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集 般若波罗蜜(二)


  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

  我们今天继续来讲“般若波罗蜜”。

  菩萨在修学佛法过程中,会经历许许多多的波折,而求取 佛的种种不可思议的如来之力,却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所以你要亲近于 佛。而 佛的十力种种不可思议,以不可思议的缘故,菩萨欣羡这样种种的十力,因为这个十力可以让你了知许许多多的法。譬如说 佛对一切地方、一切处,到底哪一个地方是有道理,哪一个地方是没有道理,佛一切是了知的;这个地方有道理,这个地方没有道理,佛一切都能够知道;而且 佛知道一切众生种种的业报,能够用天眼观察、佛眼观察、种种观察,知道过去生乃至于未来,这个菩萨乃至于这个众生、这位有情的过去是怎么样,曾经在哪里出世,曾经在哪里的村庄居住,曾经和哪些人作为眷属等等。菩萨都可以透过这样十力的修学,来明了众生的业报,乃至于未来他应当怎么样修学能获得解脱,菩萨也因此能够明了,所以这些都是般若波罗蜜的修学。也就是说,这些殊胜功德的修学,它并不是一般的法,它也不是一般的神通而已,这些法都是来自于智慧度的修学,智慧才能够度到彼岸;因此能够亲近 佛,能够究竟来了解这些法,然后又能够到各个世界去,菩萨会如此地来演教许许多多的法、来摄受佛土,因为他要像佛一样发起大愿,能够摄受许许多多的众生来到他的国土。

  就像是 阿弥陀佛以前当法藏比丘的时候一样,他在佛前发愿,他希望他的世界可以无比的殊胜,乃至于六道的众生都可以来到他的国土。也就是说,他让所有的众生来,而且这里面,大家就没有三恶道的苦,远离一切苦又可以寿命无量;一切的庄严殊胜即使是有具备天眼的有情,用他天眼来观察可以知道许许多多的殊胜,但是也没办法究竟观察极乐世界所有诸法的功德。也就是说,你即使穷尽你的神通之力、穷尽你的天人之力,你连一个简简单单的一个法,里面所蕴含的功德以及上面所呈现的色相的庄严,你都还无法看尽。所以这样的殊胜,就是要让所有众生都能够离苦,因此他这样的誓愿最后成就了佛地,能够让往生到极乐世界的有情都能够迅速地成就佛果。所以法照菩萨那时候他去五台山亲近 文殊师利菩萨的时候,他就被告知,能够修学这样的净土法门是非常的殊胜。

  同样的,一切的众生应当来想:你要亲近 佛、亲近善知识,才能够真正得到这样的般若正义。可是亲近善知识的结果,你还是要乐于教导一切大众,这样让你来到你佛土的有情,都能够庄严、都能够往法身慧命的道路来行走。所以十方世界,除了以布施法来方便教导有情以外,一定要跟他说明三归五戒这样的正法,让他能够在正法中安住,然后发起菩提心,所以菩提心的发起是相当重要的。然而在无佛的世界,如果说哪一天有佛传授旨意:“你要去那边教授有情。”菩萨也应当前往,就是你要在那地方能够出家,出家的话,虽然在外道中出家,可是你一样是会去修学禅定;所以要能够住持这样的没有佛法的一个世界,你本身要有一定的威德力,你本身要具备禅定的功德,本身要能够发起神通;到时候你投胎在那里,你就可以用这样的坚固的禅定力以及神通力,最后能够知道说:“我之前就是一位菩萨。”然后“慈悲喜舍”四无量心都能够建立,所以神通发起就没有问题。菩萨在这种情况下,他通常已经都是入地——三地满心位的菩萨,所以他在许许多多世界遨游,能够观察自己是不是各种不净,还有世间是不是也不净、世间诸法是不是无常、是不是苦空无我,所以他最后也一样可以回到菩萨法来。就因为他的修学可以坚固,可以不被世间诸法破坏,所以可以于无佛世界来住持佛法;只要 佛陀告诉他应当去,他就义不容辞地前往,来教导这些有情、来增益他的佛土。因为那些有情经过他教导以后,他们就知道:“有为法是有过失的,这世间诸法就是以身见的过失然后来长养,所以这是不如理的。”所以他就可以让众生远离身心的痛苦,而可以让自己的身心可以达到安止,让一切有情能够寂灭,所以他可以方便作种种的教导。然后他也因为自己神通力的缘故,他也可以随时随地来请教诸佛、可以请教大菩萨,可以请教种种殊胜的法,所以一样是没有离开诸佛而能够传授佛法。

  所以自古以来的圣贤也都是如此,像是无著菩萨,他那个时候在世间,可是他一样有威德力可以上到兜率陀天听法,听法完以后,再回来讲给大众来听,最后把所听的法记录下来,就成为《瑜伽师地论》。所以菩萨因为喜乐于听法闻法、喜乐于讲法、喜乐于让一切有情透过他讲法能够亲证法身慧命;所以在这边的法,他无得无失,因为这法是本有的,他没有真正得到什么法,原来这些法都是他自心如来藏所显示的种种功德,所以如来种种的教导,他一切服膺,因为他知道自心也有自心如来,也有自性佛。所以菩萨于佛地之前一切诸法,他不像二乘人自己自心作证,为什么呢?因为他不自己作证,因为他要向著佛地而迈进。就像是有一个神奇的神射手,他能够射出箭,他射出箭以后往虚空一射,最后如果你不再用另外一支箭射中前一支箭的尾巴,前一支箭就会掉落;二乘人就像是这样,他们射出他们的智慧箭,他们得证他们的菩提,可是他在中途就转为寂灭了,他并没有向著佛地而前进,所以他在虚空中他的智慧只闪亮了一下子。然而菩萨却不同,菩萨箭箭毫不落空,一直箭箭相续,所以菩萨不可思议,可以在无量劫、三大阿僧祇劫里面,发出这智慧之箭、发出这个清净诸佛之箭、发出长养众生菩提之箭,如是箭箭相续,从来没有落到地面,如是一箭接著一箭,最后这智慧箭终于成为无师之智,不用老师可以自坐金刚菩提座而可以自悟佛道,可以六七八识相通,证悟最后、最究竟、最圆满的无上正等正觉成就佛果。

  所以就是因为菩萨于一切有喜乐,喜乐就是于善法中安住,能够在善法中安住享受这智慧的泉源,所以乐于教予别人,对于将自己所学的、从诸佛所闻听的、自己所领悟的、自己所亲证的来教导别人;乃至于世间的一切诸事,菩萨能够善修学,一切诸事世法、一切的经法,全部都是由佛法所流注出来的,菩萨于一切世间之外学之法能够通达;所以在十方无量无边一切语言他又能够深加领略,所以能够方便用各种词语善说,能够显示菩萨种种威神之力,能够作各种种种降伏;又能够寂定,以及对一切能够了苦……种种,所以如是不可思议。

  菩萨当在世间时,只要他有需要,他就能够凭藉种种不可思议的福德,来长养成为大财主、大长者主,能够教化众生、教化有情,能够让家中眷属都得意;因为菩萨有种种福德又有智慧,能够以宿世清净般若波罗蜜种种无量无边功德,来继续长养不可思议的世间一切功德之法。所以菩萨布施不落人后,菩萨布施之中从不骄慢、从不生起慢心认为“我是能布施者,他是我所布施的对象,我所布施的是钱财”;而菩萨于三者,知道这毕竟无有受者、毕竟无有布施者、毕竟无有布施事。因为一切布施都胜不过一切的法布施,一切世间的布施都不是究竟之法,所以菩萨能够说法利乐人天,就是因为他以般若波罗蜜多能够心安住,所以他可以随缘教化一切,知道般若波罗蜜多一样不离开方便,所以一切众生有所需,只要能够让他心安住,菩萨就会方便摄受。如是在无量无边的这个世界里面,在无量劫中成就菩萨应当成就如来地的果德;虽有果德的成就,实际上却是本有。所以说,菩萨到时候方自作证自己成就如来果地,以他不在中间过程中自己去深究,深究说我有没有怎样而起了慢心,因为要摄受的有情是那么多,他要成就的功德是要那么多,都还让他在无量劫继续来奔驰。

  所以菩萨可以乐教他人种种殊胜难以想像之法,因为每一个法都是他自所亲证,每一个法都是不离开第一义谛之法,所以菩萨能够作善简择;即使是教导世间的人来作种种的外学,菩萨一样能够方便指引。譬如教导人家来学医,他能够说中间的种种的苦是因为有妄想而生的,妄想就是因为有虚妄的知见,虚妄知见可以让自己身心无法痛快、身心无法顺畅,这种妄见就是对于真实理不能够如实了解;所谓真实理就是不离开真心,所以由此真心能够成就一切世间事,所以菩萨可以方便于一切教导。

  由于菩萨的威德力以及明了一切世间诸法,一切工巧明、技艺种种之法,一切医方明、种种医药之法,一切了知,所以菩萨因此威德力所以无人能够胜过他,在这种情况下,他一样无有骄慢,而能够一一摄受所有的众生。因此可以让众生,一方面因为亲近菩萨而得到世间诸法,可以常有乐受;而一方面又可以亲近菩萨而得到出世间法而有智慧。所以菩萨宁可一切众生都不要受苦,而愿自身代众生受一切过、受一切苦,而能够受一切处、能够受一切总合果报,报应中能够长养菩萨悲心,如是功德直至佛地,然后方为具足,菩萨于中就无有懈怠,所以这就是般若波罗蜜多。

  因为这个法特别难以成就,因为波罗蜜多贯串整个菩萨地,菩萨从三贤位开始就知道有如来藏心应可追求、有第一谛实相应可追求,可是在这过程中,却对于这个诸法的体性不知道,所以就要缘善知识的说法而能够安住。然而初业的菩萨对于这些诸法并不那么容易能够理解,容易滋生妄义、滋生议论、容易滋生诽谤,所以必须要能够自己心性调伏,所以菩萨摄受众生的时候,也是如此。如果有人有骄慢心,就不应当先为他说大乘法,应当勉励他亲近如来,亲近如来的话,所以可以为他说归依之法;而他对于自心的信受力量又比较薄弱,然而却可以方便跟他讲:“诸佛都是跟我们一样,都是曾经作过凡夫,既然他可以亲证般若波罗蜜、亲证一切种智,我们是不是也应当效法呢?”如是的话,不与他说甚深的大乘之法,而能够方便来翦除众人学佛的慢心,又能够述说这佛的不可思议的威德之力;所以要当简明来说 佛有哪些威德之力,让他知道说:“佛非常的殊胜,可以带我离开这些痛苦的尘世之间,可以让我可以得到无比的功德。”所以来作种种方便的教导。又能够说种种殊胜的法门,譬如说净土法门,来方便摄受一切的根机的学人,能够往生净土亲近诸佛。

  所以菩萨可以观察众生因缘来依次教化,不会因为大乘法这么殊胜,就不择众生随意说法,因为有的众生,他就是无法能够心得安止。虽然菩提道的庄严必须要知道众生的根器来方便予以调伏,所以众生他有种种根,譬如说有二十二根,就要能够了解他的二十二根他的胜劣,殊胜在哪里、他的下劣是在哪里,这样来方便调伏。也要知道众生他是不是在六度波罗蜜上,他是亲近于哪一个法,或是说他是不是属于声闻种性的、还是缘觉种性、还是大乘种性。也就是说,菩萨在亲证如来藏之后,虽然证得般若波罗蜜之法,可是要圆满般若波罗蜜却是一个非常长远的路程,菩萨在这个当头会继续地亲近善知识,永远没有懈怠;知道善知识的法不是他这一生所能够完全亲证的,但是却愿意继续的努力。

  就像是善财童子,他要努力,努力到非常地不可思议,足以为我们的典范。他当时候经过五十三参,参见所有的这样的善知识,所以即使是说示现为外道,他一样知道人家真的是有修证的,而且即使示现为在家人,他也知道对方是真正有所修证的,他从来不会以这一位善知识是不是身上披上袈裟来看待,所以他才能够圆满这样的证境。

  就如同玄奘菩萨一样,玄奘菩萨那时候去修学佛法,他一样去礼拜这些印度的许许多多修学这些老师们,其中有人他是属于婆罗门外道;可是即使是婆罗门外道,他一样能够演说佛法,玄奘菩萨不因为他的外道的身分就摒弃他,菩萨一样地来跟这位婆罗门来学法,因为当时候这婆罗门说他是从龙树菩萨来学法的,所以他也能够说法;而且菩萨也没有简择出家、在家,为什么呢?当时候玄奘菩萨遇到一位胜军居士,这居士是在家人,但是他很能够说法,他说的法也有很多人来听,其中当初也有很多出家众,然后玄奘菩萨也是跟大家一样拜胜军菩萨为师,胜军菩萨虽然示现居士身没有穿上袈裟,但他的智慧德行就值得大家礼敬,就应当如是礼敬而修学。

  同样今天平实导师,他虽然没有穿上袈裟,可是他对于般若种种法有亲证,这世界上难得的老师,所以大家应当亲近修学。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