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集 精进波罗蜜(下)


  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继续来讲“精进波罗蜜”。精进波罗蜜就是到一个阶段上,菩萨就知道经过了十住位,经过了十行位、十回向位,不断地修学以后,他就能够将这身命财都可以作种种的布施,不再吝惜。而且他在入地以后,会起不可思议的精进法,所以就会顺著佛法的安排来成就这个佛道。

  而我们三贤位的菩萨要如何能够修学呢?经典上也是勉励我们,我们不应该贪爱自己的身命,应当去想:自己如何威仪能够如法,然后在四威仪中不断地检肃自己,等于透过威仪可以提醒自己的正念,来修持自己的善心而不懈怠,在这一切诸行中,即使丧失了身命,我们也不要舍弃佛法;即使有人威胁我们,应当来信靠他种种的教法,信靠他的法可以得到种种的利益,但是菩萨也不会因为这样而失去正念。因此菩萨于持戒中不断地修习正戒,不断地知道戒相以及戒的原理,而能够发起不可思议的精进,就会在教法里面渐次地通达。即使在三贤位中,也能够透过通达位的菩萨、入地的菩萨来为我们演教圣法,来得到心里面种种的安慰与调伏。

  譬如说圆教的经典,《华严经》等等,我们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位菩萨叫善财童子,善财童子为法不顾自己的身命,他一位一位善知识不断地求法,他听从善知识的教诲,他息灭了自己的贪瞋痴,然后一口气就达到等觉地。也就是说,真的是不可思议!他就是因为对法的尊重,知道不断地精进是自己人生唯一的目标。所以即使当他有一次遇到了一位善知识,这位善知识他是示现了苦行,然后他会从高空中跳崖,从这个悬崖中跳下;一般的人就会觉得说,这样的话就是外道法,实际上并没有错。然而这位菩萨很特别,他示现于这样的苦行,他会跳入火中,实际上是为了要降伏种种的外道,因为他想:这些外道太过愚痴了,他们都以为他的苦行很优秀,比起他人来更好,所以他们就在这种愚痴的苦行中来浪费自己的身命。所以我应当怎样来教导这些愚痴的大众呢?因此他就以这样的苦行、难以实现的苦行、胜过其他有情的苦行来示现。所以当他以这样苦行,最后成就的时候,大家都被他的苦行所震慑,因此降伏,可以教导许许多多有情。

  这里要说的是,当善财童子遇到他的时候,看到他这样作,就吓了一大跳,想:这一位真的是不是善知识呢?还是他只是要让我失去性命啊!因为从那么高的地方跳入火坑,应该会死的吧!跳入这大火之中,不死也失去半条命了吧!种种想就起来了。后来就有其他的善知识,他们从天空用种种来告诉善财童子;所以善财童子他就因为对于法的信仰,所以他就从高空中跳下。他因为正念安住,所以他一样成就这样不可思议的法。因此佛法遗教中说,一切诸法不可思议,乃至于说一切性命失去不可珍惜。因为珍惜这些法,这些五蕴之法是不长久的,除非你是为了正法,那你就要特别珍惜自己的性命。所以遇到这种事情,你就要像善财童子一样地斟酌,然后知道道理应当怎么样;再经过其他有情,数不尽的有情来劝请,最后能够成就这样不可思议法;所以精进本身也经过智慧之所抉择。

  而且精进的情况下,应当让这个法如何能够安住呢?不是自己能够读诵经典、书写经典、思惟经典;这样的话,只算是自己为了法而勤行、而精进。如果是为了其他众生,就是想办法调伏众生的困难,这样算是为了众生来勤行精进。而菩萨应当为更广大而能够成就的佛菩提道来精进,不管是怎样的布施、持戒、学法、安忍自己的境界种种,这些都是精进的范畴;乃至于世间一切诸法。既然出生在世间中,孝养父母、供养师长,这都是作人子的、作人弟子的所应尽的种种本分;乃至于修止观、读诵经典、思惟经典;乃至于修证,证得这第一义谛,离开贪瞋痴种种诸法,离开性障一切诸烦恼;乃至随烦恼中一一能够消灭,这都是为菩提而能精进勤行,这样才是究竟的般若波罗蜜。

  而菩萨于过程中就会去想,我如果今天休息一下,那会导致于什么样呢?菩萨经过思惟以后,知道因缘不可思议。既然自己身边有许许多多的护法神,这些菩萨们一起来共勉修持、来护持,菩萨就想:我如果今天休息,那我隔天就要更努力来精进,来补偿这个时间啊!所以我应当今天不要特别放逸,只要休息一下,就应当想办法来继续在佛法中精进。所以菩萨虽然为了佛道,但是他一样不会减少自己的时间,不会只是依靠所有的诸佛菩萨这样的加持,而自己没有奋力向前。

  乃至于有的菩萨,他就很清楚自己这一生要作到什么;他虽然有时候懈怠,可是懈怠的过程中,他就暗自悔责;他时间一到,他又继续精进,不惜自己的时间以及生命。所以种种的法不可思议,只要我们继续向著佛道前进,知道这个法不可思议,知道这个法一定可以成就;这样在精进的路程中,就不会一直作左右地腾挪,对于小小的失意、小小的懈怠,产生种种不协调的感觉。因此菩萨于过程中,要能够妥善安顿自己的身心,不要也让自己的色身遭遇到困难。

  我们来继续说一个精进波罗蜜的故事:以前当《摄大乘论》传到中国,《摄大乘论》就是在讲第八识,就是在讲阿赖耶识,把这阿赖耶识的道理透过《摄大乘论》把祂演讲出来。所谓《摄大乘论》就是摄受大乘这个论典,这一部论实际上就是根据《瑜伽师地论》,然后作少分多分的这样的说明。《瑜伽师地论》就是 弥勒菩萨于兜率陀天中来宣演的教典。那时候无著菩萨到兜率陀天来听演这一部论典,经过 弥勒菩萨的说明以后,我们就知道修行的瑜伽师,他是如何来向三宝亲近,如何成就佛菩提道;后来世亲菩萨就把它写下来,写成《摄大乘论》。《摄大乘论》集结了重要的大乘剪辑的精要,我们要说的是后来发生的事情。

  当玄奘菩萨他小时候,他就亲近三宝,他五岁的时候失去他母亲,十岁的时候失去他父亲;因此人生无常。他有一个哥哥先出家,小小年纪的玄奘菩萨也很精进,他就开始到附近的寺院里面,开始去听经;后来等到他的哥哥发现了,发现他这个小小的弟弟,好像还蛮有善根的,就带他到寺院当行者。所谓行者,就是你在里面虽然不算是正式出家,可是在寺院里面可以作种种的帮忙等等,就等于是先熏习出家的种子。

  然后这个小玄奘菩萨,他那时候就听闻到《摄大乘论》,另外一部典籍是《大般涅槃经》,这个跟玄奘菩萨的修行,是有大大相关的。先说经典《大般涅槃经》,它就是要告诉我们眼见佛性。《摄大乘论》就告诉我们明心这个心是哪一个心——就是这阿赖耶识如来藏心。那时候的典籍,当然也有《楞伽经》翻译到中国,已经经过了很久了。然而讲《摄大乘论》,当时候是蔚成一个风气,因为《摄大乘论》可以贯串整个大乘法;所以小小年纪的玄奘菩萨,也非常非常特别喜欢《摄大乘论》。他小小年纪就能如此精进,就值得我们来学习,而且将来等他长大以后,就更不可思议。因为全中国不断有许多法师专研《摄大乘论》,但是他的讲法上,因为论它本身是从《瑜伽师地论》来的,所以它的整个详细或是精密度,毕竟不如一百卷这么多的《瑜伽师地论》来得详尽,因此诸家解释就有种种不同,然后有一些差异,而这差异是没有办法得到一个证实。

  玄奘菩萨在这过程中,他就想:“我再怎么样,我要去西天取经,把《瑜伽师地论》取回来,然后来宣演让大家知道这道理到底是如何。”可是他运气也不好,当他纠集了几位法师,大家想要去西天取经的时候,就发生一件事情——皇帝就不准,因为那时候西边,还有一些战乱战事等等。另外是这个唐朝的国祚,那时候到了唐太宗,李世民才刚刚登基没有非常久的时间,所以还在安顿之下,也不准国人随意地外出,所以就打了回票。然而玄奘并不因为这次被拒绝以后,他就丧失了想要求法精进的目标;他就暗地里面,就决心要自己孤身行旅。所以他就开始在长安城锻炼自己的心志,那时候大家也不太容易找到他,他就开始想:“西方的经历会经过种种的困难,我是不是要把自己身体能够锻练好。”所以最后他终于踏上了西行的道路。

  西行道路上,他经历过很多的难关。其中有一次,他在沙漠中迷失了方向,他不小心又将自己的水整个打翻,那个水可以供给他度过整个沙漠,所以他一想:“那这样完了,那我还是走回去吧!”因此他就开始继续往回走。骑著马往回走的过程中,他的精进的念头又生起了,他想:“我当初来的时候,就发愿:‘宁可西行一步而死,但是我绝对不再东返一步而活。’”所以,他于是回转继续的往西边行走。他就抱著:“如果我即使丧命,我也是为法而尽力了。”那就经过了五天四夜,或是经过了很多天的晚上,他也没有办法得到食物,应该说得到水,他可能准备有粮食,可是基本上他没有水,非常地干渴;在这过程中,他已经是完全体力不支,可是蒙受菩萨慈悲,最后他还是险象环生能够化险为夷。就因为他精进的念头从来没有忘失,他就希望能够为法而不顾自己的身命。

  一般人看到这样的话,就会想:那应该最困难的路程,就应该是这里了吧!不!后面还有更艰困的路程,然而玄奘菩萨他也都是轻描淡写。譬如说,其中有要登上一个大雪山,这里头就不是一天、两天,几天的时间,而且你躺下来,在雪山中你能够卧的东西,躺卧的东西就是冰冷的雪地,而且吃的东西都是冰冷的;经过了这样,度过这样的雪山,十个人里面,没有剩下几个人活著;一切的牲畜也都是如此,动物也都是几乎损失性命。然而菩萨从来不畏惧这样的艰难,他还是继续地往前,所以他能够成为中国历史上最著名、最有名,可以说是了解到佛法中的精髓的大翻译家。

  而且本身玄奘菩萨证量不可思议,他不但明心见性,而且如愿的往生到兜率陀天上面见 弥勒菩萨。虽然后来有位菩萨说:见到菩萨,他是不是还要继续到人世间来或等等?这时候天人就告诉这位有神通的菩萨说:他不会了,玄奘菩萨不会到人间来。然而玄奘菩萨的志向本来就不可思议,就是说他虽然证得这样的解脱,然而他顾念娑婆世界的法、法脉是不是可以延续,必然而继续到这人间来。后来玄奘菩萨的后身就化身在禅门里面,来令众生能够了解第一义谛这如来藏心、这阿赖耶识在哪里,如是的继续开演圣教。所以我们应当向菩萨来学习,精进波罗蜜是不可思议的。

  众生虽然这么多,那一些人就想:众生真的是可以度尽吗?以前 释迦牟尼佛祂在摄受众生的时候,祂菩萨因地当作宝海梵志,祂就在佛前发大愿:“愿我现在所摄受的这些有情,他们犯下五逆罪,他们是诸佛世界所不存在的这些有情们,然而我愿意一一救度,使他们可以快上一大阿僧祇劫成佛,可以在这个法会中第一成佛者成佛的时候,他们也一起成佛。”你想地狱的种性的众生,又犯下五逆这种的大恶罪,菩萨一样不舍,一样愿意让他们能够快速成佛,与法会现场授记成佛的这些菩萨们可以同时成佛。所以精进不可思议,能够摄受众生。

  那有人也会想说,这是有的佛祂可以发愿让一切众生都可以得度,让他成佛的时候,也能够大家一起成佛呢;应该没有这样的佛吧?然而在《菩萨璎珞经》就有这样的佛,祂叫作平等如来。平等如来祂成佛的时候,当天祂就可以不断地演说正法,然后来摄受众生,来成就人道;生在人道中,再为大家继续说法,最后在人道中的众生都一起成就佛土。所以说,世间诸法它会变异、会无常,然而佛道中的愿力是不可思议的;成就佛道众生,让这么多的有情能够成佛,不可思议。而我们要继续来发愿:让其他广大无边的众生,都能够从佛法中得利。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