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集 精进波罗蜜(上)


  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来讲“精进波罗蜜”。精进波罗蜜多是能够决定一切众生是不是能够成就佛道的重要原因;虽然学佛三大阿僧祇劫成佛,可是三大阿僧祇劫里面,到底会不会快速可以成就佛道,就是在于精进。

  精进它的意思也很单纯,就是四正勤;就是说,正精进里面勤奋的精进。所谓的四正勤的道理就是如此,已经生起的恶,不管它是恶念,不管它是恶业、恶行,你就要想办法把它破坏,让它销毁、让它消失。所以因为这样的恶念会导致自己未来感生不好的业果,让自己在三恶道中不断地生死流离,你这样就很难听到这个善法;听不到善法,你就听不到至善的三宝之法,就不容易能够改变自己的行为向著佛道。

  所以菩萨应当对这个生起警惕之心:我现在这一辈子有没有什么样的恶念是最重的,哪些恶念它可能今生虽然不至于让我生起恶行,让我的恶行成就、恶业成就,但我保养这样的恶念长养它,以后它到了下辈子,当没有人可以管我的时候,它就会变成一个恶行了;这样我到时候再想要对这样的长养、长大的习气,来想要克制它,就会显得非常的困难。所以你应当在现在的恶念、恶行稍稍萌芽之际,就应当加以翦除,何况是已经生起到这种大恶念,这些我怎么能够加以随意地放任呢!所以菩萨对这个,他会相当地留意,甚至他会去检点自己的身心,和经典来比对,哪些的行为是菩萨所应具备的。

  不论是初业的菩萨,初业菩萨就是刚刚开始初始修学菩萨业道的这个菩萨,就是许多的事还不明了,佛陀也有劝勉应该要怎么做、怎么做;那他就了解了,原来应当来受持菩萨戒。所以就会连续地将其他四正勤三个部分,能够一起加以检讨。

  四正勤其他三个部分,就是还没有生起的恶念,就要遮住不生起;可是还没有生起的恶念等等、恶行等等,要遮住不生起,就是自己要能够知觉、能够觉察,能够对细微的地方开始作觉照。然后还没有生起的善念、善行等等,应当让它赶快生起;就是说你比对经典的时候,然后也包括去检讨菩萨戒的时候,就可以去看哪些的行为,我是不是还没有具备呢?我是不是应当来生起这样的念头;然后再比对下去:“我做人还算不错,我已生起的善行,我有啊!”就是说:“我很乐于布施,在布施行中我并不会退却,我这辈子非常喜欢能够帮助人。”那在这种情况之下,就是属于已生善来增广。

  要怎样增广?就是应当来帮助所有的人。所以我应该发起四宏誓愿,尽未来际可以救护一切众生,成就他们所缺乏的;他们所缺乏的就是了解这真实义,了解这第一义谛,了解这宇宙中最重要的实际理,我要让他们能够亲证这实际理。将来我要成就佛道,来让一切有情,能够开示予他们,让他们能够悟入这真实理。所以菩萨在这过程中,他会去看初业的菩萨、初学的菩萨应当怎么做,他就先愿意来受这菩萨戒,不断地在波罗蜜多不断地精进。

  然后修学的过程中,他就去注意菩萨戒的戒相,然后开始让自己的心能够平等。平等的意思是说,对于世间的境界,他可以对于顺境界、逆境界,都慢慢地平等视之;对于他来说,持戒才是比较重要的。维持这个戒相,每个月或两个月等等,或是半个月等等的布萨,对他来说是重要的。当他有犯了过失以后,已生起的恶行,他要怎么样让它能够破坏?要它怎样能够消损?他就到佛前中去忏悔;如果他犯的过失比较重,他就会去找一位菩萨,同样受过菩萨戒的菩萨在他旁边,然后请他来作证,如是向 佛来忏悔。忏悔之后就可以得到清净,让自己的心不再于罣碍,所以精进是不可思议的法。

  因为一般人不知道怎么样让过去的业能够消失,或是让恶业转成比较小的小恶业,不至于感果;感生到自己会失去性命,然后没办法修学佛法。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应当好好的来受戒、持戒,而且受戒、持戒的功德不可思议。这个情况下,不会因为你事后的破戒,原先的持戒就会失去它原有的功德。

  以前有一位比丘尼,她在 释迦牟尼佛的时候就证得道果,她就劝勉大家说:“我之前就是在迦叶佛的时代曾经出家,但是这一生我是因为那一生出家的功德而成就的;所以我才能够得到这样的果报,能够证果,能够证得这小乘果。”可是其他的人,他们想要继续听到底为何要说这个,因为这世间的女子,这个比丘尼跟她们说的时候,她们说:“这个戒太难持了!我一定没办法继续精进的。就算受戒的话,我怎么可能有办法这样来持啊?”结果这比丘尼她就说:“即使是破戒也没有关系。”大家就觉得很惊讶!结果她就解释为什么,她说:“当时候我就破戒,破戒在迦叶佛的时候,那时候很严重,后来我就到恶道去了。可是因为持戒,还有本身持戒的功德,我精进持戒的情况下,就让我这一生继续遇到佛;然后因为精进持戒的功德,所以我这一生就能够证果。所以不要怕犯戒,犯戒就犯吧!然而持戒还是有持戒的功德。”

  所以我们应当来想:今天即使是犯戒好了,一般人都还不至于像那一位比丘尼一样,可以懂得、可以知道自己应当要到佛前忏悔了,所以就不一定会因此而下堕恶道;就算是下堕到恶道,因为受戒等等这样的戒功德的缘故,你会很快地从地狱道回来。这个在佛经上有说:就像是一颗皮球,它掉进地狱里面,不管这地狱有多么深,它也马上就会弹回来,继续出生于人世间。所以学佛应当继续往前,应当要精进,不应当对这生死中来作种种的挂怀。

  尤其发菩提心的菩萨,更是不可思议。佛经上怎么告诉我们呢?因为有的有情,他虽然受戒,也很精进,可是他因为过往的一些牵连,所以就让他下堕到地狱道里面去了,这往世的不善让他不能够停止。即使是如此,等到佛出世于人间的时候,佛眼、天眼等等慧眼种种观察,祂会观察到这个有情,过去生曾经修十善业、修三归五戒等等,然后知道向著佛法,而且发起菩提心,希望能够成就佛道,但是因为某某事,他现在在恶道中受苦。因此如来一念觉知,就可以让这一位有情即刻脱离地狱道。

  佛经上又告诉我们说,如来会让这一位有情知道他过去生的因缘是怎样修学佛法的,不会让他平白无故地继续只是在人世中出生,而不了解过去生自己是一位学佛的菩萨;而这个菩萨在经过佛力加持,知道过去宿世的因缘以后,就会在 佛前继续地认真来修学,能够忏悔诸等的业报,能够知道以前这种种法是不如理作意的,而能够真实精进来平等修集应有的福德以及应有的智慧。如是的修学就是我们说的精进。

  所以世间的一切有情看待生死,他们都不是很真实,他们都在虚妄中过著日子,所以他们不觉得生死对他们是妨碍的;而菩萨因为要在三大阿僧祇劫里面不断地修学,所以不断地会产生烦恼,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应当要正精进,不要邪精进,要多听善知识的教导,这样才能够远离这些种种的邪执;而远离邪执的时候,就可以让你免除到三恶道这种种的异生性。所以你的变化异生,就不会变成畜生、饿鬼、地狱;乃至于你不断地发起善心所,想要成就佛道不断地回向。不断地回向自身能够成就无上正等正觉,也回向自己成佛之后可以广摄无量无边的众生,也一样能够成就佛道,成就无上正等正觉。这样的心念永远不退,就能够感召佛的光明摄受,在一切时一切地都能够得到佛的恩慈。所以即使到地狱法界中,还是可以如前所说,佛就可以将你救拔出来,可以继续地修学佛道,只是中间要枉受屈苦。

  所以要这样如是思惟:既然 佛已经帮我们的路程都安排好了,即使我们跌落到地狱深坑的时候,祂一样可以来摄受我们、救度我们;这样我们就像是一个求学的孩子,应当继续地往前奔驰,继续地精进,不应当再去想其他哪些是是非非世间诸等还要眷恋的。

  精进就像是一条道路上,有许许多多的人会前进,有许许多多的人会后退;在这条道路上的话,一切都是平等的,你只要按著这条道路的指示,继续地往前走就好了。实际上,精进并不是要你马上把所有的生命继续投入,而是你能够兼顾世间因缘;因为在这条道路上,你会看到许许多多的有情他们在路边,你一样可以停下来,来施作一些因缘跟众生结缘。而不是像小乘人一样,他们的修行实际上是几乎看不见其他众生的,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其他众生都是他们想要远离的对象;一切有情不但要远离,一切的世界也要远离,乃至于自身也是要远离。所以他们向著几乎断灭的道路前进,只是他们相信佛语,知道最后还有一个本际,最后还有一个真如;最后还有一个不可坏的阿罗汉有,这个有不是三界有。

  然而这样的二乘人的修行,不是我们大乘人要的。大乘的修行很奇特,他即使因为众生的缘故,他一样可以在这条大道上反而更快地成就佛土。为什么呢?因为你的佛土不是一个人所能够成就的,必须要自他一起在这个正法中能够觉悟才成啊!所以能够成就这样的佛土,需要在这过程中不断地摄受众生;所以菩萨即使在这个修学上,他也会去兼顾一切的众生,来施予救度。所以我们说布施波罗蜜,布施波罗蜜虽然可以成就个人的福德,实际上也可以一起成就众生所有的因缘。

  十方世界的菩萨不断地精进布施,为什么呢?所为何故?因为他们不断地当这个大布施主来救护众生、救度的情况下,请众生来随他们的心意,然后可以领取他们所要的这些财货等等,然后菩萨就在这个大会场上来教导众生亲近三宝;大家受了菩萨恩泽,不方便就此离开,一些有缘的众生,他们就可以因为这个讲法,而能够归依三宝。归依三宝以后,并持受五戒;因为菩萨讲的法非常胜妙,可以把三归五戒说到打动人心,因此大家就成为归依三宝的佛教徒了。所以知道这样的学佛人是因为菩萨所建立的,就可以来施设种种的方便。所以菩萨必应当精进,因为精进所以布施、持戒、忍辱种种而能够成就;乃至于精进的话,可以让最后禅定、智慧成就。忍辱并不是只有作消极的,反而是与精进一起搭配。

  精进可以让自己成就迅速,而是积极的面对众生所有的恶,以及众生所有的善,所以四正勤可以让一切的有情,可以在四正勤里面安立自己的法身慧命,而不是只有让自己在这种正精进的修行中,而远离众生。所以菩萨可以修行信、施、戒,不断在布施、持戒里面长养无穷的信心;也因为自己的信心,而能够让众生知道应当向布施、持戒修持。而且菩萨在长养众生信心之外,能够继续亲近善知识生起智慧,能够慈悲正精进;这样无悔而走完菩萨的这些在法界中的每一个角落,跟十方世界有情来结缘。

  我们来说一个精进的故事:曾经在一个地方,这是在印度,在印度有五百只蝙蝠,它们住在一个枯木里面;这个树木已经枯朽了,这五百只蝙蝠,它们就藏身在里面。有一次有一队商旅经过这里,那时候天气非常地严寒,所以他们就开始生火;用木柴生火、生火,不小心这个火就碰到了这一枝枯木,因为这个树木都已经枯萎了,都已经干枯了,很快就燃烧起来,这些商人并不介意。可是这五百只蝙蝠它们能飞走,可是却没有这样做,为什么呢?因为其中有一个人,他正在这旁边在念诵著论藏的典籍,念诵这个三宝的典籍,所以它们非常地喜欢听他所流诵出来的、口诵出来的、宣演出来的法音;虽然他只是读诵并没有演说,可这五百只蝙蝠不知道为什么它们非常喜欢听这声音,因此它们就一直忍耐著、忍耐著,最后五百只蝙蝠就被火烧死了。那这五百只蝙蝠,因为这样听法精进的善功德,它就舍弃了业报不再作蝙蝠了。它们来生就变成人,而且因为这个习气,所以他们全部出家,也喜欢这三宝的典籍,所以他们个个生起智慧;生起智慧以后,就把自己的恶断除了,就像他们前辈子当蝙蝠一样的精进,所以他们都成就阿罗汉道。

  后来当有一位国王,他想要了解佛法,他就问一位尊者,叫作胁尊者。胁尊者跟他说:就是因为有一些法义不明了,所以大家才会有各种不同的说法,所以对于经律论这个论藏,必须要再有一个法来解释这个论。因为本来论就是来解释 佛所说的法,解释经典的,可是论藏本身就很深,所以要再建一个论再来解释它。所以这五百位阿罗汉就参加了这一次的解释论藏的法会,他们就和胁尊者一起将这些佛法继续解释清楚,将这些论所要阐扬的真义继续能够说明。

  所以说精进本身是不可思议的,不会因为是在人道,或是其他的恶道而有所不同。既然因不可思议,我们是不是应当来精进,继续向著佛道来前进呢?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