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集 三归五戒始修学(九)


  正洁老师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菩萨正行》。上一个单元我们讲到了“若人不乐久处生死,深见过罪,观人天乐、阿鼻狱苦平等无差。”

  能够怜悯众生,能够具足正念,能够为了利益无量众生使得成道,为了具足无上菩提道故,自己具足故,也要令众生具足故。换句话说,也就是我们之前的单元解说了“四宏誓愿,法轮常转”的这个观念;依于这样的一个心行誓愿,能够如法而行,如法行故,受持是戒,而且最重要的心不放逸,就念念在兹、念念在兹。这样的菩萨,还能够观察过去、未来、现在自己身口意业的轻、重,善知道是善,恶知道是恶,轻善知道是轻善,重善知道是重善;这于自己的当下的造作当中,在摄心为戒的制约之下,马上生起的一个念头是善?是恶?就已经是决定了这一个业的造作了;所以菩萨是心地戒,是摄心为戒,而不是像声闻戒必须要有造作到身行、口行才算作犯戒。这些道理何谓轻?何谓重?无妨请菩萨们自己去参阅《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别经》,世尊在那一部经典里面,为我们演说了非常详细、非常清楚!那这里篇幅的关系,我们就不细说。

  继续下去,《优婆塞戒经》佛又说到:“凡所作事先当系心修不放逸,作已、作时亦复如是修不放逸。”“《优婆塞戒经》卷六”换句话说,就是刚刚讲的,既然是菩萨戒心地为戒,在心地一个念头还没出来,还没在脑中形成相应于语言文字的口行,乃至说出来成为有身行、口行相应的这些其他众生看得到、听得到这口行的时候,我们就应要依于系心,系心于什么?正念!系心于四念处,乃至于系心于无相忆佛、念佛的清净念。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要在根尘触的当下,这样子的一个五根就外逸了、外放了,所谓的要“藏六如龟,防意如城”,才不会让自己又著于五尘境界相,不会一睁开眼睛、一张开耳朵,马上就在声尘相上、在色尘相上,取了人、我、众生、寿者相;建立了人、我、众生、寿者相,就好像是棋盘上面有了黑子、白子,就好像是象棋有了将、士、象、车、马、炮,有了这样的建立了男人相、女人相,然后就依于这世俗的规矩玩起象棋了,男人应该怎么样?女人应该怎么样?爸爸应该怎么样?妈妈应该怎么样?马有马的走法、炮有炮的走法,你违背了这个法,我就要给你惩罚。或是说种种的互相之间的这样子一个运作,就继续不断又不断的、一期又一期人生的生命的象棋就下不完了,这个围棋就围不尽了。

  这里就是佛说的要“先当系心修不放逸”,时时刻刻忆佛念都能够住著,无相念佛的殊胜就在于它是让我们能够证得、修得动中定,在行住坐卧当中;而不是只有在上座有定,下座之后贪瞋痴又回来了,那就不叫作动中定。就因为动中定方便于我们在动中、行住坐卧当中去参禅,所以无相忆佛、念佛、拜佛这种养成的净念相继,可以让我们很快地、很容易地转成话头,知道什么是话头;因为净念相继之人不可能,忆佛念、无相忆佛念净念相继之人不可能不晓得什么叫作话头,因为“无相念佛”已经是一个简单的话头了。依这样话头,那能够看住这个话头,依这样话头能够看得住,而能够选择适合的公案起疑情,有疑情、有公案,公案到哪,这个化为一个疑情,疑情到哪,话头到哪,公案、疑情化而为一,真正的疑情话头现前。依这样子的修行终究能够在有善知识的逼展之下,能够因缘时机、因缘适合之下,我们就有一念慧相应大乘明心真见道七住位的一个贤位菩萨所要相应的、所要能够现见的,也就是禅宗的破参明心,就有这样的福德,有这样的因缘。

  回来我们这边说了“凡所作事先当系心修不放逸,作已、作时亦复如是修不放逸。”刚刚讲的,虽然是大乘要真见道所说的,可是在我们还是新学菩萨,还是优婆塞、优婆夷的时候,我们对于戒的持守也要这样子的不放逸的精神;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是我现在先睡饱了,我再出去行这一个布施、行四摄法,不是这个样子!要很清楚地能够知轻、知重,哪个事情摆在前面?哪个事情摆在后面?是人天乐摆在前呢?还是菩提乐摆在前?自己要有很清楚地、很正确地简择。

  佛又继续说“若先不知作已得罪”。如果先前就不知道,没有先摄心为戒,经常是放荡这个心心猿意马,因为先前没有提起正念,等这个犯下了过失了,作已当然就得罪了;犯戒当然就有性戒,有性戒的性罪,有遮戒的一个遮罪。“若失念心亦得犯罪”,如果失去了正念的话,以菩萨严格的一个标准来讲的话,既然失念心,你没有这样子坚固的定力,可是又还是三界轮回当中的凡夫烦染垢重,客尘的这样子来来去去,还是免不了眼前一个尘埃晃过去,就要眨眼睛!你当然客尘烦恼来来去去,终究既然失去正念,难免会舍己自念而屈就于客尘而相应于它,而终究落入剧情玩起象棋来了,终究难免会犯罪。

  反过来讲,“若客烦恼时暂起者,亦得犯罪。”客烦恼,我们之前的单元也讲过了,客烦恼就是依客尘;客尘最主要是相应于前五识,色、身、香、味、触、眼、耳、鼻、舌、身;这个五俱意识——这个意识心,依于前五尘在五根触尘产生的这些五识,和那个意识再去了知这个五尘。而在这个五尘的成立之后,取了这些色、声、香、味、触,建立了刚刚所说的剧情,或是这个象棋、围棋的这个局——这个局情,身在其中,“只缘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这样子的一个身处于三界火宅当中,却还乐于这样子的放逸;就好像是沉迷在电动玩具这个场所里面的,这一个场所已经起火了,却还执迷眼前这个短短的、狭隘的计算机屏幕所显现的这样子一个剧情,不肯舍离!如果让客烦恼暂时生起,或是所谓的时时都暂时生起,都算是违背了我们这一个部分所说的犯罪;虽然不是已经杀、盗、淫、妄、酒,可是因为这样的发展下去,没有办法“摄心为戒”,已经是违背了四正勤最为坚固的这要求。四正勤:已生善,要令增广;未生善,要令生起;已生恶,要令灭除;未生恶,要令它不生。至少在“未生恶,令它不生”这一块,我们菩萨要求的标准是远胜过于二乘的;这里是佛说为什么“若客烦恼时暂起者,亦得成为犯罪”的道理。

  “若小放逸亦得犯罪”,像能够一个连小小的放逸,也都认知到自己在心性上是有过失,是已经有一分被生死过咎的业力给拉去了,而不是相应于趣向涅槃安乐的道力;在道力跟业力方面,自己已经作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所以在十法界当中的六业道,乃至十法界当中的四法道,佛、菩萨、还有缘觉、声闻这称为四法道,六业道就是三界六道轮回当中的这些轮回的众生;相应生死过咎就是趣向于六业道,造作相应六业道的事情;趣向于涅槃安乐就是相应三乘菩提这四种圣人,四法道的一个道业、法行。

  我们回到经文,像这样子的话能够严谨地防意——“守意如城,藏六如龟”,这个龟脚稍微要伸出去,还没伸出去壳外就已经查觉了;这当然是必须要有定力的人,特别是无相忆佛念成就了。慢慢成就之人,一定能够查觉到这个样子,因为你在练成无相念佛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是妄念、这不是忆佛念,这是妄念、这不是忆佛念,终究能够净念相继;是因为你在这每一次的简择当中就知道,这是相应生死过咎,这是相应涅槃安乐。“我要修习定力,依之定力有产生未到地定,再依未到地定来断我见;所以我要趣向涅槃安乐,我要摄心,我要住在忆佛念,我不要住在妄念。”这样子的拜佛、忆佛当中的一个正确的决定,一个决定心、一个安忍力生起以后,虽然不是所谓的禅定,可是一样是一分定力、一分定心,这样的定心、定力让你慢慢逐渐的无相忆佛念能够净念相继的;当然以后要看话头、要参话头、要参禅、要明心就不会有问题!

  而这样定力的成就的话,当然你慢慢的,我们之前有讲过的四种修:要修学知见——断我见的知见、明心的知见、参禅的知见,要修集福德,要修习定力;也跟菩萨们提过了,这三种修你都慢慢的水涨船高,自然的依于定力、慧力、依于福德,你要断除性障一定越来越容易。而所谓的性障,其实就是在客烦恼上面,你自己的这些烦恼心性心所有法所不断地运作当中,你去造作了新的六业道的恶业。那你慢慢的能够摄心为戒了自然能够,所谓的摄心为戒,因为你如实地修习正确知见,你如实地在修集福德,你也如实在修习定力;有定、有慧、有福德,然后在日常生活烦恼当中,根尘触相对当中,客尘烦恼来叫门的时候,邮差来敲门了,您就不会去回报。

  这个在《优婆塞戒经》里面,佛有讲到这样的一个道理,这是在〈羼提波罗蜜品〉的,那么我们无妨先把它提上来来演说。佛在〈羼提波罗蜜品〉有讲到:【善男子!生忍因缘有五事:一者恶来不报、二者观无常想、三者修于慈悲、四者心不放逸、五者断除瞋恚。】“《优婆塞戒经》卷七”要提醒菩萨们的是,虽然这是佛在羼提波罗蜜,在忍于众生对于自己不合理的对待,譬如众生的恶口行、恶身行,辱骂我、打骂我这样恶身行,如何能够出生对这些众生不如理事行的这样子一个决定性的一个忍辱度的所需要修行的?你依五件事情:第一、恶来不报。换句话说,你没有根尘触马上落入剧情,你摄心为戒、藏六如龟,你知道这是妄念、这不是忆佛念,先以定动,后以智拔。简单来说,这里的一段经文所说的,就是要我们来修除性障。而性障的消除,之前也跟菩萨们提过了《大般涅槃经》说过了:“先以定动,后以智拔。”而我也跟菩萨们提起了,一切日常生活当中,面对这一些客尘烦恼、这些性障生起的这些过咎要现前的时候,你要记得这一段经文,你要记得:第一个先以定动,后以智拔。先能够安住在忆佛念,不要去打开门户,不要门户洞开让客尘进来成为你烦恼心性内贼通外贼,而扰乱自己的心不平、不等、不慈、不悲;所以第一个要先以定动,能够恶来不报。

  恶来不报,住于清净忆佛念;再依你修学知见,你对于断我见,你对于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对于生灭法、不生不灭法,对于三自性有正确的认知;知道凡夫有四颠倒——有常乐我净的四颠倒:以无常为常、以苦为乐有这样的颠倒,而如来有四德:真常、真我、真乐、真净,知道什么是生死过咎、什么是六业道,知道什么是趣向涅槃安乐、什么是四法道。有这样正知见建立,有在如实地修学无相念佛,有在如实地礼拜、供养、忏悔、随喜、劝请、发愿、回向,日日如是,从比较放逸到慢慢的小放逸,到慢慢的能够日日的礼佛、供佛、忏悔、回向、随喜、赞叹;这一些都会让我们的心越来越能够远离五尘的贪爱攀缘,远离五尘的贪爱攀缘,色受想行识的这一些干扰少了,未到地定慢慢生起;有未到地定生起,你的忆佛念绝对是很坚固的,一定是有净念相继的。依于这样的定力生起,所以面对生活当中有恶来、有恶口来、有恶身行来、有恶业现前的时候,你能够忍住不报,你住在清净忆佛念;住在清净忆佛念以后,不能只住于清净忆佛念,因为您是菩萨,你要有定慧等持来对治烦恼。您不是外道以定为禅,住在清净的一个禅定相应的定境法尘,就以为涅槃、寂静、清凉了;不可以这样子变成修学菩萨道成为一个外道,不可落于五现见涅槃的邪见境界。

  恶来不报,先以定动之后,记得《大般涅槃经》告诉我们要“后以智拔”。这个智,就是之前刚刚讲的要“观无常想”,要观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无常;不只是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无常,你要依前面单元所说的:“本无作者亦无受者。”本无作者亦无受者,没有一个人被骂,没有一个人被打,也没有一个打人,也没有一个人骂人。这样的讲法好像世俗人说:“你是不是神经病,发疯了?”不是!我们这里真实讲法是说:没有常住的五蕴,没有不是刹那生灭的五蕴,五蕴都是刹那生灭。就跟我们之前举过的一个电视节目,或者小孩子玩的这些RPG,角色扮演游戏里面的那些角色,有杀人、有被杀、有去收集宝藏,可是实际上都只是刹那刹那生灭的光影变化!没有一个恒常不变的“我”这个色身在这里被骂,我时时刻刻我老了一秒、两秒、三秒、四秒;没有时常不变的一个意识,因为意识是依如来藏生起,他本身不是常住法、不是不生不灭法;被骂的我如是,骂人的我,乃至他骂出来的,依于他有这一个五根身有这样子的身口意行的造作,然后有这样的声尘传到我的色身——我的一个耳扶尘根,乃至传到我大脑当中的胜义根,如来藏造作了这样子的声尘相应的内相分,再由意识去了知。依法都如实的因于你的知见越来越深细,依你的定力、慧力去体会,你越来越发现每一个法从有一个人站在我眼前开口骂到我结束,声音无常!就跟平实导师告诉我们的,“你—这—个—混—帐、你这个笨蛋”,讲“你”的时候,“这”已经过去了,讲到“蛋”的时候,“你”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可是众生愚痴!却又依于记忆的功能,所谓的念心所的功能,明明是已经“你”,隔一秒再讲“这”,最后讲了五秒才讲到这个“蛋”,“你”已经过去四秒钟了讲到“蛋”,却依于这个念心所成就,依于你有胜解,你对于他所说的这些中国话、中国字你有理解,依于念心所成就,依于念心所、慧心所,依于这一些心所法的造作,你在人家骂完之后,你甲伊捡起来放(台语),你把它捡起来了。你就好像电影一样,依于你的影像视觉的残留记忆,明明是这一些影像都是一秒钟二、三十张的这样子流过去,依我们的视网膜的视觉记忆——视觉暂留,你最后说:有这一个人在演这一出戏,有从九点演到九点五十分;不晓得如果是电影的话,这个胶卷已经不知道是卷过几万片了,已经早就不是第一,九点一分一秒的那一个第一张影片。

  众生如是,菩萨可能要反之而行;菩萨不只是能够观见生灭相的过咎,菩萨还能在生灭相上面先“恶来不报”,然后依于自己的定力、慧力能够观察生灭相背后支撑它出生的生灭法;乃至在明心、或是明心之前、或是明心之后观照这一个不生不灭法如何运作这个生灭法的出生,而众生又如何依于身见、我见,依于我、我所而建立的生灭法上面的、这些光影变化上面的,把它认为实在的;这些象棋上面的刻画,这一些将士象车马炮(台语)把它当真了,而玩起了一场又一场轮回生死不断的棋局。这就是众生的愚痴、无明、悲哀!那菩萨反过来讲,您恶来不报之后,您还要先以定动之后,就要依这样的正知见;正知见当然不是纯粹的文字般若,因为您当遇到一件生活上必须要您生忍因缘的时候,您之前一定已经有不断如实的修习了;就好像一个拳击手不是一天只有一局拳局,你也不是说一定是马上今天修学,后天就遇到。

  那“观无常想”,能够观于无常、观五蕴生灭无常,就能够对于别人的辱骂、别人的称赞,反过来别人称赞,你都不会再起了一个贪爱。换句话说,“观身不净”,观五根身而有了这些声音,他才能够骂我,才有一个我站在这里被他看到、被他骂。可是观身不净,观身也都是苦、都是无常、都是无我;观身无常、观受是苦,所以我没有真实的色,一切受都不离五根而有受;我如果没有五根身,我没有现在听到他这样子而起贪、而起瞋,称赞我就起贪,辱骂我就起瞋,我就不会有这项心行。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能够作到这一点的话,当然最后能够观心无常,终究有一刻、有一刹那你能够真实能够断我见。这就是所谓后面的“修于慈悲,心不放逸”,最后“断除瞋恚”的道理,也是在这里。当然真实的断除瞋恚,是只有地上菩萨才能够慢慢地断除瞋恚的种子;在地前的菩萨,包括三贤位的、包括七住位的一个明心的菩萨,虽然他能够证得相应于小乘初果人的断三缚结,可是他如果没有证得初禅,他终究还是需要在二果的时候薄贪瞋痴。

  可是这样的过程就是依于“恶来不报,先以定动,后以智拔。”先用定来动摇这个烦恼根,扎得很深的无量劫来的取相为真、执梦为实的习气先摇松了;摇动了以后,最后要拔除它需要靠智慧。而无定之慧是假智慧,是所谓的干慧,不能解烦恼渴;无慧之定,就容易落入于外道的五相——那个五现见涅槃。所以我们一直要强调:菩萨们!您的智慧跟您的定力,是要定、慧等持;就跟一个人爬山一样必须有两足,或是两个登山杖、两个雪杖;你才能够不管任何的烦恼现前的环境当中,不管是会起乐受,世俗人会起乐受或起苦受,乃至无记的境界当中都能够保持正念。依于这样的道理,不只是在这一段的经文所说的能够“生忍因缘”,能够最后“断除瞋恚”,你也一定能够慢慢地断除贪爱,你也一定能够慢慢地,因为贪爱、瞋恚这些著相之后而有的烦恼慢慢断除了。

  即使之前您还没断我见,因为没有具足未到地定、没有具足正知见,可是不断地这样子“恶来不报,观无常想,修于慈悲,心不放逸,断除瞋恚。”这里的瞋恚是指一分、少分的;又继续“恶来不报,观无常想,修于慈悲,心不放逸,断除瞋恚。”继续四种修,定力增强了、福德增广了,慧力又加深了;继续“恶来不报,观无常想,修于慈悲,心不放逸,断除瞋恚。”世俗人说我们学习一样,譬如说开车、譬如说煮菜,你熟能生巧!因为依于五蕴的运作,依于意识能够相应这样子一个定心所,你慢慢地学会了,一开始开车顿顿挫挫,可是最终终于就能够养成习性。这一世的习性带到未来世,又有无作果,乃至有报果、有余果,乃至于有所谓的作果,最后终究也有解脱果,而能够到达佛地的究竟解脱。

  时间的关系,虽然我们没有办法把污戒、净戒的部分完全讲得很如实;希望能够依于最后这一段断我见,乃至于在日常生活当中,我们如何面对这些境界现前的时候如何去面对它,如何有定、有慧来伏除它,来趣向于断我见;乃至依于未到地定断我见之后,能够我见具断,明心证真;因为您是具足菩萨种性的菩萨。希望菩萨们!这一系列的演说对于您在断我见方面有一定的帮助。

  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演说到这里。

  祝愿菩萨们菩提早证,勤于四种修,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