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藏传佛教在台湾发展过程中的弊端 第十四则:另一则让人摇头嘆息的事件

更新日期:2017/02/01     08:00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此则所说,乃属「西藏喇嘛教」护法神祇的信仰问题。

西藏之声问:「这里我想请您谈一下,藏传佛教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即兇天的信奉者们,对藏人行政中央和达赖喇嘛作出的污衊诋毁。据您的了解,台湾信众中是否仍有人不了解「兇天」的真面目?还有,兇天问题,跟我们刚才谈到的其他传承诋毁密宗、或个别人假借藏传佛教名义而谋私欲等情况,这些问题的性质是否一样

https://www.tibet.org.tw/news_detail.php?news_id=7614

在谈这之前,要先说明,西藏喇嘛是依靠这「神谕」来运作许多重要事情的。所谓的「神谕」就是利用通灵的人来问事情。然而,喇嘛所问的对象,并不是佛菩萨,而是鬼神。

达赖喇嘛认为:「我不但相信神灵,而且相信不同的神灵!乃琼神谕(白哈尔),就是属于这一类。我们认为这类神灵是可靠的,因为,一千年来,他们所指示的应验了。」*瑞士报纸Tagesanzeiger 1998323日报导,出于Trimondi, Der Schatten des Dalai Lama: Sexualität, Magie und Politik im tibetischen Buddhismus, 1. Aufl., Düsseldorf, Patmos-Verl., 1999, p. 548

这就是透过类似华人所谓的「乩童」来传达鬼神的意思,以明事情的吉凶等等。「乃琼神谕」即是请原本在乃琼寺喇嘛来当召唤鬼神的乩童,而所迎请的鬼神是歷史上的蒙古族兇恶主战神Pehar白哈尔,他赢得了达赖喇嘛的信赖,成为西藏喇嘛教王朝最顶级的神谕主尊。

至于达赖喇嘛言下之意的「不可靠的一类神灵」又是谁呢?这就是先前西藏之声所称的「兇天」了

兇天又译为「雄天」。

雄天白哈尔两个鬼神之间素来不睦,据Trimondi考证:「白哈尔在1996年谕示,雄天信仰将会危及达赖喇嘛的生命以及西藏的命运;而雄天神谕,则反过来宣称,这几年来白哈尔为达赖喇嘛所作的预言,都是错的。」(*p.557)显见两个鬼神互相嫌弃。

兇天本身也是格鲁派黄教达赖喇嘛这一教派的护法鬼神,然而,西藏传言他生前和达赖喇嘛五世有过节,可能因此被害死?所以,虽然死后成为西藏的护法之后的达赖喇嘛都对兇天不具好感。

而受得达赖喇嘛极度青睐的超级鬼神顾问—白哈尔,又带给达赖喇嘛什么样的影响呢?Trimondi在前述着作中提到:1976年时,达赖喇嘛决定不再与「兇天」鬼神有所牵扯,因为「兇天」和达赖喇嘛供奉的三尊护法鬼神互相冲突,其中包括了达赖喇嘛极为信赖的白哈尔。(p.551)可说鬼神之间发生了重大的决裂。

到了1996年,达赖喇嘛干脆在法会中宣佈,请「兇天」信仰者直接离开会场,否则达赖喇嘛自身会因此而丧命。(*出自 Kagyü Life 21-1996, p. 35,引自于前述Trimondi着作p.552

1996

330日,西藏流亡政府採取了更激烈的手段―正式禁止「兇天」的崇拜。(*Trimondi, p.553

激进的达赖喇嘛拥护者,使得局势起了更大的变化,最后在〈西藏三区公约〉中规定:兇天的信徒「不准出国旅行,不准领取退休金、国家幼儿补助、社会补助除了取消上述的权利与福利外,达赖喇嘛流亡政府更「禁止藏人阅读兇天经文,相关典籍都得付之一炬」。*Trimondi, p.554

这样的作法已经是有点过了头了,不免引起了兇天信徒的强烈反弹,后来兇天事件就渐渐发展成为国际事件。

因此,我们来看所谓「藏传佛教」的喇嘛,表面上说是信受佛法,实质上却是信,而且还让两个护法鬼神发生了内斗。神谕盛行的喇嘛教,宛若民间信仰一般,随时上演鬼神大战来争取信众的拥护;可知喇嘛教已然失去佛教清净的本质,也远离了菩萨。原本应该供奉菩萨的佛殿变成了供奉鬼神,因此喇嘛教庙宇有着许多鬼神护法的塑像,而不全然供奉清净的佛菩萨圣像。当华人佛教乩童鬼神来看待民间信仰时,而喇嘛教的信仰方式也和华人民间信仰一样,已非华人心目中的纯净的佛教信仰。

至于西藏流亡政府採取了高压的政治手段来排除宗教上的异己,这是否合乎人类文明的走向,抑或符合达赖喇嘛口中的「和平」?这则是可受公议的课题。

再回到向鬼神崇拜、问事的议题上,达赖喇嘛被西藏传说为 观世音菩萨的化身,这点显然与事实不合,也因此达赖喇嘛从不这么强调或承认;因为如果达赖喇嘛 观世音菩萨的化身自然无须向鬼神迎请开示以占察吉凶,反而会进一步摄受调停这鬼神之间的纠纷。若说达赖喇嘛仅仅是一位仰慕 观世音菩萨的学人,那么达赖喇嘛应该转向 观世音菩萨礼敬而挚诚请求开示。然而,达赖喇嘛并不是如此作,他离弃了佛菩萨,而选择向鬼神祈求民间信仰方式,并将许多的鬼神请入了喇嘛殿供奉

对于外界称达赖喇嘛是「观世音菩萨化身」的这件事情,达赖喇嘛自己倒是有个比较客观的说法:在以「达赖喇嘛」为名而主推的网站「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官方国际华文网站」上,达赖喇嘛在「流亡中的自在」的〈前言〉说:达赖喇嘛』的意涵,言人人殊。有些人认为我是大悲观世音菩萨的化身,也有人视我为『法王』。然而在一九五○年代末期,我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大委员会副委员长。随后我从西藏出走,展开流亡生涯,即遭诟诋为反革命分子与寄生虫。无论上述称谓如何,均非我本意。我认为『达赖喇嘛』是一个示现个人职务所繫的头衔。在下仅是一介凡夫,一个不经意间走上僧途的藏人。

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370&sid=56a820929e66f1cafad8368573b477b7

上述的说法,吻合了达赖喇嘛热衷问事于乩童鬼神的事实。正如达赖喇嘛所自己承认的,他确是「一介凡夫无法不向鬼神靠拢由西藏喇嘛教护法鬼神之间的斗争,延伸到西藏喇嘛教内部信仰的分裂,两边信众撕裂了对彼此的信任,各自急着要对外说出「真相」,让外界看到了西藏喇嘛迷惘。这样归依鬼神、向鬼神靠拢问事的心态,实在离真正的佛教越来越远,令人遗憾。(採访组报导)20170201

正觉教育基金会採访组

转载自正觉教育基金会全球资讯网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483

关键词: 藏传佛教 , 喇嘛教

上一篇: 假三宝与真恐吓 宗喀巴著《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的评析‧之五十七
下一篇: 上了贼船只好作贼 宗喀巴著《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的评析‧之五十八

相关文章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