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集 三归五戒始修学(二)


  正洁老师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菩萨正行》,我们上一次讲到了:【从地狱出受畜生身,身常劳苦,水草不足,经多时中酬损他财,如是众苦,名为第二正感之果。】(《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六)讲到了《优婆塞戒经》里面所说到的报果,由此可见,不只是地狱当中受的果报我们叫作是报果;从地狱出来以后,再继续受畜生身,然后经常受劳役的这样的痛苦,饮食水草不够,这些都只是为了要酬还当时过去世所造作的亏损众生的,乃至别人有钱财,你是阴谋诡计让他亏损、让他破产,类似这样子的一个恶心行,在您出了地狱之后,还要在那一个畜生道里面,来偿还亏损他人财物这样子的一个过失——用一个非常极恶的心行,而且不是一次、两次,是三番两次习以为常;这个在畜生道当中所受的这些众苦,就称为第二正感之果,一样是属于报果,而不是余果。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经文继续又讲到:“受是罪已,又生到饿鬼当中。”饿鬼当中一样,他没有办法像福德正神、像城隍爷他们虽然也是鬼神道,可不是鬼神道当中的饿鬼!经文里面,我们经常听到饿鬼道、饿鬼道,这是因为 佛要叮咛我们、嘱咐我们不要造作了相应于饿鬼道的恶业,所以饿鬼道严格来讲,其实要讲成鬼神道会比较符合事实状况;这当然不是说 佛在经文里面所说的有所偏颇,因为这是主要要提醒我们不要落到三恶道当中;三恶道,特别是指鬼神道当中的饿鬼,所以我们不讲鬼神道,而直接讲饿鬼道。在从地狱出来以后又到畜生道,从畜生道受完该偿还的一个果报之后,又往生到饿鬼道;在饿鬼道中困渴饥乏,百般的饮食都没有办法享用,这样的痛苦!乃至于无量千劫连浆水、饮食这样子的一个名字,这样子的一个声音、名称、文字、声音都没有办法去听闻得到。而如果是之前造作的恶业是非常违犯了很深、很重,而且去乐于犯、而且习于犯,心性已经非常坚固的,造作的业很多的话,他这样子的一个第一、第二正感之果,沦落到饿鬼道要受这第三正感之果的时候,他可能会成饿鬼道当中的某一种饿鬼。

  所谓的“其咽如针”,他的咽喉好像针那么细,他的腹—他的肚子—却跟山那么大;换句话说,他要能够进食的这个咽喉非常狭小,他需要填饱的肚子却如山谷一样的宽广。他即使能够得到饮食,饿鬼道的饮食经常是脓血,乃至人间的这些粪便、大小便溺,是非常、非常极为下劣的!可是这极为下劣的饮食,对他这样子饿鬼来讲,有时候都还是求不得;即使他有福德因缘,抢得了一分一口了乃至一滴了,他要把它塞到、放到他如针一样细的咽喉里面,他就所谓的饿火中烧,马上就变回一个火,连这样子的下烂的饮食,他都没有办法去享用,永远这样子的困苦饥乏,永远没办法进食,能够得到进食的话又化为火,只是更是让自己产生痛苦而已!像这样子在饿鬼道当中的话,这样子的果报,经文称它这还是第三正感之果,是正,不是余,不是别。

  那我们再看下去:等在这个三恶道受过这样子的过去的很深重的恶业、习犯的恶业该要偿还的正感之果之后,“毕是罪已”,那样子的三恶道的恶业已经完毕了,终于能够来还生人间了,可是生而为人,却是贫穷、却是下贱;在人间的话,是一个可能是当人家的仆役,可能是一个劳工,他只是都是为别人所驱唤、所役使,虽然不是过去在畜生道当中的一个牛、马、驴,可是呢地位的话就相近于这样子的一个畜生,是非常可怜的!乃至于这样子的境遇,当然对他来说的话,人间的财宝想要稍微去求取、去谋取,都非常非常的困难,于是于一切时都不自在:饮食不自在、衣服不自在,乃至生病了,身心都不自在,因为连医药都很缺乏。像人间的这些果报,叫作余报;相应于之前在三恶道的,《大乘本生心地观经》称它为余报,而这些余报有时候又叫作相似果报。

  那我们在引用完《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6的经文来解说,这五戒有五种果的作一个负面的表列之后,我们报果、余果的解释,应该大概都知道。虽然刚刚是以悭贪而来解说,不过菩萨们应该很容易把它反过来,悭贪的对面就是布施,您要广行布施的话,来世绝对不只是不会往生到三恶道,您在人间可能是大富长者;乃至于您对五戒、对于十善所修又比人所具足所需要的还多,那您可能就往生到欲界天去享天福了;当然这样子的天福,是指那一些不以“菩萨的正修行”为他修习福德所回向的这一些一般的凡夫,或是说虽然受了三归五戒,可是不是依于要断我见、要证三乘菩提而正修行的这一些菩萨。当然福德的差别跟功德的差别,菩萨们应该都已经有熏习过,我们这里姑且就暂时这样子跳过。

  前面讲完无作果、讲完报果、讲完余果,我们再来讲第四个作果跟解脱果。所谓的作果,一样是以作为果;换句话说,您有“无作果”,您自然会有“作果”,这个作果就是不需要别人来提醒您,该作的您还是会作。刚刚说的无作果比较偏于说恶习惯、恶心行,譬如说您因为过去世的熏习、实修这样子一个好习惯,到这一世以后,您自然就不会去邪淫,自然就不会去大妄语,不会不与取,不会有偷盗,您自然就无作,您这样的心性是偏向于无作果的,自然就有无作。那这个作果,一样是依于您过去世的熏习,您自然会不断地勤于去作;乃至于如果过去并不是有那样子深厚的因缘,这一世您再重新受了三归五戒之后,您也会很容易的又恢复过往—往世—的那样子的一个作,就是精进,精进地不断在佛法当中去造作相应于功德福德的这一些善的身口意业。那您既然如实不断地有这样子的一世又一世的有无作果、有报果、有余果、又有作果,这样的无作、有报、有余果、有作果,您当然一世一世的不只在世间的福德,乃至在出世间的功德都会日益的增长,最后的话,当然是能够从人乘、天乘,乃至进而能够超越声闻乘、缘觉乘,而依于菩萨乘而来成就佛乘,因为菩萨乘就是佛乘。

  所以我们才说在《优婆塞戒经讲记》就说了,依于这样子的三归五戒,乃至于如实的这样子一个四种修行:就是所谓的修学知见、修习定力、修集福德、修除性障;依于这样的三归五戒,那四种修终于导致的五种果,前面的四种果,慢慢地会让我们逐分地、少分地能够产生的一个解脱果,终究于至少是证得声闻解脱果,从初果、二果、三果,乃至于阿罗汉无学果;乃至于慢慢地从声闻解脱走向缘觉解脱,因为智慧越来越增长,定力、慧力、神通威德变化;熏习的知见越多,乃至修习的越多,乃至终究能够完全如实证得了究竟解脱,也就是佛地果位。因为菩萨们都知道,只有大乘解脱才是真实的究竟解脱;声闻的解脱、缘觉的解脱,其实是断灭了自己的五蕴身心,并没有一个真实的清净的五蕴在人间能够成为究竟解脱,他只是灭掉自己,他不是真实的常乐我净。我们第一个单元,关于《菩萨优婆塞戒经》所说的:初始修行,当先立制,要自誓作戒如实的四种修,而最后导致的五果。这一段的经文我们就先解说到这里。

  底下我们再引用一部《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卷14来说明报果跟余果,乃至邪恶愿。报果、余果,这里是要来补充我们刚刚所说的这个报果、余果,乃至于有一个邪恶愿的这样子一个势力。让我们来看看自誓作约,就是自己设定下一个发下誓愿:“如果不做善事,那我一定要惩罚自己。”反过来讲,您如果因为发下了恶誓愿,迎向了恶誓愿的话,刚好是跟刚刚所说的自誓作约要来如实四种修,产生了一个相反的果报。我们就来引用在《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卷14有记载到:有一个阿罗汉名为实力子,他出家之后,他负责在僧团当中分发这个饮食,因为这样子的一个过程当中,得罪了两位的比丘,就是友地比丘跟大地比丘。这个友地比丘、大地比丘其实在过去世就已经跟实力子阿罗汉结下了恶缘;他们因为本身一个心性的问题,对于实力子阿罗汉的如实地分配这一些僧团的供养,没有办法服气,他认为实力子阿罗汉是故意来糟蹋他们两位,来给予他们比较差的一个供养,于是他们就怂恿了他们在俗家的一个姊妹(已经出家了,称为友女比丘尼)来诬谤实力子阿罗汉跟她有邪淫的行为。最后的结果,当然是 佛世尊要求这个实力子阿罗汉跟友地二比丘当场来对证,当然他在 佛前都没有办法隐瞒他们的恶心行,也终于还了实力子阿罗汉一个公道。佛又趁这个因缘来讲说这一些报果、余果,乃至邪恶愿的一个道理。

  实力子阿罗汉这一次之所以会受到这样子的一个诬谤的果报,就是他在过去世的时候,他有一世,他那一世的母亲跟他那一世的父亲结婚很久了,家产也都很壮盛,可是膝下无子;最后,那一世的母亲—生母,出生他的母亲—于是就建议他的父亲,容许他的父亲纳妾。娶了一个妾来之后,父亲总是会——我们这叫作喜新厌旧,所以对于他的生母就有一点点没有那样子的疼爱了。这个生母于是就造作了一些诽谤的话,这父亲因为疼爱这一个新妾,当然就不理会她,反而指责她说:“你是不是在诽谤她?”过了没有很长的时间,反而不是这个娶来的妾怀孕了,而是实力子那一世的母亲,这个大老婆她先怀孕了!怀孕了以后,生下了那一世的实力子,他的名称取名叫作实语,就是真实言语的实语,不要妄语的实语。这一个生母生下了实语之后,实语之所以会被称为实语,据说是因为他出生之后,他的口气就芬芳,口气芬芳,他所说之语也就都是如实;从小不经人教就不讲一些绮语、一些妄语、一些不真实语,所以父亲有这样子的把他命名。

  他稍微长大之后,他的母亲因为对于这个新妾的怨恨、嫉妒,还是不断地造作诽谤,那她就心生一个恶计,她说:“既然你是我的儿子,那你要帮我,把你父亲对我的宠爱夺走这个多年的这一个新妾,你要帮我来报这一个仇。”她就要求她这个儿子实语,也要跟她一起用不实的语言来诽谤、来栽赃。因为实语原先是不愿答应的,因为他心性不是如此,可是母亲指著他说:“你是我的儿子,那你这样子怎么是孝顺呢?”他终究拗不过母亲,而去跟随著母亲一样造作了恶言语来诽谤了那一世的异母,也就是他父亲的妾。那一世的异母,其实就是这一世诽谤他跟她行淫的友女比丘尼。这个被诽谤的妾,因为父亲相信:“我的儿子是实语啊!他说的话应该是真实。”虽然一直以来都不相信他的母亲,可是因为是儿子说的,相信了,而把这一个妾把她赶出去了。赶出去以后,这一个妾去找她两个兄长,她两个兄长就很生气了,就是百般地在那一世,就跟这一世的实力子阿罗汉就已经结下了恶缘。

  实力子在那一世因为无端诽谤自己的异母,虽然不是生母,可是这样子一个恶业,在他那一世之后多千岁——就是好几千年,都在地狱里面受到烧煮之苦;这就是《优婆塞戒经》所说的报果。“彼余残业”就是残余剩下了,这当然是余果;彼余残业在五百生当中,生于人间了,却经常还遭受别人的无端诽谤,穿凿附会、无中生有的诽谤,这是他的余果;这个余果,不是直接从那一世他诽谤的异母,也就是不是从这一世的友女比丘尼而来。乃至那一世的实语——这一世的实力子阿罗汉,都已经证得小乘的无学果位了,仍然还要被友女比丘尼,乃至友地比丘继续来诽谤他,这都是因为过去世结下的恶缘。而这一世的友女比丘尼,原先是不想要跟随他——同样都是出家的友地比丘,这些兄长来无端生谤,来诽谤实力子阿罗汉跟她有邪淫的行为;因为她都三归五戒,乃至受了比丘尼戒了,她深深的应该了解:何况是实力子阿罗汉身为阿罗汉,还去诽谤他,诽谤这一个大功德田,过失是很大的!她之所以最后还是做了,是因为她在那一世还是实语的一个异母,也就是他父亲的妾的时候,她被赶出去之后,她的兄长来养活她。这样的怨恨,有一次在她兄长那一边的时候,她因为有在布施,有一次有一个缘觉—有神通的一个独觉—辟支佛来到她门口受她供养,他们也都知道供养辟支佛的话,福德是很大的,辟支佛也会祝愿您,您也可以一一自己来发愿回向说:“我这样子供养的福德,希望能够回向怎样的果报。”很不幸的!她在那一世,她发下了邪恶愿,她说:“既然我有这样的福德果报,我就要依于这样的福德果报,未来世如果又遇到了实语的话,我也要报仇,要报复回去。”就因为过去世这样子一个邪恶愿。这一世的友女比丘尼在被 世尊揭发了她对于实力子阿罗汉的一个无端的、无中生有的、穿凿的诽谤说他跟她行淫,因为这是一个极大的恶业,她就被驱逐出僧团。这样诽谤阿罗汉的恶业,即使她这一世忏悔了,后世一定还有非常难以忍受的地狱果报需要去偿还。

  这个道理,我们可以依于《优婆塞戒经》卷5有提到的,来作一个反向的一个思考:如果我们是布施,布施是善事;我们如果以畜生为福田,以破戒者、以持戒者为福田,乃至以阿罗汉、以佛为福田,同样一个布施,因为心胜、田胜、财物胜,因为根本、方便、成已有不同的果报差别。所以《优婆塞戒经》卷5有说到:“若施畜生得百倍报,施破戒者得千倍报,施持戒者得十万报,施外道离欲者得百万报,施向道者得千亿报,施须陀洹—也就是初果人—得无量报,向斯陀含者——就是向二果人,您去布施于他,一样也是无量报,乃至成佛那更是不可思议无量报了。”果位越高所证功德越大,我们同样一个布施,所得果报就越大。反过来讲,当我们去诽谤、我们去辱骂、诽谤畜生,我们去诽谤破戒者乃至持戒者,乃至诽谤外道离欲者─—也就是外道至少证得初禅以上的修行者,这些果报也都是反过来会越来越难以让众生忍受。

  所以基于这样的道理,我们就要如实的在面对一个境界法现前的时候,是要选择向善、向恶呢?一定要如实作下正确的决定。《优婆塞戒经讲记》讲得很清楚:【若人不能一心观察生死过咎、涅槃安乐,如是之人虽复惠施、持戒、多闻,终不能得解脱分法。】(《优婆塞戒经》卷一)在我们身为优婆塞已经三归五戒,深信轮回因果、深信三宝、深信佛所设下的一个圣戒是我们解脱之因之后,我们对于何谓生死过咎?何谓趣向涅槃安乐?必须要有正确的认识与遵守与修行。

  时间的关系,我们这一段落就先讲到这里。

  祝愿各位菩萨福德智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