这一个恶念的过患也有点不一样。也就是说,自己让自己的这一个恶念,用心念让它渐渐的淡下来,用举例来说我们比较容易懂。佛陀说:“就好像有一个人在走路,他走得很快很快,于是我们就起一个念说:‘我干嘛走那么快?我可以慢慢地走啊!’用这样的一个念头告诉我们自己,于是脚步就放慢了;当脚步放慢的时候,就说:‘我干嘛要慢慢地走?我可以坐下来休息啊!’这样一讲的时候,这个念头又止息住了一些,恶念又止息了。当坐下来的时候呢,觉得又能够止息一些,又可以喘一口气,所以又说:‘我干嘛要坐?我可以躺下来啊!’于是这个人就躺下来了,当躺下来的时候全身就放松了。”我们对待我们的恶念,有时候也可以这样。当我们觉得我们的恶念很强盛的时候,就问自己:“我干嘛要去想这些呢?我可以不要这么紧张这件事情嘛!”当我们发现好像我们的气息比较缓下来了,念头也比较松下来了,我们再慢慢地告诉自己:“我们不要抓著它呀!我们把它放掉。然后我们把我们的心念安住在这个定学上不是很好吗?或是安住在法义的思惟上不是很好吗?”好像自己在劝自己一样,一步一步地下来,让我们的恶念止息。

  好!讲了四种了,是不是能够就把我们的恶念止息掉呢?或许有些人还是没有办法,没关系!佛陀又教了第五种方法,第五种方法叫作“以心修心”。针对前面的四种方法,如果还没有办法,佛陀就说:“好吧!那这样子你们就把你们的牙齿,上牙齿跟下牙齿就这么咬著、并著,然后用舌头逼著我们的上腭,这叫作以心修心,然后来降伏这样的恶念,让这个恶念不起行。”佛陀举的例子就说,好像两个大力士,抓著一个瘦弱的人,强迫这个瘦弱的人要降伏;所以当我们两腭牙齿上下牙相对著,用我们的舌头抵著我们的上腭的时候,这样就可以让我们的恶念,渐渐的止息。

  以上五种方法,可以随著您试著去用用看!当恶念止息的时候,你可以安住在忆佛的善念当中。如果不行,那么你就可以想,您先想:“这个恶念要干什么?它并不能够给你有任何的帮助啊!”如果还不行呢,你可以不去理这个恶念,或者像跑步的人,让自己的恶念缓下来;要不然你就干脆坐下来,嘴巴闭著舌抵上腭,强迫自己把心定下来不要在这个恶念当中。这一个是 佛陀在教弟子们,当我们在修禅定的时候,有恶念的时候,我们要怎么样的去对治。

  当然止息恶念,佛陀教的方法有非常的多,例如可以以慈悲心、或者是以因缘观、以不净观,是非常非常的多。因为 佛陀都看著众生的因缘,以他的心性来告诉他。在菩萨《优婆塞戒经》当中,在讲到我们要怎么样止息我们的恶念的时候,佛陀是依这一个人他是要发菩萨大愿的。要发菩萨大愿,这个心应该时时的安住在成佛之道的法要之上。如果有恶念的时候,我们要怎么样止息我们的恶念呢?在这一件事情上 佛陀说:“你可以去思惟 佛陀有种种的殊胜,你可以用念佛。”这一个念佛的方法,是和我们以前所学习的念佛方法是不一样的。怎么说是不一样呢?因为我们以前的念佛方法,我们学到的都是持名念佛,所谓的持名念佛,就是一句佛号一句佛号的念下去。但是这一次《优婆塞戒经》当中,善生他向 佛陀请问说:“我们受了戒,我们也想要好好地学戒,但是有很多恶因缘的缠绕;这些恶因缘的缠绕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自己的贪瞋痴还没有办法清净,一个方面是外缘-外面还有恶缘。”所以善生菩萨就帮我们跟 佛请问,有贪瞋痴跟外面的恶缘相应起,这时候有两种状况:一种状况是自己的贪瞋痴现起,主动去攀缘外境;另外一种是外面的境界太可爱了,让我们没有办法安住在清净的戒律当中。所以这就是内外的不二因缘,这个时候我们真的很难把戒持好。

  当然善生菩萨帮我们请问 佛陀,佛陀是无量劫以前就曾经走过这样的路。俗话说:“欲知山中路,先问过来人。”能有因缘值遇已得身证并示现成佛的大善知识,那是多大的福报啊!不恭敬请问怎么行?我们真要感谢善生菩萨为我们的提问。我们先来看一下,内外不净的因缘是什么样的样貌?我们再来看 佛陀怎么说。因为我们自心相应起那些内外不净的恶因缘,主要我们会受用在其中、苦在其中,但是我们却没有办法周延地去看一下它。它的一个状况,就是我们的贪瞋痴烦恼习,它会主动地去著于外境引发不善的身口意行,或者是因为外境的恶缘,引发我们自心、恶心相应的这一种身口意行;所以在这一种情况之下,我们的身行、口行、意行的恶业就起来了。善生菩萨恐惧新学的菩萨受了戒以后,内心的贪瞋痴恶缘种子又会跟外面的恶缘和合,而这种恶缘的因缘将会使我们忘失了菩提心、还有持戒的这一种无作戒体,所以他就帮我们向 佛陀请教了。

  佛陀说:“善男子!菩萨若有内外诸恶不净因缘,是人应当修念佛心,若有至心修念佛者,是人则得离内外恶不净因缘,增长悲慧。”也就是说,如果菩萨遇到这些不好的、不净的因缘,他应该修习念佛心。如果能够至诚心的来修习念佛心,他不但可以离开、远离那些邪恶不净的因缘,也因为心都是和 佛相应的,都是在熏习 佛的功德法要,所以可以增长自己慈悲的相应智慧。佛陀祂真的是开示了很好的办法,这办法跟前面的我们一开始讲的五种不同的是:把自己放在一个非常殊胜的因缘当中,心里想著佛;如果我们心里想的都是非常清净庄严的佛,自然对照之下,这些贪瞋痴的不净因缘,就显得非常的不堪。我们如果心里时常念著 佛的各种功德法要,我们自己也会起惭愧心:佛陀祂为我们辛苦了这么多,而且祂已经成就佛地的功德,而我还在这个五浊恶世流转。所以会增长这样的一个惭愧心,引发自己积极向正道的心行。更因为学习了 佛陀的慈悲心,也能够引发自己慈悲种子的增长。

  所谓的“悲慧”,因为 世尊有特别开示悲慧,我们先看“悲”这个字,悲就是“非”、“心”两个字合起来的,我们经常听到说:悲就是拔苦,但是什么叫作拔苦呢?菩萨为什么是大悲呢?因为他可以看到,众生他现在所行的事是非心、是逆于心的。所谓的逆于心,就是他现在所作的事,是逆于正道的,不是合于正道的;也就是说,他现在所作的事是下堕的,会是堕落的,所以会有苦。也就是菩萨如果真正的拔苦,他可以清楚地看到众生他现在的身口意行、他现在的所为,只有为他将来会带来不可爱的异熟果报。所以真正的大悲,并不是说我们去救济他的贫苦、我们去帮他洗洗澡、帮他盖盖房子,而是要把他的身口意行当中的邪念拔除,这样才是真正的大悲;要教他真正向善的方法、解脱的方法,这样才是真正的大悲。所以一个菩萨,他在跟众生接触的时候,他会以悲慧来作前导;他能够知道众生心所起行的是正向还是苦向,也是因为能够去相应众生他现在所行,以后的果报可能是什么样的方法,所以会发大心来救护众生。

  所以平实导师他曾经说,他说他:“弘法的过程,对众生绝对都不会疾言厉色,也都不会恶口;但是破邪显正就锐利无比了。为什么呢?因为在这一个因缘时节,如果不下猛药可就来不及了。”平实导师以前,刚开始弘法的时候,他并不想要说:哪一个法有错,哪一个法修学了反而不会造成三乘菩提的增上,反而是属于世俗法、反而是下堕法。可是几年下来都没有效果,众生根本不知道要远离邪恶的知见,那些被误导的人他也不肯作一点点的改正。所以平实导师就必须要一本书又一本书,再仔细地把它写出来,乃至于要指名道姓地说什么样的人他所说的法是错的,避免这些人继续误导众生!这样的一个手法虽然比较激烈一点,但是相对地悲心也是相当的重,所以本质上还是慈悲。因为如果不是悲慧,独自一个人以一个居士的身分,在整个佛教界与各大法师相对应为敌,那样的一个处境是多么的孤单!所以菩萨他很清楚自己是以救护众生回归正见的这样的心力,来从事弘法利生的作业。所以平实导师说:“如果大家能够以救护众生的心,我们现在看到现在这样子作,以后二地、三地、四地、五地回头再来看的时候,我们会知道我们这样作是非常值得的!”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跟大家讲,我们如果有恶念的时候,应该是要以念佛心以增长悲慧来止息我们的恶念;以念佛心以增长悲慧来止息自己的恶念,这样我们就可以,正向三乘菩提持戒清净。今天就谈到这里。

  祝愿您 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自得心开!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