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集 为何要先度憍陈如


  郭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看另外一个问题,一个问题所要问的是—憍陈如当初为歌利王,他来支解 释迦牟尼佛当菩萨的色身,像这样凶残凶暴的人,为什么要先来摄受他呢?为什么要让他能够最先得度呢?这样不是不合乎佛法所说的因果吗?我们就来回答这个问题,憍陈如他那时候作为歌利王,他因为对于他的嫔妃残余的贪著,所以他会去想要继续在我所上作种种贪欲的追求,这跟我们众生无始以来是相应的。

  我们从无始以来的贪瞋痴并没有比歌利王还少,甚至大家几乎是差不多,许多人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谁能够说,自己当一位天下的大王,一切的荣华富贵,都在手上的时候,还会对一个寂寂无名的修行人,会有很好的脸色吗?乃至于看到这修行人跟自己所喜欢的妃子,然后看似有说有笑,自己如何不生起瞋恚呢?即使现场上这个修行人神色非常的庄严,并没有任何轻慢的意思,自己也是会妒火中烧,产生种种的贪及嫉妒的行为,所以在这种心态底下,你想要说他不瞋恨是很困难的。

  如果当初 释迦牟尼佛在作菩萨的时候,对这个国王求饶,然后要求如何如何,搞不好那时候歌利王就可以、就不会那么瞋恚了!可是他一看到这位忍辱仙人,看起来你好像修行很好,他越发地越无法忍耐,因此他割解了他的这些手和脚,把四肢都切断了,还看他有没有能够忍。可是 释迦牟尼佛的前身,他当忍辱仙人的时候,这样的经历想必即使没有过,但是对于众生的这种根器差别是了解的,所以他没有心里面会起种种的瞋恨之心;反而他是起了、生起了慈悲喜舍的,这种广大的胸怀,这就是四无量心—慈悲无量、喜舍无量。

  所以,当场用这样的胸襟摄受憍陈如,而且在这个现场之下,许多人可能认为,那只有摄受了憍陈如一人,实际上不是如此;在这个现场,因为许许多多的有情知道有忍辱仙人,这一位他能够持有这四无量心,要看到他能够做到什么样的地步。没想到他身体被这个残暴的歌利王所割解、所断去他的两手两脚,还能够发起慈悲心,愿意摄受憍陈如,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非常的震撼。所以现场总共有无量亿那由他百千人、非人,这么多的众生当场就发起了菩提心。所以说,哪里是只有度憍陈如一人呢?

  因此,佛法不可思议,也应当来思惟,任何菩萨在任何的情况底下,你所摄受的并不是只有当前一位的众生。因为人是道器;这句话就显征一个意义:其它的众生将会以你马首是瞻,他会看你是怎样的修行,来知道佛法有没有在你身上产生种种的征验,可以来比对、可以来显示佛法的珍贵。这就是因为你能够持这个佛法,来显示这个佛法,你让佛法的慈悲喜舍的功德,能够一展无遗,因此就可以摄受那么多无量亿的众生。

  所以憍陈如是一定要被度的,因为任何菩萨在这种情况下,你都知道说,你能够度一个人,就可以由这样的事情、由这样的菩提行、由这样的广大心愿行,来摄受那么多无量亿的众生可以来入佛道、可以发菩提心,你当然要这样做啦!所以憍陈如本身的功德是不是很大?对!因为他虽然是被摄受者,可是因为由于他的因缘,所以菩萨为忍辱仙人的时候,来发起广大的心量摄受他,所以能够让其它的无量亿众生也能够得度、能够发菩提心,所以应当来思惟憍陈如的功德,一样是不可思议。就是因为众生心不可思议,众生这如来藏心所能够变现的识蕴不可思议,因为众生心能够学佛,能够向佛道而行,所以不可思议;并不是众生心,可以造恶行善不可思议,而是能够得到菩提果,这样不可思议。所以透过这样的分析和解释,你就可以了解,度了那么多人,憍陈如的功德是除了忍辱仙人-本师释迦牟尼佛菩萨之外,功德最大的,因为他是重要的缘起。所以你从这点来看,你就不应当轻视他,以为他只是一个残暴无道的暴君而已;因为他已经当场忏悔悔改了,哪可以用他当时候的种种不理智的行为,来比对他之后愿意修学佛道的这样的心志呢?哪可以比对他因为这种种的心量、心行的改变,而摄受了无量亿众生这样难得的殊胜的因呢?所以菩提因是很难种的,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个菩提因种。因为 佛说:因为菩提芽非常难种,众生从无始以来,没有发菩提心的余地的,因为菩提心不是本有的,菩提心是要靠种种因缘而能够生起的。

  所以,忍辱仙人忍住自己这个色身这样地被支解,这样巨大的痛苦,可是却能够发起那么多人的菩提心,能够向著佛道决定成佛。你想:这件事情还不值得我们赞叹吗?所以,为什么说憍陈如一定是第一得度?就是因为有这种种的原因。所以在经典里面不断地赞叹这件事情,所以你应当知道憍陈如今天他修学到底有多久了呢?当然是非常非常不可思议!

  在《大方广如来不思议境界经》里面有说到,他也是接近于佛果了,因为诸佛来 释迦牟尼佛所成佛的这个娑婆世界来示现为菩萨,那大菩萨呢?次于 佛的大菩萨,他们要示现什么呢?他们就示现跟佛同住同行的比丘、乃至于比丘尼等等,乃至于佛世所现的天龙八部,他每位都不是凡夫,都是大菩萨;所以呢,当然越靠近佛果的大菩萨们,就越接近于跟与佛同住,乃至于在佛世的时候担任轨范师、担任教导师、教授师,这在佛世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乃至于作和尚,因为得到上人之法,然后来教导跟他从学的一些佛弟子。所以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许多的大阿罗汉他本身就是这种接近于佛地的大菩萨所示现的;当然憍陈如也是,从他担任歌利王那时候到现在,当然已经经过无量劫的岁月了,他对于过失当然已经如实忏悔,因为他不只是只有证得如来藏而已,他很快的就要成就佛道。

  在《法华经》里面也有说到,释迦牟尼佛说,憍陈如再遇到多少尊佛,他就会成就佛果。即使我们再从他这一生所示现的,我们也应当知道,娑婆世界是由三千大千世界这样的名号所成就的。一个三千大千世界,实际上就是一小千世界在陆陆续续这样辗转,变成中千乃至于大千。总共有多少个小世界如我们南阎浮提这一个四大洲呢?总共有一千乘一千乘一千,就十的九次方,就是十亿;十亿是中文,如果是梵语的话会称为百亿,就是百亿个天下。那这意思跟憍陈如又有什么关系呢?那当然有啊!譬如说你要随 佛度化在这个娑婆世界,你总要现起这样的意生身,让佛能够方便示现于其它的世间,说我摄受的弟子,第一得度就是憍陈如。如世界有三千大千世界,你要现十亿个意生身。那请问这要几地的菩萨才能够办得到呢?如果这样推理,逻辑上是说得过去的话,从初地可以现—一百个世界的意生身,这是因为初地有出家相者,可以来作这个示现,至于在家相者就要看因缘。

  然后每一地乘于十,所以十亿十的九次方,就是要八地菩萨,意思是说,这些接近于佛果的大菩萨们,都已经是第三阿僧祇劫里面的大菩萨,不是入地、二地、三地、四地,五地、六地、七地的菩萨而已!所以应当对憍陈如,这样的大菩萨起尊重心、起深信心、起庄严心,不应当再去想说,他应不应该得度、或是不应该得度。应当再想《法华经》已经如是说,应当发愿将来能够到憍陈如成就佛土的世界,来亲近憍陈如所成就的佛国,所以这样当然才是学佛人应当有的这种心愿以及本怀-要亲近诸佛,要从佛修学,要能够发起四无量心。

  我们再说到 释迦牟尼佛,在当菩萨的时候,祂是不是只有一辈子来当忍辱仙人而已呢?并非如此!在《央掘魔罗经》里面有谈到,祂当菩萨的时候,在无量阿僧祇劫中,有数不清的恒河沙数的生死祂都当忍辱仙人,以慈悲喜舍的这四无量心来作众生的依怙,而无畏惧流转生死之苦,也无畏惧众生种种相违、众生种种糟蹋、众生种种侵害之苦,以及也能够忍受缺乏种种受用的痛苦。因为祂对于这些能够忍受的原因,所以这一生能够示现佛果,示现在这个娑婆世界、在这样痛苦的世界-众生种种糟蹋违逆,乃至于说种种受用不足、乃至于寿命短少的世界、百岁的世界-成就佛果,来摄受众生,就是因为释迦牟尼佛在因地本愿的时候,并没有舍弃任何一个众生而愿意来行忍辱行,所以能够在这世界形成这堪忍的世界,就是可以在当初在无佛的世界,可以随意化现忍辱仙人,以种种忍辱行来成就今日的佛土。

  所以,我们应当来思惟:我们自身是不是应当来作各种的忍辱行呢?是不是在保有人身的这种状态下,是不是应当来想:自己是不是应当将这个道器能够来学道、修道,不应当来作种种的人之间的较量?众生对我不好,那是因为我过去生与他有种种的冤仇,有种种的没有调和的地方,就像是这个器皿和那个器皿,它有棱有角,双方碰在一起,难免会发出声音。那我既然是要摄受众生的人,他又不是要摄受众生的人,我们彼此之间的出发点已经不同,哪里可以一直用他的想法来作各种的解释。应当是回到自己发菩提心的本愿:我是不是应当来摄受这样众生到我未来的佛土呢?我如果要做这样事情,我今天在菩萨因地的话,就算不能像忍辱仙人一样,可以忍受他人砍掉我的手脚,但我至少要忍受他对我的责骂,至少我手脚还在呀!他也没有打我,所以应当如是忍辱。这个忍辱行尽未来际,就有无量的功德果报,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因为为了众生好。所以我们对众生好,就是要看得久远,我们应当想:我怎么样去究竟利益这个众生?他今天生气有他生气的理由,因为我过去生没有跟他结很好的缘,所以他今生对我种种瞋恚,乃至于我的存在,障碍他这一生于世间的许许多多的利益;可是他未来世,一样会面临到修学的时候,到了那个关节,他是不是会选择佛法呢?他是不是会了解佛法,是最高无上的?是不是了解佛法可以究竟菩提、可以圆满一切佛道,来让他所有的贪瞋痴全部永尽?他不知道。

  所以,我这一生是不是应当抢在各种的邪教、邪见之前,来跟他结这一生的善缘?如果我连这样的心愿都没有,将来我怎么可能成就四无量心呢?我连对一位众生都不能堪忍,将来十个、百个、千个乃至万个,我又如何看护?难道我将来成就的佛土,里面只有几位、几十位、几百位,几千位、几万位众生而已吗?应当想说:将来佛国成就是三千大千世界,总共就有十亿个小世界。在这种情况下,这小世界里面有人、有畜生,有饿鬼道、也有地狱众生,往上还有天人、阿修罗,种种这样的人、天都在。我只会只有需要度几位,几十位、几百位,几千位、几万位,乃至于更上一个有量的、一个看起来我这一生好像勉强想得到的数量的众生吗?当然不,应当想说:释迦牟尼佛在作菩萨当忍辱仙人的时候,能够度憍陈如那一次,就能够让无量亿那由他百千人、非人众生能够摄受发起菩提心,这样殊胜难得,难道我们成就佛国的时候,还没有这样数量的众生可以与我们有这个因缘吗?那当然不啦!何况有人成佛,祂的寿命是一劫或是更长,所以应当想:我这一生就算是不为了其它,为了我成就佛果,我就要忍下这一口气。应当想:我从这地方来修这平等心,来让这个善念生起。

  我们再来说一个故事,以前优填王有一个儿子,他叫娑罗那,他有一次就是跟国王的彩女说话,这时候那个恶生王刚好醒过来,他这个情节就跟,当初这忍辱仙人故事一样。但这个恶生王有先问啊:你这位沙门(那时候他等于是比丘啦!他在佛世出家、娑罗那在佛世出家)你有证得四果吗?娑罗那说没有;如是一直问到:你有证得初果吗?娑罗那也说没有。这恶生王就非常的生气,还是说他应该是高兴,就想:你连什么果位都没有,你根本就是一个凡夫,还敢跟我的这个彩女来说法!就痛打他一顿。那娑罗那本来还一直忍耐,后来想,这实在太痛了,因此他就想要说,他将来要报复;后来经过了和尚迦旃延的种种示现的开导,最后娑罗那因此而证得初果,后来经过不放逸行,而证得阿罗汉果。所以,我们要说,能够摄受憍陈如这样的行是不可思议的,所以,我们应当来这样礼赞,也要学习 释迦牟尼佛作为菩萨前身这样的志行。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