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集 十恶业道之作色、无作色


  正文老师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继续来跟各位说明《菩萨正行》。我们所依止的是平实导师所著的《优婆塞戒经讲记》。前面三集,我们透过平实导师的讲记,跟各位说明过的十恶业道各个的根本、方便、成已的状况,也就是说,十恶业道的根本、方便、成已它是怎么成就的。紧接著,我们要来看一看“什么是十恶业道所得的作色还有无作色?”这个是在佛法里面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一个法,这个不单单只是一个名相,这个法在戒里面是非常重要的。

  在说明“什么是有作色?什么是无作色?”的道理之前,我们先来说明一下十业道。有时候它同时造作两个,有的时候同时造作八个业的道理,当把这个说明完以后,我们再来说十恶业道的有作色、无作色到底是什么?我们先看一下在《优婆塞戒经》卷6里面 佛如何说呢?【或复有人于十业道,一时作二:妄语、两舌。或一时三:所谓妄语、两舌、恶口。又复有三:所谓邪见、恶口、妄语。如是说者即是无义,是名为四。瞋之与贪,不得一时,其余八事可得一时。云何一时?六处遣使,自作二事:一者婬他妻妇、二者谓无业果;先作期要,一时得业。】这段经文是在说什么呢?我们一一来说明一下。

  什么叫作一时作二?一时作二就是说:在这个十业道当中,有时候有同时一个时间成就两个恶业道的一个情形,譬如是妄语而同时成就了两舌的恶业道;因为两舌的时候一定是说不如实语,两舌的时候不可能讲如实语的。如果有人讲如实语,使得某乙离开某甲,那不是两舌,没有两舌之过失,因为他说的是如实语。两舌是说把一件事情拆成两个部分,让人听起来产生误会而跟原来的意思有所出入。所以有人为了诽谤贤圣,他会让你在表面上看起来不算是妄语,因为他没有编造虚假的事实,但一件事情只对你讲前半段,对某乙又只讲后半段,有时一件事情只说中间一段而不说前后段,把来龙去脉都省掉了,让人误会那件事情的真相,使人不了解本相,目的为的就是要挑拨双方。如果是说如实语,从头到尾以及中间全部都讲,没有遗漏,这就不是妄语也不是两舌,所以两舌一定是妄语的,这叫作一时作二;也就是说,在同一个时间造作了妄语还有两舌等这两个恶业道。

  经典里面又这样说:有时会一时作了三。什么叫作一时作三呢?一时作了三个恶业道,譬如说妄语、两舌兼恶口;妄语的目的是想要达成两舌的目的,所以一定会说不如实语;然后用不如实语来挑拨,成为两舌的时候,如果效果不好,有时候会再加上恶口。譬如说:“某甲骂你猪狗不如。”这个妄语、两舌再加上恶口挑拨说:“某甲骂你猪狗不如。”恶口的业与道就已经成就了!这个时候,在一个时间里面就已经成就这三个恶业道了。

  又有另外一种一个时间里面成就三业道的这种情形:“又复有三,所谓邪见、恶口、妄语。”也就是说,又有另外一种情况,有时候同样一件事情同时造作了三个恶业道,譬如是由于邪见,这个是因为意业的痴,由于邪见而恶口。譬如说:“这一个正觉同修会竟然说我大妄语,真是可恶!他们根本就是魔!”在外面网路上很多人是用这样子的在诽谤正觉。有没有这样的文章呢?其实是非常多的。所以这样的文章在骂正觉的时候,说正觉是魔,这就是邪见再加上恶口;然后又接著说:“其实我们的离念灵知才是真正的开悟。”大妄语业又成就了,又成就了大妄语业的业道,这正是一时成就三个恶业道。如果一天到晚都在对别人说这一件事情,不断地举出来骂正觉,因为他的开悟圣者的身分已经被我们正觉写书证明他是错悟的——他是错误的开悟,他的圣者身分表相已经被正觉所写出来的书所剥夺了,所以很不高兴,就一天到晚对别人说这件事来骂正觉出气,就同时是绮语业道了。因为他不断地叙述这些谤法、谤人的事实与过程,但是其实都与真实义不相干;而且他所谤的这个法,还有人的这个“事实”也都不是事实,这个都是戏论;既然是戏论,当然也是无义语了,无义语这就是绮语。这个时候,他就具足了邪见、恶口、妄语再加上绮语的四个业道的重罪了,而且这个都是具足了根本、方便、成已。所以一时间就会有四个恶业道成就了。

  接著说“瞋之与贪,不得一时,其余八事可得一时”:这个是在说瞋心跟贪心它不会同一个时间出现的,其余的八件事情,它是容许同一个时间造作出来。瞋与贪为什么不会同时间出现呢?也就是说,当你想要从人家那里得到财物的时候,心中会有贪,当然会好言相求而不会生气;想要把对方的财物转移过来,又没有正当的理由,只得好言相求,去讨好、去巴结,不一定会生起瞋心,所以瞋跟贪不会在同一个时间出现的。但是其余的八件事情就可能会同时出现了,换句话说,身有三业,口有四业,意有三业,这十个恶业道中,最多可以有八个恶业道同时出现。怎么样叫作八个恶业道一时出现呢?譬如“六处遣使,自作二事”,这个就能八事同时成就了。六处遣使,譬如某人是大官或国王,他同时有六个事情命令别人在作,都不是自己亲手作:譬如教某甲去向某乙辱骂,这个就是恶口;又教另一人去向某丙挑拨离间,成就两舌业道;又教另一人去向某丁说不诚实语,成就了妄语业道;又叫另一个人去向一个女人传达幽会的时间或是地点,这又成就了绮语的业道;同时又托他转几句私语、暧昧语,这个也是绮语;这个已经有四个恶业道了。这已是四处遣使作四件事情了。接著随即又派人:“某某人干了恶事,令我非常厌恶,你去指示今天早上就行刑。”第五件恶业道杀生也就成就了;也许他又想到:“某人家里有一件我非常喜欢的古董珍宝,可是他不愿意奉献给我。”干脆就派个人去偷,这样就有六件恶业道了!这就是六处遣使。但六个人奉他的命令正在作恶事的时候,那个国王自己同时又在作两件事情:第一个是婬他妻妇;因为看见大臣、下属的女人漂亮,他正在幽会的时候,那个跟他幽会的女人说:“我们这样作好不好呢?有没有果报呢?”这个国王他就说:“没有什么果报啦!那是骗人的,只是圣人设教而方便施设罢了。”这个时候又增加了哪一个东西呢?又增加了另一个“谓无业果”,也就是说增加了没有业果的一个果报,这个正是邪淫再加上愚痴。这样子,六处遣使就已经犯了六个恶业道了,再加上自己婬他妻妇、谓无业果的恶业还有邪见,又是两个恶业道,这个已经是八个事已经成就了!所以十恶业道是可以一时有八个恶业同时出现一起成就的。虽然八个恶业同时出现其实不容易,但因为“先作期要”,就是说事先安排、约定的意思。先作要约,在所派遣的六个人在造业的时候,他自己同时也作两件恶事,八个恶业就一时成就了。

  这个说明完以后,我们就要来说明什么叫作作色?什么叫作无作色?经中说:【是十恶业,或得作色,无无作色;或有作色,及无作色。若无方便及成已者,则得作色,无无作色。若有庄严及成已者,则得作色及无作色。】(《优婆塞戒经》卷6)现在先来说明“有作色”跟“无作色”是要怎么定义,因为这个是在戒律上很重要的部分,必须要让大家能够了解。对一个修行人来讲,戒律是非常重要的;戒如果有所缺犯的话,道业就很难成就,所以恶业道犯了以后,到底是有作色还是无作色?这个大家都要详细的了解,千万不要轻忽了。

  这个十恶业道有时候会得到“有作色”而没有“无作色”,有时候会得到“有作色”而同时得到“无作色”。有作跟无作有一个很大的差别:得到有作色不一定受果报的;得到无作色的人,未来一定要受果报。这个是什么样的道理呢?有作色的意思是说:有根本意业而没有特地作诸方便及成就业道。也就是说,因为没完全熏进心田中,所以不一定会受果报;也就是说,未来世必须再熏习造作,才会造相应的恶业道。因为必须要再熏习造作的缘故,所以就叫作有作;也就是说,未来世必须要重新的再熏习造作,这个叫作有作。无作色的意思是说:有根本意业,而且特地作诸方便、成就业道,因为已经熏习到他的心中去了,来世不必再熏习造作,就自然会造恶业道,心性就会跟恶道相应,就有无作这个罪了,因为来世不必再熏习造作,就自然会造恶业道,心性就与恶道相应,所以就叫作无作。在这里 佛说:“如果没有作前方便,后来也没有成就”,譬如说杀人、杀生,他要杀害众生之前并没有先作种种前方便,而且没有杀成功,也就是经中所说的“若无方便及成已者,这样子就得到作色,而没有无作色”;也就是说“则得作色,无无作色”。换句话说,他有杀心而没有特地作诸方便及成就杀业,结果就导致未来承受不同的业果色,也就是会有作色而没有无作色;因为还没有完全熏进去心中。如果有杀心,也先作庄严―先作种种方便―然后去寻找及杀生的对象,也成就了,就会有作色及无作色;因为已熏进心中去了。换句话说,有动机而命人去作、或者自己亲自去作,都会得到无作色,因为已经熏习到他的心中去了,来世就不必再熏习造作就自然会造作恶业道,心性就跟恶道相应,就有无作之罪,当然会受果报。这就是未来世的业果色,未来的业果色如果有无作罪,他的无作色就要受偿、受报,不是只有余报。譬如教别人去杀,教唆者得无作色,被教唆者得有作色,因此未来世的果报就会有不同:教唆者未来世是要偿命的。虽然是别人动手去杀,但是他要偿命,这个在后面我们还会再详细地说明。这里面关键的是在意业有没有实行的决心跟熏习。假使没有意业作意,在前方便的庄严之上,也就是说不是事先筹谋,而是临时起意的,就犹如法律上讲的动机;临时起意杀人或过失杀人,这个都跟预先筹划去杀人的判刑是不一样的,原因就在这个地方;另外,如果没有先作方便,后来杀业也没有成功,只是意业而没有作方便,也就没有成就,因为他完全没有去作,所以只是心行,无关口业以及身业,所以他得到的是作色,没有无作色;这个意思就是说,还没有熏进心田当中。没有无作色就不必受报,有无作色就一定得要受未来的果报。

  如果是作了庄严,而且已经成就了,就是表示说他有无作色了。有无作色以后,就一定得要受果报,所以众生得到的业果色,其实主要是从无作色来的。无作就是不必再造作熏习实行的事了,已经会自动成就未来的业果。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心是无作的,单单只有心仍然不能造作任何的事,心祂是无形无色,祂怎么有办法杀害众生呢?所以当然是由身还有口才能去造作恶业,心本身祂其实是不能成就恶业的,所以身跟口去成就恶业,也就是十恶业道的前七个业;也就是说,由十恶业道前面的杀生、偷盗、邪淫,身的三个业还有口四业,口四业:妄语、两舌、恶口、绮语,就是由十恶业道前面这七个业,才能去造作意业。也就是说,都只有身跟口才能够造作,必须再加上心意才能够成就这个业还有道;若只是心意这样子的话,就只是有业而没有道。这个部分其实在前面的部分已经有说明了,我们在这个地方再作一次的说明:所以身、口、意具足,这样子才会得到无作色;但是如果有心意动机,但没有庄严的话,也没有成已,就只有业而没有道,当然就只有有作色而没有无作色。如果没有成就而只有心造作,那么心会得到未来世的恶业果报,它就不会具足成就。所以如果没有先作方便,后来杀生也没有成就,那他就只有有作色;也就是说,心中有为有作,但还没有熏进识田当中,这样子就没有无作色。没有无作色就不必受报偿,不必在未来世还要还人一命。如果在前面已经有先作庄严,后来也已经成就了,表示说他事先有动机去筹划而造作完成,一定已经熏进识田当中了,当然来世就会有无作色及有作色。这个作跟无作,我们在后面还会再从别的方面再详细地作解释。所以说这个道理我们就是在说,如果先作庄严以后,后来也已经方便成就了,在这个过程里面他在事先有动机去筹划完成,而且熏进识田里面,就会有作色跟无作色的这样子的道理。

  这个作色跟无作色,就先跟各位分享到这边,后面再继续跟各位作说明。

  阿弥陀佛!

回首页·目录页·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